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萌新保护协会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3708
威望: 341 點
金錢: 173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12-10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第一卷 犁田


第1章 嫂子寂寞了
  三月里一声惊雷,驱散了人们冬日的懒散,身上那种缱绻消失不见了。该出门打工的也得开始动身了,虽然老婆的身子刚刚搂热乎,那干涸的老井才被鼓捣的水汪汪的,但是该走还是得走。
  晚上八九点钟,本该是睡觉的时候了,但是刘刚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刘刚本来是这个山坳坳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走出去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别人看到的只是他脸上的风光。
  他们却不知道,刘刚上的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大学,在城里给别人扫垃圾人家都未必肯要。
  去年六月毕业之后,刘刚好不容易在一家公司找了份看门的工作。但是腊月里哥哥出了事,刘刚回来了一趟,再过去的时候,名额已经被其他人顶掉了!
  刘刚揣着几百块钱,在外面飘荡了一段时间,也没闯出个什么路子。刘刚倒是想要干点技术活,但是太高科技的东西刘刚又整不明白。
  刘刚后来想着去做销售,但是慢慢刘刚却是发现了,那些销售成绩好的,都是些年轻漂亮的姑娘。
  为啥?因为人家年轻姑娘有脸蛋,有身材。有大单业务的时候,都是这些漂亮姑娘和人家谈,差不多谈成了的时候,人家客户就会说要请业务员出去吃饭。
  吃完饭了,大家唱唱歌,娱乐娱乐,然后人家客户的自然就是要带着姑娘去开房。那些姑娘都是人精,开房可以,但是得要先把合同签了。这么一份合同下来,少说也有好几千块的提成。
  这么一个月睡他几觉,也有上万的收入了,这买卖,值当!而人家客户事情办好了,还可以免费睡人家姑娘,自然也是乐意。刘刚虽然长得长得清秀,但是出来办事的都是男人,哪个会找刘刚睡觉?
  好不容易有几个女老板看刘刚对了眼,但是最后,真正谈合同的时候,还是手下的男秘书来操办。不用说,单子自然又落入到那些漂亮姑娘的手里去了!
  刘刚看清楚城里这些行业的规则,拿了一个月保底的五百大洋,有些心灰意冷。与其在城里受那些高傲的客户的冷眼,受老板的欺压,还不如回老家种地实在!
  家里有哥哥留下的那一片桃树林,还有几亩旱田,若是搞点经济作物,一年的收入也是不少了!更重要的是家里还有一个漂亮嫂子,哥哥刚走,放嫂子一个人在家刘刚有些不放心。这是刘家的女人,刘刚可不能让人家捡了便宜!
  农村不都是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么,刘刚还在家的那几天,就有不少人上门来骚扰嫂子。所以刘刚在上个月又回到了村里。但是碍于面子,刘刚跟村里人说,只是回来办些事情,过两月又要走的!
  未来路究竟怎么走,刘刚现在还没想好,但是先把那桃子处理好了再说。哥哥大前年种的桃树,今年挂果相当不错!
