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娇妻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娇妻
梁先生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3441
威望: 307 點
金錢: 3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12-12


娇妻



我的小娇妻白薇今年27岁,是我的第二个妻子,整整比我小了8岁,因为年龄相差太多,所以十分宠爱她,几乎她提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她。

  当然,有些无原则宠她的原因还应为她比我当演员的前妻长得还要漂亮、迷人,她是那种有着杭州血统的大连美女,身材高挑、窈窕,腰肢纤细、柔曼,臀部浑圆,乳房坚挺,既纤巧苗条又丰满性感,皮肤白皙、柔嫩,珠圆玉润的鹅蛋型脸上,一双大大的眼睛清澈、明丽,性感迷人的红唇随时都让人忍不住去深吻。

  她的性格也是既有南方女性的含蓄、温柔,又有着北方女子的大方、活泼。

  再加上她研究生的学历和文化底蕴,使她更显得气质优雅、迷人。生活中她是我的小娇妻,事业上她又是我的好助手。每次带着她出席各种社交场合,她都是男人们视线集中的焦点,那些男人们直直的目光,恨不得剥光她身上薄薄的衣裙。

  也有很多成功男人在各种场合暗中诱惑她,或色诱,或利诱,可她始终不为所动,她对我的爱是绝对忠诚和忠贞的;然而,她又是十分浪漫的,每次在床上,她简直就是一个小妖精,花样百出,淫声浪语,活脱脱一个小淫妇,让我更加沉迷于她,特别珍惜她,当个稀世珍宝似的,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最近半年来,她的经历,不,是我和她一起经历的这些意乱情迷、如梦似幻的日日夜夜,让我对她越发珍惜、更加痴迷……“老公,有种交换伴侣的黑灯舞会你知道吗?”那晚,我们刚刚亲热完,她不让我下来,抱着我在我身下轻轻扭动着问我。

  我一惊,因为以前和前妻去玩过,以为她知道了,赶紧敷衍她:“早几年听说过,怎么啦?”

  “没怎么,今天公司王姐悄悄问我想不想去玩,我没答应。”她微微喘息着说。

  “噢,想不想去呢?”我一听,觉得带她去玩玩也许是一件很刺激的事。

  “不想,嘻嘻。”她赶紧抱紧我,生怕我生气,但我觉得她脸越来越烫。

  “哈,想去也没关系,只是玩玩,不玩出感情就行。”我的下身马上又有了感觉,不禁轻吻着她的耳垂。

  “真的吗?看着别的男人抱着我、吻我、摸我,你不吃醋吗?”她的呼吸开始急促,下面越来越湿……感觉到她的反应,我的宝贝一下子又坚硬起来,插在她两腿间贴着她湿湿的花瓣轻轻磨蹭:“不会,亲爱的,我爱你,只要你喜欢的,我就喜欢。”

  她明显地被挑逗得越发兴奋了,两手紧紧抱着我的腰,双腿也渐渐地分开,气喘吁吁地问:“那、那、那些男人会不会把手伸进我裙子里面去摸呀?万一、万一、万一忍不住,他会、会、会不会操、操、操我啊?”

  “只要你不反对,什么都可以,别人想,你要吗?”我也激动得不行,一下子吻住了她。

  “我、我、我、我要!噢~~”她狂乱地喘息着,两手用力抱住我的屁股往下一按,我就深深进入了她……这一次,因为有了这个刺激的话题在她脑子里幻想着,她显得特别激动、狂乱,我也深受感染,同样激动、疯狂,折腾了很长很长时间,直到双方都精疲力竭,才双双缠绕着睡去……第二天晚上,我带她去了那个我熟悉的交换俱乐部——其实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家。到了门口,白薇却有些害怕了,不想进去,我告诉她都已经和主人约好了,既然来了就进去玩一晚上吧,自己把握着见好就收,她说说好就玩一晚上,这才被我搂着进去了。
TOP Posted:2018-01-24 21:58 | 回樓主
梁先生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3441
威望: 307 點
金錢: 3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12-12


