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忍辱的借种娇妻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忍辱的借种娇妻
东方不拜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113
威望: 13 點
金錢: 221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9-20


忍辱的借种娇妻



 这是一篇精品文,却不是一片枪文,请细细品读。这篇文章应该是我写过的口味最淡的文章了,但是我却尽量把文章写的非常细,既想写出人妻的娇媚、也想写出她的挣扎。我想写出一个丈夫的无奈,也想写出这个丈夫的胸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停地在内心呐喊着,我不明白为什么老公会把我一个人丢下,为什么要把我丢给蒋智超,让我一个人面对他。

  「嫂子,我们快回去吧,摩托车我骑的可不太好。如果耽误的时间太多,我怕我们都未必能在晚饭前赶回去。我见过伟军哥的妈妈,知道她是个很厉害,脾气又很大的女人,你不想到时候被你婆婆骂吧?」蒋智超站在我身后劝着我。

  我听到他的话更生气了,想着都是因为他的到来,我才要被老公逼着穿着这身性感又暴露的衣服来接他。又是因为他,我才被老公丢下来要我和他一起回去。

  还是因为他,因为他对我动手动脚,非礼我、轻薄我、作践我,让我羞恼了半天。

  我转过身对着他,心中的怒气让我将拳头捏的紧紧的,然后用力地向他的胸口和肩膀锤去,我一边捶打他,还一边质问道:「为什么你不会骑摩托还非要骑,为什么你要骑摩托车还非要载着我?为什么你一见我就非礼我、就轻薄我?为什么我老公明明看到了,却不帮我,不阻止你?为什么他分明知道,却不生气?为什么他明明知道你欺负我,还把我丢给你?为什么他要我一个人和你在一起?混蛋!混蛋!你们都是大混蛋!」

  我一边怒骂着,一边用力的锤他,可是越锤越没有力气,越锤我越生气,也越伤心。

  我的拳头打在他的宽阔厚实的肩膀和贲起的胸口上没有给他造成丝毫的伤害,反而那种坚实的感觉让我变得更加沮丧。

  他看我锤的越来越慢,突然张开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拳头,然后苦求道:「嫂子,别这样好吗?」

  他的手很大,而且掌心也很厚实。他的手掌能轻易的包裹住了我的拳头,但是他很巧妙的握着我的拳头,却没有弄痛我。

  他握着我的手,我只感觉到了厚实的感觉,只感觉到了他手掌的火热和被握住的安全。

  在这一刻,我多希望我的老公也有一双这样厚实的手掌,能握住我,保护我。

  但是,这一刻也仅仅是一瞬间,也仅仅是一瞬间我如此想,我也仅仅迟疑这么一瞬间而已。

  我不甘心这么放过他,便用脚踩他,踢他,他既没有躲开也没有生气,似乎故意如此让我发泄心中的怒火一般。

  我也不知道我捶打了多久,也不知道我踢了他多久,总之,我渐渐的没了力气。

  就当我要不顾形象,不管走光也要瘫坐在地的时候,他抓着我的手的手掌突然松开了,就当我一阵怅然若失如坠深渊的时候,在我马上就要跌坐在地的时候,他一只手突然环住了我的纤腰,另一手搂住了我的肩膀,然后有些用力地将我揽紧了他的怀里。

  当我的脸躺在他宽阔而厚实的胸口上的时候,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没有马上推开他,因为这一瞬间我竟然留恋这种可以依靠的感觉。

  我没有马上推开他,因为这一瞬间我竟然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我没有马上推开他,因为这一瞬间我竟然在这夏日之中感觉到了诡异的温暖的感觉。

  我没有马上推开他,因为这一瞬间我竟然有一种溺水之时被救起的感觉。

  我知道我自己很累,我颠簸了一早上,又近似赤裸的在汽车站站了很久,还被从未见过的流氓狠狠地非礼了好多次,又经历了小餐馆里那种令人恐惧的斗殴,还在马上要回家的时候被老公丢弃给陌生人,这些让我无比疲惫,无比劳累,让我很害怕被丢弃,也让我在炎炎夏日之中感觉到了无比的刺骨冰寒,更让我有一种无助的感觉,像是濒死无援的感觉。

  在他的怀里,我放松了自己的手臂,也放松了自己的身体,任由他抱着我,保护我,呵护我,给我温暖,给我安全。

  我放开了自己的戒备,不再拒绝,在这一刻我将自己放开了,我开始大哭起来,我一边哭一边叫道:「老公!老公……」

  这一次蒋智超没有再无耻的答应了,他仅仅是抱着我,没有再轻薄我,没有再动手动脚。

  「为什么你要把我丢下呀?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把我推给一个陌生人?难道……难道你不爱我了?难道你不要我了?呜呜呜……」我一边质问,一边哭泣,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洒在了我的脸颊上,也打湿了我裸露在外的胸口,也沾湿了他衬衣的前襟。

  「嫂子,你放心伟军他一定是爱你的,他比任何人都爱你,都真心你。他做任何事都是为了你好,他没有要抛弃你,也不会抛弃你,你要相信伟军。你想想,你婆婆每次欺负你的时候,伟军是不是都想方设法帮你?就连你婆婆怨恨你生不出孩子,伟军也总是想办法替你承受压力,对不对?」「那他为什么要把我推给你?为什么?他明明知道你是个坏人,你是个流氓!

  他为什么看到你非礼我、轻薄我,既不阻止也不生气?还把我丢给你,让我跟你一起回去?呜呜呜!你骗我,你是个骗子,是个流氓,你一见面就欺负我!呜呜呜!」我仍是哭,仍是质问着,只是即便说他是个流氓,可我仍旧没有挣脱他的拥抱。

  「嫂子!你说伟军不爱你,我不赞成,可你让我告诉你为什么伟军会这样做,我说不出……也许……」

  我没有等蒋智超说完,就打断了他,我说道:「你不要说什么你们兄弟情谊,说什么他生气却不表现出来,我知道他没有生气,他没有气……我们乡下的男人看到这样的事情都会生气,都会打起来,偏偏他不会……呜呜呜……」蒋智超没有办法,只能说道:「这……这你还是回去问问伟军吧,你们好好谈谈,只要你们夫妻好好谈,什么都能说清楚的。」想着今天一见面蒋智超对我做的那些事,我就非常恼火,我质问道:「那你呢?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你嫂子?为什么你一见面就欺负我?不但当众非礼我,还当着我老公的面对我动手动脚!」

  「嫂子,你别这么说呀!嫂子,你都不知道你有多美,有多性感,今天穿的又格外漂亮,你让我怎么忍得住!我知道,我这么说是胡搅蛮缠,但是,这都是实话。」

  蒋智超看到我要生气,赶紧继续解释道:「嫂子,你听我说。你看你现在穿成这样,你知道多少人用那种色色的眼神盯着你看吗?但是,你知道为什么没有敢上来调戏你吗?是因为我!因为我长得高大勇猛,又和你亲密的抱着,每个人都以为你是我的女人,他们虽然贪你的色,但是更怕我,所以没有一个人敢上来调戏你。我一见面就非礼你,也是让他们不敢调戏你。嫂子,我这不是欺负你,是保护你!」

  「胡说!胡说八道!」我否定了他的歪理邪说,但却仍然没有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

  「嫂子,要是你觉得我胡说,你干嘛让我这么抱着你?你还是想让我保护你,对吧?」蒋智超似乎用调笑的语气对我说道。

  我听了这话,只能不甘心地一把推开他,然后拿眼睛生气的瞪着他。

  只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生气的原因究竟是因为他抱着非礼我,还是因为他的一席话让我不得不离开他的怀抱。

