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组合小说·房客是个漂亮的小姐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组合小说·房客是个漂亮的小姐
裆纸埠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67
威望: 20 點
金錢: 19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5-12-16


组合小说·房客是个漂亮的小姐



本帖被 Diss 從 技術討論區 移動到本區(2017-10-30)

组合小说·房客是个漂亮的小姐


  他刚想说点什么,她捂住了他的嘴,然后紧紧地将他抱住。

 

  

  他早早买了房子,不大,也不算小。那本来是打算结婚用的,可是新娘子嫁人了,新郎不是他。他懊恼了一阵子,后来想通了,这年头,什么事儿都会发生,无非是在谁的身上发生。在他的身上发生,那是命。新娘子说他不懂生活,不懂情调。他原本就是一个实际的男人,工作实际,生活实际,日子实际。这也是缺点了?

  他瞅着已经布置好的房子发呆。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按照原来的计划,他和她用一间,另一间当作书房,以后有孩子了,就是孩子的卧室和书房。于是,主卧室很温馨,窗帘是那种细碎的花丝布。书房很简洁,一排实木书架,上面装了磨砂玻璃,里面满是他的书。

  现在看来,他一个人守着书房就足够了。那间主卧室是多余的,什么时候不多余,他也不知道。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他没有心情谈什么感情。

  在他发布合租房子的当天,就有一位小姐要过来看房。她在电话里说自己是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因为他的房子离她的单位很近,所以她想来看看。他没想到这么快。尽管他知道,城市里房子甚至比女人更贵重,可自己的新娘却轻视了他的房子。所以,女人和女人也一定是有千种差别的。

  不多时,她在敲门。他打开房门,愣了一下,她很漂亮。她微笑着问,我可以进来吗?

  在她打量这套房子的过程中,他也不时地在打量她。身材苗条、柔软,脸蛋娇美、可爱,像他原来的新娘。条件这么好的美女,他是没理由拒绝的。

  她转了一圈,然后微笑着说,谈谈条件吧。

  他也笑笑,说,坐下谈吧,我给你倒水。

  她的坐姿优雅,两条腿轻轻地合在一起。她喝水的姿势也很优雅,抿一下,然后放下杯子。她也没怎么化妆,脸上是白水青菜般的洁净。仅凭这几点,他就可以对一个女人的品德作出判断。

  他说,我不是很缺钱,但因为房子空着,你知道,空着是浪费,市场经济,浪费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她说,我刚毕业,没什么积蓄。我想,600元吧。

  他想了一下,说,那好吧。他本来是要租800的。这样的房子,这样的地段,值这个价。

  她又微笑着说,我一般也不做饭,但是我保留做饭的权利。

  他说,那是自然,厨房、卫生间、阳台,除了我的那个房间,其他的都是资源共享。

  她说,我的工作需要我经常加班,希望不会打扰你。你知道,我刚毕业,须要好好表现。

  他笑着说,没关系,我有时也熬夜,但是我希望你是一个人住——我喜欢清静一些。

  她微笑着说,我也是。

  他们在之后的十几分钟里,谈妥了水电费、垃圾清理费、暖气费等所有费用的分配。虽然这时离冬天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到了冬天是什么情形,他也说不清楚。

  就这么定了?就这么定了。

  她伸出手,他也伸出手。他感觉她的手格外细软。

  她走时,他送她到门口。在这个过程中,他看到她的丰满的臀结在一支细腰上,颤巍巍的。如果是他的新娘子,他会忍不住在上面摸一把。他想,女人是尤物。当初他看上新娘子,也许和她有这样的腰身有关。否则,按照知识结构,他和她原本是两个阶级。两个阶级如果能巧妙地融和,那就是难得的境界。

  她拐到楼梯处,转身冲他笑了笑。那双眼睛如水般晶莹。他也笑笑,然后回了屋。

  她很快就搬来住了,他把主卧室让给了她,他住在书房里。那间主卧室常常让他伤感,也让他更加想念女人。他知道人的身体一旦开了戒,就再也刹不住了,像熟透的香蕉,你要不吃它,它就往外渗着甜水。为了把这种情绪打散,他不想进那间房子,不想躺在那张床上。尽管那床很大,很柔软,质地非常好。

  她有时确实回来得很晚。她很晚回来时他已经睡了。她轻手轻脚,所以影响不到他。他知道她回来很晚是在他睡前她还没回来。他一般10点钟上床。

  按照原则,他不能进她的房子,她也不能进他的房子。鬼使神差,有一天,他悄悄打开了她的房门。在他打开房门之前,他为自己龌龊的举动感到惭愧。不过他只是站在门口看了看,没有走进一步。女孩子都是心细如发的。如果他的足迹被她发现,那就是大问题,是品德问题,或者被她看作是变态,心理有疾病。尽管这个时候他有非常强烈的欲望,想到那张床上躺一会儿,想闻一下那张床上的味道,女人的味道。

  他看到房间里很整洁,几乎没有她的东西。无非是床上多了一个布熊,一个很可爱的熊,他真想摸一摸,可是他没敢,他怕自己手指上的烟味会留在布熊上。

  他回到书房,就想,这么一个简单的女子真是可爱。

  正想着,她回来了。

  他不经意地回到客厅,问,今天回来这么早?

