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丁少秋的婚礼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丁少秋的婚礼
看片呵呵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334
威望: 39 點
金錢: 25 USD
貢獻: 153 點
註冊: 2015-06-25


丁少秋的婚礼



一个月后,丁家庄张灯结彩,是丁少秋成亲之日,也是正式接掌丁家庄之日。新娘子是四位,是李玉虹、池秋凤、柳青青、姬青萍。而紫云、紫霞、紫雯、青霓、青珂、青佩、秋影、秋英、秋霜,以及鱼巧仙、白灵仙、刘宝香、沈雪娟十三人,都不愿少秋被人议论,所以没要任何名分。至于丁小凤,当然更不可能有任何名分。此外,再加上祝秋云、何香云、任香雪、谢香玉、艾淑芬、易天心、姚淑凤七人,丁少秋要应付二十五位女子,也真够他受的。
  新婚之夜,自然不能让新娘子失望。丁少秋今晚找上了李玉虹,她毕竟是他名正言顺的大少奶奶。众女都与他有过鱼水之欢,姐妹之间也都和睦相处,众女谁都不会计较少秋跟谁睡。喜烛下的李玉虹,脸上一抹羞红,丁少秋伸出右臂搂向她,吻向她耳际,她则体贴性的把娇躯後靠。撑起的下身紧贴在她丰腴的臀部,更令丁少秋一阵酥麻。
  鼻际闻着阵阵的幽香,丁少秋亲吻着她的耳垂。只看她那紧闭的双眸微颤,呼吸的气息逐渐急促起来。丁少秋将右手移动到她右肩上,褪下她衬裙的右肩带。在幽柔的灯下,只见高耸的乳峰上有着一抹粉红的乳晕,粉红的乳头则适中地嵌在其中。右手再度掌握住它,刚才掌握的感觉如今已清晰可见。
  “啊……唔……噢……哎哟……哎哟……啊……唔……啊……”李玉虹转过身来,自己褪下了衬裙,露出一对浑圆高挺的乳峰。丁少秋褪去上身衣物,扑了上去。上身揉压着她的双乳,两手由她腋下反勾,压在她身上。狂吻着她的朱唇、粉颈,鼻际则呼吸着令人狂热的沐香。
  “哥……轻点……”她一面嘤咛说道,一面将双手探入丁少秋的内裤。
  “呼……”在她揉搓丁少秋的阴茎时,使丁少秋不禁深呼了一口气。
  丁少秋以双膝拱起下身方便她动作之同时,一头栽向她胸前的深谷,吸吮着她柔绵胀耸的双乳。偶因不慎,以门牙磨触她乳晕时,却意外使她张开樱唇啊地娇啼几声。此一发现,使丁少秋大胆地偶而以双唇重挟她的乳头。
  久忍不住的样子,她褪下了丁少秋的内裤,将丁少秋的宝贝挟在她大腿间。一阵揉挟,也使丁少秋禁不住扯下她衬裙,转过身来将头埋入她双腿间。女人的大腿真的比羽毛枕还柔软还舒适,在吸吮她那绵长的大腿之际,却嗅到一股不同的沐香,是从她棉白的亵裤间传来的异香。只见她双股间的亵裤中微湿,鼓起的陵丘中夹着一丝的细缝。丁少秋伸出食指在细缝上下轻揉着,感受着即将迸发火山口的温热与湿润。
  “啊……啊……啊……”李玉虹双腿左右扭动着,双手紧握丁少秋的下肢,口中则发出惑人的呻吟。听她那惑人的嘤咛声,使丁少秋不禁褪下她那雪白的亵裤。
  曲卷乌黑的阴毛稀疏地遍植丘阜上,桃源洞口的双扉随着她的颤动在微湿中蠕动着。以手轻拨一片桃红的洞口,可看见一深远幽径直通内处。手指左右撩拨双门,竟使她忍受不住坐了起来,将丁少秋拉躺在她身旁。李玉虹曲起右腿将丁少秋挟在她双股间,左腿张开屈抬,以左手扶着丁少秋的宝贝,在她私处一阵揉搓。
  经过这一阵舒柔温热的搓揉,一阵酥麻由会阴底部升起。丁少秋赶紧以右手压住那股脉动,深吸了一口气,爬压在她身上。两手揉搓她坚实的双乳,轮流吸吮着她的乳头。以双膝撑开她双腿,宝贝则在她私处左右轻点,点得她不得不哀求,低低地说:“轻……轻……轻一点……点……我……怕……受……不了……”丁少秋再如此轻点一阵,直到龟头感到湿润无比。
  “哥……快进……来……快……”她娇喘哀求道:“快进来……喔……”在她再度哀求声中,丁少秋出其不意地把它刺进她的私处,使她闷叫了一声。
  扭动中,仍不忘时时弯下腰来,给丁少秋一个爱恋的吻。李玉虹的扭动是有技巧的,深入轻微的扭动使丁少秋受的刺激较小,而对她则次次舒爽,这由她面部抽搐的表情可知。她似缺氧地喘息,胸口起伏着,双乳不停地随她上下摆摇波动着。
  “啊……唔……噢……哎哟……哎哟……啊……唔……啊……”李玉虹已经无反抗的力量了。
  丁少秋以双枕垫高头部,欣赏她作的表情。她平滑的小腹则随她前後扭动,挤压出一条深深的皱纹。乌长的秀发则随她一扭头飞扬着。只见宝贝在她私处一进一出,时而整根埋入、时而半吐而出。这时丁少秋才注意到在她私处微上地方着一颗粉红珍珠,丁少秋以手指随她扭荡的节奏揉搓着。
  “啊……嗯……”她摆动的频率越来越快,下揉的力量也越来越重。当然,揉附在她那粒珍珠上的手指受压迫的力量也越重。
  没几时李玉虹口齿不清地呼唤道:“啊……快出来了……哥……快一点……快一点……抱……抱住我……”呼叫声中她更把上身前倾,以便加压。
  丁少秋没回应她,更将臀部时而不意上顶,持续了十来次後,她搂起丁少秋上身紧抱并狂乱的呼叫着:“我……要死……死了……”
  抬起肥臀,不停地呻吟:“哎……哎唷……嗯……嗯唔……哎唷……哎……哎啊……唷……啊啊……哟……嗯嗯……啊啊……”
  在一声大叫後,她瘫软了下来说:“我头好晕,我要躺下……”丁少秋抱她躺下後,望着她苍白出汗的娇躯,她当真筋疲力竭了,但挟在她双股中的它怎办?
