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原创•感恩草榴]传统教师妻子养成记[长篇连载 2月14日更新 欢迎大家交流 ]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原创•感恩草榴]传统教师妻子养成记[长篇连载 2月14日更新 欢迎大家交流 ]
马有氧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9
威望: 35 點
金錢: 27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09-22


[原创•感恩草榴]传统教师妻子养成记[长篇连载 2月14日更新 欢迎大家交流 ]



写在前面的话:艺术来源于生活,却不见得高于生活,因为生活的段位太高,生命有限,无法体验所有人生。这篇故事里有我的真实体验,也有我的思考。我们从春宫图变到草榴社区;从玉器自慰器变成电动自慰棒;从酒池肉林变成海天盛筵,变得只是外壳,不变的是人心。


                               第一章



我的老婆来自于一个传统的家庭;她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老师;她有一个祖传的大屁股。

她上小学时,父母离异。饱尝人生冷暖的同时,也对她一生造成影响。具体表现在,对他体贴备至的男人,她就爱到骨子里。

我们是高中同学,也是同桌。那时情窦初开,性欲高昂,有一次她背对我弯腰捡笔,就让我的小弟弟硬了一节课。

最让我影响深刻的是,一次我俩打赌,论题是暑假学校是否会补课。在讨论赌注的时候,我不知轻重的和她开玩笑说,“你如果输掉,那就夜深人静来小花园找我。”说到这里还忙不迭补充一句,“别穿衣服哈。”

她怒瞪我一眼,我马上收起嬉皮笑脸,打个哈哈。可她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她有男朋友,甚至经常在校门外不远的小路上恋恋不舍,拥抱在一起,告别时也会亲一下再离开。

我不会嫉妒与愤怒,更没什么特殊感觉。当时我对她的关注,只因为那时候我年轻,没吃过没见过,谁都想肏。有时候在路上看到穿黑丝的,莫名其妙就给人家下定义,心道:“一定浪。”可表面还要装作若无其事,见惯风浪的样子。

日子一天天过,我们也完全没有除同桌外的其他交集。我相信,当时的我们想的都一样:这个男孩(女孩)和我不会产生任何故事。

高中毕业,我遭遇了感情上的挫折。和我在一起两年的女朋友离开了我。这位女朋友是个大胸妹子,却不是个胖妹子,很娇小可人,罩杯应该是过C有余,到D未满的状态。

我高中时长得清秀,留着时髦的发型,很惹人注意,我这位女朋友或许就因为这样(也可能我狭隘了,是因为感情?)对我百依百顺,甚至在午休时,拿校服往我腿上一遮,就开始给我打飞机。

我经常问她要些私密照,以至于我俩吵架(主要是因为我浑,脾气大)她就给我发她的裸照劝我和好。我一般还是要再装一下,但下体早就出卖了我。于是我就开始用言语挑逗她,最终我们就去开房,或者她来我家。

据研究表明,胸太大的女生,性欲不会特别高涨。或许这个结论是研究我女朋友得出的吧。她的性欲很差,其中也有我的问题,我当时只会抽插,没有前戏,没有情趣,只有猛得插入,而且根本忍不住不射。她从不会拒绝和我做爱,但也不会主动提出和我做爱。

有了她以后,我的欲望被疏通了。不管从谁那搜索到的性爱Wi-Fi,都会插在她身上用。

这一切终于在那一刻开始改变,我俩在我家做爱,我爸突然领着三个朋友回来打麻将,那时候她赤身裸体躺在我的床上,由我给她舔奶头。

我猛地钻出被窝,把她盖个严实,然后独自面对我爸一行人,并以同学要来家里玩为借口,在我爸朋友的帮腔下,成功让他们去了麻将馆。

当我准备再回到床上温存时,她却开始面无表情的穿衣服,我有些不悦,我又用以前的那一套,装作自己很生气。

可能爱是有惯性的,她虽然生气,一瞬间还是改不了,就穿好衣服过来安慰我。我看她穿的严丝合缝,真得开始生气。一种弓在弦上,却找不到目标的挫败感。

她看出了我要什么,却沉默不语。我背对着她,听着她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再听到门开、闭的声音。心情差到极点,拿起手机,把她的各种联系方式删的一干二净。

