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老公,你哥在欺负我……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老公,你哥在欺负我……
一种态度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562
威望: 65 點
金錢: 5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8-16


老公,你哥在欺负我……



洪涛是一名公务员,很基层那种,虽然旱涝保收,但也不会有很大的作为,但洪涛也乐得其所,洪涛有个能干的老婆,下岗后,通过努力,自己经营起一家外贸公司,日子过的越来越富足。但近些年,随着老婆的逐步强势,洪涛经常被老婆数落,两口子也经常为了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争吵,感情不免产生了裂痕,到后来升级到了要面临离婚的境地,洪涛也难堪其扰,最终同意了离婚,由于老婆的强势霸道,不光孩子没争取到,就连房子也要拍卖后进行分割。为此,洪涛只能在办公室暂住,时间长了,被同在一个小城的表弟知道了。
表弟俊勇特地跑到单位来找洪涛,『哥,怎么不跟我说啊?』
『又不是什么多光彩的事……』
『赶紧搬我家来!我让小洁收拾一下就行。』
『还是算了吧,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以前我走窄的时候,要不是你帮我们,我们能有今天吗?』
『主要是弟妹她……』
『没事,她还总跟我提起你,说感你的恩呢。』
『那……』
『那什么啊?今天晚上就过来,咱俩喝一杯,什么事过不去?』
洪涛拗不过表弟,和俊勇一起收拾了一下随身物品,当晚就搬了过去,俊勇让媳妇张洁张罗了几个菜,哥俩喝了几杯,可能是心情的缘故,没几杯洪涛就醉了,搂着表弟一个劲的诉苦,弟媳张洁看着哥俩喝的也不少了,赶紧催促着老公扶着洪涛回房间休息,自己一个人打扫完一片狼藉的餐厅,这才回到卧室。
『哎,看洪涛哥是真的心里有苦啊,这才几杯就醉了』
『可不嘛,有了钱,未必是好事,还是我小洁贤惠啊。』
『有了钱,我也变!』
『你敢?』
『就敢!』
『小心我收拾你啊!』
『来啊?看能耐的你!不是那晚说sorry的时候了?』
『谁让你叫的那么浪啊…我能不缴枪吗?来,让老公香一个』
『去去去,一嘴酒气,不洗,别碰我!』
『你等着!』
俊勇摇摇晃晃的去了卫生间,张洁不放心跟了过去。
『怎么?想一起吗?嘿嘿』
『想得美,我怕你摔着,看你那两步…』
『还是我小洁疼我…一会好好疼你…』
『小声点,哥在呢…没正行。』
俊勇一把搂住张洁的纤腰,『没事,哥都醉成那样了,听不到…一起洗吧!』
『嗯…』被老公一阵摸索,张洁也有点动情…
浴室里,雾气升腾,一双大手在张洁的身上游走,说是清洁,实则是爱抚…张洁也十分受用,一双纤手也在老公俊勇的大鸡巴上套弄着…好一阵的相互爱抚,张洁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不住地涌出爱液,张洁确实想要了,自己的生理期刚过,压抑了几天的欲望,让俊勇的一番挑逗,完全给点燃了…
『老公,你帮我涂浴液吧…』张洁想赶紧到床上翻云覆雨。
『好来…』俊勇一边答应着,一边却把手探到张洁的下体,揩了一手的爱液,全都涂在张洁的胸上…