  “你还要吗?”丁少秋心想她大概倦了想休息了。
  “换你上来……”娇喘微吁的樱唇,说出出乎他意料之外的答案。丁少秋将她抱在床沿,双手将她的双腿架在双臂上,站在床沿端好架势,以最深入、接触面最广的姿势展开丁少秋第二波的攻击。
  “哎唷……啊……哎呀……哎唷……不……不要……不行……”抬起肥臀,不停地呻吟:“哎……哎唷……嗯……嗯唔……哎唷……哎……哎啊……啊啊……哟……嗯嗯……啊啊……”玉腿勾住了丁少秋的脖子,她一阵子呻吟後,继续顶挺着:“哎唷……快……快一点……我呀……我……”
  半站半伏着作,使丁少秋体力的消耗省了不少。前进的撞击,撞出她胸前阵阵的波浪,也撞出她哀哟的淫叫声。阴曩拍击她会阴的肉击声,和着活塞的运动声,是一击三响的杰作。
  “好痒……好痒……呀……痒死了……快……不要……不要这样……快……快……唔……快来……快点……上来……我要……我要……我……啊……啊……啊……快点……快给我……给我……我要……我要……”李玉虹不停的叫着。
  “哎哟……哎哟……”声声入耳,左搓搓、右揉揉,揉出她阵阵的寒噤。她来了两次高潮,这由她紧抓丁少秋双臂的双手所施的力道,还有阴道缩夹的频率可感知。在狂暴中,一股泉涌直冲子宫,丁少秋忙用力拨开她双腿、身体前倾向她胸前压去。
  “啊……啊……啊……”和着丁少秋喷射,李玉虹连叫了几声,瘫软了下来。
  “怎么样,感觉还好吧?”丁少秋搂着她,温柔地抚慰道。
  李玉虹经过这一阵休息之后,慢慢恢复过来,送上香吻,然后道:“哥,你真是越来越强了,我们姐妹只怕不够。”
  丁少秋哑然失笑道:“你算过没有,一共有二十五个,你还说不够?”
  李玉虹娇羞地道:“你好像越来越厉害了,再多一些你也应该能够对付。”
  丁少秋听出些味来了:“玉妹,你是不是又动了什么念头,上次易大姐和四卫的事,也不跟我商量,这次又想干什么?”
  李玉虹委屈地道:“人家还不是为了你,你难道不乐意?”
  丁少秋笑道:“看你这样,就像受气的小媳妇似的,我不是不乐意,是不愿做「闷葫芦」,被人牵着鼻子走。”
  李玉虹笑道:“这还差不多,我这不是正要告诉你吗?”
  丁少秋笑笑道:“你又在打哪位姑娘的主意,你有没有想到这样是耽误了人家姑娘?”
  李玉虹道:“是人家求着我,我才肯的,你以为我会主动把你往别人怀里送呀。”
  丁少秋笑道:“哦,是哪家姑娘不开眼,居然看上了我。”
  李玉虹白了他一眼道:“人家跟你说正经的,你又贫嘴……”接着又道:“你还记不记得上次你替我门下弟子取念珠的情形,她们可都求我收留呢?”
  “她们?”丁少秋瞪大了眼睛:“你不要跟我说是全部三十二个吧?”
  李玉虹微微一笑道:“当然是全部啦,你想这么好的机会,哪个肯放过呢?”顿了一顿,接着又道:“人家大姑娘的鸡头肉,让你又捏又摸的,你想占了便宜就不管啦?”
  “我的妈呀……”丁少秋不由怪叫一声道:“一下子又来三十二个,吃也要把我吃垮呀。”
  李玉虹娇笑道:“你叫妈也没用,这也是经过她老人家和我们姐妹同意的,你想赖也赖不掉。”
  丁少秋苦笑道:“你们是吃定我了。”顿了一下,接着又道:“你们就不担心把我累垮了?”
