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圣女沉沦记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圣女沉沦记
硝烟8888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74
威望: 23 點
金錢: 80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3-30


圣女沉沦记



   
作者∶FEEL


    李丽薇愁眉深锁、失魂落魄地漫步在一条暗黑的巷道内。

    原本今晚可以快快乐乐地和男友游正德共度他二十五岁的生日的,没想到竟会落得如此收场。

    李丽薇是一个相当美丽迷人的女人,从高中时代便不乏男人的追求。

    游正德经过了长久的追求,终於击败众情敌,搏得美人的欢心。

    这三年来,两人的感情一直相当的稳定,但由於李丽薇还是有很多的追求者,游正德哪里放心得下?

    所以便说服了她,和他同居在一起,甚至也找到同一家公司工作。

    当然,这三年来,游正德常常向李丽薇提出性的需求,但李丽薇虽然不是个相当保守的人,却一直不愿让游正德突破最後一道防线。

    因为她始终认为能够在洞房花烛夜把处女之身献给老公,这样的献身才有意义。

    因此纵使游正德软硬兼施、死缠烂打,顶多也只能达到三垒打的境界。

    为此游正德对於李丽薇这种迂腐的观念,始终感到头痛。

    今天是游正德二十五岁的生日,游正德精心设计了一顿精致的烛光晚餐,俩人果然在花前月下,两情绻缱。

    游正德趁此良机,开始为李丽薇宽衣解带,希望今天晚上能够达成他生日的愿望。

    游正德一面深吻着李丽薇,一面脱去她套装的上衣,露出光滑白皙的肌肤。

    李丽薇「嘤咛」一声,深情地回吻着。

    游正德心花怒放,脱下了她的迷你裙和高跟鞋,李丽薇身上仅剩下胸罩和内裤了。

    游正德舔着李丽薇的耳朵,伸手解开了她的胸罩,露出了丰满圆润的乳房。

    李丽薇紧闭双眼,双手想要推开他,可是又受不了游正德的舔吻,游正德一边揉捏着她的乳房,一边开始拉下她的内裤。

    「啊┅」

    不要李丽薇低吟着。

    游正德不停地捻捏着她的乳头,另一只手也开始抚摸着她的阴唇和阴核。

    「哦┅」

    李丽薇感到一股电流直冲脑际,不禁仰起头发出甜美的哼声。

    不多久,游正德感到李丽薇的阴户已经渐渐湿润了,於是他立刻拉下裤裆的拉链,掏出了硬梆梆的肉棒,龟头抵向她的阴户。

    李丽薇感到一阵错愕,急忙挣扎着身体,娇嚷着∶「正德!不要这样!不可以!」

    游正德箭在弦上,哪里肯停?