她就那样离开我了,在她给我的最后一通电话里,是这样问我的:“能不能再不做爱,直到结婚那天。”

我用一种弱者的方式,对她大骂粗话。同时宣告了我们的彻底告别。

女朋友离开后,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发一些稀奇古改的朋友圈。说实话,此时我的恋恋不舍,除了已经对女朋友的好产生依赖以外,还包括再也肏不到一个大胸妹子的遗憾。甚至经常幻想她的下一任对象骑在她身上,拼命的揉搓那大奶子。

只属于我的东西突然失去,我受不了。开始拼命的找她,死皮赖脸,低声下气,可越这样她越不理我,越不理我我越想这样。

也是从这时候开始,我明白两个人在一起,不是谁爱得多谁完蛋,而是爱的少的那个人,会因为自己的年幼无知,饱尝失去与失落的苦感。

当我在通讯软件上翻阅好友名单,想找人说话,以缓解空虚感的时候,发现了我那位老同学,想起了她瞪我时的表情,我反而更有一种好奇感与征服欲。

借着淫虫上脑,我给她发了信息,聊天的过程中,也得知她和我一样,变成了单身。

我找她聊天,也有两层原因。一、我当时刚刚失恋,需要找个人转移注意力。二、得不到的在骚动。

我像口香糖粘在头发上一样,怎么甩也甩不掉,成天到晚找各种理由找她、关心她、给她写信、给她买生活必须品、或是创造一点生日小惊喜。

在那年九月初,我收到这样一条消息:十一放假,我们一起去西安吧。

我简直惊呆了,满口答应。当时小弟弟翘个不停。得到这样的信号。连得一个星期,我经常给她发点不过分不漏点的黄色动图。

她除了发一些“炸弹”、“敲打“之类的表情,也没有过多表达厌恶。于是我更进一步,说:做我女朋友吧。她很犹豫、很纠结,说不想破坏我们单纯的朋友关系。

可越这样,我越想要。

我发起猛烈的攻势,写了好多封信(电子版)终于在九月中旬,她给我发了一条信息:不管前面是刀山还是火海,我愿意为你冒这个险。

我无比感动,邪念也退散不少。觉得这样的女孩,值得拥抱爱、拥有爱。

我提前到达西安,她还在路上,我给她看我们的房间,她发了一个色色的表情。我心一动,因为她从没有这样过。(哪怕只是一个表情)于是消退的邪念又起。我出门不光买了避孕套,还买了假阴茎自慰器。

她到了,这是我们毕业后第一次见面。

可没想到的是,她娴熟的挽起我的胳膊,娇羞的表情让我爱不释手。那白白的脸蛋映着绯红。让人沉醉,也让人“坚硬“。

九月中旬是夏天的尾巴,她一袭长发,却在脑后扎着马尾辫,鼻梁上架着一副猫眼太阳镜,上身穿印有哆啦A梦图样的半袖,下身穿紧绷着的七分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色运动鞋。

我发现她比上学时更好看了,有气质了,不再是之前一招鲜(大屁股),吃遍天了。

到了住处,我还装了把正人君子,表现的风度翩翩。一是因为她的干净与纯洁,(虽然此时我不敢断定她的第一任是否发生过)二是因为这也是我们毕业后的初次相见,矜持。

要去洗澡的时候,我问:“谁先洗?”

她答:“你先。”

于是我故意当着她面把衣服脱的一干二净,胯下的那一根随着失去裤子的束缚,将内裤撑起一个帐篷。

在这里插一句,上一任女朋友已经证明过:我是一个不长,较粗。(当然是和亚洲男性比)且不会什么做爱手法技巧,只是靠着年轻,耐力强,精液多的做爱莽夫。

她看到了,她吓到了,她脸红了。

洗澡时我故意把门半开,而且碰巧玻璃间构成的浴室正面对床,我把没把帘子完全拉下。而帘子的位置,是我提前勘查好的,能露出来我的家伙事儿。

我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洗得很仔细,尤其是那涨的发红的鸡巴。当我出来以后,裹着浴巾,和她说:“你洗吧。”

