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原创)一晃如烟之卖妻篇(连载)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原创)一晃如烟之卖妻篇(连载)
燕舞雨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6387
威望: 281 點
金錢: 1380 USD
貢獻: 101 點
註冊: 2015-08-24


(原创)一晃如烟之卖妻篇(连载)



一晃如烟之卖妻篇
作者:第三印象派
草榴社区首发
引子
江胜与朱晓琪是一对典型的90后夫妻,两人都有一个相同的成长背景,父母早年离异后由爷爷奶奶带大。接受完九年义务教育后,便早早的来到社会上。也正因为如此,两人的结合更增加了一些同病相怜的感觉。说起两人的相识,还得感谢游戏这个媒介。虽然过程有些仓促,但是两人最终还是以裸婚的形式拿了结婚证,成为了一对法律意义上的夫妻。
说起江胜,人给外号:笑面狐狸。出生于92年,身高168的他。身材瘦弱,总给人一种病怏怏的感觉。国字型的脸上,白白净净的像个女人。戴着一副平光镜,脸上总是挂着一副彬彬有礼的微笑。但是,不过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笑容背后是让人不寒而栗的凶恶。
朱晓琪虽然算不上美女,却也有长得几分诱人的姿色。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鹅蛋型的脸上,额头上梳着一个空气刘海。一对细长的柳叶眉下,长着一对水汪的单凤眼。并不高的鼻梁,点缀着一个小巧玲珑的鼻子。一张樱桃小嘴边,笑起来时总会带着一对小酒窝。身高药。出生于95年身高163的她,皮肤白晰而体型苗条。胸前一对36C的双峰,平坦的小腹。加上身后那圆润而丰满的翘臀,配上一对修长的双腿。凹凸有致,典型的S型身材。
和所有年轻人一样,两人天天幻想着能一夜暴富。但是,现实情况却是:江胜除了玩游戏,就是与一群社会上的朋友在靠在外面打架暴力替人收账度日。朱晓琪也在一家超市里当着收银员。工资虽然不高,但是爱好游戏和化妆的她消费却不低。
这一日,小两口子又为了房租的事情吵了起来。最后,还是江胜想办法从朋友那里拿来了一些钱,交完了房租。危机解除后,冷静下来的两人坐在沙发上。一面看着电视,一面不由得又要面对吃喝的问题。
“老公,想想办法啊!再这么下去,万一有了小孩怎么办?”朱晓琪坐在沙发上,手里抱着一个白色的抱抱熊,唉声叹气地说道。
“我也知道,可是,咱们一没技术二没资本。怎么才有钱呢?”江胜坐在一旁,右手夹着一只香烟,低着头无奈地说道。
“要不,咱们去外面打工吧!呆在这个小城市里,根本没什么发展空间。”朱晓琪想了想说道。
“你能受得了那种12小时连续上班的苦?”江胜将自己手中的快要燃尽的烟头,放到茶几上的烟灰缸里用力摁了摁。
“可是,现在咱们俩就这么点钱怎么生活啊?”朱晓琪将手中的抱抱熊往一旁一扔,委屈地说道。
“要不,你变坏一下。去找一个有钱人,然后,咱们搞点钱?”江胜抬起头,望了望身边的朱晓琪,突然说道。
“你什么意思?”朱晓琪听到这里,猛然一惊失声地问道。
“没什么,开个玩笑!”江胜收回眼神,假装在看电视。
“开个玩笑?你心里早就有想法了吧。”朱晓琪听到这里,带着哭腔说道。
“好了,我就是开个玩笑!别放在心上。”江胜听到朱晓琪的哭腔,心里面也感觉有些过分,便好言安慰道。
“我能不放在心上吗?你说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嫌弃我就明说,大不了离婚就是了。”朱晓琪越说越激动,声音也变成了哭腔。
“行了,我真不是那个意思!也就是随口说说。真让你去找一个有钱人,那我不真成了乌龟王八蛋,还是头上绿色那种?”江胜听到朱晓琪的哭诉,马上坐到她身边一边抱着她,一边好言相劝道。
“你就是想当绿色的乌龟王八蛋?”听到这里,朱晓琪忍不住笑着哭道。不过,身子却很自然地拥在江胜的怀里去。
“我说的一句戏言,你何必当真呢?再说了,有钱人长什么样,咱们也不知道。我可不想赔了夫人又折兵!”江胜看到朱晓琪拥在自己的怀里了。知道朱晓琪只是激动而已,并不是真心要离婚。
