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最疼爱的独生女儿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最疼爱的独生女儿
北峰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641
威望: 282 點
金錢: 224 USD
貢獻: 58 點
註冊: 2015-07-09


最疼爱的独生女儿



刚升上高三的我,是我爸妈最疼爱的独生女儿。我爸是当汽车经纪的,而妈
却是音乐老师。他们的感情从结婚到现在,都维持得非常好。我这个女儿可说没
有找错地方来投胎,这实在是一个很和谐的家庭。

  我老爸的老朋友郭大叔夫妇是住在我家的隔壁。当我四岁的小时候,郭先生
喘气喘得气不过来,到我家跟我爸妈说,他的老婆刚刚诞下一名小孩。

  我们一家都替他高兴呢!我妈还跟我说:「菁,以后可有人陪你一齐玩呢!」

  从小,我老喜欢叫他,小松。他真是给了我们两家生色不小。小时候,他总
是带着日本的朦面超人的面具,穿梭我们两家叫叫嚷嚷,整天缠着我要跟他一起
玩超人打怪兽的玩戏。每一次他都哭着回家,跟郭妈妈说,超人给「怪兽」打败,
哭个不停。嘻,我这个老姐当的「怪兽」岂能输给他呢……………………………
……

  小松,人本身蛮听明的,但,就是欠了一点耐性。郭妈妈为了他的课业,都
命令他来我家跟我一起做作业。我都是用老姐的语气对他噜囌,要他好好的完成
作业。

  可能是不服气吧,当趁我转身时候,他常常用手轻拍我的臀部并轻挑的说:
「菁姐!为什么你的都没有肉?以后怎办,不好生养耶…………」每次给他偷摸
后,都气得说不出口。

  我妈在我十二岁以后,就继续她的教学生涯。问她为什么还要出外工作,家
里都有爸付担呢!她的理由都是说不想当一辈子家庭主妇,出外工作能保持了解
社会上的资讯。因此,打自十二岁以后,放学回来就只有我跟小郭一起做家课了。

  期间,我都尽我的努力教他不懂的。总算没有白费,到我升高三这年,他在
学内的成续一年比一年进步。郭妈妈都每次来我家,都在我爸妈面前称讚说,小
菁又聪明漂亮,还可以管好她的小松,真是厉害。爸妈听后,都笑得合不拢嘴呢。

  今天,放学回来,小松如常背着他颇重的书包来我家。给他倒了一杯冰水,
就各自做自己的家课。不久,小松遇到问题就大嚷叫我教他。唉,自己的都做不
完……没法教他就是了。就坐在他旁边,看看他那里不懂了。

  正当我靠近他手左边身旁时,我的胸部好像碰到了什么似的,微微低下头瞥
了一眼,原来是小松的手肘顶着我的右乳房。自然反应的把身子微微靠后,眼睛
盯着小松的动作是不是故意的。但,看他那一脸专注在功课上面的样子,并不怀
疑他什么。再靠近他指导他提出的问题。

  可是,乳房又转来一压迫力,这次不理了,只集中教他不懂的。不知怎的,
他的手肘像有规律的在我发育成熟的乳房上轻轻的左右而微摆动着。虽说是隔着
我的校服,但经他这样的磨着,乳房慢慢的痒了起来。

  本想把身子拉后,这时候小松却又叫我看书上的那条问题。身子更靠过去,
且右乳房更压在他身臂上,这时我虽脸上看着书本,脸底下却红了起来。这次小
松不经意地把肩旁转了数圈,表示他有点累的样子。

  不动还好,一动就带动了他的手肘在我胸部的快速地磨擦。给他这样的冲激,
乳头附近起了一阵反应,一种突然而来的收缩感涌上心头…………心里轻轻的不
禁暗自「嗯!」了一声……口张了一点

  缓缓地吐了一柳口气。不行了,速速叫他先自己看,再不明白时明天才答他
的问题。跟他说有点事,便起身跑去自己的房间,就再转身时他又再来向我的柔
软的臀部偷袭,并高声的说:「菁姐那里都没变呢!哈哈!」

  我瞪大眼睛回答他:「没变也跟你这个小弟没关系。你努力读书吧。」

  把房门关上后,没力的躺在床上回味刚刚的感觉。此时,才感到下体有点黏
黏的,好奇的把校裙翻到腰际,手在纯白色的内裤上摸了一摸,害了一跳,为什
么靠在阴唇中央处湿了一小片。

  再把手伸进小内裤内,手指触碰处却有一些湿润的液体渗了出来。左手曲着
放到额头上,右手的中指却轻轻的在阴唇附近不停地转圈,脑子却混乱一片,想
着为什么会这样子的…………为什么会有这种不该有的反应………………………

