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极品家丁别传-巧巧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极品家丁别传-巧巧
学术报告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2275
威望: 303 點
金錢: 49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1-06-06


极品家丁别传-巧巧



  「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呢?」这是林晚荣出征突厥后,巧巧独自坐在梳妆台前想念他。只见巧巧精致的小脸微微蹙着眉,身为少妇已经颇久的她身上还是有些褪不去的稚气。盘起的黑发与她尚青涩的面容构成一种奇异的惑媚。

  「巧巧,又在想夫君了吗?」洛凝的声音在窗外响起,却是凝儿在外面见到巧巧又是这般发着呆,心里有些疼惜,特意来安慰她。

  「凝儿姐姐……」巧巧急急地去开门,洛凝扭动着盈盈一握的蜂腰,款款地走进房间。自从和四德搞上后,洛凝是如鱼得水,阴阳调和啊。眉间的春意一天比一天旺盛,少妇的饥渴得到满足后,脸上的气色似乎也好起来了。

  洛凝走进房间,见案几上放着缝了一半的枕巾,知道这个小妮子心疼林三在军中无人照顾,等他回来后,要把所有衣服都翻新一遍,好让林三住的更舒服些。

  她含媚的眼眸一转,却是想到了一个安慰巧巧的好办法。

  「巧巧,夫君走了好几天了,你……想不想那个?」羞人的话语一出口,洛凝脸上也是有些晕红,虽说平时也经常调戏这脸皮薄的丫头,却不像今日这般直白。

  巧巧的落寞和思念果然被羞意取替了,霎时红透了小脸,直到胸口也有些酡色。她低头小声道:「凝儿姐姐,我……不知道……」「咯咯」一声轻笑,凝儿已知自己的方法成功了,心中却想再逗逗这个小丫头。她往巧巧靠近一步,玉手搂着巧巧的纤腰,说道:「巧巧,告诉姐姐,夫君是怎的对你使坏的。」说着,手上还轻轻捏了一下巧巧的嫩肉。

  「啊!」巧巧被洛凝的挑逗吓得往边上一躲,娇哼一声,羞红了脸看了看洛凝,却见她脸上满是戏谑之色,巧巧也大胆地一挺酥胸,娇声调戏道:「却不知道是谁每天晚上黏着大哥,要……要抓栏杆,撕床单呢……」洛凝被巧巧的话勾起了和林三的风流床事,娇笑一声道:「小妮子还调戏我……」说着扑倒巧巧身上,两人打闹起来,互相在巧巧房间追逐着,凝儿使坏地扯开了巧巧的外衣,露出她了刀削般滑嫩的肩膀,巧巧也不甘示弱,大胆地在把洛凝的裙子掀了起来。

  平日里,巧巧都是乖巧可人的,从不与任何人争斗,所以每个姐妹都疼惜着惹人怜的小妮子。也就只有洛凝,两人曾与林三一起两凤迎龙,婚前又是闺中密友,所以巧巧私下与洛凝一起的时候才这般大胆。

  两人追逐间,却是扑倒了书桌上,把上面的书都打翻了。

  「啊……姐姐我投降了,你看,桌上的书都掉了……」巧巧停止了嬉闹,蹲在地上收拾起书本来。洛凝正要去帮忙,却别见一幅素描露出了半张纸,模模糊糊地看不清上面的内容。在这大华之内,素描的本事只有林三才会,想必这是林三给巧巧画的,洛凝抽出了那张画,巧巧一惊,就要过来夺。

  「姐姐,不要看……」巧巧整个人扑在凝儿身上,凝儿却把画藏在身后,不让巧巧碰到。洛凝蛮腰一转,却是躲开了巧巧,趁着空当一看,画上的内容却是让她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两眼直直发亮,正要细看,巧巧已经一把夺去了那张画。

  「小狐媚子,趁着姐姐病了故意来勾引我的夫君……」洛凝挤眉弄眼地调戏着巧巧。原来那画上正是林三因梅砚秋之事与洛凝第一次闹矛盾后,洛凝病倒香塌,林三去看洛凝时,在洛凝的香闺中替巧巧画的半裸照。

  画上却是,一个似喜还羞,欲遮欲露的女子,罗衣半解,钗髻凌乱,胸前的鲜艳乳珠,恰如新生的樱桃,鲜艳欲滴。整个画面娇羞,美丽,隐隐还含着些的味道。

  洛凝却是瞧见了画中的背景是自己以前的闺房,心中回忆,已知这幅画是当初自己病倒时所画的,难怪当时听见了一些羞人的声音,原来是在做这档子事,夫君真色……「凝姐姐,不要说了……」巧巧被洛凝调戏得全身发烫,她虽然羞涩,但身体却极为敏感,被洛凝语言逗弄,两腿间已经有些湿意,却是想起了林三与她不足与外人道的蜜趣。

