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精厕女友韩静(已知章节已完成)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精厕女友韩静(已知章节已完成)
酥了个酱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28
威望: 18 點
金錢: 173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07-14


精厕女友韩静(已知章节已完成)



精厕女友韩静
作者:cloudcrabsp

已知章节已更新完毕,口味是越来越重了。
这篇文章应该还没有写完,最新是17年12月更新的,目前没有找到第6章~我会持续关注,如果有更新,我会放出来的,谢谢关注。
大伙儿喜欢什么类型的小说,可以短信我或者回复我,我尽量找来放出来,谢谢。

啥时候能到侠客啊~这种长文更新起来太痛苦了~

(1)女大学生当着男友的面三洞全开被轮奸

    和往常一样的六月,和往常一样的周末,和往常一样的上午。

    我坐在靠窗的办公桌旁,初夏的阳光穿过百叶窗帘的缝隙,光迹腾着尘烟,把慵懒的条纹绘满屋子。窗外,晨雾还未散尽,林立的玻璃幕墙闪着朦胧辉光,底下罗织如网的街巷里,车流与人海,川流不息。

    今天不是工作日。但这样的晴天,我总是喜欢一个人坐在这儿,看着艳阳升起,看着城市的影子缓缓偏移。玻璃隔断了喧嚣,万千红尘,只剩下静默无声的美。

    手机就放在我左手边的文案面上,我时不时地瞟它一眼,等待着屏幕顶上弹出那个熟悉的头像,等待着她发来的消息——往常这个时候,她都会发来的。

    这次会是什么?是被操得合不拢口的屄洞,被挤得直冒奶水的乳房,还是整个翻脱出来的屁眼儿?其实,什么都好,都足够让我血脉贲张。
但我想,其实我最想看到的,是她的微笑。

   当她接我视频的时候,她会在屏幕那头笑着,彤云飘上脸蛋,弯弯的眉眼里闪着媚人的迷离,就和我们在一起的那些日子一样。她会和我讲异国的生活,讲这些日子里遇的一切,当然,还会讲男人们是怎么享用她的身体,怎么把鸡巴插满她每一个诱人的洞儿,怎么把她一点点、一点点地玩坏……

   我知道,每一次她都会给我新的“惊喜”,上上次是她第一次被插进手指的子宫口,而上一次,则是屄口旁边新添的纹身——彩蝶舒展的双翼上,镌着四个黑色的小字:“公共精厕”。她说那是她自己选的,她喜欢这个名字。

    我说我也喜欢——这个名字对她来说,的确够合适的。

    ……………………

    整个故事的开始,是前几年我还没毕业的时候,因为大四已经没课了,除了做毕业设计就没什么正事。正好有个亲戚也在省城,新开了家饭馆,生意还不错,我开玩笑说你还要不要打工的啊?结果他说好啊你来嘛,于是……闲着也是闲着,我就真的在他那扮演了几个月的跑堂兼外卖小哥角色。那时候还没有美团外卖什么的APP,都是自己到处去发小传单小卡片,然后等着人家打电话来叫外卖。因为我们发卡片基本都是发的写字楼啊商业街啊这样的地方,所以打电话订餐的也基本上是上班族。做了段时间,周围几里地的环境我基本都熟了,反正都差不多,没遇见什么特别情况。

    但是后来有一次,记得是十月份吧,天还半热不热的时候,傍晚,接了个电话,说送到某某小区几栋十几楼,这个地方以前好像没送过,我心想居民小区订餐的很少啊,是不是老顾客回家了懒得做晚饭?可是再一想也不对,因为这一单居然点了十来份,怎么都不像是自己家吃的。然后接电话的伙计还神秘兮兮地跟我说打电话的是个美女哦,这种好差事就交给你了。好吧我就骑着电动载着一大箱子盒饭上了路,绕错了一次路才找到地方,不是很正规的那种小区,估计是小产权房,大门口没有保安的,里面好几栋房子我搞不清到底是哪栋,就打留的那个电话问,结果打了三次才有人接,还真的是个女生接的,说的普通话,应该不是本地人,声音还蛮好听的。告诉我说在差不多最里面的倒数第二栋,这回我没费多少力就找到地方了,楼下有门禁但是门拿个砖头卡着的,我直接提着箱子就上楼了,到了六楼敲门,结果门开的那一下,我直接就被震到了……

