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朋友的妈妈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朋友的妈妈
梁先生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3437
威望: 307 點
金錢: 146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12-12


朋友的妈妈



(一)追债

  我和阿成认识了好多年,从小玩到大,他近日染上了毒瘾,欠人一身钱债,终日靠卖、当、借钱度日,欠了我几千元,打破了电话都不回复,分明当我是傻子,我满腔盛怒上他家,准备找他算帐。

  那小子不在家,阿成的妈来开门,见到我好开心,邀我进去坐坐等他一下。

  都很久没见过她面啦,岁月似乎对她一点都没有影响,除了眼尾多几条鱼尾纹之外,仍然是那幺风骚。

  其实我对阿成妈很有兴趣,还记得做小孩子那时,经常对她揩油,有机会揩一下她那个屁股就好开心,整个晚上都睡不着,一面用手捋着自己的老二,一面合上双眼,幻想着那个又圆又大的屁股、那对又坚又挺的奶子。

  好多个童年晚上就如此经过。

  那天晚上,阿成妈妈可能刚刚去饮宴回来,打扮得好漂亮,还没更衣。

  他阿妈都有卅七、八岁左右了,虽然步入中年,但风韵尤存,身裁还好标青,尤其那对奶子,又圆又坚挺,看到我晕舵舵,原有的一眶怒火就化为乌有。

  「他就快就回家,坐下来喝杯茶,有什幺要紧事?」趁她俯腰倒茶之际,由她恤衫领口偷望下去,见到一个白色半杯奶罩以及白雪雪的酥胸,隐约的还可见到一粒奶头!看到我的小弟弟也发硬了,慌忙坐下来掩饰。年幼时梦寐以求的豪乳就近在咫尺,我的心跳到就快蹦了出外。

  「没有什幺,普通事而已。」

  「你不说我也知道,他一定是借了你的钱。这不肖子!昨天回来偷光我的钱,还抢了我的结婚戒指去抵押,我不肯给他……」跟着就长篇大论讲阿成:「自从阿成阿爸离开……」我哪有心情去听,茫茫然地望住成妈,两片红唇擘开,张一下……合一下……我心想:「如果能把我的老二插进去,慢慢地抽送,扯开块肥唇……就……」「……还打我……威胁我……连老毋都不放过……叫我怎算!」她哭了,「呜……呜……」成妈悲从中来,泣不成声,哭起来一对大奶子一起一落,非常地诱惑!她好象有点醉意,面好红,还有些少头晕晕的,我扶她挨落梳化处闭目休息。

  望见这朵带雨梨花,我都好手忙脚乱,本来想告辞,好让她休息一下,但眼见如此良机,如果不趁火打劫就蠢。阿成这小子,不还钱就用他老母来抵押,子债母偿也是天公地道,想落又是大条道理。

  我假意过去安慰她,挨个头去闻她的粉颈,嗅嗅一阵香水味和成熟女人的汗味,醒醒神:「哇,真香!」跟住跪在她前面:「伯母,不要这幺伤心啦。」递一条纸巾帮她抹干眼泪,实际上用手遮盖她视线,俯个头到她膝盖偷窥,希望看到她的底裤。嘿!运气不太好,她那对大腿紧夹着,如何是好?

  为了分散她注意力,我说:「其实阿成染上毒瘾,才搞到有今日……」一面说,一面动手……以胆博胆,有意无意放一只手在她膝盖上,轻轻将她那对大腿分开一点,裙底春光就一览无遗。她那对大腿好修长,晶莹雪白。大腿尽头是条半透明的粉红色三角裤,窄窄的将肥美的蚬肉扯得分开两块,胀卜卜的,连条屄缝都现了出来,还隐约看到一片黑色,几条阴毛伸了出来。

  以前偷窥总是惊鸿一现,看到一点内裤就算好大的收获。今日近距离去偷窥,还可以慢慢欣赏个裙底的春色,看得我魂飘魄荡,兴奋到条老二都硬了,连老爹姓啥都不记得。

  她一直在哭,什幺都不知道。色胆原来可以包天,死就死啦,我张开她那对大腿再擘开点,伸只手入她裙里面,轻轻摸住她对大腿。

  「哇!好光滑!」

  一只手隔着我自已条裤猛捋我条老二,另一只手渐渐摸到她大腿尽头!隔着三角裤轻轻用手指尖扫她那条屄缝,「哗!暖洋洋,好柔软、好舒服!」轻轻地揩一下底裤的边缘,然后勾起一条罅,塞一只中指进去……正想进一步有所行动时,阿成妈开始渐渐平静下来,我知道再摸就一定出事,唯有缩回只手,跟她拉回条裙子,看见她半醒的媚态,我就一头大汗,真的好想操她。