她脸上的表情我终生难忘,人无法解读。好像开心,也好像厌恶,好像微笑,也好像严肃。

看着她这样,我的鸡巴瞬间软了。

她开始洗澡了。果不其然,帘子被她完全拉下,我甚至看不到她的脚。

此时我只能脑补,总得来说,我的这位女朋友两个字就能概括:白皙。当时我认为她长得介于漂亮与不漂亮之间,还说得过去,直到后来我发现,那些漂亮的女人都是化妆与整容,才明白她符合一句古语:大抵选她肌骨好,不擦红粉也风流。

胸适中,而屁股极其诱人,我当时知识量匮乏,直到那些欧美女明星的照片映入眼前,我才明白,这种女人放在欧美,加上白皙的肉皮,和不丑的面容,稍微化化妆,一定是人们的最爱。

她洗完了,穿得严严实实。我们一起去吃了葫芦头(西安的一种小吃)

终于到了晚上,该睡觉了。面对只有一张床的房间,她没有抗拒,只是去浴室换上自己的睡衣,和我聊着天。

当灯关掉后,我伸手把想把她搂入怀里,她默许了。

此时我的鸡巴贴在她的大腿上。我明显感觉到她浑身发热,与此同时她的双手伸出,环抱在我背后。

我们紧紧拥抱在一起,得益于她的主动,我的鸡巴转移到她的肚脐眼上面。我们开始亲吻,无师自通。这个世界有很多默契与天赋。这种交合,我明白是很难得的。

亲到深处,情到浓时。我把她的手往下压,与我的鸡巴接触。出乎意料,她没有挣扎,并且开始认真抚摸我的鸡巴。我也伸出手,隔着她的睡裤摸着她的屄。

经过多次试探,我把手继续深入,绕过睡裤,抵达内裤。我摸得很仔细,一直在那屄上游走。她全身起了反应,这是女人的天性,是任何东西都难以抵挡的。我离开屄,将手伸入上衣。

我解开她上衣的扣子,在我以为会摸到内衣的时候,却碰到了奶。当手指滑过她奶头的时候,她躲闪了。可我没有察觉,继续摸着那日思夜想的奶子。

她的腿开始打结,扭动的很厉害,最终用手将我的手抓住,从睡衣中取出。

我明白自己犯了错。她不是不想让我摸,不然我也伸不进去手,而是摸奶头会很痒,而且不是心痒,是身痒,就更忍受不住了,比如说有人挠你脚心,一次是挑逗,多次之后,你就恼了。

我索性不再摸她,而是将手捧着她的脸,并且努力贴近她,能让鸡巴提醒她,暗示她,转移她之前的不悦。

我实在不想再掩饰,所以横下心,把她裤子褪下来,当然我手没那么长,只褪到膝盖,紧接着把内裤也往下拔。

这时候我感觉有人在看着我。我睁开眼,与她四目相对。虽然在黑暗中,我依旧读懂了她眼中的问题:你是我值得托付的人吗?那一刻我的精虫被这单纯喷雾灭得一干二净,甚至鸡巴也有些疲软。

我一直盯着她的眼睛,内心都在想,这样的一个女孩,我为什么要伤害她呢。我的想法透过眼睛传递出来,她懂了。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我欣喜若狂,同时鸡巴也再度硬邦邦。她主动把睡裤脱掉,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奶子上。有奶不抓非君子,我下意识捏了下奶头。她全身的细胞都在拧麻花,但是没有阻止我的动作。

有上次的经历,我也不再蛮干。决定放弃上半身,攻入“敌人”大本营。我先是沿着内裤勒出的肉缝抚摸着,接着自我感觉差不多了,便贴着小腹,进入内裤里。

毛、阴毛、繁荣茂密的阴毛;屄、湿屄、淫水横流的湿屄。

我翻身上来,猛得脱下她的内裤到小腿,并且柔声道,“自己脱。”她居然听我的话,用脚把内裤蹭掉,把腿张开。这样的主动让我变得疯狂,飞快地脱下自己的内裤到膝盖,就开始努力想着进入那一片潮湿。