  第二天,小松又来到我家,经昨天一事后,今天都不敢那么靠近他了。只跟
他说,那里不懂划下来给我看,我再写给他怎做。此时,电话响了起来,我跑去
接听。

  奇怪,是找小松的。他放下电话后,我问他为什么他的同学懂打来这里。

  他说:「我跟他说的,因我想赶快把那电动玩具拿到手,就给了他这个电话
号码啦。」原来如此。

  接着他又跑去大门口说:「菁姐!我要去拿啦!很快回来,不要跟我妈说啊!」

  「行啦!快点回来吧!」

  不管他了,继续我的作业。回桌子时,不小心踢到他的书包。心想他现在背
的书包愈来愈重,并把书包提了起来,真的很重!他每天到底会带什么书上课呢?
就将书包的拉炼拉开,唉,真的是一大堆教科书,跟我以前的一样。就在拉上拉
炼时,瞧到一本像漫画的书,啊!好久没看过了,最近都在预备大学考试。好!
就看一看松弛一下神经也好。

  把漫画抽出来看时却是一本………日本H漫画…………封面画着一个有着模
特儿的身裁的少女,乌 黑的长头发下是一副楚楚可怜脸庞,丰满的乳房而她只
穿了一条紫色的内裤,更摆出了一个露骨的动作。从没看过这类漫画的我,羞得
脸都热了起来。

  在好奇的驱动下,我坐在Sofa上静静的看着里面每一页的内容。虽然,
那些日文我都看不懂,但是,里面所画的每个动作却使我有点兴奋起来。整本漫
画看后,不其然的把手按在裙上,轻轻的隔着裙子在阴户上揉了起来,闭上眼睛
的我,幻想刚刚看过的每一个情节。左手放下漫画后,开始弄抚我的双乳,与此
同时,右手不断去刺激我的阴户。

  入了神的我,将右手接直去轻碰内裤的中央,食指和中指隔着我薄薄的白色
内裤不停地交替搓揉微湿的阴唇,且不时的抚摸我大腿内的两侧,不停牵引起我
身体上的兴奋。

  嗯…………!咬着自己的下唇,不断感受着那快感。眼睛稍为打开了一道缝,
斜视在旁边的漫画封面,害羞得又再盖上眼睛。头紧紧的后靠且紧贴在sofa
上,右手的指头开始随着心中的需要加上快拂扫湿透了的内裤,小腿更因此摆得
更开,蹬得更直的。

  嗯!嗯~~~!我那些暖液不受控制的渗出我那条柔而薄的小内裤,大腿分
的开开的好让我的右手的大摆动,左手立刻抵在下腹上接受那像触电的感觉……
………口里更发了数声低且微的 哼声。

  过了数分钟,胸口才慢慢从起伏的状态变回平静,全身像虚脱了一样。

  唉!头一次,现在才知道什么叫自慰。愈想愈脸红,幸好小松还没有回来,
不然,都不知怎跟他解释我刚才的动作。

  正想洗一个热水澡时,小松就回来了。一进门,他吓坏似的一直瞪着我手上
的漫画。我当然不放过机会教训了他一顿,成绩不好就跟郭妈妈说。他根本不能
辩驳什么只好乖乖的做他的家课。

  刚坐下来,他用怀疑的眼光来问:「菁姐!你有没有偷看?」

  我匆匆答他:「你的嘴给我清洁一点,我才不会看呢!快做你的作业吧!」

  「还有,你给我看到你再带这种书,郭妈妈那边怎打你,我可不负责,听到
没?」

  没机会洗澡的我,只好陪他一起做功课,可是濡湿的下体弄得我很不舒服,
一直到小松走了,才能好好的清洗一翻。心想我这两天到底在做什么呢………

  这个星期,爸妈和郭大叔他们都拿了大假去外国旅游一星期。他们真对我真
有信心,竟然叫我照顾小松。没法子,谁叫我比他大四岁呢!天对我真不公平,
为什么我不能跟他们一齐去。

  今晚,跟小松吃晚饭后,跟他一起玩大富翁,看谁输掉,明天就要一早起来
做早餐。跟他大战并扰嚷了数十个回合,终於败给了这个小弟,我真要努力呢!
这时都十二点多了,直接去小松的爸妈的睡房睡吧。哗!房间真的很大,床又舒
服。洗澡后,就回床呼呼大睡去。

  矇矓中,好像有人叫我的名字,菁姐~!起初不为意,听清楚后原来是小郭。
都那么晚了,叫醒我干嘛!我正睡得很甜呢。就装作听不到,不理他叫我。小松
轻轻叫了数声,看我没有反应就停止再叫。

  停不了多久,感觉到我的被子像给人拿掉。小腹处突有一只手按着,并轻轻
来回抚着。是小郭!心想我该怎办好?

