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转载]等酒香醇, 等你弹一曲古筝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转载]等酒香醇, 等你弹一曲古筝
icy_land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329
威望: 38 點
金錢: 31 USD
貢獻: 7 點
註冊: 2015-06-19


[转载]等酒香醇, 等你弹一曲古筝



本帖被 Diss 從 技術討論區 移動到本區(2018-02-09)
等酒香醇, 等你弹一曲古筝
  如果有人问我, 世界上最慈悲和最凶恶的分别是什么? 我会说, 是同一样东西, 叫做时间. 它温柔流淌, 慈眉善目地给予一切; 它汹涌无阻, 冷眼旁观地剥夺所有. 我们每个人都在它的版图内成长和老去, 无法超越一丝一毫. 因为它, 才有了昙花一现和涅槃永恒. 当时间指向2015年11月10日, 晚上22点43分, 我正在面对屏幕敲击键盘, 回忆着和你们的文字, 而此时的你们在干什么? 在灯光下伏案皱着眉批阅着试卷? 在镜前洗去一天的倦尘准备进入梦乡? 还是正和另一个男人, 在床边尽享着耳鬓厮磨的欢愉? 时隔七年, 和你们的记忆也已碎裂, 但当我回溯到故事发生的当天, 仔细拼凑, 才发现它依然完好。
  那是2006年8月的一天下午, 西部素有天府中心之称的城市, 天气并没有往年那么炎热. 我独自漫步在生活了六年多的校园. 尽管所谓的国内大学排行榜上, 母校从来就进不了前十, 但这并不妨碍我对这座百年学府深深的留恋, 尤其是自己即将离开这里, 前往广州开始新的生活. 这个月份正值暑期, 学校里自然空荡荡的, 偶尔有几个不愿回家的学生, 背着书包懒洋洋的出来上自习. 校园里明媚清新的美, 似乎只是为我一个人呈现着. 走在湖边, 突然想起就在四年前, 自己和曾经的女友, 也在岸边相拥, 亲吻, 爱抚甚至…, 内心浮现出莫名的寂寞. 唉, 真是蹉跎的人生…。
  也不知道多久才从寂寞的情绪里平复了, 转身正准备离开, 突然有个熟悉的身影迎面而来, 大约1米65的身高, 步调轻盈, 玲珑有致, 淡黄色T恤腰线收得圆润紧致, 胸前两个小兔子, 随着步伐欢快的悦动着, 最吸引人的是一条低腰提臀的水洗蓝牛仔裤, 把原本丰满上翘的屁股修饰得更有味道, 修长的大腿把裤管稍稍绷紧, 让人禁不住遐想内裤的颜色和质地, 是神秘黑色蕾丝边的t-back还是粉色少女系的贴身棉质panties?…,视线慢慢往上, 及肩秀发不算长, 但明显是精心打理过, 栗色微卷, 光泽和层次感都有种赏心悦目的性感….。
  “秦朗, 你怎么还在学校呢?”, 一声甜润的招呼, 把我从片刻的愉悦中拉了出来, 定睛一看, 才发现这位原来是自己读研时的英文老师Elaine, 她在笑眯眯的望着我, 略带诧异.
