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同室打工熟女大姐也偷情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同室打工熟女大姐也偷情
多情小方丈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835
威望: 95 點
金錢: 9208 USD
貢獻: 310 點
註冊: 2014-05-17


同室打工熟女大姐也偷情



退伍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是在一间饭店服务,我是负责房务的副主管,工作就是每天检查女服务员的清洁工作是否做的彻底干净,这一份工作我做的不久,大约也只有半年的时间,但是也结识了生命旅程中的几位好朋友。
  阿琴就是其中一位,初见阿琴的时候只是认为她和其它的客房服务员一样,大概四十出头,几次的接触才知道她只比我大一岁。尤其晚班的时候其它的人都已经下班了,阿琴却还接下了晚班的清洁工作,一直工作到晚上九点才下班。
  每一次上班的时候看到阿琴,总是脸上挂了倦容,一开始的时候与阿琴不熟也不方便问她,只是无意间给她一点协助。经常在她所清扫的楼层多停留一下,给阿琴一些帮忙,渐渐的也比较熟捻了起来。见面时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总是胜过闷不吭声的帮忙来的好。
  渐渐的由其它的同事嘴里知道阿琴的婚姻生活似乎不太如意,这方面的私事我也不方便询问,只是放在心里。
  有一天上班中,我突然想起来好久没有休假了,就去看了一下班表,原来明天就是我的轮休,无意间也瞄到阿琴也是明天轮休,刚好阿琴也在场,我就随口问了阿琴一句,明天一起去跳舞怎么样?阿琴笑着回答说她不会跳舞。我说:
  「没关系,我教你,很容易的」
  阿琴还没有回答,旁边的张大姐就已经插嘴了:「明天我也休假,一起去跳舞。」阿琴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
  第二天的中午,我们三个人就约在一家舞场的门口见面,阿琴还是那一副愁容不展的模样,倒是张大姐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洋装让人眼睛一亮,看不出张大姐快五十岁的年纪,身材还是如此的诱人。
  三个人走进舞场,一阵喧闹的音乐声袭来,昏暗的舞场让刚进入的我们一时找不到方向,驻足了一会儿眼睛逐渐习惯了之后,我们才一起去找个位置坐下。
  张大姐好像是常来,坐下没一下就有人过来打招呼邀她一起跳舞。阿琴真的不会跳舞,我只有耐心的慢慢教她跳舞,免得她坐冷板凳,我和阿琴就这样跳一首曲子休息一首曲子的慢慢耗着,有时看到张大姐与舞伴翩然由我们面前舞过,曼妙的舞姿总是让我们两个人满心的羡慕着。
  又是一首慢舞的音乐声响起,我正放下手中的冰茶,忽然见到张大姐走过来说:「铁树,这一首我与你跳」话一说完,就拉着我进入舞池。
  我很习惯的把手向里一搂,张大姐就很自动的靠了上来,软绵绵的乳房就靠在我的胸膛,登时我才想起我是在和同事跳舞,刚想把张大姐推开一点,却听到张大姐说:「看不出来你也是老手嘛。」张大姐这么一说,我反而不好意思把她推开。我把双手移到张大姐的屁股上,张大姐也很自动的把双手环绕在我的脖子上,然后下身则贴上我的下身,张大姐好像是故意的一般,每一次的移动步伐都故意的碰上我的小弟,我的小弟很不争气的马上就有了反应。
  张大姐这么明显的暗示,我怎么会不懂?当下我轻吻着张大姐的额头,然后鼻子、嘴唇,刚一接触张大姐的嘴唇,就有一只灵活小巧的舌头深入我的嘴里,我和张大姐就这么的吻着直到音乐结束,当然我的双手也游遍了张大姐的背后。
  回到座位上发现阿琴不在,过了一下才由一位男子送回座位,这位男子想坐在阿琴的旁边,却被阿琴以座位有人婉拒了。当这一位男子离开之后,阿琴说她想先回去,我和张大姐想再多跳一下舞,就让阿琴先回去了。阿琴走了之后,张大姐要我拿起饮料朝一个角落走去,那里有着三位妇人,张大姐坐定了以后,向我介绍这是她的三位好姐妹。
  不时有人来邀张大姐去跳舞,有时我做板凳有时我和张大姐的姐妹跳上一首曲子,很快的午场时间到了,我正打算离去张大姐却叫住了我,说是要请我吃晚饭,反正我晚上也是闲着就一口答应了。
  和张大姐走出舞场,她的姐妹走在前面身边也都有一位男子陪着,我随着她们一起走,走着走着却转入了隔壁大楼进了电梯,等由电梯里出来才发现是进了一家宾馆,随着内将的带路一对一对的都进入了各自的房间。
  一进房间张大姐就主动的脱下衣服,一边问我是要一起洗澡还是单独洗澡,我随口说:「你先洗好了。」
  张大姐也很干脆,自己就进入了浴室洗澡,出来的时候身上只包着一条大浴巾钻入床单中,然后催促着我去洗澡。我刚从浴室中出来,张大姐就拉开床单要我上床,接着握着我的小弟撸了几下。小弟才刚站立起来,张大姐就迫不及待的要我插入。就好像热刀进入奶油一样的轻松就进入了张大姐的体内,我心里想:
张大姐刚才会不会是先手淫了一趟,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水?