  那时我怕得要命,都不知怎算,只好装睡下去。这时他另一只手却伸到上身
的睡衣上揉搓我的乳房,他用手指轻柔的拂扫,想他看我都没反应,更大胆的双
手各自一边的用了一点力推拿我受刺激的乳房。

  他这样一推,弄得我痒痒的,像那次他手肘磨擦我右乳房的感觉。我真不知
该不该立刻醒来骂他,跟内心在斗争时,我感到我那宽松的浅蓝色的短裤,给他
慢慢的褪到我细长的小腿处。他把我的小腿抬起一点点,就迅速的把短裤脱出来
掉在一旁。

  现在的我,只有一件无袖紧身的背心内里穿有白色的胸围和穿上薄质的白色
纯棉内裤。

  我再一次听到他用极微的声音叫了我一声。我脑里真是一片空白,算了不应
他就是了。他又一次得到我的沈寂,开始把我两腿分得非常开。他的手放在我的
小腿上,手指在细滑的小腿处,一收一放的替我按摩,并上下的套弄着。

  突然,两手都按在我的大腿内侧,慢慢的上下左右的抚摸。他这样一来,使
我震了一下,两脚的肌肉都扯得紧紧的。眉头忍不住的皱在一起,因他的指尖在
的我的内裤上轻轻的拖弄,他并不放过他看见的每一吋地方,在我薄薄的内裤上
游走。

  他的手指头找到我阴蒂的位置,把渗过内裤的淫水推到阴蒂上方轻微的上下
压揉。胸部随着他在我重要部份的骚扰,慢慢地起伏着,为怕他看见,又要控制
着,有点辛苦。小腹里像有一股暖流流动,一直廷伸到我的阴户处。

  啊!虽说勉强的可以控制呼吸,可是,我的淫水却不理我的强忍,潺潺地流
到我的内裤。我不知渗了多少在我薄质的内裤上,我想小松必定是也注意到。

  哼~!他开始向我早已湿润的阴唇进攻,他手指不断的在阴唇上打转,且时
轻时重的上下搓揉。我不时的装作不经意的把臀部左右的动了一下,并向上挺着,
好让配合他的动作。他手指对阴户的进攻速度有加速的现象,我私处附近幼滑的
皮肤,间接的告訢我,我的内裤给小郭都弄得非常湿透。

  现在我都没有力气起来阻止小松进一步行动,只有闭着眼睛给他做他爱做的。

  不知怎地,小松停了所有动作。静止了好一会,只听到移动的声音后,大腿
两旁都受到小松的膝盖顶着,私处突然又受到骚扰,但跟刚才的不同,不像是小
松的手指。只感受到那物体所碰之处,有点温的。当碰到我大腿根时,感到那软
软的东西带有一些黏滑的液体。

  那东西不停在隔着内裤上摩擦,频率开始加快,在我阴唇处上下的擦,不时
又轻轻的顶着我的阴户,像要想插穿内裤似的。我的小腿,大腿和臀部被他快速
的对阴户拨弄,慢而静的摆动着,突然,小松吐出了数声低沈的叫声,私处猛然
受到什么液体的喷射。只感有种灼热感,部份很黏的液体使溅附在大腿上,而我
甚至闻到一阵浓烈的味道,以前从没闻过的。

  猜不出现在的时间,寂静中隐约听到小松的喘气。他把我两腿再度向中靠拢,
感觉到他一腿的膝盖顶着我那湿滑透的小内裤底。脑里给他刚刚的动作沖昏得不
知去向,紊乱的心情在想,小松难道不怕我醒来的吗?此时,他把我背心的底端
向上卷,一直卷到腋底的心平位置。接着伸手抚摸我露在小胸罩以外部份的乳房
上,他那微暖的手柔而轻的推揉那没有受胸罩保护的,细滑的皮肤处。

  他有技巧的从我腋下开始,一直沿滑到我乳房的两旁磨擦,再把两手按到我
的乳沟里顺着胸罩的上沿来回揉抹。冷不防地他把手滑进我的胸罩里,直接的捏
扭我的乳头。嗯!乳头自然且迅速的硬了起来,而他更用了一点劲上下的拉压我
敏感的乳头。他还不满足的从胸罩的上边处,轻轻的把胸罩拉下到乳头的下方。

