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转)我被轮奸的经历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转)我被轮奸的经历
某年某月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28
威望: 5 點
金錢: 46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2-23


(转)我被轮奸的经历




  我今年21岁,貌似孙佳君,一头长及腰际的乌直秀发,身高166cm,体重95磅,三围是32d ,22,
33。你们知道dcup有多大吗?就是一个男性的巨大手掌也只能包住大半个乳房啊!我的胸房更是竹笋型的,而且
骄傲而坚挺地向前耸立着,圆圆的弧线,浅粉红色的细小乳头,与及同样是浅粉色的细小乳晕,即使没穿胸围,双
乳之间都有条浅浅的乳沟,这简直是一对完美的乳房。像我这种修长窈窕的身型,拥有如此奇峰突出的一双美乳,
走在街上,怎会不惹来女性的妒忌目光,还有男性的淫秽目光呢?我还有一双42吋长的修长美腿,加上滑不留手
的白嫩肌肤,标致的样貌,完全羡煞旁人。
  我的家庭背境很简单,我是独生女儿,父母时常忙于工,于是交给容妈照顾,容妈是从少看着我长大的,所以
我们感情很好。我们的家庭虽然不是超级富有,但也能享受无比舒适的生活。父母是开美容院的,现在已有七间分
店,而且我们外国还有私人厂房,研制护肤产品,我们的护肤品已建立了牌子,所以我们亦有产品外销,很多小型
的美容院都会使用我们牌子的产品。我家是开美容院的,因此我的肌肤才会这么娇嫩。我家是一间两层的房子,家
里还有三个佣人,五十多岁的容妈是负责照顾我的起居及家里的伙食的,三十三岁的阿珍是负责清洁房子及衣物,
还有忠伯,是容妈的丈夫,都是忠心耿耿的仆人。还有两个四十多岁的司机,一个接送父母,一个接送我的出入,
不过接送我的那个司机良伯,因为儿女都事业有成了,不用他再工作,所以辞了职了。父亲已聘请了新的司机,是
良伯的表弟,才三十五岁,相貌不错,而且深深的轮廓使他别有一番男性的魅力。他对我非常礼貌,而且因为年龄
不是相差很远,我们都时常有说有笑,非常投契,已建立了一份友谊。
  这件事是发生在三年前的,那时我刚刚满十八岁,而且也是刚刚被男友夺去宝贵的贞操。那几天我的心情都糟
透了,因为我刚和男朋友分手了,而且更是他抛弃我,说甚么我太漂亮,太过受男孩子欢迎,使他没有安全感,还
说自己配不上我,所以离开我。这简直荒谬!分手的原因竟然是我太漂亮和太受欢迎,这简直是是荒天下之大谬!
我已在家里躲了几天来平复自己伤痛的心情,但是今晚我不想再躲了,我要出去疯癫一晚。我约了一几个朋友,她
们都是我的普通朋友,在不开心或想玩乐的时候,我都会找她们,因为她们玩得奔放,而且懂得去很多古灵精怪的
地方耍乐。因为伤心,我要去发泄伤痛的情绪,每次我想出外疯癫一晚,我都会改变形象,打扮前卫,衣着性感。
  我穿了一个黑色的性感的通花蕾丝胸围,外面加一件黑色完全透明的薄纱贴身中袖衣服,领口是长v 字开口的,
所以露出长达两吋的深深的诱人乳沟,因为胸围和衣服的布料都很薄,只要稍为留意,可以看到乳头把衣服微微隆
起,显现出诱人的两点。下身穿了一条超迷你的黑色皮短裙,仅仅能包住我圆浑的臀部,一条与胸围同样布料的黑