  我不是第一次和女人上床,但是却是第一次这么快和女人上床,我一下一下肏着张大姐,看着这一张昨天还是同事间礼貌客气的脸孔,现在却在我的身下低声的呻吟着,捏着张大姐那已经有一点松弛的乳房,一口气的吸吮了起来,黑黑大大的奶头比不上年轻女孩乳头的小巧红嫩可爱,身上的肌肤摸起来也是软绵绵的比不上少女肌肤的弹手,不过身下的小屄道是滑腻紧凑,抽插起来快感十足。
  差不多肏了三十分钟,张大姐也来了两次高潮,情欲上也没有那么急迫了,于是我放慢速度一边肏着张大姐,一边跟她聊着天。小肏都已经被我肏着,当然很多比较私密的话就可以讲开了。
  从张大姐口中我才知道,她这几个姐妹都是在舞场认识的,跳久了见面次数一多,就自然的成为好朋友,大家经常交换舞技、聚餐。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只是偶尔私底在跳完舞之后找一个男伴玩乐,后来越来越熟识,就不再避讳的大家在同一各地方玩乐。说到这里张大姐拍拍我的屁股说:「话才刚说完,床头柜上的电话就响起来了,张大姐的姐妹淘打电话过来,张大姐挂上电话之后说:「铁树,如果你想出来就快一点,其它的人已经准备好要走了。」
  我才发现我们已经聊了半个小时,我只好说:「今天我不出来了,我们先去盥洗一下。」
  下楼以后,只见刚才鱼贯进入宾馆的几人在路旁等着我们俩,说好了目的地之后,我和张大姐坐上我的机车,直奔餐厅而去。
  第二天上班,经过一个上午的忙乱之后,在中午用餐时间,我特地去买了三个菜肴丰盛的饭盒请张大姐与阿琴一起吃,阿琴还是一样的脸带忧郁,只是在张大姐和我的逗弄之下,勉强的笑着。吃完饭后我又帮忙阿琴整理房间,很快的把楼层的房间整理完毕。我在阿琴还没向我说谢谢之前,我又下楼到张大姐负责的楼层帮忙,整理完毕看一看手表才两点。
  看到张大姐的时候,她正弯着腰在捡拾地上的东西,我从后面摸上了她的臀部,张大姐一看是我,就笑着问我想干什么?
  我说:「想你啊!」张大姐也顺着我的话说:「哪里想啊?」两个人相视一笑,我顺势搂着张大姐的腰身,正当我猴急的想把手深入张大姐的裙子内,却被张大姐轻轻的推开。
  张大姐说:「等我事情做完再来,过一个小时再来。」一个小时后我准时来见张大姐,张大姐正坐在柜台里整理杂务,我见四下无人,一身手就搂住张大姐的腰身,张大姐说:「别在这里。」伸手指了指旁边的杂物间。
  进了杂物间,张大姐主动的挤向我的身上说:「快一点,不能太久的。」两个人很有默契的自己动手解除衣物,我脱下裤子而张大姐则是拉高裙子只脱下内裤露出雪白的屁股,我走上前将小弟对准张大姐的桃源洞摩了几下,就缓缓刺了进去。
  张大姐的身上肌肤比不上年轻女孩,但是她的小屄洞却比我接触过的年轻女孩有过之而无不及,紧凑而滑腻,在干她的时候一直保持那种像蜜似油的滑腻感,而不仅仅是湿润而已。
  赶时间的做爱就是次次见底,棍棍到肉的狠肏,没几下我就有点忍不住了,看看张大姐的表情似乎意犹未尽,我只好先忍一下稍微停顿一下,让已经逐渐麻痒的精门休息一下,再继续动作。终于感到张大姐的高潮要来了,我趁着张大姐的阴道一阵紧缩中,射出我的精液在张大姐的阴道中。接下来的几天,我和张大姐几乎是每天作一次。
  说起来也真巧,下一次休假我和张大姐与阿琴又是同一天休假,我随口问了阿琴一声要不要跟我们去跳舞,没想到阿琴一口就答应了,我本来以为阿琴经过了前一次的经验,这一次不会跟我们去跳舞的。
  第二天在舞场中,我、阿琴与张大姐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今天的情况有一点不一样,张大姐从进场开始就不断的有人来请她跳舞,有时候隔了好几首音乐之后才回到座位。我和阿琴也就有一首没一首的跳着舞。
  终于张大姐回来了,只是张大姐一坐下没多久就跟我说:「铁树,不好意思,刚才碰到一位好朋友,等一下我先跟他离开,今天不陪你了。」我点了点头表示了解,只向张大姐说:「等我亲过你,你就可以先走了。」刚好这时慢舞的音乐响起,随着灯光的逐渐转暗,我拉过张大姐亲吻了起来,一边吻着一边把手伸向张大姐的裙子内,张大姐这一次居然伸手阻止了我的深入,不过我不顾她的反对硬是把手向里面伸,这一摸倒是摸出玄机出来了,张大姐没穿内裤而且花瓣潮湿滑润,我抽出手在鼻尖闻了一下,有精液的味道。
 我在张大姐的耳边说:「刚才你做过喔,我也要肏几下才放你走。」张大姐说:「不行啦!阿琴在旁边。」