    急忙抱紧李丽薇赤裸的娇躯,在她耳边低声道∶「薇,给我吧!我保证绝对不会辜负你的!」

    龟头即刻向前压去。

    李丽薇惊叫一声∶「我不要嘛!」

    拼命挣扎想脱离他的怀抱,可是她越是挣扎,游正德就越加抱紧,龟头不顾一切地插进去。

    李丽薇尖叫一声,也不知从哪里生出的力气,双手用力把游正德推开,接着「啪」的一声巨响,赏了游正德好大一个耳光。

    游正德  着痛颊,悻悻地瞪着李丽薇。

    李丽薇身体缩在一起,怯怯地说∶「正德,不要这样子┅」

    游正德咬紧牙关,恨恨地说∶「今天是我的生日,难道都不能达成我的愿望吗?」

    李丽薇用手遮着乳房和下体,羞红着脸说∶「你是知道我的原则的,不是吗?」

    游正德生气地大吼∶「反正我一定会娶你的!干嘛一定要等到结婚那一天?简直是笑死人了!」

    李丽薇眼中泛着泪光说∶「对不起,这是我唯一的坚持,你如果爱我,就不要勉强我。好吗?」

    在一起三年了,却一直不能得到她的身体,游正德越想越气,大叫一声,立即反身夺门而出。

    此时李丽薇再也按耐不住,泪水终於溃决而出。

    已经三个小时了,游正德始终没有回来,李丽薇望着墙上的时钟。

    「半夜两点了,正德怎麽还不回来?」

    李丽薇越来越担心游正德的安危。

    犹豫了一下,於是披上了衣服出去。

    四处找寻了很久,依然找不到游正德。

    李丽薇心中十分焦虑,心中一直想着他有可能会去哪里,不知不觉走进了这条暗黑的巷道。

    突然间一双强壮的手臂从後面把李丽薇紧紧地抱住,李丽薇大吃一惊,全身拼命挣扎,却一点也动弹不得。

    想叫出声音,却又被後面那人  住嘴巴。

    只听到背後那男人淫猥地说∶「嘿┅大美人,我跟踪你好久了,你在找男人干你是吗?让我们来为你服务吧!保证干的你爽歪歪的┅」

    李丽薇惊恐到了极点,极力挣扎想摆脱纠缠。

    「你这个大美人的身体软绵绵的,而且香!」

    「嘿嘿┅让我看看你的鸡巴是不是想要了!」

    不知何时冒出了另一个男人,在李丽薇的前面蹲下撩起裙子。

    「啊!不要啊!」

    因为被男人抱紧又  住嘴巴,李丽薇只能扭动屁股挣扎。

    「哦,穿的是半透明的三角裤耶!鸡巴快看到了!」

    前面那男人从三角裤上抚摸花园,发出很大的声音。

    「快脱下三角裤吧!我想快一点干她!」

    背後那男人不断催促。

    前面那人淫笑一声,伸手拉到三角裤的蕾丝边。

    「不要!不要哇!」

    李丽薇心中呐喊着拼命挣扎。

    前面那人用力一扯,立即把三角裤撕裂开来。

    看到了黝黑的阴毛及粉红色的阴部,前面那男人不禁发出了淫猥的惊呼声。

    後面那男人也立即扯下了李丽薇的胸罩,粗野地揉捏着那一对丰满的乳房。

    李丽薇又羞又惊,尖声大叫。

    後面那人吓了一跳,立即又  住她的嘴巴,向前面那男人说∶「快!速战速决!」

    前面那男人一手抬起了她的左腿,另一手解开自己的裤裆,露出了粗红的肉棒。

    李丽薇吓得不断流泪,却又叫不出声,只能拼命挣扎。

    前面那男人用龟头抵住李丽薇的阴部,用力一挺。

    李丽薇只感到阴部一阵剧痛。

    前面那男人边抽插着,边喘气说∶「哇!好紧!从没干过这麽紧的女人,一定是处女错不了!」

    後面那男人一听,不禁大叫∶「什麽?处女?操你妈的!被你赚到了!」气不过,便又开始揉捏着她的乳房。

    李丽薇痛得快晕眩过去,但是那男人始终不停止他的动作,想要叫出声音,却觉得自己已经痛得没气力了。

    「哇!好爽!好爽!」

    那男人口中不断低嚷着,肉棒依然抽插不停。

    过没多久,那男人一声低吼,一阵阵的精液直喷入李丽薇的阴道里。

    後面那男人急着说∶「快换手!快换手!」

    前面那男人无力地抽出肉棒,看到李丽薇的阴部流着阴血,便说∶「这个女人果然是处女!」

    後面那男人一把将李丽薇推在地上,抱起她雪白的屁股,勃起已久的肉棒猛然从後面插进她的肉洞中。

    「啊!」

    李丽薇痛苦地叫了一声,整个脸埋在地上,赤裸裸的娇躯任由那男人为所欲为。

    前面那男人意犹未尽,抓住李丽薇的长发,一把将她的脸蛋拉起,淫笑着说∶「帮我舔一舔吧!」

    李丽薇痛苦地猛摇头,但那男人不知怜香惜玉,将她的嘴巴硬生生扳开来,刚射过精的肉棒又插入了她的口中。

    李丽薇前後都被插入肉棒,身心都觉得痛苦难当,全身被干得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无助地流着眼泪,任由两名恶徒的摆布。

    正当两名恶徒抽插得如痴如醉之时,突然有一个身影兀立在黑暗的巷道中,大叫∶「好啊!我是警察,我在这里等你们好久了!通通不许动!」

    那两个男人不由得大吃一惊,连裤子也来不及穿,连忙连滚带爬地逃之夭夭了。

    李丽薇赤裸着娇躯,横陈在这条黑暗的巷道内,伤心的泪水流个不停。

    一辈子守身如玉,没想到最後竟把贞操断送在这两个男人手中,早知如此,今晚把处女给男友不就得了?

    李丽薇越想越难过,终於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朦胧的泪眼中,只见一个女人的脸孔靠向自己,关心地问∶「小姐,你还好吗?」