色t –back小内裤,再穿上一对黑色的鱼网丝袜,一对漆面的黑色幼跟的高跟鞋,鞋跟有四吋高,把我修长的美腿
线条更显得性感撩人。我把长发盘上头顶,化了一个淡粧,涂上深红色的口红,显得更艳丽。
  我喷了一点醉人的香水后便立即出门。我离远看到司机阿松站在车子旁边,当他看到我,双眼发出异样的光芒,
因为他是第一次看到我性感的打扮,所以一时间看呆了。我走到他面前,轻拍他的脸庞,他才回过神来,他上下的
打量着我,还不时吞口水,我没想过他会如此肆无忌惮地看我,我也被他看得浑身不自然,我连忙说:「看完没有
呀!我赶着出外啊!」
  他被我一语提醒,觉得尴尬极了,于是立即走上车。当他驾驶车子的时候,我故意把双腿放到座椅上,因为裙
子太短,只要提高双腿,便向上缩短了,令我臀部侧面的圆浑线条都露了出来。我留意到他不断从反射镜望我,当
我和他有眼神接触,他便迅速把目光移开。我正得意的时候,车子突然急急煞住,我为了稳住身子,其中一条腿立
即放到车箱的地面上,而另一条腿则还留在座椅上。阿松转过头对我说:「对不起,小姐,前面的车子突然停低,
你没事吧?」
  我惊惶的看着他说:「啊!没事,没事!」我深呼吸几口气,情绪稳定下来,发觉阿松一直低头望着我,我也
低头看看是甚么吸引着他,这才发现原来我因为刚才为了稳住身子,把双腿分得开开的,裙子也缩短到小腹,透过
疏孔的鱼网丝袜,看到我那小小的蕾丝小内裤,而且因为裤子太细少,浓密而乌黑阴毛很多都暴露了出来,因为小
内裤的t –back设计的,完全不能遮掩整个阴户,嫩红色的外阴唇都隐约看到。我感到非常羞愧,面颊泛红,连忙
合拢双腿,说:「快开车子吧!我要迟到了。」他也觉得不好意思,立即发动车子,但我留意到,他的呼吸声急促
了,而且脸颊及耳朵都红得很。
  到达目的地后,我连忙下车,我知道他的灼热目光一直投在我身上,我只有咋作不知,与他说声再见便急急离
开。
  我走进一间pub 入面,很快找到我的朋友。我留意到一进入pub ,很多双眼睛都看着我,但我也见惯不怪了。
当我走到朋友面前,发觉不只她们四个,还有七个年龄和我们差不多的男生,我从未见过他们,我朋友莉莉逐一向
我介绍,她一面介绍,我一面打量着他们,他们样貌都不差,有两个特别俊俏的,一个叫阿棠,一个叫艾力。我们
叫了好多啤酒,我们猜拳,输了就喝半杯,不经不觉已饮了数打啤酒,但因为我酒量不浅,而且又不是输得太多,
因此还未有醉意。我的朋友都有点微醉,但男生们发觉我仍如此清醒,便叫了半打tequilapork ,我因为逞强,而
且想用酒精麻醉我的心痛,于是不加思索的饮了四杯。饮完后我便上洗手间,在洗手间的镜子上,镜中的我红粉绯
绯,娇艳可爱,我知道那群男生常常偷望我的胸部,每当我猜拳时俯身看骰子的时候,都贪婪地欣赏我深深的诱人
乳沟,与及高耸的胸部和突起的两点。
  当我返回坐位的时候,我的朋友及部份男生都走了,只剩下阿棠,艾力及小黑,他们见到我,便说:「你的朋
友走了,赶着下半场呢!」然后露出一脸淫笑。我笑看着他们,坐低继续猜拳,阿棠及艾力分别坐在我两旁,并故
意把他们的大腿紧贴着我的大腿,小黑则坐在我对面,继续偷看我的胸部。他们分别输了,饮了那两杯tequilapork
,跟着我也输了,他们把一杯啤酒递到我面前,我一口气喝下整杯,这时,tequila的酒力开始发作了,酒意开始上
升。我说:「不玩了,不玩了!你们常常都输,不玩了,我们谈点甚么吧!」
  说毕,我便把身子靠在沙发背上,目光流盼地看着他们说:「你们有甚么问题想问我,有甚么事情想知?我们
今天才认识,应该详细一些地介绍自己啊!」