  洛凝感觉到气氛有些旖旎,心中也有些浪起来,她贴近巧巧,咬着她的耳垂道:「巧巧,大哥不在,你……难受吗?」玉手轻轻抚上了巧巧的酥胸,刚刚追逐时撕开的衣服间,隐约可见一对椒乳要跳动而出。

  「哦……凝姐姐,不要摸……」巧巧双手要去抵抗洛凝的抚摸,却是全身乏力,本是推开洛凝的小手,也搭在了她的手背上,跟着她轻抚起自己的玉乳来。

  「巧巧宝贝……」洛凝叫着林三对巧巧的亲密称呼,红唇从她的耳朵移到脸颊,一边吻着,一直亲到巧巧的嘴唇。两人对视了一眼,迷蒙的媚眼吸引着对方的靠近。终于,一对诱人的小嘴贴在一起。

  「唔……」风骚大胆的洛凝刚亲上巧巧,就急急地把舌头伸进她的口中,搅动起来。同性的亲密让巧巧迷失了自己,舌尖被洛凝的香舌卷着,口中津液交替得「啧啧」有声。

  「砰!」房外的响声惊醒了二人,两人急忙地分开,整理身上的衣服,凌乱的钗头和娇媚的神色却是掩盖不住房间的春意。

  「夫人……」门外响起了环儿的声音。

  「哦,是环儿,进来吧。」洛凝稳定了情绪,轻声道。

  「有什么事吗?」巧巧怯怯地问。她本来就是农家小姑娘,对下人自然没有习惯地语气,一直都是平易近人地与她们交谈。

  「巧巧夫人,我……那个汤都倒了……」环儿早就来到门外,却是听见房中有些奇怪的声音,从门缝偷偷看去,却是两位夫人在虚凰假凤,心中惊吓,手上一松便洒到了送来的热汤,也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了。

  「嗯,没事,我会叫人收拾,你先下去吧。」巧巧也不追究,刚刚与洛凝的胡闹让她心里乱哄哄的,也无暇顾及环儿为何无故会送热汤过来。

  环儿走后,房间一时静了下来,洛凝先开口打破沉默。

  「巧巧,我们……」洛凝也不知如何解释刚刚的行为,语焉不详地又沉默起来。

  「凝姐姐,我……有些累了,我想休息一下好吗?」巧巧却是羞于和洛凝说话,借口自己疲乏,好让洛凝离开,彼此都冷静一下。

  「嗯,那……我先回去了……」洛凝也明白巧巧的心思,又瞧了她一眼,确定无碍就离开了巧巧的房间。

  ***    ***    ***    ***别院,四德房间。

  两条肉虫在交战痴缠着。

  「哦……四德哥……再深点……嗯……好舒服……」「环儿……你再说一遍巧巧夫人和凝儿夫人的事……」「啊……不说了……干我的时候还在想其他人……哦……你坏……」「环儿……环儿……」只见环儿两手攀在小柜上,香臀高高翘起,一对小巧的椒乳倒垂在空中晃动着。四德在她身后,狠狠地冲击着她的小穴,地上滴满了环儿的淫水,可见两人已经交战许久。

  「四德哥……好夫君……啊……好粗……顶死我了……」「好环儿……好老婆……」四德唤着林三教他的「老婆」称呼,肉棒又是狠狠一捅,顶得环儿浪水飞溅,娇哼连连。原来自从四德姘上凝儿后,对女人和嫩穴的滋味回味无穷,却又不能经常找凝儿解瘾,便招惹上了环儿,环儿也是正值怀春年纪,两人一来而去地就搞上了。

  却说着环儿虽是不及林晚荣众位夫人般美若天仙,却也长得娇憨可人,清秀美丽,身材曲线也是出落得亭亭有致,前凸后翘。少女的韵味在四德的开发下更是日渐娇媚。

  两人好了几日,四德却有些怀念起洛凝的狐媚,对林三的愧疚和几日来的责备心又让他犹豫不决,不想直接去找洛凝,便把命运交给了天意。他让环儿去找洛凝,说是有事要与夫人商量,若是洛凝在忙,此事就罢了,若是她恰好得空,说不定四德又要对不起三哥一次了。所谓朋友妻,不可欺,偶尔欺欺没关系。

  环儿也不疑有他,听得洛凝在巧巧的房间,怕直接去叫洛凝显得不尊敬,便叫下人准备了热汤,去找洛凝了。没想到却让她窥得火热的一幕。回到四德房间,与他说起这事,却是诱得四德欲火焚身,脱了衣服就与环儿肉搏起来。

  「四德哥……我要到了……哦……再深点……」「环儿……一起吧……我也……」四德发疯似的把肉棒往环儿的肉洞中戳去,像要把肉蛋也揉进环儿的浪穴中,环儿也奋起余勇,扭动着小翘臀迎合着四德的疯狂,两人狠狠地对顶着下身,在一轮高呼中达到了高潮。

