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转)馮嘉怡的婚禮祝福  作者:狐狸弟子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转)馮嘉怡的婚禮祝福  作者:狐狸弟子
邪魂无叶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316
威望: 39 點
金錢: 487 USD
貢獻: 121 點
註冊: 2011-06-06


(转)馮嘉怡的婚禮祝福  作者:狐狸弟子



十月五日,晴。

  正值國慶七天樂,而在這個舉國同慶的歡樂節日里,一對新人也步入了婚姻
的殿堂。

  「陳宇,你願意迎娶你面前的這位馮嘉怡小姐,和她成為合法夫妻,無論貧
窮或疾病,一生一世都照顧她愛護她嗎?」

  陳宇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馮嘉怡,滿眼溫柔地說道:「我願意。」

  神父轉向新娘問:「馮嘉怡,你願意嫁給你面前的這位陳宇先生,和他成為
合法夫妻,無論貧窮或疾病,一生一世都照顧他愛護他嗎?」

  馮嘉怡看著陳宇,他是那麼的優秀,外表斯文穩重,平時煙酒不沾,交往以
來這麼久從未試過罵她一句,身邊的姐妹都很羨慕自己能找到這麼好的男朋友,
最後能夠結婚。

  只有馮嘉怡只有知道其中還有一些事情是不能對外人提起了,連陳宇也不能
說。

  三月十六,多雲。

  「早就聽阿宇經常在我面前提起你,讓他帶你回家來吃頓飯,也好讓我見一
見,可他老是神神秘秘的,今天終於是有機會見到你了,果然很漂亮啊,難怪小
宇這麼喜歡你了。」

  陳宇的父親陳百祥看著馮嘉怡笑得都合不攏嘴。

  馮嘉怡靦腆地笑了笑,又看了看身邊的陳宇,把頭低了下去,一副嬌羞小女
人的模樣。

  「那當然了,嫂子這麼漂亮,大哥肯定是要把她藏起來,免得被別人惦記上
嘛。」

  陳宇的弟弟陳宏嬉笑著看向馮嘉怡,好像這個還沒過門的女人已經成為他們
陳家的人一樣。

  「哎!你又在胡說八道了,嘉怡你別見怪。阿宏老是這麼沒個正經的,跟他
大哥完全不一樣,真懷疑當年是不是在醫院把他抱錯了。」

  「是啊是啊,大哥就最好了,成熟穩重聰明能幹,我就什麼都不行,樣樣比
不過他。」

  陳宏說話有些陰陽怪氣的,馮嘉怡已經察覺到氣氛有些不太對勁了,但還是
努力保持著一張笑臉,而身邊的陳宇好像絲毫也沒察覺到其中的不妥。

  幸好陳百祥是老江湖,快速地轉移了話題,才沒讓這個難得的家宴鬧得尷尬
收場。

  這頓飯一直吃到了十點多才結束,陳宇開著車送馮嘉怡回去,路上馮嘉怡終
於忍不住發問了:「我看你弟弟好像不喜歡我的樣子。」

  「怎麼會呢。你別看我弟說話好像沒個著調,但他心地很好的,他剛才要是
說錯了什麼,也是無心的不會是針對你的,你別多想。」

  馮嘉怡思考了一會,表情有些複雜:「可是他……,他剛才……」

  馮嘉怡猶猶豫豫地就是說不出口下一句話。

  「你別多心了,如果他真的剛才哪裡說錯話,惹到你生氣,我這個做大哥的
替他對你說句對不起好不好。」

  馮嘉怡心裡談了口氣還是沒有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說出來。

  就在剛才一家人坐在沙發上聊天的時候,馮嘉怡就已經發現陳宏的目光總是
有意無意地偷瞄著自己,一開始馮嘉怡只是以為他對自己好奇,正常的那種觀察
而已。

  但是到了後來開始發現他一直盯著自己的那雙穿了黑色絲襪的長腿眼睛都不
眨地看個不停,馮嘉怡開始覺得渾身不自在起來,下意識地把腳都往後面移了一
點,卻也沒能阻止陳宏進犯的眼神。