  大半部我那富有弹性的乳房和硬挺的乳头,因没有胸罩的保护,感到有点凉。
现在我根本羞得不想打开眼睛,看着小松对我胴体的凝视。不知是什么,一滩暖
湿的液体滴在我右边的乳头上,那炽热的液体更使乳头急速的收缩。答案很快就
知道,原来是小松的唾液,因他正在吸吮我的乳头,更用牙尖轻咬着我那它。

  他的舌头像蛇一般缠扰我乳头的四周,柔软的舌头不时去拨弄并在乳头上转
圈。

  他的左手并没有闲着,加入战圈来进攻我的左边乳房。他用手掌中心刺激我
的乳头,手指却向我早熟的乳房上压抹。我的大腿内两旁不经意的微微夹紧停留
在我两腿中的小腿(小松的),并把我阴户紧紧抵着小松的膝盖,用阴劲将阴户
在他的膝盖处,微微的上下摆动。

  额头感到有一,两珠的汗水流着,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渴望将
阴唇紧压在小松膝盖上磨擦,只知道下体痒得不能忍受。

  本来蛮满足湿滑的私处感受不到小松的膝盖,小松在我胸上的一齐动作都停
了下来。不好,他正要除下我薄质的内裤。我紧张得把两边的床单抓紧。小松他
已经把我的内裤缓缓褪下。

  他又把我的两腿轻轻的分开,我的阴户毫无遮掩下完全曝露在他眼前。脚指
头不其然的紧缩在一起,等着小松进一步的行动。感到他左手在我右边身旁处的
床上压了下来。一阵阵酸麻的感觉来自私处,感受到一东西正在我的私处拂扫,
像刚刚的隔着我内裤游走的东西。

  心头突然想起小松那本H漫画那个男孩子的下体,难道小松正用他阴茎项着
我。我好怕,想立刻起来阻止他,但想到会看见他那阴茎,整个身体只有僵在床
上,心里如鹿撞不知怎办好。太迟了,我阴户正开始受到他的阴茎的插入。

  他那暖热的阴茎一步一步的推进在我湿濡的阴道里,他每一小插都把我没被
开发的阴道撑开。很痛,我只感到那强烈的撕破感,不想他知道我一直是在装睡,
怎痛也好,都只在心底大叫。最后一插,他却大力的顶进我的阴道深处,我阴户
的四周触碰到他的阴毛,我想他已经把整根阴茎插在里面。

  阴道内不停传来他那根阴茎在里面的轻跃弹跳,幸好他没有再动,不然我一
定痛得昏了过去。静止间,他开始用他的手抚摸我的小腹一直滑到乳房上轻碰,
他的嘴再度在我的乳头上吸吮。这次他微咬我乳头根端,舌头却左右压抹乳头尖
端,速度开始有节奏的加快。

  他的阴茎像不耐烦的开始进出我紧紧的阴道,不知是不是他不想把我弄醒,
抽插的动作只是慢慢的。可是在我乳头上的舌头却没规则的乱拨且急速。他的阴
茎像在不断膨胀中,硬硬撑得我阴道非常的痛,我故意嗯了出声,更将声音提高,
希望把他吓退。只知他没有理会,更把抽插的速度提高,他舌头跟右手更不断刺
激我的乳头和乳房。额头,胸部,小腹和大腿,随着小松的阴茎的进出和舌头及
右手对我上胸的刺激,不断渗出大量的汗水。

  下体突来重重的一压,感到一阵阵的暖流激射在我阴道内,全身震了数下,
我眼尾在惶恐底下流下一道眼泪。小松的阴茎顶进了我私处数下就没动了。

  他的手抚揉了我乳房和小腹不久后,他的阴茎也抽离我的阴道。他像没发觉
其实是醒着只是没有把眼睛打开的我。他把我的衣服整理完毕后,就轻步把门带
上关掉,只留下我一个快痛得昏了的菁姐。

  他走不久后,我起来把短裤跟内裤都除掉,凭着从窗户透射进来的月亮光,
我看到床单被血染了一片,而我的下体还流着小松射进我体内的精液,且带有丝
丝的血丝。

  我卷曲着身子,把头埋在两膝内,开始低泣起来…………,心想明天怎样面
对小松……………!?
------------------------
u
TOP Posted:2017-12-02 16:46 | 回樓主
陌陌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2303
威望: 190 點
金錢: 346 USD
貢獻: 51 點
註冊: 2013-05-01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7-12-02 16:47 | 回1樓
花不败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2253
威望: 228 點
金錢: 35 USD
貢獻: 6 點
註冊: 2016-05-13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7-12-02 16:57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