『讨厌,多脏啊,又得洗!』
『你不说让我给你涂欲液吗?我只知道你的叫欲液…嘿嘿…』
『就你会瞎联系,我说的是洗澡用的沐浴液,那你流的那叫什么?不也是欲液吗?』
『那叫开心水,我一流,你就开心,不是吗?』
『滚,好意思说,叫失落水还差不多,哪次能喂饱我?』
『行啊,看一会我不把你干的叫爸爸!』
『我巴不得呢…嘻嘻…』
说到这里,俊勇一把把张洁抱起来,这就要出浴室去卧室,『小心点,地上滑…』,俊勇什么也不顾,抱着张洁来到卧室放到床上。
『关灯!』
『不,我要你好好看着我,看看我怎么把你干到叫爸爸…』
『那,你开夜灯,这么亮,不舒服…』张洁边说边把双腿夹紧,死活不让俊勇上手,俊勇拗不过,只好把卧室灯关了,打开微弱的小夜灯,这才回到床上,躺到张洁身边,『亲爱的,我要好好爱你了…』
『嗯,来吧,我也想要了,你狠狠地爱我吧!』
俊勇开始亲吻张洁的小嘴,不一会,就用嘴唇含住了张洁的耳垂,耳垂是张洁的敏感部位,轻轻的刺激,就可以让她爱液横流,她不自觉的把双腿夹紧,感受着来自不同部位的刺激,自己的手,不自觉的摸上自己的双乳,自己的这对乳房,是张洁最自信的部位,粉粉的乳头,在刺激下微微立起,一手刚好把握,柔软又不失弹性,张洁最喜欢站在浴室镜子前,欣赏自己这一对精致的乳房,她喜欢俊勇用力的握着自己的乳房,埋头去吸吮它们,他喜欢听俊勇嘴里发出的窸窣的声音,感觉他在品尝世上最美味的食物,而她,也可以在俊勇贪婪的吸吮过程中,感受到一阵阵酥麻的快感,久久不能消退…
『老公,我要你含着她…』张洁声音很小,显然还留有些许的羞涩。
『你说什么?』俊勇过于投入的亲吻张洁的耳垂和脖颈,并没有听清。张洁按捺不住心里的那份期待,轻抚着俊勇的头,推向自己裸露的乳房,俊勇会意的一笑,顺势扑在张洁的胸口,开始舔舐她的乳头,另一只手也不断的拨弄、揉捏张洁的另一个乳房,张洁在俊勇嘴和手的双重刺激下,双腿夹紧并不断的摩挲,一阵阵的快感刺激着她的感官,她感觉一股股热流从双腿间那个小口,源源不断的流出……
『啊…亲爱的,好舒服,我想要…』
『要什么?』俊勇肆意的挑逗着。
『要你…要你好好…好好…爱…我…好好…伺候我…啊…』就在张洁要求的同时,俊勇不断的变换着刺激的强度和频率,让张洁有点语无伦次…
『亲…爱的…我…啊…下面…都…湿…透了,我…想…你…进来…』
『想让我什么进来啊?』俊勇还在挑逗张洁。
『它…我要…它…』张洁一边说,一边用手抓住俊勇的阳具,并用手不停的套弄…
『好,我可看不得你难过…等着…』俊勇翻身附在张洁身上,用龟头不停的在张洁湿滑的小穴口来回剐蹭,可就是不进去,惹的张洁又是一阵娇喘,急得张洁用双腿死死的勾住俊勇的臀部,死命的抬起屁股,去用小穴捕捉老公的阳具,最终,小穴一口吞没了整根阳具,这根滚烫的肉棒一充实到自己的小穴中,无比的满足感油然而生,张洁仰着头,近乎嘶叫着『啊…好烫…好硬…老公…你…你…顶的真舒服…』张洁这时不忘捧起俊勇的脸报以奖励式的热吻……
可就在这时,卧室外的门缝处,多了一双不易察觉的眼睛,原来,洪涛本就没有喝太多酒,只是最近心情不佳,便有些醉意,可躺了一会,就被表弟两口子在浴室的嬉闹声吵醒了,等他们进了卧室,那种鱼水之欢的画面,不停的在脑海闪现,弟媳妇娇声的诱惑促使他轻轻的下了床,慢慢的踱向表弟和弟媳的卧室,借助微弱的灯光,他看到赤条条的两个人正在纠缠,他两眼紧紧盯着弟妹张洁时而漏出的乳房和又白又圆的屁股,洪涛的手不自觉的摸向自己已经无比坚硬的阳具,两只耳朵充斥着弟媳的淫语浪叫,自己的手不断加快撸动的频率,不一会就有浓浓的精液射出,飞溅到了卧室门和地上,洪涛下意识的去擦拭,结果不小心碰到了门,他赶紧闪身回到客房,躺下后难掩心中的激动,久久不能消退。
