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72小时之前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72小时之前
北峰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615
威望: 270 點
金錢: 0 USD
貢獻: 54 點
註冊: 2015-07-09


72小时之前




  凌晨两点半,醒了

  脑子木木的,酒精加上十几个小时的旅途,即使补了觉,脚跟也还是不太稳;
借着窗外依稀的夜光,晃到厨房,打开冰箱门时不自主地用手挡了一下,刺眼的
小灯泡,大半瓶水灌下去才觉得好些,冰凉冰凉的冲刷着神经和肠胃,随着身体
慢慢恢复知觉,寒意也从底下窜上来,一丝丝顺着脊背爬遍全身。

  多年好友Andrey六月结的婚,老婆Misheel是个蒙古国妹子,
他们刚谈恋爱那阵我正好两地,所以没少当电灯泡。年轻时好玩好热闹,吃喝夜
店旅行什么都是好些人一起,当时我虽是有主单狗,可活动基本都参加,一来二
去和他老婆也越来越熟,都成了哥们。

  前两年他们定居加拿大,今年婚礼,早早的就发了贴,说我是丫们爱情的见
证,一定要到场,还要我必须写个稿子念念啥的。无奈年中事情太多根本走不开,
我虽一句「隔着太平洋,游不过去」给搪塞了下,但大家都是蛮遗憾的。九月底
的时候他电话过来讲11月11号要在老家开WeddingParty,邀请
没能到场婚礼的一些当地亲朋和欧洲老友参加,叫我爬也要爬过去!我一听也很
开心能弥补到,就马上说:没问题,就冲着你国盛产美女我也会到哒:)

  虽说心里有点数,可到了地方还是被惊呆了,机场出关我基本上就是盯着盖
章的妹子在看,绝不是因为想耍流氓,非礼勿视还是懂的,但本能反应,无法抗
之!!拥抱,寒暄,一坐车上我就忍不住开始blahblahblah和An
drey形容关检的那个小姐姐,说你们这的妹子都是这样么?你们这帮孙子得
多lucky啊云云,要不是他老婆在旁边,我就问出口你是怎么想的这种没边
的话了。可丫坐在对面愣愣憨笑地瞅着我不怎么讲话,Misheel看了他一
眼回我句ohJames,u' veseennothingyet。

  要说Misheel绝对是个漂亮姑娘并且一直都是个特别特别阳光开朗的
女孩,但她这句话里真是一丁点温度都没的。我傻傻的还沉浸在小兴奋的状态中,
接着就问wellthen,whereshallIgodear?前排的司
机应该是听明白了,嗬嗬笑着在后视镜里看着我挥了下手说Anywhere!
心说话这老兄系逗我玩呢哈,哥也算浪过列国开过眼,裸体海滩晒太阳都不带墨
镜,什么样滴没过,介敢情把我当成纯情初哥了,得收敛下、要稳重!

  晚饭后到了歌剧院才明白,他们说的都是真滴,我被震撼了,眼睛根本不够
用,带着脑袋和脖子扭来扭去,像个禽类;不断压抑着拿出手机拍素人的冲动,
告诫自己不能被人瞧不起看笑话,更不能变成岛国动作片里的猥琐男!Ball
et非常精彩,情操被陶冶了,本能也就跟着满足了些。回到酒店,心里惦记着
乞银元加黑星,直奔右下角,结果被两个技术贴给带歪了,满脑子开始想着尺寸,
频率,技术的问题,忍不住开始码字,写着写着心情也就越来越平复。

  次日清晨,阳光依然一样的好,北方人,还是喜欢这样冷冽干燥的天气。看
版主回帖,才知道留园还有客户端,下了app,带了相机,背上背包照着攻略
开始移动。打开地图,上下地铁,虽不通语言,但用双脚丈量着马路,这座古老
的城市慢慢向我展开了怀抱,沉静而美丽;更让我惊叹的是这里的人们,一个局
部还处于战乱的国家,每个人的脸上却是宁静平和;修道院里满是虔诚的祈祷者,
俯身低语,街上行走的男男女女,美丽而热情,古人诚不欺我,相由心生。

  这期间还出了段小插曲,不懂俄文,处处也没英文标示,去哪我都是Goo
glemap对着地图研究好半天,在邮政广场站我是真有点看不明白了,扭头
刚想找个人问问,一个乌克兰妹子可能意会了我的求助信号,直接走上来说你要
到哪里去,需要帮忙吗?我拿着手机配着地图指着说到这怎么走,她先给我解释,
但交流还是有些难度,最后她说你跟我走,我带你换乘,结果人家愣是陪我走了
三站,换了一条线,再把我放到换乘的站台,当时我真是感动的不要不要滴,说
什么都要来一个大大的涌报表示感谢!!