  “哦, Elaine老师好, 我这不回来想跟学校告别么? 马上去广州工作了. 唉, 以后回来的机会就少了. ”我有些意外, 不知怎么回答, 只能讲实话。
  “我还在纳闷, 学校都没什么人, 谁在湖边感伤怀旧呢”, 她笑起来, 嘴角微翘, 粉唇皓齿显得有些俏皮可爱。
  “嘿嘿, 哪有, 的确是很怀念这里的一切. 还记得研一时, 每天早上背诵你布置的短文复述作业, 就在这湖边呢”, 我有感而发的说,的确, 这片荷塘晨曦陪我度过了不少读诵英文的时光。
  “一晃离那时一年多了, 咱们也半年多没见了, 你们那一届男生英文好的真不多, 你算是难得的异类了, 离开学校后, 不许把英文丢了哈. ” Elaine半开玩笑的道。
  “恩, 一定的. 不为别的, 为了Elaine老师, 也要把英文活到老, 学到老, 哈哈”, 气氛慢慢打开, 我也随意了很多。
  回想起Elaine教我们的日子, 我其他的功课都一般般, 包括专业课, 但英文一直比较好, 艰难的考研复试时, 其他专业课都刚过线, 但英文口语免试和综合分全级第二, 让Elaine从一开始就对我印象良好. 研究生期间, 并没有英文课代表这种职务, 但我经常被Elaine“呼来唤去”地帮忙翻译文章, 组织活动等, 基本上算是她的小助手. 只是在我所在的理工科系, 大家普遍不重视英文, 而且从研二开始, 是出外实习找工作的时间, 所以和Elaine差不多断了联系有大半年. 没想到的是, 半年没见, 她似乎变得更有女人味了, 笑容, 胸部, 腰肢, 还有那要人命的屁股…,一个活脱脱的****妇竟然是我以前关系最好的老师, 变化真有点大…,咦, 她的胸罩好像是半罩杯的那种, 后面的栓扣会不会很紧?…..天啊, 我在想什么?!一不注意思路跑偏了, 赶紧拉回来。
  “秦朗, 太久没见了, 跟我一起去逛逛生鲜集市吧, 你姐夫昨天出差回来, 太累了, 睡了一天, 我买些海鲜给他补补. ”她说的很自然, 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但听到“姐夫”这两个字, 我稍微觉得有些怔。
  “哈, 那我真以后就叫你Elaine姐和姐夫了. 也是, 老师的老公的确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我随口打了个哈哈回应道。
  “本来就是嘛, 一直把你当小弟弟看. 而且你出了学校, 我就不是你老师了, 叫姐姐姐夫才更恰当”, 她闪着眸子, 望着我说。
  “Elaine姐千万别这么说, 一日为师, 终生为师哈”, 我嘴里说着这么一句, 不知为什么这该死的大脑把“日”重复默念了好几遍。
  “那走吧, 顺便给我当壮劳力提东西, 哈哈”, 她一转身, 翘臀正面袭来, 我险些招架不住, 踉跄了几下, 也跟上她的脚步。
  就这样, 我们“师徒”二人边聊边走, 很快就到了集市。 说实话, 回忆当时的衣着打扮, 我始终觉得和她一起逛集市, 不太配搭, 近180的个子, 没什么赘肉, 相貌倒也算清秀俊朗。 但宽松短袖T, 半长七分裤, 外加沙滩凉鞋, 外加镜片后略带稚嫩的眼神…和这样一个曲线毕露, 保养甚好的少妇一起, 在别人眼里, 到底是什么感觉?虽然觉得别扭, 但很明显她有种磁场吸引着我。
  “管它呢, 我又没干什么, 再说, 马上也离开学校了”我鼓励自己, 稍微舒坦了一些, 集市买东西无非是询价, 还价, 选择, 过称外加结账走人。 原本枯燥无味的过程, 却因为和她一起, 有了些许莫名期待和甜蜜的成分。 她看到喜欢的东西, 会拿到我跟前, 微笑着问我的意见。 我其实哪有什么意见, 整个人都几乎淹没在她馥郁芬芳的“场”当中, 享受着略带眩晕的幸福, 只能勉强应和。 几轮逛下来, 眼看着两人手里就提上了几大袋生鲜和熟食。
  “秦朗, 我怎么觉得你懒洋洋的. 打起精神哦, 以后工作在职场可不是闹着玩的…”Elaine好像有点注意到我的不自然, 还以为我是懒虫病犯了。
  “哦哦, 呵呵, 这几天睡的太多了,以后工作可能没啥机会睡好觉, 再回四川, 估计你们会把我当成黑眼圈的熊猫了, 珍惜动物哦”, 我自嘲道, 自以为说了个好笑的俏皮话。
