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天才医生绿帽版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天才医生绿帽版
ZDNLC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3
威望: 3 點
金錢: 22 USD
貢獻: 8 點
註冊: 2017-04-26


天才医生绿帽版



对于天才医生这样的后宫纯爱文,期待绿帽版很久了,终于有大大写了!还是长篇!虽然一直在连载,但每次在sis都很期待下一章!
天才医生绿帽版
作者:wyxz74740
第一章
秦洛刚来燕京城在燕京中医院为其院长林清源解决了老大的难题,林清源了解到秦洛目前没有房子住,便叫自己的秘书陈雷开车送秦洛到自己家中。
陈雷送到了林家住址外,不知什么原因,落荒而逃,秦洛只好独自一人拿着钥匙向林家的小院子走去。却是透过铁门看到了一个让他惊艳的女人。
那女子弯腰提着花洒正在浇花,动作专注无比。
穿着一身白色棉布休闲服,一头的乌黑长发披散在肩头,遮住了半边绝世的容颜,但只看半边脸秦洛就知道这女人必定是一个真正的大美女。
更值得一提的是她胸部饱满,跟着因为浇水而弯腰的身子垂落下来,而身材高挑,一双修长直直的美腿套着黑色的丝袜,脚下还穿着一双白色的棉布拖鞋,不时用手将脸侧的长发拢到耳后,又绕着花圃换了位置,继续浇着花。
「御姐,御姐。」秦洛心里颤动不已,想到自己果然没有白来林院长的家里,知道他孙女那么漂亮,还推脱个毛啊。
秦洛抬起手,拍了拍身前的铁门,声音却是立即惊动了那林院长的孙女。
秦洛只看了那女子一眼,心里的火就立即被浇灭了大半,她的眼神清冷无比,好似对任何人都没有感情一般,空洞无物,对眼前的人丝毫不在意。
那女子弓腰将花洒放在地上,一步一步向铁门走来,果然是花容月貌,眉目如画,连走路的姿势也充满着美感,不过秦洛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冷了,那女子越是靠近自己,越是感觉到她散发出来的不近人情的味道。
……
一番误会之下,秦洛终于是跟美女同居了,不过还要加上一个糟老头子,她的爷爷林清源。
住进后发现林清源的孙女林浣溪竟然有恐男症,这是一种对男性或男性气质感到恐惧的较为罕见的症状。
或许是出于青春期是见到一些让人恶心的男性,或者从影片和现实中见到了男性暴力粗俗的一面。还有可能是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和恋爱。
秦洛分析的一点没错。
林浣溪心里确实有恐男症,不过不是因为失败的恋爱,虽然那段恋爱对林浣溪的打击很大,但也很快恢复过来,不过后来她经历的事情,导致她对男性无好感,特别是那些表面看上去道貌岸然的男性。
那段可怕的经历实在是让林浣溪无法忍受,对方还是她尊敬的长辈,跟她的爷爷还是好朋友,却是藏着那么龌蹉的心思,拿爷爷的把柄威胁她。就为了自己的美色,满足他那肮脏的欲望。
……
秦洛跑到林浣溪的房中去帮她看病。
「他是谁」,经过秦洛的引导,林浣溪说出一个「管绪」的名字,她下意识的将另一个真正导致她变成如今模样的人丢到一边,而将过错放在那个对自己影响远比那个老男人小的管绪身上。
在秦洛一步步的心理攻势下,林浣溪心理防备终于决堤,蹲在地上痛哭了起来,她终于意识到根本不是管绪的原因,而是那个老色狼,禽兽。
……
两年前,年纪轻轻的林浣溪进入了燕京医科大学,成为了生物医学工程学院的老师,既有林浣溪自己的因素,也有她人脉的缘故,燕京医科大学的校长厉永刚是他爷爷的朋友。
