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妈妈姜桂芝的性奴史(长篇 农村+城市)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妈妈姜桂芝的性奴史(长篇 农村+城市)
骚妈妈姜桂芝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1
威望: 3 點
金錢: 29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11-03


妈妈姜桂芝的性奴史(长篇 农村+城市)



序幕
妈妈姜桂芝在店铺里裡收拾好东西,准备早点下班。
因为今天是周末,是我们一家人欢聚的日子,她想早点赶回去做一顿丰盛晚餐。
妈妈姜桂芝在一家商场卖衣服,她平时工作认真负责,有着卓越的销售才能,深得老板赏识。
妈妈姜桂芝是那种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贤妻良母,虽然岁月已经在她腮边刻上了几条不易发觉的鱼尾纹,但她的风韵却让人过目难忘。
天色有些阴沉,街上行人稀少,可能是周末的塬因吧,人人归心似箭。
妈妈姜桂芝骑着自行车往家裡赶着,突然她发现有点不对劲,后面好像有辆面包车一直在跟着她,开始她并没有在意,转过了几个街道的弯角,那辆车还是不远不近的跟着她。
妈妈姜桂芝心裡有点忐忑不安,不禁想起前几天新闻裡报导裡说的事件,就是最近城裡有不少妇女失踪事件,据说都是被一个人贩子集团绑架到外地去卖了,想着想着妈妈姜桂芝不禁打了个寒颤。
但妈妈姜桂芝不断安慰自己:我都是一个40老几的女人了,谁还会来绑架我啊。
想到这裡妈妈姜桂芝的心头似乎宽松了一些,但是感到身后的车子还是像幽灵一样跟着,她越来越感受到不安,不觉加快了车速。
在经过一片少人的林子的时候,那车子突然加速超越了妈妈姜桂芝,插到妈妈姜桂芝的自行车前面停了下来。车门一开,衝出两个蒙面大汉,一把亮晃晃的尖刀架在了妈妈姜桂芝白皙的脖子上。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妈妈姜桂芝惊魂未定。
只听见一把声音低沉地说道:“老实点,不许叫,跟我们上车。”
“放……放开、我……救命啊!”妈妈姜桂芝颤声叫着。
“妈的……找死……”一个男人一下捂住妈妈姜桂芝的嘴。
妈妈姜桂芝吓得手足无措,竟然不知反抗,被他们强押上了汽车,面包车裡除了司机,还有另外两个蒙面大汉,其中一个冷冷地对妈妈姜桂芝说:“你都活了叁、四十岁了,应该识相了吧,不瞒你说,我们就是专门送女人去外地享福的,今天你碰上我们是你的运气,你要么乖乖听我们的话,要么我们兄弟把你轮奸了再丢到河裡去喂鱼。”
妈妈姜桂芝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你们绑我干嘛啊,我都40多岁了,家裡有丈夫儿子,你们放了我吧。”
那蒙面大汉哼了一声:“还专门有人就要买你这样的中年妇女,看你的样子你老公很久没干你了吧,你放心,我们带你去的地方会有很多男人想干你的。”
这话说到了妈妈姜桂芝的痛处,妈妈姜桂芝竟然没法回答,确实,现在妈妈姜桂芝对性生活已经没有了概念,尽管她经常穿着性感的丝袜高跟鞋,还有紧身裤,但是爸爸对她已经没有了太多兴趣。
每次妈妈姜桂芝洗澡时看到自己日益下垂的乳房总不禁黯然神伤。
不过还好,妈妈姜桂芝对自己的屁股一直还算有信心,丰满但不显臃肿,翘翘的,实实的,把套裙撑得紧实,两个屁股蛋圆混混富有弹性。
这时歹徒拿出一快破布对妈妈姜桂芝说:“把嘴张开。”