  如果說一開始還是自己的誤會和錯覺的話,到了後面吃飯的時候,一家人圍
在圓桌邊坐下,家裡總共就陳百祥父子三人,傭人們有自己吃飯的地方,所以算
上馮嘉怡也不過是四個人,顯得有些冷清。

  陳宇和陳宏兄弟倆分別坐在父親陳百祥的兩邊,而馮嘉怡則是挨著陳宇坐下


  在飯桌上一家人有說有笑的,「咦!你怎麼了,臉色這麼奇怪?」

  陳宇偶然間發現女友馮嘉怡的臉色有些奇怪。

  馮嘉怡勉強笑了笑:「沒事,剛才魚刺卡到喉嚨了。」

  「哦,你吃魚的時候小心一點,這種魚小魚刺很多的。」

  馮嘉怡其實沒說出來的是就在剛才大家聊得開心的時候,她突然感覺到桌子
底下有一隻腳碰到了自己,一開始以為是不小心碰到的,只是沒想到那隻腳用腳
掌在她的小腿上摩擦了一下。

  嚇得馮嘉怡整個人打了個激靈,因為按照方向來感覺,這個色膽包天冒犯自
己的人正是男友的弟弟陳宏。

  馮嘉怡的心裡慌張了起來,沒想到男友為人這麼正正經經,他的弟弟會是一
個這麼輕佻好色之徒,況且他下手的對象還是即將成為他大嫂的自己。

  但是在飯桌上那樣一個場合,馮嘉怡不能直接把這件事情說出來,她打算待
會找男友單單談談。

  在送馮嘉怡回去的路上,陳宇還在說個不停,他把自己和弟弟小時候一起長
大的糗事一五一十地說個馮嘉怡聽,末了還說了一句:「嘉怡,你也知道我媽在
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所以我和我弟都是我爸一個人一手帶大的。他要做生意
又要照顧我們兄弟倆,根本沒那麼多的精力,所以阿宏長大以後是比較會放縱一
點,但他為人心地一直都是很善良很好的,希望你不要跟他有什麼不愉快的事情
,好嗎。」

  馮嘉怡鼓足勇氣想要說的話,最後還是沒能說出口。

  「好啦,我要回去了,你也快點回去吧,路上要小心別開那麼快。」

  陳宇拉著馮嘉怡的手不願意放開。

  「怎麼了,很晚了,你要是再不回去的叔叔要擔心了。」

  「那你親我一下,親我一下我就回去了。」

  陳宇像是個小孩似的向馮嘉怡撒起嬌來,他閉上了眼睛把側臉朝向馮嘉怡。

  馮嘉怡對此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知道不滿足男友這個條件的話,他肯定是不
會放自己走的,於是稍微起身移動開副駕駛的座位,往陳宇的臉上深情地一吻。

  卻沒想到陳宇順勢將她抱住,往她的座位上撲了過去,將馮嘉怡整個人壓在
了副駕駛的位置上,像是狼要吃羊般,充滿慾望地盯著自己的女友。

  馮嘉怡那有些害怕又有些可憐不知所措的眼神徹底地點燃了陳宇心裡的那團
慾火,他將馮嘉怡的雙手緊緊壓住,頭往她的脖子拱了上去親個不停。

  男女間的愛欲令得整個車廂內溫度都有所升高,就在陳宇急急忙忙要解開皮
帶大幹一場的時候,馮嘉怡想起了自己這麼多年來一直的堅持踩住了這個慾望的
急剎車。

  「你別這樣,你快放開我。我再不回去我爸媽要擔心了。」

  「怡,給我,我受不了了,我現在就要。」

  在這種緊要關頭,讓陳宇放棄真是比登天還難。

  「不行的,你忘了你答應過我什麼。我們的第一次要留到我們結婚的那天嗎
?」

  陳宇不再管馮嘉怡說什麼,急急忙忙地就想要去脫馮嘉怡的衣服。

  「你再這樣我要生氣了。」

  馮嘉怡的臉色變得冰冷起來,一副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道。

  馮嘉怡外表看似柔弱,其實內心是一個極有主見的女孩,陳宇生活上的很多
事情都是由她來安排的。

  陳宇被馮嘉怡堅定的眼神一瞪,頓時像是從頭頂上潑下一盆冷水,什麼樣的
慾望火苗都被熄滅了:「對不起,怡,我、我太愛你了。我每分鐘都想跟你在一
起,一刻都不想分開,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你千萬別生氣。」