『你听到什么了吗?』张洁敏感的有所察觉。
『没有啊,风吧!』可俊勇还在忙着耸动着身体抽插,显然没有太过注意。
下体传来的快感也降低了张洁的感知,一会便又呻吟不断,可就在张洁刚有要登上巅峰感觉的时候,俊勇还是提前缴了枪。
『哼,还说收拾我?又这样!你该补补了!』
『没忍住,你等我歇歇,我再伺候你一回!』
『可拉倒吧,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你还是歇了吧,你用按摩棒帮我搞一会吧!』
『好吧…』知道理亏的俊勇,一边下决心下次一定要有优异表现,一边又不能不照做,谁让自己是快枪手呢…
『老公,你亲亲我的胸…』
俊勇一手拿着按摩棒在张洁的阴蒂上轻轻按压,听到命令后,又俯身亲吻着老婆的乳房,用舌尖挑逗着乳头…
『嗯…舒服…用力…用力舔…真想你…回…回到…以前…强…强壮…的时候…再…再…这样…喂…不饱我…我可…可就…偷人了……』
『偷吧,谁让我不中用呢…』俊勇赌气道。
『说你还来劲,把手拿开,不用你了…』平时他们两口子调情做爱也经常这样互相挑逗,俊勇都是顺着自己,今天却表现异常,张洁似乎有点不高兴了。
看到妻子生气,俊勇连忙赔不是,进而更卖力的爱抚张洁,并在张洁耳边细语『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找人,我和他一起伺候你,成吗?』
正在兴头上的张洁本就不想半途而废,一听老公服软,立马转怒为喜,『那,我就去找,我要找帅的,比你有劲的,我…想…和…啊…洪涛…洪涛哥…做…啊…你们…哥俩…啊…一起…和我…做…』听着老婆近乎嘶喊的浪叫,俊勇不断加快爱抚的强度,并顺着张洁的思路迎合着,『好,我这就把洪涛哥叫过来,让他再插插你的小穴,他一定好久没做过了,一定很生猛』『嗯…想想…都…刺激…你…舔我…他…插我…快…快…啊…我…我…来了…啊…啊…嗯…』
看着自己的妻子在按摩棒和自己语言的双重刺激下,不停的呼喊和颤抖,进而满足的睡去,俊勇也很郁闷,什么时候才能扬眉吐气一次?
然而对于隔壁的洪涛,更是一种煎熬,听着弟媳的喘息和怨叹,心想,要是我,一定能把小洁搞得服服帖帖,可一切只能是想想而已,毕竟自己是大伯哥,和弟媳妇总要避嫌的,实在睡不着,待弟弟房间没了动静,悄悄地起身来到卫生间想要小解,可一下便瞥见了放在衣篓里的粉色内衣,弟妹平时性格就很活泼,果真有颗公主心啊,连内衣都是粉色的,想着,迈进卫生间的脚又收了回来,同时,手慢慢伸向了衣篓,将那套粉色内衣紧紧握在手中,转身来到卫生间,也忘记了来卫生间的初衷,摊开双手,把内衣往鼻前,狠命的一吸,闻到一股女人特有的香味,竟有些飘飘然,洪涛把玩了一会,便掏出了自己的的阳具,用弟媳的内衣包裹着,脑补着弟媳在自己身下娇喘的画面,手上不停的摩擦,不一会便射出一股粘稠的精液,这是许久没有机会释放的结果。射完,洪涛赶紧把内衣放回原处,匆匆回到卧室休息。
