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别人家的妻子比较好用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别人家的妻子比较好用
R先森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12
威望: 48 點
金錢: 175 USD
貢獻: 8 點
註冊: 2018-04-02


别人家的妻子比较好用



本人今年三十多了,结了婚,有一个小孩,说实话也算圆满了。工作呢是一个小机关部门的头,平时上班比较闲,经常混迹于杏吧,内涵段子等等,心里有点不安现状,但是最多限于微信或者QQ找个妹子聊聊骚什么的,一直没有过实质的出轨行为,我也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下去。

可能是毕业时间太久了,大家都有点念旧,或者大家日子都过的好起来了,饱暖思淫欲吧,反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微信、QQ里面就好多群,什么小学同学,中学同学,大学同学群等等,一下子就热闹了。其实我不善于聊天,但是总会被人拉进群里,大概他们都是喜欢我这个老实人,吃饭愿意买单嘛。就这样一来二去,我这个当年读书籍籍无名的小子,如今却是各个阶段同学群里的扛把子。每天一上线,给大家发个小红包,瞬间就各种赞美来了,我也乐得这么做,几块钱红包就能讨得一片掌声,一天心情都不错,何乐而不为。

那天应该是星期五,我一大早依然如期上线,有一个中学同学私聊我,说是同学群里有几个人提议,傍晚组团来我所在的城市玩,叫我准备好迎接他们,我一口答应,所谓迎接不就是订好一家饭店,大家吃吃饭,然后去唱个歌,再找个酒店睡觉嘛。下午时分,这些事情我已经全部张罗好了,就等同学们来了。说实话我也蛮期待的,毕竟很多中学同学很多年都没有见了,大家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也许还有女同学来吧,不知道那些中学时期还没张开的女同学们如今是什么模样,想想都激动。

正在思想中,微信闪了,一个女同学给我发来信息,大概意思是他们已经在车上了,但是她不开心,因为其他一些同学老是欺负、调戏她,还有人趁着车子颠簸用手肘故意顶她胸部什么的,叫我晚上要保护好她。(说到这里我要说明一下,她的名字叫小君,为什么叫我保护她呢,因为她的老公是我中学一个死党,现在正在国外出差,这次是她一个人来参加同学会的,而她跟我呢,曾经在学校里一直是全校前一两名的,但是我们没有组成CP,因为她当年是一门心思读书,就是个假小子,而我则是个穷小子。

中学毕业后大家就没有什么联系了,只知道她后来嫁给了我死党兄弟,家庭条件也不错。)收到她的信息后我就一直在想,至于嘛有人欺负她,当年她就是一个假小子,就算女大十八变,难道她还能变成仙女,还有人调戏她……

想着想着就到7~ 8点了,同学们也快到了,我也赶紧驱车前往,由于堵车,最后竟然是他们先到,在门口等我,我一下车,一堆人就围了上来,瞬间有一种领导下车受人接待的感觉,哈哈。不过这种心思只是一瞬,因为下一秒我已经被她给迷住了。这还是当年那个假小子吗?一头飘逸的齐肩卷发,精致的面孔,白皙的皮肤,穿一件淡粉色的连衣裙,把她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完美地展现出来了。怪不得大家都调戏她,我想,这要是我坐她旁边,我也忍不住想用手肘去碰她胸前那高耸的双峰,当年我可是完全不知道她有胸,不会是假的吧,我想。

「喂,你怎么都不理我啊,没看到我发你的信息吗?」她的突然一问,把我拉回了现实,我赶紧回答:「小君啊,好久不见,看到了,看到了,在我的地盘,没人可以欺负你,放心,有我呢!」「这还差不多……」

同学见面,聚餐,一顿推杯换盏,谈天说地,就不表了。

饭后,有几个人想去打牌,还有几个说累了想休息,我一一安排后,对着剩下的人说:「那接下来我们这些人就去唱歌吧!」,大家纷纷起身,说到唱歌我是最没问题了,这么多年同事们无论何时唱K,我都是小麦霸。这时候我看向她,对了,从来没听过她唱歌呢,倒是满期待的。到了K厅包厢,大家就比刚刚饭桌上放得开多了,其实说是唱歌,其实还是免不了叫了一桌酒,大家又喝上了,这时候有个不安分的男同学就凑到她旁边去了,非要拉着她喝酒,她惊讶地看向我,我知道该我出场了,赶紧跑过去拉着男同学套家常,碰杯,并拉着他一起合唱,算是帮小君解了围。