  馮嘉怡整理了一下衣服和頭髮,瞪了他一眼:「下次可不許你這樣了。」

  看著陳宇有些委屈的樣子,她本來還想批評他的話也說不出口了,轉而安慰
他:「好了,我沒生你的氣,只是你剛才的樣子真的有點把我嚇到了。」

  陳宇在車內一個勁地說著對不起,最後得到了馮嘉怡的肯定答覆沒有生他的
氣才放心地離開。

  四月八號,多雲。

  「喂!你為什麼這段時間老是躲著我,你是不是喜歡上別人了。」

  馮嘉怡拿著手機略帶哭腔地說道。

  而手機的那頭卻傳來陳宇不咸不淡的回復:「你別多想,最近這段時間我工
作比較忙,我不是跟你說過嗎。可能沒那麼多時間陪你,以後我再補償你好不好
,就先這樣,有電話打進來了,這麼晚了你自己早點睡。」

  還沒等馮嘉怡說完話,陳宇就急急忙忙地掛斷了電話,這是他們交往這麼長
時間以來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情。

  馮嘉怡不知道陳宇和自己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總感覺兩人間的距離好像隔
了點什麼,她聯想到陳宇最近反常的表現,不禁開始懷疑陳宇是不是背著她在外
面有了別的女人,傷心、委屈和害怕一股腦地湧向了她。

  「好,是你自己不珍惜的,就別怪我這樣做。」

  這是馮嘉怡長這麼大以來第一次來酒吧,她看著酒吧里那些形形色色的男女
在舞池裡瘋狂地扭動腰肢,頭頂上色彩燈光閃個不停,整間酒吧播放著快節奏的
勁爆舞曲,讓人一進來就有種全身毛細血孔都張開的感覺。

  馮嘉怡看著整個大廳里除了一些小年輕外還有穿著西服打著領帶的上班白領
,在這個地方他們脫下戴了一整天的面具,徹底地融入到無憂無慮的環境當中,
這裡沒有上司和老闆,沒有競爭和必須完成的任務。

  馮嘉怡坐到了吧台上想著自己只是在這裡坐坐,待會就走不會出什麼事的。

  「嗨,美女,一個人嗎?介不介意我坐下來」

  一個打扮時尚的年輕男子還沒等馮嘉怡同意就已擅自坐到了她的身邊。

  馮嘉怡無論是從氣質還是外在都是中人群中能夠引起男性和女性注意力的大
美女,只是她平時的打扮較為保守,也不愛來這種地方。

  馮嘉怡知道自己是被傳說中的搭訕了,她的內心很矛盾,正因為她平時不注
重打扮又不愛到處玩,所以她的生活圈子很小,認識的男性也不多,只是沒想到
剛一來酒吧就有陌生的男人過來搭訕自己。

