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我和我的猖狂女友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我和我的猖狂女友
虎痴


級別: 風雲使者 ( 13 )
發帖: 11728
威望: 9271 點
金錢: 1251 USD
貢獻: 24897 點
註冊: 2014-01-21


我和我的猖狂女友




                第一章

  我和我女朋友小珏第一次见面就很奇特。

  当时我刚搬到市中心一个小区旧公寓的顶楼,租金只有300RMB一个月,可想
而知有多烂了,我进屋的时候看到破了一个洞的水泥墙壁,才明白300 元都贵了。

  但是没办法,对于我这种学历比较低只能靠关系进工地当个小调度员的人来
说,能借到这么靠近上班地点、租金又这么便宜的房子,简直是做梦。

  不过我想对于房东来说,有人会借他这么破的房子,也算他运气。

  「我不是不想修,但这房子估计明年就要拆了。」房东是这么说的,我谢谢
他,因为他有这种想法,才成全了我。至于明年我住哪,现在才7 月份,先住了
再说。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居然在这里认识了小珏。

  我刚搬进去的那天晚上,其实也没什么家具,就一床垫加被褥,外带几个热
水壶和还不知道该怎么去上网的一台破笔记本电脑,就算安顿好了,玩了会单机
WAR3后,觉得有点饿,看着空空如也的煤气灶,准备下楼去买点方便面,再打点
热水泡一下混个温饱得了。

  不过我刚出门,就呆住了。

  这个公寓大楼其实单元非常小,顶层就两户人家,我搬家的时候是下午,当
时邻居的门是关着的,估计还在上班,而且我也没什么大件,所以可以说是搬的
静悄悄的,也正是因为如此,邻居一定以为对面的房子还没借出去……所以她不
仅开着房门,连防盗门都敞开着,最关键的是她全身赤裸地躺在躺椅上正对着我,
还用一根黑乎乎的假阳具插着她的小菊花。

  那一刻,时间完全凝固。

  我那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心里就三个字不停回荡:「太浪费!」

  没错,太浪费了!在我二十多岁的生涯里,尽管长的还算英俊,但我要钱没
钱,工作也上不了台面,哪有什么美女看得上我?晚上除了用右手释放一下以外,
基本就天天意淫发财之后该如何如何。

  哪里会想到,居然有女人,会一个人躲在家里用假货来安慰自己?!

  那时我根本没看清她长什么样,满脑子都被她雪白大腿中间那个塞的满满的
菊花占据了,在菊花上面被挤得扭曲的阴道,仿佛就在嘲笑我:「看,这么宝贝
的东西,你想都想不到会空着没事做吧?」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二话不说,直接就走了进去,估计她脑子也一下
子来不及反应,完全一片空白地看着我把她握着假阳具的手松开,然后把那假货
扔到一边,快速掏出已经坚挺到快爆炸的阴茎,然后两手紧握她本来就翘到头两
侧的脚踝,一个前突刺,就插入了那个扁着嘴象在嘲笑我的阴道。

  「好爽。」我那时几乎热泪盈眶~~二十多年的夙愿,居然就这么得偿所望,
是命运开的一个玩笑吗?

  不过这种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因为我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下面,她刚才
在自慰菊花的时候,一定有过几次高潮,所以阴道里淫水满溢,而且没被安慰过
的肉洞显然非常有弹性,就象个热乎乎的嘴,全方位将我的阴茎裹死!

  「干你娘!」我虽然经历的女人是一片空白,但我不是处男,卖给我右手的
精液完全可以用公斤来论~这种时刻,正是真正考验我,激发我潜能的时候!

  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这个时候不爷们?

  所以我闷哼一声,工地上锻炼卓有成效的八块腹肌齐齐发力,一个猛刺直达
终点,一个吸气龟头「吧唧」刮回洞口,然后再一个猛刺,只听一连串爆发的
「扑哧扑哧」声,终点都被我突破了!

  「好家伙,原来女人还真的是无底洞啊!」我感叹了一下,全身丝毫不放松,
以一秒钟来回两次的速度奋勇抽插,「扑哧吧唧」声连绵不绝。

  就在此刻,这女人似乎被我干的有点回过神了,眼睛里一下子有种出于自我
保护意识的恐惧,并且张嘴欲呼。

  好的,这么重要的时刻,就算进监狱,也要让我爽完了再说。我当时就是这
么想的。

  所以我毫不犹豫地俯身上去,用嘴堵住了她的嘴。刚开始她还想挣扎,但我
的嘴来回不停移动堵住她的呼叫路线,同时身体抽插地更快更猛。

  在那一刻,我已经把我平时手淫时间可以持续半小时的绝迹完全发挥了出来!

