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磨人的酒店熟女老板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磨人的酒店熟女老板
土河车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3
威望: 3 點
金錢: 22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1-07


磨人的酒店熟女老板



我叫风延,男。
来自南方的一个小城市。
如果用两个字来个自我介绍的话,就是“一般”。
一般的样貌,一般的身高,一般的家境,一般的能力,在一个一般的大学学了几年的一般的设计。

或许是一般太久了,毕业后,我想让自己变得不一般,于是狠下心独自来到一个不一般的城市——燕京。不过来了后的第一个星期我就开始怀疑人生了。一个什么都一般的大学生去面试,结果可想而知。

后来在快走投无路的时候,郊区的一家酒店录取了我。现在在里面做着平面设计同时兼着策划、活动执行等一系列乱七八糟的职务。
老板姓杨,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熟女。离异。从小家境优沃,保养的好,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模样。

然而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我心情是非常失望的,原本听说是一名女老板还想着有眼福了。结果一看,是一个圆脸短发熟女。穿着一身干练的西装,丝毫没有一丝女人味。带着一脸老一辈商人驺媚的笑容。不过再怎么不喜欢,好歹也是一份工作啊!

由于职位的关系,虽然进企业时间短,确实接触老板最多的人。相处久了发现,现在的这个老板除了没有女人味,还非常任性,不讲道理。经常不顾员工感受,随意更改活动方案,打乱既定计划,出了问题还得我们背锅。很多时候为了满足她一时兴起的想法,我们不得不加班到凌晨。所以平时我当面喊她杨总,背地里叫她老女人。

这次,酒店要举办一个婚博会,按照她以往喜欢乱搀和的尿性,果然,在活动开始前三天,她又出幺蛾子了。唉,又是几天昏天黑地的加班。

“你这没人要的老太婆......自私、自大、不讲道理,怪不得你老公不要你了!你是太饥渴了所以才这么变态虐待员工的吧。”我内心一边咒骂着,一边默默的更改着方案。

踢踏~踢踏~踢踏~远处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在这空无一人的办公室走廊显得特别的清晰?

“嗯?现在已经十点半了,照理说酒店里应该没人了呀?”我疑惑道

“呀!小延,你在干活啊!”推门进来发现,居然是老女人。这老太婆平时不早就回去看她的苦情连续剧了吗?

“啊!杨总啊,我这边这不在修改方案呢嘛!后天就要活动了,今天一定要弄好的。”说着我故意把做了一半的方案点开来想让她看一下。谁知她倒好看都不看,就直接找一沙发一屁股坐下了。

不对,闻着她这一身的酒味,她这是喝了酒没法开车回去了?今晚不会呆这儿一晚上吧?于是我弱弱的问道“杨总,您怎么今儿个还在公司呢?”

“唉,别提了,今天和几个衙门领导喝酒了,没法开车回家!倒霉的是,这破地方,连车都打不到。”她瘫坐在沙发上,大着舌头说道。-

“啊?那您今晚就待这儿一晚上啊?”我有点心虚的问道。

在老板办公室的隔壁隔出了个小房间,原本是她住的,说是要为了酒店,为了员工而通宵努力才特意弄出个房间的。结果,她就第一天晚上住了一次,之后就没住过。不过这倒是便宜了我,很多时候我加班到很晚,没有车回去的时候,基本上就在那间房睡了。刚开始偷偷的睡,后来无意间被她发现了,她也没说啥,就当默认了。后来我就干脆把我那在燕京四环的地下室给退了,直接搬到这儿来住了。男孩子嘛,生活简单,走到哪儿,一个包就能解决。这样我每个月除去开销,还能存个2000左右。

“对啊,不在这边待着,难道去外面待着吗?外面零下六度耶!”她含糊不清的回道

“那您这大晚上的睡哪儿啊?”我故作惊讶的问道。但心中不由打起鼓了,她这很有可能要住我现在住的那间啊。这我是该让还是不该让啊。在办公室待一晚上那可真是不好受啊。

“喏~”她指了指我那间房间说道“咱们不是有房间的嘛!我今晚就在房间里凑合了。”