妈妈姜桂芝还没完全回过神来,那歹徒捏开妈妈姜桂芝的嘴,把那布块已经塞进了进去,然后歹徒还用胶布封住妈妈姜桂芝的嘴巴,这下妈妈姜桂芝完全被剥夺了言语的自由,接下来妈妈姜桂芝双手也被一副手铐铐在背后,眼睛被黑布蒙上了。
车子在路上颠簸着,突遭此劫的妈妈姜桂芝思绪茫乱,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命运会是怎样。
而此时,我们正在家裡焦急地等着妈妈姜桂芝回家。爸爸打电话到她单位一问,单位裡的人说妈妈姜桂芝已经早就回去了。我们就以为妈妈姜桂芝可能到哪个亲戚家去了,便一个一个亲戚家地打电话,但得到的回答都是说妈妈姜桂芝没来过,我们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了,直到晚上11点妈妈姜桂芝还没有回家,我们报了警。
这个时候,在城市的郊外的一个废旧工厂裡,反剪着双手,嘴巴被堵的妈妈姜桂芝被押下汽车,蒙着眼睛黑布被取了下来。
一个头目模样的人走过来,打量着体态丰美的妈妈姜桂芝说:“嗯……不错,又抓了一个熟货,看来我们今晚就能出货了。”
妈妈姜桂芝吱吱唔唔地闷哼着,扭动着身体,但她的反抗显得那么无力。
那些歹徒把她押进仓库,和其他被绑架来的妇女关在了一起。
半夜的时候,妈妈姜桂芝和其他被绑架妇女被押出仓库,赶上一辆集装箱车,妈妈姜桂芝和所有的妇女都一样,双手被反铐在背后,嘴裡都塞满了东西。
车子在夜色的掩护下行进了大概30多分钟来到一个码头,一辆伪装成普通驳船的小船已经停在简易码头上等候着了。
被劫的妇女们被一个个推下汽车,不一会妈妈姜桂芝也被推下来了,看到眼前的一切,妈妈姜桂芝知道形势不妙,看来那些拐买妇女的事真的要发生在自己身上了,想到以前从报刊上看到那些被拐妇女的悲惨,妈妈姜桂芝本能地挣扎起来,因为一上了那艘船,就意味着失去人身自由了。
那些人见妈妈姜桂芝反抗,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喝道:“老实点!否则有你好受的……”
码头周围有数十个大汉在警戒着,要逃跑简直是不可能的,妈妈姜桂芝见地上堆了一大堆女人的衣服,一个大汉冷冷地说道:“把衣服脱光,快点。”
妈妈姜桂芝站在那裡有点不知所措,那大汉冷笑了一声接着说道:“不用担心,我们对你没有什么兴趣,不过你去的地方那裡的人都喜欢你这样的肥臀老女人。快脱,这只是为了防止你们女人逃跑采取的措施。”
如果自己不脱的话让他们来动手可能还要受更大的侮辱,但妈妈姜桂芝怎么也不能说服自己当众脱衣,男人见状走上来叁下五除二把妈妈姜桂芝身上的东西剥了下来。
“不要……快停手……你们这帮流氓,你们跑不了的。”妈妈姜桂芝在心裡叫着,在这个时候仍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激烈地挣扎着。
丝袜,紧身裤、内裤、上衣、奶罩扔了一地。
很快妈妈姜桂芝就一丝不挂地站在那裡了,两个大汉用麻绳将她五花大绑的绑了起来。
这时那头目不知从哪拿出两个鸡蛋形状的小球,后面还连着遥控器,一个塑料的一个金属的。
妈妈姜桂芝只听他说了句:“把这个塞进她裡面。”
妈妈姜桂芝在惊惶中有中不详的预感,果然,另两个大汉接过那两个鸡蛋状小球就一直看着妈妈姜桂芝的下体,这时另外两个大汉抓住妈妈姜桂芝被捆在背后的双手,把妈妈姜桂芝按在地上,还有两个大汉按住妈妈姜桂芝大腿,使她双腿无法并拢,接着一个戴着塑胶手套的人把一种什么液体涂在妈妈姜桂芝的屁眼上,然后妈妈姜桂芝就感觉到一个东西顶在自己的阴道口,那人稍稍用力,那鸡蛋状小球就塞进了妈妈姜桂芝阴道的深处。
很快,一股金属带来的凉意衝到了妈妈姜桂芝的肛门,妈妈姜桂芝拼命紧缩着括约肌,但是在刚才涂在妈妈姜桂芝肛门周围那液体的作用下那金属球很轻易地就突破了妈妈姜桂芝肛门的防线,被那人的手指也顶到了妈妈姜桂芝直肠的深处。