  艾力首先答道:「好啊,好啊!我们有好多问题想问你呢……」说着,便将目光投射到我随着呼吸,上下升降
着的丰满胸部上。
  我笑着说:「问吧,问吧!我一定会回答!」
  艾力第一个问:「你个胸有多大?」
  「想不到你第一个问题,就问我一些私人问题,不过,我说过会答,就一定答你,我个胸有32d 这么大,还
有甚么问题?」
  他们听到,都专注地凝视着我的双峰,而且阿棠及艾力也把手放到我的大腿上游移,因为我不只是坐下,更是
斜靠在沙发背上,所以裙子都缩高了,将我圆浑的臀部侧面及光滑性感的大腿都表露无遗。
  跟着阿棠又问:「那么你穿甚么颜色内裤?」
  「哇!越问越私人啊!我穿黑色的内裤,布料和胸围一样啊!」
  「是吗?那要看看了,否则怎知你有没有说慌?」艾力说毕,便将我的右腿抬起,要我把脚踏在桌子上,因为
我穿了四吋幼跟的高跟鞋,这个姿势,除了使我腿部美丽的线条全完显现外,更使我的小裙子一下子缩得便高,我
那隔着鱼网丝袜的小内裤也看见了,还有小内裤遮不住的阴毛,都也清楚的看见。
  这时,坐在我对面的小黑说:「想不到你是穿t –back的内裤啊!很性感,很撩人啊!」
  艾力及阿棠听到,都把头伸出来,看到我的小内裤包过了阴户后,立即收窄,紧紧地勒住粉臀中间的缝子。我
留意到,他们的裤裆都慢慢地隆起,而艾力的手更放肆地游到我的阴部上,玩弄我那些乌黑的阴毛,用手指绕着阴
毛打转。我知道是时候要停止了,再玩下去就不得了,我正想抽回右腿,但不知怎的,酒意好像突然间涌上,我摇
一摇头,心想,没可能这样的,我时常喝酒,醉意决不这样突然上升的,而且还使我昏昏沉沉的,全身也发热起来。
我看着艾力的手不继在玩弄我的阴毛,而在执拾桌面的服务生也慢动作地执拾,观看着这千载难逢的醉人春色。我
觉得非常羞愧,但却使不出力气,全身乏力,我脑内灵光一闪,我知道我的酒被人下了药了。我开始感到害怕,声
线含糊地说:「你们放手,我要走了,我要回家了,你们放开我!」
  艾力真的把手拿开,我便提起手袋,站直身子正欲离开,但我一站起,那种昏沉的感觉快促地涌上来,视线也
摸糊了,四肢也软弱无力,我跌坐在沙发上,而且更有浓浓的睡意,我的眼皮越变沉重,我竭力想睁开双眼,却战
胜不到那浓浓的睡意,一刹那间,我就睡着了,失去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我开始清醒了,我发觉自己躺在睡床上,我环视四周,这是一个房间,我撑起身子,却发觉无
比沉重,四肢仍是软软的,使不出甚么力气,脑子仍是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我的衣服还整齐的穿着,但不知为
何全身都热烫得厉害,好像有蠢蠢的欲念。我的乳晕及乳头更像被火烧的灼热,我的阴部同样灼热,而且我的小穴
更是无比痕痒,像有千千万万只小蚁在走动,还依稀感觉到有爱液缓缓渗出。我想我已被人下了春药,又被人困着,
非常害怕。这时,房间外有一些人声,我困难地爬到房门前,把耳朵贴着门倾听。
  「今次我们可以饱吃一顿了,想不到我这一生人,可以品尝如此佳肴!」
  「就是了,她简直是极品,是难得一见的货色,想不到我们还可以操她!」
  「她喝了我们加重份量的春药,而且我们还把兴奋剂涂到她的乳头及阴户上,她一醒来,不只全身仍没力气,
还会欲火焚身的啊!」
  「我想现在她也差不多醒了,我们进去看看!」
  这时房门被打开了,我惶然地坐在地上,映入眼睑的是三个赤条条的男生,我无力地看着他们。