第二天是周末,俊勇却早早地起床走了,原因是他们公司在外地有个为期三天的展销活动,必须要他到场策划,匆匆吃过早饭,便急忙忙的出发了,家里只剩了洪涛和弟媳小洁,洪涛工作本就清闲,周末更是无所事事,索性躺在床上不起,只听得门外客厅,弟媳打扫房间的声音,可能是以为自己还在休息,整理的动静很小,透过半掩的门缝,瞥见小洁正在弯腰擦拭地板,小洁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卡通睡衣,显得很是可爱,睡衣为了舒适,都是肥肥大大的,弯腰的时候,竟能看到大半个乳房,这等香艳的画面,让洪涛血液下冲,迅速的勃起,洪涛一边用手轻抚着自己的肉棒,一边用眼睛把弟媳扒了个精光,在脑子里意淫起来,可就在这关键的节骨眼,传来了弟媳妇银铃般的声音。
『哥,起来吃早饭了,要不凉了就不好吃了。』
『好嘞,马上就来。』说着,洪涛赶紧靠转移注意力来让坚挺的肉棒回复原型。可出来的时候,不免还是有点微翘,听到推门声,蹲在地上擦地的小洁下意识的抬头,刚好瞅见洪涛翘起的裤子,不免有些尴尬,赶紧想转移视线,慌乱中,不小心弄倒了清洁液,口中不自觉『哎呀』一声,洪涛赶紧上前搀扶,这一扶不要紧,自上而下,把弟媳小洁的领口看了一个通透,那微微消肿的肉棒,又一次起立,小洁看到也是无比的尴尬,连忙起身。
『你看我笨手笨脚的…』
『没伤着就好,一会我帮你,你赶紧洗洗手,这个有刺激性,对你们女人的手可不好,时间久了皮肤不好了。』
『没事,哥,你赶紧吃饭,我收拾一下就好了。』
『俊勇呢?』
『他,出发去展会了,周二回来。』
『哦,挺忙的。』
『对啊,经常出发,也不能陪我。』
『可比我这成天宅在家里的强吧,你看,都成没人要的了』
『怎么会啊?哥你很优秀的,以前我和俊勇日子不宽裕,多亏了你照顾,为这个,你也没少和嫂子吵架。』
『哪还有嫂子啊?』
『哦,哥,你先吃着,我去把衣服洗了…』
洪涛准备吃早饭,踱步来到洗手间,还没等把水龙打开,就听到卫生间小洁一声『呀』,以为有什么事情,就探头问了一句『怎么了』,只见小洁手上拿着那件粉色内衣正往洗衣袋里装,像是摸到了什么一样,手缩了回去,洪涛心里明白,自己昨晚难道射在弟媳内衣上了?想到这里,尴尬万分,赶紧洗手退了出去。
不一会,弟媳张洁微红着脸来到客厅,坐在正在吃早饭的洪涛对面,等洪涛吃完,便弯腰打扫餐桌,洪涛也连忙帮着收拾,抬头间,正好看到张洁领口内两个硕大的乳房来回摆动,洪涛看的俩眼发直,竟呆在那里,张洁擦完桌子来接洪涛手里的碗,发现洪涛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的领口,突然意识到什么,赶紧捂住领口直起了身子,张洁脸更红了,看到突然起身的弟媳,洪涛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端着碗快步到厨房。
洪涛再回到客厅时,只见张洁已经换去了睡衣,穿着一件白色体恤坐在那里看电视,洪涛便在一个角落坐下,一阵尴尬的沉默后,还是张洁先开口了。
『哥,最近一个人过得挺苦的吧?』
『还好了,只是有些想孩子了。』
『那怎么不去看看孩子呢?』
『见了她就烦,一见就吵架,怕孩子看到了为难,也就忍住没去。』
『哦,那…』张洁欲言又止,想到自己内衣上的不明液体、昨晚上门的响动,将这一切联系到一起后,张洁知道表哥确实过得压抑,又想起自己不争气的老公,对比刚刚洪涛哥顶起的裤裆,昨晚的言语刺激又一次回荡在耳边,张洁面上泛起了一丝红晕。进而鼓起来勇气道『哥,昨晚…昨晚你是不是动我的脏衣服了?』张洁说的很婉转,她不排斥洪涛,更有份感激的情感在里面,甚至还有一点仰慕和喜爱,她心里现在渴望的是肯定的回答。
『呃…这,你,你知道了?』这次轮到洪涛不好意思了?
