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浮生若梦之初尝禁果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浮生若梦之初尝禁果
寒山寺Sigma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
威望: 2 點
金錢: 10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8-23


浮生若梦之初尝禁果



本帖被 Diss 從 技術討論區 移動到本區(2017-10-10)
大一的暑假,由于学校地处某火炉城市而宿舍并没有空调且住在七楼顶楼,酷暑难耐,便回家度假。家在某山区农村,绿树成荫,气候宜人。小时候感觉村里很热闹,有很多的小孩有很多的人,长大了才发现这些都是错觉,村里其实并没有很多的人,大部分甚至全部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留在村里的大部分是五六十以上的老人以及很少一部分的父母年纪太大而无法负担照顾小孩而不得不在家里的少妇。回家以后百无聊赖,跟我同龄的孩子都出去打工了,附近的上大学的一个也没有,似乎真的一个也没有。每天睡觉睡到九十点,起来以后依然无聊,我只好每天下午都去爬山以消磨时间,每天。
当一个人日复一日重复的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总是容易遇到一些意外惊喜。我所爬的山的山脚下有一栋废弃的旧房子,那是一栋砖瓦房,曾经装修的不错,房外面刷好了石灰,屋内地板也铺了水泥。农村人迷信,因为有风水大师说那栋房子的风水不好而房子的曾经的女主人又因为高血压中风去世,因此他们废弃了那栋砖瓦房。房子的四周已经长起了齐人高的杂草,但是房子依然保持完好,房门上了锁,似乎被用来存放杂物。每天爬山经过这栋房子,我也曾经走近了看过,并没有什么引起我兴趣的东西,只是时常感慨迷信思想给农村的家庭带来沉重的思想和经济的负担。
一日下午五点左右,照例爬山,当我从山上下来经过那栋废弃的房子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房子里有什么声响,至少不是我平常经过一样的寂静无声。好奇心作祟,我轻轻的靠近房子,想看看究竟是什么发出的声音。当我靠近的时候,我似乎听到了女人的呻吟和喘息,这更加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当我靠近墙角的时候,我确信房子里面有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而且他们在做爱。我可以清晰的听到女人的喘息和呻吟以及两具肉体碰撞时偶尔发出的啪啪声。门锁着,我无从看到里面的情况。作为一个十八九岁的血气方刚的少年,感性和理性都驱使我继续偷听和偷看。但是为了防止里面的人在做爱,我在外面看他们,而山上的人或者偶尔路过的人在看我,我轻轻的绕到房子的后面。我偷偷的绕到后门,里面的声音更清晰了,我想透过后门的门缝看清立面的状况,但是没有实现。上天给我关了两扇门却给我开了半扇破窗:后窗由于长期废弃没有维护,不知是由于风吹雨打还是哪个熊孩子一石头砸碎了,有一个缺口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风景。里面果然是一个女人一个男人。女人是这栋废弃的房子的主人的儿媳妇,年纪二十四五左右,农村女孩结婚早,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他老公跟公公都出去打工了,她由于要带小孩只能在家。男人是我们村有名的务农高手,五十出头,他身高一米七出头,长的非常壮实,年轻的时候外出做挖煤工人,近年由于小煤矿安全事故频发且国家管的严关闭了大量的小煤矿,他就索性在家承包别人由于外出打工不种的农田自己种田了。我看到的时候男人和女人在一块铺在地面的席子上,他们赤身裸体的结合在一块,男人背对着我半跪着把女人的两条腿架在肩膀上,女人则躺在席子上,我可以看清女人的脸。男人有节奏的一下一下的进入女人的身体,虽然不是很快,但是可以看得出每一次都很深很用力,女人也随着插入的节奏而呻吟。女人用两只手抓住男人的屁股,使劲的把男人往自己的身体方向拉,似乎想让男人插的更深一点。男人似乎感受到了女人的心意,不再半跪着而是用两手撑地把身体压向女人,此时女人的双腿被压向自己的头部,她像一只虾一样弓在席子上,屁股被抬的老高,我可以清楚的看到男人的身体在女人的身体里进进出出。男人虽已五十出头,但常年劳动,身体依然非常健壮。男人不仅身体健壮,下体也是硕大坚挺。女人的下体在男人不断的抽插下早已泛滥,流出的淫水顺着屁股沟已经流到了菊花,而随着男人下体的抽插还带出很多不知是男人的精液还是女人分泌的白色浆状物。女人的手此时已经抓不到男人的屁股了,她只好朝男人喊道:快,用力。男人得令后,突然开始快速抽插,男人的身体与女人的身体碰撞发出巨大的啪啪啪声音,而女人也开始忘乎所以的呻吟并不断的发出快和用力的喊声。此刻我突然觉得自己进入了另一个人生境界,我不由自主的把手伸进了内裤里用手握住了自己的下体,他是如此的坚硬和挺拔。一顿冲刺过后,男人终于不动了,只是死死的压在女人的身上,女人脸色潮红,脖子通红。男人从女人身上下来,坐在旁边抽烟,女人呈大字状躺着一动不动,精液正从她的下体往外流。男人抽完烟,跟女人轻声细语了几句就穿着衣服从前门走了。