欲速则不达固然没错。可对于茫然无助的新手来说,欲速代表着一种渴望。她很好的接受了我这种渴望。由于内裤脱得太高,我的腿分不开。她就两手伸出,帮我脱内裤,我也就着她的动作,卸了“负重”

没有了,眼前已没有任何东西阻挡了。就当我准备插入时,却像一个醉鬼,拿着自己的钥匙,找不见自家的门。她缓解了我的尴尬,抓着我的鸡巴,将它送入那屄里。

可进入前,她颤抖却清晰的说,不能完全进去。

我虽然不悦,为了赶快让小弟弟沾上淫水,忙不迭说道,“我只蹭蹭,不进去。”

这句网络段子我是真的说过的。可我却没想真的做到,此时我在半分生气、半分性欲充斥的个人世界里,已经做不得正人君子了。看来我终生不能在孔庙吃冷猪肉了。凡夫俗子,我来,我看,我征服。

她“啊”的一声喊出来,说:“疼。”

这时候她抓着我的鸡巴,就不再往里送了,相当于一列行驶中的火车,刚进隧道口,却被强行掰弯,往回开了。

那时我年轻,不会怜香惜玉,更不明白女生真的会很痛,不是拒绝与矜持。一无所知的我,趁她不注意,猛得塞了进去。

“啊”的一声,声音很短,却让听者心惊。别提受者肉痛了。

她的劲真大,完全不像一个女人,也因为我懵了,完全无心控制自己的重心。我被猛得推开,她翻身打开床头灯。

那床单上,居然印着红……这是我没想到的,不过结合她的性格看来,也只能说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了。

叫声的惊恐,推开的惊吓,落红的惊讶,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她“哇“的一声哭了,“我想我妈了。”

听到这句话,我更是感觉自己活得不真实,或是活得太真实,心里泛起一种念头:“我怎么在这个鬼地方,和这么个人在一起呢?”








http://cl.dc1w.pw/htm_mob/16/1801/2950306.html




                              



                               第二章


她哭得梨花带雨,我直挺挺的小弟弟不得不鸣金收兵。

祸福相依相伴,内心不知所措时,眼睛却丰衣足食。

她跪坐在床上,睡衣轻拂于身上,介乎于脱与不脱的诱人模样。衣半遮着胸,奶子不算特别大,正常水平,奶头塌着,想来性欲已消散殆尽。

大腿根部夹着,只能看到前院的阴毛,沿着臀部诱人的曲线,那白花花的大屁股压在不胖不瘦正正好的嫩白大腿上,顺腿而下,那肉肉的粉白脚丫子与指甲上涂着的红色指甲油搭配的恰到好处。

这就是我日思夜想的臀啊,若在臀前加上一美字,在美字前加上极品二字,也完全说得过去。当时我们同寝室的舍友,就曾意淫过这屁股。我亲眼看着他的裤裆随着对于这臀儿的描述,鼓起山包。所以我给他起个外号:阿丘。

不过哪怕现在阿丘站在这里,也不会变丘了。

因为她的哭声越来越大,男人都是怕女人哭的,尤其在这种我的未知领域里。

她似乎意识到自己坦胸露乳。手不再抹眼泪,而是麻利的把扣子系上。把被子扯过来盖在下半身,并探着身拿脱在床角的红色内裤。

随着她身体前探,被子已遮盖不住后面露出的臀,看到这一幕,我的小弟弟似乎又回到那个花花世界,摇摇晃晃准备变身花花公子。

她已将内裤抓在手里,准备在被子下穿上,穿之前转头看我,好像在观察我能不能窥探到她的屄。与她的小气相比,我的大度显得无比霸气。因为小弟弟变大时的摇摆,成功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好像在看怪物一样,看着小弟弟由娇羞变得骄傲。她呆住了,甚至忘记抽泣。我不知道女人看到男人的阴茎会有什么奇妙感觉,但是我知道渴望繁殖后代,是我们基因里天生带着的,我们喜欢和美女(帅哥)交配,努力赚钱、整容、健身,去找个称心如意的老婆(老公),说到底也是为了这个种族人丁兴旺。