  不論什麼樣的女孩子都或多或少有些虛榮心,馮嘉怡心裡有些得意:「陳宇
你不理我,還有其他男人會主動泡我,是你自己不懂珍惜。」

  馮嘉怡和善地對他笑了笑,她想著反正這麼多人,他又不敢怎麼樣,自己就
跟他聊會天又不會怎麼樣。

  那個年輕男人是個酒吧常客,對付馮嘉怡這種第一次來的小妹妹只是兩三句
話就能熟悉起來。

  「呵呵,原來你也是學設計的,這麼巧啊。」

  「對啊,只是後來家裡的原因放棄了,真羨慕你還能到現在都做自己喜歡做
的事。」

  馮嘉怡在和他的聊天中了解到原來這個叫小利的年輕男人也和自己一樣大學
都是學的設計專業。

  「要不要一起下去跳舞。」

  「啊!還是不要了。」

  馮嘉怡看了看熱鬧的舞池,她的心躍躍欲試但對陌生的事物還是懷抱著恐懼


  「你第一次來還沒試過吧,沒關係的,不用害怕,有我在你旁邊保護你。來
這裡的人都是希望能減輕生活壓力,來了這裡不下去跳舞的話你是體會不到樂趣
的,來吧。」

  馮嘉怡被小利說得蠢蠢欲動,最後耐不住他的請求,被他拉著走到了舞池中


  在那個擠滿了人的舞池中央,馮嘉怡被小利帶著任意地扭動著自己的身軀,
她從未體會過這樣的樂趣,無拘無束好像什麼煩惱都沒有了。

  酒吧里魚龍混雜什麼樣的人都有,自然是少不了色狼,而外表清純美麗的馮
嘉怡一進去舞池之中就已引起了大部分男性的注意力。

  在觀察一段時間之後終於有人忍不住出手了,馮嘉怡正跳得興奮突然感覺到
一隻大手摸向了自己的臀部,她起初沒在意,後來那隻咸豬手開始肆無忌憚地揉
捏她的屁股的時候她才知道自己遇到色狼了。

  馮嘉怡心裡有些驚慌,她想找出這個人是誰,但人擠人的舞池中被調暗了燈
光,根本看不清誰是誰。

  在她六神無主的時候沒想到胸部也被人摸了一把,馮嘉怡生氣極了,這是她
長這麼大以來受到過的最大的侮辱。

  「媽的!敢碰我女朋友!」

  小利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跳了出來,剛才跳了一陣之後兩人就被人潮分開了。

  及時出現的小利一把抓住了那隻還想要襲擊馮嘉怡胸部的咸豬手怒目圓睜,
被抓住的人是一個留在綠色頭髮的年輕男人,看起來也不像是什麼正經人。

  「我操你媽!你哪隻眼睛看到我碰她了?」

  除了舞池外圍的人沒注意到這裡發生的事情之外,旁邊的男女都已經停下了
擺動的身軀雙手環抱看著這場好戲。

  「操你媽的,還敢不承認。」

  馮嘉怡看著四周怕事情鬧大了,拉了拉小利想勸他算了。

  只是沒想到對面的那個小痞子也是火爆脾氣,已經一拳朝著小利的臉部打了
過來,兩人當場就動起手來扭打在一起。

  馮嘉怡看著小利擔心他出事,但她一個女孩子現在什麼也做不了,讓人意外
的話那個綠頭髮的小痞子還有幫手,一下子從舞池旁邊又再衝出了兩個年輕人幫
著他和小利扭打在一起。

  馮嘉怡慌了,只是一個勁地喊著別再打了,最後酒吧里的工作人員怕出事情
趕緊派人制止了雙方。

  「你剛才為什麼……」

  「哦!對不起啊,我剛才冒充你的男朋友,只是如果不這麼說的,那些小流
氓是不會怕的。」

  其實馮嘉怡要問的並不是這個,只是那個問題現在已經沒有要知道的必要了


  「我送你回去吧。」

  兩人沉默地走了一段路,小利率先開口要求送馮嘉怡回家,馮嘉怡沒有回答
保持著沉默。

  一周後。

  「怡,打你電話怎麼都不接,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怪我之前沒時間陪你
。」

  「我想我們之間都應該冷靜一下。」

  「冷靜什麼?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們做男女朋友都很開心,但如果是結婚的話,不一樣的,我想我們都應
該給彼此時間冷靜一下。」

  「我不明白你什麼,你是要和我分手,為什麼?為什麼你突然想和我分手。


  「我沒說要分手,我只是說我們這段時間都給各自放一個假,就算是夫妻也
不一樣每天都黏在一起,我這段時間也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就先這樣。」