  李玉虹娇羞地道:“就算再多,我想也不会成问题。谁叫你是第一个闯进她们心扉的男子,又摸过她们的身子,换作是我,我也会这样的。”
  丁少秋苦笑着道:“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李玉虹娇笑道:“大哥,你也别担心,我们姐妹一定会和睦相处,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只要你尽量对大家一视同仁,就一定没有问题。我让她们先候着,等过一段时间,你就把她们收了房,什么事你都不用操心,你就等着享艳福就行了。”
  丁少秋吻了她一下道:“女人不妒是好,但像你们这样也太大方了吧?”
  李玉虹笑着回亲了他一下道:“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接着又道:“你也别想那么多了,明天、后天、再后天,你分别去陪青青、青萍、秋凤三位妹子,算是她们的花烛之夜。现在时候还早,我也不再留你,你可以去陪陪其他姐妹或者娘、易大姐她们。”不由分说,将丁少秋送出了房。
  丁少秋出了李玉虹的房间,想了一想,来到自己亲娘祝秋云的房中,他知道柳青青的母亲艾淑芬经常是与自己母亲住在一起。果不其然,两人见少秋深夜而来,自然喜出望外。卧室中的灯火明亮,不一会儿,祝秋云母子及艾淑芬三人,赤条条一丝不挂。丁少秋居中而卧,双手左拥右抱着两位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之中年美妇,感觉二美之风味各异。
  亲娘祝秋云生得高贵大方,娇媚不现于形,身才苗条,肥乳、细腰、丰臀、乌黑阴毛丛生,小穴生得正、紧、小,花心紧合,阴唇丰肥、阴道肉壁,伸、缩收放自如,玩的时候,可任形开合,妙不可言,内媚之术超人。
  艾淑芬虽已四十出头,然生得雍容艳丽、娇媚热情、胴体丰满、肌肤白嫩、丰若无骨,高挺肥大乳房,不现下垂,乳头硬大,柳腰,小腹略略凸出,花纹数条,阴阜突出,阴毛自脐下三寸处,布满腿间,乌黑亮丽,将整个阴户盖住,穴儿生得肥厚、紧、热、深,阴壁肉厚、花心敏感、淫水不竭,热情似火,娇媚浪态,现于眉目,宝贝插入穴中,花心收放自如,吸、吮自形开合,内媚更胜其母。
  今得享此双美妇之异味,真是人生一大乐事矣。丁少秋双手,左摸右揉,使得二美妇欲火高炽,淫水直流,祝秋云抱着俊面吻个不停,艾淑芬手握宝贝,捏揉套弄,小嘴不停亲吻其小腹及阴毛。丁少秋被二美妇上下其手抚弄,欲火上升,宝贝粗长暴涨,全身热血沸腾。
  “少秋……娘……好难受……要儿……儿的大宝贝……”
  “少秋……娘也好难受……我也要……要儿的大宝贝……”
  “都是娘,少秋只有一条宝贝,那我跟谁先玩呢?”
  艾淑芬笑着道:“谁先谁后都一样,少秋有的是狠劲,一定能够满足你我的需要的,云妹,你先来吧。”说着对少秋道:“少秋,先解决你娘的饥渴吧。”
  “好的,娘。”少秋于是翻身上马,祝秋云亦紧抱其背,双腿高举,挟其雄腰,两脚环勾。另一手握住丁少秋的宝贝,对准阴户口,先以大龟头轻磨一阵,使龟头沾满淫液,娇声说道:“乖儿,可以插进去了,但是要轻一点,别太用力,不然娘会痛得受不了的。”
  “是,娘我知道。”丁少秋沉腰一顶,「滋」的一声,大龟头整个进入。
  “啊……儿……轻……轻点……涨死……娘了……”
  “娘,你还痛呀?”
  “还是有点涨……涨……痛……”
  “娘,玩过那么多次了,怎么还会痛呢?真奇怪。”
  “什么真奇怪?你可知你的龟头又大、宝贝又粗长,娘每次被你操得要死要活,你知道吗?”
