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山村诱惑(第一次发帖,如有违规请删除)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山村诱惑(第一次发帖,如有违规请删除)
算命小师傅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21
威望: 4 點
金錢: 2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06-22


山村诱惑(第一次发帖,如有违规请删除)



山村诱惑

    新婚
   
    嫂子田翠花嫁给我哥那年才刚满十八岁,是名副其实的黄花大闺女。

    那时候她很瘦,小腰恁细,铅笔杆一样。不过很白,脸是白的,手腕是白的,脖子也是白的,好像一团雪,而且胸也很大。弯弯的柳眉下是一双黑如乌珠似的大眼,身穿大红嫁衣。
    哥哥拉着她的手拜了天地,进了洞房。

    天一黑,送走了所有的亲朋好友,爹娘立刻安排我去哥哥跟嫂子的窗户根底下听房。

    二位老人家说了,在梨花沟哥嫂成亲,小叔子听房是风俗,必须听,不听还不好呢。

    就是听听哥跟嫂子第一晚能不能鼓捣点真事儿出来,造个小人什么的,一会儿好给爹娘汇报战果。

    既然是爹娘的命令,做儿子的当然义不容辞,所以屁颠屁颠就去了。

    纯洁的我蹑手蹑脚靠近窗户,先舔了舔手指头,在窗户纸上捅了一个窟窿出来,然后闭上眼,仔细往里看。

    屋子里很静,大红的蜡烛忽闪忽闪。

    一条土炕上有两条棉被,两个人,两个脑袋,整整齐齐排了一炕。左边长头发的是嫂子,右边短头发的是哥哥,哥哥没睡,嫂子也没睡。

    这也难怪,一个大闺女跟一个陌生男人忽然躺一条炕上……这种环境下能睡着才是怪事?

    我在外面就闷得不行,按说,新婚的第一晚,小两口应该往一块凑合才对,可为啥他俩就各睡各的呢?而且衣服都没脱。

    开始的时候啥动静也没有,过了一刻钟,哥哥首先忍不住了,抬手拉拉嫂子的衣襟。小声问:“翠花,你……睡着了没?”

    嫂子说:“睡着了。”

    哥哥说:“睡了你还能答话?”

    嫂子说:“俺说的是梦话。”

    哥哥表现得很主动,往嫂子身边凑了凑,问:“翠花,从今天起,咱俩就成亲了,是两口子,你知道成亲意味着啥吗?”

    嫂子说:“成亲就是成亲,一块搭伙过日子呗,还能意味着啥?”

    翠花的单纯跟无知把哥哥杨初八给逗笑了,他说:“就是……男人跟女人……睡一块。”

    翠花大眼睛一眨问:“咱俩不就睡一块了吗?”

    “俺说的那个睡,不是这样睡。”哥哥不知道咋跟嫂子解释,只能用话慢慢勾她。

    翠花莫名其妙问:“那是咋睡?”

    “就是男人跟女人……解下衣服睡。”哥哥又把话更深入了一步。

    “为啥要解下衣服睡哩?”

    “咱娘说了,新婚夜……不解衣服不好哩。”

    翠花就咕嘟一声:“规矩真多。”然后丝丝拉拉开始解衣服,转眼的时间,衣服没了,顺着被窝的缝隙丢在了凳子上。

    我站在窗户外边噗嗤笑了,有好戏,接着瞧……。

    首先闻到一股女人特有的香气,那香气是从嫂子的身上飘出来的,特别好闻。

    翠花的上身是一件肚兜,光着膀子,那胳膊还是雪一样白,居然看到了她鼓鼓的两团,很白很软,随着身体的晃动,引起阵阵波澜,隐约间看到了粉色的乳晕。下面隐藏在棉被里,啥也看不清。

    偏偏赶上我是近视眼,把本小叔子给急得抓耳挠腮……跟猫头鹰一样。

    眼睛透过窗户的缝隙使劲瞧,恨不得将眼珠子挖出来,砸嫂子被里看个究竟。

    接下来,又有了新的发现,哥哥的呼吸很不均匀,胸口一鼓一鼓,高低起伏,眼睛也放出了亮光,跟豹子一样。

    忽然,他翻身把翠花抱在了怀里……。

    可能是哥哥用力太猛,把嫂子给吓坏了,翠花尖叫一声:“初八,你干啥?你干啥?”

    哥哥已经变得迫不及待:“咱娘说了,新婚夜也要抱在一块睡,不抱……也不好哩。”

    翠花本来就慌乱,被哥哥这么一抱,都要吓死了,赶紧说:“不行,不行!初八你走开!”

    女人抬腿就是一脚,事情来得太突然,哥哥没防备,结果一脚被翠花从炕上给踹到了地下……我那可怜的大哥发出哎呀一声惨叫。

    翠花吓坏了,赶紧伸手拉他:“初八哥你咋了?快起来,快起来,俺不是故意的,你摔坏了没?”

    哥哥还挺勇敢,捂着下面呲牙咧嘴摆摆手:“没事没事,不怪你,是我自己不小心……。”

    我在窗户外面也吓一跳,心说:翻了天了!这女人也忒彪悍了,咋能刚成亲就踹自己男人呢?真没家教。

    哥哥也是,没本事,竟然被一个女人给收拾了,都替他着急。

    简直不是男人,应该把她按炕上,用鞋底子抽她的屁股三百六十五下,把她打得春光灿烂,万紫千红,给她立立规矩……要不然还不被她欺压一辈子?