  我的双眼仍然挂着泪,但是却不那么伤心了。

  蒋智超对着我笑了笑,虽然他的嘴角只是微微的翘起,但是我总觉得他笑又格外的真诚。

  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划过我的眼角,又轻轻划过我的脸颊,温柔的帮我拭去泪水,又用一只手轻轻的抚摸了下我的头发,然后对我说道:「嫂子?你还生气呢?」

  我甩手打开了他的手,用肯定的语气回答道:「是,我还生气呢!我当然生气了!」

  我说完就转过身,不再理他,但是他却不依不饶地说道:「嫂子,你要是生伟军哥的气,等我们回去,你就骂他,打他,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不就可以了?」「那怎么行?他是男人,我是女人!他是我老公……怎么能骂自己老公,打自己老公呢?」我说道。

  蒋智超听了我的话,竟然装成颇为冤枉的样子,对我说:「那你为什么打我?」「你又不是我老公,你只是个臭流氓!死色狼!我打你怎么了?」「好好好!嫂子打我,打我,我也不生气!呵呵!我们回去吧!」蒋智超看我情绪稍微好点,就赶紧提议道。

  我点了点头,想到刚才我确实对着蒋智超发火了,但是他也确实没有丝毫不爽。

  「这个包有点重,我要在前座骑车,嫂子就只能委屈你帮我背一下了。」蒋智超将放在摩托车后座上的大背包提了起来,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于是,在蒋智超的帮助下我艰难的背上了那个背包,但是因为实在太重,背包的肩带上传来的压力让我的肩膀感觉到一阵阵的酸痛。

  蒋智超则跨坐在前座上,然后轻易的用一只脚就支撑住了摩托车。

  我试着侧坐在摩托车的后座上,但是沉重的背包让我很难掌握平衡,加上我又要用一只手按着裙角,我就变得更加不稳了。

  「嫂子,要不你跨坐着怎么样?」

  「那怎么行?我裙子这么短,里面……里面……很容易走光的。」我没法硬着头皮说下去,更不敢硬着头皮侧坐着。

  蒋智超却提议道:「没事的,前面是我,后面是背包,两边都能把嫂子挡住。

  顶多是侧面的裙裾短点,露点大腿而已,这里又没有人认识嫂子,到时候嫂子把头压在我后背里,就更没有人能认出是你了。」我想了想蒋智超的说法,又想了想他说的那种情景,又想到了老公对我做的事情,我竟然点了点头默许了。

  就这样,我跨坐在摩托车的后座上,两只雪白的大腿分别蹬在两侧,短短的裙裾已经滑到了我的大腿根上。甚至我觉得,风一吹都能露出我那内裤两侧的细细的绳子,甚至都快露出胯骨了。

  只是,我不管不顾的死死抱住蒋智超的腰,然后将脸深深的埋在他的后背上,即怕别人认出我,也怕不小心看到认识的人。

  我当然知道我这种动作会让我的两个乳球完完全全压在蒋智超的后背上,但是我却不管这些。

  因为,这也是小小的报复一下我狠心的老公。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只是今天老公的所作所为实在太让我生气了,也太让我伤心了。

  当然,我也仅仅敢这样小小暴露下自己的大腿,让蒋智超碰碰我鼓鼓的乳房。

  我实在不敢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了。

  只是,我露出的乳肉挤压着蒋智超的时候,似乎他衬衣粗糙的纹理也如他的色手一般抚摸我一样,那种感觉怪极了,却也羞极了。

  蒋智超的车骑得果然很慢,只是还算稳当,这让我也不知道他骑车的技术是不是真的很差,只是我却很不喜欢这种速度,因为周围人对我的议论声甚至都能传到我的耳朵里了。

  「你快点骑呀,这里人太多了。」我对蒋智超的速度很不满,忍不住抱怨道。

  蒋智超用颇为无奈的语气解释道:「就因为人多,我才慢点骑呀,万一撞了人,咱俩就都走不了了。」

  我也知道蒋智超的话不能算错,也只能任由蒋智超载着我一点点的离开县城。

  只是,在众人的目光中,在蒋智超炙热的身体旁,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感觉到了很异样的感觉。

  夏日的风缓缓卷起我的裙角,恼人的风不甘地掠过我赤裸的大腿,似乎轻轻挠着我腰上的痒肉。

  我的额头有汗滴滴下,落在我暴露在外的一片乳肉和乳沟上,这种感觉既是粘腻,又是让人挠心,只是我却没有丝毫的反感。

  我骗自己这是在报复自己的老公,只是我自己都渐渐不生气的时候,我仍然没有松开自己的双手,死死揽住蒋智超的腰。

  蒋智超的摩托车驶离县城之后,路上的行人渐渐少了,不怎么好的土路也颠簸的更加厉害了。「啊……」我轻轻地哼了一声,这是因为蒋智超的背包勒在我的肩膀上,让我感觉越来越辛苦也越来越痛。

  即便是在摩托车引擎的轰鸣声中,蒋智超也细心的听到了我的痛哼声。

  他赶紧停下车,然后让我下车。

  「他要做什么?这……在这么荒凉的地方停下……难道……」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心里还微微有些害怕。但是,我还是跳下了车,似乎有些认命似的等着可怕的事情发生。

  只是,蒋智超并没有对我做什么,只是将那个背包从我的肩膀上提了下来。

  「嗯……」我又哼了一声,因为汗液让背包的背带和我的肩膀已经黏在一起了,而因为背包的肩带,让我两边肩膀上都有了一条红色的勒痕,甚至隐隐有些瘀血了。

  蒋智超一看我的肩膀变成了这样生气的拍了自己额头一下,然后说道:「都怪我粗心,嫂子别生气。」

  「没事!你打自己做什么?我又不怪你。」也许是因为蒋智超没有做什么让我害怕的事情,我的语气也比以前要好很多。

  蒋智超将背包放在摩托上,然后拉开一个小拉链,熟练的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瓶子。

  「这是我们局里面自己配的药膏,放心不是给死人用的,是给活人用的。这药膏活血化瘀最好用了,我给你涂上。」蒋智超说着就往掌心挤了点白色的膏状物。

  现在荒郊野外,我怕蒋智超和我的身体接触太多会出现一些让人措手不及的事情,想要阻止他,但是我的手刚刚提起来,就觉得一阵火辣的痛楚。

  我痛苦的皱着眉毛,而蒋智超这时候像是有些心疼似的拧眉注目。

  我没有办法阻止和拒绝,也只能听从他的安排。

  蒋智超的手掌再一次落在了我赤裸着的皮肤上,但是这一次没有轻薄和非礼,也没有肆意的玩弄和作弄,有的直是温柔的抚触。

  我甚至感到那些药膏在他的掌心融化,缓缓的沁浸到我瘀血的勒痕中。

  蒋智超将药膏涂好之后,并没有停下,而是撅着嘴靠近我肩膀上的勒痕,然后轻轻地吹着气。

  蒋智超呼出的气微微有些凉意,那细风微微扫过伤口的清凉让我有些害羞,只是和伤口处的清凉比起来,我的内心却陡然变得火热一片。

  没有丝毫接触的动作,却让我变得比之前还害羞,我知道我的脸很红,也知道我的脸颊很烫,只是我仍没有拒绝他的意思。

  「我这算不算是对他的一种纵容?哎!算了,就当是他为非礼我而做出的补偿好了。」我如此安慰着自己,贪心的留恋着这种颇为美好的感觉。

  「嫂子?嫂子?」

  「啊?」蒋智超似乎唤了好多声之后,我才匆忙的反应过来,我抬起头,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样?」蒋智超用询问的语气问道。