一个肤色白净,腆着一个大肚子的看起来慈祥无比的老人。厉永刚经常来自己的家里和爷爷一起唠嗑叙旧,虽然他的官职比自己爷爷高,但丝毫没有官架子,对自己也经常嘘寒问暖,还主动帮自己进入燕京医科大学。一切手续待遇从快从优,让林浣溪感激不已,甚至有点不好意思,总感觉自己是走了后门进入大学当老师的。
刚到学校报道,穿着一身灰色针织毛衣,下面套着紧身的蓝色牛仔裤,穿着一双细跟的尖头高跟鞋就去了院长办公室。想去跟厉爷爷道谢。
踩着学校办公楼明亮可照人的大理石地板,高跟鞋踩在上面蹬蹬作响,跟院长办公室外的秘书随口说了一声,很容易就进入了院长办公室。
里面宽敞明亮,几个软皮沙发拼合在一起,前面还有一个玻璃桌,上面整齐的摆放着招待客人的茶具,而一张宽敞的书桌放在靠墙的位置,上面摆放着电脑,木制笔筒,电话,插着的国旗,书桌后面放着一张豪华的办公椅,后面是嵌在墙内的书架,摆放着各种包装精美的书籍,少部分是关于医学的,大部分都是各种政治书籍,还有一些如何处理人际关系的。
而厉永刚,厉校长正坐在办公椅上看着一份文件。
「厉爷爷」,林浣溪乖巧的喊了一声,就直接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点都不见外,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一样。
厉永刚心下火热,特别是林浣溪目光炯炯的笑着看着自己喊厉爷爷的时候,就想冲上去把她抱在怀里狠狠蹂躏。
「哎,浣溪来了啊,怎么样?还习惯嘛,有什么要求尽管跟爷爷说。」厉永刚将文件合上,也不起身,边说边将办公桌下的一个带锁的抽屉打开,拿出了一份资料,放在桌子上。
林浣溪架在左腿上的右脚尖微微一翘一翘的,双手叠着放着腿心处,笑着说道:「厉爷爷,我才刚来,还没正式工作呢。」
厉永刚翻了一下桌上的文件,快速瞥了一眼,心里冷冷一笑,我可是等不及了,今天就得尝尝鲜,我可是了解你十分孝顺的,就最关心你的爷爷,看我怎么炮制你。
厉永刚笑着说道:「浣溪应该是很能干的,以后想必我会了解的。」说的干字的时候颇为意味深长。
而林浣溪也没有听出其中的内涵,一只手微微理了理额前几根杂乱的头发,粉唇微张:「能不能干还的看以后我的工作表现,厉爷爷你放心吧,不会给你丢脸的。」
厉永刚看着林浣溪牛仔裤下紧绷的双腿曲线,感觉到愈发不能忍耐,惹不住直接说道道:「能干就行了。其它的不重要,你厉爷爷我可是校长啊。对了,浣溪,有件事情我很难处理,你来看看这份资料。」
林浣溪颇有一些惊讶,以为自己的厉爷爷想要考察一下自己。站起身来,轻轻拍的拍自己的臀部,向没几步的办公桌信步走去,直接绕过了奢华的办公桌,来到了厉永刚的身侧,躬着身子将桌上的资料拿了起来,笑着说道:「厉爷爷,你现在就想考我嘛?」
而厉永刚却是深深嗅着身旁林浣溪身上的香味,问道:「浣溪,你用的什么香水?真好闻?」
「啊,我……」林浣溪被厉永刚的话一下弄红了精致无双的俏脸,心里有些恼怒,厉爷爷怎么问这些问题。
嘟了一下嘴,给了厉永刚一个白眼,也不回答,直接看起了手中的文件。厉永刚差点没给电晕过去,一手就想拍在那饱满挺翘的美臀上。却是忍住,心下安慰着自己,在忍几下,后面有的是机会玩。
看了小会,却是脸色一下惨白,粉唇不断微微颤抖,资料上都是自己爷爷多年的医疗事故,甚至还有一些造成了重大损失,一些人甚至还在找法律途径寻求帮助,如果上面的事件都属实而一旦被揭露的话,自己的爷爷一定会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的,甚至有可能会有牢狱之灾。
青葱的玉指飞速的翻开后面资料,拿着资料的手不住颤抖,编编贝齿咬着粉唇,微微躬下身子,一手直接抓住了坐在办公椅上的厉永刚的胳膊,语速飞快地说道:「厉爷爷,这里面说的都是真的嘛?」