  中午的时候Andrey来电话说他们上午接了一些Misheel以前在
英国的同学,晚上有聚餐问要不要一起,我说不了,你们忙你们的,我总共在这
就三天,要好好转转,他说那用不用让司机跟着你,我说别,我都没什么目标,
就走哪算哪。他说那好,但千万别忘了明下午4点开始的Party,地址也别
搞错了,我说你就放心吧,明见!

  越走越开心,兜里揣着右下角,没事打俩字发个emoji,满街的古建筑,
富丽堂皇的教堂和高高的钟楼,银发苍苍的老者在广场地下竖着钢琴弹奏着柴可
夫斯基,围观的人们站成一个圈或静观或用手机录像,曲闭大家自然的鼓掌敬意,
纷纷上前留下花花绿绿的小票;还有那随处可见的长腿,C+ ,大波浪,bru
nette,blonde和善意的微笑;夜晚华灯初起,堤岸上一对对情侣坐
在路灯下的长椅,私密细语,耳鬓厮磨,一恍惚时空交错,好似回到那塞纳河畔
雨中的巴黎。根本停不下来,觉得自己的身体像个小动物一样兴奋地撒着欢,而
心像是生出了翅膀,自由的飞着。

  11月11号,在基辅的最后一天,吃过早饭就奔向历史战争博物馆,搭地
铁到兵工厂站,这个地铁站是世界上最深的地铁站,共105米深!上世纪60
年代初前苏联建造的,真的好厉害,扶梯分两段,电梯从低到顶我看了下时间一
共4分半钟,所有的设施都和刚刚建成时一模一样,而且从没有大修过!

  出了地铁往战争博物馆走,没几步就望到高耸的卫国战争纪念碑,远远的就
看到很多人在举行纪念仪式,走进了才看清楚非常隆重,有正东教和基督教的牧
师,好些带加拿大枫叶肩章troops在举行仪式,还有不少记者和很多人在
围观,我也没有闯过去,站下来以表敬意,过一会一个Major致辞才听明白
了些,他们是在悼念近期在乌东部的军事冲突中不幸牺牲的战友,仪式的末尾是
两个盛装的军士吹起风笛,慢慢走向远处,纪念碑下的熊熊燃烧的长明火和悠远
的风笛声,让人感觉庄重中带着安详和升华。

  博物馆真的是非常非常棒!展馆共四层,展厅两层,像个巨大的基座,在其
之上是著名的「祖国。母亲」雕像,厅内的展品和陈列更是一流,内里色调红黑
相间,处处洋溢着浓浓的铁血味!展厅之上是个壁画穹顶,右手侧边有部通往雕
像瞭望台的电梯,91米的瞭望台没有开,只能通到36米的高度,电梯非常小,
一次只能载4个人,之后还要走一段羊肠爬梯,但踏上瞭望台视野瞬间开阔,纪
念馆本就建在山顶,上到这个高度可以把整个城市尽收眼底,俯览远眺,让人心
旷神怡!

  回去的路上可以看到很多小型雕像,有花束有花圈,回想着展馆里的讲解介
绍,图片历史,深深的感受到战斗民族是一个坚韧而乐观的民族,虽饱受战火的
蹂躏与摧残但心中永远向着美好和希望;同时心里也为自己的祖国倍感骄傲,相
似的背景和更低的起点,但无疑今日的中国更加强大,国人的生活也要比这里更
加丰富多彩,当然还是会有很多不足之处,可能也更多了些追逐和欲望,但有光
就会有暗,那里都是一样。

  回到酒店整理行囊,准备好第二天旅程所需,看看时间还早,估摸着晚上喝
酒肯定是免不了,决定先眯一会养下精神。这一觉睡得很香,以至于睁眼一看7,
8个misscall,顿时头上冒出了虚汗,虎躯更是一震,立马精神了,这
同时手机又响起来,果不其然是Andrey,丫上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我边
道歉边说甭担心,我这么大个人能有什么事,睡过了是我的不对,千万别等我哈,
该干嘛干嘛。

  他说这都快6点了,特么傻子才会等你,赶紧的吧,外面下雨,司机就在楼
下。西服,衬衫,领带,Oxford;check,头型,EaudePar
fum,alsocheck,跑到大堂一看还是那个Anywhere的哥们
在等着,我打个招呼说走,let『sgototheparty!