  「什么?什么怎么样?」我奇怪的问道。

  蒋智超这才反应过来,知道我刚才走神了。

  他咽了一口口水,向我说道:「我说这背包太重,要是你继续背的话,肩膀会受不了的。我看,不如我来背,你坐在前面好不好?」我以为是他要我载他,但是想着他坐在后面,双手可能要搂着我的腰,甚至可能会摸到我的胸,我的脸红的就更加厉害了。我赶紧否决道:「不行,我不会骑车,还是你来骑,我坐后面好了。」

  我知道我自己我说谎了,我其实会骑车,也载过别人,但是我那时候是载的婆婆,而现在要载的却是他。

  蒋智超又愣了一下,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发愣,他马上解释道:「我个子高,四肢也长,坐在后座一样可以骑的,你只是坐在前座而已。」我听到他这个说法,便问道:「啊?那我脚放哪里?你不踩前面,怎么骑车?」「我踩着呀,你踩在我的脚背上不就可以了么?」「可我穿着高跟鞋呢,而且你看鞋跟这么细。」我说完还将脚抬起来一些,让他看到我的高跟鞋后面的细跟。

  蒋智超顺着我的目光看到了我的脚,只是他的目光似乎落在我的脚趾上,虽然隔着丝袜他也完全不可能碰到我的脚,但是这一瞬间还是让我感到好痒。

  「那……那你脱了鞋子,只穿着丝袜踩在我的鞋上,可以吗?」「啊?」我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如此提议,想到我穿着丝袜的脚踩在他的鞋子上,我就有些脸红。

  蒋智超说:「这样,我就可以背着背包骑车,你坐在前面,也不用担心后面走光了。」

  我本想拒绝,但是肩膀上传来的痛楚,却让我有些难过,想着他的办法,似乎我也不会有什么不堪的地方,于是就点了点头。

  「好吧!」就这样我答应了蒋智超的提议。

  蒋智超见我答应了,开心的咧着嘴笑了笑,然后将背包背在肩膀上,对我说:

  「嫂子,我去撒泡尿,你等会儿啊!」

  蒋智超说完,也不管我的反应就走到路边,背对着我尿了起来。

  我看到他的背影,此时的他似乎和那个色狼一样的男人对不上号,可就当我凝视他的背影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开始撒尿了。

  本来我应该马上别过头不去看的,但是不知道怎么我竟然没有回避,甚至还盯着他激射而下的尿柱猛看。

  「天啊!他尿的怎么那么快,而且尿的力量好大啊!」我惊讶于他尿流的强劲,觉得有些诡异,因为老公尿尿的时候,更多的像是一连串的水滴,而蒋智超则是一股力气很大的水柱。

  就是因为蒋智超和老公尿尿的差异,让我竟然看的有些痴了。

  我没有想到蒋智超刚刚尿完竟然就转过身了,而他转身的时候还没有提裤子。

  蒋智超当然不知道他撒尿的时候,我还在一旁偷窥,他很自然的转过身,一边转身还一边抖动着自己的肉棒,我知道那是要甩掉上面的残尿。只是我没有想到自己会转而去盯着蒋智超的肉棒看,更没有想到的是蒋智超的肉棒竟然那么大。

  「啊!」我惊讶的叫了一声,只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惊讶,是惊讶于自己的大胆行为,还是因为被蒋智超发现了自己的偷窥,又或是因为他的肉棒真是太大了。

  我足足的又看了好几秒,才「急急」扭过头闭上眼。

  只是,我闭上眼睛脑海里却全是那根让人触目惊心,觉得长得有些「畸形」的大肉棍子。

  「这……他是不是有病呀?怎么那个那么大?不应该呀!不应该呀!」我长这么大,除了小孩儿,我只见过两个成人的肉棒,一个自然是我的老公,因为我会和他「爱爱」,另一个则是我的爸爸,当他卧床的时候我细心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但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蒋智超的肉棒和我见过的两根为什么那么不一样?他是不是有病呀?是不是来这里就是为了让老公给他治病?

  太大了,太粗了,也太黑了!一定是有病,嗯一定的!不然……不然怎么可能会那么大?

  我脑子里想着那根可怕的肉棒子,却不肯睁眼,甚至想着想着就有走神了。

  「啊!」我惊叫一声,因为蒋智超竟然用两只手抓住了我的纤腰,然后将我提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接触让我猛地睁开眼睛,大喊道:「不要……不要啊!」我以为蒋智超要对我做什么,却没有想到他仅仅是将我放在了摩托车的前座上。我没有想到蒋智超的力气这么大,只好低着头跨坐在摩托车的前座上。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我的高跟鞋还没有脱,只是我刚要开口,就发现蒋智超已经单膝跪在地上,然后给我脱去一边的高跟鞋。

  我的脸一片通红,不仅仅是因为我刚才看到了蒋智超那根夸张的大肉棒,更因为他竟然对着我跪下了,还给我脱鞋子……还……还碰了我的脚。

  就在刚才我清晰的感觉到他的手指隔着丝袜轻轻的掠过了我的脚背,抓住了我的脚踝,细心而温柔的为我脱去了鞋子,还轻轻的……抓了一下我的脚心。

  蒋智超又依样画葫芦的脱掉了我另一只脚上的鞋子,也让我再次感受到了刚才的羞人。

  蒋智超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做事,安静的脱掉我的鞋子,安静的将我的鞋子放入他的背包,然后将背包再次背上。

  没有了高跟鞋的束缚,我的脚在丝袜的包裹下显得非常束缚,而跨坐在摩托车的前座,竟然让我有了一种骑在马上的错觉。

  而他为我脱鞋的时候,那种错觉更令我惊讶,我觉得他是一个王子,将我放在他的马背让,然后脱去了我的水晶鞋。

  想到这里我羞愧的低下了头,即是因为心头对老公的「不忠」,更是因为自己确实是一个失去水晶鞋的灰姑娘。

  我偏远山村里的女人,他却是大城市里的法医,更何况我已嫁作人妇,而他还是我老公的朋友。

  我不敢在胡思乱想,只是安静的等待着蒋智超重新发动摩托车。

  「突突突!」摩托车的引擎再次发动,蒋智超跨坐在后座上,轻松的将手脚放在该放的位置上,而我小心的踩在他的鞋子上,似乎怕弄痛他一样,也似乎怕和他接触太多。

  只是,这样的姿势让我觉得他似乎是将我搂在怀里一样。

  摩托车继续前行,因为速度的关系,我总是往后靠着,可当我的后脑枕着他的胸口处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了,有些过于不忠了。

  「我不能这样!」我如此告诉自己。

  我向前倾了倾身体,这种姿势让我几乎是趴在摩托车上,而没有察觉我的屁股高高崛起,而裙裾已经不是被我压在屁股下而是已经滑到了我的后腰上。

  因为姿势的羞人,也因为脑海中那根大肉棒,我没有察觉到我屁股上的凉意。

  就当我以为我和蒋智超会这样顺利的回家的时候,让我惊心的意外却发生了。

  我并不知道此时我的屁股已经裸露在外,也不知道我的臀沟和两瓣屁股已经完全暴露出来了,甚至不知道那根细细的绳子已经不能完全遮住我的肛门了。更不知道因为我像前趴着的姿势,让我的小穴都有一部分暴露在了我和蒋智超之间的空气中了。