  馮嘉怡看了看手裡的機票,她主動向公司申請了去外地出差的機會,就是為
了躲開陳宇,能夠讓自己安靜地呆一陣時間。

  「我怎麼會這麼傻,為什麼會做出這種事。明明堅持了這麼多年,為什麼和
一個剛認識的陌生人會發生這種事情。」

  馮嘉怡的思緒又再一次陷入了一周之前從酒吧離開後的記憶中,她和小利從
酒吧出來之後,小利主動要求送她回家,馮嘉怡沒有拒絕他。

  到了她家樓下,馮嘉怡出奇地邀請小利上去坐坐,馮嘉怡的爸媽都在外地,
整個家裡都只有她一個人住。

  那天晚上馮嘉怡就這麼和小利發生性關係了,她忘了具體是怎麼發生的了,
但就是發生了。

  馮嘉怡可以肯定自己那天晚上沒有喝醉,頭腦還很清醒,但就是這樣把自己
的初夜給了一個陌生的男人,第一次發生性行為、第一次幫男人含雞巴、第一次
無套內射、第一次騎乘位……,所有性愛的第一次都是給了這個男人。

  只是在馮嘉怡第二天醒來後發現小利已經走了,房間還是和原來一樣,看不
出任何的變化,只是床單上的血跡告訴著她昨天發生的事情都不是夢。

  「嫁給我,嫁給我好不好?答應我嫁給我,做我的妻子。」

  就在馮嘉怡出差回來的那天,她所搭乘的飛機在中午剛落地,她還只是剛走
出機場大門陳宇卻已經站在她的面前,手裡捧著一大束的玫瑰花單膝跪在地上,
她最終還是答應了陳宇的求婚。

  過往所發生的事情快速地在馮嘉怡腦海中閃現,當神父再一次提醒她是否願
意成為陳宇的妻子時,她才從回憶中驚醒過來。

  「我願意。」

  在新郎和新娘雙方都有了肯定的答覆之後,底下見證這場婚禮的親朋好友掌
聲雷動。

  「恭喜你們,沒想到嘉怡這麼快就結婚了,我們公司一下少了她,還找不到
一個可以替代的人。但是今天這些都不重要,今天你們結婚,我代表我們全公司
的同事祝福你們。」

  雷明是馮嘉怡的老闆,今天馮嘉怡結婚他特地趕過來參加她的婚禮。

  「謝謝謝謝。」

  陳宇之前並不認識雷明,所以也沒什麼好客套的,一聽到那邊還有人要敬自
己酒,又帶著馮嘉怡走向下一桌。

  到了中場馮嘉怡回到化妝室開始補妝,「曉玲你去幫我把手機放到我包里吧
,我怕放在這裡到時候忘了。」

  「也好。」

  曉玲剛出了門沒過多久又走了回來。

  「曉玲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當馮嘉怡摘下耳環抬頭看向化妝鏡的時候她嚇了一跳:「怎麼是你!你怎麼
會在這!」

  「我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而且還是你要結婚,我怎麼也想不到今天要
和阿宇結婚的人是你。這個世界可真是小啊。」

  馮嘉怡不敢相信她會在自己的婚禮當中遇見了自己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男人
—小利。