    门只打开了一小半,探头出来看的是个女孩子,年纪20左右,齐肩短发,长相不说很漂亮吧但也算秀气的那种,看上去挺舒服的。但关键是她身上穿的衣服!就一件那种很宽松的黑色衬衣,而且很薄,几乎是透明的!全身就这么一件,底下没内衣的!该看的不该看的全都清清楚楚。胸部不算大,但是很圆很挺,而且两粒黑葡萄显得特别大颗,把衣服顶起来很高。我下面瞬间就开始起反应了,还好裤子比较紧挺不起来,就是憋得难受。

    但是当时我表情肯定很尴尬,她肯定也看出来了,还对我笑了下,问我一共多少钱,我说一百六,她就打开钱包拿钱给我,本来她一只手遮着两腿中间关键部位的,要翻钱包就没法挡了,可她好像也不怎么在乎,很随意地站在那一张张把钱掏出来。其实当时我没好意思细看,就只飞快地往下瞟了眼,内裤肯定是没穿的,隔着衣服看见了黑黑的一小片,不确定到底是毛还是阴影。但是衣服底下露出来的两条大白腿我印象特深,她人长得本来就高,估计差不多有一米七,腿又直又长,那时候我一学生哪见过多少世面啊,感觉那应该是我见过最漂亮的腿了。我想和她多说两句话,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最后脑抽问了句你一个人买这么多啊?她说不是一个人啊,我家里在搞装修。我当时脑子一片懵的,赶紧哦了一声就拿了钱开溜了。但是下了楼梯一想不对啊!家里搞装修你穿成这样,开玩笑呢?人家师傅还能认真干活?但是既然叫了这么多份,屋里肯定是有人的。当时我也不懂什么调教啊露出啊羞耻py什么的,但是肯定能隐约猜到点东西了——要是屋里头真的有男人而且不止一个的话,那可真是够疯狂的……这样年轻身材又好的女孩子,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居然心甘情愿让人这么玩……这一想不要紧,满脑子都是她两条大长腿被人架在肩上猛干的样子,回去一路上小兄弟都是硬的,晚上回到宿舍里还在床上边幻想边撸了一发才罢休。

    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算是个意外奇遇吧,说给别人听一般都还不信,但那身薄薄的黑纱和黑纱底下挺着的黑枣儿经常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这事对我当时单纯的心灵可是不小的冲击,毕竟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本以为只有在A片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很有一种原来现实比故事还精彩的感叹。但是再后来,我忙着实习和答辩,外卖小哥的兼职也没做了,这事儿也就渐渐快被我忘记了。
    但是第二年,临近毕业的时候,我去同城的另外个学校找我一个高中的同学玩,下午坐公交车回来。就在我上车的第二站,又上来了几个人。我一直在低头看手机也没注意,走到我跟前了我才抬头看了一眼。但就那一下,有个女孩子突然让我觉得有点眼熟,可又想不起在哪见过,打扮就是很普通的学生装扮,上身穿件白T恤,下面穿的裙子,背个小双肩包,但是身材高高瘦瘦的挺打眼。车前面已经没位子了,我下意识地侧过身,她也就很领情地挤过去坐到了我里边的座位上,朝我笑了下说谢谢啦。可是她这一笑,我更加觉得眼熟了,又不敢开口问,坐在那眼睛总忍不住朝她那瞟。她T恤比较紧,把胸部的轮廓完全勒出来了,从侧面这个角度看过去尤其明显,而且正好能从领口望进去看见沟,害我越看越想看。尴尬的是她时不时也往这边看一下,我目光和她撞到了几次,害我超不好意思的,赶紧把眼睛移开看别的地方,也不知道她发现了没有。

    就这样坐了几站路,她突然胳膊轻轻碰了我一下,我扭过头去,她把脸凑过来一点点,小声说你是不是认识我啊?我赶紧说是啊,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结果她就死盯着我看,过了几秒钟突然指着我,说我知道了!你是不是那个送外卖的帅哥!