  是什么让我知道了我已经严重走光的呢?答案是蒋智超的那根大肉棒。

  我只是感觉到一根滚烫火热的粗棍子一下子顶在了我的屁股沟里,甚至觉得那有些尖的棍子的顶端正好定在我的肛门上。

  一瞬间,我的脑子闪过无数画面,而那些画面无疑全是蒋智超的那根不仅长而且粗还非常黑的大肉棒。

  「啊!」我大声的尖叫了一声,我的尖叫来的很突然,却非毫无征兆,也许蒋智超早有准备,竟是没有因为我的尖叫而慌张。

  「蒋智超,你这个流氓,我是你嫂子,你怎么……你怎么……啊!你快放我下来!」我害怕的大喊道,想用巨大的声音吓退蒋智超,让他不要对我做什么。

  甚至,我一边大喊,一边扭动着身体。

  摩托车因为我的挣扎,而左右摇晃着,它在不是很平坦的路上画着蛇,而蒋智超显然也很紧张,蒋智超大声的劝阻道:「嫂子,你别动!你别动!我现在骑得很快,你要乱动的话,我们会摔了的,到时候我们不但会受伤,而且你还会毁容破相的。」

  我没有理睬蒋智超的话,而是扭动着身体也扭动着屁股,我想让自己的身体逃离那根大肉棒,却怎么也不能把它甩离我的臀沟。我没有办法只能威胁他说:

  「我不管!我不管!蒋智超,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强间我!我……我会告诉我老公的!我老公……我老公一定会生气,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啊!」可是,我却没有想到蒋智超竟然拒绝了,而且他的话竟然让我一头雾水,他对我说:「嫂子,你别动!你别动!你听我说,我这不叫强间,我又没插进去,怎么能叫强间呢?」

  听到他的话,我愣了一下,什么叫插进去?什么叫不算强间?

  「嫂子!你让我这么呆会儿,这样我就满足了,让我这样顶着你,我保证这样我就满足了,我绝对不动,好不好?」蒋智超继续劝着我,同时稍稍放慢了些摩托车的速度。

  可是,我脑子里还是刚才他那句话。「没插进去就不是强间?这是什么意思?」我想不明白他的意思,可是我却想知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不插进去就不是强间?」我奇怪地问道。

  蒋智超想了想,他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对我说道:「嫂子!你还是回去问问伟军吧,我想你们应该好好聊聊。真的!」

  蒋智超看我没有反应就继续说道:「嫂子,你不要管我做什么,反正我不会伤害你的,你……你回去和伟军好好聊聊吧!你们应该有很多事,需要交流一下。

  伟军应该有很多事都没有和你说,你回去好好问问他。」蒋智超的话让我摸不到头脑,但是却似乎有什么事情已经告诉我了,只是我没有明白而已。

  既然蒋智超不说,我也没有办法,只能继续哀求道:「那你能不能把那根棒子抽回去?顶……顶的我难受!」

  蒋智超想也不想地拒绝了我,他说:「嫂子!求你了,让我顶一会儿好吗?

  你太性感了,我真的硬的受不了了!」

  「你……」我一阵气苦,想要拒绝,但是当我抬屁股想要脱离那根肉棒的时候,那根肉棒的顶端却扫过了我私处附近的某个地方。

  「啊!」一股过电一般的感觉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

  「怎么了嫂子?不舒服?」蒋智超虽然询问我是不是难受,但却丝毫没有放过我的意思,反而还往前顶了顶那根肉棒。

  「嗯……」我闷哼一声,因为那根肉棒又顶在了那个奇妙的位置上。

  我有些害怕这种感觉了,因为它会让我迷失,让我变坏,让我变得不忠。

  只是,那种感觉的异样的美好让我是那样的迷恋。

  肉棒的顶端仍然定在那个位置上,我闭着眼睛想着那里,似乎知道那里究竟是哪里了。我又想起餐馆里的一幕,似乎蒋智超的脚趾也是点在了那个位置上。

  那里真是奇妙啊!我不由得惊叹道。

  我睁开眼睛,看到两侧飞驰而过的景色和这条一个人也没有的土路。

  「对不起,老公!」我轻轻的在心里如此对老公道歉道。

  我没有拒绝蒋智超,似乎也成了对蒋智超的鼓励,他一边骑着车,一边微微的往前送了送自己的肉棒,而每一下那个肉棒似乎都顶住了我最想要它碰的那个点。

  一股股美好而刺激的感觉缓缓侵蚀着我的意志,我越来越不忍心拒绝,以至于我已经忘记了拒绝。

  「啊!」我很奇怪为什么我会发出了一声这样的呻吟声,这种呻吟声我从来没有发出来过。

  而这一声又让我想到餐馆里的情景,那种压抑在喉间想要喊出的声音就是这种声音,那种被压抑的欲望就是这样呻吟的欲望。

  「啊!」没有人能听到我这时候呻吟的声音,但是我知道蒋智超能听到,但是我已经不管不顾了,我已经彻底不要脸了。

  我要那种感觉……我要那根肉棒顶我……啊!

  蒋智超的肉棒点击着我的私处,我没有想到那一处竟然是那样的敏感,也那样的知名。

  它竟然让我生出了某种不满,我不满为什么蒋智超顶的我那么慢,那么没力气。

  我想蒋智超用力顶我,用力蹭我,用力……也想他的节奏更快一些……也想他更热切一些。

  但是,蒋智超就是那样不缓不急地动着,一会儿一会儿地才顶我一下。

  我不满了,我的身体不满了,虽然我的内心还有些挣扎,但是我的身体受不了了。

  那些释放了的呻吟的欲望,让我下体的欲望更强烈一些,我……我好色!我好不要脸!

  我……我只能自己微微的动了……

  而我仅仅是微微向后拱了拱屁股,就让那种感觉如爆炸一般的变强。

  而我这种不要脸的举动,却让我的身体产生了巨大的满足。

  「对不起,老公!我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对不起!啊!」我一边在心里向老公道歉,一边却做着对不起老公的事情!

  「为什么我这么贱呀!呜呜呜……」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内心的自责,我一边呻吟,竟然一边流下泪来了,但是无论我心里怎么想,我的身体反应却是格外的舒服和刺激。

  欲望让我更加不要脸,没有别人在场也让我放下了一切的矜持。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是我一辈子第一次有这样强烈的感觉,而我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下一次,我竟然追逐着身体的欲望,而放逐着内心的良知和责任。

  欲望让我扭动着屁股,用那块老公才能碰触的私处去摩擦别的男人的肉棒。

  快感让我大声的呻吟,用从未发出的声音诉说着身体的刺激以及从未有过的感受。

  蒋智超似乎专心的骑着摩托车,而我双脚踩在他的脚背上用力的蹬着,靠着双腿的力量我不停的扭动着屁股,耸动着腰肢,用自己的私处去摩擦。

  我的摩擦越来越快,快感也越来越强烈,但是渐渐的一种陌生的感觉却让我感到异样。

  「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我不停地问自己,我觉得我自己要尿出来了,但是膀胱的出口却又好像被什么堵住了,怎么也尿不出去。我觉得自己的精神好像渐渐爬到了一处顶峰,紧接着好似一颗巨大的烟花在我的脑海中炸开。

