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茵华的故事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茵华的故事
采莲南塘秋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220
威望: 93 點
金錢: 130 USD
貢獻: 55 點
註冊: 2017-11-30


茵华的故事




第一章

  我叫陶茵华,今年33岁,因为没有读过什么书,所以早早的被父母找个人嫁

    了,就像我的姐姐一样。我的姐姐陶烟华,她生的没我漂亮,长也没有我高挑,

    甚至也不比我聪明,但她的命好,所以找了一个踏实可靠的男人,经过这么多年

    的努力,在城里买了房,也买了车,而我的外甥也听话懂事。

    而我,从小就比姐姐优秀,那会儿她没少嫉妒我,因为父母亲戚明显更喜欢

    我一些,身边的朋友们也更乐于和我玩。但不曾想,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

    话在我们两人的身上应验了,自我十八岁那年被父母嫁给住在江边的刘秾后,我

    的生活开始变得一团糟,他是个虚有其表的男人,比我年长五岁,结婚次年,我

    们生了儿子,他才鼓足勇气去外面找工作,脏活嫌脏,累活嫌累,这些年来,工

    作换得倒是勤快,就是没挣到钱,要不是儿子三岁开始由他奶奶带着,我出去和

    他一起工作,估计江边这套崭新的房子也是不可能建起来的。

    儿子十二岁刚读初一的时候,他的奶奶去世了,不得已我只能离开大城市离

    开刘秾,回到这座我至少贡献了三分之二的房子里,每天给儿子刘向苏洗衣做饭。

    我的心里始终和姐姐有一个比较,如果只是单纯的刘秾和姐夫之间的悬殊,

    我倒也罢了,毕竟有的东西确实是命,但同样作为一个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外

    甥王子康却懂事得多,无论成绩方面,为人处世上,还是性格上,都比儿子要优

    秀太多,想着我小时候总把姐姐比下去,而现在无论是我的老公还是儿子,都被

    姐姐比下去,我的心里就有一种酸楚。

    有时候我也后悔,后悔自己当初不该为了钱去和刘秾打工,而忘了对儿子的

    教育,以至于现在越大越难管教。自我回来后的这两年多,儿子身上的毛病依然

    没有任何改变,这全是他那个死去的奶奶给惯出来的,性格也越来越孤僻,成天

    在学校打架生事,有时候我说十句话,他都懒得答一句,再想象他那个懒惰成性

    的父亲,很多时候我都躲在被窝里面哭泣,不哭世道,也不哭任何人,只哭自己

    的命不好。

    其实我也不想像个怨妇一般,这样喋喋不休的诉说我的不满,我知道,用现

    在流行的话说,满腹牢骚是一个LOSER 的标配,是无能的表现。——好吧,至少

    我承认,我是一个LOSER ,我无能,作为老婆,我管不住自己的男人,无法让他

    勤勉工作,给家庭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作为一个妈妈,我无法从儿子那里得到

    哪怕一点点的对母亲的感情,而作为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女人,

    在我想要诉说的时候,却没有一个男人在我身边陪我,让我倾诉,甚至也没有一

    个知心的朋友可以给我建议,一直以来,我引以为傲的外在形象,无论是身材还

    是面貌给我带来的自信,都被这些年来的不如意给磨没了。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在以前,我是相当鄙视这句话的,但到了三