  刘刚眯着眼睛在床上翻滚着,远的雷声轰轰轰的传来,八成是要下雨了。
  一道道闪电把屋子晃的比白天还亮,刘刚虽然是闭着眼睛,都感觉到一阵刺眼。脑袋里胡乱想着一些东西,睡倒是没睡着,却是憋出来了一泡尿意。
  本不想起床,但憋着实在难受,刘刚只好穿着大裤衩子从从东厢房里出来,准备去上厕所。
  虽然现在是21世纪了,但是刘刚家的房间还是按照老四合院修建的。外面一个大院墙,东边两间东厢房,中间是一个大客厅和厨房,西边原来是嫂子和哥的房间,只是现在哥走了,就只剩下嫂子一个人了。
  想到嫂子张瑶,刘刚心里就是一阵荡漾。刘刚是读过大学的人,城里的女人什么样的没见过?但是就是这个嫂子,身上却是有一种独特的韵味。
  刘刚出了自己的房间,朝着西厢房瞄了一眼,似乎又看到了嫂子那丰腴的奶子,挺翘的屁股,还有那玲珑的身段……
  之前哥哥没走之前还好,家里还有哥哥在。但自打去年腊月哥哥走了之后,家里就剩下刘刚和嫂子两人,小叔子和嫂子这样同处一屋,感觉总是怪怪的。
  刘刚也是二十几岁小伙,每天看着嫂子那前凸后翘的俊俏模样,晚上就只能躺在被窝里想象着嫂子白嫩的身躯,撸他几管。其实好多几次晚上,刘刚透过嫂子的窗户,看到嫂子投影在窗子上的玲珑身段,都是忍不住冲进去的,不过刘刚最终还是忍住了。
  虽然刘刚对嫂子有那方面的念想,但是刘刚心中还是很感激嫂子的。虽然嫂子跟着哥哥刘猛不到半年,但是把家里都是拾掇的整整齐齐。关键是哥哥都走了半年了,但是张瑶丝毫没说要离开这个家,依然辛勤的帮忙收拾着。
  刘刚的臭袜子,脏衣服,甚至连内裤,都是嫂子帮忙洗的。张瑶人又漂亮,又贤惠。十里八乡,没一个不说张瑶是好媳妇,可惜哥哥没这个在命享受了。
  这段日子,上门来试探嫂子口风的人可不再少数。但是无一例外,都被嫂子用大扫帚子赶出门去了。
  刘刚心里一边暗暗骂娘,不知道那个驴日的会把嫂子抢走。
  刚刚走到西厢房角落的厕所旁边,陡然听到西厢房中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啊……恩……哦……”
  咦?这是什么声音?
  刘刚二十多岁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这声音,怎么和岛国片段上的那种声音这么相似?
  “天啦,难道嫂子有别的男人了,两人是在房间里鼓捣那事?”
  刘刚心中猛然抽了一下,感觉像是被刀割了一样难受,嫂子怎么能这样了?
  “不对,不对,嫂子不是那种人,若是嫂子有那心思,那些上门的男人们,嫂子早就相中了一个了!”
  刘刚心中马上这样想到。
  但是从西厢房中,那种呻吟的声音更加的欢快了,“啊……再用力点……快……哦……”
  接连的叫唤声,让刘刚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尿尿也不尿了,将那驴玩意塞回到裤裆里,然后蹑手蹑脚的朝着西厢房窗口走去。
  刘刚要搞清楚,是哪个王八蛋,赶在自己眼皮子地下上了嫂子的床?老子非打断他第三条腿不可!
  天气已经有些炎热了,所以西厢房的窗子是半开半掩着的。刘刚在透过蒙着纱窗的窗口只看了一眼,眼睛顿时再也移动不开了。
  房间中有一张粉色的大床,那宽大的大床足够三四个人睡下,床边上床头灯还打开着。床上面有人,不过和刘刚想象不一样,床上只有一个人……
  在那张大床上,嫂子张瑶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身上本来盖着一条粉色的小毛毯的,但是随着嫂子在床上的扭动,那小毛毯早就是从身上滑落了一半。
  高耸的奶子,坚韧而挺拔,周围还有一圈粉嫩的红晕,白皙的脖颈,瓜子脸上布满了潮红,连嘴唇都有些发亮。
  平坦的小腹,洁白修长的玉腿相互交缠在一起,而嫂子的一只玉手正伸到自己的下体,在那来回摩挲着,有些弯曲的黑色毛发从嫂子纤细的手指中间冒出来几根……那桃花源口,甚至还有一些亮晶晶的液体在晶莹闪动着……
  每一次摩挲,嫂子嘴里都是忍不住呻吟一声……
  刘刚都看的呆住了,原来,嫂子这是寂寞了!