  聚会是在河边山顶上一个乔治亚风格的小古堡里,柔和的水晶灯,温暖的烛
光,照映着雪白色的桌布和银色的餐具,处处是叫不上名字的花团点缀着粉色的
玫瑰花,一阵阵芳香扑来。我一到新人就迎了上来,Andrey用力的拥抱了
我一下J,finallyyoumadeit,sohappytoseeu
herebrother。

  我心里一暖,SorrythatIamlate。Misheel边hu
g我边说Urhere,it『sallperfect…我看着他俩,好些记
忆一下涌上来,莫名的感动,Itfeelslikealifetimeag
o,andseeyouguysheretogether,married,
it』slikeamiracle。Iamsomovedandsohap
pyforbothofyou。再一次拥抱,现在还清晰的记得那一刻,我在
他们的眼中看到了幸福。

  花拱下合影后俩人带着我一桌桌的介绍,双方父母,亲朋好友,大家都超级
开心友善,时不时还开我睡过头的玩笑,叫我小心不要误了明早的飞机,超级汗。
最后Misheel挽着我胳膊带到座位,一桌已经喝的小高的Londone
rs,又是一顿调侃我,相似的背景让大家很快就熟络起来,等坐稳了Mish
eel在右走手边弯下身来拍着我的肩膀给我介绍邻座,James,this
isSara,mybestieinLondon。Beagentlema
n;takecareofherformetonight。

  我嘴里说着sure,眼睛开始认真打量身边的同桌,Britishan
dpretty,深深的五官,浅浅蓝灰色的眼睛,细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
鼻子挺秀;嘴唇艳红而饱满,深褐色的披肩长弯发盘在脑后,不经意的落下几绺,
露出雪白色的侧颈和轮廓精致的耳朵,耳垂上带着银色金属镶着蓝色晶体的耳穗,
眼神英气大方的看着我。

  S:Hi,I am Sara,Pleasure to meet u。

  J:The pleasure is all mine。Anyway,did
I miss much?

  S:Notreally,everybodywasjustgetti
ngtoknoweachother。

  J:That『sgreat,Istillhavetimeforwi
neandliquorshuh……

  So when r u arrivedinKiev?Is thisyourf
irsttimehere?

  S:Ohyes,firsttimehere,Iarrivedear
lier yesterday

  helpingMisheeltopreparethe party。

  J:Nice,I『vetosayyougirlsdidafanta
sticjob,it』sawonderfulparty。

  S:Ofcoursewedid,yeah!Weplannedthi
stogetherformonths,

  everythingisexactlythewayas expected。

  然后她就开始瞪大眼睛,兴奋着给我讲她们几个朋友怎么一起定的花啊,菜
单啊,装饰,party流程什么的etcetc……我听得云里雾里,边喝红
酒边oh,right,yeah,really,great这样应和着;她
可能看出来我对介都没什么兴趣,突然狡黠地看着我,然后来了一句话立马让我
老脸一红,差点都被酒给呛着。

  S:SoIheardsomeonehasbeenverybusya
swell,howisyourluck in

  findingthebeautifulgirls,haveugot
anyparticularplacestogo?

  J:Whatrutalkingabout,Iamjusthadab
usyfewdaysofsightseeing,that『sall。

  Anduknowitis

  verynaughtytotalkaboutpeoplebehin
dtheirback!

  我的窘样给她笑得花枝招展,看着我用严肃滴眼光盯着她,Sara稍微平
复下但脸上还带着笑意说

  S:Iamsosorry,wetalkaboutyoubecaus
eurtheonlyChineseinthevillage。

  J:No,yourwrong,I『mtheonlygayinthe
village。

  我学着MattLucas的表情和发音回答(这里衷心的给《Littl
eBritain》打call,建议喜欢英剧但没看过此部的朋友都看一下,
超级棒,oneofthebest!)

  Sara瞬间爆笑,整个桌子上的人都看着我们俩,我赶紧圆一下说Don
『tworryguys,shethinksIamapervertbut
IamtellingherthatIamonlyagay,allgoo
d!其他人的脸上浮现出一幅会意的样子。她也觉得有点小失态,佯怒着说Ub
etterstopbeingfunny。Iwinkedandsay:O
hyeah,Iwilltrymybest。转过了话题我就接着问她

  J:DidugototheirweddinginJune?Ikne
walotofpeoplewent

  S:No,IreallywantedbutIwastiedupwi
thwork,andactually

  thisisthefirsttimeI『vecameoutofth
ecountrysincetwoyearsago。

  J:Alright,that『sbusy,sowhatdoyoud
o?

  S:Iamacriminaldefenselawyer。

  J:Wow,ruabarrister?

  S:Notyet,IamstilldoingmyexambutIc
angotothecourtwithmyclient,

  HopefullyIwillpassthebarnextyear。

  J:Well,goodluckwithyourtests,very
impressed,

  sointhefutureIshouldcallyouforhel
pifIamintrouble。

  S:emmm,OnlyifyouareinnocentJ

  Morewineandmorelaughter,舒服且无目的瞎聊着,
我同她介绍基辅的Operahouse,博物馆,地铁,修道院,到哪里去玩
去看;她给我讲这些年伦敦的变化,Westend上的新剧,新的天际线,新
的好玩的地方,还有那不变的天气。英国佬平时看着比较稳重,但喝起酒来就不
是那么回事了,我们这个桌子最热闹;中间新人来敬酒,都起哄不让走,叫嚷着
开了两瓶Vodka过了几轮shots才放人。欢快的时光总是跑得特别快,
到了给丈母娘给新人祝福的环节,所有人都站到舞池区域围城一个大圈,摄影师
扛着器械录着像,新人站在中央穿着蒙古族传统服饰,紫色的大袍子,女士袍子
的三分之一是斜三角拼接着菱形花纹图案,同样的花纹图案宽腰带系在男士的袍
子上;