  我说:「不会啦!那么黑她看不见的。」中午舞场本来人就不多,角落更是隐密的死角,我不顾张大姐的反对,拉起张大姐来到座位后方更里面一点的角落,抬起了张大姐的左脚采立姿就干了起来,张大姐见抗议无效只能退而求其次,要我别射在里面。
  一边肏着张大姐,我一边问她刚才和谁作过。张大姐说:「就是那一个很久没见的好朋友嘛!」
  「他刚才也是像你这样一直缠着我,我抵挡不住,才让他插几下。」「他比你好,叫我张姐不像你,叫我张大姐都把我叫老了。」我连忙说:「以后我都叫你亲爱的张姐好嘛!」又肏了几十下,音乐已近尾声,我才放下张姐的脚拉下裙子,又亲了张姐几口,灯光亮了才领张姐回到座位上。
  张姐跟阿琴说她有事情要先走一歨,我问阿琴要不要一起回去?阿琴居然说要我再陪她跳几首舞。我无奈之下只好留下来陪阿琴。张姐走了以后,阿琴做到我的身旁问我刚才和张姐在做什么?我说:「去跳舞啰。」阿琴笑了笑摇摇头却不再说些什么。刚好这时一首慢舞音乐声响起,阿琴反常的拉着我的手要下场跳舞,我只好跟着阿琴下场了。
  一开始似乎就有一点不对劲,阿琴好像站的离我太近了一点,等到灯光渐暗阿琴低着头几乎碰到了我的胸膛,我终于忍不住的试探了一下,两手向内一带阿琴果然就如斯响应的靠到我的胸前,两个人很自然的变成了拥抱的姿势,洗发精的香味由阿琴的发髻传入我的鼻中,我不禁低头轻咬阿琴的耳朵,阿琴闪了一下没有避开就任由我轻薄,当我亲吻她的脸颊时,阿琴稍微一转头两个人就亲吻了起来。
  一阵热吻结束,阿琴在我的耳边说:「我知道你刚才和张姐在作那种事对不对?」我默然没有回答,阿琴也没有继续说话,只是抱着我任由我的双手在她的背面游走。过了一下阿琴又才说了一句话:「我五点半要回家。」我知道她的意思,双手也把她抱的更紧。
  灯光一亮我就带着阿琴走出舞场进了电梯,只是没有下楼反而是上楼,楼上有一家宾馆。一进了房间两个人就迫不及待的接吻了起来,互相帮忙对方脱下身上碍事的衣物,一躺上床阿琴就急着引导我的小弟直捣她的桃源洞,两个人由进门开始就一句话都没说过,完全是由下半身代言,这种沉默最后终于在阿琴的一声象征高潮来临的「啊!」之后被打破了。
  过了几分钟,阿琴回过了神来,我一边肏着阿琴一边和她聊天,阿琴的心防在刚才的那一次高潮之后已经完全打开,平日那一副眉头紧促疲倦不堪的神色不见了,反而是像一般的女人一样喋喋不休的讲着一些琐事,由先生讲到小孩,由小孩讲到工作上的繁重,我讲话的机会很少,大部分只是说:「你辛苦了」或者是「你好坚强,换了别人觉对受不了」等等,然后亲一亲她的脸颊,下体再用力的肏几下,阿琴则会暂时住口,待这几下强烈快感的余韵消退之后,又开始谈其它的话题。
  我发现阿琴真的满可怜的,整天的忙碌却没有一个人可以让她倾吐心中的苦处,先生的不争气,孩子的吵闹,生活的重担全都压在这一个小女人身上,难怪她会眉头深锁的不快乐。
  当她初结婚时,婚礼办的还算是满风光的,她的先生开了一家小铁工厂生意不错,她则负责打理一切的杂物以及师傅工人的伙食,日子过的忙碌又充实,没想到她的先生在几杯黄汤下肚的酒后帮人作保,偏偏她先生替他作保的这一个人又卷款潜逃,这一下子惨了,多年经营的小铁工厂就这样的卖掉还债。
  本来以为她先生还有一技之长,营生糊口应该没问题,没想到她先生老板作惯了居然弯不下腰由工人重新做起。恍荡了一年又拿出仅存的资本与人开餐厅,几个合伙人对于餐厅都是外行,没多久餐厅也就因为经营不善又歇业了。从此之后,她的先生就再也不提工作的事情,整日带着几瓶米酒,四处找酒友喝酒聊天,置一家生计于不顾。阿琴自己只好出来工作
TOP Posted:2017-11-27 08:37 | 回樓主
江上孤鸿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215
威望: 20 點
金錢: 233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6-23


1024
TOP Posted:2017-11-27 09:18 | 回1樓
锵锵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850
威望: 186 點
金錢: 1462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2-05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7-11-27 09:26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