  她笑笑,啊,有时早,也不早了,都快10点了,你还没睡?

  他说,刚看了一会书,正要睡。

  她进了卧室,然后趿拉着拖鞋进了卫生间。一会儿,哗啦啦的水声飘了出来,夹杂着力士洗发水的味道。这个时候,他甚至想,她洗澡时是什么样子呢?

  他有点难受,是身体难受。他打开电视,一个频道一个频道地调台。

  正换到一出肥皂剧时,她甩着一头秀发出来了,身上只裹了一件睡衣。

  她说,我这会儿不想睡,可以看一会电视么?

  当然可以。他给她挪开一块位置。他问,喝咖啡吗?

  她说,好啊,不过要加糖。

  不多时,他端着两杯雀巢咖啡回到了客厅,淡淡的香味弥散在空气中。

  他看了一眼她的身体。他居高临下地从睡衣的领口处看到了她晶莹、结实的胸的一小部分。他脸一热,甩开了眼睛。

  她喝了一小口,说,谢谢,很纯。

  他说,工作很辛苦是吧?

  她笑笑,有点。

  她头发上的香味肆无忌惮地渗透他的鼻孔。他有点迷醉。

  他看了她一眼,说,你很漂亮。

  她说,好多人都这么说。

  他觉得自己蠢,他该知道好多人都是这么说的,像她这样的女子,惟一不缺的就是恭维。他的恭维是多余的。

  他又说,以你的条件可以去参加选美,你看,电视上到处都是选美大赛。

  她认真地看了他一眼,说,这个我可没想过,选美光条件好不行,那是需要有人赞助的,还有,为什么有人会平白无故给你赞助,那是需要条件的。

  他更是佩服这个女子的深刻,没想到,她对社会现实了如指掌。她不需要有人赞助,也就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这年头,能守身如玉的女子令人敬仰。

  他觉得她很高傲,高傲得高贵。

  他想,按照协议,他不该有什么想法。可是,在这样的夜晚,和一个漂亮的女子一起喝咖啡,难道真的什么都不会发生?他掏出手机,想找个带色的段子讲给她听,这是拉拢感情的一种方式,只有首先切入到感情阵营,他们才有可能发生点什么,他可不想霸王硬上弓。他觉得这女子不错。他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虽然有时爱随便想。想和做是两码事。他手机里没有这样的段子,以前新娘子偶尔会发给他一两条,新娘子走后,没人给他发了。他摆弄了两下就放下了。

  他说,你爱看什么电视?

  她说,什么都看,没有目的。什么都看过,什么都没看过。我喜欢唱歌。

  他眉毛挑了一下,又落回原处。这个时间,不是唱歌的时间。

  他说,喜欢跳舞么?

  她说,喜欢。

  他想说,那我们跳舞?可是没说出口。

  她说,你的音响不错,要不我们跳舞吧。

  他飞快地关了电视,把一张舞曲插进音响的卡槽。

  然后他做了一个优雅的绅士动作。

  他们跳得不紧不慢。

  她的身体轻盈、柔软,目光中却没有一丝暧昧的情绪。她始终和他的身体保持着绅士舞会的那种距离。他试探着拉向自己,可她非常矜持。他想,这个女子真是不错,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在这种姿势下,他身体某些部位的变化就无所谓了,灯光也不强,什么都看不见。他不尴尬,任由它膨胀。

  一曲结束时,她微微一笑,该休息了,晚安。

  他说,晚安。

  他听见她进门后锁子吧嗒一声。他的身体瞬间就冷却了。他就想,他和她是有着经济关系的,这种关系打破的结果很难说对谁有利,对谁不利。这是个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复杂的社会科学问题。

  在这之后的断断续续的时间里,他们又有过一些交谈,不过都没有涉及私人领地,都是一些对社会的看法。这种交谈,当然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处世哲学。他们没有争执。没有矛盾就没有争执。遇到棘手的问题,要么他说也许是吧,要么她说也许是吧,然后话题结束,俩人各进各的房,各睡各的觉。