“不是,您这住那间了,我住哪儿呢?咱这边就一个小房间,而且就一张床。”我有点不甘的提出抗议。

“嘿,我说,这酒店是我的,我爱住哪儿就住哪儿,那间房也是我的。让你住两天还真以为那间房是给你的啦?”老女人被我刚刚那么一怼,火气上来了,。

“可是咱这办公室也没暖气啥的,我这一晚上....”这一刻,我感到了一种寄人篱下的委屈。她说的也没错,整个酒店都是她的。刚下说出的后半句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那今晚我就在办公室凑合一晚上吧,反正我方案还没写完。”我装作没事的说道。

“哼,这还差不多!”听到我屈服了,老女人得意的说道。

“那个小延,来,扶我去房间,我现在酒劲上来了,有点站不稳”说着她抬了下她的大屁股,想要站起来,但一个踉跄又坐了下去。

今天她为了见衙门的那帮领导,难得穿了一件开襟的衣服,这一跌下去,衣领处春光乍现,两大团白花花的肉像两只调皮的大白兔,嗖的~一下冒了出来,又嗖的~缩了回去。

看到这一幕,我眼神不由的盯着她的胸口看着的入神。

“小延,你他妈的发什么楞啊!跟你说话你他妈的听见没!”她见我没动静,刚压下去的火气又冒了出来。

被她这么一骂,我回过神来,心想着,我这是太久没有碰女人了嘛!对这样一个可恶的老女人居然也有感觉。真他妈是什么品位啊。我内心不由狠狠骂了自己一顿。

然后走过去,一手拉着她的手,一手从她背后伸过去,搂住她将她拖起来。别看她这平时凶巴巴的,气场超大。也就一百斤出头点,我这轻轻松松就把她给搀起来了。可这刚搀起来,她脚下一软,眼看就要摔下去时,我伸手一把把她搂进怀中。她醉的就如同一团烂泥一般依靠在我怀里,全靠我支撑着。不过我这手上的触感却似乎有点异常的柔软,我下意识的抓了一下。

“嗯~”一声娇喘,从她嘴里带着酒气喷在我脸上。

此时我才反应过来,我去,我他妈刚刚匆忙间居然一把抓到了她的奶子。我居然抓了我们老板的胸啊!她不会告我性骚扰,然后一脚把我给踹了吧?这么一想吓得我赶紧将手往下移到她的腰上。下意识的偷偷看了她一眼,见她没反应。算是松了口气。

于是我踉踉跄跄的,把她搀扶进房间门口,刚打开门,之前还没啥反应她,突然弓起了腰,见识就要吐。

“唉,唉,唉,杨总,您等等在坚持一下,我付你去厕......”

“呕~~呕~~”一股腥臭味,夹渣食物的残渣已经胃液的呕吐物喷涌到了我身上。

救命吗!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我花了300买的新棉袄啊!我这个冬天可就靠这就过冬啦!

我强忍着恶心,把她拖到厕所,让她趴在马桶上继续呕着。我赶紧拿毛巾,擦拭着衣服上的呕吐物,可是哪里能擦的干净,呕吐的汁水早已渗透了进去,甚至还透到了我里面的衣服。看来只能脱下来洗了。看着一旁还在呕吐的她,我心中是一种恼火却又无可奈何。

“唉,她也不容易,没啥经营的能力,为了让酒店不倒闭,只能时不时的和衙门领导喝喝酒....联络下感情。”

于是我脱下衣服,然后在接了被水给她漱漱口。
吐完后的她,反而清醒了一些。她看了下一身狼狈的我,也是一阵尴尬!

“那个,对不住,我这一时没忍住,明天我赔你一件新衣服。”她满怀歉意的说道。

看着她这么诚心的道歉,我心中的怒火也少了一份,故作大气的答复的回道“没关系,这事来的时候,确实也不好忍住。”

她无力的趴在马桶上,身体蜷缩着,此时的她完全没有了以前那种颐指气使的女强人形象,就如同一只受伤的小鹿一般,躲在角落里舔舐着自己的伤口。想来她三十岁便离了婚,之后独自带大了女儿,虽然家境殷实却也是含辛茹苦,因为每一位母亲对儿女的付出都是那么的掏心掏肺,可现在女儿大了,却因为早年父母离婚的原因,和她一直不亲近。再加上她这不愿意认输的脾气,身边连个知心的人都没有,也是怪可怜的。