  「啊……」

  这是我最后的一声呻吟,当这一声呻吟之后,我就没有再发出别的声音了。

  身体的力量似乎一下子就被用光了,而我的身体也彻底瘫软下去。

  一只手迅速却温柔的从我的腋下穿过,然后揽住了我的胸口,将我的身体向后托了起来。

  我知道这是蒋智超的手,是他的手将瘫软的我向后捞了起来,让我枕在他的胸口上。

  今天真是有很多的想不到。我怎么都没有想到老公会让我穿上我从来没有穿过的衣服出门;怎么都没有想到和老公的同学刚刚见面就被他吃豆腐;怎么都没有想到老公竟然会把我丢给他的色狼同学而一个人离开;我更没有想到在老公的摩托车上我竟然做出对不起老公的事情,而且整个过程竟然是我自己主导自己控制的。

  想到这些,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背后的男人并不知道我此时正在流泪,我没有没有抽泣,只是我的心却被自己伤的厉害。

  背后的肩膀越是可以依靠,给我的温暖越多,我的心就越冷,我就自责愈发厉害。

  就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此时竟然还坐着那根大肉棒,它坚挺而火热,深深的嵌在我的臀沟里,挤压着我的肛门也挤压着我的私处,而那处让我疯狂的位置也仍然被它压迫着。

  我想逃离,却舍动不了,我想抗议,却说不出口。更让我难以接受的是那渐渐衰退的快感,却因为那根火热的肉棒而让它再次泛起波澜。

  只是,一瞬间之后,我的膀胱却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放松下来,而我的尿道也似乎不受自己的控制,竟然一点点一滴滴的开始渗出尿液出来。

  「哇……」我像一个婴儿一般的大哭出来,我感到了无比的羞辱,只是这种羞辱是我自己给自己的,也是我自己找的。

  当我哭出来的一霎那,点点滴滴的尿液如同喷泉一样爆发了,我的下身被自己的尿液弄得无比狼狈……

  我实在是太淫乱了……我实在是太淫乱了,我……我和我的妈妈一样。

  「嫂子,嫂子,你怎么了?」蒋智超紧张的询问传进了我的耳朵,他也很快停住了摩托车。

  蒋智超将车子支撑住,然后从后面一手搂着我的腰,一只手轻轻揽住我的脖子让我靠在他一侧的肩窝上。我刚刚靠在他的肩窝上,就不再声嘶力竭的哭泣了,只是眼泪还是如同断了线的项链一般,不停的滚出来。

  蒋智超低下头看到我已经泪眼摩挲有些不知所措,但却没有很明显的措手不及。

  我别过头,没有看他,既没有责备他的意思,也没有询问他什么的意思。

  在我的脑海中……我出轨了,我做了对不起我老公的事情。虽然,这个过程里蒋智超有责任,但是最主要的问题是我自己,我自己才是最大的过错者。

  我闭上了眼,不去看蒋智超也不去看任何事,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觉得很自责,也很茫然。

  「嫂子,你别哭了,刚才的事是我错了,我……我们回家吧!」蒋智超轻声的道着歉。

  我听到他说回家,痛苦的睁开眼睛,眼泪也流的更多了。我摇了摇头,说道:

  「我已经做了对不起我老公的事了,我还有什么脸回家?我还有什么脸回家……呜呜呜……」

  蒋智超微微地叹了一口气,他似乎想劝说我什么,只是却忍住了没有开口。

  只是,他看到我哭个不停,最后好似下了决心似的,对我说:「嫂子,我们回去吧,刚才的事情,伟军不会知道的。」

  我摇了摇头,说:「这不是伟军会不会知道的问题,是我已经做了……我已经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就算他不知道,我自己能装作不知道么?」「可是嫂子,我们什么也没有做呀!」

  「还说没有做?你碰到我了,你碰到我了,这已经是出轨了。」我大声的喊着,越喊越伤心。

  蒋智超叹了口气,用手指轻轻的划过我的眼角,很温柔的帮我擦拭着眼泪,他一边擦一边对我说:「嫂子,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来这里?」「你……」我想说是不是他的肉棒有病,要来这里让老公给他治病,但是想着刚才的那种感觉显然这种病态的肉棒要比健康的肉棒更加好,所以就有些迟疑蒋智超是不是如我猜想的那样有病了。

  蒋智超再次叹了一口气,他说道:「是伟军叫我来的……他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也知道我会做什么是,也知道我不肯做什么事,是他求我来这里的。」「嫂子,你很好,也很美。其实你并不骚,你是个好女人,一个非常好的女人。我和你刚见面的时候说的话都是胡说的,我对你做的事,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我当时并不知道嫂子你是个好女人。」

  「嫂子,你也不要为刚才的事情自责,我们刚才做的事情确实是有违于道德,但是却没有踩过最后的底线。我知道,我说这些没有用处,但是我只是想让嫂子明白……」

  「嫂子,从你今天的穿着到后来与我同行,你觉得伟军是不是应该和你解释一下呢?」

  蒋智超看我没有说话,便继续说道:「有些话,应该你和伟军先说,但是现在看来伟军一点点也没有透露给你。而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先回去和伟军好好谈谈。」

  「当然,见到伟军之后,我也会和他好好谈谈的。」蒋智超说完之后,没有再管我的反应,而是再次发动了车子。

  这之后我路程我和蒋智超都没有再说过话,他很规矩的没有再碰我的身体,只是我还是无力地靠在他的肩膀上。

  虽然,我睁着眼睛,但是却似乎看不到周围的景色,我也不知道我自己的脑海里再想着什么。

  直到我们已经快接近家乡的小镇的时候,我和蒋智超才看到路边停着一辆摩托车,而车上坐着的人正式我的老公——甘伟军。

  蒋智超将车停了下来,我没有动仍旧靠再蒋智超的怀里,而老公他看过来的表情却没有什么特别,有些平静却不显得冷漠。

  「蕙心……你骑着我的摩托车先回家吧,我和志超谈些事情。」老公用试探的语气对我说。

  我又很深的看了他一眼,仍旧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示意蒋智超下车。

  从蒋智超下车到我发动摩托车离开,我既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表示,似乎是一个陌生人一般远离了两个男人。

  但是,我的脑海中却是蒋智超的那几句话。

  「他们要谈事情,而谈的事情肯定和我有关,而且这事情是老公不想让我知道或者不愿意告诉我的。」

  他们要谈事情肯定不能再路面谈,肯定要找个地方坐下好好谈,而最合适的地方无疑就是老公的诊所了。

  想到这里,我便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将摩托车开到了老公的诊所附近,然后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将摩托车停好。

  我打开摩托车的后备箱,找到了一串备用的钥匙,这些钥匙有家里的也有诊所的。

  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所以赶紧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诊所门前,在确认里面没有人之后,我用钥匙打开门并从里面将它关上。

  「我该藏哪儿呢?」我紧张的看着这个不大的小诊所。

  这里没有衣柜,因为老公换下的衣服就挂在里屋的衣架上。这里也没有可以藏人的大床,因为这里只有给病人就诊的一张单人床。

  「怎么办?怎么办?」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最后没有办法的我,只能钻进里屋然后将一个推拉式的屏风展开来挡住贴墙的小床,然后爬到床上算是藏住了自己。里屋比外间要暗很多,而且他们说话未必会注意到这边,我在这里,他们的说话能听的很清楚,而且我还能从屏风的缝隙处看到外间的情况。