  众位自己想一下,按照无聊的科学调查,一个平时可以性交半小时的正常男
性,往往手淫时间持续不到3 分钟就泄了。

  而我,居然可以手淫半小时,并且维持强度不变!

  所以当我完全发挥绝招的时候,我想应该没什么女人可以抵挡,更何况是一
个自己早就做好了前戏,正在享受小高潮的女人呢?

  所以没过多久,她的挣扎就渐渐软弱了下来,最明显的症状,就是本来不停
想挪动呼喊的嘴,已经完全停止了,而且她那充满了女性芬芳的舌头渐渐从微张
的嘴里翘了起来,慢慢地象条鲸鱼一样浮出了嘴唇。

  这个时候我开始放心了,因为不仅她的嘴开始沉重的喘气,她眼睛里本来惊
恐和害怕的神情也渐渐消失,弥漫起来的是一层奇怪的水汽。

  又过了几分钟,连那层水汽也看不见了,因为她开始不停地翻白眼……我那
时候其实还不是很懂,以为自己真的碰到性交会出人命的事情,赶紧一个急停。

  没想到她喉咙里忽然发出一阵哀鸣,然后第一次开口说道:「不要停!」

  「哦~」除了这个字,我还能说什么?

  四十五分钟后,她的白浆早就已经沾满了我和她的下体,而且全身潮红,看
上去简直奄奄一息。

  我已经有点腻了现在的正轨姿势,想玩点花样,这样一方面可以娱乐自己,
一方面也能让我早点射出来。

  毕竟将近一小时不射,我怕小钢炮会坏掉。

  可是我刚把她的身体翻转朝下,她忽然用虚弱的口气嘲笑我:「不行……了?
还以为……以为你是……超人呢……」

  老天,她居然以为我是想趁改姿势的时候休息下?

  「我是想早点射出来!」我内心大吼一声,也懒得解释,正好看见那根黑乎
乎的假阳具就掉在不远,我看到那根东西后面还有一圈黑色橡皮筋,就知道应该
是可以套在身上的。

  可能这女人还是个百合?不过那一刻我没管那么多,因为一个邪恶的想法已
经成型。

  我俯身捡起那根东西,HOHO,居然和我的差不多长,也差不多粗。

  「你想干嘛?」这死女人好象已经完全不害怕,还很好奇地问我,虽然语气
仍然象快死掉的样子。

  「哼。」我对于误解和小看我的她完全不解释,反正她很快就能明白。

  我猛然一阵突刺,每秒两个来回的强烈刺激,让她口角的唾液都不受控制地
垂落到地上,拉出一道长长的银丝。

  我得意地看着她再度猛翻白眼,心想:「有本事你再问我啊?估计你妈姓什
么都忘记了吧?」

  不过我明显没有忘记自己该干吗,我把那假阳具从头上套到腹部,稍微停顿
下,让那根假货停在我阴茎的上方,然后对准了她那已经紧缩回去的菊花,一个
猛刺,两根东西齐根没入。

  我稍微停顿的那段时候,她的屁股正在我身下不受控制地轻微扭动,显然高
潮的余韵连绵不绝,让她已经在云端飞翔了,但我将两根东西一起刺入她身体最
深处的时候,她的反应我至今难忘。

  她先是全身猛然弓了起来,就象个虾米,过了片刻,在我大力回抽,同时再
度插到她最深的地方的时候,她忽然扭头看着我,眼睛里完全是不可思议的目光,
我几乎可以看见她瞳孔里有道光芒在不停四射。

  「呜~~~」她的红唇猛然张开,第一次喊出了叫床的声音。

  没错,在前面一个小时里,哪怕她几乎完全昏厥过去,她都没有叫过床。当
然,后来我才知道,她家教很严,从小就认为叫床的女孩是坏的,在她人生的经
历里,这是第一次完全挣脱了束缚,大声的喊了出来~~我完全为此自豪,真的。

  不过当时我一点都不知道,我还以为女人都是在一个小时后才会叫床的呢。

  所以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大声地叫床,只是出于本能才维持着每秒两次的
「双根齐入」。