  「原來你叫馮嘉怡,那麼那天晚上你說自己叫什麼珊珊原來是在騙我的。」

  「你、你想幹什麼,那天晚上的事情……」

  小利笑了笑:「你放心我不會破壞你的婚禮的,就憑我和阿宇這麼多年老同
學的份上,也一定要在今天祝福他娶了這麼好的一個新娘。」

  還沒等馮嘉怡放下戒心,小利的身子就往前探靠著馮嘉怡的耳邊說道:「那
天晚上的事情我都還很清楚地記得,你真漂亮。」

  「你……」

  「……,咦!人呢,嘉怡去哪了剛才不是還在這嗎?」

  等到曉玲回來化妝室並沒有看到馮嘉怡的身影。

  「嗯~嗯……不要、別弄髒了衣服,待會、待會還要穿的。」

  在婚禮大廳的樓上一間卧室里,馮嘉怡正穿著那件潔白的婚紗,雙手靠在窗
戶上向後高高地翹起她的屁股,任由身後的小利在自己的小穴里橫衝直撞。

  「你的這裡還跟第一次一樣那麼緊,看來阿宇這段時間沒怎麼操你是不是。


  馮嘉怡咬緊了嘴唇不肯回答。

  「哦~怎麼突然夾得這麼緊,是不是我說對了,還是……不會是阿宇到現在
還沒操過你吧。」

  馮嘉怡的小穴再一次激動地夾緊了小利的雞巴,聽著別人侮辱自己和自己的
丈夫,她不知道為什麼會感覺到異樣的興奮。

  「自從上次我走了以後,你有沒有想過我,身體想要的時候是不是自己一個
人偷偷解決的。」

  小利的每一個問題都在刺激著馮嘉怡的神經。

  還在不停衝刺的小利忽然聽到了自己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他看了那個來電
號碼愣了愣,卻又突然神秘地笑了笑按下免提鍵,放在了窗戶的旁邊。

  「喂,阿利你現在在哪裡?待會婚宴就要開始,他們找不到你,讓我給你打
個電話。」

  馮嘉怡死命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她聽到手機的那一頭傳來大的竟然是自己丈
夫陳宇的聲音。

  「哦!我剛才出去了一趟,現在馬上就要回來了,剛才人太多還沒恭喜你呢
,沒想到你小子這麼早就結婚了。」

  「呵呵,還說我呢,你也找個人趕緊結婚,遲了怕你以後雕都硬不起來。」

  「哼,放屁,老子的本事就是到了五十歲還跟二十一樣,一夜七次。」

  說著狠狠往馮嘉怡的屁股撞了幾下,嚇得馮嘉怡用兩隻手緊緊地捂住嘴巴,
然而她的下體卻分泌出更多的淫液出來。

  「好了,不跟你扯淡了,趕緊回來吧,我們這邊就快要開始了。」

  「呦呦呦,才說幾句話就急著掛電話了,今晚新娘又跑不了,你猴急什麼。


  「你還別說,我現在還在找她呢,也不知道去哪了,婚宴就要開始了,剛才
跑過來說是找不到人了,急死我了。」

  「哈哈哈,我剛才看了一眼嫂子,是個大美女啊,你小子運氣不錯啊,能找
到這麼好的女人做妻子。」

  在說話聊天的同時,阿利揮舞著雞巴一深一淺地朝著馮嘉怡的小穴進攻,每
一下都是深深地插入到底,但拔出來的時候又緩慢異常,折磨得馮嘉怡真想放聲
大叫出來,手機的那一頭陳宇聽到了老同學的稱讚只是一個勁地傻笑。

  「你小子老實交代,是不是把人家肚子搞大了,這麼著急就要結婚。」

  「去你的,老子是那種人嗎?而且…我老婆她沒結婚之前對這種事情也挺保
守的,哪有可能。」

  馮嘉怡的心中不禁想著:「我就是這麼壞的女人,自己的男朋友不能碰自己
一根指頭,卻讓一個陌生人奪走自己的處女膜。」

  阿利壞壞地笑了笑:「是嗎,看得出來你老婆還是挺傳統的,這樣多好現在
去哪裡找這麼單純的女孩,你這開始一手貨啊,絕版了。」

  「滾你的,不說了,我媽這邊叫我了,你趕緊過來吧。」

  在阿利掛斷電話的瞬間,忍耐了半天的馮嘉怡終於是憋不住了,把所有的刺
激和慾望都通過大聲的呻吟喊了出來。

  「你可真騷,聽你老公對你的評價,感覺如何,他還一直以為你是處女,早
就被我干過了。」

  馮嘉怡面對阿利的侮辱沒有絲毫的生氣,反而是感到說不出來的興奮,尤其
是在剛才聽到陳宇對自己的評價時,還以為自己是當年那個單純的小女生,她的
陰道里就一縮一縮地自主夾緊。