  「希望他们不会想到我会偷听,这样就应该不会发现我了。」没过两分钟,诊所的门就被打开了,而听着脚步声,我确认是他俩一起进来的。

  当诊所门刚刚再次关上的时候,蒋智超竟然怒吼一声,然后大声说道:「你为什么要骗我?你为什么要骗我?」

  这显然是蒋智超在质问老公,只是蒋智超这样的怒吼声中我听出他虽然生气,却没有失去理智。

  「你放手,你先放手……」

  我听到蒋智超似乎抓住了我老公,我有些担心。我想要出去帮老公,但是我马上就制止了自己,因为此刻我更想知道他们会说些什么。

  「你还是那么冲动!」老公对蒋智超抱怨了一声。

  「你还是那么无耻,你知不知道,你的信用破产了,你在我心里的信用已经破产了。」蒋智超显然非常生气,大声的对老公说道。

  「你小点声好吗?这边的可不怎么隔音,你想把我的乡亲邻里都招来?」老公赶紧对蒋智超说道。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骗我?为什么?」蒋智超的声音小了一些,但是怒气却没有一点点的消退。

  「我不骗你,你会来吗?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老公似乎笑了一声,说道:「看上去是混蛋一个,却是一个想当英雄的傻蛋。

  你想揣着你的原则做事,却发现很多事做不成,做不了!我要跟你说实话,说实情,你肯定不会来,也肯定不会同意。」

  蒋智超似乎要反驳,却被老公制止了,老公继续说道:「志超,你听我说,我这样做也是被逼无奈。蕙心不能没有孩子,而最适合帮我的人,就只有你……志超,你这是帮我,也是帮她,没有人会在这件事上受到伤害。」老公说完这句之后,我的心揪了起来,我想我猜到了……可是,蒋智超却不认同老公的话,他说:「怎么会没有人?嫂子就会受到伤害!嫂子是个好女人,不是你在电话里说的那种随便的女人,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给她造成多大的伤害?你知不知道那样嫂子会有多伤心?你知不知道啊?」「你才认识她一天,你是怎么知道的?」

  蒋智超叹了口气,说道:「在餐馆吃饭的时候,我的脚趾差点捅破了她的处女膜,要是嫂子真是你电话里说的那样,我的脚趾啥也碰不到。嫂子这样单纯的女人,在这个世界上都快绝种了,你捡到了宝,却还这么对嫂子,你真不是人!」「是啊!我不是人!我要是人,我早就该彻底霸占你嫂子了。你嫂子多美呀!

  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甚至那种清澈的眼神都和美静一个样。美到了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迷上了她的地步。美到了我没办法……却不忍心伤害她的地步。」老公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落,似乎非常伤心。

  听了老公的话,蒋智超的语气缓和了很多,他问道:「你……你连插进去都做不到么?」

  老公没有直接回答,他说:「吃过很多药,中药、西药,都试过了,都没用。」「怎……怎么会这样?」蒋智超的语气里包含着不忍,也包含着关切。

  老公叹了口气,沮丧地说道:「我这种属于是静脉性阳痿,我那里的平滑肌细胞和神经细胞萎缩的太厉害了,而且本来细胞数就不足。这种退行性病理引起的阳痿,根本就治不好。」

  「总有健康的精子吧?」蒋智超试探着问道。

  「呵!」老公似乎在笑,但是我在里屋都能听出他这是苦笑的语气,他说道:

  「你看我胡子都没几根,就应该知道我的睾丸酮非常低。我的鸡巴就算勉强硬了,也就是你一半多点的长度,粗细更是没发比,坚硬程度就是一个笑话,我差不多连张厚一点,好一点的纸都捅不破。我的精液里面精子少的可怜,就算走运有那么一两个,也是死精,根本没机会让蕙心受孕,所以试管婴儿也是没什么希望的。」蒋智超没有说话,老公继续说道:「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弄破蕙心的处女膜。

  有一次,我去市里,还在成人商店买了跳蛋和假阳具。但是,我不忍心,我想着要是实在没法过下去,就给蕙心一笔钱,让她去别的城市生活。」「要是她结婚了,他老公看她还是处女,就算知道她以前结过婚,应该也会对蕙心很好。」

  蒋智超说道:「就是因为这样,你……你就一直没有肯……」老公似乎是点了点头,他说:「是啊!我这样的男人,要是还强行伤害蕙心会遭报应的。」

  「这也是你回家乡的原因吧?」

  「是啊,我想回家乡给这边的乡亲改善一下医疗环境,算是给自己积些德,也许下辈子能让我做一个健康的男人,或者干脆让我做一个像蕙心这么美的女人。」老公说到这里,似乎微微地抽泣了一下。

  蒋智超没有马上说话,似乎等了下才缓缓说道:「你是一个好人,你是一个很好很好的男人,你比很多男人都男人,你……」老公却否定地说道:「快别说了,我要是好人就不应该娶蕙心,我不应该霸占她。说到底,是我自私,是我虚荣。我喜欢蕙心,确实也想霸占她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孩儿,同时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不行。」「老公……老公……」

  听到这里,我的双眼里、脸颊上已经全是泪水了,我很想跑出去抱住老公,告诉他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怨恨他,无论怎样我都会和他在一起。

  可是,我却不能出去,因为我出去的话,就是伤害他,就会让他无地自容,我……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那……为什么你找上我?」蒋智超这时候问道。

  我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只是继续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

  老公很简单的解释道:「还是那句话,你是个好人,你是个我能放心的人。

  你不会要挟我,不会伤害我,更不会伤害她,作践她。」蒋智超说:「嫂子,这么美,你不怕,我借机会把她从你这里抢走吗?」老公很肯定的回答道:「我相信你不会!」

  「谢谢你这么信任我,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蒋智超试探着问:「难道,就非要有个孩子才行吗?你们收养一个不行?」老公叹了口气,说道:「不行啊!不仅仅是我的自尊的问题,我妈那边也说不过去,要是她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妈那个人,这种事情……太悬了,说都不敢说呀!」

  「好吧,我答应你,我听你的安排就好了。」

  老公笑了下,这一次他的笑声很轻松,他又问道:「为什么你这次出来还带着枪?你别说你有关系!这种紧要的东西,不会因为你有关系就被你弄上手,更何况是跑这么远,出来这么久。而且,你还只是一个法医。」「你放心吧!我是不会做违反纪律的事情的。」「那你倒是告诉我为什么呀!」

  「我说了,我是不会做违反纪律的事情的。」

  「你是说……」老公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吃吃地说道:

  「可你是法医呀,虽然是警察编制,但你不是警察啊!」「是啊!所以,我最合适嘛!」

  「你……难道……」

  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老公似乎只凭借着几句就懂了蒋智超的意思,我知道这是因为我在山村见识浅薄。但是,我能听出来,蒋智超不是坏人,做的更不是坏事。

  老公问道:「什么时……什么时候回来?」

  蒋智超回答的很简单——「功成则归。」

  「你女朋友怎么办?」

  「我现在没女朋友了!」

  「你是因为这个才去的?」

  蒋智超似乎也苦笑了一下,说道:「不是,我是因为要去,才没有女朋友的。

  我甩了她,估计她现在正一边伤心流泪,一边诅咒我,还一边等着好男人去帮她舔舐伤口呢!」

  老公又叹了一口气,说:「美静是个好女孩儿,你真应该好好守着她和她过一辈子。」

  蒋智超似乎拍了拍老公的肩膀,他说:「我知道!当初你把美静让给我,现在又要把嫂子让给我,你才是一个好人。」

  老公笑着回答道:「我可没说要把蕙心让你给,我只是跟你借点东西而已。」「说吧,需要我做什么!总不是简单的活塞运动吧?」老公似乎气的笑了下,然后埋怨道:「你就不能收起你这种无赖嘴脸?」「好好好!你总要说下你的计划吧?」