  刘刚出气越来越粗重,刘刚怕被嫂子发现了,连忙转过身背靠着墙,心中却是暗暗道,“也是啊,哥都走了半年多了,嫂子才二十出头,正是火气旺盛的时候,没有一个男人,怎么能行?”
  刘刚听着里面不断的呻吟声,心里忍不住有一阵悸动,而下面刚刚还和五指姑娘亲热过的小兄弟,再次开始抬头,顶的大裤衩子像是一顶小帐篷一样。听着里面不断的呻吟声,刘刚心中像是有一股火在燃烧。
  刘刚感觉到浑身都很是燥热,脑袋有些轰鸣,口干舌燥……刘刚转头向房间中看了一眼,这次看的真切,嫂子竟然将自己的手指伸到了那桃花源洞口中去了,正在来回的抽插……
  刘刚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现在刘刚多么想自己就是嫂子的那根手指啊!
  但是马上,刘刚就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刘刚啊刘刚,这是你嫂子啊,你亲哥的媳妇,你能上吗?”
  想到这,刘刚浑身就是一个机灵。
  不过听着里面不断放大的呻吟声,在刘刚的脑海中,另一个声音却是道,“亲哥怎么了,小叔子圆房,这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TOP Posted:2018-02-11 22:54 | 回樓主
萌新保护协会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3708
威望: 341 點
金錢: 173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12-10


第2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刘刚听见房间中的呻吟声突然小了不少,忍不住再次朝窗子里面看了看,但是这一看,刘刚顿时吓尿了。因为嫂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床了,将床上的毯子裹在身上,伸手捋了一下头发,眼睛朝着窗子这边看了几眼,在房间中踱步了一阵子,就准备去开门。
  刘刚看的很清楚,嫂子的嘴巴都是有些哆嗦,双腿紧紧的夹住,双脸涨得通红,似乎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一样。
  嫂子要开门……刘刚浑身一哆嗦,这尼玛,若是让嫂子知道我在窗子下面偷窥嫂子,那嫂子岂不是要怪死我啊。
  在嫂子还没出来之前,刘刚像是一只灵猫一样,飞速朝着自己院子中间的那棵大树后面躲去。
  刘刚估摸着嫂子这是要上厕所,自己等嫂子回房了,然后再行动。
  张瑶裹着毯子打开了自己的房门,夜风扑打在脸上,让张瑶稍微清醒了一点。三月的天,夜风还是有点寒冷的,张瑶的身子忍不住缩成了一团。刘刚看着嫂子那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想冲上前去一把将嫂子抱住。
  但是刘刚不敢,刘刚怕这样一来,嫂子不再住在家里了,那自己岂不是就见不到嫂子了?
  张瑶看着东厢房刘刚的房间,发呆了好一阵子。然后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快速朝着刘刚的房间那边走去!
  嫂子不是要上厕所,那这是要干什么?刘刚在大树后面,心中咯噔咯噔的直跳!
  其实,现在张瑶也是心中砰砰的直跳。刘猛已经走了半年多了,那是整整的两百天啊。没有男人的日子,对于张瑶来说,那就是一种煎熬。
  这半年来,上门来探风的,没有八十,也有一百了。其中不乏有些俊俏的儿郎,但是张瑶都是大扫帚把子把他们赶走了。那是因为,张瑶的心思早就拴在了小叔子身上。
  小叔子刘刚长得清秀,又是读过大学的人,身上自然有一种吸引人人的气质!自从刘猛走了之后,偌大的房子里,就只有两人住着,每次见到刘刚,张瑶的一颗心,都是砰砰的乱跳,张瑶生怕有一天,自己的那小心肝,会直接蹦到刘刚的面前。
  张瑶不是那种风骚的女人,没那么大胆,但是张瑶也是做过很多暗示性的动作的。比如在家里一直都没穿内衣,还故意穿着那种比较透的衣服……
  张瑶注意到了,刘刚看到自己的身体的时候,那驴玩意,明显是翘了起来。但是自己这么多次,自己晚上睡觉都是故意不关房门,小叔子就是不往自己房间里钻。
  张瑶今天晚上学着电视里面那些女人自慰的方法试探了一下,脑海里想象着小叔子那牛一般的身体,有一些效果。
  但是将自己浑身的欲火惹出来了,却是灭不了了。天空正在打雷,所以借着这个机会,张瑶豁出去了!