  刚开始的时候,她是「呜呜~~撕拉撕拉」的无意义呜咽,五分钟后,她忽
然再度扭头瞪着我,眼皮急速抖动,瞳仁一半翻白地大喊:「要死了~~啦~~~
用力用力~~?哦~~~呜呜呜呜~~~哥哥~~爷爷~~~」

  当她喊了二十分钟「哥哥爷爷要死了」之后,她的头忽然象断掉的风筝摔在
躺椅靠背上,除了「喝啊喝啊」的喘气声,只有不停抖动和伸缩的胸部,才可以
证明她还没来得及昏过去。

  胸部,我忽然想起,我好象还没抓过她的胸。

  只是当我将原本放在她臀部的手,绕过她背侧双手猛然抓住她两个36D 、雪
白粉嫩到掉渣的奶子的时候,她的身体忽然抽紧了起来,阴道的肉壁就象遇到最
大的刺激一样紧紧地吸住我阴茎,以及那根假阳具。

  我猛地感到一阵吸力从前方传来,阵阵酥麻象电击一样地由龟头涌来。

  而她则好象无法相信地低头看着我抓住她奶子的双手,忽然整个眼睛全部翻
白,声嘶力竭地娇叱了一声:「就是这里~~」

  巧的是,我就在这个时刻,射了。

  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的情景,当第一发最具爆炸力的精液射入她身
体深处时,她全身都跳动了一下,然后她一把抓住我的手——-当然,我的手那
时还抓着她奶子——喉头只发出「厄~厄」的声音,每当我发一次炮弹,她就
「厄」一下,就好像战场上被子弹贯穿的敌人。

  只不过,第一次接触到女人的我,子弹是相当的多。

  所以当她「厄」了十九次之后,才完全倒了下去。

  是真正的倒了下去,就象真死了一样。

  因为不仅她的意识已经完全溃散,就连她的身体都已经不受控制。

  她那早就全部泛红的身体,在昏迷中不断抽搐,两条腿斜斜地挂在躺椅上象
抽筋一样时不时拉直又放松,而在两腿中间豁然洞开的阴道和菊花,则象哭泣的
嘴唇一样张口又合拢。

  最诡异的,是每隔十几秒,她的小腹会紧缩一下,然后从阴道里便涌出一团
白浆,当然包含了我十九道滚烫的精液。所以没多少时间,因为躺椅的凹陷,她
向下趴伏的阴道,就已经一半浸在淫水和精液中了。

  我也没坚持多长时间,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真枪实弹,虽然发挥了绝招,但无
论如何,一个多小时和平时半小时的强度还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所以我很快就感到一阵阵睡意,我想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于是我就爬到她
的床上昏昏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她正端坐在我面前看着我,我有点心虚,
干巴巴地问道:「准备什么时候报警?」

  她忽然笑了起来,我这时才发现,原来她很好看,淡眉如远山,鼻梁如刀削,
红唇如烈焰,只是微微有点高耸的颧骨,让她有种桀骜不驯的味道。

  「自我介绍下吧,我叫王珏。今年二十三岁。是XX游戏公司的技术部总监。」
她微笑着说道。

  「我,我叫小城。」我有点跟不上她的思路,语无伦次地回答道:「是,是
调度员,不是公交车调度员,是那……就是那种……」

  还没等我解释清楚,她已经很直截了当地说道:「做我男朋友吧。」

  反正,当时那股子气势,已经完全压倒了我,而且好象我也不吃亏,所以我
非常快速地回答:「好。」

  于是,我和王珏就这么成为了男女朋友。


               