  进去之后,大家先在一楼客厅喝茶,其实是互挑舞伴,挑好了,两人就到二楼舞厅。我和白薇进去的时候,二楼已经开始有舒缓、缠绵的音乐了,说明舞会已经开始。一楼也不少人在喝茶、聊天,几个男人我都不认识。我们刚在沙发上坐下来,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就走过来挨着白薇坐下,白薇显得很紧张地往我身边靠了靠,那男人微微一笑,很有风度地跟她搭讪:“小姐的气质真让我怦然心动,我有这个福分与你共享楼上优美的音乐吗?”看来这个人还算儒雅、不粗俗,白薇大概也看出来,心中已经认可,便红着脸歪头看了看我表示征求我的许可,我故意不看她,起身朝另外一个女人的方向走去。等我坐下回头一看,那人已经牵着白薇的手往楼上走,她一边女士跟着大哥哥似的被牵着往上走,一边不住地回头看我,我知道她此刻心里充满了好奇、激动,也有些害怕和犹豫。我眼睁睁看着我的小娇妻被别的男人牵着,一步一步走向那暧昧、迷乱的没有灯光的舞厅,心里砰砰地狂跳起来,既兴奋,又有点儿酸楚……我被一种宠爱涨得满满的心情支配着拒绝了几个美女的邀请,一直坐在楼下喝茶,看电视,等我的娇妻下楼,我想她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一定很紧张,有许多不习惯,会很快就下来的。半个小时过去了,她没有下来。一个小时过去了,她也没有下来。两个个小时了,她还没有下来……直到两个小时四十一分,她才满脸绯红地出现在楼梯口,梳理得整整齐齐的秀发已经纷乱,薄薄的真丝连衣裙腿部、胸部也有了很多皱纹,小腹处还湿了一小片,她显得软软的,好像已经没有力气往下走,那人想搂着她的腰扶她下楼,她看见我坐在楼下,赶紧挣脱了他,连忙下楼奔到我身边坐下,一头偎依进我的怀里,紧紧抱着我,气喘吁吁地喃喃喁语:“亲爱的、亲爱的,我爱你、爱你,一生一世……”

  路上,我开着车,她也坚持偎在我身上,满脸火烫,到家一进门,她站着缠住我一边用脚一踢关了门,一边抱着我狂吻,身体紧紧地往我身上贴,口里胡乱喁语:“爱、爱、爱,快,快……”我一边吻她,一边伸手进她裙子里抚摸,天,她的薄薄的小底裤湿淋淋的,像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天知道那个男人是怎么折腾她的,我顷刻兴奋得不行,把她湿得不成样子的底裤往下褪去一点,就急迫地站着进入她了,她噢地大叫了一声,差点昏了过去,好一会才缓过气来,赶紧紧紧抱着我乱叫:“搞我、搞我,操、操、用劲操我……”我一把扯碎她的底裤,她立刻把腿分开深深地让我进入,我把她顶在墙上,一边狠狠地进入她、撞击她,一边深深地吻她、抚摸她……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喘息着说:“亲爱的,我、我、我不行了,好软好软,****不许出来,就这样抱我到床上,再、再使劲操我。”

  我就这样深插在她身体里,一边操她,一边把她抱到了床上,她在我身体下不停地扭动、呻吟,甚至大声嘶叫,从没有过的疯狂、迷乱,爱液不断地从她的***里汨汨流出,浸湿了她洁白浑圆的美臀,把床单都湿了好大一片……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实在坚持不了,一下子射在了她的里面,她紧紧抱着我连连乱叫:“啊~~好,真好,射在里面真好,射得真有劲,真多……”
TOP Posted:2018-01-24 21:58 | 回1樓
梁先生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3441
威望: 307 點
金錢: 3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12-12


  她不让我从她身上下来,还让我的鸡巴软软地插在她***里不让出来,抱着我的脖子问我:“亲爱的,你怎么没找一个舞伴上楼啊?”

  “我爱你,就在楼下等你更好啊。”我吻了吻她的头发。

  “你真好,爱你。等得很焦急吧?”她动情地吻了我一下,坏笑着问。

  “是啊,以为你很快就下来的呢,怎么那么长时间啊?”我也坏笑着问她。

  她脸一下子就红了,不好意思起来:“时间很长吗?”

  “两个多小时呢,看来那男人手段不错哦,让你爽得都忘了时间。”我轻轻拍拍她的脸蛋。

  “你坏蛋,非要人家去,却又笑话人家!”她轻轻打了我屁股一下。

  “逗你呐,只要你舒服、喜欢,多长时间都行,只是别让那男人把我小心肝爱妻操坏了就行。”我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动情地说。

  “才没让他真操我呢,把他急坏了,嘻嘻。”她调皮地一笑。

  “那么长时间,你们没做爱啊?”

  “真没做,真的,”她有点着急地解释,“我发誓,真的没让他真正意义上的操我!”

  “怎么,那男人不够好,还是他那玩意不行?”

