.:.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和熟女陈姐一边做爱,一边给她儿子打电话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和熟女陈姐一边做爱,一边给她儿子打电话
wmsc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4
威望: 5 點
金錢: 40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4-11


和熟女陈姐一边做爱,一边给她儿子打电话



大概在5年前左右,我大学刚毕业,回到老家找工作。由于刚出校门,什么都不会,还是拜托亲戚走后门进了一家国企。
虽说是国有企业,但实际上也就是个工厂,我只是有幸去了办公室而已,具体信息就不多透露了。
办公室一共八个人,每两个人公用一个办公桌,中间用磨砂的玻璃隔开。
第一天报道的时候,领导就领我到办公室坐下,给我安排了位置,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和旁边的陈姐好好学习。陈姐就是本文的女主角啦。
当时我见到领导紧张的不行,只是点头称是,等领导走了这才敢偷瞄坐在我身边的陈姐。当时陈姐穿的是一套典型的OL装扮,看样子应该有37、8岁,白色的衬衫,黑色的短裙,当然还有黑色的丝袜。
黑色的长发随意束在脑后,显得十分温柔知性。由于当时并没有别的想法,也没仔细看脸,只是被她胸前那对大白兔给吸引住了。衬衫的纽扣都被撑的有些变形了,透过缝隙,隐约可以看到乳白色的蕾丝内衣。
就这样时间大概过了两个月,多亏陈姐的照顾,工作上的事我基本已经游刃有余。
国企的工作其实很闲,平常没事做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插科打诨,那些年长的大叔们时不时的开个荤段子,逗得办公室的三名女士花枝乱颤。刚开始我还有些不习惯,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事情发生在某天的一个午后,大家在食堂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内开始午休。
办公室内静悄悄的,我也仰靠在椅子上掏出手机准备玩一会就睡觉。这时候陈姐回来了,坐在我的身边,看了我一眼,捂嘴偷笑。
我发现了,就问:「陈姐,你笑什么?」
陈姐只是笑,也不说话,翘起眉毛意味深长的示意了一下。我一头雾水,顺着她的目光,我这才发现,原来裤子拉链没拉,大门敞开的。
我连忙站起来想要将拉链拉起来,可是不巧的是,拉链好死不死的卡主了,无论我怎么使劲都拉不上。陈姐此时笑的更欢了,胸前的巨乳不停的摇摆。
「你看你,都多大人了,这点事都做不好。」
陈姐看了我一眼,就走了过来。那语气好像在责怪自己的孩子一样。此时的我已经放弃,只能让陈姐帮我弄。
然而,接下来陈姐的动作让我大吃一惊,只见她走到我的面前,突然蹲了下去,整张脸都凑了过来。
那个画面各位朋友们能想象吗,我站在那里,一位熟女就蹲在我的胯下,双手在摆弄我裤子的拉链。
年少气盛的我当然忍不住的勃起了,可是我又不能做什么,只能闭上眼睛努力的抑制住内心的冲动。
但现实往往总是事与愿违,只见我的内裤越鼓越高,很快就搭起了一个小帐篷。陈姐蹲在那里折腾着拉链,自然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我害羞的不敢看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把脸扭到一边。
「好了。」陈姐终于把我的裤子拉链给弄好了,站起来的时候,我发现她脸红红的。
我急忙做到椅子上,掩饰自己的尴尬。
末了,陈姐居然十分暧昧的和我说了一句话,「你个坏小子,连姐姐的主意你也敢打。」
虽然本人我当时还是个没什么的经验的傻小子,但不代表我真的傻,从她的语气中我就可以判断,有戏!