  但是如果她叫起来就大事不好了。时机未成熟,唯有压住满腔欲火,借意走去浴室冷静一下。

  一冲入浴室,我就扯下裤子,猛捋条老二,忙乱中踢到一个竹篮,衣物倒得一地,一定是两母女冲凉时脱下的衫裤,其中有几条薄到半透明的性感三角裤,都不知是阿成妹妹或者是阿成妈妈的。

  随手挑起件浅黄色红通花的,摸摸还有点湿湿的,这种有屄汗味和香水味的三角裤闻起来都好爽,细心看起来,夹层布料用来包住屄罅那部分,还有几条毛粘住,一边闻味,一边用另外一条内裤包住条老二猛捋个龟头,心中幻想着成妈那对波,插入那胀卜卜的屄口,真过瘾啊!

  可能我兴奋过道,捋得十几下就眼前一黑、双脚一软,精液狂喷。

  休息了一会,就把阴茎抹干净,干脆带了那条三角裤来做战利品。

  出去时见到阿成妈仍然挨低,但已经醒了,看样子又不像知道我曾经摸过她。

  「阿明,你帮帮阿成啦,好嘛?」她含着泪求我。

  摸住袋中的底裤,想起刚才的情景,心中微有歉意。

  「好呀!有什幺事就打电话给我啦!」心想:「下次你就没这幺好运气了」。
TOP Posted:2018-01-31 12:34 | 回樓主
梁先生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3437
威望: 307 點
金錢: 146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12-12


  (二)恐吓

  有一天晚上,电话响了,原来是阿成妈,她一开声就哭了,断断续续地说:

  「救救我吧!最近有一个叫大哥洪的人打电话来,说阿成向他借了钱,要阿成最迟今天还,如果没钱就要搞我的女儿阿萍,然后……再搞……我……,这不肖子都算害死人了!」「阿成到哪去了呀?」「他不敢回家,说有人要杀他,要躲避几天,他说过你认识大哥洪,可以替我们讲一下情,求你救救我两母女啦!」我精神一振,心想:「有机会食天鹅肉啦!」我和洪哥都算好熟,拨个电话问一下。「原来只欠二千几而已。嘿!都不必又奸又杀那幺夸张嘛!」「阿成欺善怕恶,要是不吓吓他老母,就没办法的了。」洪哥都算给我面子。

  「洪哥,我先去他家看看,半个钟头后……」我将刚才所想出的计划说给他听。

  「……这样……就大家都有占便宜了……哈……哈……」我走上成妈家,她好紧张的来开门,乳波一荡一荡,今天她穿着件碎花无袖长裙,淡扫娥眉,另有一番韵味。

  「大事不好啦,原来阿成欠他们伍万块,阿大哥洪就杀到哩,你两母女快点逃呀,这班人什幺都做得出来的!」我一味恐吓:「让他们上来见到阿萍,就连渣都没了!伯母,你还有多少手饰和现金呀?」「翻箱倒龛也只得二千几,」成妈低着头:「这个月的租仍未交,这半年来将他阿爸留下的钱都用光了!」一边抹眼泪,一边将钱交给我。

  「唉!……五万,死啦!求……求……你帮我。」成妈又开始哭,她看来很可怜。

  我心想︰「这个时候,也应该是向她下手的时候了。」「怎办呢?先坐下,慢慢商量啦!」我故技重施,扶她坐下,这次就不必偷偷摸摸了,干脆就坐到她身边,好象情侣似的,右手臂揽过她的颈项,手指从她衫领口慢慢爬进去,挑逗性地搔扫她的琵琶骨。

  「哗!真是滑净!」

  事出突然,成妈也不知所措,不知该怎幺响应才好。

  「不必这样担心……」我在她耳边细声说,轻轻用嘴唇去擦她的耳珠。

  手又伸下一些,摸到她的奶罩边,玩住条胸围带,回忆起第一次追女孩子时的那种滋味……她呼吸渐渐急速,面红直透脖子。

  电话突然响起了,成妈吓得一跳!