    十三的年纪,尤其是刘秾常年在外,我整天闲着无事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的时候,

    漫漫长夜里,我才知道这句话是多么的正确。一个月总有那么一段时间,就像来

    姨妈一样准时,我无比的想要一个男人给我依靠,这种依靠是心灵上的慰藉,也

    是肉体上的慰藉。但我也只是想想,不然能有什么用呢,作为一个正经的女人,

    更是在乡下这种熟人社会的地方,哪怕一点鸡毛蒜皮的事,都要被传得满天飞,

    并且越传越神乎。

    后来我也有了自己的办法,毕竟我是一个正常的女人,长时间得不到性爱,

    我就像一个焉了的气球,无精打采。在那特别想要的几天里,我会竭尽所能的取

    悦自己,但我之前并非如此,起初我觉得这样太过下贱,就像妓女一般毫无廉耻,

    但直到偶然一次我听到邻居刘大姐的荤段子时,才想要尝试。

    刘大姐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一辈子都和田地打交道,所以造就了她那洒

    脱的性格,说话嗓门声音也大,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有一回,我去到她家,看到

    那个茄子长得异常好看,就随口夸了一句「这茄子长得真好」。

    刘大姐就大笑着说:「她们家的茄子不仅好吃,还好用。」

    我问她:「怎么用,干嘛用」。

    刘大姐戏谑的偷袭了一把我的胸,大声说道:「还能怎么用,我的傻妹妹啊,

    我看是你男人太久没回来了,你都不知道用到什么地方去了」。

    听到这话,让我瞬间羞愧难当,但很快调整心态,冲她说道:「你都这么老

    大不小的,羞不羞啊」。

    刘大姐说:「人活一世,金银财宝什么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活着还是

    为了爽为了自己开心,让咱们女人开心的,还不是那档子事,傻妹妹,这茄子你

    既然觉得好看,我就送给你了,反正我地里有的是。」

    我一时语塞,知道和她越扯越乱,索性不说这个话题,说道:「送给我可以

    啊,这么嫩的茄子,回去给向苏做红烧茄子,他最喜欢吃红烧茄子了」。

    刘大姐说:「好,你要喜欢就拿去,我管你喜欢还是用呢,哈哈」。

    我不想继续待下去,在旁边拿了个塑料袋,装上几根茄子道谢之后便小跑着

    回到家里,看看墙上的挂钟,显示四点半,再过半个小时,儿子就会从学校回来,

    我赶紧淘好米煮饭,然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绣着十字绣,按照平

    常的习惯,我都是等到儿子回来之后再做饭的,免得饭菜都凉了,这一次也不例

    外。

    大概半个小时后,儿子如期而归,这点我还是很满意的,虽然他的性格孤僻,

    喜欢打架生事,但每天放学都会准时回家,不会在外过多的停留。不过转念一想,

    这也是我唯一感到欣慰的了吧。我如往常一样,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向苏,

    回来了啊」。

    儿子也如往常一样,没有喊我妈,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便一言不发的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虽然知道儿子会是这样的态度,并且这样的态度已经持续两

    年多,但我的心里还是揪了一下,如以前的每一个午后的黄昏,我的心里都会有

    那么一下心疼。

    我摇了摇头,来到厨房开始做晚饭,一边忙碌一边就在想,我真是一个彻头

    彻尾失败的母亲,为了给自己和儿子一个更好的家庭,背井离乡的和他爸一起打

    拼,好不容易将之前那个破烂的小房子推到,建起这么一座两层半的小洋楼,如

    今好不容易回来,可以带着儿子读书,本以为可以好好偿还多年来对儿子的愧疚,

    却不曾想,儿子一点都不领情,这一度让我恨,恨他那个恶毒的奶奶,肯定没少

    在他面前灌输我是一个坏妈妈,在他奶奶还在世的时候,就一直对我不待见,哪

    怕给他添了一个大胖孙子,我依然没有任何家庭地位,她始终觉得我沾了他儿子

    的光,觉得我成天就会打扮,不懂劳作。所以他奶奶死的时候,其实我的心里是

    默默开心的,我当时回来,想着终于可以夺回属于我的儿子,毕竟在以往的每年

    过年回家之际,他的漠然也让我和他爸无所适从。

    可我回到家之后,才发现儿子因为奶奶的离世,变得更加孤僻,对我也更加

    的有敌意。所以我常常假设,要是当年不出去打工,哪怕生活苦点累点,住老房

    子,也不至于落得这样,至少我的儿子也可以和我的外甥一样,乖巧懂事,可以

    甜甜的喊我「妈妈」,和我撒娇。

    思绪万千中,我做好晚饭,将三个菜端在桌子上,然后盛好饭,朝着儿子的

    房间里喊道:「向苏,吃饭了,快出来吃饭吧」。房间里没有应答,好一会儿儿

    子打开房门来到餐桌旁坐下,默不作声的端起碗吃饭。我也端起碗,看着儿子日

    光灯下那日渐成熟的脸,菱角开始分明,看着他咽饭的动作,才发现儿子竟然有

    了喉结,看来儿子确实长大了,只是我忽然觉得悲从中来,时间太快,儿子都长

    大了,而我却没有感到哪怕任何一丝丝的母子之情。

    儿子察觉到在看着他,抬起头,眉毛间紧锁,一边咀嚼,一边问道:「怎么?」

    我感觉到自己的失态,慌乱的说:「没什么,妈就是看你感觉像个大人了,

    真好」,然后夹着红烧茄子要往儿子的碗里放,但很快想起儿子不喜欢我夹菜给

    他,记得刚回来那会儿,我给他夹菜,把他气得直接将碗摔了,我赶忙将停留在

    儿子那边的筷子抽回来,尴尬的笑着说:「对不起,妈知道你不喜欢夹菜,只是

    一时忘记了」。

    儿子淡然的说:「恩」,大概过了半分钟,儿子继续说道:「其实也没什么,

    我喜欢吃茄子」

    我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从小到大多年的分离,加上相处着两年多来儿

    子的淡漠,以及我偶尔的脾气,让我们两人都不知道如何和彼此沟通了。我说:

    「额,妈知道你喜欢吃,所以特意煮了给你吃」。

    儿子从鼻孔中发出一声「恩」,便不再说话,快速的吃完饭后,他将碗放在

    桌子上,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我怅然的看着儿子回房的背影,想着要是儿子能

    像外甥一样,总是陪着姐姐,那该多好啊。想完之后,我只得苦笑了一番,毕竟

    两年来,我也习惯了,从刚开始的委屈,愤怒,到懊恼,等等,转变为现在的习

    惯,天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我慢慢的吃完饭后,将餐桌收拾干净,在厨房里又是一阵忙碌,把锅碗瓢盆

    刷得干干净净后来到客厅看电视。看的是一个言情剧,男女主角二人套路般的接

    吻时,我抿了抿嘴唇,想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被刘秾爱抚疼惜了,但转念一想,

    就算和刘秾做那档子事,他也是个急性子,不懂的好好爱抚,每次都直奔主题,

    每次我意犹未尽的时候,他已经气喘吁吁的完事躺在我旁边了。但我从没有对刘

    秾说过,作为一个传统的女人,虽然内心对他百般不满,但我从没有当着他的面,

    或者其他人的面,说他的半句不是,我知道,男人是一个女人的面子,如果我说

    他不好,那就是把我自己的面子给丢了。

    看着电视里二人打情骂俏的模样,我的心里酥酥的,我知道,这几天又是我

    最想要的那几天,人一到了年纪,身体就会变得诚实,无论是健康,还是欲望,

    都会给你展露无疑,让你无处可藏。我拿起手机,拨打了刘秾的号码。

    电话那头传来刘的声音:「老婆,怎么了」。

    我没好气的说:「怎么,合着我没事就不能给你刘秾打电话了是吧,那我以

    后我就不给你打电话了好吧」。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刘秾打电话,只要他一句

    话的不称心,我就会莫名的发火。有时候就算没有什么事,我也会找点事情来找

    他发火。

    刘秾讨好的问道:「我的姑奶奶,我还在加班呢,今天谁又惹你生气了啊」。

    其实刘秾对我一向都很好,扪心自问,除了好吃懒做一些,他算得上一个好男人,

    对我更是唯唯诺诺,毕竟当年我也是一个百里挑一的美人胚子,用他自己的话说,

    他是几世修来的福分,才能娶到我这样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做老婆。正因为此,

    对我言听计从,引得他妈对我颇有微词。

    我的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带着歉意的说:「对不起啊,最近工厂很忙吗?」

    刘秾在电话那头笑着说:「我老婆和我说对不起,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最

    近挺忙的,天天加班,我都瘦了」。

    我不误心疼的说:「那你多吃点,别太累坏了,你本来就喜欢挑三拣四的,

    现在终于知道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了吧」。

    电话那头说:「哈哈,有老婆这句话,我再挑三拣四也要坚持啊,不说了,

    主观盯着这边呢,礼拜天我打给你」。

    我恋恋不舍的说:「好的」。挂了电话之后,看着电视剧还在缠绵的男女主

    角,我对刘秾的思念更甚了,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也将会是我唯一的男人,在

    我十八岁被他破处的那一刻,我就在心里发誓,无论他是个什么样的男人,无论

    我们经历什么,我要一辈子跟着他。后来的岁月中,我也的确照着这个方向去做,

    无论他懒惰与否,或者有其他的毛病,但只要不犯原则性的错误,在外面给我乱

    来,我就会对他从一而终。

    想着想着,我的心里开始泛起淡淡的异样,我知道,身体开始不受自己控制,

    强烈的想要刘秾给我爱抚,我的下体感觉痒痒的就像蚂蚁在爬一般,紧接着这种