厉永刚心里暗笑,又深深吸了一口气,而这时的林浣溪哪有心思注意这个,只是目光渴望的看着厉爷爷,希望从他这里得到这些资料都是假的回答。
而厉永刚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都是真的,老林有些事情确实做的有点……,若是追究起来,只怕……,而有不少人已经告到卫生部去了,不过我这个老家伙还有几分面子,被我压了下来,不过,我也不能总是这样啊,毕竟我也要为那些受害的民众考虑一下啊。」
林浣溪听到厉永刚的回答,受到的刺激太大,一下竟然瘫软在办公椅旁的明净的大理石地板上,而厉永刚赶紧转着办公椅,想要将林浣溪扶起来,可是力气用的不够,竟然不能够扶起。
此时林浣溪从下面渴求的看着厉永刚,而厉永刚看着那双动人的眼眸,下面一下就硬了起来,竟裤子是凸起了一块,支起了一个大帐篷,离林浣溪的俏脸还不到十厘米。
林浣溪这时却是注意到了,看见厉永刚的裤子凸起一大块,俏脸直接通红,急忙撇过脸去,想要站起身来。
林浣溪双手撑地用力想要起来,却不料一双大手直接压在她的肩膀上,又是按了下去。林浣溪仰起头,瞪大眼睛,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厉爷爷,而厉永刚却是不在想扮好人了,直接说道:「浣溪啊,你厉爷爷我身体不行啦,房事也很少了,不过每次看见你,我发现自己又有能成重振男人的雄风,所以经常去你家里,跟你说实话吧,你厉爷爷我想要玩你很久了,但一直没有机会,你以后只要乖乖听我的话,我就帮你把老林的事情压下去。你厉爷爷还算够意思吧?」
林浣溪俏脸又一下变得毫无血色,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尊敬的厉爷爷,想不到他内心这么肮脏,一直想要玩弄自己,说不定,说不定爷爷的事情是他一手策划,就是为了逼迫自己。
林浣溪咬着粉唇,怨恨的看着刚刚不久前自己还尊敬的厉爷爷,仰着精致的下巴说道:「卑鄙,这些资料是你专门收集的吧?就是想要玩我是吗?」
厉永刚满是皱纹的大手探出,直接抚上林浣溪的细嫩滑腻的一侧脸颊,林浣溪却只是微微颤抖了一下,还是目光紧紧盯着厉勇刚,似乎迫切地想要他回答自己的问题。
厉永刚大手轻轻摩挲着林浣溪的俏脸,感受着如丝绸般顺滑的肌肤,说道:「你厉爷爷我只是想玩你,以前没有机会啊,更不敢暴露出来,后面有人告你爷爷,我发现机会来了,先把事情压了下去,想要找机会卖个人情给你的,说不定会有机会的,不过看你的样子,估计即使我帮你爷爷,你也不会让我称心如意的,我就想换种方法,看看你爷爷和你自己哪个更重要,要知道你爷爷惹的事情真是不少啊,我花费了不少心思,将所有的事件都汇总到一起了。」
「龌龊,肮脏,心理那么阴暗,亏我以前还那么尊敬您。」林浣溪轻呸了一口,却是别过脸去不在仰头看着厉永刚,美眸噙着泪珠很快如断了线的珠子,顺着细腻嫩滑的脸颊滑落下来。她那原本在周围人开解下变得开朗的内心又飞速地沉寂了下去。
厉永刚心里的欲念如烈火一般熊熊燃起,下面越发的硬了,自己一把年纪,房事很久才做一次了。一阵欣喜,浣溪的一举一动总是能让自己不由的勃起,在以前关注她时就有反应。现在如此近距离接触,林浣溪又是那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厉永刚下面快要爆炸了。
厉永刚心思电转,忙回想到,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其他的即使在漂亮的女的都不能让自己勃起,自己只用欣赏的眼光看?即使自己有权力玩那些女的也没有兴趣,只有浣溪,特别是以前亲昵地摇着自己肩膀,喊自己厉爷爷的时候……厉永刚两手飞快的解下自己的皮带,嗤嗤的拉链声在这安静的办公室内清晰可闻。厉永刚想要解放一下自己的小弟弟,绷的太难受了,也太久没有硬起来了。