我对着毛主席发誓,她的脸在那一刻红了。虽然我刚刚对她做出不可饶恕的事情,她看得入迷,半分钟才缓过神,低头看看床单上的血渍,小腿收起,头深埋在被子里,抱着膝盖痛哭起来。

这时候我真的硬不起来,只能找条内裤穿上,刚套好一只腿,发现她动作十分迅速,瞬间在被子里穿好内裤,穿上睡裤,然后下床拿起自己的衣服,进了卫生间。

我也只能把衣服穿好,正在纠结穿不穿袜子的时候,她从浴室出来了。饶过我,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箱。

天已经很晚了,在陌生的城市,我怎么能让她走呢。或许和我在一起更痛苦?不过我已猜到她在想什么,追她的时候写了那么多信,时常在琢磨关于她的一切。

此时我一点欲望也没有了,我拍拍她的肩膀,想让她面朝我,却听她抽泣道,“别碰我。”

我很生气,但看到她无助的背影,柔声道:“你转过来,好吗?”

她转过身,眼中泛泪,眉头微皱,牙齿咬着嘴唇,怒气冲冲的看着我。

我的心就像化了。不知道哪里来的酸楚,是前女友的离开?是追她时的憋屈?是小弟弟突然缴械后的失望?还是被她的情绪感染?我不知道,只是眼泪决堤,一个大男人,哭的眼泪婆娑。

她看到我哭了,或许是母爱泛滥,竟然抬手擦去我的泪水。

眼泪是这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刘备就靠着会哭,三分天下得其一;严嵩就靠着会哭,权倾朝野害忠良;所以遇事不决,不如哭一场,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自古男儿皆委屈啊。王尔德说过一句话: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和性有关。我们就为了祖宗给的这根鸡巴,一辈子拼命活着。

我缓缓把她搂入怀里,她的脸侧靠在我的肩膀,双手垂着,没给更多反应。

“你想把你最重要的东西,给值得你托付一生的人,那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我?”我声音低沉,一字一句说道。

她没言语,猛地推开我,继续收拾行李。她或许觉得,我给不了她幸福。此时的我都开始对她无感了,说道,“你去哪里,都是你的自由,但今天太晚了,明天早上,分道扬镳。你睡床,我睡卫生间,我保证离你远远的。”

说完,我并没有等她反应,径直走进卫生间。我只能靠听判断她的动作,我听到旅行箱拉链的声音,鞋底与地板的摩擦声,短暂的安静间隙后,是旅行箱拖行轮的声音。

她要走了。

我冲出卫生间,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你肯定对我有好感,或者喜欢我,或是一瞬间有爱我的情愫,这都是美好的回忆。我真的担心你的安全,因为深夜很危险,如果你曾喜欢过的男人一点好处也没有,你会选择和他在这里相会吗,听我一次话,我只求你一次,明天再走,好吗?”我故意把“明天再走”四个字说得特别重。

她看着我,表情缓和不少,抽泣也停止了。终于她放下行李箱,一屁股坐到床上,开始玩手机。我走向自己的行李箱,准备掏出iPad,在卫生间打发无聊的时间。

我瞟了一眼,她正在用12306买票。

绝望过后,也就释然了。此刻我没什么私心杂念,那就该回家回家呗。坐在马桶盖上,寻思看个电影。当我环顾四周时,发现她带来的各类洗漱用品罗列在那,其中一款没有拆封的男士洗面奶被我发现,我瞬间觉得自己为什么只想着啪啪啪呢。

那天晚上我看的是《角斗士》 一开始我还听听她在做什么,后来也忘记了,只因这部电影很精彩,而我也不报什么念想了。

看完电影,时间已经凌晨三点钟。我也困了,觉得自己好窝囊躲在这里,又看到那瓶男士洗面奶,觉得自己急功近利,不是东西。

就在这时候,“你出来吧。”这是她的声音。

以前她离我很远,我们都是聊微信或者打电话,她的声音我很熟悉,但这次我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佳人有话要说,我只好离开“小窝”。

“你坐过来。”她声音很小,却很坚定。

我没吭气,坐到床旁的椅子上。

她问我,“你会好好爱我吗?” 由于我打开了卫生间的门,此时的房间内不算漆黑。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眼,她的眉。

“会。”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答道。

“永远吗?”她问得很急促。

“永远会。”

此时此刻,我不知是被她给我的与众不同所吸引,还是被她不同以往的温柔声音所打动,还是被她的翘臀或是白皙的皮肤所迷惑。总之我不是撒谎,我答的很认真,我想爱这个女孩永远。除非她不爱我,不然我不会抛弃她。

“我怎么知道……你会,你永远会。”她的声音断断续续,显得有些犹豫。

“不要相信别人的嘴,只能看他的行动,不是吗?”