    想起来了,这下子我全想起来了,记忆里那个穿着透明衬衣露着大白腿的身影,和眼前微笑着的小女生终于重叠到了一起。可是这不想起来还好,一想起来,我就尴尬得不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反倒她挺大方的,先开口问我说你今天不用送餐啊?我说那个是兼职啊,现在已经没做了,我是在河西工大那边上学的。她不好意思地笑起来,说难怪哦,我看你样子不像那种打工的,今天到这边来玩的啊?我说我有个老同学在财大,约我过来打球的。她说是吗?我也是财大的哦!我愣了下,说原来你也还在上学啊。她说怎么了,难道我不像啊?我赶紧说没有没有,只是因为上次碰到你不是在学校,所以印象里以为你已经上班了。结果她噗呲一下笑了,掩着嘴小声说,你做兼职我就不能做兼职啊?她这句话一说,我脑子忍不住又想歪了,她光着身子被男人压在身下的那种画面一下浮上来,我脸也刷地一下红了。她肯定注意到我的反应了,我都怀疑她是故意调戏我的,因为她边看着我边笑得一脸开心的样子。讲真的她笑起来比不笑的时候更好看,眉眼儿弯弯的特别有味道,又温柔又俏皮的那种感觉。不过她马上就给我打了圆场,把话题岔开了,说我们两个蛮有缘的哦,这样都能碰得到。我说是啊,感觉可以去买彩票了,肯定能中500万。

    就这样我们两个聊了一路,过了会她说她要下车了,我壮起胆说既然这么有缘,留个电话吧,以后好联系。她说加QQ好了,把号码告诉了我然后就下车了,下车前又笑着对我挥手拜拜。感觉她每个表情每个动作都带着种淡淡的甜味儿,特别清新自然,说真的只看外表我怎么都没法相信她会是那种乱来的女生。但越是想到她这样外表纯纯的女孩子,背地里居然会兼职去卖,越是觉得刺激。现在天这么晚了她一个人从学校出来,说不定真的是被人约了?也许再过不多久,不知道哪个陌生的男人就会扒掉她的白T恤,一边揉着她丰满的胸脯,吻着她薄薄的唇,一边把鸡巴插进她身体里……甚至,可能还不止一个人……这下好了,下面又开始忍不住了。

    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我给她发了个消息打招呼,没过多久她回了我个憨笑的表情。
    我问睡觉了没,她说没呢,但是快睡了,我说回学校了?她说没有,在外面……我估计我还真的猜中了,搞不好现在正和哪个男的在床上呢,于是也没多问了,随便聊了几句就晚安了,结果她最后还发来个亲嘴的表情!汗,害我更加心神不宁了。

    结果到第二天下午,就变成她主动找我聊了。她嘴比我多,老是问这问那的,反倒是我显得有点找不着北。可能是因为心态不一样吧,毕竟虽然我嘴上很知趣地一直没提过那方面的事,可是心里老是会不由得想起来,然后就感觉整个聊天的氛围都变了。但是她好像从来都没介意过,总是一副很活泼很开心的样子。讲真的,她是第一个会这么主动找话和我聊的女生,我之前两个女朋友都是那种指望我找话题的,我要是没话说搞不好还会生气。后来慢慢的,可能是熟了吧,我也比较放松了,两个人有种越来越合拍的感觉,每次一聊起来就没个完。不知道为什么,和她说话会让人觉得特舒服,可能因为她从来不生气吧,我说什么她都不会怪我,而且总是会热情地回应我的每一句话,很容易被我逗笑,而且也会逗我笑……总之就是让人觉得轻松吧。

    她告诉了我她叫韩静,国贸专业的,比我小一级。她不是本地人,是下面市里的。她说她喜欢小提琴,喜欢运动,喜欢诗,喜欢下雨,喜欢秋天,也喜欢旅行。当然,我觉得她最喜欢的是被人夸,特别是夸她漂亮,每次都一副臭美得不行的表情。但是她好像不愿意提她家里人,每次提到这个的时候就被她岔开了。聊了段时间,我开始试着约她出来,