  「喂……喂!」成妈接听。

  「他妈的,你这个老屄!再不还钱我就烧你的屋……奸死你……」洪哥声量很大:「奸了你女儿!我再给多你半个钟头,你好自为之……」洪哥真够醒,时间恰到好处。

  我接过电话:「洪哥,他两母子哪有这幺多钱呀!他阿妈求你可不可以缓一下……喂……喂!哦……哦……」我眼溜溜转:「……那……是……是……不过……」我越讲越小声,最后无奈收线。

  「洪哥他肯不肯?」

  「他说如果你肯拍些写真相,他就当给我面子……但是你一定不肯……这幺大的事情,伯母,帮不了你了。」我装作要走。

  「阿明,不要走呀!求求你啦!只要不好搞阿萍,要怎样就怎样啦!」我假装无计可施地骚着后脑壳头,欲言又止:「这样子啦!事急马行田,如果你肯牺牲一下,我替你拍几幅美女相片,搪住先啦。」「如果要赤身露体,我就宁死都不肯了!」看她的样子很坚决,好一位三贞九烈的住家女人!心想:「对着这幺贞节的妇女,一定要先给她一点尊严,慢慢来才可以。」「不用赤身露体的,当去海滩游水,穿着泳衣不就行啦!」「那我以后怎样出去见人啊?」她好惊怕。

  「穿着内衣裤,作几个状就行啦,你用头发遮住半边面,就没人会认得你了。」我连珠炮似的说了这些话,搞得成妈也拿不定主意。

  打铁趁热,在这个纯情阿妈犹豫之际,我便拖她入房。「随便挑件合时的啦!」我大条理由的去抄她柜桶,将一堆奶罩三角裤摊在床上逐件摸,各色各款都有,这幺私隐的东西都被我看到,真是羞死她了。

  其实女人总是怕人偷窥、又怕走光,但假如不想让人看,又何苦要这样多款式呢?

  「这些太老土了,怎幺可以呀!」我有心捉狭她,拿起一条沾有经血迹的三角裤来看,成妈尴尬极了,迅速地一手抢去,还好凶地瞪了我一眼。

  「不如看看阿萍有没有合适的啦?」其实我心里最想看的还是妹妹的。

  我冲入阿萍的房间,乱翻她柜桶里的东西,本以为这个十几岁女孩子是穿绵质的底裤,那知她人细鬼大,条条都是半透明,而且十分细窄,我终于挑了个有肩戴的奶罩和一条浅紫色比坚尼三角裤给她,心想:「这次看你再怎样遮挡了!」她面有难色:「这样暴露,怎样穿啊!」她的眼泪几乎滴下来,哭丧着脸:「我还是……不拍了……」「现在那些出名的阿姐都是这样穿的啦,没时间了,阿萍的小命……」这下吓到她六神无主,连忙去厕所换衣。不一会儿,成妈由厕所出来了,哇!

  歹失德(台语)!那条底裤薄如蝉翼,怪不得她忸忸怩怩,双手遮得住一对奶子,又顾不得遮下边,慌失失地缩成一团肉,娇羞中又有股成熟主妇的神韵。

  那对奶白雪雪,一个屁股好大、好圆。

  我将她舞来舞去,将个照相机摆上三脚架之后,就开始讨她便宜。

  「挺腰啦!凸起胸部,对!这样!拉起这……!OK!」一味谋杀菲林。

  我尽量借机会吃成妈的豆腐,挂名摆姿势,老实不客气地摸住对奶,托一下、拨两下,哇!好弹手唷!

  成妈好久没被男人这样搞过了,好象很紧张,加上有点兴奋,浑身直颤腾,她扭过了肩膊头,下意识来避开我。

  我用双手心托住她那对乳房,两只姆指轻轻隔住个奶罩,绕着奶头打圈,阴阴笑:「这粒奶头要凸起才够性感哦!对了!好……」我揉得她两粒奶头挺得硬硬的,开始有反应,她含羞的低下了头,不敢正眼望我。我那条老二已经很硬,胀得就要爆炸。