我笑了,笑得很灿烂,因为她笑了。

“你洗漱了吗?上床睡吧。”她柔声道。

我又洗了个澡,但没有拉开帘子,真的有点不敢。准备上床的时候,我一边想不能被她小看,一边考虑演戏就要有始有终。所以我穿好内衣外衣和鞋,拿了浴室的大毛巾当被子,躺在床上。

躺了一会,她坐起身,问我,“你这样睡能舒服吗?”

“这样睡好,你也放心。”我懒洋洋的答道,一是赌气,你不是要个正人君子,那我索性就做柳下惠,能做多久不知道,我还就见不得热脸贴你的冷屁股。二是我真的困了。

我基本上已经睡着了,迷迷糊糊马上就要见周公了。却感觉有人脱我的鞋,我心想,“脱鞋也好,睡得还能舒服点。”可鞋落地后,裤子也被操控了。

我猛地坐起来,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你别多想,我就是想让你睡的舒服点。”她的声音真的变了,每一次都那么温柔。

“谢谢您,太客气了。我自己来。”

她被我的“正式”对答逗笑了。

听见她的笑声,我居然有点兴奋。我三下五除二脱掉外衣,盖上浴巾再次躺下。

我睡着了,当我被尿意憋醒后,才发现自己进了被窝。我转头看向她,她面对我,闭着眼睛,几缕发丝散在脸上。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

我们俩离得有点远,中间的被子好像一个撑起的布袋,我怕风灌进来,于是把被子掖向她那一边,起身上卫生间。

上厕所的时候,我看到那摆着一瓶擦脸油,于是我丰富的想象力引导我由擦脸油想到精油,由精油想到按摩,由按摩想到AV女优,再把女优替换成与我一墙之隔的她,再把我想成那双按摩的手。

爱因斯坦说,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我由衷佩服这句话。当我硬着鸡巴走出卫生间,才发现她坐在那里看向我,似乎在等我出来。

夏天,脱掉裤子就是内裤,扒掉我的裤子,你还要我穿多少呢?

于是我的异常再次被她发现了,有了之前的经历,加上还处于演员状态,我躺回床上,抓起浴巾盖在下身。

她此时坐在我身旁,转过头低着眼看我。“你睡过别人吗?比如说她。”

我明白她想说我前女友,却不接招,“没有,不然你能逃得过我的手掌心吗?”

女人这种动物,千万不能说实话。不知道大家看过《非诚勿扰》(电影)没有,舒淇让葛优说自己的缺点,葛优先说没有,舒淇却说人不可能没有缺点,于是葛优说,你的眼睛长得有点开,像比目鱼。(请脑补舒淇的样子)舒淇马上不高兴了。所以我把自己的躲闪与之后的假话,统称为善意的谎言,我说真话,不仅伤人,还会破坏气氛,世界上有几个人没有过去与阴暗面,我选择抓大放小,大事不糊弄,小事别认真。

她不满意我的回答,接着问:“你把它。”她指指我的裆部,“放进她那里面去了?”

“没有,你说的这个人不会同意的,很保守。”我这样回答,是有自己打算。她让我放进去了,哪怕只是蹭蹭,她也同意了,可我说前女友却不同意,只会让她产生两种看法:
结论一:她比前女友更不自爱。分析一:她能问我这样的问题,明显就是在乎我,所以怎么可能自认为品德上不如情敌呢?第一种可能性不大
结论二:认为前女友不够爱我,或是前女友太愚昧,而她却是二十一世纪新女性。分析二:她一但这样说,也就是从侧面肯定了啪啪啪这种行为并不是可耻的,而是时代的,是大部分人都在做的。对于现在这个场景而言,我认为结论二更有可能。

哪怕她来个中间派,结论一二各占点,那我也没露马脚不是?