    俗话说皇帝不急太监急,因为替哥哥着急,我一拳头打在了窗户上,窗户棂子发出喀吧一声脆响。

    打完以后自己也后悔了,可能响声过大,惊动了屋子里的哥哥跟嫂子,翠花赶紧往下出溜,将棉被掖紧了,外面只露一个小脑袋,大喝一声:“谁?!”

    我发现不妙,咯咯笑着拔腿就跑,猫儿一样窜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扭过头,发现哥哥捂着下身爬了起来,隔着窗户向外瞅了瞅。

    还听到翠花在棉被里问:“窗户外面是谁?”

    哥哥捂着下身爬了起来,一个金鸡独立,隔着窗户向外瞅了瞅,看到有条身影忽闪消失了。

    翠花在棉被里问:“窗户外面是谁?”

    哥哥说:“我弟弟,初九。”

    “他干啥?”

    “听房呗……。”

    翠花噗嗤一声笑了:“这野小子,还知道窥探人家小秘密哩。”

    回到自己的屋子,我咋着也睡不着了,满脑子都是翠花光溜溜的身影。

    也有点冤得慌,哥哥跟嫂子在里面暖炕热铺,左拥右抱,亲亲我我,情意绵绵,我却在外面眼巴巴看着灌西北风,忒他娘的没天理。

    听房有啥好?零下十一二度,小风刀子一样嗖嗖地刮,你说我是不是傻叉?

    不过还是挺替哥哥感到高兴的,因为他摘走了梨花村最美的村花。

    翠花长得就是俊,不但前后村的后生喜欢,一些上岁数的男人看到她,也跟野狗看到窝窝头那样,屁颠屁颠往上蹭。

    翠花跟我哥不是恋爱结婚,完全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因为乡下不流行恋爱结婚,孩子的亲事一般都是有父母包办。

    作为弟弟,当然希望她跟我哥好事成双,这样的话,明年就可以抱侄子做叔叔了。

    想着小侄子调皮可爱跟我玩的样子,我做着美梦甜甜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还没醒,出事儿了……。

    睡得正香,忽然一阵冷风吹过,被子被人揭开了……。

    啪嗒一声脆响,屁股被人打了一巴掌,那声音悦耳动听,绕梁三日,经久不绝。

    我这人睡觉有个习惯,就是喜欢光着身子睡,啥也不穿,必须一丝不挂,这样睡起来才舒服,兄弟也舒服而且不影响发育。

    要知道,乡下山里孩子很少穿裤头的,睡觉全光屁股。

    不知道谁发明的裤头,那玩意真不是啥好东西,穿身上跟武装带一样,缠得慌,特别不舒服。

    我的屁股余波荡漾,疼得不行:“谁他么打老子屁股?!”一个机灵跳了起来。

    这一巴掌抽得本帅哥浑身发癫,跟过电一样。

    眼睛睁开吓了一跳,竟然是翠花,我嫂子……她叉着腰,气势汹汹看着本帅哥。

    “你……你干啥?”我火冒三丈,赶紧拉被子遮掩了见不得光的地方。

    翠花一点也不害羞,说:“我打你个万紫千红春光灿烂!”

    我没听明白,问:“咋了?”

    “你咋了你不知道?”

    “不知道……。”

    “先穿衣服……。”

    天知道发生了啥事儿,天知道翠花为啥那么生气?赶紧把棉裤拉进了被窝,双腿伸了进去。

    裤腰带来不及系上,就抓起了棉袄,然后翻身下火炕。

    翠花的眼睛一直往我这儿瞄,不过哥们很聪明,啥也没让她瞧见。

    想占我的便宜?没门!

    “昨天晚上在窗户根外,听房的那个是不是你?”

    我一边系裤腰带一边回答:“是,咱爹娘让我去勒,他们说哥嫂成亲,小叔子必须听房,不听还不好哩。”

    “嗯……那你都瞧见了啥?”翠花眨巴一下眼睛问。

    我说:“我啥也没看到,就看到你跟我哥没穿衣服在打架……还有,你的身子好白……把我哥踹到了炕底下。”

    翠花一听就急了,过来扯我的耳朵:“杨初九,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看本姑娘睡觉,活够了吧你?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当灯泡踩?”

    我脑袋一拨拉躲开了,怒道:“就你那身臭肉,扔大街上狗都不闻,谁乐意看你啊?”

    “你说啥?是不是讨打?”这句话好像把她激怒了,身子一摆来回踅摸,顺手抄起了门背后的笤帚疙瘩。

    好男不跟女斗,发现不妙,我趿拉上鞋子拔腿就跑,蹭地跳出了房门。

    那知道翠花随后就追,狗撵兔子似得,把本帅哥追得狼狈逃窜,整整撵出村子三里地,还是没完没了。
意外发现

    我俩一起奔向了村南的庄稼地,一边跑一边解释:“嫂子,我可以对天发誓,不是有心偷看你的,要不然出门踩香蕉皮上,摔倒坐钉子上,钉子尖还是朝上的……。”

    说心里话,还是挺喜欢被她追的。翠花的两个圆球果然特别好看,一颤一颤波涛汹涌,让人大饱眼福。

    “我杀了你个混球!你给我站住!”翠花气势汹汹,眼睛瞪成了杠铃,看样子恨不得把本小叔子的耳朵扯成风筝。

    “田翠花,你还有完没完?嫂子追着小叔子满山乱跑,这像啥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想占我便宜呢?”