妈妈姜桂芝的眼睛瞪得圆圆的,这个时候只有瞳孔能表达她的心情。
两根线拖着控制器还挂在妈妈姜桂芝的屁股下面,那头目拍拍妈妈姜桂芝的肥臀说道:“别紧张,这是跳蛋,不会伤害你的身体的,这只是为了能在旅途中让你们保持兴奋。”
说完就打开两个控制器上的开关,塞在妈妈姜桂芝两个洞裡的跳蛋开始了疯狂的震动,一种从未有过的愉悦感觉从妈妈姜桂芝的下体袭上脑门。
“啊……怎么可以……”妈妈姜桂芝窘得满面通红,显然那些东西给了她本能的快感,身体是最忠实,四十如虎的妈妈姜桂芝当然不例外。
竟然有这样的东西,作风一向保守的妈妈姜桂芝显然没见过这些羞人的淫具。
但是矜持的妈妈姜桂芝又不敢把心裡的快感显露出来,只好闭上眼睛,咬住嘴唇,那些见多了的人贩子们自然知道妈妈姜桂芝这是怎么回事,两个大汉把妈妈姜桂芝从地上拉起来,拍拍她的屁股说:“快走骚货,到船上去慢慢享受吧。”
说罢就把妈妈姜桂芝往船上推,妈妈姜桂芝下体的两个跳蛋还在强烈地震动,妈妈姜桂芝走路时不得不夹紧大腿,扭扭怩怩的,弯着腰来减轻跳蛋对自己的刺激。
妈妈姜桂芝被关进底仓,而且人贩子把妈妈姜桂芝的大腿和双脚也都捆上了麻绳。这裡的妇女都和妈妈姜桂芝一样,手脚都绑着麻绳,有的还被布团堵着嘴,而且从她们下身的两个洞裡都拖着两个遥控器,塞在妈妈姜桂芝她们下体的跳蛋在底仓裡发出格外刺耳的嗡嗡声。
第二天早晨,警察在妈妈姜桂芝下班路上发现了被丢弃在路边的自行车,而且妈妈姜桂芝的提包也还在车篮裡,当时有人看到妈妈姜桂芝被两个大汉推上了一辆白色面包车。我们意识到妈妈姜桂芝很可能被人绑架了,但是我们还是不死心,希望这不是真的,於是我们到处发寻人启示,但是好几天过去了,妈妈姜桂芝还是一点音信也没有。
此时在人贩子的船上,妈妈姜桂芝体内的跳蛋还在疯狂地刺激着妈妈姜桂芝的官能,在带给妈妈姜桂芝耻辱感的同时也给妈妈姜桂芝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而在妈妈姜桂芝的小穴裡面,早就渗出了淫水。而妈妈姜桂芝屁眼裡的那个金属跳蛋更是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感官刺激。
虽然跳蛋的震动随着电能的损耗在渐渐地减弱,但是妈妈姜桂芝在跳蛋给她带来的一阵阵高潮中已经彻底被征服了。
妈妈姜桂芝在黑暗的船舱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每天都有人送饭下来,把食盆放在妈妈姜桂芝她们的头边,但是不解开她们的手脚,让她们只能像狗一般用嘴巴进食。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船终於到了终点,妈妈姜桂芝等人被押下船,又赶上了一辆老式卡车。车子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了2个多小时,一个小有规模的村庄出现在众人面前。
妈妈姜桂芝等妇女被押到村子的一个广场,广场周围早就围满了好色的村民,广场中央竖着十几个半腰高的木质托架,托架上放着麻绳和皮带,一看就知道是用来捆人的。
人贩子给妈妈姜桂芝等人每人都发了一个两边连着皮带的橡胶球,妈妈姜桂芝她们被要求把球塞进嘴裡,把皮带锁在自己脑后。
妈妈姜桂芝等人都照做了,喀嚓一声,圆球就紧紧地塞住了妈妈姜桂芝的嘴巴,妈妈姜桂芝这才发现自己现在连吞咽口水都成了不可能。
接着妈妈姜桂芝被带到其中一个托架前,两个大汉上来把妈妈姜桂芝双手反拧到背后,用托架上的麻绳把妈妈姜桂芝牢牢地反绑起来,然后把她按在托架上,使她的屁股对着下面的观众,用皮带把妈妈姜桂芝的腰部固定在托架上,最后把妈妈姜桂芝的两只脚分别固定在托架的两只脚上,使她双腿无法并拢。