  “你看看你, 这么壮的一个小伙子, 没精打采的, 以后怎么谈女朋友”, 她说着, 轻锤了下我的胸部, 我顿觉得一阵酥麻。 “这样, 晚上跟我和姐夫一起吃饭吧。 朵朵回她外婆家了, 就我们三个”。 边说着, 她隆起的双峰也跟着上下伏动…,真想自己变成一条小溪, 徜徉流过险峰, 哪怕最后干涸枯死, 也心甘情愿。 三个? 如果是两个该多好…唉, 真是三人行必有我师啊, 三人行…, 我有点懵, 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 我就被拽着走了, 有点像她的一只大宠物, 乖乖地尾随在她身后。 Elaine的家不在老师们常住的校内, 而是在离学校步行6-8分钟的一个小区。 据她说, 里面的住户有老师, 但还是校外的偏多。进入小区后也不复杂, 两个人很快来到家门前,话说, 情节发展到这里, 我仍然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的冲动, 游离在紧张和对未知的懵懂之间。而Elaine则始终很自然地微笑盈盈, 似乎并没有不当的想法, 但又似乎已经阳谋在胸, 只等我进瓮入局。我发誓, 当时的自己, 心里起码说了一百个老天保佑但愿是后者. 而, 就在打开家门的那一刻, 我的欲望之门, 也被打开了…。
  映入眼帘的, 是极为简约的日式装修风格: 淡色滤波纹实木地板, 格珊式推拉门, 敦实圆润的家具和器皿, 貌似随意却十分爽目的插花点缀。 墙壁上除了几幅优雅而知性的挂画, 别无一物…这场景我看着眼熟, 相信各位朋友多少也熟悉。这和岛国爱情动作片人妻系列的布景陈列, 太像了…自己并非日本AV片的瘾君子, 但独爱人妻系列的片子: 真实, 有情景感, 带入力强…。
  “小秦来了? 快过来歇会. ” 说话的是“姐夫”, 第一次见面却已让人有温文尔雅的亲切感, 个头并不高, 身材微胖但绝不臃肿, 眉眼间透着书卷气, 明显也是知识分子的模样,我憨笑着回应, 把手里的东西撂在台面上。
  Elaine进门后, 当着我的面, 跟姐夫竟然亲热的抱了一个, 说, “老公, 今天买了好多东西, 给你补补。刚短信里告诉你了, 这是我最好的学生, 以后回学校就少了,请他来我们家吃饭”。
  “哈哈, 好啊, 房子小了点, 小秦你别介意啊,反正小孩子也不在家, 当是自己家就好,照旧, 我下厨露两手!” 姐夫边说着, 边转身进了厨房。
  Elaine这时也进了卧室换衣服, 我侧眼探去, 卧室主色调是鹅黄色, 温馨活力, 她掩着门但没关死, 也没开灯。房里窸窸窣窣作响, 是她褪去衣衫的声音, 老天啊, 一个火辣尤物就在咫尺之外的屋子轻解罗裳, 而一个欲念焚身的热血汉子, 不得不拘谨的正襟危坐。“操, 真他妈跟等待酷刑一样”, 我内心骂了一句, 但喉头的干燥和心跳的加快提醒着我, 自己分明是一个期待被刑罚满身的罪犯…,不久, Elaine换好衣服出来了, 她轻松的嘘了口气, 却把更大的“折磨”抛给了我: 贴身舒适的淡绿色丝质居家服, 可以透过窗外的光亮, 隐约窥见酮体的完美轮廓。 “若隐若现有时比赤裸相见的杀伤力要大很多”, 这句话我早有耳闻, 但直到那时才算领教其深度。 头发有些略带凌乱, 领口的扣钉不经意的打开着, 望着我的眼神很温润, 但似乎有些幽怨和渴望…. ,这些画面, 再次把我带回了人妻被众痴汉蹂躏前, 拼命挣扎的场景,可怜的我, 彻底的凌乱了。
  幸好她没有发现我的失态, 走过来说, “我去给你姐夫帮个手哈, 菜太多, 他一个人的话估计要到明天才吃的上饭了, 你先看看电视, 我们很快就搞定”, 说完, 一溜身也钻进厨房, 留下我不知所错的继续呆坐那里。
  话说我像个傻蛋一样坐了快整个钟头. 在听见厨房乒乒砰砰的忙乎后, 盛满佳肴的碟碗一样样被Elaine端了出来, 姐夫接着出了厨房, 麻利地洗手解围裙, 大声招呼说开饭了。随后三人落座, 姐夫不知从哪里拿了一瓶红酒,就在他为我斟上的时候, 说了一句让我十分脸红的话, “小秦很帅啊, 怪不得Elaine这么喜欢你”。 我突然觉得有些难为情, 不知怎么接下茬, Elaine笑着抢过话头, “那当然啊, 我教的几个班, 男生里就秦朗英文好些, 都是一帮理工科男, 没救了”她开着玩笑, 轻松化解了尴尬。