    我一边跑一边用言语逗她,这种男跑女追的感觉很刺激。

    再说了,小叔子跟嫂子打情骂俏是家常便饭,我们村,那个小叔子不跟嫂子斗嘴,那都不正常。

    打是亲,骂是爱,最爱就是用脚踹……你踹死我吧……。

    “你个混蛋!谁想占你便宜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样儿?”翠花说着,举起手里的笤帚疙瘩,劈头盖脸就打。

    很不幸,咣当一声打在了后背上,我一个跟头跌出去老远。

    “哎呀,你个死丫头,竟然来真的?”跑着跑着不跑了,前面没路了,再跑就撞石头上了,不得不停下脚步。

    我上气不接下气,肺里跟炸了一样,只能求饶:“姑奶奶,别追了,我认输,认输还不行吗?你真野蛮!这件事又不怪我,是咱爹咱娘让我去看哩……。”

    发现前面没路了,翠花也停了下来,她不比我好多少,同样气喘吁吁,小脸很红,跟喝醉酒差不多。

    鼓鼓的两团也颤抖得很厉害,真担心长得不够结实,一不留神掉下来,砸坏她的脚面。

    “爹娘让你看你就看啊?真没出息!跑啊,咋不跑了?有能耐你就飞啊。”

    我说:“飞……飞不过去,没翅膀的,你再逼我,我就……。”

    “就逼你了,你能咋着?”翠花说着,又把笤帚举过了头顶。

    “我就……解衣服。”这次哥们真的急了,伸手扯向了自己的棉袄,同时也拉向了裤腰带。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怪小叔子扯淡,都怨嫂子强悍,是你逼着我出绝招的,就不能怪本少爷猥琐了。

    很快,棉袄棉裤全都掉了,忘记自己没穿内裤了,身下的巨物,此时跳了出来。

    “啊——!你耍无赖,小心我告诉爹,让爹打你屁股!”翠花一声惊叫,手里的笤帚疙瘩掉地上了,抬手捂住了眼睛。

    她的嘴巴里惊叫,可手指头还是露出了缝隙,偷偷地看,脸蛋羞得粉红。

    这一下我可得意了,坏坏一笑:“过来啊,有本事就过来,看你还打不打?”

    趁着翠花捂脸的功夫,提起裤子转身就跑。忽然发现前面山壁上有个不大的窟窿,一脑袋扎了进去。

    这是山壁上一条缝隙,刚好钻进去一个人。

    翠花发现我钻进山缝,睁开了眼,更加生气了,挥舞着笤帚疙瘩往里划拉,怒道:“杨初九,你给我出来!”

    傻叉才出去呢,我说:“有本事你就进来。”

    冬天的棉衣厚,山缝又狭窄,根本钻不进两个人。

    翠花进不去,只好说:“行!不出来是吧?有本事你这辈子都别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翠花不走了,守在了山缝的出口处。

    我吓得够呛,翠花可不是好惹的,俺俩从小一块长大,7岁那年还玩过打针。

    所谓的打针,就是小孩子一块玩过家家,一个当医生,一个当病人。

    医生必须要为病人打针。 那时候刚刚懂事,有天把她骗到了村头的打麦场,扒掉了她的小裤裤,就要往里捅。

    不过针管子没刺上去,就被她妈抓个正着。

    然后翠花娘拉着闺女堵在我家门口,拍着膝盖骂了三天街。

    害的我爹将我吊起来一顿海扁,一边打一边骂:“小小年纪,弟弟没有花生米大,就学会搞乱爱了,抽死你个龟儿子!”

    长大以后这女人忒彪悍,啥都不怕,敢跟男人摔跤……想不到竟然成为了我嫂子。

    真的出去,还不被她杀人灭口?

    所以我不但没有出去,反而使劲往山缝的深处挤。

    不知道向里爬了多久。一阵风吹来,呼啦,有个不知名的东西打在了头上。

    首先吃了一惊,仔细看了看,好像是一本书,上面落满了尘土,封面很破旧,纸张都发黄了。

    “这是啥?”觉得很奇怪……不会是武功秘籍吧?

    难道是九阳神功,易筋经,葵花宝典,素女剑法?不会是某个世外高人放在里面的吧?

    嘿嘿,说不定拿回家,可以修炼成盖世奇功,就不怕被翠花那丫头欺负了。

    于是赶紧弯腰捡起来,怀着忐忑不安、迫不及待的心情翻开了第一页。

    真害怕上面的字是……欲练其功,挥刀自宫。

    还不错,第一页翻开竟然是一个身体图画,上面标注了好多穴位。

    看得清清楚楚,还是个女人的身体呢,热情似火……光溜溜啥也没穿,难道是西门大官人跟金莲妹妹的手抄本?

    我充满了好奇,激动无比,于是翻开了第二页。没想到让人非常失望,啥也没有,竟然都是字,而且是手写上去的。

    大致的意思,是一种针灸技术跟按摩技术,原来是一本跟医学有关的书。

    不由心理一阵恼怒,恨不得把这本书撕了。老子曰你个仙人球球的,咋没有金莲妹妹,也没有西门大官人呢?