  「蕙心是个很好的女人,她很单纯,恐怕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是男女之事。」「这我相信!」

  「要是你用强,估计她死了的心都有,而且一次肯定不中……」「放屁!我这么厉害,谁说就不能一次中的?」「美静怀过孕吗?」

  「没呀!」

  「那不就得了!」

  「那不是因为我不行,是因为冈本的质量好……」「反正,一次肯定不保险,你少废话听我说。」老公停顿了下,继续说道:

  「我祖上有一张方子……找机会给蕙心喝下去……」「我肏!你还他妈的有春药的方子?你祖上不会是采花贼出身吧?」「滚!」老公怒骂了一句,继续说道:「这方子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也不算是春药、迷药的方子,喝下去对身体没害处,既不会丧失心智也不会让人昏迷,只是欲望会强一些。我估计这方子当初是为了治女眷性冷淡用的,前两年我才从叔伯那边得到这个药方。」

  「你这是要弄成迷间呀!」蒋智超说完就用力的拍了下老公的肩膀。

  老公打开了蒋智超的手,继续说道:「一次肯定是不行!虽然到时候蕙心肯定会伤心,可等你们弄完了之后,我们两个再一起劝劝她,我把我的苦衷和她都说清楚,希望到时候能有转还的余地。」

  「可要是她死活不同意呢?」

  「之前我并不知道你会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也不知道你会把美静甩了。我最开始的打算是,就算她不同意,但是你条件很好,说不定……能哄的她开心,到时候你带她走,由你给她幸福。」

  「那你让美静怎么办?难道让嫂子给我当小三?」「我确实有这个想法,总比让她跟着我这种人强,而且你人很好,对她也会好。」

  「得,现在没戏了,我……呵,连美静那边我都甩了。」「是啊!所以,只能看你的表现了,别伤害了蕙心,希望到时候,她能体谅我俩。」

  他俩似乎达成了协议一样,击了一下掌,然后就离开了。

  而我想着老公的话,想着他们的打算,想着老公的苦楚,想着蒋智超的人品,久久之后才离开了诊所。

  当我骑着摩托车回到家,刚刚把摩托车推进停车的杂物间,老公就从家里跑了出来,来到了我的身后。

  「蕙心,你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回来。」老公的语气透着关心和紧张。

  我已经没有刚回小镇时候的怒气了,也没有什么怨意,而且想着老公的行为和打算,我反而有些更爱他了。

  我转过身看着他,笑了下,说道:「生你的气,骑着车去散了下心。」老公听我说,我只是去兜风了,微微松了口气,看到我要往家里走,赶紧拉住了我的手,说道:「我那个三叔在里面呢!你穿着这身进去,多不方便呀,赶紧从后门回去,换个衣服,再去客厅。」

  我嗔怒道:「你也知道我穿成这样不好呀?」

  老公没有想到我竟然会呛他,不禁有些愣神,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推着我的身子往后门的方向走,一边走还一边说道:「老婆,你总不是要我向你求饶吧?

  行行行,以后你不喜欢穿,我就不强迫你穿了,好不好?」老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软语相求,但是我却知道他还有求于我,只是他的那个请求,我现在还不知道要作何打算。

  我不知道我是要拒绝他,还是要揭露他,还是干脆的就答应了他,顺了他的意思。

  我和老公从后门回到二楼自己的卧室,赶紧换上正常的衣服,然后再跟老公下了楼。

  这时候,一楼的客厅已经做了好几个人了。

  坐在沙发上的老妇人是我的婆婆,正和他说着话的是老公的三叔甘明强。坐在客位的是蒋智超,正和他说着话的是老公三叔的两个儿子,一个叫甘伟发,一个叫甘伟强。

  除了他们三个人亲戚外,还有我们镇长的儿子还有几个比较有声望的乡老。

  「去收拾诊所,收拾了半天?没看家里客人这么多吗?手脚也不麻利点,快点该端茶端茶,该拿的瓜果都拿出来,你看看你赵叔家的闺女多会干活。你再看看你,长了张狐媚子的骚脸蛋子,就知道扭屁股,赶紧的,不要再傻站着了。」我还没来得及和大家打招呼,就被婆婆一阵臭骂,我心里的委屈顿时就有些忍不住,险险的没有哭出来。

  我匆忙的向厨房走,这时候赵春叔叔和婶婶已经在厨房里开始做菜了,他的女儿赵春梅再切着瓜果,我赶紧上去接手,让她去给她父母打下手。

  家里其实很少一下子来这么多人,好在我平时干活的速度不慢,而且做事也还算勤快,手脚也麻利,没有再出什么丑。

  不过,让我奇怪的是,三叔和他家的两个小子,以前来我家的时候对我都是一副色咪咪的样子,但是今天看到我却是正襟危坐眼都不斜一下。

  虽然我心里有些奇怪,但是猜想可能是今天在这里的人多,所以他们才不敢放肆。

  赵家因为是专门做村宴的人家,所以他们很快就置办好一桌家宴,置办完了之后他们就离开了,从头到尾他们都没有提报酬和菜金的事情。

  不同于婆婆坐在宴席上大吃大喝,我因为是女人又是媳妇,所以我是没有资格上宴席的。我只能在大家都吃完之后,才能一个人在厨房里凑合着扒了几口剩饭剩菜填填肚子。不过,宴席我不能上,却也不能就这么离开,因为宴席的整个过程我要穿梭其间给众位宾客倒酒添饭。

  整个宴席的过程就如同婆婆预想的一样发展着,大家都试探蒋智超,想知道他为什么来小镇上,是不是只是简单的探望同学那么简单。

  蒋智超因为不好直接说出真实原因,也只能说只是简单来看望同学而已,不过他反复强调说我老公医术很厉害,本来应该留北京的,是为了造福家乡才回来,要大家多支持他的工作。

  我老公一直谦虚,我婆婆也一直说自己儿子争气。大家却都说要帮老公把诊所办好,说以后要进什么药物,他们也都出一部分钱,让老公压力不要那么大,算是彻底合了老公的心意。

  不过,宴席散的时候,几位乡老和镇长家的儿子却给婆婆留下了一个信封,而婆婆也乐呵呵的收下了。

  当客人都走了之后,我一个人在厨房里收拾碗筷,大量的盘碟碗筷需要洗,我一个人一个一个的拿着清洗,整个房间都只有瓷器碰撞和自来水的声音。

  「我来帮你吧!」这时候,老公走了进来,要过来帮忙。

  我奇怪的看着老公,说:「老公……你怎么进来了?妈呢?」老公笑了下,然后说道:「妈她已经睡下了,你也知道,今天客人多,妈最近的身体不是很好,精神一般般,这么一折腾就容易犯困。」我松了口气,对老公说道:「那你也不应该来帮我呀,你还是去陪你同学吧!」这个时候蒋智超也走了进来,他撸起袖子抢过两个碟子要帮我洗,一边洗一边说:「伟军脑子里都是你,早把我扔一边去了。」看到蒋智超棱角分明的侧脸,我笑着说:「你个大少爷,还会做这个?」蒋智超却说道:「你别看不起人呀!当初在大学的时候,伟军家里条件不好。

  他跑去食堂勤工俭学,那时候他每天晚上都要洗堆成小山一样多的碟子,我看着当然不忍心了,就这样帮着他洗了差不多三年的盘子。」老公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他的笑容里有羞涩也有回忆和感激。

  听了蒋智超的话,我不由得凝视这个男人,他是那样的不一般……也是那样的矛盾……却又那样的迷人……

  这个时候,蒋智超看到我只是看着他笑,却不说话,就又说道:「你别只是笑呀!不相信?我跟你说,我刷盘子的技术,可是地球上最好的!」蒋智超说完就耍杂耍一样将一个盘子扔了起来,只是他作势要接住的时候,却因为盘子上已经沾了很多洗洁剂而滑的没有拿住。

  「啪!」一个好好的盘子,就这样被砸碎了!