  “都不是,他很好,人帅,有风度,有教养,很会调情,那玩意也特棒,最后我都差点儿忍不住让他进去了,”一提到那男人,她下面又开始越来越湿了,“可我想到我爱你,还是强行忍住了。”

  “那他怎么和你调情的呢?”我也开始激动起来,急促地问她。

  “他开始很温柔地贴着我跳舞,”她呼吸急促地告诉我整个过程:“里面又没有灯光,我看不见,只好让他紧紧抱着移动,后来,后来,他就开始隔着裙子抚摸我,先是抚摸背部,然后慢慢往下,然后突然就紧紧抱着我的臀部轻轻爱抚,接着就吻住了我的耳垂……我又激动又好怕,赶紧推开她,可是、可是他劲太大了,我推不开,这时他突然吻住了我的唇,我紧紧闭着,可是他的舌头太强壮、太有力,特男人味儿,一个劲往里钻,我就晕晕乎乎地慢慢开启了我的唇,他的舌头、一下子、就、就、就伸了进来,缠住了我、我、我的舌头……”她在我身下大口大口喘息着……“后来呢?”我听到她说别的男人吻她,觉得特别刺激,鸡巴一下子又硬了,紧贴着她越来越湿的***。

  “后、后、后来,他手就伸到我裙子里去了,”她一边叙述,一边激动得越来越紧地抱着我,“我本来想把他手拿开得,可是,可是,可是,就在这时,我听到旁边跳舞的女的噢的一声轻轻呻吟起来了,知道他们在站着做爱,觉得好刺激、好刺激,我也立刻激动得不行,就让他摸了,不过、不、不过,我告诉他只能隔着底裤摸,他很听话,就、就、就一边吻我,一边隔着我的底裤摸我,他说我都好湿好湿了……他还、还、还拉我的手去摸他的鸡巴。”

  “你摸了他的鸡巴了吗?他鸡巴大不大?”我把鸡巴又朝她***贴了贴,尽情摩擦那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的鲜嫩花瓣。

  “摸了,他从裤口拿出来让我摸,好大,好大啊,又硬又烫,比你的还长一寸,好吓人的,不过,不过,又好喜欢,我想这么长的鸡巴要是进入我的***穴,不知道会多充实、多么胀,就在我摸着他鸡巴走神的时候,就在这个时候,这个时候、这、这、这个时候……”她气喘吁吁,快说不下去了……“亲爱的,这个时候怎么啦?”我急切地问。

  “他、他、他把手从我底裤边沿伸了进去,啊!”她开始越来越急地扭动身躯,断断续续地接着说:“他的手指头又强劲又温柔,尽情爱抚我的小花瓣、小豆豆,他趴在我耳边说‘小可爱,你香甜的泉水流到你的大腿上了’……这个坏东西,他突然把我底裤褪到大腿上,一下子就把他的****插到我、我、我的两腿中间了!我、我、我感到那像一条充满魔力的蛇,就要往我***穴里钻,我好怕又好想,正在我稍一犹豫的时候,他的就进来了一点点,也许是他火烫的大龟头太大了,我感到了胀,这一胀,我就突然清醒了一些,赶紧挣脱了,然后把两腿紧紧并着,不让他往里钻……他抱着我光洁的屁股用劲压我想挤进去,还轻轻咬着我的耳垂不断地叫我‘小可爱、小妖精,我、我想死你了,让我进入你吧,深深进入你的心’,我已经清醒地感觉那不是你的鸡巴了,我当然不能让它进入我,但是、但是、但是,我又被它诱惑得激动而迷乱,意乱神迷了,我其实好想好想它进入我,深深地进入我,我紧紧搂着他的脖子,狂乱地对他说‘别、别、别进去,你就在外面,在外面尽情爱我吧’,他真是一个好男人,那么激动、狂乱了,还能忍住不再拼命往我***穴里挤了,说‘好,好的’,就紧贴着我湿漉漉的花瓣,轻轻地、温柔地磨蹭,他喘出的呼吸好烫好烫啊,像火一样在我耳畔燃烧,我们就那样紧紧缠着、吻着,相互抚摸着、摩擦着,喘息着,轻轻呻吟着……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我快要忍不住分开两腿的时候,他突然越来越紧地抱我的屁股,把舌头拼命往我喉咙深处钻,我觉得我快要窒息了,他喉咙深处一声呜咽,下面****一阵跳动,噢,他射了,他、他、他射在了我的***穴上,一阵火烫的爱液浇到了我娇嫩的花瓣上,我、我、我被刺激得全身一抖,感到自己的***穴也哗地喷涌出了一股热热的爱液,我也忍不住啊地大叫了一声,然后,我就瘫软在他身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

  我强忍着没进入她沼泽地一样的芳泽,继续问:“后来呢,你们在上面两个多小时,后来在做什么呢?”