  「啊!已经醒了吗?我们刚才的说话你都听到了,你应该知道接下来要做甚么吧!」艾力说完,就把我抱回床
上。
  「来吧!好好享受吧!我帮你脱衣服。」
  我知道我的挣扎是没有用的,我没有反抗,任由他们把我的衣服逐一脱下。「真是听话啊!完全没有反抗,知
道反抗也没用,那就好好享受吧!」艾力说着,我的衣服也全都脱去了,他们三个双眼发亮地看着我无瑕的身躯,
我的皮肤因为春药的关系,显得白里透红,可爱醉人。艾力的双手立即握紧我坚挺的双乳,用力地搓揉,把我的乳
房挤压得变成不同的奇形怪状,他挤出我那早已变硬而耸立着的乳头,一把含着,他轻咬我的乳头,又用舌尖在我
的乳晕上打圈,他另一只手也没停住,用两只手指捏着我的乳头,时而旋转,时而拉得高高,再放手一弹,虽然有
些痛楚,我却感到越渐兴奋。
  阿棠也没停住,走到我面前,抢了我一边的乳房玩弄,艾力也让给他,专心一意地玩弄我一个乳房。阿棠同样
地抓着我的乳房不放,小黑见没有乳房玩,便分开我双腿,把头伸到我的阴户前面,近距离地观看。当他的手指碰
到我的外阴唇,我已忍不住轻轻呻吟了,他掰开我嫩红的大阴唇,看到我浅粉红色的小阴户,也不住赞叹。他看到
我的小穴一收一放的,还缓缓地渗出晶莹的爱液,便伸出舌头,舔我的爱液,他又捏着我的阴核,轻轻磨擦,他揩
了一些爱液,再涂到阴核上,又旋转又磨擦的抚弄着。兴奋的感觉流遍全身,欲火更狂热地烧起,我忘记了自己正
在被人轮奸,还享受着这些欢愉,一声又一声地呻吟,我也试过努力压抑着春药的药效,但他们纯熟的抚弄,即我
的理智及道德观念都崩溃了。
  艾力及阿棠仍沉醉在我的美乳上,小黑玩弄着我的阴核,又把手指浅浅地在我小穴的洞口抽插徘徊,将我的欲
念加剧提升,我的爱液越渐迅速地流出,这时,我感到下身发软,小穴紧紧地收缩,一种酥麻的感觉由下身直冲上
来,我更诱惑地呻吟,双手握紧床单。高潮来了,我知道高潮来了,紧紧收缩着的小穴放松了,涌出大量的淫水,
直喷到小黑的脸上。艾力见我已来了一次高潮,但放开的的乳房,他把我双腿向我上半身推去,使我的双腿都贴着
我的胸部,他欣赏着我朝着屋顶的阴户,小穴还渗着爱液,阴毛也被刚才大量的淫水弄湿了,缀着点点晶茔剔透的
水点,有些还乱乱的贴在阴唇上。他用舌尖舔一舔我的小穴,再探入我的小穴内转了几圈,然后又把两只手指插入
去,再抽出来,他把手指放进自己的口中,舔掉我黏黏的爱液,说:「你的爱液好甜啊,你的洞也很紧很窄呢!」
  阿棠听到艾力说我的爱液很甜,也走过来,先欣赏着我的阴户,再掰开我的外阴唇,看到我的小穴后,竟把三
只手指插住来,我高呼叫痛,他没停低,只是把动作放慢,慢慢地插进我的小穴内,因为阴户是朝着屋顶的,我清
楚地看到自己的小穴,渐渐地吞没了他的手指,虽然有点痛,但却也带着兴奋的感觉。他一下又一下地慢僈抽插,
我的阴道开始放松了,爱液又开始缓缓渗出,阿棠见我的反应越来好,便抽出手指,我的小穴已微微张开了。
  阿棠立即用他的阳具顶着我的小穴,我看到他巨大的阳具,也吓了一跳,我只看过我刚分手的男朋友的阳具,
比阿棠的细小了一半,我完全想像不到这么大的东西如何可以放进我的洞穴内!我想反抗,但阿棠却按着我双腿,
要我继续维持这个姿势,他一用力一插,已看不到龟头了,我紧窄的小洞受不住这样的扩张,已感到丝丝痛楚,但
不知为何,看着他的阳具插进我的小洞内,我却有另一种兴奋的感觉。但我不是这样随便的女孩,我不可以向情欲
低头,我哭着说:「不要,不要!求你停低,不要这样对我,你叫我以后怎么见人?放过我吧!」阿棠笑着说:「