    她很爽快就答应了,到后来差不多每个星期都会见见面。我们一起吃了不少顿饭,但我每请她一次她下次一定会坚持请回来。我们一起看电影,跑步,打球,一起骑着单车在古城墙上看夕阳。她确实很喜欢笑,而且笑得特真诚,特有感染力。渐渐地,我发现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已经想不起那回事儿了,好像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场景只是一场梦一样,而现在的这个才是真正的她。直到宿舍的哥们说你找了新女朋友居然不请客!我才突然反应过来——我们是男女朋友了吗?好像我们谁都没说过表白的话,甚至没有过多么亲密的接触,但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就像已经认识了好多年一样。
    再后来,我毕业了,离开了学校,自己租了房子,好在工作仍然在省城,原先宿舍的东西全都能直接搬过来用。过了段时间,周末我一个人在屋里呆着,突然接到她电话,说她快到我楼下了!这突然袭击还真是杀得我措手不及,我以前只是告诉过她地方,她还从来没来过。收拾也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下楼去接她。果然她进来四下看了看,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啊?一个人住着就和难民营似的。我红着脸还没来得及开口呢,她直接就开始动手整理东西了,我只能赶紧跟着一起做咯,把屋子打扫完还把我床头堆着的衣服全搬去洗了。有几件她非说要手洗,我说我自己来自己来,她说没关系啊,帮你洗一下怎么了,你也帮我做过不少事啊。没办法我只好搬个小板凳坐旁边看着她洗,可能是男人的衣服浸了水比较重吧,反正她动作看起来有点笨笨的,水溅得到处都是,衣服也打湿了。

   那天她穿的也是件小衬衣,浅黄色的,水和汗混在一起,把衣服都贴身上了。而且因为洗衣服俯着身子,从领口望进去真是春色满园。她抬起头发现我在盯着她看,愣了一秒然后飞快地拿手把领口挡上了,瞪着眼说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我说你不喜欢我看那我不看啦。她说不看那你把眼睛捂上,我不让你看你不准看,我说好,结果她居然拿个毛巾要把我眼睛蒙起来,我只好随便她折腾了。缠毛巾的时候,她身子就在我跟前,连身上的热气都隐约能感觉到了,淡淡的香味儿直往鼻孔里钻,当时真的有股冲动想就这么一把把她的腰搂住,可手却伸不出去,也不是因为我怂,而是好像不想打破那种纯纯的感觉似的。
    但我没料到的是,那是我们纯真关系的最后一分钟。

    在黑暗里,我能听见她拧干衣服,倒掉盆子里的水,湿漉漉的拖鞋踏过地板走向阳台,又走回来,但然后,声音好像沉寂了。大概一分钟以后,她轻轻的声音才再一次传来。

    “好啦,现在允许你看了。”

    我扯下毛巾,转过身去,她站在那儿,叉着腰朝我笑着。

    衬衣的扣子解开了,敞开的缝儿里,内衣已经没有了踪影,只剩下洁白的胸膛和崭平的肚皮。湿漉漉的布料裹着乳房圆润的轮廓,两粒黑枣儿隔着衣服硬梆梆地挺立着。

   “喜欢看的话,让你看个够好不。”她歪着头,露出征服者般的骄傲。

   我楞了一秒钟,然后扑上去,把她摁在墙角,攥住她的乳房,搓揉着她的奶头儿,

    发疯似地开始吻她。

    她紧搂着我,急促地喘着气,声音里却还带着丝笑意:“我还以为……你真的……那么老实呢……”

    “这样还忍得住那不叫老实,叫太监好吗。”我抱住她,抚摸着她,两具汗津津的饥渴身体紧贴在一起,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我吻着她的脸颊,她的脖子,她的胸膛,直到把那颗涨得发紫的黑枣儿含进嘴里,那一刹那她的身子猛抖了一下,接着是轻声的娇喘。