  “后来,我瘫软了,没力气站着跳舞了,想走,可是他舍不得我走,抱着我不让走,求我再留下一起休息一段时间,说说话,我觉得他人蛮好就答应了,他就把我抱到舞池旁边的小屋里了,那里有一个大大的床,他就抱着我在床上躺着休息,因为太累了,说话说话的我就睡着了。”显然后来还有故事,因为她的***穴还非常的湿,呼吸也更加紊乱。

  “后来就那样休息了很久就结束吗?”我故意问。

  “不,不是,”她在我身下越来越厉害地扭动,喷着火烫的呼吸说:“后来,我被一阵狂乱的男人喘息和销魂的女人呻吟惊醒了,隐隐的壁灯下,只见一对舞伴在我们屋子里的地板上做爱,他们全身赤裸,男人把女人的双腿扛在肩上尽情地深入她、撞击她,那女的还不停地叫着‘快、快、再快点,噢,啊,大力、大力操我,操、操、操死我,啊~~’,啪啪的撞击声夹杂着女人的淫叫声,那声音,那场面,太刺激了,我一下全醒了,感觉到搂着我的他也醒了,他见我醒了,就一下吻住我,那销魂的男人舌头啊,那么强壮,那么激动,那么亢奋,还有他的手掌,简直就是魔掌,隔着裙子把我的乳房揉得越来越胀,我立刻被挑逗得激情四射,双手抱他,两腿缠他,也拼命吻他,扭动着身体回应他,他狂乱的喘息好强悍,让人迷乱,我顷刻被他强大的男人磁场俘虏了,也喘息着、呻吟着……不知不觉,他把自己脱光了,多么光洁的皮肤,多么强壮的肌肉,噢,真叫人无法不迷乱啊,就在我被吻得快要窒息的时候,他把我也脱光了!隐隐约约记得他脱我裙子的时候,我还抓住他的手拒绝了一下的,可是,可是、可是,后来他解开我的胸罩,一边吻着我坚挺的小乳头,一边伸手去脱我湿透的底裤的时候,我却抬起臀部配合了他,哦,天,他用他宽大的魔掌捂着我湿淋淋的***穴尽情揉搓……我拼命扭动自己,一边狂吻他,一边抚摸他坚硬粗大火烫的鸡巴,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他见我快要忍不住了,就一下翻到到我的身上……啊,我感到一座雄壮的大山倒向了我,不,是一片雄奇而充满魔力的天空覆盖了我……被他粗犷、雄悍的男性身体碾压着、蹂躏着是多么幸福,一种令人眩晕的快感顿时充满我的全身,我在他身下颤抖着、扭动着、娇喘着、呻吟着,他火烫坚巨的****贴着我的小腹是那么温柔又有力,我、我、我迷乱了、不行了……在他又一阵深深的热吻中彻底眩晕了,眩晕中,我狂乱地呻吟着伸手把他的****拉到了我湿淋淋的两腿间了!……啊!它多么强悍,多么雄壮,多么令人降服,哦,令人神魂颠倒的****,它是那么温柔地贴着我哗哗流着爱液的花瓣尽情地亲吻着、轻舔着,他见我没有把腿分开,想我还是只愿意让他的****在我***穴外面搞我,所以就没有进去,一直在我外面尽情摩擦,磨蹭得我******,呻吟不断,突然,他抱着我一滚,我就到了他的身上,这样,他就可以抬头吻着我的乳房了,我双腿紧紧并着,一方面是不让他的****插进去,一方面是为了紧紧夹着他的****,让它摩擦得更有力、更销魂,他是那么温柔,一边柔情蜜意地吻着我的乳头,一边紧紧捧着我洁白浑圆的屁股尽情抚摸,他那坚硬火烫的****越来越快的贴着我的***滑动,我源源不断的爱液顺着他的****往下流,把我们交缠着摩擦在一起的阴毛弄湿得一塌糊涂……不知不觉,他又把我压在了身下,天,他充满魔力的舌头在我口里天翻地覆地狂搅,被我弄得湿滑的火烫鸡巴在我两腿间,贴着我的花瓣抽动得越来越快,我狂扭着,紧紧抱着他不停耸动的屁股,疯狂地呻吟,我好渴啊,口里渴,***穴也渴,全身像着了火!不行了!要死了!我、我、我感到天旋地转,我要!我大声地叫了出来:”我、我、我要!要你!要你的****!操我吧!操我、操!