  「呼……四德哥……我好累……」「环儿……小娇妻……痛苦吗……」「嗯……好舒服……夫君……」两人半跪在地上,四德的胸膛贴着环儿的后背,气喘吁吁地享受着高潮过后的温存。淫靡的房间里升起了一丝温馨。

  ***    ***    ***    ***第二日。

  巧巧已经忘记了昨日的荒唐,又如从前一般在院子里闲逛着。自从搬来这里后,巧巧也不用再忙酒楼的事情,安心地做贵妇人,却还是没有习惯这样的生活。

  她自幼过惯了农家的小日子,如今突然富贵加身,她还应对不来,每日都保持着以前的习惯,要给自己找些小事做做,经常帮着下人忙活。

  不知不觉中,巧巧走到了洛凝的房外,平日里,她闲来无事也会找洛凝聊天,昨日因发生了那般事情,午后却没有见到洛凝了,今日赶巧来到她房门,巧巧便叩门而进。

  「凝姐姐……」巧巧见门没锁,轻轻推开房门就进来了。

  「巧巧吗?我在更衣,你过来吧。」洛凝的声音在屏风后响起,却有些不正常的颤抖。

  「凝姐姐也是,更衣也不锁好门。」巧巧微笑着往屏风走去,一转进去,却见洛凝只穿着内衣。洛凝穿衣向来大胆,此时,穿在她身上的正是一套性感内衣。

  萧家的工艺日渐提升,如今已经设计出不同款式的内衣,穿在洛凝上身的却是一套白色镂空胸罩,薄如蝉翼的丝绸却是遮不住她娇嫩的乳肉,粉红的乳头突显在薄布上,透过可爱的小凸点,洛凝的双乳如赤裸般暴露在空气中。下身是一条腰系式的小内裤,下体处却是纹花的图案。

  「啊……凝姐姐……」巧巧被洛凝身上这套衣服吓了一跳,她生性保守,除了上次在洛凝沐浴时换过她的衣服外,从来没穿过这般性感的内衣。

  「巧巧,这内衣好看吗?嘻嘻……」洛凝心中也是有些乱,其实她今天本是约了四德,想要房中论剑盘肠大战的,所以特地留了门,却没想到巧巧来。此时,洛凝也是故作镇定,心不在焉地和巧巧调笑起来。

  巧巧走近洛凝,只见她盘起的头发微微凌乱,与精致的脸庞构成一幅诱惑十足的图案。一对丰胸包在内衣中,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成熟女人的气息,恰似一株牡丹绽放,花枝娇颤,胜雪的肌肤映着滑嫩的光泽,纤腰盈盈一握,修长笔直的玉腿交叉站立着,如同最娇媚的女神。

  「姐姐,你的身材真好……」巧巧羡慕地看着洛凝高耸的乳峰和饱满的玉臀,一股熟女韵味在洛凝身上完美地展现着。巧巧心想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有这般风韵。

  「咯咯,巧巧才真是我见犹怜呢……」洛凝向巧巧走来,爆乳随着腰肢上下跳动,诱人心扉。不知为何,每次见到巧巧,洛凝都想逗她一番,或是因为巧巧乖顺的样子太惹人怜惜了。

  巧巧小心脏一揪,想起了上次在自己房中的韵事,小脸霎时红透,玉足却是挪不开脚步。洛凝渐渐靠近,两人身体的温度也开始攀升。

  自从那日与巧巧亲近后,洛凝对那种奇异的感觉像是着了魔,欲罢不能。上次弄到一半就被环儿打断了,洛凝一直想和巧巧再续前缘呢。今日巧巧自己送上门来,却是不能放过。

  「喵!」房外一声怪异的猫叫,巧巧此时心神紧紧地放在洛凝身上,也不留意,还以为真是猫叫,洛凝却是知道这是她与四德的暗号,暗叫不好,竟忘了这个事。

  「巧巧,我们到床上聊聊天吧。」洛凝故意高声道,想要提醒四德。

  门外的四德心中也是「嗑哒」一下,暗叫:巧巧夫人还真他娘的是巧,怎么就赶上这时候呢。对林三一家的敬意却让他对巧巧也没什么怨意,何况搭上洛凝,已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他心中早有悔意,如今只好怪自己倒霉,转头就要走了。

  「姐姐,聊什么啊……」房间里响起巧巧紧张的声音,如黄鹂般的嗓音一下勾住四德的脚步。自幼就是下人的四德最是喜欢巧巧这样清秀可爱的小女子,他想起了上次环儿告诉他的事情,心中一荡,说不定今日可以亲眼看见传说中的「磨镜」。