TOP Posted:2018-01-03 10:26 | 回樓主
虎痴


級別: 風雲使者 ( 13 )
發帖: 11728
威望: 9271 點
金錢: 1251 USD
貢獻: 24897 點
註冊: 2014-01-21



 第二章


  在交往了一段时间后,我对她的情况已经比较了解了。

  她出身一个书香门第,从小聪明伶俐,而且家教很严。只不过很不幸的是,
在她十五岁的时候,她的父母在一次车祸中永远离开了她。

  从此之后,她便饱尝了人世的辛酸和白眼,她父母留给她的,就是这么个二
室一厅的房子以及基因上的漂亮和聪明。

  当然,还有家教。

  「我在公司里,没什么人敢正眼和我说话。」王珏骄傲的告诉我。

  没错,象她这么漂亮,而且精通编程,几乎是那个游戏公司引擎开发顶梁柱,
简直就是IT界的奇葩。

  更何况她在外人面前一副冰山气质,优雅的仪态,更是让很多IT精英碰了不
少软钉子。

  「那么你为什么会喜欢我?」我和交往了一段时间后,忍不住问她:「不会
只是因为……因为我那个功夫好吧?」

  她吃吃的笑了起来:「当然不完全是,不过你真的很不错。」

  我很骄傲,有什么比女朋友承认你很利害更值得骄傲的?不过她后来告诉了
我,之所以会忽然让我当她男朋友的真正原因。

  「你长的很象我爸爸。」她很认真的说:「所以我给你一个机会。」

  我不知道第一次相遇那么激情的夜晚后,第二天早上她看我看了多久才决定
不去报警。

  不过我当时已经知道,她的父母一辈子只谈过一个恋爱,直到车祸发生。

  有的时候,恋父情节或者一生谈一次真正爱情的希望在一个女孩身上会存活
多久——我不得知,但小珏起码给了我一次机会。

  也给了她自己一次机会。

  「你就不怕我是那种吃完了就走的坏人?或者是那种很猥琐的男人?」我曾
经这样问过她。

  她骄傲地扬起头:「我不怕,我会整的你生不如死。」

  我相信她,因为她确实是外人眼中那种典型的女强人,虽然我不知道她具体
会怎么做,但我想就算她是个笨蛋,惹恼一个漂亮女人的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

  只不过她在同事面前是女强人,在亲戚面前是个独立骄傲的楷模,在异性面
前是座冰山,但很奇怪,她在我面前,就完全是个放荡、有点喜欢肮脏东西的野
女孩。

  比如只要她一回家——我在和她正式交往的第二天,就已经搬离了300 元的
那个破房子,和她一起合租了,嘿嘿,可以享受4M宽带和美妙的肉体哦——只要
她一回到家,就立刻把自己脱光,也不去洗个澡,就盘腿坐在那个躺椅上,不是
打开那台专业苹果电脑做程序,就是色迷迷地看着我的下半身。

  当然,我自从住进她的家,除了自己上班、接她上下班以外,也基本没穿过
衣服。

  「我喜欢看你的裸体。」小珏经常会用手指划过我的脊梁,让我魔兽也打的
心不在焉。

  「你以前就是这样吗?」有的时候,我还是会问一下,毕竟如果自己的女朋
友一直这么淫荡的话,难免会觉得今后有带绿帽子的危险。

  「当然不是。」她的脸色有点阴暗:「我以前和父母在一起在家的时候,从
来不穿短于膝盖的裙子,我最喜欢的就是白色的衬衫和蓝色的牛仔裤,除了洗澡,
哪怕是睡觉的时候,我都是穿连体睡衣的。」

  「只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小珏的眼睛里有些难过。

  我虽然是在工地上当调度,天天碰到的都是五大三粗的农民兄弟,但我还是
读过大专的,所以,对于一个女孩来说,忽然父母双亡,人生中很多东西都颠倒
了过来,人情淡薄,亲情如纸,那种觉得自己以前是不是全错的心情,我多多少
少,还是可以理解的。

  只不过当时我以为就只是她父母的事情给了她刺激,才会让她在家里变得这
么颠覆。

  不过还好,她发过誓,这辈子只在我面前这样坦荡自己,别人,哼哼,休想
啊休想。

  我能够得到她这样的青眼有加,其实也是有我的努力在的。

  当然每天起码一次、每次持续两小时左右的性交包括在内,不过除此之外,
我也每天按时送她上下班,在她同事惊讶的眼神中把她带走,那种感觉,别提有
多爽了。

  还有我会做饭,还会吹笛子,再加上我本来就有二十多年的爱意找不到对象
宣泄,所以对小珏我绝对是爱不释手、细心呵护的。

  这种天降美女,而且还对你一心一意的去哪里找?不珍惜的话,恐怕老天会
降天雷插我屁屁的。

  不过所谓的细心呵护,主要指的还是我心意上的表示。至于具体行动,有的
时候,我还是喜欢粗暴点。

  比如玩DOTA或者CS,被各种黑或者各种爆头搞得心烦意乱的时候,按照以前,
我都会去打个飞机发泄下,但是现在,我会喊:「小珏过来,帮我含几下。」

  她会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仿佛等了几千年那样迅速钻到我桌子下面,用饱
含爱意和唾液的嘴叼住我的鸡鸡细心地一遍一遍来回舔。