    感觉由下体瞬间扩散至全身,如万千只蚂蚁在我身上游走。想到自己还在客厅里

    就这般失态,我的心里一阵羞愧,赶忙掐了自己的大腿,然后起身去关了电视,

    来到儿子的房门前,对着房间说:「向苏,妈洗澡睡觉了,你也早点洗洗睡」。

    说完听到里面传来「嗯」的一声作为回应。

    我苦笑一声离开儿子的房门,来到浴室,刷完牙后,我将自己的衣物一件件

    的褪下,连同黑色的丝袜。是的,我很喜欢穿短裙或者短裤,除了了夏天之外,

    我都会套一层丝袜,如果天冷,我会在丝袜下面套一身肉色的裤袜,这样不至于

    冷。我的腿很美,修长而好看,很多男人和我说过,女人也和我说过,这是我引

    以为傲的资本。

    当热水从蓬蓬头喷洒在我的肩膀上,然后流淌到我的胸部时,我感觉就像被

    刘秾抚摸着一般,虽然他是个糙汉子,横冲直撞,但偶尔也会温柔的抚摸我。热

    水源源不断的流淌我的乳房,这是一对好看的奶子,并不是因为她们有多大,而

    是配在我高挑的身上,绝配,并且我对于这个年纪还只是略微下垂,表示非常满

    意。

    等到全身都湿透了,我关掉热水,将手心挤满沐浴露,然后从锁骨开始涂抹,

    来到胸部上,抚摸着她们,让她们全都粘上沐浴露,经过轻轻的揉搓,有小小的

    泡沫附在上面,我低下头,轻轻的吹了吹,几个小泡沫离开我鼓起的胸部,双手

    拖了拖这对C 罩杯的奶子,心里感慨着要是再大点就好了,不过再大又有什么用

    呢,刘秾不在身边,给谁去爱抚呢。然后就傻傻的自顾自笑了起来,毕竟刚刚还

    对自己这对奶子无比自信,现在却还想着再大些。

    双手离开胸部交叉着拥抱自己一般,在背后涂抹起来,本就光滑的背部,有

    了沐浴露的润滑更加光滑,然后经过细腰,来到我稍稍隆起的小腹上,是的,我

    小腹上有些许的赘肉,这是在生了儿子之后就有的,还有淡淡的妊娠纹,这是我

    全身上下唯一不满意的地方,不管转念一想,我都三十好几的人了,怎么可能还

    做到和小姑娘一样腹部平躺呢。我忽然想起一句话来,说腹部平坦的女人,那肯

    定胸平屁股塌,我为自己的阿Q 精神觉得可笑

    在腹部快速的摸索一下之后,我的左手探到自己的森林,刘秾第一次见到的

    时候,就惊讶于我这森林的茂盛,后来我在外面做工的时候,偶尔看过同宿舍的

    其她女人的下体,说实话,我的毛真的比常人的要浓密乌黑,我在这茂密的森林

    中,用力的揉搓着,很快,黑色的茂盛森林,被白色的泡沫完全盖住,就像黑夜

    里的村庄被白雪覆盖一般。我左手推着泡沫,整个手掌往下平移,来到我那最隐

    私的地方,我知道,今夜我诚实的身体给我释放了她渴望的信号,但能有什么办

    法,刘秾不在身边,我只能委屈她。我用手指轻轻的在阴道口揉搓了一下便要离

    开,潜意识里似乎希望手指停留在那里,并更进一步,我遵从我的潜意识,在那

    里继续停留,翻开阴唇轻轻的揉搓,虽然无比舒服,但并没有进去,我始终觉得

    将自己的手指放进最隐私的地方,是下流的,刘秾可以放,我不可以。我的另一

    只手也不闲着,在我的臀部上揉搓着,我的屁股并不是很大,但也不小,总的来

    说,和我的身材很搭,右手探到股沟里,慢慢往下,来到女人另一个隐私的地方,

    因为每天都要拉屎,所以我用力的在那里揉搓,直到自己满意之后,将右手用水

    冲洗干净,虽然我的左手很不愿意离开那个隐私的地方,但还是被我的理智勒令

    离开,我半蹲着身子,双手开始从我的大腿根部开始往下探,这是我全身最满意

    的地方,因为满意所以更加看重,我每半个月就会好好的刮一次,以至于她们总

    是光滑如玉。最后我蹲下身子,将整个脚裸脚背都揉搓一番才作罢。

    蓬蓬头的热水再次从我的肩膀流淌到胸部,然后一路向下经过我的腹部到我

    的森林地带,我的腿上,将我身上的泡沫冲洗干净。我双手再次仔细的揉搓着全

    身每个地方,直到我觉得干净了才作罢。如往常一样,我抬起一条细长的腿,一

    手拿起蓬蓬头,对着下体冲洗,一手揉搓着森林地带,连同那厚厚的阴唇,这个

    姿势让我无比舒服与兴奋,持续了大概一分钟,我的全身燥热难忍,千万只蚂蚁