    很想冲出去,可是不敢,因为这时候翠花还没离开呢,举着笤帚疙瘩在山缝的外面严防死守。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再次拿起那本破书继续翻看。

    我这人不爱学习,看书就瞌睡,根本不知道啥时候睡着的。

    醒过来太阳已经西斜了,翠花也早不知道哪儿去了。估计那丫头等不上,自己回家了。

    赶紧钻出山缝,拍拍身上的土,屁颠屁颠踏上山道。那本破书也揣在了怀里。

    拿回家擦屁股也不错,反正山里人缺纸,擦屁股都用土坷垃。

    最近过年,啥事儿也没有,十分的无聊。于是,坐在桌子前掏出那本书开始研究。

    这就是一本古书,不知道多少年月了,也不知道谁放在山缝里的,年代也不短了。

    第一章还不错,好歹画了个女人的身体,上面标注了三百六十个穴道。

    第二章到第四章,介绍的都是身体各大穴道的作用。

    第五章开始,就是按摩技术跟针灸技术了。

    就是利用针灸跟按摩帮人治病,强身健体延年益寿,消除百病,起死回生。

    反正我对医学也不懂,于是胡乱翻到了第六页,终于出现了四个惊人的大字,第一式……佛光初显。

    讲解的是按摩人的血海穴,足三里,还有涌泉穴,可以达到减除疲劳的方法,让人瞬间精神焕发。

    而且上面介绍了奇特的按摩手法。

    没想到一下就看进去了,身不由己开始按照上面的方法活动手臂。

    正在看得津津有味,听到有人喊我:“初九,初九……你快来。”

    于是赶紧穿鞋走出屋子,院子里却没人。

    爹娘串门子去了,哥哥作为新郎官,也被一群好哥们拉去喝酒了……谁喊我?

    这时候,声音又响了起来:“初九,初九,你在屋子里没?快出来一下,我有要紧事儿。”

    听清楚了,还是翠花,我嫂子。

    不过声音不是从洞房传来的,而是从院子一角的厕所里传出来的。

    我揉揉眼睛问:“啥事儿?”

    没好意思过去,翠花就在厕所里,一定在……嗯嗯。

    她说:“咱家厕所里没纸了,你到屋里帮俺拿点纸。奶奶的,冻我半个小时了。”

    “你说啥?”我吓一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嫂子拉屎,小叔子送纸?虽说跟她一块长大,小时候还是同学,玩过打针,可那是从前。

    现在她可是我嫂子,男女有别。

哥哥走了
 
    这女人也真是,自己上茅厕,你为啥就不拿纸?

    再说了,乡下日子苦,擦屁股谁用纸?忒浪费,一般都用半截砖,或者土坷垃,随便噌噌就完了。

    我只好说:“不管!凭啥让我去,你不会自个儿出来拿?”

    翠花在里面说话了:“嫂子腿酸,要是站得起来,还用麻烦你?你给拿不拿?”

    我说:“不拿!自己想办法,用砖头蹭。”

    哪知道翠花噗嗤一笑:“那玩意儿……拉腚。初九啊,你要是帮了嫂子的忙,改天嫂子给你说个小媳妇,保证是俊滴溜溜的大闺女,要脸蛋有脸蛋,要屁股有屁股。

    你要是不答应我啊,嫂子就给你说个丑媳妇,前鸡胸,后罗锅,拐子腿,瘪着脚,嘴上有个三豁豁,就像一口破砂锅……。”

    我不耐烦地说:“那也不去,你蹲着吧……。”

    本少爷才不去呢,谁让你昨天晚上踹我哥?还把我哥踹炕底下去了?

    今天本小叔就替大哥给你立立规矩,就不给你拿纸……我憋死你……。

    翠花在里面真的按耐不住了,竟然苦苦哀求:“初九啊,嫂子求求你好不好,腿麻死了,你不想看着嫂子掉茅坑里把?你就可怜可怜人家嘛。”

    我露出了得意的微笑,你还别说,被翠花这么一哀求,真的心软了。

    她总算是我嫂子,真的掉茅坑里,哥哥会心疼的。于是赶紧冲进屋子,拿了一个平时用过的作业本。

    那本《按摩秘术》才舍不得给她呢。

    靠近厕所的时候,仍然没好意思进去,只是把作业本递给了她。

    虽然只有一闪,可还是瞅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俩眼立刻直了。

    翠花蹲在厕所里,后面的那个又大又圆……洁如玉,白如雪,好像一对摇头晃脑的大白鹅。

    那白鹅的羽毛真白,翅膀也好白,又滑又嫩……好想上去摸摸白鹅的羽毛,可又怕翠花用耳刮子抽我。

    本帅哥发誓,从娘胎里出来,第一次看到成年女人的哪里。小时候玩打针那次不算。因为那时候还没有长大。

    眼前打过一道厉闪,心就蹦到了嗓子眼,砰砰乱跳。赶紧将脑袋扭向了一边。

    翠花根本没当回事,反而噗嗤一笑:“还是俺兄弟,知道心疼嫂子,谢谢了哈。”

    接下来茅厕里传出了丝丝拉拉的撕纸声,不一会儿的功夫,翠花系好腰带走了出来。

    她竟然一点也不脸红,反而像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那样,伸了个懒腰。

    我的脸蛋却红红的,烧得不行,估计像十月的烘烂柿子,刚要转身离开,翠花却说话了:“初九你别走……。”

    我身子一扭,问:“干啥?”

    翠花问:“跟嫂子说,昨天晚上你在窗户外面……到底看到了啥?”

    我说:“我真的啥也没看到,就看到你……好白,胸前挂了两个白面馍馍,上面还有俩枣子呢。”

    “噗嗤!”翠花笑了,前仰后合:“野小子,你看得还挺仔细。看就看呗,小时候又不是没看过。”

    看到她笑,我就火冒三丈:“你还有脸笑?说!为啥踹我哥?”