想到这儿,我没有了怒气,将脏衣服扔进洗衣机,赤着上半身,拿过毛巾为她清理嘴角和身上的呕吐物。

此时她已经累得动都不想动了,任由我为她清理脏污,就在我为她准备擦拭胸口的时候,猛地发现她胸口衣襟的纽扣居然崩掉了一粒,这让原本就有些裸露的胸部更加肆无忌惮的敞开着,那红色的胸罩承托的两团巨乳,跃跃欲试的脱颖而出。我的呼吸不由的急促了起来,炽热的呼吸喷在她那雪白的大奶子上,擦拭的手也因为紧张不禁颤抖了起来。

“恩~啊~”她又一声娇喘,因为我手的颤抖,让手不揉自主的更多的接触到了她那两团巨乳上。我的下面也因为她的这一声娇喘而翘了起来,如一个滚烫的铁棒一般,顶在她的腰间。心脏砰砰砰剧烈得跳动着,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扒光了按在地上狠狠的干她。然而由于平时她的威压的影响,却一直不敢这样去做。

就这么一边克制着自己的冲动,一边艰难的帮她清理完脏污后。我试着将她搀扶起来,可试了几次却怎么也没成功,她此时已经醉的如没有骨头一般瘫坐在地上了。这让她在地上睡一晚上肯定是不行的。于是我一鼓作气,干脆将她一个公主抱抱起,她的手也很自然的搂住了我的脖子,娇羞的将脸埋在了我的裸露的胸口。任由我将她抱到床上。

“杨总,好点了吗?”我一边为她盖好被子,一边问道

“嗯,吐出来后舒服多了,就是......就是....”她回到的声音越来越低。

“就是什么?”我附耳过去问道

“那个.....我.....我.....我没力气脱衣服了......”说着她娇羞的将脸埋进了被子中。

“啊?”我不由愣住了,以为自己听错了!“您这.....我这.....那个.....”我有点不知所措。此时空气中充满着尴尬的气息。一个能做我妈的女强人,在我面前居然如小女人般对我说没力气脱衣服!

“没让你全脱!你帮我把外面的衬衫和外裤脱了,我里面有秋衣秋裤。”或许是气氛太过尴尬,她此时已恢复了平时那种霸道的语气说道。不过这倒也缓和了不少尴尬的气氛。

“哦哦,那个我马上帮您脱”既然你是让我脱的,那就不能怪我耍流氓了。

说着,我一颗颗开始解开她的纽扣,那胸口的雪白如同一片被封存了许久的雪原,被一点点解开了封印,映入的我眼帘。胸部下面是柔软的肚子,没有一丝丝的疤痕,但毕竟是四十多岁了,肚子微微有点赘肉,显得有些微胖,却给她增加了几分熟女的韵味。

脱下衬衫,她里面穿的是一件紫色的低胸紧身秋衣,在里面是一件鲜红的蕾丝胸罩。据说,穿红色内衣的女的,内心都如同火焰一般奔放炽热。别开她平时一副盛气凌人高冷的样子,原来也是个奔放的女人啊!这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闷骚。而且是四十年陈的。也不知道这四十年陈的闷骚熟女操起来是什么滋味啊?

想着想着,我那饥渴已久的小分身不早已胀痛不已了。该死,我居然对这个老女人起了兴(性)致。

我偷偷看了她一眼她,她把头别了过去,闭着眼睛不再看我,整个脸红彤彤的,不知是喝了酒还害羞的关系。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下面的小分身也非常体谅的微微软化了一些,待下面不再那么胀痛了。我掀开盖在她腿上的被子,准备为她脱裤子。

我手颤抖的捏着她的裤头,一点点的往下脱着,里面穿着也是条紫色的秋裤,包裹着她那匀称的大腿,由于裤子都是紧身的,在往下来的时候,她的秋裤也微微带下来了一点,她里面那条红色内裤的裤头就这么露了出来。