  「不能合住大腿,张开!」我强硬地捉住她只脚,掰到大字一样。

  这次阳光充足,薄薄的底裤又窄又细,只是遮到一条肉缝少许,毛茸茸的肥屄若隐若现,两条晶莹雪白的大腿,真是引死人。

  我沿住条白嫩的小腿摸上去,在她大腿内侧的敏感地带用指尖轻轻搔扫,玩弄那些突出来的屄毛。

  「望住镜头,不能忧郁!要风骚一点!」我摸住她那只玲珑浮凸的肉蚌,见到那条肉桃缝就要流口水。

  夭寿啰!(台语)拣了条这幺窄的底裤给她,绷得她圆圆的小腹有一条明显凹痕。

  「得想个办法剥光她,让她舒服一下了。」我心想。

  我轻轻地继续隔住底裤,抠挖她缝尖阴核的部位。有位专家讲过,开始时隔住裤挖的效果比脱下裤好,起码不会整伤女方,出汁也比较快。

  咦?果然是湿湿的。

  她被我挖得好兴奋,娇喘频频,鼻孔微微扩张,不自觉地挺摆起只肥肉蚌,圆圆的屁股也情不自禁地摇了起来。

  看着她两条大腿的嫩肉颤颤巍巍,两片红唇微微掰开,额角猛冒冷汗,分明是已经春心荡漾了!

  她紧皱着眉头,闭上了媚眼,好象很辛苦的样子。

  「你作出这样的牺牲是为了阿萍,真伟大……」安慰之余,一只手仍然在挖她那敏感部位。「你个……乳房……真伟大……」见到这个良家妇女被我挖到快变骚货,又要保持女性的矜持,那种内心挣扎,又淫荡又贞节的表情,真是可以得个影后奖了。

  我抓紧机会,大肆拍摄她的面部大特写。

  我于是乎再加重料,用中指按住她那粒阴核细力震动,她开始捱不住了,条底裤又好象更湿了,喉咙中还发出低吟:「噢……噢……」我正想剥下她条三角裤的时候,她突然捉着我只手,全身好象抽筋似的抽搐几下,「噢!……噢!!……噢!!!」大叫几声后就软了下去。

  成妈身为长辈,被后生的男孩子光天化日掰开大腿来调戏,还摸到有高潮,什幺自尊都没了。

  她稍微冷静下来之后,就很生气的望着我:「我年纪这幺大,都可以做你妈妈了,求求你……不要再摸了!」她的语气好坚定。

  「我宁愿死都不会脱光让人看!死就死啦!」她一边哭,一边很快穿上衣服走进房去。

  「不好啦!」她情欲发泄之后下不了台,我唯有扮生气了。

  「好啦!等我和洪哥讲一下,看可不可以通融一下啦!」既然她这幺三贞九烈,我也不想逼死她,唯有用手搓弄自己的老二几下来发泄。

  「他妈的!我一定要和你搞一趟“ 劲” 的!」。
TOP Posted:2018-01-31 12:35 | 回1樓
梁先生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3437
威望: 307 點
金錢: 146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12-12


  (三)得米(成功)

  昨天弄巧成拙,被阿成妈这块就到口的肥肉掉了,搞到几乎谷精上脑,整个晚上都睡不着,心想:这个伟大母亲既然宁死不屈,我就要改变战略,由阿萍处下手。

  下午放学时后,就在阿萍学校门口等她,没多久就见到阿萍蹦蹦跳跳走出来,还和几个男孩子有说有笑。

  好久都没见到阿成的妹妹了。

  曾几何时,这皮黄骨瘦的丫头,摇身变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尤物。眼前这个长发姑娘,小小的嘴儿,笑得好甜,样子好淘气。眼睛大大,眼睫毛好长,鼻梁挺直,皮肤白中透红,好有青春活力,还生得好高挑哩!

  「阿萍!还认得我吗!」

  「喂,明哥,好久不见,阿妈说你昨天上过来帮手,真多亏你了。」这女孩子早熟,说话时搔首弄姿,笑起来一把声音听起满舒服的,真他妈的风骚!

  她的样子简直是成妈的翻版,联想起如果调转过来,她穿着起成妈的内衣裤被我又搓又摸会怎样呢?又或者两个一齐被我摸又会如何呢?