你想停低吗?好,我答应你,我只在洞口徘徊,绝对不会走进去,看你能忍受多久!」
  我不知道这是否表示他们会放过我,但现在他们不会再进一步,我也放下心来,但他的阳具却在我的小洞内浅
浅地抽插,他还固意的每浅插几下,便来一下较深的,但当他感到有阻力,便不再进入。我被他弄得痒痒的,我的
小穴已忍不住的吸吮他的阳具,也流出更大量的爱液,以迎接它的进入,我的身体也热烫得很,呼吸也加深了,因
为春药的关系,我变得好脆弱,任何一个挑逗的动作,都使我血脉沸腾,也使我的理智开始逐渐瓦解。
  艾力及小黑不断在搓揉我的乳房,更不断刺激我的乳尖,我的快感逐步逐步上升,我的欲望也愈渐扩大,我快
要支持不住了,我讨厌这样的自己,为何我会被情欲而迷惑呢?我为甚么会对陌生人的抚弄而产生快感呢?我为甚
么会越来越享受这些刺激呢?我也是个千金小姐,怎可以被这些流氓愚弄呢?但是,快感的波浪不断冲击着我的理
智。这时,阿棠的阳具又更深了一点地探入我的小洞中,兴奋的巨浪终于冲散了我的矜持,我忍不住大声呻吟了,
阿棠被我诱惑而性感的呻吟叫倒了,放弃在洞口的捉弄,一下子的插住整枝阳具,跟着便快速地抽插,我也顾不了
少女的矜持,大声地呻吟,疯狂地呻吟,每一次的撞击,都撞到洞穴最深处。
  我看着那在我洞穴内进进出出的阳具,有不一样的兴奋感觉,我随着每一声呻吟,要把整晚压抑着的性欲一一
发泄出来。不久,我的高潮又来了,我看到大量的淫水随着移动着的阳具一一溅出,这时阿棠也来了,他抽出阳具,
将精液射我我的大腿上,我看着的的小穴,仍在涌出淫水,艾力立即将我反转,要我像小狗般站,翘起圆浑的臀部,
他把阳具迅速地插入还在出水的小洞,小黑则在我前后摇晃的乳房下欣赏,还不时捉紧一个,放进口里吸吮。艾力
的阳具不比阿棠的小,他的每一下撞击,都能插到最深处,我清楚记得自己是在被人轮奸,但却享受着这些快感,
我真的讨厌自己,为甚么会这么享受呢?我唯有怪罪在那些春药上,若果不是那些春药,我绝不会这样就范!我正
想着,艾力说:「让我们来个更高难度!」他捉着我支撑着上半身的双手,一下拉起扯向背后,我的上半身就悬空
了,我脆着的双腿保持着平衡,他扯着我的双手抽插,我被他扯得腰向后弯,突出的乳房更显突出,小黑并没闲着,
前来抚弄,我尽情地呻吟。
  这时,我发觉有些闪光,原来阿棠在拍照,我惊惶万分,这下可惨了,被他们拍下照片,已后我会怎样,真的
难以想像。他不断多角度地拍摄,远的近的,把我做爱的姿势及表情都拍下,更近距离地影我的乳房,还有被人抽
插着的小穴,都仔细地拍下。最后,艾力也把精液射到我的臀部上。我连忙说:「你们怎可以这样,不要拍,求你
不要拍了,我已被你们强奸了,为何还要拍下照片呢?」阿棠说:「这样便可以在将来有需要的时候,叫你再来慰
藉我们,又或者没钱用的时候,也可以请你帮忙啊!」我闭起双目,流出绝望的眼泪,他更把我这绝望的表情拍下,
这时小黑躺在床上,要我坐上去,我本想拒绝,但想到他们有我的相片,我唯有服从。我面对着小黑坐下去,但小
黑却说:「不!不是正面坐上去,我要你背着我坐上去。」我依着他去做,我把他的阳具移到我的洞口,便缓缓坐
下去,这个姿势使他的阳具插到我的洞穴最深处,而且和正面的位置不同,好像完全插到我的子宫里,他开始腰部
上下移动,我跟随着他旳节奏,低头看着自己的小穴一吞一吐,阿棠又走到我面前拍照,全身的,半身的,乳房的,
还有小穴的都拍,很快便拍了整筒底片,他看着我上下剧烈摇晃的乳房,抛下照相机,走来用力地挤压,而小黑更