    翠花竭力止住笑,一本正经说:“俺不能让你哥碰俺……那儿。”

    “为啥啊?你俩是两口子,两口子不都那样吗?要不然娶媳妇干啥?”

    翠花眼睛一瞪:“你懂个啥啊?男人摸女人……哪儿,会生孩子的,俺才不想生孩子呢,生孩子……好疼。”

    “你说啥?”我的嘴巴张大了,久久合拢不上,下巴差点掉地上。

    我的上帝以及老天爷啊,哪儿来这么个奇葩女人,竟然认为男人摸女人会生孩子。

    不知道他爹娘在家咋教育的?打个雷劈死我算了……。

    虽然本少爷年纪小,高中都没毕业,也知道男人摸女人……那个地方,不会生孩子。

    课本上生理卫生都讲了,孩子不是那么容易就出来的……还要有一翻十分奥妙的过程。

    不过这也难怪,翠花本来就没受过啥教育,五年级就缀学了,根本不知道那种过程。

    原来昨晚她跟我哥啥也没干,俩人就那么王八看绿豆,干瞪了一晚。

    被她打败了,作为小叔子,当然不能跟嫂子讲解夫妻之间那种事儿的奥妙……那是哥哥的责任,弟弟不能代劳。

    不由竖起大拇指,冲她说:“我的傻嫂子,你可真行!”

    ……

    好景不长,我哥跟翠花成亲不到十天就分开了,决定到城里去打工,给人搬砖做小工。

    这次婚礼花了不少钱,大多是跟亲戚朋友借的,还卖了一头大肥猪。

    乡下人日子穷,必须赶紧堵上那些窟窿。再说以后花钱的地方太多了,还要盖房子,再给我张罗一房媳妇。

    金钱是最实在的东西,男欢女爱终归是上不了场面的……所以他决定,跟着村子里的几个青年一块走。

    出发的前一天,哥哥一晚没睡,我也一晚没睡。

    因为我继续爬在他们窗户根底下听房……不亲眼看着他俩鼓捣点真事出来,完不成任务,都对不起爹娘的辛苦栽培。

    奶奶的,咋回事哩,十天的时间哥哥都没有碰过翠花,俩人啥事儿也没干成。

    主要是翠花不让碰,每次哥哥靠近她,翠花就跟触电一样连喊带叫,连抓带挠,拳打脚踢,有一次还抓了哥哥满脸血道道。

    这女人好像天生怕男人。

    哥哥抓着嫂子的手说:“翠花,明天我就要走了,这一走少则一年,多则两三年都不会回来,家里就剩你自己了。

    我啥也不求,就是想你帮着我孝顺娘,照顾弟弟初九……初九也不小了,以后有个搬搬抬抬活儿,就让他干,你别沾手……。”

    翠花点点头,大眼睛眨巴两下说:“初八哥,你走吧,家里就交给俺了,俺保证孝顺爹娘,刷锅洗碗,缝缝补补,下地干活,放心,俺有的是力气,你别担心。”

    哥哥的表情很激动,抬手想摸嫂子脸蛋一下,可翠花却触电一样躲开了。

    他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最后叹口气,噗嗤吹灭了油灯,说:“睡觉吧……。”

    接下来屋子就没啥动静了。

    我知道啥也看不成了,又白冻一个晚上,所以就返回自己屋子去睡觉。

    第二天早上,鸡还没叫天还没亮,梨花村就躁动起来。

    村子里的人陆陆续续起来了,进城的邻居隔着拦马墙喊:“初八,该走了,就等你呢!”

    “知道了,马上走!”哥哥在外面答应了一声。

    我发现娘先起来的,捅开火给哥哥做早饭,爹也帮着他收拾行李,一家家的炊烟慢慢升起。

    嫂子翠花也起炕了,给我哥准备了干粮,路上吃的。

    所有的一切准备停当,爹老子过来敲我的门:“初九,赶紧起,送送你哥。”

    宁可三岁没娘,不想五点起床,尽管我困得不行,也不得不起来,帮着哥哥拿铺盖卷。

    癔症着脸爬起来,揉揉眼,发现我哥在拉着翠花说悄悄话:“我……走了,以后会想你的。”

    翠花没有显出那种生离死别,反而笑笑:“路上小心点,你身体不好,干活别逞强。”

    本来哥还想说点啥,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手也在半空中停住了,最后搭在了嫂子的肩膀上。

    我知道他心里发酸,想抱嫂子一下,或者摸一下她白嫩的小脸,可刚刚靠过来,翠花就后退一步,巧妙地躲开了。

    最后他叹口气,拎起了铺盖卷,我赶紧接了过去,说:“哥,我来,我来。”

    哥哥没做声,心事重重走出了家门。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我屁颠屁颠背着铺盖卷,一口气把他送到了村口。

    村口的老槐树下已经站了一大片人,都是村子里进城打工的。

    人还没有凑齐,哥哥却把我拉到了一边,喊了一声:“初九……。”

    “咋了哥?”

    “我走了,家里就你一个男子汉了,帮着我照顾爹娘,照顾你……嫂子。”

    “放心吧哥,我一定把嫂子照顾得体体面面,养得白白胖胖,跟咱家的小猪子一样胖。”

    哥哥点点头:“那就好,听说你跟翠花是同学?在学校关系就不错?”

    我说:“嗯……。”

    他说:“怪不得呢,实在不行……你俩就搭伙……过日子吧。”

    他的话我没听明白,搔了搔脑袋,啥叫我俩就搭伙过日子吧?