    在我身上爬的更欢快了,下体传来的愉悦感和渴望得到更多的满足感,让我意识

    朦胧了。

    就在这时,我听到浴室外面传来儿子走动的声响,我的理智瞬间把我拉回现

    实,一时羞愧难当,想到儿子还在家里,我却浴室里这般做法,要是他知道了,

    得多难堪。我赶紧用力的揉搓着身上几下,让自己彻底清新,然后关掉了热水,

    仔细的将身上每一个角落擦干,然后换上干净的睡衣裤。

    躺在床上,想起刚刚自己就像被一个恶魔附体一般,无法控制。我虽然知道

    自己每个月都这么几天会这般,但我没想到,这次的感觉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强

    烈,以至于当夜我强忍着不去想任何事情的时候,脑海里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刘

    秾那丑陋的阳具,我下体的空虚感传递至全身上下,让我无比想念着有一个男人

    能出现在我面前,用他膨胀的下体,来慰藉我这种空虚感。

    深夜,我忽然想起刘大姐白天说的话,以及在厨房里还剩下的几根好看的茄

    子。「呸,真是下作」,我轻轻的扇了自己一耳光,自言自语的说道。以往每次

    我都特别想要之际,总能忍过去,可这次为什么我就不能忍了,还要去想那下流

    的玩意。我的脑海里仿佛有两个人在较量着,一个是往日的我,告诫自己忍忍就

    好,很快就过去,另一个则是恶魔,用极尽应当诱惑的言语刺激着,让我去厨房

    拿那剩下的茄子,那俊俏而光滑的茄子,粗壮的茄子,丑陋的茄子,弯弯的像阳

    具一般的茄子…

    很快,恶魔将我仅存的理智战胜了,我的脑海里全是茄子。我忐忑的安慰自

    己,也许真的是太久没有做爱了,而我是个正常的女人,只要不去找别的男人,

    不去出轨,自己解决并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就这样,我在自我安慰中起身,蹑手

    蹑脚的来到厨房,经过客厅的时候,我往儿子的房间看去,没有灯光从门缝中溢

    出,想来已经睡着,在厨房,我像做贼一般拿起两个茄子,然后快速踱回自己的

    房间,打上反锁,虽然我知道打不打反锁都一样,儿子是从来不会进我房间的,

    更何况晚上,但本能的羞耻感,还是让我打了反锁。

    漆黑一片中,我再次犹疑起来,一面骂自己是荡妇,这都不能忍,一面则宽

    慰自己,这只是正常的需求。后者再次打败前者,我将身上的睡衣睡裤和内裤全

    部脱掉,平躺在床上,一只手笨拙的捏着早已膨胀的乳房和立起来的乳头,就像

    刘秾摸我的那样,我的身体感觉舒服了一些,感觉得到了些许的满足,但很快,

    就被更大的空虚感吞噬,我知道,我那最隐私的地方在向我招手,诉说她的需求。

    我坐起身来,摸着乳房的手并未停止,然后拿着那跟晚饭前就洗的干干净净

    的茄子,在我的森林地带磨蹭了几下,让他熟悉我的气味,然后再缓缓的向下,

    我犹豫了一下,但很快继续下探,来到我最隐私的地方,那里已经淫水外溢,就

    像我们家门前的河流每年春天都会外溢一般,泛滥而强势。

    此时此刻,我再也忍不住,将茄子在阴道口磨蹭着,等到一切都已经熟悉了,

    缓缓的,一点一点的进去……

    (未完待续)
TOP Posted:2017-12-30 16:13 | 回樓主
河东书生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362
威望: 39 點
金錢: 395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11-25


1024
TOP Posted:2017-12-30 16:22 | 回1樓
张婉芳


級別: 風雲使者 ( 13 )
發帖: 5315
威望: 5016 點
金錢: 2026 USD
貢獻: 403 點
註冊: 2015-09-13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7-12-30 16:33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