握紧我的纤腰,前后移动,他的龟头不断磨擦着我洞穴内的g 点,最后终也忍不住,再一次高潮,淫水疯狂地涌出,
这时小黑也立即推开我,向着上空射出白色的精液。
  之后他们都各自和我做了一次,便放我走了。我在他们的浴室里洗过澡后,便穿上衣服,立即离开。我致电司
机阿松,要他来接我,我上到车,阿松看到我头发凌乱,目光呆滞,而且口红也脱了色,关心地问:「小姐,为何
你会来了这个地方?这里是平民区的屋村,你有朋友住这里吗?看你的样子,是否发生了甚么事情?」我听到阿松
的轻声细语,想到刚才被人凌辱的经过,我再也控制不到快要淌下的泪水,我任由泪水决堤般奔泻。阿松看到我这
样,也被我吓怕了,颤声地说:「小姐,小姐你有甚么不开心,请告诉我,不要哭得这么伤心,如果是我能力范围
以内,我会尽力帮你的!」我听到阿松这样说,心里更加难过,而且也很矛盾,我不知道应否告诉他,我只知道,
绝不可以告诉父母,我不想让他们伤心,而且父母若迫他们交出底片,事情宣扬了出去,我以后就不用见人了,也
没有男人会娶我了。但是凭我自己,我又可以做甚么呢?难道从此都被他们控制着,任由他们摆布?我不要!我不
要!
  阿松仿似看出我心里的挣扎,车子已驶进家里的车房,他对我说:「你外出不久,老爷及夫人都回来了,但他
们赶着过加拿大,参加一个展览会,要大后天才回来,叫我通知你一声。」我听到他这样说,才稍为放下心来,但
这件事情究竟要怎办呢?阿松说:「我知道你一定发生了一些不舒快的事情,可不可以告诉我?或许我能帮助你,
看到你如此伤心难过,徬徨无助,我也感道难过。虽然我才上班没多久,但我是良伯的表弟,他时常说你们待他很
好,他提早退休你们也没反对,反付给他丰厚的退休金,所以才把我介绍来这里工作,要我好好报答你们。这段时
间,我真的感受到你们的亲切,你们对待工人从没架子,而且非常真诚,又不会刻薄我们,所以容妈她们都不愿走,
留下来照顾你们,我也想成为你们忠心的仆人,请你告诉我发生了甚么事,让我可以为你效劳。」我听到他说得这
样真诚,剖白出自己的内心,也被他感动了,我知道自己是解决不来的,既然多一个忠心的人帮忙,也未尝不值得
一试,于是我说:「你泊好车子,做好份内事情后上来我房间,但千万别吵醒容妈,否则又要解释一番了。我的房
间在二楼最入面的一间,记住,走路要轻声点啊!」说毕,我便立即下车,奔回房间。
  回到自己的房间,我脱下所有衣服,抛进衣物篮里,然后淋浴,我用大量的沐浴液涂抹全身,切底洗净每一吋
肌肤,甚至每一根秀发,然后把温热的水注满浴缸,再把几滴玫瑰及薰衣草味的香薰油滴到水中,才放松地来一个
浸浴。整个浴室热气氤氲,我沉醉在这片宁静虚幻中,但想到刚才发生的事,不由得又一阵心痛。我再次流出眼泪,
我把坐着的身子斜斜地躺下,让水浸过我的下巴,然后浸过我的头部。因为头部浸在水中,而我整个房间的地面都
铺上浅奶蓝色的地毯,所以完全没有发觉阿松已经悄悄走进来了。除了容妈及清洁的阿珍,就连父母都好少进来我
的房间,所以我习惯了不会把浴室的间关上,而且她们进来前,都会敲门,但我忘了要阿松偷偷走上来,所以阿松
当然没有敲间了。
  阿松走进我的房间,关上门后,站在门口,欣赏着我房间的设计,我的房间不连浴室大约有五百呎,呈正方形,
最左上角放了一张特大的双人床,床头贴着墙角,床的入面一边放了一些洋娃娃,而床单及被铺都是浅粉蓝色的,
而床头的小柜及床架都是白色带有粉紫色的花纹的。床头旁边贴着墙壁放了一个同色的特大梳妆桌,上面放了好些