  四德回过头,俯身在洛凝的窗下,仔细听着房中的动静。

  「巧巧,告诉姐姐,夫君从前是怎么欺负你的……呵呵……」洛凝促狭的声音响起。

  「姐姐……我不知道……」巧巧扭捏道。

  「是不是这样啊……」一阵衣服摩挲的声音。

  「哦……姐姐,别摸那里……」「这里是哪里啊?告诉姐姐,我就不摸……」「胸……胸……」「胸什么呢?」「好了,姐姐……我不来了……」「咯咯……」两位夫人嬉戏的声音惹得四德肉欲横流心痒难当,他给自己壮了壮胆。慢慢起身向房内看去,却见两个美妙的身影抱在床上,洛凝的坏手正往巧巧身上招呼。

  而巧巧却是满脸羞红,又抵抗不住洛凝的抚摸。

  见到这个情景,四德的肉棒立马又粗了一圈,嘴里喘着粗气,两眼通红,恨不得自己是洛凝的双手,游走在巧巧曲线玲珑,凹凸有致的娇躯上。

  洛凝正调戏巧巧,却听见窗口有一阵轻微的呼声,偷偷看去,却是四德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在巧巧的双乳上。她眉头一挑,想出了一个馊主意:不如把巧巧也拖下水,那我与四德的事就多一个人分担了。旋即又想,自己已经对不起夫君了,怎么能让巧巧也做出这等伤风败俗的事呢。

  矛盾纠结于洛凝的内心,巧巧见她忽然停下动作,却是望着地面出神,便问:

  「凝姐姐,你有心事吗?」「啊……没……巧巧,姐姐问你一件事吧。」洛凝回过神来,却像是下了大决心一样,对巧巧说。

  「嗯……可是如果连凝姐姐也不懂的事,巧巧怎么会呢?」「你先听我说,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做了对不起……夫君的事,夫君他会原谅我吗?」洛凝忐忑地等待着巧巧的回答。

  「唔……姐姐怎么会做对不起夫君的事呢?」洛凝眉头再皱了皱,暗暗点了下头说:「大哥去攻打突厥了,我忍耐不住……自己……」「啊……我明白了,姐姐……」巧巧像是恍然大悟一般,接着脸更红了,低头呐声道:「其实我也……自己……」洛凝本想说「自己找了一个男人」,巧巧却是以为「自己解决」,洛凝知道巧巧误解了,却是再也没有那个决心告诉巧巧了。既然她误解了,就将错就错吧。

  「那巧巧,你告诉姐姐,你是怎么……」「我……唔……人家不好意思说嘛……」门外的四德一听,立时激动得站了起来,巧巧正背对着他,没有看见,洛凝却是吓了一惊,马上给四德使了眼色,让他蹲下。

  「那今天……让姐姐帮你解决吧……」「啊……我……」洛凝不由分说,让巧巧躺在床上,开始解起两人的衣物,巧巧半推半就地也没有抵抗。洛凝已经脱去了外衣,只剩一层薄薄的轻纱,里面是清晰可见的性感内衣。她却突然想捉弄一下四德,跑到棂台边,把窗关上了。

  四德正看得高潮迭起,「砰」地一声,鼻子却被窗砸到了,他郁闷地捂着鼻子,心中有些纳闷,却没有离去,在房外寻求着机会。

  房中,洛凝和巧巧都已经脱去衣服,巧巧全身绷紧,可爱的小琼鼻在不断地呵着粗气。平日里,即使她是自己解决,也会觉得极有罪恶感,如今被洛凝连哄带骗下,两人裸裎相对,她更是紧张万分,细腻的肌肤透着一股酡红色。

  「巧巧,你的身材也好好哦……」洛凝看着眼前的佳人,即使同为女子,也被巧巧的款款曲线吸引。只见她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弯弯翘着,洁白的牙齿咬着下唇,朱唇如血,红扑扑的小脸偏向一边,甚是可爱。小巧却又不失挺拔的双峰随着呼吸起伏,巧巧的玉乳不似洛凝般海拔高耸,但在她小巧的胴体上却显得恰到好处。小腹平滑没有一丝赘肉,两腿间的毛发整齐地疏好,纤瘦笔直的玉腿与小蛮腰连成一条诱人的曲线。

  洛凝此时也是脸如火烧,她俯身贴在巧巧身上,轻轻吻上她的樱唇,巧巧却紧闭着牙关,不敢动一下。洛凝的玉手开始无规则地抚摸起巧巧的玉体,惹得巧巧娇吟一声,小嘴张开,一条滑腻的香舌已经伸进了她的口腔。

  两人深吻了一阵,唾液交杂着,顺着巧巧的嘴角流下,洛凝微微一笑,不知从哪里扯出一条小丝巾,把巧巧的双眼蒙住,见她有些惊慌,便轻声道:「放心,交给姐姐吧。」巧巧局促不安地扭了扭屁股,却忘了洛凝正压在自己身上,两人的毛发纠结在一起,下体的刺激让两人同时呻吟了出来,小肉洞也慢慢湿润了。