女人开始用毛巾擦拭身体,旁边有一桶水,看来他们早有准备。我突然发现男人走后,女人并没有起来反锁门。我此时身体前所未有的燥热和坚硬挺拔。我犹豫要不要从前门进去。最终,下半身战胜了上半身,我从前面打开门进入,我听到女人说:你怎么又回来了?我没有出声,我把门关上并反锁。当我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她刚好擦拭完下体,尚没有穿衣服。当她发现是我的时候,她吓呆了,虽然我们是穷山沟了,但是道德廉耻还是有的,道德的束缚谁能挣的脱。长时间的沉默,我们都没有说话,她可能是吓住了,而我则是不知道说什么。我慢慢的走过去,眼睛紧紧的盯着她的下体看,她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而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伸出手扶住她的膝盖,把她的双腿掰开,她竟然顺从了我。我慢慢的把手往上伸,顺着她的大腿,摸到大腿根部,用手指拨她的阴唇。“是不是想看?”她问到。我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嗯”。“你还是处男吧?”他继续问道。我又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嗯”。“听说你在上大学?”我说是的。“你去把门反锁了吧”,他她吩咐道。“已经反锁了”,我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我帮你把裤子脱了吧”,她也不等我回应,就伸手开始脱我的运动裤,我抬起脚配合她把裤子脱了,然后她开始脱我内裤,第一次在女人面前赤身裸体,我心里砰砰直跳。脱完后,我站着,她跪着,我的下体直挺挺的出现在她面前。“我帮你口吧”她说。我说好。她跪着一只手扶着我的屁股,一直手扶着我的下体开始帮我口。她侧着头用舌头舔我下体的四周,然后用舌尖抵住我的龟头,舌头打转,摩擦我的龟头,我只感觉自己要喷射出来,突然深处双手,抱住她的脑袋,把下体深深的插入她的喉咙,抱着她的头,做抽插状,下体不由自主的不断喷射而出。她不知道是插入太深被呛到还是精液喷出太突然呗呛到,她剧烈的咳嗽了一会儿。我说“没事吧”,她说没事。她在席子边拿了一点纸,把精液吐在了纸上。然后就是继续长时间的沉默,我站着,她跪在我身边,此时我的下体已经软了耷拉着。她又说“我帮你口吧”,我说好。她把我耷拉着的下体放进嘴里,下体还残留着精液她也没有在乎,她用她的舌尖不断的撩拨我的龟头,我慢慢的又感觉身体发热,喉咙发干,下体也慢慢的坚挺了起来。“我想像他那样”我说。她说好。她重新躺在席子上,自己用两只手把腿抬起来。她用眼镜看着我,示意我开始。我跪在席子上,把她的褪放在我肩膀上。此时我才真正仔细认真的看她身体的全貌。她的胸部非常大,屁股也非常大,比起这个年纪的城市女生,她要显得丰满和成熟许多。阴毛非常的长和浓密,阴唇很肥大,盖住了整个洞口。我把下体顶在她下体,想用力往里插。“不是这里”“往下一点”原来我把下体顶在了她阴蒂出,并没有对准阴道口。她用手扶着我的下体对准她的阴道口,然后让我慢慢用力往里插。可能是由于她刚做完,里面还很湿润,我很轻易的进入她的身体。她用手扶着我的屁股,让我轻轻的一下一下抽插。“你把整个插进来”她说到。我说好。然后她扶着我的屁股,拉着我的屁股让我整个进入她的身体,我只感到下体整个被一个湿湿热热的环境包围着。“我要射了”我急促的说到。她用力的拉着我的屁股,让我进入的更深,同时抬起屁股往我身体顶过来。我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下体喷涌而出,趴在她的身上,一动也不想动。
TOP Posted:2017-10-10 17:02 | 回樓主
凌晨四点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57
威望: 6 點
金錢: 57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7-20


这么好的事,1024
TOP Posted:2017-10-10 17:22 | 回1樓
金牌大状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351
威望: 136 點
金錢: 20 USD
貢獻: 2507 點
註冊: 2013-11-29


哈哈,为啥这么湿润知道不
------------------------
f
TOP Posted:2017-10-10 17:28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