  只是自己这样主动送上门,若是人家不要怎么办?自己岂不是太不要脸了,那以后还怎么在这里待下去!
  张瑶在刘刚的房间外面停留了好一阵子,双手搅着毛毯的边角,内心做着最后的挣扎。张瑶对自己的身子还是有信心了,这十里八乡的男人,哪一个见了自己都不流口水?
  自己实处浑身解数,也要肥水不流外人田!
  张瑶心里想着这些,脑海里就浮现了刘刚那清秀的脸庞,虎背熊腰的,干那事肯定特别凶猛。想到这里,张瑶心里就一阵火辣辣的。自己的下面,似乎都有流水顺着大腿趟了下来。
  张瑶平静了一下心情,然后轻声开口道,“刚子,睡着了吗?”
  刘刚根本不在房间里,当然是不会回应的。刘刚躲在大树后面,借着闪电的光芒看着嫂子苗条的身影,下面那驴玩意已经可耻的硬了,像钢筋一样都快要把那大裤衩子撑破了。
  “刚子,外面打雷,嫂子怕,我能过来和你一起睡么……”
  张瑶的声音像是猫咪一样温柔,听的人心都要化了。
  不过这话听在刘刚的耳朵里,却是轰隆一声,啥玩意,嫂子要和我一起睡?怕打雷……
  刘刚不是三岁小孩了,都这么大人了,嫂子说怕打雷,这借口找的有点太蹩脚了。不过嫂子的意思,刘刚怎么不明白?
  刘刚正在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和嫂子圆房,现在嫂子竟然也有这个意思,刘刚自然也就没有了这个顾忌。
  看着嫂子子还在门口轻声叫唤着,刘刚蹑手蹑脚的朝着嫂子走过去。因为有雷声的掩饰,直到刘刚走到张瑶后面了,张瑶还没发现。
  张瑶正准备伸手去推门,“刚子,我进来了哦!”
  但是张瑶话语刚刚落下,刘刚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张瑶,“嫂子,我在这里了!”
  刘刚的那根肉棒不自觉地硬了起来,顶在张瑶圆润的丰臀上。
  “啊!”
  被刘刚一根巨物顶住,张瑶轻声惊叫了一声,两腿夹得更紧了,刘刚的巨物和她只隔着两层薄布,在她两腿间来回摩擦着。夏天本就燥热,抵在两腿间巨物的热量几乎让张瑶全身都燃烧起来,久未云雨的少妇口中忍不住又轻声叫唤了两声。
  张瑶刚刚惊叫一声,不过很快从声音中辨别出了后面是刘刚,所以身体自然就停止了挣扎,“刚子,你怎么不在房间里!”
  “嘿嘿,我刚才起床小解,然后就看到嫂子在房间外面敲门……”
  刘刚笑的有些憨厚,但是从后面搂着张瑶的小蛮腰大手却是一点都不老实,隔着一床薄薄的毛毯,很自然的抚摸到张瑶的两个大奶子,仿佛那本来就是自己的一样。
  张瑶被刘刚这样一摸一抓,浑身都是要瘫软了似的,今天过来找小叔子,本来就是有这个意思的,但是真的被刘刚这样搂着。张瑶感觉都是要羞死了,“刚子,快松开,不要这样!”
  张瑶说着开始在刘刚的怀里挣扎着,但是那模样,顶多算是半推半就。若是刘刚之前没有看到嫂子那个模样,刘刚可能还真会放手。但是现在……看着怀中娇嫩的嫂子,刘刚怎么也不可能放手!