“哼,就你最坏!不过,老公为了咱们的未来。趁着年轻,我们还是可以拼一下的。”朱晓琪依偎在江胜的怀里,幽幽地说道。
“说实话,都说女人变坏就有钱。以老婆的条件,那些夜总会的所谓头牌都是浮云。不过,真的做了小姐。其他的不说,既要小心被抓又要小心得病。太危险了!我也不想自己头上变成呼伦贝尔大草原。对吧!”江胜用右手轻抚着朱晓琪的秀头,自言自语地说道。
“呸!什么逻辑呢。让自己的老婆去当小姐,亏你想得出来。”朱晓琪听到江胜的想法,不由得脸红心跳起来。因为,在内心里每当资金不足时。她也曾有过当小姐赚钱的相法,不过嘴上却还是不饶人。
“所以啊,我才不会让老婆去干小姐这一行。但是,就像刚才说的找个有钱人。你也知道,现在的有钱人都是财不外露。酒吧里那些小开,真的有钱的人少多的是骗子。我也怕你上当,不但没赚到钱让人白玩不算,到最后跟着别人跑了。我就亏大发了,是吧!”江胜并没有去解释什么,自顾自地继续说道。
“哟,想得挺周到的嘛!那有没有想过除此之外的其他办法啊。”朱晓琪听到这里,心里竟然有了一丝暖意,没想到江胜想的那么周全。心情一下子变轻松很多,竟然开始调侃起来。
“宝宝,我问你一件事情。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江胜忽然一把将朱晓琪从怀里推开来,双手扶在她的肩膀上两人面对面的坐着,严肃地说道。
“嗯呢!老公,你问。我一定如实回答你!”朱晓琪不知道江胜为什么突然这么严肃,让她不由得紧张起来,心里冲满了疑问。
(一)、决定
望着江胜严肃的脸色,朱晓琪不由得也跟着严肃起来。内心不安地望着江胜,不知道他要问自己什么。
“你能接受除我之外的其他男人,和你一起睡吗?”江胜几乎是一字一句地问道。
“你开什么玩笑?”朱晓琪一听到这里,不由得身心一放松,笑着说道。
“我现在不是和你在开玩笑,你现在的回答,决定我们的未来。”江胜并没有放松,而是紧跟着说了这么一句。
“我们的未来,和我跟其他男人一起睡觉有什么关系?”朱晓琪虽然心里疑惑,但是,表面上却还是笑着问道。
“你先回答我这个问题!一定要说实话。这很重要!”江胜面对朱晓琪的笑容,依旧保持着严肃地态度说道。
“说心里话,我不能接受。但是,这也要分是什么人和什么时候?如果是小时候,我的父亲或是亲兄弟,这个自然没问题。可是,现在我无法接受。”朱晓琪望着江胜摇了摇头,坚决地说道。
“谢谢你,宝宝!”江胜听到这里,一把将朱晓琪拉入怀里。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动情地说道。
“老公!你怎么了?”朱晓琪被江胜这一系列地动作弄得有些迷糊了,不知道江胜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没什么!我就是问问。”江胜摇了摇头,声音里带着哽咽地说道。
“不是,你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朱晓琪心里疑惑,于是决定先发制人。试着从江胜的嘴里套出一些东西,于是猛然从江胜的怀里挣扎出来问道。
“你别多想,我就是随口问问。”江胜望着朱晓琪的眼神,安然地说道。
“江胜,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内心里在想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再说了,刚才根本就不是什么随口问问。不然,你根本就不会这样严肃。不要骗我,有什么事情咱们当面讲清楚来。”朱晓琪说话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几分,甚至有些吼起来的感觉。
“好吧,我说实话。但是,你保证不要生气!可以吗?”江胜听到朱晓琪的发问,又看到她的那个架势。只好不再假装,笑着说道。
“你说吧!如果你说的是假话,那你别怪我不客气。”朱晓琪知道自己的计策生效了,心里不由得一喜。不过,表面上却还在恶狠狠地说道。
“你先看这个新闻。”江胜将电视遥控器拿到手上,然后选择了回放。在进行了几次选择操作后,电视机里播放出了一段新闻:
“根据相关的数据统计,截止到2020年光棍危机或全面爆发。光棍已经成为与贫困共存的孪生兄弟,制约着社会发展和人口进步。特别在西北地区及贫困地方,能否娶上老婆已经变成了作为成功男士的标志……”
“什么意思?”随着新闻播放完毕,朱晓琪不解地问道。
“你知道人贩子这一行吧!我有这方面的朋友。”江胜并没有正面回答朱晓琪地问题,而是慢悠悠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要把我卖掉?”听到这里,朱晓琪只感觉到天眩地转。
“我才舍不得这样做呢!”江胜一听到这里,马上反驳道。
“那你什么意思?”听到江胜的回答,朱晓琪更加迷惑了。
“我刚才问你的意思就是:假装把你卖掉,然后,你找到机会就跑回来。这样一来,钱拿到了,人也安全回来了。而且,也不吃什么亏。就是这样的!”江胜一字一句慢慢地说道。
“哦!可是,在那里人生地不熟的怎么跑回来?”朱晓琪明白了江胜的意思,无非就是去骗婚罢了。
“这个你自然不用操心,那个道上的朋友自有办法。”江胜胸有成竹地说道。
“那万一失败了呢?”朱晓琪听到这里心里自然明白了几分,不过还是反问道。
“放心吧,道上的朋友都是团伙做事。他们能将你卖出去,自然就有办法救出来。”江胜笑着说道。
“那你什么想法?”朱晓琪突然问道。
“我刚才就是在征求你的意见,你已经回答我了。”江胜笑了笑,说道。
“我现在问的是你的意见?”朱晓琪望着江胜的眼睛,眼神里充满了复杂地问道。
“我尊重你的选择!”江胜望着朱晓琪眼神坚定而又温柔地说道。
“老公,你让我想想!过几天再答复你。”朱晓琪低下头,弱弱地说道。
“没关系,不急!”江胜长舒了一口气,淡淡地说道。右手却伸到茶几上,从烟盒里抽出一只香烟抽了起来。
一夜无话,两人各想着心事。日子还是如常地过着,只是由于那晚的对话,却在朱晓琪的心里起了一些波澜。一边是紧巴巴的日子,生存是没有问题。可是,每当看到同事换了新款的手机,或是身边的朋友又买了什么限量版的包包。而自己,却还用着三年前的手机。手里的包包虽然也是名牌,却也已经是一年前的款式。这种落差,让有些爱慕虚荣的朱晓琪越来越接受不了。
“无非就是陪不同的男人睡觉罢了,而且还不一定都要陪。然后,就有钱了。比当小姐要强多了,而且还没有染病和被抓的风险。”每次想起江胜的想法,朱晓琪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对她这样说道。
半个月后,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晚上。
“老公,我想好了。为了咱们的以后,骗婚的事情我干了。”在纠结了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后,朱晓琪终于向江胜摊牌了。
“确定?”江胜听到朱晓琪的说后,吓了一大跳。
“趁着年轻,还没有小孩。为了以后的房子,你的车子。我想这么久,想通了!”朱晓琪望着江胜决定地说道。
“不再考虑一下了吗?”江胜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是喜还是酸。
“只要老公不介意,而且还能保证我的安全。这行,我干了。”朱晓琪摇了摇头,说出来的话都是斩钉截铁的。
“那行,我这几天安排一下。你等我的消息!”江胜在确定了朱晓琪的决心后,便再也没有说什么。
“老公,等钱挣够了。咱们就不干了,相信我!为了咱们的未来,我可以连生命都可以不要。”朱晓琪听出了江胜的无奈,一把扑到江胜的怀里温柔地说道。
“谢谢你!宝宝。都怪我,没什么本事。”江胜双手抱住朱晓琪动情地说道。
“不要这样说。咱们缺的是启动资金。等有了钱,你就可以自己做个小生意了。哪怕开个小超市,咱们的生活也就有了保障。好吗?”朱晓琪在江胜的怀里轻声地说道。
“好,都听你的!”江胜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望着怀里的朱晓琪说话时都有些带哭腔了。
“老公,今晚我想要你好好爱我……”朱晓琪忽然抬起头,娇羞地对江胜说道。
“坏宝宝!”江胜当然知道朱晓琪的意思,一把将怀里的朱晓琪来了一个公主抱,往卧室走去 ……

(二)夫妻【上】
