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美女养成师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美女养成师
横断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2984
威望: 350 點
金錢: 51866 USD
貢獻: 20530 點
註冊: 2015-03-14


美女养成师



第一章 前女友居然会逆袭
    第1章  第一卷 时来运转
    第1节  第一章 前女友居然会逆袭
    大学毕业之后在武汉呆了半年,楚飞终于还是决定去深圳。
    之所以会做出这个决定,倒不是因为什么其它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简单四个字,人穷志短!
    同样是刚刚毕业半年,楚飞现在每个月拿着不到两千块的工资勉强活着,但他的女朋友李冉却每个月可以拿四千的固定工资,而且刚刚发放的年底奖金,她竟然拿了十五万!这样折合起来她一个月接近一万七八千的薪水了,是楚飞的十倍!
    这就是差距。
    可这差距产生的原因……有时候只能说人生的机遇真的各不相同,当你碰到对的人或者事,或许一下就起来了,不过很不幸的是,老天特喜欢开玩笑,所以经常出现怀才不遇的人,就好像楚飞这样。
    楚飞和李冉是同班同学,楚飞大一就在外面有了份兼职工作,而李冉大四的时候才开始找地方去实习。
    她跟楚飞一样也是室内设计专业,人又比较害羞,结果去了不少地方都没被看上,但后来她去一家写字楼应聘的时候因为紧张而走错了楼层,进到了一家从没有贴过招聘广告的公司,偏偏最后人家还看上她了,不但留下她实习,又因为她比较老实本份,人又勤勤恳恳,居然在两个月之后就跟她签了合同转为正式员工。
    可她误打误撞进的那家公司并不是一家小公司,而是一个在全国都排名前几的设计院,之前他们招的都是建筑学专业毕业的研究生,从未有过本科生的先例,据说李冉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而且还是非建筑专业,所以到现在很多同事都说她是一个传奇……
    楚飞跟李冉是大三才开始在一起,李冉的处女之身也是给了他,而且李冉平时小鸟依人的样子让很多同学都羡慕楚飞的好运气,可现实永远这么残酷,因为再甜蜜的恩爱也比不上真金白银……
    一开始跟楚飞的时候,李冉就是看中他很努力很上进,但没想到毕业了之后楚飞的薪水居然还是只有千多块,而她公司那些跟她年纪相仿的几个男生,现在每个月都可以拿上七八千,每天开着小车上下班,不是商量着去那里旅游就是想着去哪个楼盘买套房,年底奖金更是一下子就拿了三四十万,高帅暂且不说,富是肯定有的。
    而楚飞呢?一直不到两千块,在武汉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勉强能活,但想买房子想结婚,那是痴心妄想。
    所以,不知不觉中李冉对楚飞的态度开始有了微妙的变化,或许她自己没觉得,但这是事实……平时说一些刺伤人的话就算了,对楚飞也逐渐失去了耐性,并且总是会为了一点点的鸡毛蒜皮的事情找楚飞吵架,吵多了也就累了,而且在知道楚飞今年根本没什么年底奖金和花红之类的收入时,她闭口了,但那一刻的眼神,特伤人。
    所以楚飞决定离开,决定离开这里,离开李冉,去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
    但老实说,楚飞其实不是很差钱,因为他老妈在深圳开了一家美容休闲店。虽然只是一家不大不小的店铺,可多多少少也有二十来个小妹,而这些小妹都是他老妈从乡下亲自挑来的好妹子,个个都水嫩的紧,所以很多香港人喜欢往这家店跑,生意也一直还算不错。在楚飞上大学期间,他老妈每个月给他寄的生活费从没有少过别的同龄人,只是楚飞那时也有点性格,他看不上这样赚来的钱,所以从大一开始他就学着自力更生,靠自己去赚钱养活自己,他老妈寄的钱全都在卡里一分没动,四年积蓄下来,说多不多,但要说少也绝对不少。