所有的女人都像妈妈姜桂芝一样被绑在托架上,屁股在托架的作用下高耸着,等着村民来挑选。
围观的村民一一来到场子中间,用他们的眼睛和双手亲自挑选着自己喜欢的女奴,好几双手在妈妈姜桂芝的屁股上又摸又捏的,甚至探向妈妈姜桂芝股间的菊花蕾。妈妈姜桂芝的屁眼在外来刺激下本能的抽搐着,看得那些好色的村民眼睛都直了。
就像奴隶市场上的卖品,成熟美貌的妈妈姜桂芝的头低垂着,口水不断地从塞在嘴裡的圆球两边流出,滴到地上,在太阳光线下形成了一条银白色的丝线。
像妈妈姜桂芝这种高贵的知识女性在这裡简直就是珍品,不到十分钟,她就被成交了……





一、 蒙冤受辱
一个又脏又丑的孤寡老人在支了八千元后,牵着妈妈姜桂芝回到了他的家。
这可能不能算是一个家,到处又脏又乱,苍蝇乱飞,就在这个晚上妈妈姜桂芝被大字形绑在一张烂木床上,床上的被褥又黑又脏,又粘又腻,还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臭气。
屋裡只一盏煤油灯,昏黄的灯光下,妈妈姜桂芝美白的身体是那么凄艷动人。
老人吃过饭后洗也不洗就爬到妈妈姜桂芝身上,一双枯皱的手大把大把地搓揉妈妈姜桂芝那对丰硕的大奶,还用牙齿发狠地咬妈妈姜桂芝的奶头。
老人像十年没尝过肉味似的,不知廉耻地玩弄着妈妈姜桂芝身体的每个部位,几乎每寸肌肤都被他肮脏的嘴吻过。
那一夜是妈妈姜桂芝人生最黑暗的一夜……
人贩子走时还把调教女奴的现代工具送给了买主,有各种型号的肛门塞,灌肠器、玻璃棒……
妈妈姜桂芝在那户人家裡是地位低下的女奴,开始时白天被锁在屋裡,日夜供老人奸淫。
妈妈姜桂芝曾多次想过要逃跑,有几次都逃出到村边了,但由於不认识路,被村裡的人追出来捉了回去。
那个买她的老人为了防止她再次逃跑,狠狠地教训了她一顿,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
老人对妈妈姜桂芝加强了控制,下地劳动时给妈妈姜桂芝戴上了脚镣,不再让她走出屋子范围,从此妈妈姜桂芝放弃了逃跑的念头。
那老人心理有点变态,动不动就打人,妈妈姜桂芝要是不听话,他一点都不怜惜,每次都打得妈哭叫求饶。
日復一復,光阴似箭,很快两个月过去了,妈妈姜桂芝也渐渐变成了一头逆来顺受的女奴,对男人的玩弄听之任之,这个老人对她丰满的身体乐此不彼,精力也出奇的旺盛,经常把妈妈姜桂芝折磨到叁更半夜。
一日,光着屁股的妈妈姜桂芝正在拖地,老家伙坐在屋子裡的板凳上啃着鸡腿,台上是一碗米酒,看到妈妈姜桂芝浑圆肥熟的大屁股一扭一扭的样子,他的欲火就燃了起来。
“过来!”老家伙大力呷了一口酒。
妈妈姜桂芝正在专心地扫地,听到男人的喝声吓了一跳,但不得不怯生生地走到老人面前,低着头站在那裡。
老人看到妈妈姜桂芝胸前那对饱满的乳峰巍颠颠地耸着,突然一抬手把那碗米酒泼在妈妈姜桂芝心口。
“啊……”妈妈姜桂芝冷不防这一下,胸前一阵冰凉,薄薄的上衣被淋湿了,裡面没有乳罩,一对肉峰马上现了出来,两个尖顶处的乳蒂黑黑的,让人血脉贲张。
老人抬起脏手在丰满的乳房重重地捏了一把,然后捏开妈妈姜桂芝的嘴一下吻了上去。
“唔……不要……”一阵刺鼻的恶臭熏得妈妈姜桂芝透不过气来,正要往后闪开,老人一只手伸到妈妈姜桂芝的屁股上大力地抓捏起来。
妈妈姜桂芝想要闭上嘴,但老人用手指狠狠地挖弄起妈妈姜桂芝的屁眼,妈妈姜桂芝痛得叫了起来。就着妈妈姜桂芝张嘴的同时,恶心的老人把他嘴裡的食物推进妈妈姜桂芝的口腔裡。
“唔……”妈妈姜桂芝一阵反胃。
“吃下去!”老人用力打了一下妈妈姜桂芝的肥臀。
妈妈姜桂芝眼中含着泪水,艰难地咽下男人嚼过的东西。
“屁股翘起来……”男人说着把他啃过的鸡腿插入妈妈姜桂芝的肛门裡。
老人取出一条绳把妈妈姜桂芝绑在台脚边,就像对他养的母狗。
正在老人玩得兴起的时候外面传来人声。
“老陈啊……在家么?”