    刚想问他咋回事哩,大队人马已经呼呼啦啦走了,哥哥也接过我手里的铺盖卷,跟上了队伍。

    我站在送别的队伍里,看着哥哥的身影越来越远,最后消失不见。

    他离开的那年是正月十六,元宵节刚刚过完,孩子们也刚刚开学,村头的小石桥上,还有一声鞭炮清脆地炸响。

    我做梦也想不到,他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而且根本没打算回来。

    很多年后,直到我跟翠花洞房花烛的那晚,这混蛋才从天而降……。

    哥哥一走,本帅哥就是家里的男子汉了,所以就显得趾高气扬起来。

    偏偏又赶上了繁忙的农耕时期,所以就甩开膀子下地干活了。

    老实说我属于好吃懒做的那种人,天生不喜欢干活。

    别问我有啥理想,早就戒了。

    最大的理想是有很多钱,开名车,喝名酒,吃大餐,住别墅,睡明星,装逼,打脸,暴捶富二代……那理想多了去了。

    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目前不得不低着头修理地球……因为我不想以后地球修理我。

    总之,老子要做有钱人。

    种花生这天,翠花作为新媳妇,也不得不下地了。

    种花生需要两个人,一个刨坑,一个撒豆。爹跟娘两个人一组,我跟翠花两个人一组。

    翠花是嫂子,当然干轻活儿,她撒豆,我刨坑。

    这种男女搭配,真的干活不累。

    翠花就在我前面,头很低,每次撒豆,必然要弯腰,每次弯腰,胸口就敞开了。

    因为是春天,她的衣服变得薄了,上身只是一件粉红的衬衣,下身是一件条绒裤子,脚上是一双手工花布鞋。

    这样让她看起来更加淡雅,洒脱,身段也更加苗条秀丽。

    衬衣的扣子错开了,鼓鼓的两团也越发显得诱人,又白又大,让人垂涎欲滴。

    随着女人的动作一甩一甩,那鼓大的两团酥胸也左右乱颤,淡淡的乳晕,那乳头犹如快成熟的樱桃若隐若现。

    弄得我的脑子里想若菲菲,不停地吞口水,好几次锄头差点锄脚面上,剁掉脚趾头。

    翠花好像意识到了我在看她,脸蛋羞红了,将衬衣向上拉了拉问:“初九,你看啥呢?”

    “没看啥,锄坑呢。”我才不会承认呢,小叔子看嫂子……哪儿,怎么对得起我哥?这种牲口不如的事儿,打死也不能承认。

    翠花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看啥。”

    “那你说,我在看啥?”

    “你在看人家的……胸呗。”,

    这下好,被她发现了……换上一般人一定会羞得无地自容,找个地缝钻进去。

    但不可否认,本人的脸皮比普通人要厚一点:“切,谁乐意看你啊?别自作多情了?”

    翠花直起腰,把胸用力向上挺了挺,看样子故意在炫耀,挑逗我的极限:“你就是在看人家,瞧你,眼珠子都掉下来了,小心砸坏脚面,还有那哈喇子,能甩出去八里地。”

    我说:“不是我喜欢看,是你故意在我面前晃荡,一个劲地显摆,本来不想看,可禁不住引诱啊……。”

    “谁引诱你了?野小子讨打,看我不把你的嘴撕烂。”翠花知道我在逗她,脸腾地红透了,像山里的苹果。

    她抓起装花生的盆子冲我的脑袋拍打,一边打一边向爹娘告状:“爹,娘,初九他欺负俺,管不管你儿子?”

    爹跟娘没生气,反而冲这边笑笑,假装瞪一眼,训斥道:“初九,别跟你嫂子闹,好好干活。”

    发现不妙,我拔腿就跑,翠花举着盆子在后面紧追不放,胸前的两个圆球滚动得更厉害了,俩人在田地里转圈圈,哈哈的笑声弥漫了整个山野。

    山坡上有很多人在干活,脱去棉衣棉裤的人们依然不堪燥热,牵牛的牵牛,甩鞭的甩鞭,撒种的撒种,牲口的叫声,人们的吆喝声,再加上嫂子跟小叔的嬉闹声,好一副和谐的乡村图画。

    闹得正欢,忽然不好了,远处传来一阵惊叫:“哎呀,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田地的不远处是村子里的水塘,水塘边有人喊救命。

    翠花赶紧停住脚步说:“初九,别闹了,咱们去看看,出啥事儿了。”

    翻过地垄沟,发现池塘边一大群人,将一个女人从水里拖出来,拉到了岸边。

    热心的村民七手八脚争先恐后在按压那女人的胸口,想救醒她。

    可这女人好像晕过去了,任凭几个大小伙子怎么摸,她也不醒。

    翠花说:“初九,你看她是不是死了?”

    被拉上来的女人我认识,是赵二哥的媳妇孙桂兰,她可是梨花村有名的村花,长得特别好看。

    脸蛋像鸡蛋那样嫩,身条像柳枝那样软,被人拉上来的时候,毛衣搓了上去,露出一段细长洁白的腰,好像一朵露水滴答过的梨花。

    “快,叫医生,叫医生!”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哎,可是上哪儿去找医生啊?咱们这儿是大山,医生在40里以外的镇子里,来回八十里呢,医生找过来,孙桂兰就死干净了……。”不知道谁又搭了一句。

    发现大家都在摸,我也想上去摸。有便宜不沾王八蛋,于是屁颠屁颠往前蹭。

    翠花从后面揪住了我的脖领子,有点生气,好像怕我占了孙桂兰的便宜:“初九,你干啥?会治病吗,你就往上凑?”