  而我则两手抓住她的奶子狠狠揉捏发泄失利的痛苦,对了说道她的奶子,其
实也很奇特。

  不是说她的奶子长的奇特,她的奶子不仅正常,而且正常到可以去做内衣广
告。36D 的尺寸,经常让我两手抓的无比过瘾,而且她的乳房雪白细嫩,我抓出
来的红印可以保持一晚上不消退,然后在后续挞伐的时候,享受到视觉上的虐待
欢愉。

  她奶子的奇特,在于她敏感点中的两个正好就在乳头上。

  敏感点在乳头的女性其实很多,可以说占了绝大部分,但敏感到小珏这个程
度的,我敢说空前绝后。

  基本只要我的手一抓到她的奶子,碰到她的乳头,她的眼睛立刻就会弥漫上
一股水汽,甚至我仅凭揉捏她的奶子,就可以让她高潮。

  「难道只要一碰你奶子你就会这样?」我刚开始的时候还很不解,因为如果
这样的话,她怎么穿衣服?而且一旦挤公交车,岂不是高潮到路都没办法走?

  「当然不是!」她又羞又气:「我自己碰自己,完全没感觉,别人碰我,也
从来没有你给的感觉这么强烈啦。」

  好吧,我自动忽略了别人碰她的事情,只能和她一样,认为只有真命天子才
会唤醒沉沦女孩敏感的乳头……所以基本上,只要我喊她帮我口交,在她把我长
达十八厘米的鸡鸡整根吞入直达她喉咙深处的时候,我都会狠狠地抓住她的两个
奶子双手使劲揉。

  在她因为奶子的刺激而陷入高潮,导致她嘴巴渐渐乏力的时候,我就会双手
抓住她的后脑,把她的整个嘴当作阴道狠狠地插,然后当她从高潮中渐渐回过神,
开始主动继续用舌头裹住我鸡鸡送进喉咙深处的时候,我则放开她的脑袋,继续
细心地搓她奶子。

  这样来来回回,直到她高潮十几次,我射进她的胃为止。

  此中互相取悦的平衡感和细心,绝对是可以在狂乱粗暴中一窥端倪的。

  当然很多时候,光凭这样,我和她都不会很满意,所以经常还会搞些后续,
让她在一个多小时后,连中十几发子弹惨叫着「厄~~厄~~」地昏迷过去。

  不过最让我感到惊奇的是,她往往如此之后还是不去洗澡,基本每天晚上都
是一边阴道冒着精液和白浆,一边舒服地躺在我旁边,岔开双腿,就象高高山顶
就她一个人样自由自在。

  「我喜欢带着你的体液睡觉。」她甜甜地微笑,然后睡着。

  我能怎么说?当然是觉得有点奇怪,但又觉得很温馨。我想,或许我是变态
吧~~不过没关系,床单都是她自己洗~~而且是每天都要洗……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我和她会一直这么生活下去,直到我们结婚。

  但是,生活这个东西,从来不会让人觉得有多荒诞的。
               
TOP Posted:2018-01-03 10:27 | 回1樓
虎痴


級別: 風雲使者 ( 13 )
發帖: 11728
威望: 9271 點
金錢: 1251 USD
貢獻: 24897 點
註冊: 2014-01-21




第三章

  我的工作,其实很简单,很多时候就是指挥一些农民兄弟从这个工地赶到另
外个工地,靠着手中掌握的劳动力资源到处打游击,做些正规单位不肯接的报酬
低廉、劳动力沉重的工作。

  大头都是老板拿走,我比农民工兄弟多了点奖金抽头,甚至很多时候,还需
要我戴着安全帽上去递块砖头帮帮手什么的。

  不过我很感激我老板,因为如今就业形式不是很好,象我这样学历的,能够
混到每月3K左右的收入,已经很满意了。

  但是小珏不一样,她是真正的精英。

  出身名牌大学计算机系,以史上独一无二的处女校花身份毕业,加盟国内最
大的SD游戏制作公司,并在群雄并立、从来都是重男轻女的技术部独占鳌头,稳
稳占据总监宝座,甚至没一个技术人员敢怀疑她的位置是用龌龊交易换来的。