    那个时候的楚飞很积极,很有上进心,还进了学生会,加上身材高大,相貌又还过的去,人也很阳光的样子,所以楚飞在大一的下半年就有了一个女朋友,人很漂亮,还是个模特,两个一米八个头的人走在一起,真有点让人羡慕。但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实楚飞是被倒追的。
    不过她跟楚飞的时候已经不是处女了,所以两人只交往了一年多就淡然分手。
    但分手的理由其实跟处女无关,她的性格也并非不好,楚飞选择分手是因为她对待性的态度实在是开放到令人无法接受……开房什么的都不提,她偏偏很喜欢拉着楚飞去她的女生宿舍里做爱,后来楚飞才知道她还故意打开摄像头,让同寝室甚至其它的女孩子们都躲在隔壁寝室观看现场,而夸张的是趁楚飞生日的那天她说要给他一个惊喜,但结果那天,楚飞当天被她寝室的六个女生‘轮奸’的死去活来。
    当然,这个事情楚飞并没打算追究她们的刑事责任。
    后来她们拉着楚飞去寝室一起玩的时候,他也都欣然赴约,也曾和她们一起疯狂过,比如在女生宿舍的公共澡堂里做爱,在有人的厕所位隔壁做爱,在女生宿舍的走廊上做爱,在宿舍楼顶上做爱……
    真心来说,那也算是一段很快乐的日子,直到某天另外有两个女孩子也带来了各自的男朋友。
    楚飞玩过别人的女朋友,自然没有理由拒绝自己的女朋友跪在了别人的身下,特别是看着她被两个其它男人一前一后包夹……
    两天后,楚飞决定跟她说再见。
    ……
    可以说,楚飞的大学四年应该算是很失败,为了赚钱,所以他在学业上其实没有什么收获,自然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至于感情现在也不用说了,原本他以为李冉是完美的,会跟别的女人不一样,但最终无情的现实终于让他清醒,在钱面前,所谓的爱情永远只是笑话。
    于是楚飞也只能向现实妥协,放弃他曾认定的‘完美’的爱情,放弃他一直以来的努力,前往深圳接手老妈的美容店。
    老妈不止一次的打电话来跟他诉苦,她的年纪大了,已经无法再继续熬夜,她一个人在异地他乡撑的很辛苦,所以她想要楚飞一毕业就去帮她。因为自从十多年前父亲出了车祸之后,老妈一个人把他生生拉扯大,其中的辛苦自不用多言,而且正是为了给他凑上读大学的钱,老妈才孤身前往深圳,做了这个不太光彩的行当,甚至已经没有了回家的退路。
    楚飞当然知道这点,只是他以前还在陷在与李冉经营一段甜美爱情的梦境中,他打算和李冉尽快的在武汉结婚建立家庭,然后把老妈接回来享福……可现在,梦终究只是梦。
    李冉昨天就已经坐车回家过年去了,她没有叫楚飞一起,甚至也没有问他过年打算去那里,事实上这一阵子她跟楚飞唯一说的一句话就是昨天下午那句,“我走了!”
    也好,这样大家都不用伤心难过。
    再次留恋的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两人的大头贴还挂满了墙上的每个角落,那时的微笑曾经那么灿烂,只是……背上背包,楚飞丢下钥匙,然后轻轻的关门离开,回忆就留给回忆吧。
    已经临近过年,街上的行人很少,有些萧瑟,但很符合楚飞此时的心情,他正踌躇着一个人前往车站,可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起,掏出它看到来电的时候,楚飞愣住了。
    当然不是李冉,李冉只怕这个时候已经不会记得他的存在了吧。
    楚飞愣住的原因是这个号码已经有两年多没有出现过了,它属于楚飞的前女友,模特系的系花,张倩。
    她现在打给我做什么?来嘲笑我的落魄?来嘲笑我的天真?楚飞脸上的表情百转千回,手放在接听键上始终按不下去,可手机却一直不依不挠的响着,好一会之后他才终于下定决心按下。“喂?”
    “楚飞,我在你身后!”
    “后面?”楚飞转回头,果然是张倩,她正开着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停在马路边对他挥手,嘴角顿时露出一丝苦笑,果然是这样么?又犹豫了好几分钟才慢慢走过去,“你找我?”
    “我刚刚在等红灯,结果却看到了你……上车!”
    “去哪里?”
    “上车!”