  “刚才不是嫂子说的要和我一起睡么?”
  刘刚脖子稍微朝前面凑了一下,热气扑打在嫂子的脖子上,张瑶全身都软了。
  “啊,羞死人了,这不是我说的……我……我回房间里去了……”
  张瑶说着双手扯着毛毯,就作势要朝着自己房间中走去。
TOP Posted:2018-02-11 22:55 | 回1樓
萌新保护协会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3708
威望: 341 點
金錢: 173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12-10


第3章 抱紧嫂子
  刚才刘刚从后面搂着张瑶,那驴玩意恰好是顶在屁张瑶股下面,那硬邦邦的感觉,让张瑶都是脸红耳赤的,那桃花源处早就是一片泥泞。
  “嘿嘿,他们不都说吗,肥水不流外人田,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刘刚说着一把将张瑶扛起来,推开门冲进自己的房间。
  “刚子,不要……啊……”
  张瑶小心的挣扎着,但是刘刚那么大的力气,张瑶怎么可能挣脱的了?更何况,张瑶根本没打算挣脱!
  张瑶根本不知道,自己先前的自慰的丑态全部被刘刚看了眼里。刘刚笑着把张瑶扔在了床上,急不可耐的把自己的大裤衩一把扯掉,纵身向张瑶扑过去。
  张瑶身上的那毛毯,在进门的时候,就已经被刘刚扯掉了。现在张瑶身上是一丝不挂,雪白的身子全部展现在刘刚面前。而刘刚为了更好的欣赏嫂子的娇躯,还专门把房间的白炽灯打开。
  以前,因为哥哥还在,所以刘刚只能偷偷的透过嫂子的领口看着那两只大白兔,不过现在,刘刚倒是可以肆无忌惮的欣赏了。
  看着那两个高耸的奶子,刘刚一只手抓住了其中一个,而嘴巴则是含住了另外一个。刘刚的嘴里含糊不清的道,“嫂子,你真美!”
  张瑶先前的那一把火,本来就已经把自己烧到了极点。现在,从刘刚身上扑面而来的这种男性气息,就如火上浇油一样,张瑶感觉自己现在都是像要爆炸了一样。
  张瑶很饥渴,双腿都是不由自主的张开了,露出了双腿之间的那一丛毛发,泛滥着亮晶晶的洪水……但是在张瑶的思想深处,又觉得这样似乎有点对不起刘猛。不过,最终,张瑶思想深处的的欲望战胜了理智。
  “刚子……快,给我……”
  张瑶双手搂着刘刚的脑袋,十指深深的插入到刘刚浓密的头发中,弓着身子,红唇小嘴不断的在刘刚的脑袋上,脸颊上到处亲吻着。而两只小腿,则是缠着刘刚的腰身,想要将刘刚拉扯到自己的蜘蛛洞中来!
  刚才张瑶还在欲拒还迎,但是这一转眼,张瑶就变成了床上的荡妇。
  刘刚俯身在张瑶的身上,大手和嘴巴都是没有停下,好好享受着身下的娇躯。
  其实刘刚是有些紧张的,在大学的时候,刘刚有过一个女朋友,但是刘刚却是蠢蛋,两人在一起两年,都只是牵牵手,亲亲嘴,根本没有到最后一步。
  所以面对嫂子,这是刘刚的第一次。刘刚有些期待,但更多的是紧张。
  刘刚的那驴玩意在张瑶的桃花源动口徘徊了好几次,迟迟没有找到那入口。刘刚大手来回的在嫂子的那地方摸了好几把,那都是洪水泛滥了。
  刘刚很急,嫂子却是更急。““刚子,抱紧嫂子!”