  可想她的电脑技术有多强力,起码不是我等只能玩玩魔兽和CS的可以相提并
论。

  只不过我在和她交往了三个月后,才明白有的时候,自身技术实力,并不是
这个社会唯一的进步通行证。

  「我的总监位置,确实是卖了肉。」小珏毫不掩饰地向我坦白,她的眼神中
难得的出现了彷徨。

  我知道,她害怕失去我。

  这是一道关卡,恋爱史上不知道多少痴情男女死在了旧情这道坎上,更别提
无数抱着处女情节的男人。

  我不在乎。

  并不是说我不在乎那个威逼小珏出卖肉体来换取总监宝座的家伙,如果他出
现在我面前,绝对会被我轰杀到成肉块。

  只是与此相比,我在乎的是小珏此时向我的坦白。

  能够将心中最羞愧的事情坦白出来,她应该是多么地信任我,并且渴望我原
谅她。

  所以我当时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抱住了她而已。她当时的表情我不知道,
因为她忽然就低下了头,乳房上多了两条泪痕。

  再之后,她挣开了我的怀抱,慢慢地俯下身去,用几乎虔诚的态度吞下了我
的阴茎。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完全没有了野性和骄傲,而是那么地神圣和快乐。

  这也是我第一次只是笔直地站立着,完全享受她带给我的欢愉。

  因为我知道,这是她独特的表达后悔和感激的行为,当她察觉到我要射精的
时候,将我的阴茎从喉咙里吐出来,对准了她的脸庞。

  「射吧。」她虔诚地说道:「我会保留到明天早上。」

  于是我看着自己的精液在她的脸上画出了十几道纵横,甚至有的糊住了她的
双眼,但她始终没有擦一下,我明白,她觉得只有我的精液,才可以洗去蒙在她
脸上的阴霾。

  那天晚上我和她并排躺在床上,她将那段往事娓娓道来。听的时候,我觉得
我其实刚才不应该把精液射小珏脸上的。

  因为她只是个受害者,我完全应该把精液射到那个公司总裁的脸上,只有这
样,我才可以发泄下内心中对他的鄙视。

  这个故事完全就是台湾三流狗血剧。

  故事的主人公小珏自从已进入SD网络多媒体有限公司,就已经吸引了上上下
下的眼球。

  只是小珏技术太为出色,简直成为SD公司自主研发国产网络游戏的王牌,她
设计的多款游戏引擎,甚至引起了国际巨头的青睐,包括我手上玩的魔兽主体公
司BLZ ,也曾经和小珏联系过挖角事宜。

  而且小珏平时非常优雅,在公司里严守冰山角色,等闲人轻易不能靠近,所
以没过多久,公司上下都已经绝了念头。

  不过有一个人一直都没有放弃过,那就是他们SD公司的总裁朱军。用小珏的
说法,就是那人长的和猪没两样,她曾经很直白地拒绝了那头猪三四次求爱。

  但就是那头猪,成功地利用一次公司庆功聚餐的机会,用药迷倒了小珏,如
果他直接强暴了她,那估计按照小珏强硬的性格,绝对会鱼死网破,但这个家伙
简直摸清了小珏的套路,他并没有直接上,而是花钱请了几个舞男,开了包房把
小珏轮奸了。

  连小珏保留至今的处女,都毫无意义地葬送在了那几个舞男的胯下。

  据说朱军还很懊恼地说:「如果知道那骚货还是处女,绝对我先上。」

  等小珏醒过来离开后,一直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身边那些陌生的
男人都口口声声说是她带他们来开房的,并且还表明了自己舞男的身份。

  一个女人控告几个舞男在宾馆房间轮奸她?说到哪里,都只是一个笑话。

  至于小珏之后是怎样熬过那段日子,我是无从得知了,但她之后那种在家疯
狂的行为,说是后遗症也不为过。

  只不过事情并没有结束,没过多久,公司召开员工大会,按照贡献进行升职
和降级,具体是按照某某老外所说的每年评个最差的和最好的来进行,这里就不
详述了。

  本来按照小珏的表现,她完全可以晋升到技术部总监的位置,但很奇怪,在
朱军的主持下,会议并没有详细讨论技术部的升迁,而是笼统地安排在了第二天
的晨会上发布。

  当天小珏就被招到了总裁办公室。面对她的是一个信封,信封内的是无数张
照片,赫然就是那天宾馆里舞男和她群交的场面。

  「我很为难啊。」那头猪道貌岸然:「这是我朋友不小心看到那些家伙在炫
耀的,唉,还好他们没散发出去啊。」

  小珏当时就明白了,只不过她很聪明,知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损失的也无
法弥补回来,于是她只是冷声问道:「你想怎么样?」