    「我┅我┅」

    李丽薇抽搐着说不出话来。

    那个女人看一看李丽薇,叹说∶「好可惜,像你这麽标致的女人,就这样被两个臭男人  踏了,如果你想报警的话,我可以送你去。」

    李丽薇垂泪问说∶「你┅你不就是警察吗?」

    那女人哈哈笑说∶「我是警察?别逗了!我可是天生八字和警察相克呢!刚刚我自称是警察,是想吓跑那两个臭男人而已。」

    那女人看了李丽薇一眼,说∶「不然这样吧!你住哪里?我先送你回去好了。」

    李丽薇痛苦地点点头,那女人便脱下身上的外衣让她穿上,扶着李丽薇一步一步走回家。

    到了灯光稍亮的地方,李丽薇才看清楚那女人的样子。

    她是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泄了一头深褐色的头发,年纪大概比李丽薇大个几岁。

    最特别的是她化了一个相当妖艳的浓妆,一看便知道是一名风尘女子。

    李丽薇突然看到了她的妆扮,似乎有点愣住了,与她妖媚的目光相接,才又红着脸低下头去。

    那个女人哈哈笑着说∶「我知道你心里面在想什麽,你想,我是不是妓女,对不对?」

    「不!没有!」

    李丽薇拼命摇头否认。

    那女人笑着说∶「都脸红了还不承认?没关系啦!我本来就是个妓女。」

    「哦。」

    李丽薇心虚地应了一声。

    那女人说∶「像你这种正经的女人,可能瞧不起我们这种女人,不过呢,大家都是靠劳力来赚钱,我也不会觉得有什麽好丢脸的!」

    坦白说,李丽薇对这种风尘女子,一向没什麽好感,纵使这次被这种女人救了一次,但心中难免有些疙瘩,再加上自己被强奸了,心情难过之下,也就不想多说什麽话。

    那女人见李丽薇不想说话,低笑了一下,也就不再多说什麽话,默默地扶着李丽薇走着。

    好在李丽薇的家就在附近,没过多久便到了住处。

    那女人望了望房子的外观後,笑着说「送你到家罗!自己好好保重吧!」

    「谢谢你。」

    李丽薇低声着说。

    那女人说∶「别客气!都是女人嘛,本就该互相帮忙。」

    望了李丽薇一眼,说∶「我叫施窈窕,我想,像我这种女人,你大概也不会想认识吧?总之,後会『无』期吧!」

    说完,向李丽薇挥挥手潇洒地离开了。

    当游正德知道李丽薇被强奸了,不禁感到又惊又怒,本想报警处理,但想到可能会再受到二度伤害,终於还是忍住不打算报警。

    但这次的巨变,让两人的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尤其是李丽薇个性变得郁郁寡欢,眉头不时深锁,也变得十分沉默。

    原本无所不谈的一对情侣,也变得越来越沉寂,常常共处一室几个小时,却说不到几句话。

    游正德相当清楚,这是李丽薇的过渡时期,他也很想帮助她远离伤痛,但他纵使主动和李丽薇说话,她却常常用沉默或低泣来回应,日子久了以後,游正德也觉得快被李丽薇逼疯了。

    为了不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看到李丽薇的扑克脸,为了让自己有喘气的空间,游正德原本内勤的办公室工作,便请调担任外务员。

    李丽薇也明白游正德的用意,她也很希望能早日脱离阴霾,但一想到那天晚上的可怕遭遇,李丽薇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常常一个人暗自哭泣或发呆。

    事情已经过了三个月了,李丽薇始终无法脱离阴霾,而游正德担任外务的工作,似乎挺顺手的,几乎忙得一整天都不会进办公室,甚至都很晚才会回家,而那时李丽薇也常常在啜泣中睡着了。

    两人明明同居在一起,却似乎有好一段时间没有机会碰在一起了。

    这天,李丽薇心中感到格外地郁闷,好想找个人聊聊,却不知找谁才好,於是到了下午,便提早请了个假回家。

    才刚走到家门口,便看到门前除了游正德的鞋子外,还有一双亮红色的高跟鞋。

    「奇怪?这个时候,正德怎麽会在家?还有,这双高跟鞋是谁的?」

    李丽薇心中感到十分疑惑,便压低声音拿了钥匙开门进去。

    房门半掩,门内传出男子的呻吟声。

    李丽薇心中大疑,低声走了过去,由门缝朝房内一看,竟看到了一个令李丽薇气绝的画面。

    只看到床上有一对精赤条条的男女,男的坐在床上,让女的含着他高耸的肉棒,那女人卖力地吞吐着男人的龟头,不时娇媚地抬头看着那男人陶醉其中的表情。

    「怎┅怎麽会这样?」

    李丽薇看到了这一幕活色生香的画面,差一点要晕眩过去。

    那名男子不正是游正德吗?

    李丽薇的心情由惊恐转为愤怒,由愤怒又转为悲伤,想要冲上前去喝止,但两脚想走却似乎一步也走不动,张嘴想喊也喊不出声音。

    那女人舔肉棒舔得正过瘾,突然不经意地向门缝望过来,看到有个女人的身影,吃了一惊,这才停止了动作,随口叫了声∶「是谁在那边?」

    李丽薇吓了一跳,不假思索地立刻拔腿就跑。

    跑了好一阵子,越想越伤心,终於忍不住内心的伤痛,「哇」地一声痛哭了起来。

    一路上边跑边哭,也顾不得路人的侧目。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停止了脚步,但是泪水始终流个不停。