  晚饭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除了Elaine几个偶尔的小片段让我禁不住“内心失态”之外, 整个过程还算相安和谐, 具体细节按下不表。吃完晚饭收拾打扫残局, 竟然也是姐夫一人包办, 令我从内心深深的敬佩这位好男人。 对家庭和妻子的大爱, 往往能让男人充满着无穷的魅力。
  入耳、入心….。
  然而, 自己显然低估了红酒的威力, 更低估了这威力带来的“凶险”。 三个人这顿饭竟然喝了近两瓶红酒! 怪不得我已眼神迷离, 思绪游散, 瘫坐在沙发上。 Elaine从洗手间出来后, 坐在了我身边, 两人身隔两寸有余, 却能真切的感受到彼此肌肤的温度, 我甚至能闻到她呵气如兰的味道…,自己本来被红酒发得通红的脸, 开始由红变烫, 嘴唇也变得干渴, 只能不停的用舌头来轻轻舔舐, 保持湿润…,视线渐渐模糊, 只听到电视里放着张信哲那首的<我是真的>, 他用迷人的声音, 直击自己濒临垮塌的心灵防线….。
  我转头看Elaine, 她似乎也陷入了某种暧昧难言的情愫中: 双眸闪烁, 脸颊绯红, 双唇微颤, 脖子上已渗出了细汗, 坚挺的双峰随着稍急的呼吸起伏着…,此刻对我来讲, 时间好像凝滞了, 忘了刹那, 也不记得永久…,下体倔强地膨胀和坚硬着, 让处在坐姿的我倍感压抑。 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 我微微转过身, 将自己的双唇贴在她滚烫的耳根, 温柔的亲吻. 用湿润的舌尖在她娇嫩的耳朵周围划着圈。出乎意料的是, Elaine似乎神色上并无意外, 慢慢闭着眼睛享受着, 呼吸越来越急促, 同时发出令人血脉喷张的微微呻吟, 而她的一只手, 也伸过来抚摸着我的脸, 胸…慢慢继续往下, 直到探到我早已高耸坚硬的阳物, 轻轻的揉搓着…,我的唇和舌攻占了耳朵以后, 顺着脖子也挥师直下, 隔着家居服, 开始品尝吮吸着她的乳房。
  只听她的喘气声越来越大, 竟然自己主动解下了纽扣! 我丢开了顾忌和羞涩, 甚至顾不得去欣赏它们的美, 把脸颊埋在两个丰满坚挺的乳房上, 肆情的舔吸着…。Elaine半躺在沙发上, 乳房袒露, 双腿越夹越紧, 甚至开始相互摩擦, 配上她娇憨的呻吟…这场景相信对于任何男人, 都有着致命的诱惑力。我越吻越觉得酒力散发, 越觉得全身汹涌澎湃. 索性站起身, 略带粗鲁地脱下她的家居裤, 从大腿一直吻到根部, 隔着她的三角内内, 用舌尖撩拨着***. 显然, 这招对她非常的受用, 之前轻轻的呻吟变成了畅快的呻叹,”啊….恩….”, 整个身躯也在不停扭动, 在微明的灯光和动人的歌曲环绕下, 散发着一种夺人魂魄的美。
  诸位看到此, 不知是否有跟我一样耳热心跳的感觉。 细心的朋友可能会提出尖锐的质疑: 之前忙前忙后的姐夫, 这段时间又在哪里?! 鉴于我本人不是一架录像机, 所以无法清晰的知道每一个细节。但我知道的,是我在爱抚Elaine下半身到不能自拔时, 姐夫突然悠悠地出现在了背后。各位请相信, 这种惊悚, 不亚于我看过的任何一部恐怖片。不夸张的说, 我的酒被吓醒了一大半, 接下来等待我的, 到底是什么? 一顿胖揍? 还是牢狱之灾? 完了, 我的人生…,而这一系列闪回式的心理剧烈波动, 其实只发生在那1秒之间。
  当我看到姐夫蹲下来, 边脱衣服, 边跟我一起亲吻爱抚Elaine时, 我彻底明白了接下来该做什么. 这部情欲大戏, 终于在忐忑和渴求的双重折磨后, 向我彻底展现了它的精彩剧情。 希区柯克曾经说过: “戏剧就是将生活中的枯燥遗忘”, 尽管是他的铁杆拥趸, 我却深信无论枯燥抑或精彩, 其实都是自己内心的刻画与描摹。完全投入的爱抚, 瞬间让我们三人大汗淋漓, 汗液, 唾液, 爱液…,交融在那二十平米见方的客厅。而此时在我的大脑里, 却是眼前香艳画面和以前课堂场景的猛烈激荡, 这种精彩与奇妙无法完全用言语来形容, 但却足够让人高潮迭荡, 无法自抑。