『那…昨晚的门响…也…是你吗?』张洁在得到第一个肯定回答后,接着问道。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也是酒喝多了,都是我糊涂,你千万别跟俊勇说,我真没脸面对他…』洪涛是真的很悔恨。
『哥,没事,我不会说的,你是我和小勇的恩人,没有你帮忙,我们也不可能在这里扎根,小勇和我的工作还都是你帮忙张罗的呢…』
『那,那我也不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做?我真的错了,弟妹你千万原谅我!』
『哥,我知道你的难处,我不会责怪你,要是真的在意,我就不会跟你说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发誓,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今天,今天我就搬回去住…』洪涛说到这,就要转身去收拾东西。
张洁忙站起身,伸手拉住洪涛的手,『哥,你误会了,我没有…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以前看着你为帮我们在家受气,如今闹到这个田地,我和小勇很过意不去,想帮你…也没有机会,你是我们的哥哥,也是我们的恩人,我们报恩还来不及呢…』张洁怕真把洪涛赶走了,就紧紧的搂着洪涛的胳膊,洪涛明显的感觉到两团软肉紧紧的贴在自己胳膊上,想试着挣脱,可越挣脱,张洁抱的越紧,强烈的刺激,又让血液下充,洪涛赶紧侧身,不让自己的窘态被弟妹看到。
『好吧…我不走,我不走了…』
『嗯,那好,你不能反悔…啊…』就在张洁松手的一霎,不知道是有心的还是下意识的,一眼瞥见了洪涛再一次隆起的裤裆,发出了一声羞羞的感叹…
洪涛见状,赶紧捂着自己的下体,转身回到卧室…本以为这事就此过去了,可没想到,张洁竟也跟了进来,并挨着洪涛坐下,『哥,我…是不是…很下贱呢?』张洁张口就问,洪涛未加思索的回答道『怎么会?坏的人是我!』『那…为…什么…有时…我…和小勇…做爱…得不到…满足…的时候总会…总会…想起你呢?昨晚…你在…门口…听到…我们说的话了吗?』说到这里,张洁的脸涨的通红,埋头等着洪涛回答,『没啊…什么…也没…听到啊?』『那…那你,想知道吗?』张洁都不知道自己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头低的更厉害了。
『那你告诉我吧,如果你愿意的话…』
『你真没听到?哎呀,怪难为情的…』
洪涛也不是傻子,现在弟媳的表现,分明是没把自己当外人,再就是也压抑了太久,也愿意减减压,就顺着弟媳说『就听到了你…你喘粗气的声音…别的,我真没听到…』话虽说了,但说的委婉,生怕弟媳脸上挂不住…
『小勇说…他说…找机会…和你…洪涛哥…一起…伺候我…』张洁分明就是嫁祸俊勇啊,有的没的往俊勇身上推,昨晚提出想要的明明是她,可碍于面子,只能这样说了…
『那,你是怎么想的呢?』洪涛现在已经完全明了了弟媳的意思,反而故意这样问。
『那…那…你会认为…我…是个坏女人吗?』
『怎么会呢?你也是因为吃不饱嘛…』
『啊…讨厌…你不是说…不是说没听见吗?』
『我不是怕你脸皮薄吗?』
『那,那我…今天,不想脸皮薄…只想…只想吃饱行吗?』张洁还是羞得把头低下去了…两只手抓着自己的衣角来回揉搓…
洪涛慢慢站起来,用一只手轻轻的拖着张洁的下巴,让她的头抬起来,然后另一只手扶在张洁的背上,往自己身上一推,张洁顺势扑在了洪涛的怀里,头正好在洪涛的小腹部,看着洪涛支起的帐篷,张洁忍不住用手去抚摸,『好硬啊…』『和小勇的比,谁的硬啊?』『嗯…不说…』张洁害羞的拒绝道,『好,不说就不说…』洪涛想,一会就由不得你不说了…
『哥,我早就对你有好感了…』
『我也挺看好你的,我要是早遇到你就好了,还是小勇有福气…』
『别提他了,今天,好好对我好一次好吗?』
『嗯…』
对话的同时,洪涛把张洁慢慢拽了起来,拥着张洁的细腰,抚摸着张洁圆润的臀部,低下头隔着那件白色体恤去亲吻张洁的胸部,亲吻中,洪涛发现自己的嘴唇触碰到了两个凸起,心想弟媳这是早有准备,并没穿内衣,洪涛腾出一只手来,直接把张洁穿的白体恤掀起,漏出了一对又白又圆的乳房,洪涛看到后,两眼放光,像是饿了许久的人,突然看到大白馒头一样,用两只手抓住两只乳房,不停的揉捏,嘴也一个劲的舔、咬、吸、含…弄得张洁娇喘连连…『哥,慢点…疼…别…啊…别急…都是你的…』洪涛意识到自己有点着急,忙放慢速度,改做轻柔的爱抚,慢慢的,把自己和弟媳脱了个精光,可能是太久没做,洪涛用手摸了张洁小穴,感觉已经充分湿润了,便问道『小洁,家里有套子吗?』『有,在卧室…你抱我过去,我给你拿…』洪涛听后,又是一把抱起张洁,来到弟媳的卧室,心想多亏这几年没间断的健身,不然还真有点吃力,带好套子,洪涛让张洁把腿分开,用手指蘸了一点张洁分泌的爱液,涂在自己的肉棒上,这时,张洁才真正的看清了表哥的大肉棒,为何这么粗、这么长、这么硬、这么烫的肉棒,怎么就没长到我老公的身上呢,还好能遇到我洪涛哥…张洁心里这么想着,一只手不自觉的伸向洪涛哥的肉棒,轻轻的握着引向自己早已泛滥的小穴,等待着被洪涛哥侵犯,『小洁,我要进来了…』