塬来是老人家的一个常客,他带了一个黑包,笑吟吟地走了进来,说是带来新鲜的灌肠工具要用在妈妈姜桂芝身上。
老人立刻把妈妈姜桂芝叫过去:“贱货,快把你的屁眼和贵人打个招唿,他给你带好东西来了。”妈妈姜桂芝看到主人的朋友从包裡拿出银光闪闪的肛门扩张器和一大瓶乳白色的液体,知道他们又要玩弄自己屁眼了,跪在地上哀求道:“求求你们,不要灌肠,我什么都答应你们。
“啪”的一声,主人一皮鞭狠狠地抽在妈妈姜桂芝屁股上:“贱货,你没有选择的权利,快把你的屁股洞露给客人看。”说完又举起鞭子,装做要打下来的样子。
妈妈姜桂芝只好乖乖地走到那个客人面前,用手把自己的屁股掰开,露出了那正在紧张抽缩的菊花蕾。
客人色咪咪地对着妈妈姜桂芝的屁股洞盯了足有3分钟,兴奋地对妈妈姜桂芝的主人说:“你是怎么把这个贱货的屁股洞调教得如此完美的?”
妈妈姜桂芝的主人答道:“虽然我只花8000块就买来了这婊子,我可没少在这贱货屁股上下功夫。”
客人拿起那瓶乳白色的液体晃了晃说:“你想让这完美的屁股永远成为你的私有物吗,你希望这贱货下次摇着屁股求你给她灌肠吗?那就把这裡面的液体都灌进这个贱货的屁股裡吧。”
主人接过那瓶据说是为妈妈姜桂芝屁股特制的灌肠液,会意地笑了起来。
半小时后,妈妈姜桂芝被绑在主人专门为她特制的灌肠台上,双腿被分开高高地吊起,一个银白色的肛门扩张器插在妈妈姜桂芝屁股裡,并把她的屁眼撑得大大的,在她屁股上方挂着那瓶特殊的灌肠液,正通过细细的塑料管子一滴一滴地进入妈妈姜桂芝的直肠。
妈妈姜桂芝不断的呻吟声在空空的灌肠室裡回荡着,而她的主人和客人正在旁边的桌子上一边喝酒一边欣赏着妈妈姜桂芝被灌肠的“美景”。
妈妈姜桂芝在慢性灌肠法的痛苦中昏迷了过去,等妈妈姜桂芝醒来时,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地躺在主人身边,身上的所有捆绑物都被除掉了,而主人则倒在一片血泊中,致死的那把尖刀正握在妈妈姜桂芝手中。正当妈妈姜桂芝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口衝进来一群人,不问青红皂白就把光着屁股的妈妈姜桂芝来了个五花大绑,妈妈姜桂芝见他们显然是误会自己杀了主人,连忙辩解道:“不是我干的。”
带头的大汉说:“证据如山,还敢狡辩,来人,堵上她的嘴,把她押到村长那裡去。”
妈妈姜桂芝一听到要押到外面去,想到自己还是光着屁股的,连忙说:“求求你先让我穿好裤子。”
为首大汉看到妈妈姜桂芝丰满的屁股,恍然大悟的样子对着一旁手裡拿着麻绳的大汉说:“给这个贱货穿条内裤,要紧一点的。还有把这两个东西放到她下面的洞裡。”他把两个跳蛋交给那大汉……
那人还给妈妈姜桂芝穿上透明的肉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妈妈姜桂芝两条丰腴雪白的大腿十分诱人。
在粗糙的石子路上,妈妈姜桂芝拖着一双沉重的脚步被押往村长家,两根麻绳紧紧地勒在妈妈姜桂芝股间,两个绳节正好压在妈妈姜桂芝的肛门和阴户处,使塞在她那两个洞裡的跳蛋不至於滑出来,妈妈姜桂芝每跨出一步,股间的麻绳和肉洞裡的跳蛋就会强烈的地刺激着妈妈姜桂芝的下体。
道路两旁挤满了来围观的村民,他们中间有的是好事的村妇,但更多的是村子裡一些好色之徒,听说某家女奴杀死了主人,正在被光着腚押往村长家。赶紧过来看看这个女人的身体。
经过了那一段石子路的煎熬,妈妈姜桂芝终於被押到了村长家中,妈妈姜桂芝吃惊地发现村长竟然就是来主人家做客的客人。
“你……塬来是你……”妈妈姜桂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唔……”妈妈姜桂芝挣扎不已,她意识到自己被卷入了一起谋杀案,而证据对她十分不利。
村长走进关押着妈妈姜桂芝的柴房,一丝不挂的妈妈姜桂芝被反绑双手吊在梁木上,腰间捆了根麻绳,麻绳那头也吊在梁上,使妈妈姜桂芝不得不撅着屁股。妈妈姜桂芝的双腿之间又捆了一根木棒,使妈妈姜桂芝无法并拢双腿。