‘我使出最后的力气,喊出最后一个’操‘字,就彻底放弃了抵抗,老公,那一刻,我真的没法不背叛你了,我一下子就分开了紧紧并着的双腿,慢慢地分得很开、很开,我要他巨大的鸡巴进入我,深深地进入我,刺穿我的心,要他拼命地撞击我,狠狠地撞击我,把我撞得粉碎!他火烫的****真的慢慢滑了进来!啊~~天,老公,那男人他进入你的小娇妻了,噢,天啊,好大,好胀!他的****的龟头简直就像一个被煮得滚烫的鸡蛋,我那么湿滑的***穴都被胀的有点酸麻了,正是这一阵酸麻,我顿时有点清醒,天,这****不是老公你的,别人的****快要操老公你的小娇妻了!一想到你,我赶紧又把大腿紧紧并上,可是马上发现不对,因为他的龟头已经挤进去一点点,我一并腿它反而被我的***穴紧紧裹着了,他往下一用劲就又进去了一点点!天啊!好充实,好胀啊,太销魂了!太想让它全进去,这么粗大、硬长的鸡巴,一定会把我捣得天昏地转……啊,哦,我该怎么办呐?他显然也狂乱了,动作变得粗鲁起来,一边把****拼命往我***穴里挤,一边更加生猛地吻我,可能是神智也不太清醒了,他居然咬着我的舌头不放,而且越咬越用劲,这个动作太粗鲁了,我感到了疼,这一疼,头脑就又清醒了一点,天哪,他的****快要进入我的***穴一半了!’不!不要!‘我赶紧挣脱他的狂吻,大声叫了起来,想不再紧紧夹着他的鸡巴,可又怕一分开腿他就滑了进去,就只好一个劲扭动屁股想挣脱他,他也好像立刻清醒了,配合我把他的屁股稍稍一抬,他那进入我***差不多一小半的****就滑了出来,连连喘息着说’对不起,小可爱,是你叫我进去的,别怕,别怕,我不会强迫你的‘,说完,他就温柔地把鸡巴贴在我***穴外面的花瓣上,只是轻轻地摩擦,不再往里面挤了,我顿时觉得这个男人是个很好的男人,体贴女人,很会调情,很有修养,没有强行为难我,所以,一阵感动,就主动抬头去吻他,还抱着他用双手在他背上轻轻抚摸,他渐渐又亢奋起来,压在我身上,紧紧捧着我的头,大口大口的火烫呼吸喷在我脸上,双腿紧紧夹着我紧并着的双腿,把他一直硬着的****紧贴着我的***拼命摩擦我,我也越来越激动、狂乱,呻吟着紧紧抱着他的腰、他的屁股,在他身下越来越激越的扭动,我们就这样似操着又没有真正操着地尽情疯狂,尽情迷乱,他不断地叫我小可爱、小妖精、小天使,我也忍不住胡乱叫他大哥哥、大男人、****,我们都好狂乱、好销魂,不知道折腾了多久,我们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的汗珠大颗大颗滴到我的脸上、乳房上,弄得我们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好几次,他的****都又挤到了我的***穴里一点点了,我都想放弃抵抗,让它进入我算了,因为我也太想了,太想堕落一回,可是他一直忍住没真正进去,我知道他也在犹豫、也在挣扎,我被他的挣扎感染得四肢颤抖,全身像着了火,也紧紧抱着他吻他、抚摸他,用湿淋淋的花瓣尽情紧贴他、磨蹭他,后来、后来、我、我快窒息了,被他滚烫的****摩擦得我眼前一阵一阵发黑,我开始神智不清地呻吟着乱叫:“大男人,好、好男人,你是我的,我的****,喜欢被你操,啊,你的****又进来了一点,啊,噢,好胀啊,好舒服,爽,啊……啊……魔鬼、魔鬼,大色魔,你让我这个良家少妇成了荡妇了!啊~~还进来一点点,对,对,啊,好胀,噢,别、别再进去了,对,对,就停在那儿,对,对,就进来一个龟头,哦,就这样紧紧裹着你****的龟头真爽啊,销魂死了……就这样,操我,****操我,操啊,操!’突然,他双手从我的背上滑到我的屁股上紧紧抱着,狂叫起来:”
TOP Posted:2018-01-24 21:59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