  那头猪明显愣了一下,之后笑眯眯地拿出把宾馆钥匙说道:「真是聪明人。
拿去,如果你去了,总监位置就是你的,每年XX干股,福利若干等等等。」

  小珏那时一咬牙就接过来去了。

  我问她为什么接过来?她只是微笑看着我:「小傻瓜,不要以为我真的就是
那种为了钱的女人,我只是为了报复这个家伙,为了我宝贵的第一次。」

  没错,小珏就是这样的女孩。她果断坚强,连那头猪都以为这姑娘认命了的
时候,谁都不会知道一个天才美少女报复的手段。

  当然不是趁其不备剪掉他鸡鸡这种小手段,天才要报复,就要报复的你倾家
荡产,最后卖肾卖血卖屁眼,卖完才叫你自绝人世。

  所以小珏那次在宾馆是就当自己被狗日了,只是在那头猪啧啧赞叹,并用他
那10厘米的牙签操着她的时候,小珏心里暗暗发誓:「我会让你后悔到肠子都青
了。」

  女孩保护了二十多年的处女膜,虽然不是什么可以长命百岁延年益寿的珍品,
但对于每个女孩的意义都是一样重大的,轻易夺走她人贞操的家伙,永远不会理
解自己在对方心中有多大的地位。

  或许是一生难忘的初恋情人,或许就是切齿痛恨、永世难忘的大仇敌。

  那头猪,无论怎么看,都在第二种。

  后来小珏果然得到了自己的总监宝座,只是我觉得,她之前说她是卖肉得来
的,我感到不正确,因为这件事情中,除了她自己为了报复而被动接受有点让我
不好受之外,其他的,都不是她的错。

  「呵呵,你真是我的好老公。」小珏开心地笑了起来,用她如青葱般的手指
轻轻翻开我的包皮:「那么,就狠狠地操我一次吧,当作处罚我吧。」

  「处罚你什么?」我故意斜眼问道。

  她又微笑了起来,先前尚未干涸掉的精液流进了她的嘴里,她用舌头小巧地
舔了下嘴角的残余精液,然后从床上半坐起来,用屁股对着我,手里还递给我一
条用拖把布条扎成的布鞭子,腻声说到:「处罚奴家,为贪报复出卖了情郎珍爱
的小洞洞~~」

  好女孩,知道老公我肯定有芥蒂,半真半假打你一顿才能真正解我恨,真是
善解人意的好女孩啊~~「喝!果然是大罪啊!」我半靠在床头,借此抒发胸中
郁闷之气大声喝道:「尚有何等事情隐瞒,还不从实道来!」

  「没有了,真没有了呀~~」小珏回头故作哀怨状。

  「呔!还敢狡辩!」我把布鞭子「啪」地一下抽在了她光滑的脊背上,顿时
几条红红的印字浮现了出来,她「啊」的一声惊呼,回头咬着嘴唇哀怨的看着我。

  哈哈,这东西我自己尝试过手感,除了刚开始火辣辣以外,只要不连续抽到
同一个地方,基本第二天早上就好了,小丫头还装?!

  我兴之所至连续抽打,很快后背就全是红条印子不能再打了,再打就出血啦~~
于是我一把抓住她的右手,将她半跪身体正面朝向我,然后我对准她的左边奶子,
就是狠狠的一鞭子。

  「啊~~」她凄厉地哀嚎了一下,估计真的很痛,我本来还想安慰一下她,
但一看她眼睛里的水汽,我就明白,她痛完之后快感就来了。

            真是骚贱的奶子啊~~

  于是我对准她的左右奶子狠狠地抽打,她左躲右闪,渐渐站了起来,我越来
越兴奋了,也跟着站起来,我从床上追她到了厨房、浴室、客厅,最后又回到了
卫生间,这个时候,她已经上半身全是红条印子,眼睛里又是痛苦又是欢快,两
腿间的阴道开始有晶莹的露珠沁了出来。

  我一把将她推到马桶上方,一手抓住她的右腿向上提起,她的韧带很好,直
接让我可以把她的脚放到她的头附近,这样她单腿着地面对我,然后我拿起布鞭
子对着她的阴道口抽了过去,正中阴蒂。