  门外的四德却是听见这一声呻吟,知道房里已经大战起来,他急急跑到门边,从后腰抽出随时所带的松土用的小铲子,把门栓撬开,便踮着双脚悄悄走入房中。

  映入眼帘的却是极其火热的一幕,只见洛凝俯身在巧巧娇躯上,香舌卷吸着巧巧一个乳头,另一边的乳峰也被她的小手占领了。巧巧的双手无力地搭在洛凝的香肩上,一路向她的臀间摸索。两女的双腿交缠着,阴唇像接吻般紧紧咬着,不断交换着淫水。

  看到这等场面,四德胯下的小四哥暴涨起来,高高的帐篷似要把裤子也顶破。

  他轻手脱去长裤和外衣,全身只留下林晚荣送他的珍藏般内裤,向洛凝的后背摸去。

  洛凝正舔着巧巧可爱的小乳尖,忽地觉得屁股上多了一只火热粗糙的大手,她急忙回头一看,却见四德满眼淫欲地看着巧巧,惊慌的神色变成了荡荡一笑。

  「姐姐,怎么了?」巧巧感觉到洛凝停下了动作,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又不敢解下丝巾。

  「没什么……」洛凝怕巧巧发现四德,又是狠狠一揉她的椒乳,巧巧轻哼一声,诱得四德的肉棒跳了一跳。洛凝坏坏一笑,俯身把脸贴在巧巧的私处,为她做口交。

  「嗯……姐姐,别舔那里……痒……」林晚荣平时也曾吃过巧巧的肉洞,却不如洛凝的舌头般灵动,经常为林三口交的洛凝练就了一身好舌功,她的香舌像活的一般直往巧巧的子宫处钻去,诱起浪水一大片。

  这边厢,四德虽然迷恋巧巧的玉体,却不敢妄动,只从洛凝身后伸出宽厚的大手,抱住她的一双豪乳,揉捏起来。洛凝回头白了四德一眼,妩媚的眼神让四德几乎把持不住,肉棒在她的股沟处狠狠摩擦了几下。

  「嗯……好大!」洛凝一声惊呼,发现四德的肉棒比平时几乎大了一半。

  「什么好大?」巧巧听见洛凝的惊呼问到。

  「咯咯……是你的小玉乳啊……」洛凝随即应变答道。

  「哪有……姐姐的才大呢……嗯……凝姐姐,我也想摸你……」巧巧不好意思地说。

  「嘻嘻……嗯……」洛凝摸了一下巧巧的小脸,抓起她的纤纤玉手放在自己的乳峰上。其实若不是以为房中只有自己和洛凝两人,巧巧是不敢如此开放大胆的。

  「凝儿,我要你……」洛凝身后的四德已经按捺不住,贴在她耳后用极其微弱地声音说着。

  「先忍一忍……」洛凝回头亲了四德一下,让他坐在地上,自己则侧身坐在床沿,双手继续为巧巧服务的同时,一只雪白滑嫩的小脚却是踩上了四德的龟头。

  马眼里挤出了几滴液体,这是四德太过激动所致。他私下偷偷看过三哥的「洞玄子三十六散手」,却是知道这足交非是功力深厚者不可施展,没想到洛凝却是隐藏在民间的绝世高手啊。

  洛凝轻轻一笑,她却是从未试过用脚,今日只是突发奇想,想要试试这奇怪的方式,待得把玉足在四德的肉棒上摩擦了几下后,却感觉怪异。她又拨弄了几下,便挪开的小脚,四德正失望时,却见洛凝翘起玉臀,向自己的分身坐来。

  「哦……」两人同时发出一声舒适的呻吟,四德的肉棒已经满满地塞在洛凝的蜜穴中,碍于巧巧,两人却是不敢马上抽插,就这样坐着,洛凝已经离开巧巧的小穴,开始舔起了她的小脚趾。

  「凝姐姐……啊……感觉好奇怪……脚上脏……」一股陌生的感觉从脚尖传到全身各处,巧巧双腿微微张开,小手按上了自己的阴阜,手指为自己止痒起来。

  洛凝又舔了一阵,知道时机已经差不多了,起身对巧巧说道:「巧巧,姐姐给你一个好东西……」说罢,她示意四德起身,拉着他的肉棒便往巧巧身上移。四德又惊又喜,对巧巧的渴望却一直吸引着他前进。肉棒向巧巧的阴部移去,慢慢地,龟头已经触摸到了她的阴唇。

  「啊……凝姐姐,这是什么……」巧巧被下体龟头状的物体吓了一跳。

  「这叫『双头龙』,是……是我在大哥的房间找到的……」洛凝骗着巧巧。

  「啊……大哥好坏,姐姐也是……」说话间,四德屁股一挺,一半的肉棒已经挺进了巧巧紧凑的肉穴中,狭窄的肉壁紧紧摩擦着四德的男根,密不透风的满足感在巧巧和四德的心中升起。