  “我……我……”
  “别我……我的了,慢慢的、轻轻的往里顶……乖……先揉娘的奶……头……”慢磨、慢顶,粗长宝贝一寸一寸的深入,直到深处。
  “哎呀……好涨……好酸……好痒……儿啊……你先稍停一下……娘……娘实在受不了你再……再顶……了……”
  丁少秋伏在亲娘祝秋云丰满胴体上,手揉肥奶,粗长大宝贝紧紧插在阴户里,龟头抵住花心暂停抽插,片刻后:“娘,我要动了。”
  “嗯。”暂停的人儿又开使摆动了,祝秋云蕴藏在体内的欲火,在休息片刻后,已开始激荡了,丁少秋急快猛烈的抽插,次次到底、下下至心,将全身的力量,聚集于宝贝上,勇猛抽插、旋转,抵揉着花心,亲娘祝秋云亦骚浪的摇摆着肥臀,全力配合,媚眼如丝、娇喘吁吁。
  丁少秋则是勇猛如虎,埋头苦干,亲娘祝秋云在被爱子狠抽猛插之下,痛快得要发了疯似的,全身筋骨肌肉酸软,肥紧的小穴,淫水流个不停,口中淫声浪语哼道:“宝贝……少秋……好舒服……再来……对……用力……”
  丁少秋被亲娘祝秋云之淫声浪态,刺激到极点,快慰的宝贝暴涨,龟头连抖,一股热精猛泄而出,全部射入花心深处,冲击得祝秋云也舒服透顶,阴户紧缩,张开银牙紧紧咬住丁少秋的肩头,紧搂爱儿,神魂飞驰,快乐异常,双双领略射精后无上的乐趣,阴阳交合,快乐的昏迷过去。
  淑芬在旁观战良久,芳心动荡、欲火高涨,意乱神迷见他母子二人,紧紧搂抱颤抖不停,知道二人已享受到至高的乐趣。这时二人已渐渐停止颤抖,软瘫一团,二人全身汗水,如雨打的一般,忙拿起毛巾,替他二人擦着,好等丁少秋休息过后,再给自己享受快乐的时刻。艾淑芬抱紧丁少秋,侧躺一旁,享受触觉之快感的等待着。
  不久,丁少秋回过神来,回首望着艾淑芬,见其一对水汪汪的媚眼,充满淫态,凝视着自己。秀眉含春、艳红樱唇、欲语还休、脸颊娇红,娇艳迷人。四目相交,百媚横生,真恨不得将她一口活吞下去:“娘,对不起,累你久等了。”
  “还说呢,刚才看的我难受死了。”淑芬边说,边套弄着丁少秋的宝贝,丁少秋亦手握丰满肥大乳房,摸、揉、捏,另手插入多毛肥厚阴户中,挖、插,并捏搓那敏感的阴核,使得淑芬欲火高涨,柳腰肥臀不安的扭动,娇喘吁吁。
  “少秋……娘的小穴酸痒得……全身难受死了……乖儿……别再逗娘了……快把你……你的……大宝贝……插进来……吧……娘实在……忍不住了……”艾淑芬呻吟的浪哼着,丁少秋被其娇媚淫浪所激,血脉奔腾,宝贝硬热如烧红的铁条,不泄不快。翻身压上艾淑芬的娇躯,挺轮直刺,「滋」的一声插入四寸有余。
  艾淑芬被刺得「唉呀」一声,娇躯直抖:“少秋……好痛……好涨……轻点……停一下……再……”丁少秋闻听,只得停住不动,低头含着褐红色的大吸吮舐咬,手摸着阴核揉搓。
  稍停艾淑芬长嘘口气道:“少秋……娘现在……小穴里面又酸……又痒……要乖儿的大宝贝再动……娘的水出来了……”阵阵淫水源源而出,丁少秋顿感一阵热流源源而来,知其已能承受得了,于是稍一用力,整条大宝贝全根到底。龟头紧抵花心,子宫口一开一合,吸吮着大龟头,使得丁少秋舒畅传遍满身。
  “少秋……你快用力……娘……好痒……好涨……也好舒服……小冤家……快……快动……嘛……”丁少秋的龟头被挟得异样的快感,也开使加快抽插,抽则到口,插则到底。有时用三浅一深,再改为六浅一深,或九浅一深,到底触及花心时,再旋转屁股磨揉一阵。淑芬被丁少秋的大宝贝强有力的抽插,以及大龟头研磨着花心,那销魂蚀骨之乐,痛快得她四肢紧紧搂着这可人儿。
  “天啊……少秋……使我美得如登仙境……娘……好痛快……好舒服……少秋……要命的冤家……我……我已快乐至极……插得真够劲……娘的骨头……都要酥散了……少秋……快……再快……再用力……娘……要……出来……来了……泄……泄给……乖儿了……”
  二人真是旗鼓相当,舍命缠战,双双同时达到顶点,阴阳二精同泄,紧拥一团,呼吸急促,性器紧合,同享泄精后那一瞬间之欢悦。持久之缠战使得艾淑芬、祝秋云精疲力尽,百骸皆酥,身心舒畅,全身软瘫,昏昏进入睡乡。
  安顿好自己的亲娘祝秋云和丈母娘艾淑芬,丁少秋意犹未尽,来到丁小凤的房中。悄悄进入房中,丁少秋轻呼一声:“凤姐姐……”
  丁小凤睁开眼,见少秋进来,便猛地掀开盖在身上的床单,跳下床热情如火地扑进他的怀里,抱着他的脖颈,与他久久地亲吻。她的呼吸十分急促,身体在颤抖,嘴里呼喊着:“好弟弟,抱紧我。”
  丁少秋哪还忍得住,把她抱了起来,痛吻香唇,同时一只大手在她全身上下轻轻的抚摸。由脸,经过颈部,滞留在胸前那一对丰满的乳房上,揉揉搓搓,又拈着两个乳头,使丁小凤的乳尖涨的愈大愈硬。享受着爱抚,没有拒绝,任由那双手抚摸,那另一只手,沿着小腹向下摸索,隔小亵裤,手掌摸磨着阴户,丁小凤的全身,好似触电,一股颤抖从上而下奔过,又热又麻,淫水也流湿了亵裤。