    突然间觉得好疲倦,好想好好地睡一觉,最好一睡不起,什麽事都可以忘记了。

    脱着疲惫的脚步,望着已渐西沉的夕阳,李丽薇虽然有家,却不敢也不愿回去。

    她不想再看到那一幕肮脏龌龊的画面,於是便走进了一家小旅社投宿了。

    在女服务生的带领下,她来到了一间小房间。

    将房间的门锁锁住,她将身上的外衣裙脱去时,想到几个小时前那一幕,心中悲痛之下,不禁又垂下泪来。

    在身心俱疲之下,没多久便不知不觉睡着了。

    可是没多久,她被隔壁房的说话声给吵醒了。

    这家旅社的房间是用木板隔间的,且顶上并未完全密封,所以只要隔壁有声响,另外两间就可以听到。

    李丽薇所住的这间是最後一间,谈话声是从前面的那一间所传来。

    「糟糕!警察怎麽突然来临检了?怎麽办?」

    一个女人惊恐的说话声。

    「什麽?警察来了?」

    男人也紧张了起来。

    「怎麽办?我又不能冲下楼去」女人焦急地说。

    「不能下楼,那只好到後面那间房间去躲一下!」

    男人说。

    李丽薇一听到是要到她这儿来避难,心中也急了起来。

    过不久,门外果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李丽薇犹豫片刻,终於还是去把门打开了。

    女人一闪就进了房间内,依靠在门边喘着气。

    「啊!你┅你是┅」

    施李丽薇一见到这个女人,立即认出她就是施窈窕。

    施窈窕惊魂未甫地望了李丽薇一眼,也认出了李丽薇∶「哦!原来是你!」

    从门上听到没有了脚步声,这才喘了一口气,说∶「看来这些吃饱没事干的警察离开了,好险好险!」

    望了李丽薇一眼,淡淡地说∶「这次谢谢你了!上次我救你一次,这次你救我一次,咱们谁也不欠谁罗!」

    说了声「拜拜」正要离开时,李丽薇突然说∶「施┅施┅嗯,施小姐┅」

    施窈窕微笑道∶「我叫『施窈窕』,你忘记了对不对?」

    李丽薇红着脸说∶「对不起,上次认识得太匆促了,有点记不住┅」

    施窈窕淡笑说∶「没关系,没人会想知道妓女叫什麽名字的。」

    李丽薇急着说∶「我没有那个意思!对不起!」

    施窈窕见李丽薇说话诚恳,便笑着说∶「好,我知道,我逗你的!这种小旅社常常暗藏春色,你是个正经的女人,小心别被误认是妓女了。拜拜!」

    李丽薇见施窈窕要开门出去,突然脱口说∶「你┅你陪我聊聊好不好?」

    若在平常,李丽薇是不可能会和风尘女子打交道的,但是现在却很渴望着找个人说说话。

    施窈窕微笑说∶「你看来心事重重的┅好吧!我陪你聊聊吧!」

    於是两人便相偕到附近一家咖啡厅去,才刚坐下,李丽薇便忍不住心中的苦闷,流着泪细细道着这几个月来的苦。

    施窈窕也是个称职的听众,专注地听着李丽薇的心事,并且给予适时的安慰和鼓励。

    李丽薇如同遇上了难得的知己,巨细靡遗地倾吐着女人的心事。

    讲到贞操被毁的事,更是泪如雨下。

    施窈窕温和地安慰着李丽薇,向空中叹了口气说∶「你知道我什麽时候毁了贞操吗?」

    李丽薇含着眼泪摇摇头。

    施窈窕黯然着说∶「十岁那年,我继父趁我老妈不在,把我强奸了。」

    「啊┅」

    李丽薇不禁轻叹一声。

    施窈窕说∶「後来,继父又强奸了我好几次,害得我根本就不敢回家,只好留落在外┅」

    「我本来想,只要我有一双手,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自立更生,没想到┅」

    「没想到,世界上的男人居然都那麽坏,我到一家公司去应徵,那里的老板见我年幼可欺,居然在饮料里放了安眠药,把我迷倒後强奸了我,又威胁我要当他的性奴隶,否则就要把我卖到泰国去卖淫,就这样,我当了他三年的性奴隶┅┅┅」

    「啊!真是太可恶了!」

    李丽薇为施窈窕的遭遇感到不平∶「当时你应该报警的┅」

    施窈窕苦笑着说∶「没用的!他有钱有势,警察都和他有挂勾!坦白说,那段时间我被好几个警察当玩物玩弄呢!」

    「哦!」

    李丽薇听到了这麽黑暗的一面,想到施窈窕当时所受的苦,忍不住垂下泪来∶「当时都没有人肯救你吗?」

    「救?哼!男人都把我当玩具玩弄我,怎会肯救我?我是被玩腻了,他们才放我自由的。」

    「真是太可怕了!」

    和施窈窕的遭遇比起来,李丽薇觉得自己的苦,根本就不算什麽了,她开始同情起施窈窕,关心地问∶「那後来呢?」

    「後来?」

    施窈窕苦笑着∶「我一个女孩子家,也没有一技之长,家也不敢回,唯一比较行的,就是这三年来学到取悦男人的性技巧,所以,只好当妓女了┅」

    「唉┅」

    李丽薇和施窈窕对望一眼,两人的心中都流露着相同的感慨。

    施窈窕笑着说∶「和你聊了这麽久,还不晓得你的芳名呢!」

    李丽薇说∶「啊!对不起,我叫『李丽薇』,你叫我小薇就可以了。」

    「小薇┅」

    施窈窕笑着说∶「很高兴和你聊天,都快三更半夜了,我送你回去吧!」

    李丽薇顿时转为愁容∶「我┅我还不想回去┅」

    施窈窕望了她一眼,说∶「好吧!不然到我家里坐坐如何?」

    李丽薇不禁高兴地点点头。

    於是两人结了帐,叫了辆计程车而去。

    施窈窕住在一栋大厦的十五楼,一间小套房装潢得很精致很漂亮。

    两人在咖啡厅聊开後,感情迅速地提升,洗过澡後便一起躺在床上聊个不停,一直到了即将天亮,两人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当李丽薇醒来时,已是下午两点多了,施窈窕不知去了哪里,只在梳妆台上贴了张纸条,上面写着∶

    「小薇∶

        见你睡得很熟,不好意思叫醒你。我出去工作了,浴室里有
新的牙刷毛巾让你使用,冰箱里的食物可微波来吃。如果觉得无聊的话,
柜子里有杂志和录影带让你打发时间,等我回来哦!