这时候我再看陈姐的眼神就不一样了,那水汪汪的眼睛,丰满的巨乳,还有穿着丝袜肉感十足的大腿都在我脑中挥之不去。
虽说陈姐自称是我的姐姐,但实际上她已经有40岁了,儿子正在高考,算起来我也就比她儿子大了4、5岁而已。
从那以后,我和陈姐的关系就越来越近,平时她看我的眼神总觉得多了些什么。
不过事情真正有进展,还是半年以后的事了。
那是他儿子高考的前夜,下班后陈姐突然邀约要和我一起吃晚餐。我也没考虑,反正回家也没事就爽快的答应的。
我们随便找了一间大排档,点了几个家常菜就开吃了起来,席间,陈姐提议要喝酒,那作为大老爷们自然不会怂,老板,上酒!
好吧,其实本人酒量不行,也就只能喝点啤酒。陈姐好像心情不太好,话很少,只是不停的在喝酒。
很快,三瓶啤酒下肚,陈姐的小脸红红的,眼神也有些飘了,我知道,她这是有些醉了。我连忙劝阻说,不能再喝了。
陈姐不依,说是要一醉解千愁,我问怎么了,她这才打开了话匣子,开始和我述苦。
原来,陈姐一直对自己儿子的学习非常重视,平时工作完了以后还要陪她儿子读书一直到很晚才睡。而且几乎每天如此。
可能是这样的行为给他正在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儿子有些太过约束了,她儿子觉得自己没有私人空间,和她大吵了一架。
今天下班前,他老公给他打电话,说是儿子最后一个高考夜,不想呆在家里学习,他就带着儿子去了离考点十分近的一个酒店里,方便第二天考试。
陈姐觉得自己为儿子付出了那么多,到头来却得到这样一个结果,心里十分委屈,这才有了她要借酒消愁行为。
我听后不停的安慰陈姐,毕竟我也是经历过高考,和她说了一些那个年纪男孩的心理,这才让她心情有些好转。
其实哥们那时候已经起了歪心思,今晚简直就是天赐良机啊。
她老公和儿子都不在家,此时她又和我在喝酒,而且还喝了不少。我和陈姐越聊越多,席间她又喝了两瓶啤酒,算起来已经有五瓶啤酒了。
不知不觉的,我的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轻轻的在她后背抚摸。不过我也不敢太明目张胆,毕竟那时候我还只是个没什么经验的小狼。
酒过三巡,陈姐说她有些醉了,我急忙说要送她回家。陈姐也没说什么,默认了。很快,出租车来到了陈姐的小区,我站在楼下,心中挣扎着到底要不要上去。
不过,最终兽性还是占据了理性,我轻轻的搂着陈姐的肩膀,执意要送她上楼。陈姐拗不过我,只能在我的搀扶下进了家门。
刚进家门,陈姐就如释重负的摊坐在沙发上,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裙子都抽了上去,露出了性感的内裤。
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里,黑色丝袜配上白色的透明内裤,简直是绝美的风景。小弟再一次不争气的变成了巨龙(ps.自吹一下)
陈姐闭上眼睛好像在休息,而我就站在一旁看着春光,房间里气氛十分的怪异。
不知过了多久,陈姐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睁开眼发现我还在,有些吃惊的看着我。顺着我的目光,她又看了看自己,这才意识到,我一直在这里偷窥她。
这不禁让她羞涩不已,连忙把裙子弄好,起身做好,看着我想要说什么,然而本人胯下的那块鼓包瞬间就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先是一愣,而后脸色通红,眼神十分哀怨的看了我一眼,也不说话。这种时候我哪里还能忍得住,直接一把将陈姐搂在怀里,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嘴。
陈姐显然有些被我吓到了,双手不停的推着我,嘴上呜呜的说着不要。可此时的我很明显已经精虫上脑,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伸出大手在她那对更大的奶子上肆意的揉捏。
很快,陈姐反抗的力度逐渐缓和了下来,一直紧闭的牙关也被我抓住机会,乘虚而入。舌头在她的口腔里来回的游走,和她的香滑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不得不说,陈姐都40岁的人了,保养的可以说是非常不错了,皮肤白皙滑嫩,身材也丝毫没有走样,尤其是那对巨乳,实在是令人爱不释手。
没过多久,我的手就缓缓的游移到了陈姐的裙子里,透过丝袜和内裤,我都能感受到那里的湿热气息。很明显,陈姐动情了,内裤已经湿了一片。此时不拔枪更待何时?