  丁小凤微微地睁开美眼,她着见丁少秋凝视她,欲焰燃烧,满脸火红,狂暴地把她掀倒在床上,丁小凤无力也无意抗拒,她的嘴被他紧紧吻住,全身抖个不停。丁少秋动手拉掉她的睡衣,那雪白的肌肤便呈现在眼前,她低低地说:“轻……轻……轻一点……点……我……我……怕……怕……怕……受……不了……”
  丁少秋并不回答,他迅速地遍吻她的耳、鼻、口、颈,丁小凤已经禁不住情欲的煎熬,哼出声音。他不由分说地,用牙齿轻咬她的乳尖,她只觉得,自乳尖处传来一阵痛楚和酸麻酥痒,不禁叫道:“哎哎……痛……痛……不能这样子……”
  丁少秋急道:“你不要乱动,我不会咬痛你……”他边摸,边吮,边咬着。
  丁小凤受不住挑逗,只好哼叫:“哎唷……啊……啊……哎唷……啊……啊……喔……喔……”只觉得一阵酸麻,渐渐地,双腿就展了开来。丁少秋趁机用两个手指头,轻轻扣动她的阴核,又插进洞内挖扣阴壁,只听丁小凤乱摆肥臀。
  “啊……唔……噢……哎哟……哎哟……啊……唔……啊……”
  “哎呀……哎……喔……喔……痒……痒……啊……啊……”丁少秋知道是时候了,很快地把自己的衣服剥光。他的右手还继续挖,嘴巴不断地吸,这种上下夹攻的攻势,使得丁小凤没法招架,穴口的水更多,也更湿。
  只听他问道:“凤姐姐,你舒服吗?”她的两腿渐渐弯曲起来,两膝外张,将阴户抬得高高地。丁少秋一头埋进她的两腿间,对洞口亲了一下。用舌头在丁小凤的阴核和阴唇上舔吮,舌头在阴户内壁不停的泸挖。
  丁小凤这时被舔得浑身麻痒,颤声叫起来:“哎唷……哎唷……不要……这样……哎哟……啊……弟弟……你……你……这样……这样……是……是……在……在折磨……折磨我呀……哦……哦……啊……噢……啊……唔……”
  丁小凤的屁股剧烈地摆动,抬起来凑上去,越有劲的喊:“喔……喔……那……那地方……真……真好……啊……”丁少秋抬起头来,摆好架式,准备侵入。丁小凤伸手握住宝贝,另一手拨解阴唇,将宝贝带到桃园洞口。他屁股使力一挺,「噗滋」一声,一根粗大的宝贝已进去大半,再使力一送,终於全根而没。
  丁小凤被他用力一插,觉得阴道涨的满满地,阴道壁被挤得直径外张,绷得紧紧,一种充实而麻痒的感觉袭上心头:“啊……哎……唔……唔……好……好……好极了……不要停……不要……用力……再用力……好……插重点……用力插……”
  丁小凤经丁少秋疯狂的一起一伏,用力地冲刺袭击,也快快然,兴致不少,满腔桃红色彩,双目迷成只有一丝,还半开半掩的,鼻音唉唉唔唔,美妙非凡,另成一种音韵,甚为动人,口中还叫出了:“好弟……乐死了……来吧……真……真好……来……来……重……些……好……好……啊……啊……啊……”丁小凤口里不停的浪叫,还把腰肢扭动,双臂围绕丁少秋的肩膊,下面的屁股也不停的旋转迎合。
  丁少秋也一面用手搓捻她胸前乳峰,以及用指头捻拨她的乳头,还想把她的舌尖舐吮,尝尝她的脂香,谁料丁小凤口中叫得起劲,络绎不绝,艳语浪声,连串串的不停叫出,便不肯把丁香舌尖过口来,丁少秋只得把布满红色彩的粉脸,紧紧的吮个遍,而且下面用手去摸丁小凤的阴阜,再用宝贝重重的深投猛刺,以为报复她不肯把丁香舌尖,给自己吸吮的惩罚而矣。
  果然不到一刻,丁小凤就更形骚浪,全身不停地颤动,两条玉腿,摆动力挟的不知安放在何处是好,口中也气喘急迫,叫不出声音来,只有喉咙里,咯咯的含糊其辞一鼻里唉唔乱呻,极像大病的人痛苦的呻吟。如此的双方互相缠战了许久,丁小凤还把大屁股,用力地旋转迎合,演高落底的腰肢也扭动更速,一双水汪汪的眉目,斜斜的望着丁少秋,作出了满脸的淫荡笑容。
  丁小凤经丁少秋这样出力的一起一落,抽猛力送,全身更无片刻的停止,不住的扭动柳腰,屁股儿旋转迎凑,口里越发叫得声高而又含糊;“唔……死……了……啊……啊……哎呀……唔……唔……啊……啊……”
  这时丁少秋更加压住了身体,大施狂荡,弄得丁小凤的阴户淫水滴滴,渍渍有声,与丁小凤绞滴滴,娇媚无限的淫荡声,杂现并作。丁少秋将宝贝用力挺着,直向丁小凤的花心着撞去,更加起一出一进之间,龟头与她的阴道壁,互相摩擦,感觉到有一种似麻非麻,如痒的感觉,其味真有无穷的受用。
  “唔……死……了……心……啊……啊……哎呀……唔……唔……啊……啊……好……好……啊……太……太好了……”