这时又有两个男同学过去了,一左一右坐她旁边,看来这小君还真是撩人啊,我这样想着。说实话其实我也想让他们灌她几杯酒,喝的醉醺醺的女人不是更狐媚嘛,于是我装作没看到,继续跟其他同学调侃,并不是用眼角瞄她,发现她一边应付着,一边直直地看着我。那眼神里充满了期待。好吧,英雄救美是我的本色,于是我又走向了他们……

一晚上下来我已经不知道替她解了多少次围了,我也喝的有点顶不住了,这女人漂亮了还真是麻烦,幸亏我老婆生了孩子以后,身材发福,让人放心多了,我这样想着,看看她身边总算没有人了,我一屁股坐了过去,却不小心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了,她微微一颤,但是没有把我手推开,而是看着我说:「你还好吧?」。「我没事,你放心,再多人过来灌你酒,我也能挡住!」。「谢谢你了,我一定告诉大军。」(大军就是我那个死党兄弟)「千万别,保护你是我的荣幸啊,我可不希望他知道我这么尽力,不然他以为我有所企图呢,哈哈」。「那,你有没有企图呢?」。「你说呢?」。我们对视了一眼,没有再说下去。

午夜时分了,几个喝嗨了的同学嚷嚷道,换个DJ音乐,我们来跳舞吧。正说着,他们已经跳上了,其中一个跳嗨了,索性把上衣都脱了,露出了结实的胸肌。「好家伙,用这种勾过不少妹子吧!」我冲他喊道,他说:「那必须的啊,身体,就是革命的本钱!」我正要继续说,旁边的小君凑过来问我:「你的本钱怎么样啊?」我回头看她,正好跟她四目相对,两个人对视了几秒钟,我快要沉迷在她水汪汪的双眸中了,赶紧回过神来:「还行吧,够用。」我回道。

没想到她竟然伸过手来拍拍我的胸肌,还捏了两下,说:「不够硬啊。」我不服气了:「你说的硬是什么硬啊?」她脸刷的一下就变了,我看到那是脸红了,虽然已经喝了酒,但这种红跟喝酒的脸红是不一样的,眼珠子都红,脖子也红了。「这小君三十多了还这么害羞呢,跟我老婆那款完全不同啊。」我心里想着。难道是她老公出差多,他们平时不怎么聊成人话题么?难道她还是个极品……

「来跟我一起跳舞吧,小君!」。「我不会跳舞啊。」。「没事,我教你啊。」。「我不跳,我不会跳。」。「来嘛来嘛,没事,放开一点,不要那么拘束啊。」「我都说了我不会跳舞了,你再这样拉我我生气了。」正在我思想陷入YY时,被这段对话给打回现实了。原来是一个喝高了的男同学,非要拉着小君跳舞,但是她不肯,看起来要闹的不愉快了,我赶紧起身拉开了那个男同学,回头看着小君轻声地说:「他也就是想跳个舞,不要那么认真嘛。」。

「你不知道,刚刚在车上就是他一直在用手肘顶我,他就是个色狼,我就算跳舞也不跟他跳,我宁愿跟你跳。」。「那来吧,我们一起跳舞。」我顺势说道。小君立即哑巴了,说不出话来,不等她推脱,我已经拉着她起身来到了中间。

这时候其他同学也男男女女地临时成对站了起来,一起嗨皮。由于K厅包厢本来就不大,加上人很多,大家经常是身体碰撞,小君一开始是跟我肩并肩,后来被挤成了背对背,明显有几个男同学故意撞她胸部,她转过身来,可是那样她只能看到我的后背,于是她叫我也转过来,我们面对面。不知道是同学们故意成全还是怎么,慢慢地我们被挤得靠到了一起,她的胸部就紧紧地贴在我的胸膛上,我们的脸也几乎靠在一起,我能感觉到她不平稳的呼吸声,她已经不敢抬头看我了,将头埋在我的肩膀上。