护肤品,而梳妆桌旁边有块座地的高身长镜,接着放了三个白色缀上银框的玻璃门大书柜,里面分别都存了不同种
类的书。离床尾一呎,便是一个落地大窗,垂着深宝蓝色的厚厚窗帘,窗帘上用银线绣了很多细小的蝴蝶,设计特
别,而且很高贵。落地窗的外面是露台,可看到家里的大门,左面花园及右面的车房。右边的墙上挂了几幅大小不
一的油画,油画里都是小姐本人,有些更拍得非常性感,阿松在想,那个摄影师一定流了不少鼻血。而油画下面,
就放了几个和书柜一样颜色的杂物架,上面放了很多得意的玩具摆设,及一些相架。房间最右上角有一扇门,那扇
门几乎全开,还有缕缕轻烟从入面散出来,阿松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个浴室,大约有二百呎,浴室最入面是一个贴
墙设计的白色圆形大浴缸,占了整个浴室的一半,浴缸右面的墙边设有一条银色的挂铁,上面挂了一条白色的浴巾,
厕所设在浴室的左边,洗手盘的座地平台及挂墙式的杂物柜设在右边,地面及墙壁是白色印有浅蓝色的蝴蝶的瓷砖。
整个房间都设计得很高贵清雅,完全适合这个房间的主人。阿松看着这么气派的房间看得呆了。
  这时,我从水中冒出头来,还未发觉站在浴室外的阿松。阿松看到我,隔着烟气及清澈的水,隐约看到我美丽
的胴体。我发觉时间也过了很久,阿松应该快到了,所以站起来,正当我想拿浴巾的时候,看到阿松站在门前,定
定的望着我,我是面向他的,我一时作不出反应,只站着由他看。阿松很快回过神,尴尬而不舍地的转过身子说:
「对不起,我听不到任何声响,不知道你在这里,对不起!」我也有了反应,立即放掉浴缸的水,用浴巾抹干身子,
穿上睡衣,走出房间,然后关上浴室的门,阿松听到关门声,才敢转身望我。当他望到我的时候,手指指向我,我
低头看看,噢!我又忘了自己的睡衣是多么的性感,全部都是幼吊带的设计,更是非常薄的轻纱布料,这时,我只
穿了一条细小的透明t –back内裤,有如赤裸。我立即穿上一件薄纱长袍,但仍是遮掩不到,因为布料是一样的,
所以还是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身子,因为这是夏天,房间内没有更厚的睡袍。我站到梳妆桌旁的高身长镜前,镜中
的我,整个身子都清楚看到,只是一点点矇矓的诱惑感觉,我的睡袍是很浅的浅蓝色,睡裙就是白色的,连乳晕的
颜色及下体的阴毛都可看到,而且乳尖更是不听话,高高的挺立出,使得薄薄的睡衣更突出诱人的两点。
  我无助的看着阿松,阿松见我这样,便提议说:「你坐到床上,盖着被子,我坐到梳妆椅上,不就行了?」阿
松真是细心,我知道他按奈着那股冲动的感觉,因为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样一个性感少女在他身边团团转,也会兴
奋。我立即坐在床上,用被子包着整个身子,阿松坐到床前的椅子上,说:「你是不是要告诉我某些事情了?」我
点点头,于是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完完全全的告诉他,说到一半,我的泪珠又滚下了,阿松在梳妆桌上拿了些面纸递
给我,我拭着泪,被子缓缓滑下,露出我的上半身,但我没有理会,继续哭诉整件事情。阿松听完,满脸怒容地说
:「竟然有这么过份的人,竟对我小姐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小姐,我一定会替你报仇,夺回那些底片。」我泪