  丁小凤亦怏怏的将她那双玉手,紧抱丁少秋的腰,口中呐喊着又声声乱说乱喊的叫个不停,其声音时高时低的,断断续续的,喊出了抖调儿来,如此的样子片刻,丁小凤的阴户里面淫水有如悬崖飞瀑,春朝怒涨,淫水直流,将她的两条如雪之白的大腿,在下面乱动,她亦是感觉得极欲死。丁小凤用力屁股往上挺了挺,双手牢抱丁少秋的颈,下面两条大腿,则交叉着出力的将丁少秋绕实。
  “哎唷……啊……哎呀……哎唷……不……不要……不行……”她一阵子呻吟後,继续顶挺着:“哎唷……弟弟……快……快一点……给我呀……给我……啊……啊……唔……唔……啊……”
  丁小凤抬起肥臀,不停地呻吟:“哎……哎唷……嗯……嗯唔……哎唷……哎……哎啊……唷……啊啊……哟……嗯嗯……啊啊……”
  丁少秋双手由两腋穿过,紧紧抓着双肩屁股奋力的上抽下插。当宝贝抽到外面时,丁小凤只觉一股极端的空虚感涌上心头,可是宝贝重重插入,直抵花心时,骚穴内就觉得既饱满和充实,使得她禁不住全身抖动着,嘴上止不住浪呼直叫:“哎……唔……弟弟……插得好好……好爽……真好爽……再来……用力再插……用劲插……插死好了……”
  丁少秋听到丁小凤叫好,满意一笑,直起直落,重重的插入,狠狠的拨起,直插得她舒服得魂不附体,全身剧烈抖动,浪叫不已:“呀唷……哎唷……好……好……插得好美……好美妙……插到花……花心里去……插得我……我……我……我好美……好爽……我要……哎唷哎唷……好酥……好妙……好美……好美……啊……啊……唔……唔……”
  丁少秋继续急急地抽送着。她扭动着又是一阵颤抖,丁少秋在这时亦觉得她的阴户里,有阵阵的淫水狂奔出来,冲洒得自己的龟头,似麻痹又非麻痹,像酸麻麻地竟忍不住了,两人同时泄了,紧紧地抱着,温存着,又抱住她,深深地一吻,好久,好久,两张嘴才分开。再互相拥抱了片刻,才分了开来,办理善後清洁工作。
  摆平了丁小凤,丁少秋今夜还有最后一个目标,那就是他大伯母姚淑凤,也是一手把他拉扯大的人。姚淑凤对于丁少秋的到来颇感到有些意外,于是道:“少秋,新婚之夜你不陪她们,跑到这儿来干什么?”
  少秋动情地搂着她道:“大伯母,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我要好好谢谢你。”他一边吻着她,一边用手扣弄着她的阴户,弄得姚淑凤实在忍受不下去了,她才颤声娇语的说道:“少秋……你……你的手……快一点拿出来……让宝贝进去插插……我……哎唷……快……快……我有点浑身痒痒啊……”姚淑凤说话的声吾,显得有点断续。
  “好……好……”丁少秋抽出湿滑滑的手,在衣服上擦了几擦,吃吃的笑着说道:“大伯母,我们怎样的玩法?”
  “随你的心意嘛。”姚淑凤送给他一个热吻之後,荡笑着说道。少秋对她如此迷恋,她自然心中高兴,眼前的人儿,是自己的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就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是自己看着他长大的。连自己的女儿小凤小时候也会埋怨自己偏心,对少秋比对她还好。昔日之恩,今日之报,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我们先来一个金鸡双立试试。”丁少秋一时兴起,想和姚淑凤站在地上玩玩。
  姚淑凤忍不住的笑着问丁少秋道:“我的好少秋,什麽叫做金鸡双立呢?”丁少秋两眼盯着姚淑凤胸前那对软绵倒挂的奶子,吃吃的傻笑。
  丁少秋将姚淑凤抱起转身放在大腿上,使姚淑凤丰美的乳房呈现在自己眼前,享受姚淑凤迷人的成熟韵味,清丽娇艳的面容,只有无尽的媚态,慧黠清秀的大眼,不同於往日的清澈,正燃烧着熊熊的欲火。在姚淑凤已用玉手拉丁少秋的手引到那坚挺柔嫩的双峰抚摸,姚淑凤一边娇喘着享受肉体的愉悦,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好少秋……啊……嗯……嗯……嗯……啊……啊……继续……这里……”
  魔爪一把抓住姚淑凤的领口,将衣服撕开,如白玉般丰润细致的乳房整个展现在丁少秋面前。丁少秋猴急的开始吸吮姚淑凤粉红的乳晕,并迅速将姚淑凤身上剩馀的衣物褪尽。将姚淑凤的两只修长玉腿交叉在自己腰际,并坐在地上,使得姚淑凤若隐若现丰美的乳房呈现在自己眼前,稍微抬头看着姚淑凤俏丽的面容,丁少秋继续沿着粉颈吻到姚淑凤丰润坚挺的乳房,含、舔、轻咬着姚淑凤的乳房,情欲也随之愈来愈高昂,姚淑凤觉得一阵强烈的快感冲达脑海。