一把将陈姐推在了沙发上,十分粗暴的撕开了丝袜,而后迫不及待的将内裤掀开,这才将陈姐的阴部一睹真容。
由于是熟女,阴唇的颜色已经有些暗淡,但只要轻轻扒开,就能看到里面粉红色的嫩肉,唏嘘的几根阴毛此时更是显得可爱无比。本狼没有给女人口交的爱好,但此时也忍不住射出舌头来回舔弄。
之前嘴上还在嚷着不行,我们这样做不对的陈姐,被我这么一弄,嘴里顿时发出了舒服的呻吟。
「别~~哦~~~那里脏~~哦~~~」
我更加努力的挑动,平时在AV看到的动作第一次有了用武之地。
大概连分钟后,陈姐的叫声忽然大了起来,浑身紧绷,大腿用力的夹住了我的头,搞得我有些呼吸困难。哥们该不会要被逼给夹死了吧,当时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不过随着陈姐的一声几乎是尖叫后,双腿突然软了下来,我这才用力的吸了一口气。
靠!好骚的娘们,差点没被她憋死!
于是我报复般的退下裤子和内裤,鸡巴一下子弹跳出来。这时候扔陶醉在高潮余韵的陈姐根本没有注意我的动作,等我的龟头已经抵到了骚逼门口,她才注意到,连忙说道:「别这样,我不想背叛我的老公。」
我在心里暗骂道:「都骚成这样了,还装清纯少女?」
根本没有理会,笨狼提枪长驱直入,直捣黄龙。令我十分诧异的是,陈姐的里面居然出奇的精致,夹得我好不舒服。
陈姐在我进去的瞬间,仿佛认命般的叹了口气,不过随着我的抽插,叹气变成了叫床。
内容虽然没有AV或者小说里那么夸张,但在我看来还是十分诱惑的。
「哦~~好弟弟,你真是坏透了,嗯~~居然这么折腾姐姐,姐姐以后可没脸见人了!」
「还不是因为姐姐太过诱人了,我实在忍不住!」
「你老实说,是不是早就对姐姐不怀好意了?」
「嘿嘿,哪有?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姐姐要是不喜欢,我随时都可以停哦。」
「~别,我喜欢,嗯~~嗯~弟弟好厉害,我好久都没尝到这种滋味了!」
「好久没有?难道姐夫平时都不操你吗?」
「嗯~~哦~~他啊,上了年纪咯,一个月一次就已经不错了,而且刚插进去没连分钟就射了,哪有……哪有弟弟弄得我舒服啊!」
「那以后我天天插姐姐好不好~」我低下头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陈姐操的面色潮红,嘴里不停的咿咿呀呀,直说「好好,以后姐姐天天都给弟弟操,早知道弟弟那么厉害,姐姐肯定就主动勾引你了!」
「哈哈,姐姐真是个骚货~~」
「讨厌~啊~~就是那里,不要停~~~」
就在我们干的热火朝天的时候,陈姐的电话突然响了。吓得我差点就软了,立即趴在她的身上不敢动了。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只见陈姐看了看来电人,清了清嗓子,面不改色的接通了电话。
「老公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冰倩啊,我和儿子到酒店住下了,跟你报个平安。」电话那头是陈姐的丈夫。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们爷俩都把我给忘了呢。」陈姐说话的同时还幽怨的白了我一眼。
我一看,这哪能忍住,当即连根拔起再狠狠的插了进去,陈姐被操的一个激灵,忍不住哼了一声。连忙捂住嘴巴,用口型说,你疯了?别动!