眼婆娑的看着他,感激地说:「阿松,多谢你!你一定要帮我,否则,我的一生就会给他们毁了!」
  阿松深深地凝视着我,突然冲上前来,把我拥入怀中,真挚地说:「小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夺回底片的!我
不想再看到你伤心的样子,那些事你不要再想,当做了场恶梦,不要再记起,知道吗?」我感动得很,连忙说:「
知道了,知道了,我一定会努力忘记,不去想起!」
  阿松接着说:「啊!坚强的玲珑!」说着,便低头吻住我。我没有抗拒,他的吻强烈而温柔,像是把勇气灌入
我的体内,我回应着他,并双手扣住他的颈项。他感到我的回应,吻得更加缠绵,他的左手拥着我,右手开始爱抚
我的乳房了。我同样没有反抗,他的爱抚十分温柔,轻轻的,慢弄痛我,不知是否春药的余力,还是我对阿松有感
觉,我的呼吸急促了,我更感到有爱液从我的小穴渗出。阿松吻完我的樱桃小咀,再吻落我的下巴,跟着吻到颈项,
再吻到我的胸前,他解开的的睡袍的蝴蝶结,褪去我的睡袍,然后拉低我的吊带,再褪去我的上半身的睡衣,他看
着我高耸坚挺的乳房,赞叹着说:「啊……玲珑,你的乳房好美丽啊!」然后吻到我的乳房,再吻我的乳尖,他每
一吻都很温柔,虽然并不刺激,却仍然使我兴奋。跟着他的吻滑到我的小腹,他掀开被子,想吻下去,我轻轻提高
臀部,他便褪去我的睡衣。他隔着内裤吻我的阴毛,还用手指在我的阴户上轻轻上下滑动,我的爱液已弄湿了内裤,
他反转我的身子,吻我圆浑光滑的臀部,一面吻,一面脱去我的小内裤。我已一丝不挂了,我转过身子面向着他,
他立即伏到我阴部前面,他掰开我的唇瓣,吻我的小穴,又啜饮我的爱液,然后用吞尖挑逗我的阴核,我异常兴奋,
我的爱液更加速流出,他立即再吻到我的小穴上,疯狂的啜饮我的爱液,改用手指抚弄我的阴核。
  我不禁轻声呻吟起来,这时他又要我转姿势,他躺在我的床上,要我分开双腿跪到他的头上,他要我的阴户朝
着他的咀巴,他继续用手抚弄我的阴核,舌头则探进我的小穴,更把我滴出的爱液一一饮光。兴奋的感觉流遍全身,
双腿开始发软,我倾前上身,用两手支撑着上半身,他的另一只手立即握紧我的乳房,忽而搓揉,忽而转动我的乳
尖,我感到双腿更加发软,而且酥麻的感觉由小腹直涌上来,我要泄了!阿松竟张大口,把我泄出的爱液全饮进肚
里,因此,我的床铺才没有被弄湿。
  我无力地躺下来,只见他把裤裆的拉炼拉底,我急忙说:「你,你作甚么?」他说:「我很兴奋,我好想做。」
这令我又想起刚才被轮奸的情形,我用双手掩着面,颤声地说:「啊!不!我不要,我还不能接受,我怕!我怕看
到那部份,而且,我今天已很倦了!」
TOP Posted:2018-02-01 13:29 | 回樓主
dir2014


級別: 精靈王 ( 12 )
發帖: 6581
威望: 1675 點
金錢: 232 USD
貢獻: 300 點
註冊: 2014-10-08


感谢楼主分享
------------------------
P
TOP Posted:2018-02-01 13:48 | 回1樓
alexmahone


級別: 精靈王 ( 12 )
發帖: 23729
威望: 2684 點
金錢: 191 USD
貢獻: 8 點
註冊: 2013-03-03


謝謝分享经历
TOP Posted:2018-02-01 14:38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