任由大家将我们一次次地挤紧。这时候音乐由刚刚的DJ变成了慢摇,但是大家并没有回到座位的意思,继续各自靠着临时舞伴慢慢摇摆。我跟小君也在人群中,随着音乐慢慢摇动,我们的身体在不断的摩擦,她的胸部跳动明显比刚刚DJ时还要快,而我,由于身体的不断摩擦,下面的兄弟早已经不安分了,高高地翘起,顶在她的肚子上,我想她一定感觉到了,但是我们都没有说话,而是不约而同地抱住了对方,身体的接触更紧密了,我们一直摇啊,摇啊,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过了好久,音乐终于停了,我们也放开了对方,我浑身都是汗,看着她,她也是连额头上的头发都湿了,我们都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地回到了座位上。

夜已经深了,我提议今天到此为止,各自休息。这是刚刚那位喝高了的男同学又过来拉着小君的手,非要一起去开房,把小君吓得赶紧拉着我,经过刚刚的「身体接触」,我怎么可能让小君跟他走呢,于是我故作生气地说:「你喝多了,赶紧去休息了,同学聚会不要这样乱搞啊。」说完我就拉着小君,头也不回地走出了K厅。走到一处路灯下,我用询问的眼光看着小君,她抬起头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我,我知道,她的眼神已经答应了我,我们很默契地走向了前面一间酒店。

一进房门,我们都疯狂地吻向对方,并迫不及待地除去了对方的衣物。我抱起她走向床边,她把头埋在我的胸前,看着手中尤物一般的她,我的下面已经坚挺如铁,恨不得马上进入她的身体。但是我知道,她可能更喜欢温柔的爱护,而不是激情的碰撞。

我将她轻轻地放在床上,吻过她的额头,她的脸,再到她的唇,当我吻她的耳背时,她发出了一声呻吟,我知道她来感觉了,我开始上下其手,一边抚摸她的乳房,一边悄悄地摸到下面,在一片毛茸茸的区域摸索,我摸到了一条泛滥的缝,她发出了第二声呻吟,我知道她想要了,于是我挺起坚硬的阳具,对着那湿漉漉的肉缝刺去,居然不能一往直前,看来她平时的确性生活不多,阴户还很紧致,我慢慢地前进,让龟头充分润滑后,腰里一挺:「啊……」她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我知道我们终于融为一体了……

那一夜我们疯狂地做爱,每一次都酣畅淋漓,直到精疲力尽,我们才相拥着睡去……

我还在睡梦中的时候,感觉下面被什么包着,好紧好舒服,睁开眼睛一看,原来小君主动爬到了我身上,正在一上一下,用阴户套弄着我的鸡巴,我歪头看着她,她被我看的不好意思了,问我干嘛一直看她,我说:「昨天傍晚你穿着裙子很好看,晚上你在我身下呻吟的样子也很好看,今天看你骑我的样子原来也很好看。」她轻轻地再我胸前打了我一下,说:「你怎么这么坏,把人家压在下面肏,还说好看,我当时都喘不过气了,现在我要报复你。」我笑笑说:「来吧,尽情地报复我,蹂躏我吧!」房间里又响起了啪啪啪的肉肉碰撞声和她啊啊啊的呻吟声。

那个周末我们一直在房间里没有出门,一日三餐都是叫的外卖,我们疯狂地享受着对方的身体,只要我鸡巴稍微休息了一下,她就会凑过来给我吸,吸硬了就钻进了她的下面……事后我才想起来我们一直没有带套,我问她,她说没事,这几天是安全期……

从那以后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但是从来没让我兄弟大军发现,谁让他经常出差呢,家里有个那样的尤物,万一被别人上了岂不是糟蹋了,还是我帮他「照顾」吧。就在刚刚,她又告诉我过两天他老公大军又要去日本了,我想大军去了日本,应该也有艳福吧,我就不内疚了,准备准备迎接周日狂欢吧。
TOP Posted:2018-04-11 21:26 | 回樓主
马来萝莉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502
威望: 51 點
金錢: 502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3-07


1024
TOP Posted:2018-04-11 21:40 | 回1樓
yigemuji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48
威望: 5 點
金錢: 4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4-12-13

这样真性福
TOP Posted:2018-04-11 21:50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