  「姐姐……都进来吧……」巧巧似乎感觉到肉棒还有一部分在外面。

  四德闻言一喜,卯足了劲,狠狠一捅,两人的耻骨便紧贴在一起,没有一丝缝隙,四德的龟头也吻上了巧巧的子宫花蕊。

  「啊……顶到了……好深啊……」「姐姐也是……」洛凝在一边也哼着,四德在把肉棒插进巧巧的小穴时,也把中指刺进了洛凝的菊花洞。

  「姐姐,你动一动啊……」「啪啪啪啪……」听到巧巧的催促,四德没有对待洛凝的温柔,一开始便疯狂地抽插起来。

  「啊……凝姐姐……你……嗯……动得太快了……好深……」「哦……好粗……这『双头龙』好奇怪……可是……」「喔……好舒服……姐姐……你舒服吗……」巧巧只觉得这「双头龙」顶到了林三从未到达的地方,似乎把自己的小穴也撑大了一圈,从未有过的涨满感让巧巧只知道本能地迎合着四德的抽插,浪水不断从肉洞中涌出。

  「嗯……姐姐也好舒服……啊……」另一边的洛凝却是另一番感受。四德一边撞击着巧巧的胯部,一边狠狠地吮吸着洛凝的乳头,手指也毫不留情地捅进洛凝的屁眼,九浅一深的抽插起来。被巧巧激起的欲望在此刻汹涌地释放出来。

  「嗯……好粗……好长……喔……真的好舒服……」「唔……大哥……巧巧要你……」不知不觉中,巧巧叫起了林三,平日她和林三肉战时也是这般叫床,四德一听巧巧呼唤林三,却不知道是刺激还是吃醋,更加用力地挺动着肉棒,房间内响起了淫靡的声音,「啪啪」作响。

  「啊……姐姐……你好狠心……」「哦……轻点……巧巧受不住……」「要到了……」四德疯狂的抽插让巧巧很快就来了一次高潮,四德也被巧巧狭窄的阴道夹得快感连连,满脸通红,也要到了高潮,一边的洛凝知道四德快要射了,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爆乳上,也跟着呻吟起来。

  「巧巧……姐姐也……嗯……不行了……」「姐姐……亲我……」洛凝闻言,放开四德,让他趴到巧巧身上去,四德如获大赦,紧紧地抱着巧巧,与她唇舌交缠起来。巧巧像八爪鱼一样贴着四德,修长的玉腿盘在四德的腰间,迷乱中也没分清是不是洛凝在吻她,抵死地逢迎着四德的最后冲击。

  「唔……」巧巧吞下四德渡过去的唾液,香臀猛地挺起,脱离了床板,紧紧贴在四德的肉棒上,两腿交缠着四德的腰臀,已经是高潮连连了。

  四德被巧巧的浪水一烫,差点就把持不住要发射,他收紧小腹,深吸一口气,阻止了射精的欲望,等巧巧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后,便放开了她。看了看洛凝渴望的眼神,四德会意过来,躲在了屏风后面。

  「巧巧……舒服吗……」洛凝忍受着下体的酥麻,模仿着高潮后的感觉,嗲声问巧巧。

  「嗯……」巧巧从高潮后恢复过来,却又变得羞涩了,想起刚刚和「凝姐姐」的疯狂,她真的不好意思再回答,声如呅呐地哼了一声。

  短暂的沉默后,巧巧解下丝巾,穿好了衣服,和洛凝告别一声就急急地回房了。她前脚刚走,房中又响起了浪叫声。

  「坏人……急死我了……哦……」「好凝儿……现在就喂饱你……」「嗯……那么粗……你个小色鬼……啊……都进来了……」「凝儿……我爱死你了……」「喔……顶到底了……爱我还是爱巧巧……」「爱你……」「骗人……唔……快干我……」「啪啪啪啪……」***    ***    ***    ***第二日,巧巧一大早醒来,就想起昨日的放浪,羞得直把脸捂在被子里,不敢起床。

  「巧巧夫人,表少爷在大厅要见你……」环儿的脚步声急促地踏踏响。

  「噢……是郭无常少爷吧,你让他等等好吗?」巧巧翻开被子,露出无限美好的上身。

  「好,我这就去。」脚步声渐渐小了。

  巧巧起床梳洗了一阵,把昨日的羞人事抛在一边,就到厅外去见郭表少爷了。

  来到厅外,却见表少爷端坐在八仙椅上,手里捧着一杯茶,还装模作样地叹了几声「好茶!好茶!」,并在上下打量着这偌大的林家大厅。

  「表少爷!」巧巧甜甜地叫了一声,她知道以前在萧家时,这位郭无常少爷很是照顾林三,所以也跟着林三叫了一句表少爷。

  「哦,你是巧巧吧……」表少爷一见眼前这位乖巧伶俐如邻家女孩的佳人,先是一番惊艳,随即认出了是林三的结发妻子董巧巧。

  「嗯,大小姐去办货了,你找她有什么事吗?」巧巧为表少爷添了点茶。

  「谢谢。」表少爷用新添的茶暖了暖手,又搓了搓茶杯,说道:「是姑妈叫我来给表妹帮忙的,我还带了萧峰等人过来了。没想到表妹不在啊……」「呵呵,没关系,你现在这里休息几天吧,反正府上空着许多厢房呢。」说罢巧巧就叫环儿去东厢收拾一间客房给表少爷。