  半年之后,就到了冬天了。天冷了,风吹干了新娘子残留的情绪。他已经完全度过了上一次的情感困惑期。他隐约觉得,自己是不是该和她深入地谈点什么。怎么谈,结果如何,他也不清楚,但是至少,他觉得她对自己不反感,似乎还有些好感。他是一个研究心理的学者,按照心理学的某些原则,她能喝自己冲的咖啡、茶,能在某些个夜晚虚掩着门睡觉,能在他不在时先主动交清水电费然后让他从自己的房租里扣掉,这些都是某种暗示,或者说心理安全期。有了这些前提条件,他觉得自己是应该和她深入地开诚布公地谈一次。

  那就今晚谈。

  他要给她一点惊喜。

  他去超市买了很多的凉菜、熟食,还买了一瓶红酒。

  他想,如果她肯喝酒,那今晚的事就能谈得差不多。当然,如果谈得好,他就极有可能进入那间主卧室,或者她进入这间书房。想到这里,他就有些兴奋。

  不凑巧的是,在他前脚刚进门时,接到单位领导的电话,说有一位外省的著名专家刚下飞机,要马上赶到酒店为人家接风。

  他想说不去,可领导的话怎么能违抗呢?自己马上要评正高职称了,不能得罪领导。于是,他就在餐桌上留了一张纸条,告诉她自己先吃,他有点急事,但争取早点回来。

  如今这行情,围着酒桌吃完,人家正兴趣浓郁,领导说,我们去轻松轻松。人家说,很好很好。他就想,专家他妈的比他还俗。专家除了专业之外,其他的也精通。

  他只有陪着。他看看表,还不算晚。他打算把领导和专家送到地方后就溜。他在想象她看见纸条、吃着晚餐、喝着红酒的样子,如果她自己打开红酒喝了,那事情就更好办了。想到这儿,他就有了一丝冲动。

  歌舞厅灯红酒绿,小姐们楚楚动人。他们被一口一个老板地叫的小姐们拥进了一间大包厢。领导说,这么大的包厢?

  领班的女人察言观色地说,马上给您换小的,你们三位,一人一间,跳舞唱歌都很方便。

  领导说好好。他觉得领导真他妈的像嫖客。男人进了这种地方他妈的都像嫖客。那么他自己也像嫖客了?他觉得自己欺骗了她。如果她知道自己在这种地方,那今晚还有谈的可能么?

  先进来三个小姐,领导没作声。领导问专家,您看您要研究哪一位?

  专家眯缝着眼,说,随便啦,不要搞复杂啦。

  他点了其中一个。

  又进来三个小姐,领导对他说,你呀,不要那么传统,如今应酬就得唱歌跳舞,唱歌跳舞不犯法,是正常的娱乐。

  他说是是。领导点了其中一个。

  他犹豫着。

  领导说,看不出,眼光还很高嘛。

  他说,不是,哪能。

  领导一挥手,再换,让我们的高工换换脑子。

  没多时,进来一位。

  她进来时,看见了他。

  她脸上的笑凝固了,但瞬间又有了笑。她坐到他身边,问,我行吗?

  他的脸通红着。领导哈哈一笑,果然不错,比我的还要漂亮。真有你的!

  领导的那位小姐嗲嗲地捅了领导胳肢窝一把,仰着脸,我真的不漂亮吗?

  领导放肆地笑着,哈哈,漂亮,漂亮。

  她的手握着他的手。他觉得那手很凉。再看她时,他发现她仍然很美。

  他和她来到小包厢。他刚想说什么,她捂住了他的嘴,然后紧紧地将他抱住。他感觉到她坚实的胸脯,闻到了一种熟悉的香味。而他的身体,也不失时机地发生着变化。他暗自骂自己不争气。

  她低声说,现在,我是属于你的,只有——现在。

  他想了想,又想了想,把自己的身体迎了上去,该膨胀的地方肆无忌惮地膨胀着。她贴紧了他,并且蠕动着腰身。他试探着摸了一把那臀,然后把一双手沉稳地放了上去开始了探究。

  他彻底地想明白了,这年头,真是什么事都会发生,无非是在谁的身上发生。在他的身上发生,那是命。

  这时,他更紧地搂着眼前这个女人。

  他想,他还不能溜,如果他溜了,他的高工肯定会泡汤。他又想,他和她一块回去显然不可能,他还没堕落到带一个小姐回家过夜。而且,他一定要早她一点回去,把餐桌上的东西倒进垃圾袋。

  这是一个原则问题。

 


 


 

TOP Posted:2017-10-30 12:51 | 回樓主
thailong2013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2305
威望: 198 點
金錢: 56 USD
貢獻: 230 點
註冊: 2016-10-28


谢谢分享
TOP Posted:2017-10-30 13:10 | 回1樓
hoho2009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615
威望: 62 點
金錢: 615 USD
貢獻: 91 點
註冊: 2011-06-06


还有下文吧
TOP Posted:2017-10-30 13:17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