    ……
    鲜艳的红酒,亮丽的高脚杯……张倩的生活跟两年前相比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变的当然不是她一个,楚飞也是,只是他变得落魄之极,而张倩则风光无限,现在不但已经签约成了职业模特,频繁的出现在各地的时装展,车展,以及一些更高档的展会上,据说她还代理了一个什么广告,甚至有一次楚飞在某个杂志上看到过她半裸的封面。
    “你是要嘲笑我吗?笑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楚飞,你知道吗?跟你分手之后我再也没有谈过男朋友。”张倩摇动着手里的红酒,眼神之中出现了一丝迷惘,然后轻轻的靠在了浴室中的洗脸台上,“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我一直都很相信自己的眼光!”
    “可我却不是你心中唯一的男人!”
    楚飞心中烦躁之极,顿时从撒着花瓣的浴缸之中站起身,就这么光着身子走下地,伸手接过她手里的红酒仰头一饮而尽,然后野蛮的扯掉了张倩身上的浴巾,顿时那个熟悉的高挑的妖娆胴体再次出现在了他眼前。
    也不管张倩此时是如何想,楚飞左手蛮横的直接拉起了她的右腿顶在自己肩膀上,然后就恶狠狠的把自己早已经怒挺的凶器直接贯入了她的身体!
    -----------------------------------------------------------------------------------------------
    nl
TOP Posted:2017-12-05 11:06 | 回樓主
横断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2984
威望: 350 點
金錢: 51866 USD
貢獻: 20530 點
註冊: 2015-03-14


       
第二章 发光的残破青铜壶
    第1章  第一卷 时来运转
    第2节  第二章 发光的残破青铜壶
    所以兜兜转转一圈之后,终于还是回到了原点么?
    现在承受着楚飞凶猛冲刺的不是他以为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李冉,而是前女友张倩,一个对性爱无比热情无比投入的女人,偏偏也只有她这样的女人才能让楚飞玩的尽兴,玩的爽快,这还真是一件很搞笑的事情。因为在张倩身上楚飞可以不用压抑自己,更不用委屈自己,他想用什么姿势玩都行,想用多大的力道都行,甚至……想射在她身体上的任何位置都没问题!
    而在李冉身上,这一切永远只是奢望。
    或许,他本身就应该是一个这样的人?所以一对一的那种白头偕老的爱情……根本不适合他?楚飞突然间有点垂头丧气,也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味道,翻身就把张倩抱起来丢到上床上,然后扑了上去……
    “啊,好爽!好舒服!楚飞,我就是喜欢你的大家伙,要来了……快一点,再用力一点!”张倩还是一如以前,在做爱的时候喜欢大声赞扬楚飞的本事,给他男人应该有的自尊,也只有她可以承受楚飞如同蛮牛一样的冲撞,给他最完美的最痛快淋漓的发泄,“没关系,射里面,全部射在里面!”
    楚飞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爽快的发泄过了,甚至他爆发的数量之多,让张倩用双腿紧紧夹着他的腰还用力的瞪了楚飞很久很久,“天啊,你到底憋了有多长时间……”
    多长时间?谁知道呢?
    以前你浓我浓的时候,李冉虽然在做爱的时候很配合,也很少要他带套,但她不喜欢楚飞太野蛮的动作,她更喜欢温柔的慢慢的进入感觉,但即便是在安全期的时候她也不愿意让楚飞玩内射,每次一感觉到他有射的迹象,立刻就手脚并用的把他推开,多好的感觉也都被瞬间破坏无遗。而毕业之后楚飞如果不戴套她根本就不让他进,甚至再后来就只剩下了敷衍,每次都是楚飞央求好半天她才勉强同意,然后一动不动的躺着让楚飞弄,等他一射立刻就翻个身睡觉,这样的态度说她敷衍都已经是赞扬。