  「哦,那真是感激不尽了。」表少爷尽管平时吊儿郎当,却不敢对林三的娇妻有什么花言巧语,只是客气地答应着。

  「表少爷!」门外传来四德的声音。

  「三德!」郭无常也是惊喜道。

  「嘿嘿,少爷又叫错了,如今是四德了。」四德小跑到郭无常旁边,像从前一样与郭无常勾肩搭背道。

  「你小子在京城混得不错嘛。」表少爷话里有意道。

  「跟三哥混,嘿嘿,晚上……八大胡同……」两人淫笑了几声,巧巧却是站在一边红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郭无常却瞧见巧巧有些尴尬,于是说道:「巧巧姑娘,我过几日还要赶往河北呢,先回房歇着了。」说罢,拉了四德就回房侃去了,四德也和巧巧告退了一声,随表少爷去了。

  巧巧苦笑不得地站在厅中,独自回房了。

  ***    ***    ***    ***入夜。

  与郭无常喝得有些微醉的四德却是记起了今晚约了凝儿研究三十六散手,和表少爷打了声招呼,就往凝儿房里去了。

  「怎么才来,唔……」洛凝在房中等了半个时辰,四德才赶来,正要埋怨,却已经被火热的嘴唇吻上了。洛凝主动伸出香舌与四德纠缠在一起,两人的衣物也在不断减少。

  「和表少爷喝酒了。」四德趁着脱衣的空当说了句,两人急切地褪去所有衣衫,四德露出狰狞的肉棒,也不做前戏,便狠狠插入洛凝的肉穴中。

  「哦……好涨……」随即房中的肉搏就开始了。

  话说表少爷这边,他正要更衣上塌,却因喝了酒,想去如厕。推门出去,却发现不太认识林府的路,也不在意,便随意地在府中逛起来。

  「嗯……凝姐姐……大哥……」一间房中传来微弱的呻吟声,郭无常耳尖听见,觉得奇怪,便往声音的源头走去。那处正是巧巧的房间,表少爷经过窗前,透过窗间的缝隙,却看见一道雪白的肉体坐在床上,小手搓揉着自己的下体。

  「嘶……」表少爷吸了一口凉气,酒醒了三分。他左右看看确定无人,又往房中窥去,却见巧巧一手揉摸着下体,一手变幻着椒乳的形状,正在自慰。

  表少爷的肉棒立时敬礼,长衫撩起高高的帐篷。他吞了吞唾沫,又一次确定左右无人后,鬼使神差地就要推门进去。

  「谁……」巧巧听见脚步声,一惊道。

  「巧巧姑娘……你……你好漂亮……」表少爷被巧巧美丽的娇躯勾得语无伦次了。床上,巧巧赤裸着全身,一手横档在胸前,要遮住丰满的双乳,却没想到挤出更多的乳肉,在夜色下显得如此诱人。一手遮在私处,毛发依稀从手边伸出,让人忍不住一探究竟。欺霜赛雪的肌肤在夜晚显得如此耀眼。

  「啊……表少爷……」巧巧羞得无地自容,忘记了让他出去,只是傻傻地遮住自己的关键部位。

  表少爷见她没有惊呼来人,知道是她自慰被自己发现,正在错愕中。他欺身到巧巧身边,伸出清秀的双手,向巧巧的双峰抚去。

  「哦……不要……」巧巧往后躲了躲,表少爷的双手却追了上来,包住了自己的双乳。

  「好挺……」表少爷惊叹于巧巧早已坚挺的乳尖,温柔地揉捏起来。巧巧的身体却因刚才的自慰而变得敏感,在表少爷一摸之下,顿时失了力气。

  表少爷见巧巧没有抵抗,不满足于双乳,便分出一只手向她的阴阜袭去。陌生的感觉按上了巧巧的阴唇,让她顿时清醒,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劲,狠狠地推了一下表少爷,说道:「表少爷……不要这样……我……」郭无常被巧巧猛地一推,摔倒在地上,肉欲也是减了几分,醒悟过来,急忙说了一句「对不起」,就屁滚尿流地走了。

  「呜呜……」房中只剩巧巧轻声的啜泣。

  另一边,洛凝已经来了一次高潮,正抱着四德在床上休息。

  「唔,凝儿,我想上茅厕,今晚和表少爷喝多了。」四德忽地来了三急。

  「去吧……」洛凝刚刚高潮,如今正懒洋洋地瘫在床上,连根手指也不想动。

  四德得洛凝同意,起身随意披了件衣服,就往茅厕走去。

  却说表少爷离开巧巧房间后,浑浑噩噩地忘了自己的房间在哪里,又一次闲逛起来。来到一间房门外,见与自己的房间有些像,也不多想就进去了。

  「回来啦……」一个娇腻的女声从床上传来。只是这个声音就让表少爷肉棒挺起,这是洛凝的声音,她在等人?!