  「我有东西给你看……你要保持冷静呀!你知道阿成现在事态严重,你阿妈又要交租又要救你哥哥,迫住牺牲自己!」我将成妈的色情照片递给她:「呐,你看看啦。」相片拍得很清楚,虽然不是全裸,但仍见到她穿着性感内衣裤,被人摸住乳房。想不到成妈这幺上镜,尤其是几张特写,充份表露出她那种骚到出汁的神态。

  「怎幺会这幺?明哥,怎幺……会这样啊!」阿萍叫起来,整条路的人都望过来。

  「听说这些是一个日本佬拍来卖埠的,本地不卖的呀!还有些好咸湿、好肉酸的口交、肛交……就不方便让你看啦!」阿萍眼都红了,低着头呆呆地望着相片,「咦?怎幺……这套底衫裤好象是我的!

  呐,裤头上还有我英文名的缩写耶。」她的观察力也很强。

  「哎,真作孽!一定是那个日本佬要她扮少女,所以叫她先穿上你条底裤。」「通常她等你上学后才拍的,今次日本佬因为要赶开工,你阿妈怕你回家时撞正,但要你在街上徘徊又不放心,所以要我同你避一避。」「阿妈好惨呀!」听到母亲为她饱受凌辱,看着她的眼泪流出来,还伏在我肩膊上哭的呜呜声,用她那对刚刚发育的乳房顶住我胸口,满舒服的。

  我借势揽住她,「萍女,不要这幺伤心啦。」我在她耳边好言安慰,一面用心口擦她的乳房,一面轻轻抚摸她的臀部,那样的弹手,与她妈妈有好大的分别。

  鼻中闻到一阵少女的幽香,我的下体情不自禁竖起,刚刚贴着她的小腹,大庭广众又不可以明张目胆这幺去磨她,真气恼,心想:「不行,一定要连她也干上。」「你现在就装作不知道,打个电话给你妈妈,说要迟一点才回家啦。」趁阿萍在哭,我随即拨个电话给成妈,阿萍连忙摇头摆手,暗示不想说。

  「喂?」

  听到她阿妈的声音了。

  「妈呀,我……呜……咽……」哭泣时又怎可以立即停呢,「我迟点……回去……呜……」我赶快收线,不给她讲下去,还义正词严地教训她:「你这幺哭着说,你妈都不放心啦,大家都知道这是见不得人的事,你要给妈妈一点尊严嘛!」我向她拿学生证,说要替她申请一份工,接着给点钱她食餐看戏,约定十点钟来接回她。接着再和洪哥打点一下,我就回家等消息。

  果然,还没进门口,电话已经响个不停,「喂!阿明呀?我女儿哭着打电话回来,听不清楚就断线了,洪哥接着就叫我马上还钱,不然就要后悔。他这次很阴沉,不再喊打喊杀,死啦!他们一定是捉住阿萍啦……」。(这个女人联想力都好丰富。)「等我想想办法……万事有相量。」我好言安慰:「我马上来。」我故意让她焦急一下,整个钟头后才出现。(这次记得带摄影器材了)成妈如锅上蚂蚁:「怎这幺久啊?我女儿怎幺啦?」我将阿萍的学生证拿出来:「洪哥叫我交给你的。」成妈见到学生证就脸孔都发青了。「你跟他求求情啦,拜托你了!」(不知怎的,人一有事发生,就总是向最坏方面想。)我用个“ 无电池” 的手提电话与洪哥“ 讲数” :「喂!阿洪呀?怎幺啦……那些照片……我知道……太老了?你没兴趣?……喂!喂喂!不要收线呀!」「……糟了,不跟我讲!」我故作紧张:「他说不要你这幺老的女人,要好象阿萍那样的青春玉女。」成妈吓到花容失色,别无选择地说道:「拜托你对他说,不要搞萍女,我什幺都肯做啦!」我作勉为其难状,“ 再次” 同洪哥接触:「喂!洪哥,成妈说今次肯牺牲色相……什幺?要打实战……要含?……还要……钻屁眼……哦……不准戴袋……你一会派人上来……」「不要派人!不要派人!我怕有性病……」成妈在旁边抢着说:「我不和别人做,一定要同阿明做!」嘿!成妈真看得起我。

  「不行啊!怎对得起阿成,况且……你是我的长辈……」这次轮到我扮高档了。

  「求求你啦,上次你替我拍照……你……也有看……摸我……还搞到我……」她羞到不能再讲下去。

  看她这幺可怜,我就答应道:「好了,好了,一个钟头后收货啦。」我收线后就教她:「顺其自然啦,没人调镜头,用脚架又比较麻烦,唯有见机行事了,我一说「大特写」,你就张开大腿向着镜头,就是这幺简单。」「我会用吻你的方法来遮住你的脸,你就尽量用屁股后面对着镜头,一有机会就伏下头,含住我的老二,就包管没人认得出你了。」「你去冲个凉,打扮漂亮些,穿条短的裙子会比较方便,不要再戴乳罩了,反正要脱的嘛!」我随手将个电话搁起,免得阿萍又打电话来就累事了。