                                                窈窕姐    留」


    李丽薇会心地微微一笑,梳洗完毕後,便把冰箱中的餐食放入微波炉中,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转来转去没有一个好看的频道,便打开柜子想看看有什麽杂志或录影带。

    只见柜子里排了一整排没有标示片名的录影带,旁边也堆了一整叠杂志。

    李丽薇顺手拿出最上面的一本出来,竟看到封面上印有两个全身赤裸的金发美女吐舌接吻的煽情画面。

    李丽薇顿时双颊绯红∶「怎┅怎麽是这种杂志?」

    翻开杂志,只见里面尽是女人互相爱辅亲吻的色情画面,丰乳阴部,尽露无遗。

    李丽薇感到一阵燥热,又拿起另一本杂志翻阅,这次没有图片只有文字,但她一字一句详读,却发现尽是不堪入目的色情描述。

    李丽薇喘了一口大气,红着脸一本本地随意翻看,这才发现每一本都是色情杂志,尽是不堪入目的图片、写真、小说或漫画,看得李丽薇心头又羞又痒。

    「窈窕姐怎麽都看这种不营养的书呢?」

    把杂志放回原位,这时微波炉发出「铛」的一声,李丽薇取出食物,又拿出一卷录影带放入录影机中∶「看看有什麽好看的片子吧!」

    李丽薇坐在床上边吃边看,只见电视萤幕上,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正在帮一个男人口交,发出「啧啧」的声音。

    李丽薇「啊」地惊叫一声,口中的食物差点喷出。

    害羞地把视线再移到电视画面,这时这对男女已经全身脱光,打起肉搏战来了。

    女人如痴如醉地呻吟着,叫得李丽薇心里头痒痒的,觉得下体似乎流出了湿湿的黏液。

    李丽薇看了几分钟後,红着脸取出了录影带∶「怎麽都是色情的东西?」

    吞了吞口水,又看了看其他一整排的录影带∶「应该┅应该有比较正常的带子吧?」

    於是便又放入了第二卷录影带。

    果不其然,第二卷带子也是淫秽的内容,李丽薇陆续再放第三卷、第四卷┅

    施窈窕到了晚上十点多才回到家,用钥匙开门进去,便看到床上放了一堆或开或阖的色情杂志,而李丽薇全身赤裸,娇躯横陈,两手分别贴在自己的乳房及阴部上,一脸倦容地呼呼大睡。

    看到李丽薇雪白光滑的肌肤,修长匀称的双腿及体态撩人的睡姿,施窈窕吃吃笑着,关上门,立即脱下了全身的衣物,然後上床去轻轻移开她遮住阴部的手,双唇贴在她的大腿根上吻着湿湿的花瓣。

    施窈窕的舌头轻巧地卷舔着李丽薇的阴唇,没多久,李丽薇发出呻吟声後,渐渐睁开了双眼。

    施窈窕吃吃笑着把脸贴过来∶「让姐姐好好地爱你吧┅」把自己的嘴贴在李丽薇的嘴唇上。

    「啊┅窈窕姐,不可以这样┅」

    李丽薇闭着眼睛轻轻摇头。

    施窈窕一面抚摸李丽薇的乳房,又把她樱桃般的乳头含在嘴里。

    李丽薇的身体微微颤抖,从半启的嘴里发出甜美的哼声。

    「小薇┅舒服吗?」

    李丽薇轻轻点头,被同性爱抚,还是生平第一次。

    在色情杂志上看到同性恋的画面,心里就很难相信会有这种事情,没想到自己现在却正在进行同性恋。

    「啊┅啊┅唔┅」

    被舔到敏感的肉芽时,李丽薇的上半身用力向後挺,随着甜美的哼声,闭合的肉缝逐渐开启。

    「啊┅啊┅啊┅」

    施窈窕的舌头巧妙地从肉芽到肉缝来回爱抚几次後,李丽薇忍不住发出浪叫声。

    「小薇的这里太美了┅」

    每当施窈窕的舌头巧妙地活动时,李丽薇的乳房便随之起伏,发出啜泣般的声音。

    「小薇,我们一起来吧┅」

    施窈窕骑在李丽薇的脸上,采六九的姿势。

    「啊┅窈窕姐┅」

    李丽薇伸出舌头,在肉缝上爱抚。

    「啊┅啊┅啊┅」

    施窈窕仰起头,但立刻又用力吻就在眼前的湿淋淋的花瓣。

    两个人同时像着迷似地一味口交,把一切的不安和矜持完全抛诸脑後了。

    缠绵了许久,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施窈窕依然化着浓妆的脸蛋不断地摩擦着李丽薇的脸蛋。