  Misheel的妈妈手里垫着一个蓝色的哈达捧着一个大金碗,里面是大
半碗牛奶,先是Andery然后是Misheel,两个新人轮流喝一点,然
后Misheel妈用应该是俄语说一些我听不懂的祝福的话,夫妻俩也回着致
辞,期间大家都拿出手机录像,接着好多人欢呼鼓掌,这个我明白,也跟着在那
里吆喝拍手起劲地配合;同时我看了眼身边的Sara,oh,sheisni
ce,高挑的身材,一袭贴身七分袖的黑色包臀连衣裙短裙,一字领露出雪白的
肩颈和锁骨,蕾丝透明裙摆刚刚到膝上少许,丝袜下隐约可见修长紧实的小腿,
一双CL黑色漆皮simplepump露出点红色的底,俏皮可爱。

  祝福礼之后金碗成了绝对焦点,大家都围上去端详,真的不小,女孩子要双
手合围才捧得住,浮雕精美,中间土黄色一圈环绕,看着像是玛瑙,底托也是一
样的材质,金灿灿,闪闪发亮,碗轮到我这我也举起来看,并想着是不是可以喝
一口,特别好奇里面到底是纯奶还是马奶酒,这时Sara突然把脑袋搭在我的
肩膀,我下意识的扭下头,左臂略沉就要把碗让过去,她用下巴按了下我说Uh
olditforme,我嘴上说着Ok,ok,心里说uh,shesmel
lsgood。过了一会儿新人褪下袍子换了礼服,开始跳第一支舞,乐队奏曲
歌手低吟,气氛温馨而甜美。

  接着宾客们也随着音乐走下舞池,有满头银发的,有青年貌美的,成双成对,
异常浪漫。曲子过半,我和Sara不约而同对视了下,一起走进人群;我用右
手背轻轻托上她的肩胛,伸出左手等她搭上来,没想她却直接用双臂环绕着我的
脖子,微微仰头,眼神不容拒绝的看着我;放下双手抚着盈盈细腰,顿时觉得自
己好像握住了水;两人就这样静静凝视着对方,身子随着拍子慢慢摇晃,不知是
红酒还是伏特加,模糊了周围的一切,眼中只剩下近在咫尺的姑娘,体内一种久
违的躁动猛下子爆了出来,一波比一波汹涌,冲刷着我的神经。

  跳完半只舞,有些不舍地松开双手,想着缓解下自己暧昧的情绪,我说,u
rsohot,Ineedtogoouttohaveasmokeandg
etsomecoldair。看得出有一点点羞涩,但Sara挽上我的胳膊
说Iwillhaveoneaswell。回到桌边拿上她的手包,走到古堡
门口,雨后月亮出来挂在夜空,点点繁星忽明忽暗,远处的大桥上闪亮着蓝黄颜
色的彩灯组成乌克兰国旗样子,吸了一口凉爽清新的空气,顿时清醒很多;我把
上衣给Sara披上,她说

  S:It『sveryromanticutravelallthewa
yherefortheparty。

  J:Andreyisoneofmybestfriends。Ibel
ievedinloveandwitness

  howtheymadeitafteralltheseyears,i
tmeansalottome。

  Iamsohappyandtrulygratefultobeher
e。

  她稍沉默了下说AreyouonFacebook?我笑着回答Face
bookisbannedinChina。

  可能以为我在刻意拒绝,Sara倚着墙,脸上略有些失望,我本想再圆一
下过去,但脑子突然闪现了前一天自己在右下被羞红的那个回帖(是的,我想到
了「靖王」),好的,回归本质,我直接说UknowIamleavingt
omrmorning,howaboutIgrabanotherbott
leofVodka,let『sgobacktomyhotelandch
atabitlonger。Shelooksatmeandsay:Ith
oughtyou』dneverask。我低下头轻轻的吻上她的嘴唇,软软,
冰冰,甜甜的,还带着一丝silkcutpurple的味道,Youare
gorgeous。