  部署妥当之后,录像就开始。成妈去冲个凉,换了件枣红色的低胸迷你裙,她果然听话,没戴奶罩,两粒乳头隐约可见。浓妆的成妈简直判若两人,远看像个少妇一样。

  这次我拖住她的手一齐入房,她面红红,好尴尬,垂低头一声不出。我揽住她的蛮腰,轻轻拨一下她额前凌乱的秀发,情深款款地望着她,实行假戏真做。

  我说道:「成妈,其实我小时候就好喜欢你,你是所有阿妈之中最好身裁、最漂亮的……肉弹明星也不过如此……我每晚都想住你来打手枪……你看,我的老二又硬起来了……多大条!」我捉起成妈的手,放到我隆起的地方。

  她有点感动了,两片好性感的红唇微微张开,但欲言又止,我忍不住就吻下去。起初她还有些少抗拒,扭转面来闪避,但经不起我好激情地狂吻,终于被我的舌头伸入唇间,挑逗的用舌尖撩一下、舐一下她的舌头。她好被动,没有相应伸出舌头来跟我玩。

  我心想:「一会儿就要你用条舌头来舔到我够本。」我啜到自己差不多缺氧才放开她,一边啜一边摸捏她的乳房,感到她的奶头开始有点发硬。上次一摸她的奶子就全身发软,心想:「这次看你还不栽在我手上?」我继续进攻,拉住她条肩带,失惊无神地这幺向下一扯,整对乳房就全弹出来。

  「呀!」吓得她失声大叫,慌忙用手遮住。

  「不要遮了!让我欣赏一下啦。」我拨开她双手。哗!真的保养得很好,两只大奶跌荡有致、晶莹雪白,好圆、好丰满。奶头大大粒,呈淡红色,好象两粒子弹似的,乳晕出奇之大,像个小山丘,占了奶子的三份一,好在一对奶子也这幺巨型,才不算太异相。

  「不要看啦!我这里好异相啦!」成妈自己知自己事。

  最近玩来玩去都是二十岁的妹妹,摸惯了小笼包,突然见到这幺丰满的大包,份外兴奋,低声说道:「你对奶子好久都没被男人玩过了,让我先替你啜一下两粒葡提子,不如我啜左边,你自己搓右边啦。」我用舌尖在奶头周围舔舐,用门牙咬住奶头,轻轻这幺一扯,然后再用舌尖揩擦敏感的奶尖。接着就扮小孩子吸奶,狂吮猛啜,每啜一下就感觉到她不由自主地颤一下。

  我另一只手就撩起她条裙子,摸到下边,成妈照例又左推右搪,紧合着大腿。

  这次我快手快脚,一手扯掉她的裙子,脱去纯白色的通花三角裤,然后把底裤挂在大腿上。

  (这招是学小日本的。)

  我这个“ 导演” 很不耐烦:「张开大腿!让我看看你那只毛屄呐!」她无可奈何的擘开大腿,我梦寐以求的桃源洞就毫无保留地摆在眼前。成妈下面阴毛好浓密,好似一个小森林,几乎连条屄罅都遮掉,拨草寻蛇才能见到那条小溪。两片大阴唇呈嫣紫色,合得紧紧。想到她差不多四十岁都还这幺诱人,简直看得我流鼻血。

  她那粒阴核好小,很难找到,但这小肉粒是她的死穴,我用指尖轻轻触一下,她就敏感得夹实大腿、合着双眼、皱起眉头打冷颤。我想:「要破她的贞节牌坊,就易如反掌啦。」我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开始湿湿的,于是脱下裤子,将条大老二顶到她口唇边,她当场吓了一跳,眼光光的不知怎幺办。

  「你苦口苦面,样样都不肯做,那怎幺行呀!」前车可鉴,这个女人很要面子,一定要让她下得了台才可以。

  「不如你闭上眼睛,当我是你的老公,回味一下以前性交时的温馨啦,他平时叫你什幺亲密的名呀?「小森林」?或者「湿密桃」呀?」她开始破涕为笑:「别乱讲啦,他叫我阿珍。」她开始有些少心动。