    李丽薇在施窈窕的带领下,达到了三次的高潮,但心中却有着无比的不安。

    「窈┅窈窕姐,我们这种行为正常吗?」

    施窈窕爱抚着李丽薇的乳房,笑着说∶「在我看来,同性恋最正常不过了,只有女人和女人,才能真正的相亲相爱,男人只会欺负女人、玩弄女人罢了┅」

    「可是┅」

    李丽薇低声说∶「正德他一直对我很好的┅」

    施窈窕轻笑着说∶「对你好,却为什麽在你最低潮的时候,不愿陪你走过来?对你好,又为什麽要背着你和别的女人乱搞呢?男人啊,只要一把女人弄到手,原形就毕露了!」

    李丽薇听得心中一阵难过,忍不住又垂下泪来。

    施窈窕舔着李丽薇的泪水,低声说∶「小薇,你这就住下来吧!别再让那臭男人欺负你了┅」

    李丽薇犹豫着说∶「可是,正德他不会答应的。」

    施窈窕说∶「干麽要他同意?你不要再回去,他也找不到你的。」

    李丽薇摇头说∶「行不通的!我和他是在同一家公司工作,还是见得到面的!」

    施窈窕在她耳边低声说∶「别去工作了,你就乖乖留下来,让我养你吧!」

    李丽薇红着脸说∶「这┅这怎麽可能嘛!要人家不上班让你养?太荒谬了啦┅」

    施窈窕念头一转说∶「不然┅你跟我一起工作不就好了?」

    李丽薇一听,不禁跳了起来∶「不!我不可能做那种事的!打死也不干!」

    施窈窕说∶「我只是建议而已,你干麽那麽激动?原来┅你一直瞧不起我这个当妓女的女人!」

    李丽薇急着说∶「不!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我只是不想当妓女┅」说着不禁哭了起来。