   手沿着她的脊背往下滑着,钻进她裙子腰间的缝里……但是,最后把腰带扣解开的,是她自己的手……先解开她的,然后是我的……我抱起她,往沙发那走,她的身子轻轻的,柔柔的,一点也不费力。

   她里面好湿,好烫,而且每一次抽插,都能清楚地感觉到凸起的肉粒儿和蠕动着的褶皱。

   当我开始冲刺的时候,她呻吟着,一边挺动身子,一边搂着我的臀,好像生怕我从她的身体里退出去似的。

   “射在我里面……射在我的……骚屄里面……”她在我耳边急切地喘息着。

   从那以后,我们也就没有什么矜持含蓄了,每次见面就会疯狂地做。而她也越来越不顾忌了,经常穿那种比较性感的来找我,有时候连内衣都不穿让我陪她去逛街,她奶头本来就大,凸点特别明显,路上有人盯着她看,她就使劲挽着我胳膊,搞得我特不好意思,而她就会盯着我尴尬的表情吃吃地笑。不过尴尬归尴尬,心里其实还是有点兴奋的,逛完回来一到家,马上就会迫不及待地把她扒了。这时候她下面一般已经湿透了,奶头也是一路上都硬硬的挺着。我揪着她奶头边干边骂她骚货。她说是啊我本来就骚嘛。我说你是不是很想把奶子给人看啊?她说我还想把小屄也给人看呢。我有点来气说妈的那你干脆别穿嘛。结果她说好啊,我不穿衣服陪着你出去好不?我就拿她没辙了。

   但其实,我们在一起的时间算起来并不多。一周也就一两次,而且有时候她说她晚上有事,吃完晚饭就走了。其它的时间,她的存在只是手机上闪烁的信息,而且有时候她会隔很久才回,特别是晚上。而我就会忍不住去想那些空白的时间里她在做什么,是不是在让别的男人享受她坚挺的奶子和紧致的屄洞儿,是不是也像跟我做的时候一样骚,甚至更骚……那是种很怪异的感觉,心里会觉得不爽,可身体却会忍不住兴奋。特别是想到同时操她的人可能还不止一个的时候,我总想知道,那种场景下的她会是什么样子的。但我总是很默契地没有多问——也许能享受在一起的美好时间就够了。

   但最后,打破这种默契的,是那件黑色的衣裳。

   我不知道那是她有意还是无意的。那天下午,我去她的住处找她,当我轻轻敲着门,当门咿呀着张开半条缝儿,门背后的她穿着薄薄的黑色衬衣,掩映着没有内衣的朦胧曲线,

   以及那对勾人的黑枣儿——那一瞬间,我站在那儿,灵魂回到了一年前那个的傍晚,那个懵懂如梦的邂逅时刻……

   我们做的时候,我说记得吗,第一次碰到你的时候,你穿的也是这样的衣服。她笑了起来,说记得啊,那时候有没有吓到你啊。我说有点,第一次走桃花运真不习惯。她说那现在习惯了没?我说现在操你都操习惯了。她扑哧一下笑出了声,说你意思是块操腻了吧?我说怎么可能,你的小屄这么骚这么舒服,怎么操都操不腻。她掐了我一把,说靠那个时候没看出来你这么流氓啊。我说那个时候也没看出来你这么骚啊。她说没有吧,我觉得我那时候也挺骚的啊。我说那也是哦……那天你肯定不是一个在家吧?她轻轻嗯了一声。

   我说还有男人在对吧?她又嗯了一声。我说也不是来搞装修的对吧?她抱着我不答话,只是咬着牙哼哼着,屁股却往我鸡巴上怼得更起劲了,我能感觉到她身子抖得特别厉害,屄里面也在一缩一缩的。我本来还担心她生气,可看这反应她居然像是兴奋起来了,干脆使劲掐着她两颗奶头接着问:说!那是来干什么的?嗯?她把脸趴在我肩头上,等了几秒,轻声说,反正……就是你想的那样……我说不行,我要你自己说出来。她抿着嘴唇,脸都涨红了,可是下面水却流得特别厉害,她说你好坏啊,我以前没想过你会这么坏的……我说不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她身子又抖了下,突然伸手捧着我的脸把嘴凑过来,很卖力地亲我,然后问我:你真的想听吗?我说想,我就想听你自己说自己有多骚。她说可是我怕说了你会难受哦,我说保证不会。