  当我挽着Sara的腰回到礼堂的时候,新人也准备切蛋糕,三层的大蛋糕,
顶面立着婚礼小人,旁边点缀着一朵朵的红色粉色的造型玫瑰花,looksa
mazing;所有人又是围上去,照相录影的,新人一起握着刀轻轻一切,大
家鼓掌欢呼。Sara去了lady『sroom,我回到座位等着分蛋糕,尝
了一点,超甜,又很硬,真心没有cheesecake好吃,不过谁又在乎呢,
看她回来我开始和同桌的人道别,说明早还有飞机要赶,先走了,一起喝酒嗨皮
感情增进的就是快些,男的就握握手拍拍肩膀,女的一律贴面礼,说这那那这,
那那再见等等,Sara则与女生们嬉笑耳语,接着我和Andrey和Mis
heel告别。

  Andrey说要我明年夏天去Van玩,我说等你们有了baby再说吧,
Sara和Misheel在一旁不知嘀咕着什么两个人满脸笑意,终须一别,
四个人交叉hug,同Misheelhug完我就问她你俩刚刚又在别人背后
说什么呢,她笑着说Notme,she『ssayingyouaresos
hy。AndIsaidthatisnottheJamesIknowof。
唉,好吧,don』tuworryaboutme,uandhimshou
ldbeworkingonthebabytonight。这两口子可好,
异口同声的说,Yes,wedefinitelywill。

  前台取好外套,我们牵着手一起走出小古堡,夜色虽浓,但还是能看到An
ywhere哥们向我招着手。车上很安静,我和她各自坐在后排的两边,谁也
不说话,我只是感受着被握在掌心的柔荑,拇指一遍遍摩挲她的手背,滑如凝脂,
软若无骨。下车,穿过大堂,走进电梯,感到自己心跳慢慢加快,呼吸也跟着愈
发浑浊,握着的她的手上也传来些潮湿,扭头看她略低下了头,雪白的肌肤泛也
起了红霞。记不清怎么走到房间了,只记得浑身上下充着血的感觉,燥热。反锁
房门转过身,一阵幽香扑面,炽热的双唇紧紧压迫过来。

  我好像一下找到了宣泄的的出口,头往前一顶热烈的回应,我双手抓住她蜜
桃似的臀,转过身把她整个人顶靠到房门,身体紧紧倚上去用双臂把她夹在身前,
两只手继续狠命的抓揉她的双臀,她咛了声,更微微启开双唇迎进我的舌尖,我
极具攻击性的挑逗,用舌尖在她的齿缝里游走缠绕,她激烈的回应,伸出香舌让
我吮吸,并双手解开我的腰带隔着CK套弄着已然硬挺着的下体,这一下给我胸
中的火上淋满了油,我重重的吸吮下她的耳垂,沉声说CallmeLorda
ndsuckmydick。

  她迷离的看着我缓缓跪了下去,顺势褪下我的内裤,一低头,含住了挺立的
cock,一瞬间觉得被温暖和湿润紧紧包裹着,她双手环抱在我腰臀之间,嘴
上一进一出不停的吞吐着。我仰起头,呼吸越来越粗重,双肩抵住门边的侧墙,
下体往前挺着,,越来越燥,我左手撸起垂到眼前的头发,右手抚摸着Sara
的脸侧脑后,借着昏暗的廊灯,我低着头看下去,正好对上那蓝灰色的双矇,她
一边手里套弄着阴茎,嘴里一边含着侧睾,眼神无辜地看着我,小腹中腾地再次
燃烧,让早已坚挺的下体越发膨胀,她一定是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爬上来轻
声说Fuckme,myLord。听得我一下炸开,头脑空白,只剩下本能的
欲火熊熊燃烧。

  我粗暴的撸起她的包臀短裙,手伸下去,great,it『sT- bac
k,把那点布料扯到一边,双手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抓紧了两瓣屁股托起来,下
身对准蜜洞整根就挺了进去,紧紧滑滑的全都是水,她两只胳膊牢牢的挂住我的
肩膀,头搭在我的脖子旁,腰腹向后一弓,嘴里发出好似从灵魂最深处传来的呻
吟,我像是得到了莫大的肯定,发了狂一样用下体全力的冲撞抽插,一下紧接着
一下,每一下都顶到根,更的呻吟更多的水,几十下的冲刺之后,我把她抱着放
到梳妆台上坐稳,面对面对着,剥开Sara的上装,双手里托起她露出的丰盈
的乳房,用手指轻一下重一下揉捏着她挺立的乳头,下体继续缓缓地进入抽出,


  她还是两手环绕搂着我的脖子,被我盯得低下了头,只能看着两个人的性器
官接连在一起,我边脱上衣边开始慢慢加速,冲的越来越重,她的呻吟也跟着愈
加急促,我把住她的双胯又一次快速猛烈地用下体撞击着,她的身子越绷越紧,
再没多几下,只感到一股热流浇在龟头,紧跟着是接连不断的大声呻吟着和身体
小幅度不停的抽动着,她来了;我没有停,把她抱下桌子转过来从后面继续用力
的干着,一手捋住她早已散开的长发,一手从后面伸过去抓揉着她的胸,快感在
堆积,镜子里的两个人充斥着淫荡的味道,慢慢俯下身子从后面抱紧姑娘,一阵
抖动,我也到了;下体还交合着,两个人的体液混在一起往外流。