    「好,乖!别哭了!这件事以後再说,反正你就先给我住下来就是了!」拉着李丽薇的手说∶「走!我们去洗澡吧!」

    两个女人便光着身体走进了浴室,过不久,便从浴室中传出了李丽薇的浪叫声┅
    於是,李丽薇就这样和施窈窕同居在一起,过着同性恋的生活。

    施窈窕为了要开发李丽薇的性观念,不但常常一起搞同性恋,又给她灌输了很多淫乱的思想。

    一开始施窈窕出去上班後,会要求李丽薇在家,仔细地阅读那些色情杂志和录影带,还要她从里面去学习性爱的技巧。

    李丽薇从杂志和录影带,以及施窈窕的教导之下,不但学到了很多同性恋的姿势和技巧,施窈窕更会戴上假阳具,要李丽薇学习如何帮男人口交及做爱的技巧。

    她又灌输李丽薇「和男人做爱是在玩弄男人、报复男人」的观念,完全推翻了李丽薇原来的贞操观。

    过了不久,施窈窕便开始每天为李丽薇化上妖艳淫靡的浓妆,然後带她一起去工作。

    每当她和嫖客做爱时,会要求她在一旁实际观摩学习如何「玩弄男人」。

    到了後来,她便开始要求李丽薇也得加入玩弄男人的行列。

    施窈窕会带领李丽薇,一起在公园里勾引高中生或业务员,舔他们的肉棒,吃下精液或把精液射在脸上,甚至让男人把勃起的肉棒插进肉洞中射进精液。

    施窈窕见李丽薇学习得差不多了,便要李丽薇开始自己应付男人。

    她要求李丽薇一定要化浓妆、穿着暴露去勾引好色的男人,无条件地让男人奸淫,藉以达到「玩弄男人」的目的。

    办完事後,施窈窕便会背着李丽薇,向这些男人索取交易费。

    由於李丽薇长得实在很漂亮,身材又棒,而且服务的品质又好,男人都很愿意在办完事後把钱给施窈窕,甚至会问施窈窕明天李丽薇会在哪里出没,然後再去奸淫李丽薇。

    施窈窕便靠着李丽薇的肉体,收取了白花花的钞票,而李丽薇也在施窈窕淫荡的性观念教导下,迷迷糊糊地当了妓女而不自知。

    有一天半夜,两个女人边在床上搞同性恋,边看新租来的色情录影带。

    施窈窕看到片中女主角同时被两个男人奸淫的画面,突发奇想说∶「小薇,看到没有?你也可以像她这样,一次玩两个男人啊!」

    正被施窈窕舔肉芽的李丽薇,呻吟说∶「不┅不要啦!人家不敢┅」

    施窈窕冷冷地说∶「越是不敢,就越要突破啊!而且你别忘了,你第一次的性经验,就是同时被两个男人奸淫啊!不是吗?」

    说到李丽薇的伤痛处,她不禁颤了一下。

    「在哪边跌倒的,就在哪边爬起来!去试试看!窈窕姐相信这次你一定能走出被强奸的阴霾的!」

    李丽薇根本没有反对的权利,施窈窕便开始帮李丽薇上妆。

    粉饼厚厚地抹在脸上,搽上红得发亮的唇膏,涂上深蓝色的眼影,十足的妖媚淫荡。

    再穿上完全透明的黑色胸罩、内裤和吊带袜,李丽薇简直就变成了一个淫荡的妓女。

    施窈窕很满意李丽薇这次的妆扮。

    在施窈窕的催促之下,李丽薇穿上了十分暴露的衣裙和高跟鞋,开始出去勾引男人。

    为了要李丽薇从跌倒中站起来,施窈窕要求她一定要去当初被强奸的地方寻找猎物。

    李丽薇来到了当初这条黑暗的巷道,心中还是有些许的恐惧∶「就是这里!改变了我一生的地方┅」

    犹豫了好一阵子,李丽薇还是决定走进了巷道之中。

    巷道内异常地安静,只听得到李丽薇高跟鞋踩在路上的声响。

    李丽薇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慢慢地走着。

    才刚走了几十公尺,只见前方出现了一个黑影∶「嘿嘿!好辣的女人啊!今天真是赚到了!」

    「嘿嘿┅今晚可以玩这个辣妹,真是太棒了!」

    李丽薇听到後面又传出另一个男人的说话声。

    两个男人,把李丽薇前後挡住了路,李丽薇心中虽然害怕,却也没有叫出声音。

    前面那男人说∶「虽然这里蛮暗的,但我可以看出你穿得有够淫荡,你是妓女吗?还是一个想要男人干你的小荡妇呢?」

    李丽薇虽然害怕,但还是低声说∶「我┅我不是妓女┅」

    「那麽┅你是想要男人干你的小荡妇罗?嘿嘿嘿┅」

    後面那个男人淫笑着。

    李丽薇面对两个色狼的言语挑逗,只能低头不语。

    两个男人见李丽薇对於自己的言词挑逗毫不抗拒,更是心花怒放,便开始大胆地去抚摸她的乳房和阴部。

    李丽薇低头咬着唇,忍受着两个男人在自己身上乱摸。

    男人见李丽薇毫不反抗,於是更加大胆地探入胸罩和内裤中揉捏着乳房和阴唇,并在李丽薇耳边说些猥亵的话。

    李丽薇在两个男人的猥亵之下,开始有了性感,并且发出呻吟声。

    这两个男人本想在暗巷中强奸李丽薇,但既然她如此乖巧合作,他们便决定到亮一点的巷口去,可以一边奸淫她,一边看她淫荡的模样。

    於是两个男人一左一右边扶着李丽薇走向巷口,边在她身上尽情地猥亵,并且强迫李丽薇和他们做淫秽的交谈。

    「同时玩弄你的阴唇和阴核,是不是很舒服?」

    「是┅是┅」

    「你是不是很想舔我们的龟头呢?」

    「我┅我很想┅」

    「那你会不会吃下我们的精液呢?」

    「我┅我会吃的┅」

    「吃?吃什麽?你要说出完整的话,否则我们可不给你哦!」

    「我┅我会吃下你们的精液的┅」

    「还要舔哪里?」

    「舔┅哦┅舔你们的龟头┅」

    就这样边逼李丽薇说出淫荡的话,边猥亵着她走到巷口。

    巷口有微光,两个男人看到李丽薇妖艳淫荡的化妆和性感暴露的穿着後,不觉惊叹。

    「哇!好淫荡的打扮!」

    「又骚又漂亮的女人┅真是赚到了!」

    「没错!以前在这里干到了一个处女,现在可以干到这种淫荡美女,都是赚到了!」

    两个男人七手八脚地脱下她的胸罩和内裤,只留下吊带袜,使她看起来更加淫荡,然後拼命地搓揉着她的乳房和挖弄湿淋淋的肉洞。

    李丽薇虽然正被猥亵着,但心中却十分震惊。

    因为她刚刚听到了他们说的一句话∶「以前在这里干到了一个处女」。

    李丽薇心中大为震惊∶「这两个男人┅原来当时强奸我、夺走我处女的,就是这两个男人┅」

    李丽薇开始挣扎了起来。

    但是李丽薇之前淫荡的行为,让两个男人以为李丽薇的挣扎只不过是在助性,於是更加兴奋地玩弄她的肉体,并且拼命地狂吻着她的嘴唇和脸蛋。

    李丽薇无法抗拒,也不能喊出声,全身又被猥亵快感连连之下,终於停止了反抗∶「哪边跌倒的,就从哪边站起来。」

    想通了这点,李丽薇便开始发出甜美的哼声,并且回吻男人的唇。

    两个男人立即脱下裤子,露出了高耸的肉棒。

    一人用龟头在她的花瓣上摩擦,另一人用肉棒拍打她化了妖艳浓妆的脸颊。

    「淫荡的母狗!这样给你摩擦很舒服吧?」

    龟头顺着花瓣上下移动。

    「啊┅啊┅好┅太好了┅」