  「阿珍姐,我保证会闭上眼不看你,那你便不怕尴尬咯!」「来,你以前也有试过帮阿成老爸吹萧的嘛!现在先跟我含一下。」成妈点一下头,细声说:「记得初恋时不想弄大肚子,很多时都要……我含……」她真的好回味往日少女情怀,样子十分陶醉。

  「但我已不记得怎幺做了,这幺难为情!」这个骚货假假的也要扮一下纯情。

  「阿珍姐……首先用舌头,由上至下整条舐匀……」成妈听到我叫她做阿珍,似乎好有感触,果然俯低头照做,她合上双眼,用舌尖舔一下我的龟头。

  「舐低点,舐我个阴囊。」我温柔地摸住她的头发,她一路将包皮捋上捋下,含着阴囊的一边,用舌头撩撩卵蛋,左右两边交替地含。我将她垂下来的头发拨好,欣赏她那种媚态。

  成妈果然有经验,不消三、两下手势,整条老二就被她吞进去,还满落力地啜,吮得我舒服极了。这幺样搞法,好容易“ 出师未捷” 就爆浆的。

  我干脆躺下,垫高个枕头,要成妈调转身子玩六九式,骑在我上边。「呐,继续吮我的老二,用个屁股向着我的脸……唔……扭一下啦。」她好听话,扭扭一下条腰,将个肥臀在我面前摆来摆去,好象是在被插屄似的一下接一下挺着小腹,每挺一下,那只屄就一开一合,两片鲜红色的肥螺肉,就在我唇边一下接一下的开合着。

  她的屄散发出一种成熟女人的味道,这种味道可令狗公隔几条街闻到也受不了,自古帝王连江山都不要的“ 春情味” ,实在难以用笔墨形容。

  见她的小屁眼好象朵小菊花,我贪玩地伸只手指尖进去,吓得她整个人跳了起来!

  「我后面不准搞的!」她把头扭转过来警告我。

  一只手在肛门口搓揉着,另一只手撑开她的大阴唇,两片小阴唇好滑嫩、好红,我用两只手指插入洞里玩,看到有水涌出来,忍不住啜一口试一下味道,唔!

  普普通通,不像那些咸湿小说所形容的“ 甜美蜜汁” 好喝得这么交关。

  用舌头舐了她几下,她又开始打冷颤,舌尖由她阴道口伸进去,再挺直舌头尽量塞入,以舌头代屌来肏她,肏得几下就弄到成妈在床上典来典去,「咦……咦喔……喔」好大声地呻吟,再不顾矜持了。

  机不可失,我立即坐直身,用阴茎的龟头从后面磨擦她的屄口,冷不防「吱!」的一声就整条插了进去,跟着大力一挺、一抽、一插!

  「噢……噢……不要……呀!」

  再抽、再插几下,「拍!拍!」有声。

  「不要……呀!」

  她口说不要,下面就愈来愈湿,每次抽插都「吱、吱」有声。我由后面一只手磨擦着阴核,另一只抚摸着乳房,在他耳边喃喃细语:「阿珍姐,你的小屄真的好窄,是不是很久没给肏过了?」我发觉成妈很喜欢听淫语,尤其是赞她的「骚屄」美就兴奋到忍不住「噢!

  噢!」连声。

  「骚屄这么多毛,又滑、又嫩又多汁!等我挖开你只骚屄,用条大屌肏到你死去活来!」成妈开始发浪,忍不住出声:「拜托你……快用你的大屌……插我啦!」「你说,插你的哪里?」「插……插我……的小骚屄啦!」她变到全无廉耻。成妈发了狂一般,拚命的迎送着我的抽插,屁股竖起、两腿乱撑、「噢!噢!!噢!!!」地猛叫,想不到到她的高潮来得这么厉害。

  我也受不了了,龟头一阵快感,就在成妈里面爆了桨,感觉上起码有半公升的精液射了出来。

  成妈伏在枕头上默默流泪,多年的情欲压制、金漆的贞节牌坊,就被我毁于一旦,真是罪过,心中不禁有点歉意。

  我吻了她一下就收拾一切,时间也差不多,我要去接阿萍了。
TOP Posted:2018-01-31 12:40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