  我吻着Sara的脖颈和耳垂,深深地吸几口气来回蹭着,嗅着她的味道,
她转过身来把头埋在我的胸前,紧紧的抱着,一会她开始用舌头舔着我的乳头,
还轻轻咬着,虽然很享受但嘴里好干,我问她douwantsomedrin
korhaveashower?她说Iwilltakeashower。我
说Ok,yougofirstandIwillordersomeice,
ifyouwanttodrinkanythingjustcheckth
eminibar。

  我冲洗完围着浴巾出来的时候,Sara穿着浴袍坐在客厅窗边的沙发上,
手里拿着whiskyontherocks,oh,that『smygir
l。我走过去蹲在她的身前,接过杯子喝了一口

  问道:whypickme?

  她说:ulooksad,butyoureyesrshiningwh
enyoudance。

  我说:becauseitseesnothingbutuinit。

  她笑:Ursuchasweettalker,Idon『ttrust
you,ufucklikeabeast。

  我说:thatbreaksmyheart,Ihaven『tdone
thisforaverylongtime。

  她问:howlong?

  我说:likeathousandandonenight……

  她抬手抚上我的脸颊:OhJames!

  我们又吻在一起,轻轻的蹭着她的双唇,柔柔的啃噬,舌尖在她的唇上舔舔
啄啄,手滑过她的肩膀,缓缓褪下浴袍,把她抱起走进卧室放到床上,让她枕着
我的右臂,继续轻轻的吻着她,沿着嘴唇吻过脸颊,顺着颈侧上下厮磨,含着她
的耳垂吮吸,用舌尖舔着她精美的耳廓;我的左手不停地在她滑嫩的身子上游走
着,轻轻揉着她的右乳,不经意的略过耸立的乳头,五指随意的画着圈,慢慢往
下划;她微闭着双眼,嘴里轻声呻吟着,当我的手滑到私处的时候,已经湿透了,
用两根手指按在阴唇外侧上下揉搓着,不时的用指根顶上她的阴蒂。

  接着往下吻,我吻过她的锁骨,吻到她的左胸,轻轻啃着乳房边缘,轻轻舔
着,接着一口含住她的乳晕和乳头,用舌头在嘴里顶住用力嘬了下,啊,,一声
深深的呻吟,我松开嘴,再用舌尖轻巧地拨动着她的乳头,这时她要抬起头双手
搂住我,但我抬起右手稍抵住她的下巴,轻轻压住她的脖子,舌尖继续往下滑,
亲吻过胸口,小腹,接着到两腿之间……Sheissosweet。

  在不停扭着身子和呻吟之后她拨开我放在她小腹的双手,捧着我的脸吻上来,
顺着反身把我压在她的身下骑在我跨上,低下头吮着我的胸,手上在我下面套弄
着,我的手抓着她的胸,还想起身,结果被她用一支手压住胸口,另一支手扶着
阴茎对着花芯坐了下去,我下身不由自主的往上一顶,不再想起身,双手把住她
的纤腰,两个人不断的索取,用力,不停的占有,,

  激情过后Sara躺在我的臂弯又亲昵了一会就很快睡着了;我睡不着,太
久一个人,床上突然多出个人,又是个美女还真的不习惯,等她睡沉了轻轻爬下
床,看看书上上网,一夜无眠。天慢慢亮起来,开始在客厅最后整理行囊,一晃
时间就不早了,订的车7点半,该走了。推开卧室的门,看着她朝着窗侧身躺在
床上,深褐色的长弯发散在枕边,一只细长雪白的小腿露在被子外面。看了一会
我走过去俯下身子,吻上她的头发,鼻子狠嗅几下,想牢牢记住她的幽香,也轻
声说:babe,uragift,,,bye……

  前台checkout,一杯blackcoffee提神,烟还没有抽完
车子就到了;往机场的路上畅通无阻,虽有些雾,但太阳慢慢升起来,洒下清晨
的光辉,感觉整个世界都在苏醒。排队,托运行李,过关检的时候一个小细节很
有意思,工作人员的坐着的铝合金玻璃小亭的外面整面贴着一个绿底黄色红心的
标语,上面写着「拒绝贿赂」,超有××主义特色,但怎么看都有些掩耳盗铃的
意思:)过了安检离起飞还有一个多小时,开始逛商店买礼品,迅速滴搞定sh
ortlist之后坐在登机口,电话来了,

  S:Hi

  J:Hi,howisyoursleep

  S:It『sok,whendiduleave?Ruattheair
port?