江胜抱着朱晓琪,一面慢慢地向卧室走去,一面眼神里充满着怜爱望着满脸娇羞的朱晓琪。四目相对双方都能感觉到彼此急促的心跳声,以及并不平稳和不规律地呼吸声。仅仅一小会的功夫,两人便来到了卧室中。
也许是感觉到即将要分离,又或许是原本属于自己的肉体就要属于别人。今天的江胜有种说不出来的,却又心跳加速的感觉。将朱晓琪轻轻地放到床上,薄薄的睡衣根本无法掩盖朱晓琪那惹火的身材。
江胜跨坐在朱晓琪的身上,慢慢地俯下身去。几乎是用颤抖的双手,将朱晓琪的睡衣慢慢向上卷去。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雪白而平坦的小腹部。随着睡衣的逐渐褪去,慢慢地那对36C的双乳渐渐地出现在眼前。随着朱晓琪的配合,睡衣很快便被扔在了一边。
裸露在空气中的挺拔的乳房上,是颜色稍深的乳晕,而点缀在乳晕上的粉红色乳头早已经变得有些发硬。虽然已经看过甚至玩弄过不知道多少遍,但是江胜还是不由得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好压抑激动的心情。在短暂地停留后,便用嘴巴将乳头包裹起来,像一个婴儿一样吮吸起来。
“嗯~哈~”朱晓琪将放到床上后,便转过脸不再看江胜。任由他脱上自己的上衣,将自己的胴体暴露在他面前。但是,随着江胜的吮吸还是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呻吟声。
“嗞嗞嗞~”江胜听到这一句呻吟,仿佛一个得到命令的士兵,开始卖力地在两边的乳头上交换着大口吮吸起来。当然,双手也没有闲下来。不停地像搓揉面团那样,将两个乳房不停地搓揉着。
“嗯哈~嗯哈~”朱晓琪闭着眼睛,随着江胜的吮吸搓揉而发出呻吟声。
“嗞嗞嗞~”江胜不断地吮吸着挺立的乳头,享受着原本软绵绵的乳头在自己的嘴里慢慢变硬的感觉。丝毫不敢懈怠的他,想让朱晓琪享受到最大的性感受。
“嗯嗯~嗯哈~”朱晓琪此时除了偶尔扭动一下身体,表现出自己的感受,剩下的就是舒爽地呻吟着。
“嗞嗞嗞~”江胜放开乳头,而是慢慢地顺着乳头,用舌头像画圈圈一样往下扫拭着。先将乳晕扫拭着了几圈,然后在乳房上乱吻几次便沿着乳房的底部一路扫拭着。
“啊哈~”朱晓琪被这样一刺激,不由是绷直身子,上半身弹跳起来。
“嗞嗞嗞~”江胜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不停地重复着吮吸乳头,舌头扫拭着乳晕及乳房,特别是乳房的底线处。
“啊哈~老公,好痒!”朱晓琪实在受不了这样一波刺激,忍不住娇喘道。
“啵~宝宝,哥哥让你更爽一点。”江胜将乳头从嘴巴上吐了起来,坏坏笑道。
“不要~啊哈~好痒~啊哈~”朱晓琪知道江胜要干什么,赶忙拒绝却不想江胜早已经将嘴巴对准自己的耳朵,直接用舌头对着耳朵里不停地舔拭着,不由得又惊呼起来。
“呼哈~呼哈~嗞嗞嗞~”江胜用舌头舔拭完朱晓琪的左耳后,便用舌头朝着脖子顺时针地一路扫拭着,特别是在脖颈处故意又轻轻地吮吸着,直到朱晓琪的右耳。
“嗯哈~嗯哈~”朱晓琪双手紧紧地抓住床单,不断地扭动着身动,发出呻吟声。
“嗞嗞嗞~”“嗯哈~嗯哈~” “嗞嗞嗞~”“嗯哈~嗯哈~” “嗞嗞嗞~”“嗯哈~嗯哈~” “嗞嗞嗞~”“嗯哈~嗯哈~”
不多时,整个房间里充斥着吮吸声和呻吟声。
江胜一直在用嘴巴让朱晓琪享受着,他的两只手一直在不停地搓揉着那对乳房。看着朱晓琪不停地在那里扭动着身子,双腿不时地夹紧摩擦着。他知道:朱晓琪的性欲已经上来了。想到这里,江胜便用抽回搓揉乳房的右手。一路向下,直接向着朱晓琪的睡裤而去。
“哗啦~”江胜感觉几乎是用尽吃奶地力气,一下子更将朱晓琪的睡裤连同黑色的蕾丝缕花半透明的内裤一起往下拉去。
“嗯~”朱晓琪只感觉到下身一凉,自然知道下半身已经失守。一面娇嗔着,一面配合着将睡裤和内裤一起脱了干净。
这时,那如小山丘一般的阴阜便出露了出来。乌黑而茂密的阴毛,成梯字型往自上而下覆盖在隆起的阴阜上。在阴阜的尽头,一条细缝在阴毛中若隐若现的往下延伸着。再往下,便是给男人带给无尽快乐的神秘花园。不过此时,朱晓琪修长的双腿还紧紧地合拢着,并不能看到双腿间的小穴模样。不过,这样却给能带给人一种神秘感和热血沸腾的幻想。
等到朱晓琪的裤子被脱了下来,江胜抽回脱裤子的双手,继续放在乳房上不停地搓揉着。而舌头却一路向下,沿着双乳的中间慢慢向下舔拭着亲吻着。越过平坦的小腹,扫过敏感的肚脐。很快便来到了阴阜边缘,向阴毛处接近中。