『嗯,哥,你的大,轻点…』
『刚才不是不说我的大吗?』
『讨厌,你的大,你的最大了……』
『嗯……』随着插入,两人几乎同时发出了呻吟…洪涛感到的是温暖和滑润的包裹;张洁感受到的是充实的填充和满足…
『哥,真舒服…你慢慢动,好满啊…好烫啊…』
『小洁,你下面的小嘴可真紧…』
『嗯,都…啊…让你…啊…给填满了…』
『我好喜欢你啊……以后能让我经常干吗?』
『干什么啊?啊…』
『干你的小穴啊……』
『嗯…啊…天天…天天…让哥哥操我…啊…小穴…』
听到这里,洪涛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每一下都全部没入,再抽离出小穴,然后再插入…
张洁被这种抽插方式折腾的死去活来,嘴里胡言乱语,呻吟不断…
『铃…铃…铃…』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让两人都停止了动作,张洁看了一眼,接起了电话,『俊勇啊,怎么了?到会场了吗?』『到了』听到这句,张洁给了洪涛一个眼神,示意他继续,洪涛会意的又开始抽插…
『嗯…那你打电话干嘛…啊…』张洁忍着洪涛抽插带给她的刺激,尽量不喊出声…可敏感的俊勇还是察觉到了什么…『老婆,你在干什么呢?』『没…没干…什么…你什么事啊,我在擦地呢…』『哦…我跟你说啊…今明两天我都要在展会,回不去了…你在家好好照顾咱哥…』张洁心想,还用说,我正在好好的伺候着呢…『放心…放心吧…』
『你是不是在…』
『在…什么?』
『在自慰啊?』张洁心里一惊,肯定是俊勇在语气中感觉到了什么,索性将错就错…
『对啊…亲爱的…谁…让你…没有…啊…喂饱…我呢…』
『是我不好,可洪涛哥呢?你这么大声,不怕哥听到吗?』
『他…出去…了,就我们…在他…不好…意思…啊…啊…』听到弟媳说着自己,洪涛故意顶了张洁几下…
『我说呢,等我回去了,我好好伺候你…』
『我要是…忍不住…了…啊…啊…怎么办?』
『那就让洪涛哥帮你啊…你这个小骚货…』
『啊…我…我…现在…就想让…洪涛…哥…啊…操我…』说这话的同时,张洁的眼睛一直盯着洪涛,洪涛听着也更加卖力的抽插…
『你就幻想是洪涛哥在操你不就行了吗?老婆,你别说了,我想你想的都硬了!』
『老公…不…哥…我要…我要…啊…啊…』一边和老公通电话说着勾引表哥的话,一边让表哥操干着,双重的刺激,让张洁来的特别快…
『老公…我想让你和洪涛哥一起玩我,一起伺候我…行吗?』
『行,等我忙完回去,我就和哥商量,不行了,听你浪叫,我得去卫生间泄泄火…先挂了啊…』
放下手机,张洁一下坐起来,一把抱住洪涛的腰,用脚盘着洪涛的屁股,不停的耸动腰肢,让小穴的刺激更加强烈…『啊…哥…真舒服…等俊勇…回来…你一定要…一定要…答应…答应和他…一起…一起操我…啊…』一阵阵酥麻,让张洁泄了身子,一股温热的液体喷薄而出,全都淋在了洪涛的肉棒上,洪涛感觉龟头一麻…也射出来了…两个人拥在一起许久,『饱了吗?』洪涛刮了一下张洁的小鼻子,『嗯,可我…晚上还想吃…』『行,这个周末,我都是你的,你只要吃的下…』『嘻嘻…好…我先把它搓大了…这样吃着过瘾…』……





TOP Posted:2018-03-14 09:14 | 回樓主
弦外之音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3520
威望: 350 點
金錢: 371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11-12


就是欺负你
TOP Posted:2018-03-14 10:05 | 回1樓
入骨叁分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888
威望: 189 點
金錢: 44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8-06


1024
TOP Posted:2018-03-14 10:44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