    所以楚飞已经实在记不得自己多久没有这么爽快的怒射过了,简直是身心愉悦到了极点,这半年多的怨气也终于慢慢散去……
    或许,张倩才是事实上最适合他的女人,但……张倩当初被两个人男人夹击的画面再次出现在眼前,楚飞无声的叹了口气,然后拒绝了她的邀请。
    张倩原本试图说服楚飞跟她一起出去旅游,因为她已经邀请了一些同伴计划春节期间去海南三亚的海边度假,楚飞可以想象的到她的朋友是那些人,也知道这个所谓的度假会是如何的令其他男人向往,可他依然拒绝了,理由很堂皇,“我已经四年没见过老妈了。”
    稍后张倩开车把楚飞送到了汉正街的古玩市场。楚飞知道自己老妈随着年纪越大,也越来越信佛信观音这些……或许,她是想为自己赎罪?楚飞不愿意去想,但既然要回老妈身边了,给她带点礼物也好。
    古玩市场上什么东西都有,鱼目混珠鱼龙混杂,但反正楚飞不是专业的玩这些东西的,他只是来挑看的顺眼的东西而已,而图的就是个便宜……好吧,这其实是因为他也没什么多余的钱。
    张倩一路挽着他前行,引起周围很多人侧目,这边楚飞却是漫不经心的边走边看。很多东西很好,可他没钱买,也不愿意让张倩掏钱买,所以只能装作漫不经心,因为他知道自己只要表达出喜爱的样子,张倩一定会买给他,不管那东西有多贵……尽管两人在两年前就分了手。
    可是在经过一个地摊的时候楚飞却不由自主的驻足了,他一脸奇怪的看着摊位上杂乱堆在一起的一个冒出蒙蒙光芒的青铜壶,看起来仿佛是很久远的东西,而且明明那么与众不同和显眼,可是竟然没有人去看一眼?
    “你看到了那个青铜壶么?”楚飞扯了张倩一下。
    “好像是个破的……你看上它了?”
    楚飞转头看了看周围的行人,真的没有别人去关注这个青铜壶,就连身边的张倩也看不到它发光,难道就只有他看的见?于是楚飞拉着张倩走了过去,装作随意的在那堆杂物之中翻了翻,然后挑出了一个刻着观音像的仿佛玉石一样材质做成的手链,“老板,这个怎么卖?”
    “五百!”扣着脚丫子的老板正一脸色迷迷的打量着楚飞身边的张倩。
    “加上这个残破的青铜壶一起,一百块我拿了!”
    “两件最少两百五!”
    “就一百块!”张倩掏出钱包拿出一百随手丢在了老板的面前,然后微微弯下腰露出一丝微笑,“老板,你说好不好?”
    “好!好!”老板盯着张倩胸前的深深的乳沟,猛地吞了口口水,哪里还顾得说不好?
    “那谢了!”张倩娇笑一声,挽着楚飞就走。
    回到车上,张倩拿着这个青铜壶左看右看也没看出这个青铜壶有什么特别,最多就是造型还算古朴的,但顶端却缺失了一大块的角,而且看起来像是被摔坏的一样……可这不是青铜器么?怎么会摔成这样?所以张倩轻轻撇了下嘴。
    “买它做什么?这东西只怕都不值十块钱。”
    大概别人也是这样认为,所以它才会被当做垃圾一样的丢在杂物堆里面吧!但楚飞却知道绝对不是,因为当他把青铜壶拿到手里的时候,突然就感觉到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他一样。
    把两个东西随意塞进背包,然后直奔火车站,站在月台上最后看了一眼武汉这个城市的天空,又看了看张倩,楚飞终于露出一丝解脱的笑意,“没想到最后来送我的人是你……张倩,我会记得你,一辈子。”
    “干嘛说的这么煽情,等你过完年回来,我找人给你介绍几个好工作!”张倩大大方方的在楚飞的嘴上亲了一口,然后看着他登上了南下的动车,这个时候的她当然想不到,楚飞再次回来的时候已经全然不同了。
    以动车的速度,到晚上七八点的时候,楚飞就已经站在了深圳火车站的出口。
    “小飞!小飞,我在这边!”
    “老妈!不是说不用来接我么?我这么大又不是不知道怎么找地方……”看着又苍老了几分的老妈,楚飞的心中满是愧疚,走上去狠狠把老妈抱进了怀里,“对不起,老妈,我来晚了!”
    “来了……就好!”何佩灵的鼻子顿时一酸,朝思夜想的儿子终于回到了她身边!
    ……
    “来,这个房间是你的,知道你要来,所有东西我全都买了新的……小是小了点,不过现在只能将就一下,等我们有钱了再换个大大的房间给你。”何佩灵拉着儿子的手,脸上挂着很满足的笑容,天知道她已经多久没这样了?