  「嘉怡你去哪裡了,大家找你都快要找瘋了你知道不知道。」

  曉玲是今天的伴娘團之一,專門負責照顧好馮嘉怡。

  「不好意思啊,我剛才好像把戒指掉在哪裡了,就一路去找。」

  「戒指丟了!那你找到了嗎?」

  馮嘉怡伸出手指比了比:「喏,這不是找到了。」

  「好了,別多說了,要開席了。」

  曉玲拉著馮嘉怡往主席上走去。

  「大哥,我敬你和大嫂一杯,祝你們永結同心、白頭到老。」

  陳宏作為婆家人今天穿得特別隆重,沒了平時的那副弔兒郎當的模樣。

  「謝謝阿宏。」

  「謝謝小叔。」

  眾人坐下來開始吃起酒席。

  「他又在偷看我了。」

  馮嘉怡發現陳宏這個小叔果然又在偷看自己了,換做是以前的話自己肯定會
心裡不高興,但現在對她來說卻是興奮得不得了,最好能把衣服全部脫下來讓他
直接看個夠。

  陳宏不知道馮嘉怡心中的想法,他只是咧著嘴高興地看著手機屏幕:「搞定
了,真他媽騷,剛才拉著到樓上幹了一炮。」

  陳宏編輯了簡訊發了過去:「媽的,就你他媽爽了,我就只能是看看。」

  「別急,以後會有機會的,到時候我一定讓她乖乖地讓你干,想怎麼玩就怎
么玩。」

  陳宏看著那條簡訊嘴角都掩飾不住自己的喜悅,當初自己有這個計劃的時候
也沒想到馮嘉怡會這麼容易弄到手。

  而酒席上的另一邊馮嘉怡從曉玲手裡拿過自己的手機看了看未查看的簡訊:
「等你蜜月回來,公司到時候有一個活動要出去,我會派你去的。」

  馮嘉怡裝作無意地看向了老闆雷明的那一桌酒席,發現他剛好也在看著自己
,快速地編輯了簡訊發送過去:「我知道了。」

  「別看手機,快吃點東西,今天早上一直忙到現在,肚子也餓了吧。」

  陳宇殷勤地給妻子馮嘉怡夾了塊雞肉,他卻不知道自己頭頂上的帽子已經大
到可以把人壓死了。

  「我說,我們明天就要去度蜜月了,高不高興。」

  「嗯,很高興,終於能出去走一走了。」

  陳宇眨了眨眼睛小聲地說道:「那我們在這段時間把孩子也一起生出來吧。


  馮嘉怡紅著臉點了點頭,看不出來是因為酒精的緣故還是害羞了。

  等到陳宇和馮嘉怡度完蜜月回來,沒想到馮嘉怡真的懷孕了,在那段時間裡
公司允許員工放的產假從三個月也破天荒地增加到了六個月,一直到孩子生出來
公司也沒有催著她回去上班。

  「你說他叫什麼名字好呢。」

  陳宇逗弄著懷裡的嬰兒問著馮嘉怡。

  馮嘉怡幸福地看著這一幕,在這個病房裡還有家裡的爸爸陳百祥和小叔陳宏
,她想了想溫柔地說道:「不如就叫他陳利宏吧」

  「陳利宏……,這名字真不錯,好啊我的兒子以後就叫作陳利宏,你以後就
叫陳利宏知道嗎?」

  陳宇高興地舉起嬰兒,病房裡一派熱鬧歡快的氣氛。


[ 此貼被邪魂无叶在2017-09-13 02:19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17-09-13 02:00 | 回樓主
shengwen_892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28
威望: 13 點
金錢: 12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02-21


后面是不是还有的,等楼主更新
1024
TOP Posted:2017-09-13 02:23 | 回1樓
义乌狼群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273
威望: 28 點
金錢: 273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2-10-03


1024
TOP Posted:2017-09-13 05:32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