  我们从客厅转战卧室, 粉色壁灯让浪漫变得无可挑剔, 三个人在一张两米见宽的大床上, 肆意地享受着彼此的身体。经过充分爱抚后, Elaine的小内内早已透湿, 姐夫顺势脱下它, 提枪拔得头筹。而Elaine的嘴巴, 也已将我的玉茎紧紧含住, 口舌并作, 前后套弄, 一阵阵钻心酥麻快感瞬时传遍全身。此时的感觉, 恐怕只有林夕的那句歌词“世界将我包围”来确切形容…,这是我第一次, 和一个女人, 一对夫妻, 以这样一种方式来享受性爱的愉悦。斜望着那盏性感顽皮的粉色壁灯, 它仿佛也在用那柔和触肤的光芒, 为我们加油喝彩。
  大概200来个来回后, 姐夫大喝一声, 喷薄而出, 而Elaine好像并未到高潮。姐夫给我抛了个眼色, 示意我过来换位继续, 接着他躺在一旁, 拿相机帮我们拍照留念。 我当即会意, 戴套后帮Elaine换了个我熟悉的正向体位, 伴随她一声长吁, 长驱而入直顶花芯。从她的表情和呼吸频率来判断, 我的阳物尺寸可能比姐夫的稍大稍长, 而Elaine也在姐夫和我的联手冲击下, 慢慢向高潮接近, 连声叫喊, “keep on, just fuck me…”。 课堂上听了一年多的熟悉声音, 竟然在这个场景下, 从耳边想起, 实在让人有种“品读断代史, 穿越南北朝”的神游感。 约摸300回合不到, 我突觉剧烈的快感有如决堤一般涌向自己的阳物, 不由得加快了冲刺的速度。Elaine风骚诱人的身体也加快了频率, 一上一下的应和着我。顷刻间, 浓稠的精液愤怒地冲将出来, 而她也紧紧抱着我, 用那一声高亢的的嘶叫, 带出了她充分被滋润后的高潮…。
  从前戏到最后高潮, 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三人体力耗损大半。洗完澡偎依在床上看着电视, 而姐夫竟然鼾声渐起, 可能真的是出差太累了吧…,那一夜, 我没有离开, 现在回忆起来, 和Elaine应该是进行了三次, 前两次是和姐夫一起。最后一次是在沙发上单兵作战,有趣的是, 前两次联手本人都非常持久, 而一个人时, 时间要短一些. 也许, 这正是”团队合作”的优势所在吧,后两次的具体情节, 这里不打算冗述, 一来有不少重复的桥段, 二来文章字数已经很多了, 还是留点想象空间给大家吧。
  已经记不清第二天早晨是如何跟他们告别的, 只记得出门时天已大亮, 然而周遭的空气中漂浮着薄薄的一层雾, 湿润甚至竟然有些清冷。快意过后的倦乏填满了整个身躯,我抬起头, 看了看四楼那扇垂帘遮蔽的窗户, 仿佛看到她窈窕柔美的身影也正在帘后。是在凝视目送我的离去么? 还是和我一样, 虽已从魅魇中醒来, 却仍沉浸在恍如隔世的迷迭情欲中无法自拔?是梦醒的时候了, 世外桃源的夺目、奇艳旅途的瑰丽, 总无法取代那看似平淡却能清凉回甘的生活。 我深吸了口气, 迈开脚步迎着晨雾, 就像一只即将归巢的倦鸟, 飞向那个叫家的地方…。
  九年, 一转眼永远地流逝了. 而此时, 我的思绪犹如巧匠之手, 穿越时间将原本被冲刷风化的记忆残片, 重新擦拭拼接, 用尽全力试图还原那份美好…,不知何时, 方文山那首催人肝胆的<烟花易冷>, 悠然地飘进来… “等酒香醇, 等你弹一曲古筝”…在与七年前同样的朗月星空下, 格外回肠。
TOP Posted:2018-02-09 11:11 | 回樓主
炉石传说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959
威望: 97 點
金錢: 113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4-09-08


1024
TOP Posted:2018-02-09 12:24 | 回1樓
螃蟹横推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596
威望: 60 點
金錢: 62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5-10-22


1024
TOP Posted:2018-02-09 12:33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