而林浣溪听见拉链滑下的声音,飞速的转过头瞥了一眼,竟然看见厉爷爷竟然已经脱下了裤子,他的那根恶心的东西将他紧绷的黑色内裤似乎都要绷开了,内裤上凸起一根管状。两手拇指已经插入了内裤的绷带之内,正要拉下内裤。
林浣溪赶紧又撇过头去,气急地说道:「畜生,你,……你想要做什么?亏你还是大学的校长。」
厉永刚将自己的裤子和内裤都拉到大腿根部,又微微摆弄了一下自己很久没有勃起的兄弟,竟是直接用摸了自己肉棒的手直接向林浣溪的螓首摸去,说道:「你为什么不跑?我又没有绑着你。」
林浣溪也不回答,只是轻轻的抽噎着。厉永刚的大手直接将林浣溪的玉首掰了过来。林浣溪鼻头轻轻的耸动着,用力想要别过头去,说道:「好臭,别碰我,脏死了。你们男人都那么脏。」
厉永刚心里暗笑,管老子在脏你今天都得给老子舔干净。却是停下控制林浣溪脑袋的手,又瘫坐在柔软的办公椅的靠背上,勃起的肉棒狰狞的立着,周边满是黢黑卷曲的长长的黑色阴毛。
「浣溪,别说我没给你机会,要是15分钟你没让我射出来,我敢保证你会后悔的。」
厉永刚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包烟和精美的打火机,叼着烟,躬了一下头,点燃了口中的香烟,美美的吸了一口,吐出一大圈白烟,又看了一下左手手腕的价值颇为不菲的手表,说了声:「开始计时。」
林浣溪此时心里一阵慌乱,咬牙将头转向厉爷爷,不将视线的焦点放在那根正对着自己的肮脏的东西,看着厉永刚。
只见厉永刚也无丝毫胆怯,目光直直的看着林浣溪,嘴角还有意思玩味的笑。厉永刚冲林浣溪吐了一口烟,又瞥了眼手表,心下也不知道林浣溪会如何选择,虽然很了解她应该会为了她的爷爷满足自己的需求,不过女人心,海底针,谁知道她会不会发疯。
厉永刚想欲擒故纵,说道:「算了,你既然不愿意,那你自己回去吧。」
厉永刚却是两手支起椅臂,站起身来,又拉上了黑色的内裤,只是那勃起的肉棒分又被束缚分外难受。抖了抖身子,正准备扣上皮带。
只见一双纤细精致的双手突然拉着自己的裤腿,林浣溪轻轻说道:「你……你,你是不是还要害我爷爷?」厉永刚却是被她弄笑了,说道:「看你叫我这么多句爷爷的份上,我不会故意找他麻烦的,毕竟我和你爷爷也是多年的交情了,只不过要是还有人在告他,我不会再替他压下了。要是事情真被闹大,我也压不下来的。起来吧,你回去吧。对了,你可别跟老林说这件事啊,这件事说出来对大家都不好。」却是拉着林浣溪的胳膊,将她扶了起来。
林浣溪站起身来,咬了咬牙,低头说道:「我,我最多用手帮你。」厉永刚一听,一阵欣喜,将烟蒂在烟灰缸按灭,飞速的又脱下自己的裤子,又坐在了办公椅上,说道:「那就麻烦你了,浣溪。」林浣溪却是双腿测屈侧坐在地上,看着那根还依然挺立着的丑陋的不断轻轻跳动的肉棒,双手慢慢地向其伸去,双手握住了那根还满是热气的肉棒,感受到手中的火热滚烫,林浣溪俏脸通红,心砰砰跳动极快,头却是瞥向一边,不在看着那根肮脏的肉棒,无师自通地不住上下的套弄着厉永刚那满是褶皱的包皮。
而厉永刚下面感受到林浣溪纤细柔胰的嫩滑柔软,倒吸一口凉气,两手却是将林浣溪偏过去的头又掰了过来,说道:「我想看着你。」林浣溪没有办法,只好看着那根狰狞的肉棒,左手不断上下套弄着厉永刚的肉棒,右手却是撑在厉永刚满是黑毛的大腿上。
厉永刚看着容颜倾城的林浣溪,跪坐在地板上,从上往下看去,那玲珑的曲线,饱满的酥胸似乎要将毛衣撑破,小手不断套弄,无奈地伺候着自己,又想到林浣溪过去一直叫自己爷爷,在几重影响之下,厉永刚那根肉棒似乎又膨大了一圈。