  那一刻,她的嘴张的大大的,但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我是男人,无法体会一
个勃起充血的阴蒂,受到布鞭子的抽打后,会发生什么情况~~但很明显,那是
种只有女人才可以体会的感觉~~我看到她流下了眼泪,她的全身在哆嗦,但明
显,她的眼睛里流露出很期待第二下的感觉,于是我什么都没说,直接第二下继
续抽了下去~~「啊!!」这次她喊了出来,她的全身都在扭动,整个身体全靠
我拉着她的右腿顶在墙壁上才能维持。

  我看她站在地上的左腿快要弯曲起来顶不住了,于是我干脆右手扔掉了鞭子,
直接抄起她左腿,将她整个人腾空顶起在墙壁上。

  「等一下~~」她喘息着求我道:「拜托,来次双管吧~~」

  「不行。」我摇头拒绝了:「这次是我惩罚你,你不能提要求,而且,这次
我绝对要用自己的家伙,把你全身每个洞都一一惩罚过来才行。」

  她忽然扑哧笑了出来,看样子很想说些调侃我的话,我可不能让她占上风,
于是我直接挺身,阴茎正好对准到了她的肛门,于是在前面渗出的淫水略微润滑
下,几乎是硬生生地就冲了进去。

  她的笑声嘎然而止,双手在我的后背不停地抓挠,一直持续了一分钟,她才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她的肛门才算完全被我捅的顺直了。

  不过我估计我的后背是不能在工地上露了,怎么办,明天还30度高温呢。

  「居然划伤我~」我一边假装恐吓她,一边继续奋勇抽插,她完全没听见我
说什么,彻底沉迷在先痛苦后快乐的境界中去了。

  于是我在接下来的二小时内干了她的肛门、阴道、奶子、嘴,最奇怪的是还
有她的脚。

  「脚也算洞么?」当她从昏迷中醒过来,浑身冒精液地摊在马桶上,居然第
一句问的是这个。

  我摊在洗手间的地板瓷砖上,用最简单的话解释:「就和你奶子一样,两个
脚拼起来,就是一个洞。」

  她呵呵笑了一声,整个人都从马桶上梭了下来,一团香肉带着我的体液滑在
了我的鸡鸡边上,她眼神迷离地看着我说:「今天那猪头又给了我钥匙,你说我
该怎么办?」

  我整理了下头绪,知道那头猪是不可能放弃到手的肉的,于是反问道:「你
说呢?」

  「我不想去。」她坚定地摇了摇头:「我是你的人了,以后这具身体只有你
能看,只有你能操。」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结婚誓言,但我想结婚誓言也没这么隆重的,因为她说的
虽然操蛋,但确实我最想听,最感动的。

  既然小珏这么看得起我,那么我也应该为她出点力,而不是简单的说句:
「你不要去。」就可以的。

  于是我问她:「你的报复计划是怎么样的?」

  她一边玩弄我萎缩下的鸡鸡和蛋蛋,一边详细的告诉我:「我在它公司所有
游戏里都留下了后门,现在我开发的这款游戏,市场极为看好前景,我会在这个
游戏发售半年,让他觉得这个游戏可以为他带来前所未有的收益,从而去贷款进
行市场营销的时候,引发这个游戏内所有帐号内容消失,数据库完全出错,让他
一点补救方法都没有的破产。」

  「然后我会告诉他这一切都是我做的,让他在后悔中死去。」小珏眯起了眼
睛轻声说道。

  她的眼神让我感到害怕,但我佩服她的勇气和聪明,多少男人都无法做到的
事情,她一介女流,完全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就可以彻底报复一个高高在上的
社会精英。

  「她是我的女人。」我在心中默默的说到,我感到很自豪。

  至于她说的让那头猪去死,我觉得应该是那头猪自杀才对。不过我没有纠正
她,我只是问道:「也就是说,现在你拖不了时间?」

  「嗯。」她满怀希望的看着我:「最少还要八个月左右。」

  我点了点头,八个月,不想个办法,难道这八个月和头猪共享我女友那完美
的肉体?

  我自己的女友我明白,让她放弃此前为报复而布下的筹码,完全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一定要想个完全的办法,既能让小珏熬过这八个月,又能一劳永逸地
让那头猪再也不敢侵犯她。

               
TOP Posted:2018-01-03 10:27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