  丁少秋搂着她白白的身子,站在床下,令姚淑凤抬起一腿,单手握住宝贝,插到姚淑凤的浪穴之中。「噗滋」一声,由於姚淑凤的淫水四溢,故宝贝插进,毫无半点难入之势。「噗滋」的一下,就插进去了五分之二。姚淑凤浪声连连的说道:“好少秋,这样玩法,难过死了,我们还是躺在床上比较方便。”
  但丁少秋哪答应,一只手托着姚淑凤抬起的一腿,一只手搂着姚淑凤的腰,狠命的一阵拍打。渐渐地,姚淑凤习惯了这个姿势,双手抱住丁少秋的屁股,身子骨像筛糠一样,摇摆迎合起来。深入浅出,忽慢忽急,弄得姚淑凤哼声不止。
  姚淑凤忽然娇躯一颤、牙紧咬,像是要流的样子,急急的喘着气,唷唷道:“少秋……这样弄我浑身难受……哎呀……不行……我的少秋……我们上去……起身上床去呀……我要流……流……”第二个流字尚未音落,姚淑凤的身子连连打颤,双手抱得丁少秋更紧了些,螓首伏在他的肩头。
  “那我们到床上再说吧。”姚淑凤点点头,表示同意。丁少秋抱起姚淑凤,宝贝和阴户仍旧接合着没有分离。把她慢慢的放在床上,自己爬在姚淑凤的身上,一阵子纵挑横拨、旁敲侧击,下下根入。有时丁少秋顶住姚淑凤的阴核,慢慢的研磨。
  姚淑凤自躺在床上经丁少秋这阵子抽送,又掀起另一个高潮,好似骨软筋趐。她浪声娇喘的呼道:“我的少秋……你才是我的夫君……哎哎……我从来……如此……的快……快活……哎哎……少秋……我简直要痛快死了……”
  姚淑凤满身是汗,看到丁少秋满头大汗,自己还骑在丁少秋的宝贝上,便用伸出玉手帮他擦汗,道:“少秋,你不嫌大伯母老?”
  丁少秋已回复精神了,便一面插穴一面回答道:“大伯母在我心目中永远都是最美艳、慧黠、娇媚、性感、青春、成熟的女人。”
  姚淑凤道:“你是在安慰我。”
  丁少秋大力插穴道:“我是说真的,不信我可证明给你看。”便把大宝贝插的更深。
  姚淑凤呻吟道:“啊……嗯……嗯……嗯……啊……啊……你真是个好孩子……啊……嗯……嗯……嗯……啊……啊……”娇滴滴的淫水四溢冒出小穴穴。
  “啊……嗯……嗯……嗯……”把双腿张得更开,以便丁少秋插的更深。姚淑凤这次是一生以来最大的高潮了,她被丁少秋那一支比平常人大一倍的宝贝深插,每下都深入子宫,他每插一下,姚淑凤觉得一阵强烈的快感冲达脑海:“啊……少秋……不要停……快……快一点……啊……嗯……嗯……嗯……”
  姚淑凤满脸通红娇艳的说:“少秋,真的好舒服,但太累了,我躺下来让你干好了。”丁少秋于是把她放下来,姚淑凤缓缓躺下,天生丽质的特殊体质,年轻的身体但充满成熟女人的气息,自己美丽的胴体正被一个俊男每一寸的欣赏。丁少秋已忍下欲火,重未真正的欣赏过姚淑凤的美姿,他决定这次要好好的品赏一番。
  姚淑凤欢愉的配合呻吟使丁少秋更有性趣,他发觉姚淑凤比先前更年轻、更美丽,姚淑凤赤裸的胴体上,艳丽无双的姿色,坚挺柔嫩的双峰,晶莹剔透的皮肤,浑圆雪白的臀部,神秘的三角花园正滴出晶莹淫水,在馀晖之下一览无遗,已等不及欣赏了,直接将姚淑凤扑倒,舌头乱舔。
  姚淑凤断断续续的说着:“啊……嗯……嗯……嗯……啊……啊……啊……嗯……嗯……嗯……啊……啊……”身又一次的扭动,乌黑长发贴着姚淑凤颈间、乳房,湿透的小穴白里透红的肌肤,整个可人的胴体曲线毕露地站在丁少秋的眼中。
  稍微抬头看着姚淑凤俏丽的面容,说道:“大伯母,你真的好漂亮啊。”缓缓的低下头,娇艳的红唇能往上紧紧的贴住丁少秋的唇,两个人的舌头交缠互相舔舐,唾液互相交换着。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相拥,持续火热的拥吻,丁少秋沿着姚淑凤俏丽的脸庞,舔吻到姚淑凤的雪白粉颈。丁少秋的手由姚淑凤背後慢慢的滑下,温柔地抚摸姚淑凤细致的美臀,然後触摸姚淑凤隐密的私处,中指按住姚淑凤花瓣中最敏感的阴蒂,轻柔但快速的不断抖动,也不断沿着花瓣缝摩擦姚淑凤的阴唇。
  姚淑凤觉得一阵阵快感冲击,配合着将修长的大腿张开,沈浸在性爱前戏的温柔中,发出声声撩人的娇喘。回到了姚淑凤坚挺柔嫩的双峰,姚淑凤很听话的张开自己雪白修长的大腿,用纤细的手指按摩自己的阴蒂,淫水不断的泛滥,另一只手的指在片刻後插入自己的阴道内。
  “啊……好爽……快插我……”丁少秋用力捏姚淑凤的双乳:“要说干我。”
  “是……快干我……我……”姚淑凤沈浸在性爱的欢愉之中:“快干我……快干我……”断断续续的说着:“……啊……嗯……嗯……嗯……啊……啊……”丁少秋不怜香惜玉的将宝贝整支插入姚淑凤的花瓣,直抵子宫,不断抽插进行活塞运动。