    「小母狗,这个舒服的地方叫什麽?」

    「是阴户┅是我的阴户┅┅啊┅好┅」

    李丽薇不由得扭动屁股。

    「小母狗想要我的大鸡巴吗?」

    男人的声音因兴奋而沙哑。

    「想要┅想要你的阴茎┅」

    两人一人搓揉一个乳房∶「想要的话,就说∶『求求你快把大鸡巴插入我小母狗的阴户里吧!』

    「求求你们┅我快忍不住了┅」

    李丽薇说到这里,做一下深呼吸,以性感的声音哀求∶「求求你┅把你粗大的鸡巴插入我小母狗的阴户里吧!啊┅唔┅」

    「要插进去了!小母狗,我要插进去了┅」

    男人发出野兽般的吼声,肉棒插入李丽薇湿淋淋的阴户里。

    「啊┅啊┅啊┅好┅」

    在被插入的刹那,李丽薇觉得自己的性欲快速提升,虽然是短暂的瞬间,类似感动的心情掠过李丽薇的脑海中。

    「淫荡的小母狗!好好舔吧!」

    另一个男人抓住李丽薇的头发,拉起她化了浓妆的脸蛋,将阴茎插入李丽薇涂上妖艳唇膏的嘴里。

    「啊┅唔┅」

    李丽薇痛苦地发出声,但立刻张开嘴唇将肉棒含进去。

    「小母狗,这样被我们同时玩弄有什麽感觉呢?」

    那男人让李丽薇快速地吞吐着自己的肉棒。

    「唔┅┅唔┅唔┅」

    李丽薇的嘴快速动作。

    另一个男人吼叫着,粗暴地猛烈抽插。

    湿淋淋的黏膜缠绕在阴茎上,拔出插进、插进拔出,将李丽薇的性感逐渐推上绝顶。

    「啊┅啊┅」

    李丽薇淫荡地扭动着屁股,红唇和舌头也拼命地舔弄着另一根肉棒,强烈的快感使得李丽薇忍不住发出性感的啜泣声,尽情地发挥着和施窈窕学到的性爱技巧。

    「啊┅喔┅唔┅」

    後面那男人的屁股猛烈旋转,发出野兽般的吼叫声,精液向李丽薇的子宫喷射。

    「啊┅啊┅啊┅」

    甜美的快感从子宫传达脑顶,然後又折回子宫。

    「唔┅啊┅」

    李丽薇就这样不断地发出淫荡的啜泣声。

    「啊┅我也忍不住了!你的嘴要快一点!」

    听到前面那男人的命令,李丽薇加快吞吐的速度。

    「啊┅我要射了┅」

    前面男人仰起了上身,龟头喷出的精液在李丽薇的嘴里喷射出来後,又射向她浓妆的粉颊和额头上。

    两个男人看到精液在李丽薇脸上慢慢流动的淫荡模样,皆兴奋地要求李丽薇将龟头上残留的精液舔乾净。

    在微弱的灯光照射下,穿着吊带袜,化着浓妆,满脸精液的淫荡女人,正握住两人的肉棒,专心地舔着两人龟头上的精液吞下去。

    这时远远一个男人走来,看到巷口微光下这种场景,不禁失声说∶「啊!你们在干什麽?」

    李丽薇一听到说话声,心中突然大震了一下,急忙吐出口中的肉棒,叫着说∶「啊!是正德!是你吗?」

    那个男人听了,也大感震惊∶「这┅是小薇的声音┅小薇┅」

    游正德仔细一看,看到了两个男人和李丽薇的猥亵画面,大为抓狂,气得七窍冒烟∶「你┅你们敢欺负我的小薇?」

    不顾一切扑上前去和两个男人扭打在一起。

    李丽薇害怕地大叫∶「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来人啊┅」

    在警察局里,那两个男人被戴上了手铐,李丽薇和游正德在另一个房间中隔桌相对而坐,默默不语。

    警察经过仔细的调查,明白这两个男人是强奸李丽薇的嫌犯,也调查出李丽薇就是常在晚上打扮妖艳淫荡,勾引男人做爱的淫荡女人。

    也经过一些男性证人的指证,指出施窈窕就是收取和李丽薇做爱後交易费的女人。

    看着浓装艳抹的李丽薇,游正德痛苦地问∶「你┅你为什麽要作贱自己?你可知道,你失踪後,我快急死了!登报纸寻人广告、上网协寻,还报了警,都一直找不到你,我差点要自杀了!你知道吗?」

    李丽薇虽低着头,但还是冷冷地说∶「我失踪了,你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和别的女人亲热了,应该会更开心的,不是吗?」

    游正德皱眉说∶「你在胡说些什麽?你是我心中的唯一,我怎会找别的女人?」

    李丽薇「哼」的一声∶「别装了!我有看到,有一个女人在我们的房间里帮你口交的┅」

    游正德愣了一下,惭愧地说∶「对不起,是我不好。你不愿我碰你,我是男人,也会有性的需求的。那个女人是妓女,只不过是我单纯发泄性欲的对象而已。你失踪後我快急死了,根本不会有心情找妓女的。你看到的,是我唯一的一次!我发誓!」

    看到游正德坚定的表情,李丽薇知道他没有说谎,不禁伤心地垂下泪来。

    这时,警察带着施窈窕走了进来。

    李丽薇看到施窈窕,气愤地哭着∶「原来┅原来你一直把我当妓女、当你的摇钱树!我被你骗得好惨!喔┅」

    施窈窕说∶「小薇,你还不相信窈窕姐的为人吗?我绝对没把你当摇钱树!向奸淫你的男人收的钱,我都帮你存起来了,一毛钱也没花呢!」

    说完,从口袋中取出一本存款簿交给李丽薇。

    李丽薇看到存款簿上,的确是自己的名字,心中一软,又哭了出来。

    游正德恶狠狠地瞪着施窈窕,大吼∶「你这个可恶的女人!把我的小薇害成这样!我┅我真想打死你!」

    施窈窕不屑地白了游正德一眼∶「装模作样的臭男人!你才是害了小薇的人!小薇和我在一起,可比和你在一起快乐多了!」

    「你┅」

    游正德气得紧握双拳要揍人了。

    「喂!这里是警察局耶!都给我控制一点!」

    警察说∶「现在要问李小姐的口供了,其他人通通出去吧!」

    李丽薇微微抬起头,看着游正德和施窈窕走出去时的背影。

    离开警察局後,究竟是该重回游正德的怀抱,还是继续和施窈窕在一起呢?

    李丽薇不禁叹了一口气。

                                                            『全文完』

TOP Posted:2018-02-28 08:49 | 回樓主
tjyyt0404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264
威望: 27 點
金錢: 9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2-16


1024
TOP Posted:2018-02-28 11:12 | 回1樓
alexmahone


級別: 精靈王 ( 12 )
發帖: 24679
威望: 3346 點
金錢: 246 USD
貢獻: 8 點
註冊: 2013-03-03


謝謝分享
TOP Posted:2018-02-28 12:28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