看她在思考,我赶忙加上一句,“她好像活在清朝的人,但也没什么错。而你这次的遭遇,完全怪我一个人,是我做的不对,没有为你考虑更多,害你不开心。也不多说了,以观后效吧。”

“清朝早就亡了,刚才的不愉快我也忘了,我不是讨厌你,只是我怕得到以后再失去。你明白吗?”她没有再用温柔的语调,严肃的看着我。

“我明白,摩登女士。再睡会,睡好了我带你去逛西安。”与她斗智斗勇耗费我不少精力,上下眼皮打得不可开交。

她柔声道:“我怕你今天没有精力逛西安了。”





第三章

做为一个内陆城市,西安的国际化程度很高,十三朝在此定都,世界两大奇迹都与之有关,造成世界游客络绎不绝,纷纷来此观光。

当一位蓝眼珠,高鼻梁,金头发,白皮肤,大长腿的女人走过我身边时,我抬起眼皮无力的看着她,无力到连意淫的劲都拿不出来。

而我身边的她却神采奕奕,挽着我的胳膊大踏步向前,时不时转眼珠瞟我,最终贴近我的耳根,小声嘀咕道,“今天晚上我还要。”

她发丝上的香气顺着脸颊飘进我的鼻子,这味道很熟悉。

午后的西安街头,阳光炙热刀俎,我为鱼肉。我只记得最后一眼落在她胸口被撑起的两团柔软上,之后便一阵眩晕,不知事了。

当我睁开眼,只看到天花板上的节能灯,微微转头侧看,她正坐在我身边,我与她四目相对,她的眼神中满是藏不住的焦虑与期盼。

今天凌晨三点,当她坐在我身上淫叫时,我发誓都没现在这么兴奋,而此时她的温柔体贴却让我联想到昨天夜里她的放荡不羁。此时心底生出的感动掺杂着性欲,让我情不自禁抓住她的手,就是这双手,当我从后面肏她的时候,我也是握着同一只手。

当你用大水泵、细水管抽水时,会因承受不住压力而水花四溅。她的欲望如洪水猛兽,观念如三峡大坝,可无论怎样严防死守,铁杵磨针、水滴石穿之间,总有一条小鱼疏而有漏。

是她主动邀请我上床的,是她脱掉我的裤子,是她主动亲吻我,是她隔着内裤揉搓我的小弟弟,是她躺在床上,把腿分开,用蚊子般声音哼哼道,“肏我。”

她屄上的淫水随着我的抽插,沾满我的男根。我肆无忌惮的用力肏她,不久便迎来想射的冲动。我对自己的续航能力提出抗议,想用更猛烈的抽插掩饰我的慌张,却得不偿失,非射不可了。

我拔出鸡巴,本是想趁热打铁射在她脸上,但来不及瞄准,精液趁一道抛物线,落在她的发丝上,这可能就是本人的独特品味吧。

她先是被这情景吓呆了一秒,一秒后她扭着屁股,柔声骚道,“我还要。”

我本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尴尬,男人做爱的根本性目的是为了满足女人,相比于一泻千里的射出感,看到女人因满足跪地求饶,才是极致的成就感,所以此刻我乳霜打的茄子,可她的体贴与欲望包裹着我。我问道,“你要什么?”

她笑了,扭动着身体,两手因难为情摸摸鼻子,抓抓头发。目光扫向我因射精而变软的鸡巴,答道,“我要它。”

我还是年轻啊,光是这简单的对话,鸡巴却开始抬头,于是接着问道,“你要它做什么?”

她眨着眼,这是她标志性的思考动作。我猜她是不好意思,或是词汇库匮乏。不管怎么,为了不冷场,我帮腔道,“用来肏你,对吗?”

她停止了扭动,手一摊,在床上摆出大字,嘴角上扬,看着我,道:“对,肏我好不好?”