而林浣溪也明显的感受到手里的那根肮脏的肉棒的变化,粉唇微张,抬起下巴惊疑地仰头看着厉永刚,而厉永刚却是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林浣溪,林浣溪却是立即瞪了自己的厉爷爷一眼。
厉永刚摩挲了一下办公椅臂说道:「浣溪,用嘴巴,用手很难出来的,毕竟我一把年纪了。」林浣溪听了,却是不断摇头,说道:「好脏,味道好重,你想都别想。」厉永刚却是大大叹了口气,心里想到,妈的,迟早得让你喝老子的精液,替老子舔肛门,竟然说老子脏。却是笑着说道:「行,那你用两只手啊,可以用手心,你完全不会啊。」林浣溪咬了咬樱唇却是说道:「谁会这些东西啊。」却是用自己的手心不断的磨蹭厉永刚的龟头,只是动作生疏,厉永刚感到别有触感。
……
十几分钟后,厉永刚感到下体热意袭来,直接站起身来,一手捏着浣溪的长发,一手直接迅速地套弄起自己的家伙,正对着林浣溪的俏脸。
林浣溪刚刚还麻木的套弄着,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自己被头发传来一股大力,那根臭臭的肉棒就贴着自己的脸,刚想要剧烈挣扎,推开厉永刚,就感觉到一阵热意扑打在自己的脸上,赶紧闭上眼睛。
厉永刚下体一阵痉挛,不断将自己好久没有喷涌的精华喷出,如一支支利箭不断射出,射在林浣溪的紧密双眼的俏脸上。还不断摆弄腰肢,用龟头不断戳林浣溪的俏脸,不时还滑过她那柔软的樱唇,心下得意无比。
还不是被老子颜射了,装什么。
黄浊的精液铺满了林浣溪的俏脸,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还不断滴落黄浊的精液,精液顺在脸颊,颈侧,一些流进了针织毛衣内,一些滴落在光亮的大理石地板上。
林浣溪紧闭的樱唇终于张开,怒道:「禽兽,枉为校长。我,我……我看不见了。」说着如玉胆般悬着的琼鼻轻轻耸动,嫌弃又愤怒地说道:「真肮脏,臭死了,你真脏。」厉永刚冷笑一下,拿出自己的手机,趁林浣溪被自己黄浊的精液铺面看不见,用照相机的功能,拍了几张照,由于是静音,林浣溪也不知道自己的「厉爷爷」在做什么。
厉永刚按下按钮,飞速拍了数十张,不同角度的林浣溪被自己黄浊的精液覆盖的俏脸,还将自己的有着浓密阴毛的肉棒微微靠近林浣溪的俏脸,也不贴着,又拍了几张,飞速将手机藏进了口袋。
而林浣溪见一会不见动静,自己又不能睁开眼睛,着急的说道:「快带我去洗手间,我要洗一下你的肮脏的东西。」「行,浣溪,去洗洗吧,来我带你去。」说着,也不擦擦还沾满唾液的肉棒,直接拉上内裤,飞速的系上皮带,如在厕所小便时抖落残余的尿液,拉上了裤子的拉链。
一手扶住林浣溪的手臂,将她拉了起来,林浣溪顺着站起,另一只手紧紧抓住厉永刚。
厉永刚领着林浣溪进了自己办公室的洗手间,只是这一路上,林浣溪脸上黄浊的精液不住的滑落,一些有些干涸了,形成一点黄斑在林浣溪绝色的容颜上,一些却已经顺着下巴滴落在针织毛衣上,还有一些滴落在地上,形成一路黄色的小斑点。
厉永刚不时细细打量着自己黄浊的精液滑落的轨迹,心下说不出的得意,哼。
厉永刚给林浣溪打开了卫生间的面盆水嘴,嗤嗤的水流一下就打破寂静的卫生间,厉永刚说道:「浣溪,我在外面等你,你弄好了出来。」说完便自己关上卫生间的门出去了。
厉永刚得意的双手撇在身后,走着八字步慢慢走出卫生间,直接一屁股坐在柔软的待客的沙发上,头往后靠,翘起二郎腿,又看了看地板上的斑点,直接掏出打火机跟烟,点燃美美的抽了一口,将烟叼在嘴里,快速拿出自己的手机,细细看着刚刚给林浣溪拍的照片,设了一个加密文件夹,全放了进去,这可是好东西,自己一个慢慢欣赏,等着林浣溪出来。