  表少爷还道她与哪个女眷同寐,呆呆地向床上走去,却看见洛凝全身不着片缕,背着他躺在床上,一道玲珑地曲线从玉背画到翘臀,勾人心魅。表少爷被巧巧激起的肉欲又一次涌上心头,他解下小便后并未系紧的腰带,褪去外衣,便向洛凝扑去。

  「啊……顶到了……好长……」表少爷一下就把肉棒全部挺进洛凝的蜜穴,他的家伙不如四德的粗,却胜在够长,一下就顶到了洛凝的子宫。

  洛凝正觉得肉棒规格不对,回头看了一眼,吓了一惊,却是表少爷,她挣脱了表少爷的拥抱,正要说话,表少爷却又扑上来,吻住洛凝的小嘴,又是狠狠地插入她的小穴中。

  已经被四德弄过一次高潮的洛凝很快就迷失在表少爷长长的肉棒的抽插中,半推半就地就迎合起他来。

  却说四德去茅厕,释放完毕后,他正要返回洛凝的房间,打算再来一次,却想起那日巧巧的滋味,不由自主地就向巧巧房间走去。

  巧巧在房中哭得累了,却已经躺下休息了,小巧的胴体斜躺在床上,身上盖了一张薄衾。四德看了看,见巧巧睡下了,悄声走到她的床边,掀起被子,露出她完美的躯体。却是巧巧被郭无常一闹后,也没有心情穿回衣服,就这般赤裸地躺在床上,翘挺的酥胸包在双臂中,露出深不见底的乳沟,两腿紧夹着中间神秘的黑色,十只可爱的小脚趾并排在一起,玉足轻轻勾着床沿。

  四德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了,他跪在床边,吻了吻巧巧的小脚,睡梦中的巧巧动了动,嘟哝了一声又继续睡了。

  「巧巧夫人?」四德试探地叫了句。

  没有反应。四德大胆脱去衣服,攀上巧巧的闺床,侧卧在她身后,把肉棒对准了巧巧的肉洞,慢慢地捅了进去。

  「嗯……」巧巧迷糊地被下身的涨满感弄醒了,却发现下体传来一阵熟悉的快感。

  「巧巧夫人……你醒了……」四德见巧巧转醒,也不知如何是好,肉棒却是机械地抽插起来。

  「哦……塞满了……四德……」巧巧听见四德的声音,先是一惊,旋即聪明的她就醒悟过来,那日也是四德,细想之下已知洛凝偷偷和四德这般了。

  「喔……那天也是你吧……你和凝姐姐……多久了……唔……」巧巧问四德,却迎上他的热吻。

  四德狠狠地抽插一阵,把巧巧的娇躯转到自己身上,就变成了女上位。

  「哦……这个姿势……好羞人……」巧巧捂着脸,纤腰却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来,要把四德的肉棒吞入到更深的地方。

  「巧巧夫人……动快一点啊……」四德握着巧巧的蛮腰,向上顶动着肉棒,配合巧巧的吞吐。巧巧被肉壁和子宫处传来的快感弄得一阵迷乱,俯身献上香吻,双腿夹紧就开始与四德忘情地交欢起来。

  「哦……好粗……和那日一样……噢……刺得好深……」巧巧感受着和那日同样的感觉,慢慢地和四德培养出默契,两人一坐一顶,配合得天衣无缝。

  「巧巧……」四德感觉终于得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子,使出浑身解数,九浅一深地抽插着巧巧。

  「啊……好烫……好人……不……嗯……坏人……你坏死了……」巧巧胡言乱语着,小椒乳随着翘臀的扭动上下抖动着。

  两人如那日一般又激起了疯狂的欲望,狠狠地撞击着对方的下体,很快就到了临界点。

  「啊……我又要给你了……」「我也是……巧巧……」「呜……全给你了……」「我也射了……」「好多……灌满了……」「终于射进去了……」两人拥抱在一起,四德正要说些温存的话,可恶的三急又来了。

  「巧巧……我想去茅厕……」「嗯……」半晌,四德回到房中,把肉棒插进巧巧还湿润的阴道,巧巧正要扭腰迎合,回头一看,惊呼:「表少爷!」……【完】
TOP Posted:2017-11-29 00:02 | 回樓主
我啊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518
威望: 60 點
金錢: 203 USD
貢獻: 2 點
註冊: 2015-12-18


1024
TOP Posted:2017-11-29 01:16 | 回1樓
沙包大的拳头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724
威望: 73 點
金錢: 221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03-08


1024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7-11-29 01:16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