    其他的村民也纷纷用质疑的眼光瞅着本帅哥……如果赶在平时,老子才不乐意淌这浑水呢,赵二媳妇的死活管我个鸟事?

    但这好歹是一条命,大家又是好邻居,不能见死不救。

    我拨拉开翠花的手说:“可以试试,反正现在也没医生,死马当作活马医呗,不能看着桂兰嫂死吧?”

    这么一说,大家都不做声了,全都安静下来。

    我蹲下开始观察孙桂兰落水以后的样子,脑子里也竭力在回想《按摩秘术》里的知识。

    那本书里有救人的方法,叫啥名字来着?……对,叫大海无量。

    就是按压女人的关元,气海,神阙三大穴位,然后一路向上,直奔膻中,将积水从她的肺里排出来。

    但是这四个穴位都在女人雪白的肚子还有胸口上,想施救,就必须要按压她……不该摸的地方。

    赵二哥到城里打工去了,两年的时间没回来,如果知道我这样摸他媳妇,不知道会不会用耳刮子抽我?

    抽就抽吧,老子是救人,难不成要看着他女人死?

    目前啥也顾不得了,再不施救,孙桂兰就真的窒息而死了。

    于是,我活动了一下手指,开始解她的衣服了。

    长这么大,第一次解开成年女人的衣服,双手还有点颤抖呢,心也有点慌乱。

    随着衣服敞开,首先映现在眼前的是孙桂兰打麦场那样的肚子,又扁又平,白如凝脂,好比天上的流云,山坡上放养的羊羔子,曲线玲珑剔透。

    最显眼的是两个鼓鼓的圆球,高耸挺立,直冲霄汉,来回晃荡,晃得哥们直眼晕……诱得人真想上前去咬住两只突起的小枣。看得我直咽口水。兄弟有了跃跃欲试的冲动。

    亚拉锁……那就是青藏高原……。

神奇的按摩术

    赶紧压下了身体的怒火,毕竟是救人,不能让村里给我扣上流氓的帽子,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首先用拇指压在了关元穴上,关元穴在女人肚脐上面三寸,

    卧槽!怪不得大家都要摸,果然又软又滑,手感不一样。

    早听说人世间有四大白,歌谣是这样念的:天上雪,地上雾,棉花瓤子……姑娘肚。

    真的好白,好软,好温暖。

    孙桂兰保养得不错,汗毛孔都看不到,轻轻一碰,女人的肚子就余波荡漾,鼓大的山峰也余波荡漾,好像一粒石头子,投进平静的湖水,激起一团好看的涟漪……。

    美不胜收,仿佛春风抚过泸沽湖,秋雨浸入九寨沟……。

    不单单是本帅哥我,旁边很多没出息的汉子也伸长脖子,目不转睛仔细瞧,同志们全都流下了激动的……哈喇子。

    我竭力忍耐着那种引诱,然后食指按在了气海穴上,中指按在了神阙上。

    另只手的拇指按在檀中穴上,下边揉三下,中间揉五下,上面揉四下,一共揉了十二下。

    最后双手向下一按,孙桂兰就浑身发癫发颤起来,仿佛通上了高压电,雪白的山峰上下乱抖,噗嗤,女人嘴巴张开,喷出一股乌黑的河水。

    “啊!醒了,真的醒了,初九,想不到你这么厉害!”旁边的翠花兴奋极了,又蹦又跳。

    “哎呀,杨初九,想不到你还有这手绝活,从前真是小看你了,真是深藏不漏啊。”旁边的群众也佩服得五体投地。

    孙桂兰睁开眼,疑惑地看着四周的群众,女人哇地哭了:“俺咋在这儿?发生什么事儿了?”

    翠花上去抱了孙桂花的肩膀,关心地问她:“桂兰嫂,你掉水里了,为啥会这样?”

    孙桂兰自己也不明白咋回事,搔着长头发的脑袋疑惑了半天:“俺累啊,男人不在家,家里地里一通忙活,还要照顾公婆,夜里没睡好,这才晕倒栽水里的……。”

    经过女人这么一解释,大家终于明白了,原来孙桂兰就是想汉子想得不行……憋得。

    赵二哥进城打工两年了,一直没回来,跟村子里其他女人一样,孙桂兰成为了留守女人。

    所谓的留守女人,就是男人常年不在家的女人。

    因为男人常年不在家,所以很多留守女人熬不住,都在想方设法……偷汉子。

    我甚至怀疑,孙桂兰不会是晚上忙着偷汉子没睡好,才精神不振掉水里的吧?

    翠花问:“那你感觉咋样?还能不能站起来?是俺家初九救了你。”

    孙桂兰说:“现在俺没事了,谢谢你初九……”

    女人一边说一边系扣子,一头乌黑的长发不断滴着水珠,流过雪白的脸颊,淌过脖子,滴进她胸前深深的沟壑里。褂子完全紧贴在身上,勾勒出玲珑剔透的曲线。

    “不用谢,我们应该向雷锋叔叔学习。”我很高尚地说。眼睛却跟钩子一样,钩在了孙桂兰胸前两粒紫葡萄上。

    真的好想尝尝那两粒葡萄是什么滋味,可惜没有机会了。

    老子还没有摸够呢,咋就醒了呢?