    “嗯,没关系的,只是睡觉的地方而已。”楚飞随手把背包丢到了床上,“老妈,我跟你去店里看看吧,从今天开始,你要多休息休息!”
    “好!好!”
    美容店的名字很普通,就叫‘雅玲美容中心’,这名字是何佩灵接手这家店的时候就在,因为招牌还算崭新所以干脆就一直延续着用了下来,整个店面倒也不小,有上下两层,合起来接近五百个平方,不过因为地段不好的原因,租金倒也不是很贵,一个月才六千多,算上水电费和乱七八糟的税,一个月一万出头,但还有租的宿舍一个月也要四千多,每个月的伙食费和小妹们的工资算下去,二十来号人一个月起码又是四五万,也就是说,店里每个月的营业额没有超过十万,基本就是赔本。
    现在是晚上,店里还算热闹,有七八个人在洗头,里面的包间里也有五六个人在做保健,也有人在做桉摩,生意还算说的过去。
    不过翻了翻最近几个月的账目之后楚飞的脸色却不太好看,因为这半年因为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香港人过来的次数比较少了,所以店里完全就是在赔本,也难怪老妈的气色会这么差。而且当楚飞在店里转了一圈,跟所有小妹都打了声招呼之后,顿时也就有些明白了主要原因。
    何佩灵四年前来这边接手这店子之后,她从老家的乡下挑了一批妹子过来,这也让店里确实火了一阵,但是四年过去了,这些原本水灵的妹子也被深圳这个纸醉金迷的世界给玷污了,漂亮的陆续被人包走而远离了这行,姿色一般但是有点潜力的也被别的店子给重金挖了离开,因为别人那边给的待遇更高……她们跟着何佩灵来这边,却并不代表她们一辈子都卖给了她不是?给她干了两年多也算是够意思的了。
    除了一两个跟老妈关系挺好还带有几分亲戚关系而不好意思跳槽的小妹,其它的都是何佩灵这几年陆陆续续在深圳这边招的,漂亮的倒也有那么两个,但不是浑身布满纹身,就是又抽烟喝酒又浓妆艳抹的,实在是让人倒尽了胃口,至于剩下的,也只能摇头。
    所以基本上店子还是靠着以前的老客户念旧才能继续撑着,不过说到底,他们也是期盼着何佩灵什么时候继续回乡下再带一批水灵妹子来而已,也幸好老妈还能给人做做头发什么的正规生意,所以赔是赔,也赔的不多,只期盼什么时候行情能够转好。
    才刚来,楚飞当然不会去指手划脚,他打算先观察几天再说,顺便也要先了解一下深圳这边的情况……既然做了决定而且已经来了,不管自己喜欢还是不喜欢这行,都要努力的去做好它,为了老妈,更是为了他自己!
    -----------------------------------------------------------------------------------------------
    nl
TOP Posted:2017-12-05 11:06 | 回1樓
横断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2984
威望: 350 點
金錢: 51866 USD
貢獻: 20530 點
註冊: 2015-03-14


第三章 吃不饱的恐怖怪物
    第1章  第一卷 时来运转
    第节  第三章 吃不饱的恐怖怪物
    楚飞先回宿舍去洗了个澡,然后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准备踏踏实实的定下心干活。绝对权力 ..
    而这间所谓的宿舍其实是一个废旧的空厂房,被租下来之后,何佩灵找人隔成了十来个包间,除了她自己单独住一个房间之外,其余的每个房间都是上下铺,每两个小妹睡一间,现在楚飞来了,何佩灵给他准备的房间里也是上下铺,不过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住,至于洗澡和上厕所的卫生间则是公用的,而且就只有两个,甚至中间都没有墙壁,只是简单的隔了一片木板来分开,环境真的很简陋,这也代表老妈何佩灵在这里的生活根本没有她在电话里说的那么好。
    把背包里面的几件衣服都拿出来放进了床头的小衣柜里面,然后楚飞拿起自己在地摊上买的两个东西,正在考虑要把它们摆在那里,突然手指一痛,原来青铜壶破损的角突然划破了他的手指……
    问题是,我拿着又没动怎么会被划破手指?