我心里一乐,顿时起了捉弄她的念头,于是,轻轻的抽出鸡巴,在缓缓的插入,时不时的在阴蒂上摩蹭,弄得陈姐额头满是大汗,想要叫却叫不出,身体不停地扭来扭去,十分滑稽。
「冰倩啊,晚上我和小伟谈了不少,他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不应该跟你发脾气,要不,你和他说两句?」
没等陈姐答应,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年轻男性的声音:「妈,对不起。」
「……现在知道和我说对不起了?我为了你,为了这个家……哦~~~」
陈姐被我的九浅一深撞得心花怒放实在没忍住,发出了一声低吟。
「妈?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电话那头关切的问道。
「没……没有……妈妈只是有些伤心,居然连自己的儿子都嫌弃自己了……嗯~~」
「妈,我知道错了,平时您的辛苦我都知道的,这次考试绝对不让您失望,我保证!」
我听到这话心中不禁偷笑,你妈妈的确很辛苦啊,被我插得那么深却还能忍住不叫,真是难为她了。
「小伟乖,嗯~~妈妈期待你的表现,我相信你!」
「谢谢妈!」
「小伟啊,先不说了,妈妈有些不舒服,要洗澡睡觉了,你明天好好考试知道了吗?挂了,啊——」
在按下挂断键的同时,陈姐如释重负的尖叫道:「你坏死了,万一人家要是露馅了可怎么办?」
「你还说,跟你儿子打电话的时候,发现你的骚逼缩的更紧了,是不是特别有感觉啊!」
「讨厌死了你,别说了,用力干我!」陈姐此时媚眼如丝,骚气十足,此时他的儿子和老公绝对想不到他们的好老婆,好妈妈,居然在一个陌生男子的胯下说出这种不知羞耻的话。
「哈哈哈,刚才说你儿子,你的小骚逼又缩了一下,难道说……」
此时的我不禁想到了一个刺激的念头,想要捉弄陈姐一番。
「妈妈,儿子想操你!」
陈姐一听,浑身猛地一颤,佯装嗔怒道:「瞎说什么呢?」
「哈哈,今天我就损失一下,当回儿子,就要操你这个骚妈妈,浪妈妈!给儿子打电话的时候还被别人在胯下操!」
被我的话语刺激到的陈姐,在我努力的抽动下,也有些疯狂了,大声叫道:「啊——我是骚货妈妈,我是淫荡妈妈,我就喜欢被操,快!快!我的好儿子,快操我!操死我吧!」
本狼还是第一次玩的这么刺激,仿佛自己真的在操母亲一样,发了疯的在她的骚逼里耸动,发出巨大碰撞声。
「哎呦~~要操死妈妈了,妈妈好舒服~~我的好儿子太厉害了——妈妈要高潮了!」
「快!用力!操死我,操死我——哦~~~~」
此时的我陈姐的淫词荡语里再也把持不住,精关一松,一股脑的全都射在了陈姐的逼里。陈姐也同时到了高潮,如痴如狂的晃着脑袋,手指死死的嵌入了我背部的皮肤。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后来陈姐便成了我长期的炮友,只要一有时间,就相约打炮。
不得不说,熟女的配合度还是非常高的,之后我们经常扮演母子关系,在车里,天台,还有公园里打炮。
最刺激的一次是他老公喝醉酒在卧室,我们就在门外的楼道里疯狂的做爱,她的淫水流了一地都是。
TOP Posted:2018-04-11 21:26 | 回樓主
疯榴才崽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987
威望: 102 點
金錢: 1 USD
貢獻: 169 點
註冊: 2015-10-24


感觉哪里看过了
TOP Posted:2018-04-11 21:44 | 回1樓
lrxxrl


級別: 精靈王 ( 12 )
發帖: 14967
威望: 1498 點
金錢: 1497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4-01-17


欣赏朋友的作品。
TOP Posted:2018-04-11 21:47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