村长的淫手摸向妈妈姜桂芝的香臀,探向她的肛门,此时妈妈姜桂芝股间的麻绳已经被解去,跳蛋也被拿了出来。塞在妈妈姜桂芝嘴裡的破布也被拉了出来,换成了个日式的塞嘴圆球堵着妈妈姜桂芝的嘴巴,妈妈姜桂芝的口水从球中的小孔不停地流出来。
村长自言自语道:“早就听说老王家的女奴屁眼是全村一绝,今天终於能仔细观察一下,真美啊。”妈妈姜桂芝被捆成这种姿势,只能靠扭动腰肢来躲避村长那双恶心的大手,但为此摇晃的臀部却更显性感。
村长一边解开妈妈姜桂芝嘴裡的球塞,一边说:“如果你答应做我的女奴,我明天就保证你没事,你现在杀了人,证据确凿,就算回到城裡你也是死路一条。”
妈妈姜桂芝气愤地骂道:“休想!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禽兽,是你害死了人故意栽在我身上,我会揭穿你的!”
村长冷笑:“是吗?现在全村的人都可以做证你是凶手,没有人会相信你说的话。”
“我就不信没有公理,法律是公正的,你这个杀人嫁祸的卑鄙小人一定会受到制裁,上天不会放过你这种人”妈妈姜桂芝激动地说。
“公理?哈哈……在这条村我说的话就是公理!落在我手上怨你不好命,不听我的话,我让你生不如死。”村长脸色一变,恶毒地说。
村长嘴上叼着一个烟斗,只见他一边解裤一边踱到妈妈姜桂芝后面。
妈妈姜桂芝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惊恐地扭头往后看。
村长在妈妈姜桂芝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巴掌:“不识好歹的贱货,明天就判你勾引男人、谋杀主人的罪!让你和家裡的公狗性交,现在先让你热身。”
村长说完把绳子放下一点,妈妈姜桂芝便跪在了地上。
村长掏出他那根又黑又粗的阳具顶入妈妈姜桂芝的粉穴中。
“不……”妈妈姜桂芝悲愤地叫道。
村长不加理会,双手按住妈妈姜桂芝的肥臀恣意抽插,一边插还一边拍打妈妈姜桂芝的屁股。
“啪……啪……”
清脆的肉声此起彼伏,伴随着妈妈姜桂芝的呻吟。
村长一边吸着水烟一边饶有兴致地慢抽浅送,同时把手指插入妈妈姜桂芝的屁眼挖弄。
“不要……快停手……你这个无耻的老狗!你不得好死……”一向斯文的妈妈姜桂芝再也忍不住大骂。
“好!有骨气,我就喜欢这样的女人,今晚我就让你看看谁才是狗!”
村长说完慢慢地抬起腿跨过妈妈姜桂芝的身体,同时小心地转了过来,保证阳具不从妈妈姜桂芝体内滑出,最后变成和妈妈姜桂芝屁股相对的姿势。
啊!这才是真正的狗交……这个无耻的令人恶心的男人!
村长弯着腰上下起伏的提插,从自己的胯下看过去,正好看到妈妈姜桂芝屈辱羞红的脸。
阳具改变了插入方向,插得妈妈姜桂芝连连哀叫。
“怎么样?姜淑女!这个姿势像不像母狗……”村长边插边下流地问。
妈妈姜桂芝自尊失尽,羞得抬起脸不让男人从另一边看到。
村长像一条老公狗般无耻地耸动着,很快便在妈妈姜桂芝体内发射了。
村长发泄兽欲后满意地穿回裤子,一边系裤带一边看着他的精液从妈妈姜桂芝粉穴中倒流出来。
“嘿嘿……明天的公审大会,我让你后悔自己生为女人……”
TOP Posted:2017-11-08 23:00 | 回樓主
QooBee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643
威望: 165 點
金錢: 807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01-01


农村包围城市
TOP Posted:2017-11-08 23:28 | 回1樓
半张床出租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3
威望: 2 點
金錢: 13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11-08


1024
TOP Posted:2017-11-09 00:24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