王尔德曾说,性是任何问题的的究极答案。这其中的缘由是我们大脑先天性带来的原始欲望造成的,想想也是,如果没有性,你的人生又为何呢?或许这么说有点绝对,但在这里我实话实说,我认同,我承认,我就是这样认为的。

听到她这么说,我的男根又硬梆梆了,毕竟年轻。

我也没多言语,猛地再次插入了。

她是很骚的,但她的骚仅限于床上。我肏她的时候,她什么都认,或许说,“我想要个大鸡巴肏我。”或者说,“肏我,老公。”也会说,“我湿了,快点进来。”可在现实生活中,她是一板一眼的。这种反差像魔鬼,我真想让她服输,让她吃陌生人的鸡巴,让她在别人的胯下呻吟,让她发骚便瞬间潮湿。可这种想法只有一瞬,相信我,你不会忍受自己老婆被别人肏的,除非你精虫上脑,当你很冷静坐在那里,你会后悔的。除非你也在肏别人的老婆,我只称述我的观点,狭隘了?

她的屄很紧,我最喜欢看她瘫软在床上而我坚挺。

她说,“我要让你肏,让你离不开我。”我都会性奋到无以复加。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得到之后就索然无味了。这是爱?还是原始欲望,我已经分不清楚。她?我想她平时分得清楚,可当被肏时,就忘掉一起了。

道德在束缚我们,道德也会让我们感觉刺激。

我们在西安享受了最初的性爱,以至于在这里停留半个月,我都没去过秦始皇兵马俑,所有时间都花在她身体上了。

后来我累到不行,而她予取予求,不知歇息,不得不掏出先前买的假阴茎。

她打开按钮,假阴茎发出“嗡嗡…”的震动声,她缓缓放入自己的屄,我亲眼看着那粗大的人造龟头没入女人的私密处。

她忍不住叫出声,“啊…”,声音细微到稍有一定杂音就听不到的程度。

随着假阴茎渐渐全部进入她的身体,她越发难以抑制自己的颤抖,嘴微张着,发丝渗出汗水,脸色红润,双眼紧闭,双腿却急不可待,扭动、紧夹、一览无遗。就在这三种状态中来回切换。

我看呆了,以前只在AV里看过,没想到她会这样。后来我才知道,这样的女人才是难得一见。

不一会儿,她说,“我想尿尿。”

于是她就会起身,光着屁股晃着奶子,坐在马桶上,方便一下。她如果没忍住,这就叫潮吹?

我们在西安分别,而她却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发骚的频率超过我射精的欲望,所以面对这幸福的烦恼,我开始推诿。

我的拒绝造成她的欲求不满,也造成她的报复。

她报复我的方式,并不是单纯找一个男人上床(或许她找了,我不知道?)而是她的衣着愈来愈暴露,露肩膀,低胸装,超短裤,黑丝袜。

我不知道也就算了,而她经常自拍生活照给我看。

看着那长发遮挡一半脸,嘴唇嘟起,香肩微露,深V微露沟,紧身体恤显得奶子硕大无比(显得!),超短裤下是曼妙美腿,轮廓清晰的翘臀。我看到有的朋友说我写的好,其实很简单,写美食博客的人总在饿的时候奋笔疾书,写成人文学的……

面对这尤物,我不知道撸了多少次,有时候迫不得已,因为性欲会让我变得卑微,而她时常拒绝我,用手结束一切是最好的选择。

我写文章时,总是让老婆脱光在床上等我,然后我坐在马桶上码字,我都不想要,谁会想要呢?

西安是分水岭,但也是海市蜃楼,我以为她已经骚到无以复加,其实小巫见大巫,可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她那稚嫩与温柔的呻吟,时至今日都会在我脑海中回响。




                                                        

未完待续


[ 此貼被马有氧在2018-02-14 01:32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18-01-26 17:40 | 回樓主
月牙泉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335
威望: 34 點
金錢: 2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11-04


1024
TOP Posted:2018-01-26 17:57 | 回1樓
pwchina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1814
威望: 387 點
金錢: 15 USD
貢獻: 4300 點
註冊: 2007-01-10


贵在调教的好
TOP Posted:2018-01-26 21:00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