“嗯嗯嗯~”朱晓琪被江胜吻得全身颤抖,身体被一阵阵的酸痒和酥麻感笼罩着。原本抓紧床单的双手变成投降状,无力地在哪里呻吟着。
在雪白肌肤上,乌黑的阴毛显得十分耀眼。江胜就像一个在沙漠饥渴的旅客,忽然看到绿洲清泉一般。将头向阴阜处猛扎去,然后对着阴毛一通的乱亲。惹得朱晓琪又是一阵乱扭,双腿也略微打开来。
江胜正在阴阜上奋力亲吻着,忽然若有若无地闻到一股沐浴露中混合着淡淡尿骚味,同时又参杂着一种雌性特有的类似麝香的气味。他心里一喜,知道朱晓琪的神秘花园已经不远了。于是,稍稍移了一下身子。先轻轻地将朱晓琪的双腿分开,然后将自己的头埋入朱晓琪的双腿间。
随着朱晓琪的双腿被分开,深藏在双腿间的神秘花园便完全暴露了出来。在一团如脂的厚厚大阴唇中间,是一条从上直下而来的粉红色肉缝。虽然,朱晓琪已经动了情。但是,大阴唇却还没完全展开,看不到里面的小阴唇。当然,敏感的阴蒂也还包裹在阴蒂包皮中。不过,肉缝下的小穴口却已经微微张开。粉红色的小穴口处,已经渗出一些清水般的爱液。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江胜胡乱地在阴阜上亲吻一阵子,嘴里还会不时地还会吸到一两根阴毛,弄得他一阵尴尬。不过,随着双腿被打开。江胜便将搓揉乳房的右手抽了回来,小心冀冀地用食指和中指将阴蒂包皮分开。不多时,黄豆般大小的阴蒂便露了出来。并没有做多想,江胜便伸出舌头轻轻地向阴蒂扫拭而去。
“嗯哈~啊哈~”朱晓琪只感觉全身一震,仿佛如电击般的感觉涌上心头。下体传来一阵痒麻的感觉,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
“哧溜~哧溜~”江胜如同狗吃食般,发现吃面一样的声音。对着朱晓琪的阴蒂,一阵乱吸乱舔。
“啊哈~啊哈~”朱晓琪不由得双手再次抓住床单,下身传来的酥麻感让她意乱情迷。闭着双眼,双腿不停地伸直弯曲分开又合拢着。
“哧溜~哧溜~”江胜对朱晓琪的阴蒂不断地刺激着,同时,又用舌头顺着肉缝从上而下,一直到小穴口处不停地扫拭着。
“啊哈~嗯啊~”朱晓琪就如同案板上的鱼肉,任由江胜对自己的小穴来回刺激着。无力地躺在那里,发出忘神的呻吟声。
“哧溜~哧溜~”随着江胜不断的努力,原本紧闭如一线天的肉缝渐渐地分开来。粉嫩发光的阴蒂微微突出,突破了阴蒂包皮的包裹。而被包裹在大阴唇中,黑红色的海葵形状的两片小阴唇也露了出来。原本只是微微张开的小穴口,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水帘洞。不但可以看到里面粉嫩的嫩肉,还能看到从小穴里源源不断地流出透明的爱液。
江胜知道朱晓琪已经完全动情了,张开的小穴口已经为做爱做好了准备。但是,他并没有急着插入。虽然,下面的肉棒早已经坚硬如铁,马眼处也不时地分泌出爱液。江胜直起身子,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去。然后,转过身子将自己的肉棒放到朱晓琪的嘴边。自己则再次将头埋入朱晓琪的双腿间,两人变成了一个标准的“69”式。
(未完待续)
【下次更新时间暂定于2018年3月8日晚】
TOP Posted:2018-03-07 09:06 | 回樓主
一起快乐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238
威望: 24 點
金錢: 23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9-12


好刺激等待更新
TOP Posted:2018-03-07 13:54 | 回1樓
风之神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2010
威望: 203 點
金錢: 20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5-06-01


谢谢分享
TOP Posted:2018-03-07 14:59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