    楚飞正在想这个问题,突然见到自己手指上渗出了一滴血液,并且晃悠悠的朝地上滴了下去,可就在这个时候,它却突然诡异的拐了个弯,摆脱了地心引力朝着青铜壶飞去,而且瞬间就融入在了青铜壶的表面!
    融入?楚飞还没来及反应,突然整个人眼前一黑,尽管马上恢复视觉,可他却已经不在宿舍中,而是站在了一个古香古色的园林亭台之中。
    这……这是哪里?
    “哈哈,总算把你弄进来了!老子被困了数万年,这一次可终于要脱困……小子,死吧,成为我混沌的一部分,这是你的福气!”
    “喂,什么?”楚飞急忙回过头,顿时看到一头浑身圆乎乎仿佛肉猪一样,却又没有头和尾巴,而且背上还生着两对翅膀的怪物朝着自己扑来,他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被那个家伙给扑进了身体里面,顿时眼前再次一黑!
    不!我还不想死!!!我还有好多事要做,还有……
    “不要!!”好一阵子之后楚飞才恢复神智,张口就是一阵惊叫,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而且他已经站回在了宿舍之中,当即很奇怪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脚,又拍了拍胸脯,一切都一如之前,可刚才是怎么回事?那个扑来的家伙是什么东西?我刚才去的是什么地方?
    等等,青铜壶呢?怎么不见了?
    咕咕!
    可就在楚飞到处找青铜壶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肚子一阵翻山倒海的闹腾,同时他也感觉眼睛一阵昏花,竟然仿佛是被饿了几天几夜一样的全身乏力起来,连忙从背包里面拿出了几个苹果,这是他上火车之前买的,不过因为没有什么胃口所以一直没吃,但楚飞惊讶的发现自己把几个苹果吃的一干二净之后,肚子却依然饿的厉害!
    这是怎么回事?
    他连忙离开宿舍走到街上,还好此时正是夜市时间,街边到处都有卖各种小吃,他随便找了清真拉面馆,点了一大碗的兰州拉面,三口两口扒完,却依然还是很饿!索性又点了一碗下肚,但情形依然没有什么改观,倒是面馆里面的其它人已经开始很怪异的打量他了。
    连忙走出来,楚飞摸了摸自己肚皮,两大碗的兰州拉面,竟然好像是下到了无底洞一般消失了?怎么可能?楚飞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这么能吃,这是从无仅有的事情!!
    而就在这个时候,楚飞突然闻到了一股烤羊肉的味道飘过,顿时肚子又再次闹腾了起来,甚至口中都渗出了大量的津液……犹豫了一下,楚飞还是走过去买了两串,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之后顿时很满意的打了个嗝,肚子也暂时平静了下来。
    原来是要吃肉!
    但楚飞的这种满足感却只持续了几秒,肚子就继续开始闹腾,显然两串羊肉根本无法满足它的需求,可是深圳这边的羊肉串十块钱一串,他那里买的起更多?无奈的楚飞重新走回拉面馆,点了一大碗牛肉面,这下连拉面师傅都有些怪异的看着他了。但大碗的牛肉拉面并不代表牛肉就多,所以一碗面下肚之后,楚飞刚走出拉面馆,肚子就已经再次抗议起来。
    这样吃下去,只怕是有多少钱都不够花!楚飞顿时强忍饥饿感朝着自己家的店子走去,他先找老妈何佩灵拿了点钱然后去附近的医院挂号看急诊,很诡异的是,医生检查了好几遍然后无奈告知,他的身体很健康,根本没有病……
    没病我会饿成这样吗?楚飞在心里狠狠的诅咒他,却也很无奈,除非他掏钱去做全身透析之类的检查,否则医生也无能为力。
    走出医院,楚飞已经饿的是头晕眼花,连走路都没力气了……
    肉!好想要吃肉啊!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楚飞突然发现街上的人群在他面前突然变成了一团团新鲜的肉堆,而这一幕顿时让他嘴里再次充满了津液,仿佛那是一团团的美食一般,楚飞顿时惊恐起来,下意识的拼命抗拒着这一想法,他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成了怪物吗?
    跌跌撞撞的避开人群,楚飞狼狈的钻进了一个黑暗的巷子,因为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扑上去啃噬那一团团的美食……他现在竟然变成了一个怪物?想吃人肉的怪物?天啊?怎么会这样?