蕾丝,花边。小巧精致。

一种莫名的兴奋感冲击着我的头脑,随着血液牵动着我的全身的荷尔蒙。

慢慢的裤子脱到了她的屁股,她那饱满的阴部因为紧身裤的缘故,被包裹的特别清晰,当中一条若隐若现的缝隙,如同恶魔的深渊,让我的眼睛久久不能离开。

北方的女人,因为天冷的缘故,很多都会两三天才洗一次澡。这也让她下面的气味变得更加的浓郁起来。那是一股夹充斥着着尿骚味和阴部特有的骚味夹杂着雌性荷尔蒙冲满了我的鼻腔。然而我并不讨厌这味道,甚至非常兴奋,这味道让我的小兄弟变得从未有过的膨胀,将硬质的牛仔裤狠狠的撑起了一个帐篷,似乎要立刻捅破牛仔裤的舒服,直插如老板的骚逼中。

此刻的我这种来自于灵魂深处本能的欲望就如同一个小恶魔般在我脑中不断地对我说:“干她,狠狠的操她!对,就现在,拔下她的内裤,拿起鸡巴一下捅到底!”

而我仅存的良知却有些懦弱的提醒着自己:“这是强奸!是犯法的!她是你老板!可以做你妈妈了,这是乱伦啊!”

我再次深吸了一口气,沉重的呼吸声让空气变得暧昧了起来。

她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种暧昧,将脸埋得更深了。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我继续抓着她的裤子往下脱着,但她那肥硕的大屁股却死死压住了裤子。正当我不知所措时,只见她悄悄抬起了屁股。我望着她那被秋裤包裹着的阴部向着自己的脸一点点靠近着。那条神秘的缝隙也越来越近。浓郁的骚味更是随着我的深呼吸充斥着我整个鼻腔。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仅存的良知声已经听不清了,脑子只有本能恶魔的一声声呼喊:“我要操逼!我要操她!操她的骚逼!操她!操她!操她!”

我一把抓住她那红色蕾丝内裤的裤头,猛的往下一拽,如行云流水一般将所有的裤子从脚踝处连同袜子一起脱下。饮入眼帘的是浓郁的阴毛和丰满的阴阜夹杂着这让我着魔的骚味。

“啊!你要干什么!”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时对她唯唯诺诺的我居然会如此大胆。“放开!救....唔....唔....”

我哪里敢让她有机会尖叫!在她刚要救命时便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另一只手快速的解开皮带,脱下裤子,掏出早已坚硬无比的鸡巴。对准她那鲜红的骚逼洞一挺到底。一气呵成。

她手脚拼命的乱动着,想要将我推开,可她毕竟是个女人,力气哪里比得上我,我两手抓起她的脚踝,把她的腿往肩膀上一架。滚烫粗壮的大鸡吧再一次深深插入了深入,直顶入了她的子宫。然后如同电动小马达快速的挺动着,如同打桩一般一下一下,深深的,快速的操入她的骚逼中。

“啊.......啊......你放开我.....啊......不要......啊......放开”

她呼吸急促的呼喊着,而我甚至不敢看她的眼睛,闷着头,一次次疯狂的抽插着。

“啊.....不要.....啊......太深了.....啊......不要那么快!”

阴道内的水在慢慢多出来,也让抽插更加的顺滑。噗嗤噗嗤淫靡的水声随着鸡巴的抽插不绝于耳,就如同在嘲笑她一般。

“你个骚逼,嘴上说着不要,下面的水都快流到地上了。”我驾着她的腿将身子全部压在她上面,眼睛狠狠地盯着她嘲讽道。

“啊.....我不.....不要.....我不是.....不是.....骚逼....啊.......啊.......好深.....会坏掉的.....啊.......”

“就是要操烂掉你的骚逼!....我操死你....”我恶狠狠地说道,鸡巴抽插得更加用力了。

“啊.......不行了.....会受不了的......会疯掉的.....操我.....操死我!”

“你个骚货,终于受不了了吧!说!你是我的小母狗!”

“我不....我不说......啊....快点.....用力操我!我快来了!啊.....要疯了!”