厉永刚一边耍着手机,一边不时向洗手间撇去,还低头看一下自己的戴的腕表,皱了皱眉头,心下大加怀疑,浣溪不会受不了,在里面想不开吧,正准备站起身来去看看,别出了什么意外才好。
就见卫生间的门打开,林浣溪终于走了出来,又恢复了那副以前刚被男朋友背叛后回国归来的神情,紧紧抿着樱唇,眼神淡漠,一副生人莫近的神情,脸侧的细发还沾着少许水珠,拢成一束束的,连看也不看厉永刚一眼,就朝着办公室的门外走去,却是看见地上的斑点,顿时顿足,咬了一下樱唇,犹豫了小会,又回到卫生间,出来时手里已经拿着一大卷卫生纸了。
林浣溪蹲下身子,不断用卫生纸用力擦拭着已经有些干涸的黄色的斑点。
厉永刚吃着林浣溪的「冷暴力」,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到林浣溪背对着自己,蹲下擦拭地板上的精液,看着那婀娜的背部曲线,心里火热,说道:「浣溪啊,你放心,你爷爷的事包在我身上,只要我在位的一天,一定不会让你爷爷出事的。」林浣溪理也不理,不断撕下手中的卫生纸,将弄脏的卫生纸小心的捏在手里,不断站起又蹲下,擦拭着遗留的痕迹。
厉永刚悻悻的,心里怒道,妈的,又变成以前那样子了,只不过是用手而已,什么都没失去,最多被老子射了一脸,就这幅样子,老子帮你爷爷还不定会花费老子多少资源呢。
林浣溪清理完后,又进入了卫生间,还是没有看厉永刚一眼,就直接离去了。
厉永刚心下想着,浣溪看来是真生气了,不过应该不会跟老林说,应该不会吧。心下也是有点揣揣的。
晚上,厉永刚办完工回到家里,就直接给老林打了个电话。
厉永刚还没说话呢,手机就传出一个愤怒的声音来:「老厉,你怎么照顾浣溪的,今天才刚去上班,还没下班就回来了,一天就待在房里,又变成以前那样子了,你这个可以当她爷爷的在你地盘怎么照顾她的?」开始厉永刚还心下一阵惧怕,虽说不怕老林,但这种事情传出去影响终究不好,关键是以后再想碰林浣溪就不可能了,不过听到后面,心下大定,浣溪原来并没有说啊。
「啊,可能是我不小心哪里说错话了,都是我的错,这样吧,老林,明天我登门跟浣溪道歉,她想什么时候工作就什么时候工作,学校这点事情我还是能说的上话的,等她好点在说吧。」「说错话啦?什么话?难道是你把浣溪弄成这样的?好你个老厉,我把浣溪交给你照顾,你就这么照顾的啊?」林清源一副训斥的口吻,教训着厉永刚。
厉永刚心里暗骂,妈的,只不过用手帮了老子,老子就得忍他爷爷的骂,妈的一定要回本。起码也要干上一干,才能把老林骂老子的气找回来。
厉永刚赔笑着说道:「哎,别说这些啦,明天我来跟浣溪道歉,老林啊,我真是对不住你啊,没照顾好浣溪,以后一定好好照顾她。」在照顾上特意加重了语气。
「哎,好吧,我去劝劝浣溪,让她别生你的气啦,你明天一定要好好跟她道歉,我可只有这么一个孙女。」
「行。」
TOP Posted:2017-11-29 19:39 | 回樓主
耿直boy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060
威望: 104 點
金錢: 1060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3-26


1024
TOP Posted:2017-11-29 20:32 | 回1樓
俗男人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06
威望: 11 點
金錢: 81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4-12-05


1024
TOP Posted:2017-11-29 21:33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