    四周的群众全都佩服地看着本帅哥,啧啧称赞,他们甚至以为真的雷锋又回来了,这让我心里很受用。

    几个好心的群众搀着孙桂兰走了,四周的汉子们也使劲咽口唾沫,摇摇头四散而去。

    那些没有摸到桂兰嫂的男人,估计都很扫兴,恼恨自己为啥不快一步。

    这不,让杨初九占了便宜。

    看看天色不早,翠花也拉着我离开了。

    翠花噗嗤一笑,夸赞道:“初九,你行啊,想不到还有这门手艺,哪儿学来的?为啥嫂子不知道?”

    我高深莫测一笑:“你小叔子是天才,无师自通啊,不但会治病,还会按摩呢。嫂子,你以后有个头疼脑热,姨妈不调啥的,不用找别人,直接找我就行了,不用烦恼,摸摸就好。”

    翠花没有生气,反而“咯咯”一笑,说道:“死小子,还在占嫂子便宜?信不信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没呀,我哪敢啊?”发现翠花没有恼,我也不敢再说了,免得她再用笤帚疙瘩揍人。

    “还有你小子不敢的事情?”翠花话锋一转:“天不早了,赶紧帮着爹娘干活吧。要不然就晌午了。”

    来到自家田里,我爹正在哪儿担水,浇灌庄稼。

    半亩地的花生种完了,必须要浇水,这鬼天气三个月没下雨了,要是不浇水,花生种地里根本不能发芽。

    点种以后浇水,我们这儿叫保墒,墒土不好,庄稼苗就出不齐,影响一年的收成。

    “爹,我来,我来。”我赶紧接过爹手里的扁担,挑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有儿子在,爹也落得清闲,抬手擦擦汗,开始抽旱烟。

    从水塘里挑一担水过来,娘跟翠花蹲在那儿用舀水瓢浇灌。

    爹一边抽旱烟一边说:“老天不将就人,今年庄家恐怕要颗粒无收了。”

    不仅仅爹发愁,挑水浇地同样是我的噩梦。

    翠花问:“爹,为啥要挑水浇地啊?好几亩地,全都挑水浇灌,那要挑到猴年马月啊?”

    “不担水浇地咋办?庄稼人的地不能扔啊。”爹吸一口烟,浓黑的烟雾从他胡子拉碴的嘴巴里喷出来,眨眼被山风吹得无影无踪。

    “爹,要不咱买台抽水机呗。”翠花眨巴一下大眼问。

    “咱山里人穷啊?哪有钱买抽水机?再说了,山里人祖祖辈辈都是挑水浇地,庄稼人吃这点儿苦不算啥。”

    我爹就是死脑筋,怕花钱,买一台抽水机,再加上柴油机还有油钱,最少不低于两千块。

    可目前家里二百块都拿不出来了,哥哥办喜事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欠了一屁股债。买那只猪崽子的钱都是借的。

    对于庄稼人来说,这两千块是绝对可以省下的,三亩口粮地,两个壮劳力,半个月就能浇完。

    翠花蹲在地上,用水瓢一下一下从桶里舀水,天上的太阳很猛烈,晒得嫂子一头大汗。把我这个小叔子心疼地不行。

    她后面的毛衣被搓了上去,跟孙桂兰一样,露出一段洁白细长的腰,晃得人眼晕。

    前面的扣子又错开了,鼓鼓的两团也左右晃荡,因为蹲着,那两团顶着膝盖,被挤成了两个肉夹馍。

    “嫂子,我来,我来。”不知道为啥,身不由己又凑了过去,夺过水瓢帮着她舀水。

    翠花噗嗤一笑:“初九你咋了?这点活儿还能累着俺?”

    我当然不会告诉她实情,难道要说,我是为了看你的……胸?

    本小叔子才没有那么下作呢。

    “你是我嫂子,不能干重活,哥临走的时候说了,让我照顾你。”

    “噗嗤……不让我干活,那你让我干啥?”

    我赶紧转移话题:“你的任务,是帮我哥生孩子。”

    翠花一听,脸蛋再次红透,自语道:“你哥不在家,俺……跟谁生?”

    翠花说的没错,是啊,跟谁生?跟我哥结婚十天,她至今都是闺女,根本没让哥碰她。

    女人不让男人碰,能生出孩子才怪?

    听到这儿,我也不说话了,赶紧挑起担子,直奔池塘去了。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日落西山了,狼吞虎咽吃过饭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里咋着也睡不着。

    这样挑水浇地不是办法啊,还不累死人?必须想办法弄台抽水机。

    可钱从哪儿来?本少爷生来身子骨弱,爹娘还真舍不得让我干重活。

    去年还好,至少有哥哥,挑水浇地都是爹跟哥哥干。

    哥哥进城以后,我不得不挑起生活的重担。

    心里也彭拜不已,白天孙桂兰雪白的身子还是在脑袋里挥之不去。

    她咋就那么白?跟雪团一样,多好的一颗白菜啊,被赵二这头猪给拱了,要是我媳妇该多好?

    乳房真大,真白,真软,想着上午在孙桂兰肚子上按压的感觉,手上的温柔,心里激动地不行,还有点冲动。

TOP Posted:2017-10-11 23:16 | 回樓主
davidyxwj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367
威望: 37 點
金錢: 11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2-12-09


1024
TOP Posted:2017-10-12 04:05 | 回1樓
义乌狼群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454
威望: 46 點
金錢: 45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2-10-03


1024
TOP Posted:2017-10-12 04:25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