    汪汪!!突然一只流浪狗从垃圾堆里窜了出来,它对闯入领地的楚飞很是警惕,试图威胁他离开,不过见到楚飞好像没有什么恶意,只顾躲在角落瑟瑟发抖,流浪狗慢慢的走了过来,伸出鼻子凑在楚飞的身上嗅了嗅,似乎是在好奇这个家伙在这里干嘛,可就在这个时候,楚飞的手却突然捏住了它的脖子!
    楚飞看的清清楚楚,被他捉住的流浪狗那本来就瘦骨嶙峋的身体竟然在他的手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慢慢的萎缩……再萎缩……哪怕最后全身只剩下了皮包骨头却依然没有停止,竟然连同骨头皮毛一起,全都慢慢的缩小,缩小,直至消失不见……
    整只流浪狗竟然凭空消失了,它仿佛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如果不是那一股股的热流顺着楚飞的手心涌入了他的身体,他肯定会认为刚才看的流浪狗只是幻觉!!
    怎么会这样的?它去了哪里?它被我吃了?
    那一刻楚飞立马吐了个昏天黑地,但好在他终于不饿了……
    回来面对老妈担忧的面容,楚飞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医生说我没事,让我休息休息就好了!”
    “啊,那你赶紧去里面躺一下……”何佩灵很宝贝这个儿子,好在美容院里面什么都不多,就是床多。于是楚飞随便找了个空包间躺下,心绪起伏不定,眼神中也一阵茫然,短短的一天,他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但跟前女友重新勾搭上了,而且竟然还变成了一个怪物!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诗诗,麻烦你先照顾一下他,小飞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今天晚上他才过来就这样了……”老妈何佩灵的声音在外面传来,很是焦急。
    “小姑,你别着急,楚飞表哥可能是刚来水土不服吧,休息两天也就好了。”何诗诗,一个身材略微有点胖的女孩,她是楚飞的亲戚,她的爷爷是楚飞外公的弟弟,两人算的上是近亲,所以这几年一直都在何佩灵这里帮忙做事。
    “哎,只希望是这样了。”
    “表哥,你现在好点没有?”包间门打开,然后一个圆润的小手放在了楚飞的额头。
    “没……诗诗,你不用管我,我躺一下就行了。”楚飞正难受的趴在美容床上,他现在很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自己的新身份。
    “你这那里是躺嘛!”何诗诗顿时笑了起来,然后坐在了他身边,“那我陪你聊聊天……哦,你趴着正好,我帮你桉摩一下,或许会让你舒服点。”
    “谢谢你啊,诗诗。”
    “不用客气,你是我表哥嘛。”何诗诗的桉摩手艺确实挺到位,而且她的小手也很灵活,按的楚飞很舒服,但桉摩只是让楚飞的身体舒服了一点,没办法让他心里好受……等等,诗诗现在碰了我,可是她却什么事都没有!!
    楚飞突然奇怪的抬起头看了一眼何诗诗,后者正一脸茫然的看着他。所以,那个古怪的吞噬能力其实是我可以操纵的?当我不饿的时候,不会主动的吞噬?当即楚飞露出了一丝惊喜的神色,如果是这样当然就好了,他只要能想办法把自己喂饱的话,自然就不会害到别人,也不会被人当成怪物了!
    “诗诗,你来这边几年了?”
    “四年了呢,我是跟小姑一起过来的。”
    “那诗诗你知道这边附近哪里有卖肉的市场吗?”楚飞这个时候其实在想,自己是不是去肉市场借着买肉的机会,去‘偷吃’一点。
    “卖肉?哎呀,表哥你很讨厌啊……嘻,你想要那个肉?我身上肉多,给你点要不要?”何诗诗也不见外,反正两人是亲戚,而且小时候很熟,所以她也敢开玩笑,但显然她是误会了什么。
    “你?肉多?”楚飞猛然抬起头,这一瞬间脑中陡然灵光一现,对啊,现在的女人不是都在喊要减肥么?反正这些多出来的肉她们也不想要,那我不是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拿?
    好主意!好办法!
    -----------------------------------------------------------------------------------------------
    nl
TOP Posted:2017-12-05 11:06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