  「嘿!你这废物媳妇儿!我出来上个厕所都能听到你打碎盘子,你要是再敢摔碎一个,今天晚上就别睡觉了,就在我床前跪到天亮吧!」婆婆的声音在二楼传了下来。

  蒋智超无奈的摇了摇头,对这我一边作揖,一边讨饶道:「真是对不起嫂子了!害得嫂子被骂!」

  「没事,没事,你们快出去吧,要是被妈知道你们在里面就又要生气了。」我小声地劝着他俩。

  但是,他俩却不肯动,只是帮我洗着盘子或是收拾着剩饭菜。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我们三个人此刻心里都有各自的心事,都不说话,只是安心地做着手头的事。在这种安静的氛围里面,有些尴尬的沉默着,只有流水的声音一直没有变化。

  我们三个一起将客厅和厨房收拾好之后,他们两个说想在书房聊会儿天,我就一个人上楼我准备洗个澡就先睡了。

  于是之中接着温暖的水流,我仔细的清理着自己的身体,我的手指缓缓滑过自己的脸颊、脖颈、胸脯、小幅,最后落在自己的私处,我仔细的清洁着那里。

  此时,我的脑海里全是今天下午回家路上自己在蒋智超的挑逗下失禁的情景,可是因为我偷听到他们的对话,这让我没有丝毫的兴趣去非礼自己的身体,只是想把自己洗干净。

  洗漱好之后,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下,脑子里除了今天荒诞恼人的事情之外,就是他们对话的内容。

  「老公让他来是为了借腹生子?老公真的不能生了吗?」我如此问自己,却也很清楚答案。借腹生子这种事情,我以前也只是听说过,具体怎么做我并不是很清楚,但是老公和蒋智超的对话确让我肯定了这件事情。我的老公得了我不懂的病,而这种病我老公很肯定是治不了的。

  而老公找蒋智超来就是因为信任他,知道他能够帮自己使我怀孕。

  「老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给我一个孩子,也是为了给婆婆一个交代,可是老公就因为这样就要把我交给别人?」

  虽然知道老公是真的很爱我,很关心我,但是他这样的做法让我觉得老公他一点也不尊重我。

  「老公,你们在商量什么呢?是不是在商量怎么才能让我跟蒋智超生孩子?

  是不是在商量怎么在事后劝我,让我不生气,让我不会离开你?」我躺在床上,拳头攥的死死的,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种事情。

  是选择轻易的把自己交出去?是选择轻易的原谅老公?

  可是……可是我总觉得不甘心,我不想这样,可是想着婆婆的要求,老公的苦楚,和我们婚姻的维系,我除了忍受,还能如何呢?

  我叹了口气,我知道我有选择的权利,却又没有做出选择的资格,因为有太多的牵绊了。

  「也许,很快老公就要端上一碗春药来喂我了吧?」「呵呵!」我苦笑了下,然后想到那不是春药,那只是调情的药而已,在那个过程中我是有意识的,也是有记忆的。

  「老公,你太残忍了,你不如让我没有记忆,让我失去意识来的好。」我闭上眼睛,却又不敢想象自己和蒋智超生孩子时的情景。

  就在我辗转反侧许久之后,我的房门被从外面轻轻推开了。

  迷迷糊糊的我瞬间就被惊醒了,我惊坐起来,看到进来的人是我老公,才轻轻松了口气,似乎我是在害怕什么。

  「老婆,你怎么了?」老公被我的反应下了一跳,而我看到他手里捧着一只小小的瓷碗,碗里面是深褐色的药汤。

  「没……没事!我刚才做噩梦了,有些害怕。」我对老公笑了笑,我的笑容有些僵硬,而我的眼睛却死死盯着那碗药汤。

  老公看到我的眼神,似乎也有些紧张,他对我解释道:「这是给你熬的药,可以帮你早点怀上宝宝。」

  「老公……为什么你以前不给我喝这种药?」我的语气有些低沉,心情更是低落,虽然我已经知道这个结局,或者是这个开始。

  「前一段时间才得到的这个药方,是不是有用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喝了对身体也没有坏处。」老公说这就靠了过来,要将药递给我。

  「老公……」我抬起头,从下向上望着他,看着他的眼睛和有些削瘦的脸颊。

  老公的眼神有些慌乱,而我知道他的心里一定也很矛盾。

  「你同学呢?」我问道。

  老公回答道:「志超他去睡觉了,你喝了药也赶紧睡吧,今天累了一天了。」「老公……谢谢你!」

  老公有些奇怪我为什么道谢。

  我没有管他,说完之后就要用手去接那碗药,只是当我的手指碰到微烫的瓷碗的时候,却又缩了回来。

  「是烫么?」老公关切地问道。

  我点了点头,这碗药没有烫到我的手指,却烫到了我的心,它没有让我的手指受伤,却让我的心流了血。

  我看着老公,他还在细心的帮我轻轻吹着碗中的中药。他做的很细心也很有耐心,可他越是这样就让我觉得他越想把我送出去。

  「那个孩子就那么重要么?我们就不能收养一个孩子吗?老公,在你的心里,婆婆永远是最大的,你的自尊也比我重要是么?你知道,你要做的,你在做的,对我的伤害会有多大么?」我的心理想着这些,两只眼睛却微微的有些湿润。

  我没有办法拭去眼眶中的泪水,只能低下头掩饰自己的情绪,幸亏老公没有注意到我的表情,不然一定会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老公给我吧!可以了!」我低着头,将手伸了过去。

  当我的手结实地端住了瓷碗之后,老公的手才松开。

  我没有勇气一口口缓缓的将药喝下,只能很快的将碗递到自己的嘴边,然后一口气将那些苦涩的药灌进自己的身体。

  当我喝光药汤之后,眼眶的泪水也终于漫过了睫毛,滑过在我的脸颊。

  这是一篇人妻文,是以我的角度写出来的,这时候看可能只有通奸,甚至可能变成两情相悦。但是,这却只是一个开始,却不是人妻的悲惨。她的悲惨会慢慢的被我写出来,而最终大家就知道为什么是《忍辱》了,因为忍辱是为了负重,忍耐是因为相信有明天。

  希望大家的明天都更好。
TOP Posted:2017-11-13 23:25 | 回樓主
小牛传说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806
威望: 85 點
金錢: 8237 USD
貢獻: 240 點
註冊: 2012-08-16


1024
TOP Posted:2017-11-13 23:36 | 回1樓
7721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613
威望: 76 點
金錢: 72 USD
貢獻: 49 點
註冊: 2012-01-30


1024
TOP Posted:2017-11-14 00:02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