   她呻吟着,翻过来骑在我身上,把我的鸡巴连根全都吞进她屄洞儿里,屁股在我身上来回蹭着,深处的子宫口也跟着在龟头上摩擦,淫水从屄肉和鸡巴之间的缝里往外直渗。

   我一只手揉着她奶子,另一只手在她阴核上拨弄着,她整个人边抖边娇喘个不停,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但说出来的东西却比我之前的任何想象更劲爆——她说那天一共有八个男的在,我去之前,他们已经操了她一下午了,穿成那样来开门也是他们要求的,她来开门的时候,屄里面还夹着他们射的精,不止屄里面,嘴里和屁眼里面都是。而且他们爽够了以后,还让她穿着那件薄衬衣,不准穿内衣,自己坐车去指定的酒店,在那里还有另外五个人等着她,一直把她玩到凌晨才送回家。我听得眼珠子都快出来了,鸡巴更是硬得要炸一样,说他妈的你还真敢玩,要钱不要命了啊?她愣了下说什么要钱不要命啊?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了,笑着说你以为我真的做兼职啊?那是我跟你说着玩的,其实我不缺钱。我说那你还这么乱搞?她仰着头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说因为我喜欢啊,就是喜欢当公厕,就是喜欢被人轮,就是喜欢被鸡巴塞得满满的。边说边用屄口儿紧裹着我龟头飞快地动,终于忍不住被她弄缴枪了。

   完事以后她和平常一样软软地趴在我胸口上,说好啦现在你什么都知道啦,是不是觉得我很脏啊?我说没有,就是觉得你太牛逼了。她又笑了起来,说那有没有觉得我特别骚啊?我说废话,从来没见过你这么骚的女人。她说那你喜欢我骚吗?我把她脸蛋抱过来使劲亲了一口,说喜欢,喜欢得不得了,爱死你个骚货了。她脸居然一下子红了,把头扭到一边去,说才不信,说不定到明天你就不要我了。等了几秒,突然她又把头扭过来,说你要是不想要我了也没关系,我保证不会缠着你的,反正我这种贱货,就应该被人玩完就扔的。说着突然她又笑了起来,说不过你可要记住我的小屄哦,让你爽了那么多次,虽然用过的人有点多,可是用过的都说好哦。我一把翻过去把她压在下面,手伸过去摸着她屄缝,说就是啊你这么带劲的骚屄,我怎么舍得扔?起码得再操个几百回吧。结果她也不甘示弱似的,伸手过来抓着我鸡巴,一边来回捋,一边说不止骚屄带劲哦,后面的洞也很骚的,想不想试一下啊?妈的这样我哪里忍得住,刚射完没多久的鸡巴居然又硬了,她看我硬了就躺下劈开腿,沾着屄里面流出来的混着精液的淫水,在屁眼上涂了一圈,然后用手使劲把屁眼扒开。我扶着鸡巴慢慢往里钻,居然没费多大力气就捅进去了。我边插边骂说你这烂屁眼给多少人操过啊?都这么松了。没想到她瞪了我一眼,抿紧嘴唇,猛地使了把劲,肛肉一下子把我鸡巴裹得紧紧的,拔都有点拔不动。她说还觉得松吗?我说不松,真紧,比你骚屄儿还紧。她说那当然啊,这么容易就被操松了,还怎么当骚货啊?因为之前射了一次了,这次一直折腾得我快没力气了才射出来,两个洞轮流着插,最后射在她屁眼里面了。
未完待续


[ 此貼被酥了个酱在2018-02-09 00:24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18-02-04 16:06 | 回樓主
破名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225
威望: 37 點
金錢: 10 USD
貢獻: 66 點
註冊: 2008-07-18


1024
TOP Posted:2018-02-04 16:11 | 回1樓
summax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30
威望: 49 點
金錢: 34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1-26


1024
TOP Posted:2018-02-04 16:15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