  J:Yeah,everythingisfine,huhIamsor
rydidn『twakeyouupinthemorning,Iamno
tgoodatgoodbye

  S:……UknowyoushouldcomebacktoLondo
nsometime,alothavebeenchanged。

  J:Iwouldlovethatforsure。

  S:Letmeknowwhenudo。

  J:Ofcourse,itwillbewonderful。

  S:byeJames

  J:byeSara

  放好随身行李扣上安全带,倦意一下就上来,直接昏睡过去;我是被空乘唤
醒的,小姐姐端着杯水,说从第一餐开始就看我一直休眠,来check下我是
不是ok,炒鸡感动啊,我说没事好好着呢!!喝了水就觉得特别的饿,除了杯
咖啡7,8个小时没有吃东西了。我走到飞机尾部和叫醒我的小姐姐买了一瓶可
乐一袋腰果花生和一盒薯片。这里要吐槽一下乌航,大家如果不是一样要落地签,
就千万不要选择这家,除了空乘姐姐前胸后身后特别养眼,其他的就很难给好评
了,除了正餐,小食基本都和廉航一样要买,这也没什么,但飞国际十来个小时,
狭窄的座位就太难熬了,洗手间还有请不要丢烟头的标记(不是请勿吸烟),老
旧程度可见一斑,economic一行8座,premier一行7座,且座
椅大小一样,基本就酱!

  吃完小食,填好肚子,顿时精神了不少,前排的大屏可能是年头太久,放着
个黑白电影,翻翻杂志瞅瞅免税商品,想找书看会才记起来给托运了,好吧,看
电影,叫过来空乘要了副耳机,ColinFarrell和RussellC
rowe,诶哟,应该能不错。

  开始以为是动作片,慢慢看才发现是爱情片,可能是女主角有些沙哑的画外
音,也可能是黑白画面让人更加专注,我很快就沉浸到这个凄美的故事里:星空,
美人,湖畔城堡,飞天的白马和冰雪的世界,天使和恶魔做着交易,时间和空间
交织穿梭,电影呈现着一个如诗如画的世界,讲述着光和暗,爱情和命运,轮回
和奇迹。当故事进行到ColinFarrell演的Peter百年归来,循
着记忆的碎片直到图书馆看到自己和爱人过去的照片想起一切过往的时候,我的
心嚓的一下被击穿,屏幕上Jennifer饰演的记者母亲一脸迷茫的看着P
eter,但所有的欢喜、痛苦和无助只有Peter一个人能体会,无处述说,
泪流不止。

  啪,突然觉得自己身体里的一部分被击得粉碎,背部又出现了那种无法言语
的空洞的感觉,多年前的记忆哗的一下涌入脑海,浮现眼前,眼中充满了泪水,
不受控制的流下来,一种让人窒息并无法承受的疼痛一遍一遍侵袭着我。低下头,
用手挡住眼,猛站起来冲到洗手间,关上门再也忍不住,泪水奔涌出眼眶,沿着
脸颊往下淌,在脸上纵横交错的流着,捂住嘴,无声的抽泣,身体好像被抽干,
闭上眼睛大口喘着气,心好疼,疼得我弯下了腰,觉得背后的洞越来越大,大到
要把我整个吞噬。耗尽了体力,我扶着洗手池站起来,去摸抽纸,看着镜子里的
自己像个孩子一样的无助,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如一粒尘埃;记不得上一次哭,
当时醉了,醉到短片,后来聚会开玩笑让发小和兄弟形容下,他俩怎么也不说,
但眼神中都带着不忍。

  快三年了,拼命让自己忙着折腾着,但只要静下来就很感觉整个时空都停摆;
开始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错了,世俗眼中的我们一切都好,一起经历过
那么多,多年相爱却再也走不下去,到底是谁变了?后来不敢再去想,各种念头
会让人疯狂;日子一天一天,慢慢的不问,不听,不看,不想,再到后来以为好
了,没事了,也不去纠结到底是谁的骄傲和任性惩罚着谁,可直到此刻才发现自
己还是那么不堪一击,她还是一样,轻轻一碰就让我坍塌崩溃;什么也没有变,
还是那么没用没出息,忘不掉,舍不得,放不下,到现在更是守不住。

  擦干眼泪,再次审视自己,1000多个日日夜夜,多么孤独寂寞的一个灵
魂,无时无刻不渴望着亲密又是如此脆弱;到现在更是堕落和无耻,刚刚经历了
一个女人的温暖和甜美又在回忆里念着旧爱,贪婪而卑劣;这样的人换成我也会
去无情的唾弃,更是没有丁点资格得到任何快乐!平复着心情,整理自己回到座
位,电影又一次从头复播,看到片名:《Winter『sTale》……