“不说是吧,不说我不动啦!”说完我的抽插戛然而止。

“啊!不要停!.......操我!....不要啊!”说着,她本能的挺动着自己的屁股,只希望让我的鸡巴继续深入的插进去。

“你个骚货,都忍不住自己动了,还说不是小母狗,赶紧说!说完给你个痛快!”

“我不说.....啊.....好痒.....操死我.....啊........你不动,我自己动......”

说着她屁股挺动的幅度更大了,并且我能感觉到她每次抬起大屁股,鸡巴都能操出一大坨淫水。“啊.....你不操我.....我就操死你.......啊........大鸡吧好硬.....好爽.......我操死你......啊.........操我......”

很多时候,本能的需求往往能激发人体的潜能,这刚刚还因为醉酒毫无力气的她,现在却如同一只母熊一般疯狂的索要着。而且被她这么一动,我也感觉自己快要出货了,太欺负人了,我这是在强奸呢,好吧!还让不让有尊严的好好强奸啦!不行!平时被她压着也就算了,这次我一定要翻身做主!

我赶紧定下心神,深吸一口气,锁住精关!

“好啊!你这骚母狗,还想自己动!没门,不叫我拔出来啦!”说完我作势就要把鸡巴拔出来。

“啊.....不要.....”她感觉到我的鸡巴的退出,就如同失去了什么极为珍贵的东西一般,突然也不知她哪来的力气,一个翻身便将我压在了身下,然后抬起她那雪白肥硕的大屁股,一屁股就坐了上去。然后屁股飞速的挺动着。

这一刻,我终于意识到,我是电动小马达,而她,,,,那特么的是F4引擎发动机啊!活塞机啊!有木有!

“啊....啊......操我....啊.........我是小母狗......啊.........操我........操烂我的骚逼........操死我吧”她一边动着,一边忘我的喊着。

妈的,身为男人,我绝对要把活塞机的称号抢回来!我双手托住她的屁股,两腿曲起,双脚站定,气沉丹田。无敌小马达发动~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我让你尝试一下还有一招从下而上的招式——昊天神技之通天钻........”

“啊.......好爽.........受不了了.......老公......我要来了..........操死我了........老公.......我爱你......我爱你.........快点.......干我.......操死我........啊”

说完她俯下身来,抱着我的头,狠狠的亲了下来,她的舌头如同一条蟒蛇一般在我口腔中搅动翻滚着。两人的近乎疯狂忘我的深吻着。

“啊......老公.......啊......高潮了......不行了......救命......救救我.......啊.......高潮了.....啊....”说完我感觉她的骚逼中一股力量极强的热流喷涌而出。不好她这是要潮吹了,我快速拔出鸡巴,汹涌的淫水如同喷泉一般,猛烈的喷射在床单上。这条陪伴了我近半年的床单啊!今天你辛苦了!喷完她两眼一翻再次瘫软在我身上。嘴中还呢喃着:“老公.....我爱你.....好舒服....我爱你!”

爱,爱,爱,爱你个头啊!老子还没射呢!

我他妈是在强奸你好吧!哪有强奸人没射,被强奸人先爽的一塌糊涂哒!

于是我就是一个挺身将她压在身下,恶狠狠的说道:“这就想结束了?我!还!没!射呢!”

我撸了一下我着依旧坚挺的神枪对着她那泥泞不堪的骚逼再次狠狠的操进去。

“啊.....老公.....不行了....要被你操死了.....不要....太敏感了....会高潮的....啊.....”

此时我还哪里管她的感受,狂操了将近五百下后,一股滚烫的精液强力的射进了她的子宫深处。她被我精液一汤,再次潮吹了。

两人此时早已精疲力尽,她更是直接昏死了过去。我强打起精神,从裤子口袋中掏出手机对着她就是一通猛拍!做戏做全套!这电视剧里的强奸戏都是这么演的,这是传统啊!我也不能丢失了。拍完便也倒头不省人事了。
【未完待续.....】
TOP Posted:2018-02-06 10:51 | 回樓主
螃蟹横推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618
威望: 57 點
金錢: 8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5-10-22


1024
TOP Posted:2018-02-06 11:39 | 回1樓
一只斗牛犬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6
威望: 2 點
金錢: 16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12-23


1024
TOP Posted:2018-02-06 11:54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