  “你……已经顶到了我的小穴……对……啊……来吧……少秋……再让我好好地享受……你的大宝贝……在我体内……抽插的快感……对……不要太快……啊……啊啊……好好……爽……喔喔……啊……嗯……用力……嗯……用力干我……啊……唔……”
  姚淑凤禁不住的浪叫道:“好少秋……好爽……好爽……再来……再来……不要停……我要疯了……啊……”
  “好棒啊……少秋……你好好哦……真的很舒服……哦……哦……又……又弄到最深的……那里了……哦……”
  “好少秋……好爽……好爽……再来……再来……不要停……把我的小穴干破……啊……我甘愿让你的大宝贝干死……啊……啊……嗯……嗯……嗯……”把双腿张得更开,似乎要把小穴拉撕成两半。
  “喔……对……对……啊……好舒服……你真好……再多一点……啊……啊……对……好乖……再来……再来……哦……哦……快一点……我好舒服啊……”最难消受美人恩,丁少秋受到称赞,更加长驱直入的进击着,姚淑凤浪水源源,白玉般的屁股泛起一片嫣红,花心乱颤,穴儿口缩得既小又绷,全身都在偷偷发抖,一头秀发四散摆动,浪荡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哦……哦……快点……不要停……哦……我……我要糟了……啊……啊……对……再插深一点……插我……插我……啊……天……我好浪啊……啊……爽死我了……啊……啊……要来了……要来了……啊啊……干我……干我……啊……啊……”一番淫言浪语把丁少秋听得热血沸腾,豁出一切死拼活拼的着。
  “啊……啊……少秋……啊……我来了……啊……啊……丢了……啊……丢了……丢死了……啊……啊……”丁少秋大开大阖,闯进闯出,姚淑凤渐渐被逼推到紧张的境地。丁少秋快马加鞭,尽力的取悦她,姚淑凤抱住丁少秋,高举双腿盘夹他,俩人激动的对吻着,丁少秋的每一次抽插,都从姚淑凤的小穴带出股股浪水,姚淑凤的兴致越来越高昂,膣肉开始痉挛,连同丁少秋的宝贝都一起缩着。
  “唔……唔……好棒……哦……再用力……好少秋……干得好深……伯母好爽啊……哦……又插到那里了……哦……快……快……少秋……我快来了……啊……啊……少秋……哦……你好会插……啊……啊……我要来了……啊……天哪……噢……噢……来了……来了……伯母丢了……哦……哦……”
  姚淑凤美穴儿「噗唧」、「噗唧」地冒出更多的黏汤,丁少秋也痛快到了极点,龟头暴胀,青筋浮动,全身一颤,一股浓精直射入姚淑凤小穴深处。两人喘息着,姚淑凤轻轻的吻了丁少秋一下:“累了吧,时候也不早了,睡吧……”在她的甜蜜抚慰中,丁少秋经历几场大战,也确实有些疲惫,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看着怀中的人儿带着甜甜的笑意睡去,姚淑凤心中涌起一阵无以言表的幸福的感觉,一切又仿佛回到了十八年前,当他第一次这样躺着她怀中甜甜睡去的时候,他才是个呀呀学语、刚满三个月的婴儿。十八年后的今天,他已经成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能带给她幸福和欢愉的人。一切都像是命中注定的,命运是多么的奇妙啊。
  沉睡中的丁少秋微微动了一下,右手摸索着摸到姚淑凤丰满的右乳,再也不肯放开。姚淑凤娇靥泛红,亲了一下睡梦中的丁少秋,低声道:“连睡觉也这么不老实,还跟小时候一个样。”又忍不住亲了他一下,才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堕入甜甜的梦乡…… [完]
TOP Posted:2017-09-19 23:24 | 回樓主
Singhou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11268
威望: 670 點
金錢: 247 USD
貢獻: 14 點
註冊: 2016-04-04


感谢分享搬运
TOP Posted:2017-09-19 23:32 | 回1樓
temple070707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52
威望: 16 點
金錢: 152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5-07-04


没点剧情?
TOP Posted:2017-09-20 01:41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