  飞机早上两点多落的首都T2,慢悠悠的往外走,等着行李,整个机场冷冷
清清,没急着出来,下一程T1早上7点半,在两个买烟酒和化妆品的免税店之
间来回瞎逛了好一会,但什么也捡不出来,怕让店员看着烦,还是出来了。国际
出口对面就是开封菜,进去想买杯咖啡却被告知正在清理机器,让我一个小时之
后回来,好吧,走到外面抽根烟,上来几个师傅问我要不要进城,我说不,北京
啊北京,忒坏的天气,忒多乱七八糟的事儿,能路过就最好不要踏入的一个地儿。

  返回大厅问下安检小哥哪还有星粑粑开着么,小哥回说T1有吧,不过应该
要等到早上才开的,接着问那哪还有吃得啊,最好热的,中式的,小哥指指楼下,
说:庆丰包子!得嘞!下楼进到店里,直接点套餐,猪肉大葱的包子,炒肝,一
碗红豆薏米粥,一盘酱肉加上送的花生米,寻思寻思没点啤酒,这会儿有点怕睡
过去了。点单的阿姨特别实称,说小伙子这么多你能吃得了么,剩了我们还得扔,
浪费不好,我说您要不这么说我还想多要一屉包子呢。阿姨说先吃着吧,包子快!
真不少,为了不浪费,我硬是吃了一个多点,可能是好久没吃了,那天的炒肝特
别好吃,刚出锅,热的,记忆里的味道。

  5点半开始往T1走,人来人往,越来越忙碌的候机大厅,再托运行李,再
过安检,时间还早,逛书店,看到架子上有贾平凹老师的《自在独行》,果断带
走当给自己的礼物。

  飞机再起飞,落地,还没走到行李转盘就远远看见丁师傅在到达口子接机,
看到平时天天见的人,心里顿觉很亲切。上楼进家门,看下表11点刚过一点,
先给父母电话报平安,电话那头老两口说赶着一起去和朋友聚餐,很敷衍的两句,
我爸说到家就好,那你好好休息吧,,无语,,明显没时间搭理我的样子,好吧,
你们开心就好:)走到厨房点根烟,磨豆弄咖啡,想着中午吃什么,要不要下面,
但其实一点都不饿,闻一下自己,啧,好像还有炒肝和包子味,赶紧去洗,浴室
冲澡出来换上干爽的衣服,真的一下就扛不住了,最后只记得一头栽倒在床上,
一直睡到现在!

  喝一口热咖啡,不加糖,不加奶;把身子的重量沉到沙发里,翻开平凹先生
的的书,序页写着:独行是一场心灵的隐居,真正的洒脱来自内心安宁。洒脱和
安宁,应该是这个顺序吧,每个人都如滴水,沧海一粟,虽如此渺小,但哪怕是
最卑微的灵魂都有着缤纷的色彩和耀眼的光芒。精神永远渴求着最高尚的纯洁,
肉体则一定要沉迷在最放纵的欢愉;痛是真的,但快乐和幸福更是真的,应该学
着去祝福,更要试着放过自己。

  窗外渐渐传来高架的车水声,天也慢慢亮了起来,黑夜过去,又是一个黎明。

  早安,魔都。

               写在后面

  那天凌晨醒来,本想一气码完,因出了点状况,加上琐事颇多,没成想断断
续续写了这么久,但很庆幸,人,事,物还有思绪都越写越清晰,到最后竟有些
不忍落笔,不想这么快就把一段记忆封沉。

  听的歌从Eminem到李宗盛,手里的书也变成读了一半的《自在独行》,
经历岁月也学着了解人生百味:生老病死,喜怒哀乐!清楚记得曾经心硬如铁,
对人对事断,舍,离,抽刀不回头;现在领悟到光阴又苦又短,且一溜就走,才
开始想着,贪和恋着种种美好,但却发现好像丧失了去触摸能力;渴望宁静的安
详又想要热烈地鲜活,或许两者不矛盾,还在悟着,唯一能确定的是自身的修行
还差得太远太远,更深深的知道在这条路上自己还只是个学步的幼童。

  旅行无疑是美好的,充满了未知和感动,无私的给予着人们勇气和力量;不
一样的过程中可能有苦有乐,但总会发觉整个世界就好似面镜子,反射着自己内
心的色彩和光影,不经意的一个瞬间可能就会拷问到灵魂深处,莫名的一份触动
也许突然就会帮你找回自己,不再麻木;真心希望所有人,都能带着温暖,结伴
或独行,走在路上。

  最后刻下曾经写过并仍然坚信着的:

  这一生,无情的不是我们,而是时间……愿有情人都能一夜白首,封了光阴


              The End
------------------------
u
TOP Posted:2017-11-25 16:08 | 回樓主
江上孤鸿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77
威望: 15 點
金錢: 186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6-23


1024
TOP Posted:2017-11-25 16:44 | 回1樓
一晚一次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38
威望: 4 點
金錢: 3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5-06-21


1024
TOP Posted:2017-11-25 17:01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