  张瑶被刘刚这样来回的抚摸了几把,都是快要到一个小高峰了。自己那样抚摸和男人的抚摸,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刘刚很听话的搂住了张瑶娇躯,两人的身体契合的更加紧密了,刘刚的腰身都是耸动了几下,但是还是没有找对地方。
  张瑶终于是感觉到了刘刚的不对劲,“刚子,这是第一次?”
  刘刚有些羞涩,但是还是点点头,“嗯!”
  张瑶听到刘刚的话,浑身更是来劲了,搂着刘刚的小手伸到刘刚的下面,一把抓住刘刚的那个驴玩意,“不怕,嫂子教你……”
  张瑶捏着刘刚的那个粗玩意,在自己下身鼓捣了好一阵子,那种摩擦的感觉都是让张瑶呻吟了好多次了。
  本来已为人妇了,下面那玩意应该是比较松弛的。但是张瑶跟刘猛在一起还不到半年,这后面又是半年没有男人了,所以下面就格外的紧凑。
  张瑶鼓捣了好半天,才将刘刚的那驴玩意塞进去了半头。““刚子,好了……啊……快,干我……”
  张瑶搂着刘刚的腰身,有些羞涩的道。
  刘刚有些恼火自己连干女人都不会,所以张瑶说好了的时候,刘刚立马猛然一挺腰身,顿时,自己那个驴玩意刺啦一声钻进了一个湿润的洞口,马上被一个紧凑的洞口包裹了,还有一丝温热。
  那种爽快的感觉从头皮传递到脚板心,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刘刚感觉全身都是酥麻了。
  尝到了禁果的快乐,刘刚立马欢快的运动起来。
  为了方便刘刚的运动,张瑶将半边白花花的大腿都是翘了起来,“刚子,再猛烈些……啊……对,就是这样……”
  刚才是刘刚还有些不上道,但是越到后来,刘刚就越发灵活了,整个身体也是朝着嫂子身上压下去。刘刚在电视上看到的都是这样,男人压在女人身上!
  但是刘刚还是担心自己把嫂压痛了,“嫂子,压疼你了么?”
  刘刚一边耸动着腰身,一边搂着张瑶道。
  张瑶正在爽快处,听到刘刚这句话,忍不住笑骂道,“你见过哪个大块子石头压死过螃蟹的?”
  刘刚得令,再次卖力的冲击起来,每一次冲击都是撞击到张瑶的灵魂深处,直达那花蕊深处。
  刘刚动弹了还没两分钟,张瑶就在下面欢快的叫唤起来,这倒不是装的。她那地旱了这么久,突然来了一场甘露,张瑶能不爽吗?而且,刘刚的身体壮的像头牛一样,张瑶之前跟刘猛弄得时候也没这么爽过!
  “刚子,再快点,啊,对……”
  张瑶双手胡乱的在刘刚的身上抚摸着,嘴里迷糊着对刘刚道。
  刘刚现在也算是明白了,女人那玩意,就算自己多卖力的去鼓捣,那是弄不坏的。相反,你越是卖力,女人就越是爽快。
  刘刚快速的冲击了几下,好几次都是感觉到从脊背上有一股快感从头而下,汇聚到驴玩意那里,似乎是想要冲破军门。
  这一点,刘刚还是知道,这是要泄的感觉。所以每次有这样的感觉的时候,刘刚就暂时停止了冲击,控制住自己的精关。
  “啊,刚子,我要来了,啊……哦……”
  刘刚坚持着再次冲击了几次之后,身下的嫂子开始欢快的叫唤到。
  同时,刘刚也是感受到了,自己的驴玩意似乎是被一个夹子夹住了,一松一紧,一松一紧……然后,一股热流从花蕊深处喷涌而出,浇淋在刘刚的那驴玩意头上。
  刘刚何时感受过这样的快感,浑身一机灵,那种爽快的感觉再次从头皮,脊背上传来来……这次,刘刚倒是没有憋着了,体内的精华像是绝提的洪水一样,朝着嫂子的花蕊深处倾泄而去……
TOP Posted:2018-02-11 22:55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