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转)愛神維納斯的神話 作者:c780702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转)愛神維納斯的神話 作者:c780702
邪魂无叶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316
威望: 39 點
金錢: 487 USD
貢獻: 121 點
註冊: 2011-06-06


(转)愛神維納斯的神話 作者:c780702



天界,維納斯,是愛神、美神,同時又是執掌生育的女神。所有凡人的
相戀、結合、誕生愛的結晶,冥冥之中皆有維納斯的引導。  
 
  過去,眾神之王宙斯曾經向維納斯示愛,深深為美神的容貌著迷。然而
維納斯並不接受,因為眾神之王宙斯的花心天界皆知,維納斯嚮往的是凡間
那忠貞不二的美麗愛情。
 
  凡人相戀的喜悅悲傷,一段段可歌可泣的故事,相比於天界的寂寞,凡
間的精彩令愛神維納斯羨慕神往。終於就在某一天,維納斯純淨的神心有了
一絲破綻。
 
  維納斯愛上了凡人。
 
  那是一個草原部落的王子,王子英俊的臉龐、英勇的武技、爽朗的笑容
,深深吸引著維納斯。
 
  維納斯純淨的神心並沒有太多心機,她只想嘗試一次凡人的相戀。
 
  凡間百年,天界僅一日,且神體必不受凡胎,只嘗試一次就好。
 
  維納斯決定悄悄封印自己的記憶,將自己的命運與草原部落王子相連,
如此一來,凡間一世他們必會相遇。
 
  悄悄的,維納斯離開了天界。

 
  ***
 
  凡間。
 
  薇娜絲從有記憶始,就覺得自己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說不上是什麼原
因,就彷彿與周遭事物間有著隔閡,甚至連父母親人也如此。
 
  三個月前,家族必須把絲綢運輸到烏邦,薇娜絲自告奮勇提出願意隨行
坐鎮。因為她始終覺得自己生下來就具有某種使命,必需去尋找某個重要的
東西,這個東西不在家裡,所以她想出去看看。
 
  如今,廣闊的茫茫大草原上。
 
  運輸隊伍被一群馬賊團團包圍,所有護衛竟皆不是馬賊的一合之敵。男
人們負傷慘重,物品被掠奪一空,而自己……想到那些馬賊的惡劣行徑、各種
傳說,薇娜絲不禁俏臉煞白。

  然而,就在薇娜絲驚魂未定,忐忑不安之時,她看到了那個人。
 
  這個人,沒有過去那種格格不入之感。
 
  那是一種久違的熟悉,始終盤旋在心的使命感充滿喜悅,過往人生中的
疑惑與不踏實盡掃而空。
 
  無法解釋,但薇娜絲覺得找到自己的存在意義了。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我知道我愛你。」薇娜絲對著馬賊首領這樣
說道。
 
  商隊眾人為之驚愕。
 
  然後她自願留下。
 
  一個月後,薇娜絲與草原部落王子鐵必烈成婚。
 

 
  時光匆匆,一年後。
 
  大元部落大王營帳內。 
 
  已晉升為大王的鐵必烈,愛憐的看著在面間跪著侍奉的薇娜絲,粗糙的
手掌輕輕撫摸薇娜絲的頭髮。
 
  一年前在草原相遇,鐵必烈從未見過比薇娜絲還美的女人,他就此一見
鍾情。成婚以來,薇娜絲的溫柔,絕美的容顏,雪白的高聳,如水般柔軟的
嬌軀都令鐵必烈深深依戀。
 
  然而薇娜絲又何嘗不是如此。鐵必烈的英勇,英俊的臉龐,厚實的胸膛
,灼熱如鐵的雄根無不令薇娜絲無法自拔的迷戀。她不是淫蕩的女人,她只
是順從本心,無法抗拒這個自己深愛的男人,雖然她依舊無法解釋。
 
  薇娜絲跪在柔軟草蓆上,玉手捧著自己雪白的胸部,包覆著鐵必烈的巨
根,溫柔的擠壓、摩擦,不時望向鐵必烈,美目溫柔似水,鐵必烈在頭上撫
摸令她欣喜、依賴。
 
  「呼呼……」鐵必烈舒服的閉著眼,大馬金刀的坐於椅上。
 
  薇娜絲感覺胸內的巨根興奮的顫抖了兩下,雙乳頓時夾緊,美目一瞪嗔
道:「說好的,不行在這裡。」
 
  鐵必烈深呼一口氣平復,笑道:「好好,本王知道生命種子一定要留在
妳體內。」
 
  薇娜絲與鐵必烈相視而笑,然而這笑容底下卻隱藏些許苦澀。
  
  兩人成婚已一年,行房之事從不缺少,甚至可說頗為頻繁,然而卻遲遲
沒有子嗣。按部落規矩,若正妻始終無誕下王子,將因不孕而被降為側室,
並由大王其餘妻妾接任傳承血脈之責。
 
  「明日,本王就要出征大金,此行遙遠,這一去不知何時才能回來
。」鐵必烈忽然道。
 
  薇娜絲嬌軀一顫,目露哀戚,這事她早已得知。然而王將遠行卻無子後
繼,這對常年征戰,與刀和血為舞的部落之王來說是為大忌,有血脈斷絕之
憂。如今在部落裡,很多喇嘛對此頗有微詞,薇娜絲已經承擔不少壓力。
 
  鐵必烈嘆了口氣,柔聲安慰道:「放心吧,薇娜絲,今天一定可以的,
而且本王也定會凱旋歸來,不要擔心。」
 
  「嗯。」薇娜絲低頭應了一聲。
 
  兩人都明白,今日是最後的機會。若還是無果,日後就算鐵必烈歸來,
在部落喇嘛悠悠之口下,薇娜絲也只能由正室轉側,失去時時侍奉鐵必烈的
資格。
 
  「或許大王不信,在遇到大王之前的人生,薇娜絲始終覺得自己帶著某
種使命,除了這個使命以外,周遭所有一切都與薇娜絲無關,甚至是父母也
一樣!這種感覺曾讓我感到十分痛苦……直到我遇見了大王。」薇娜絲輕啟
朱唇,緩緩訴說從未向人道過的秘密。 
 
  鐵必烈一愣,這些話薇娜絲從未對自己說過。
  
  「我始終相信大王就是我來到這世上的使命,就是我尋找已久的存在意
義。」薇娜絲溫柔望著自己英勇的男人,偉大的大元部落之王。她躺下,抬
起修長的雙腿,纖纖玉手向下探去,輕柔的撐開玉洞,邀請君的到來。
 
  美人邀約,怎能相拒,鐵必烈掛滿傷痕的寬厚身軀壓了上去,王根探入
美人玉洞,在汁水氾濫的花徑裡一往無前,直沒深處。
 
  「喔……」薇娜絲揚首呻吟,一雙玉藕勾住鐵必烈的脖頸。
 
  鐵必烈的動作很輕柔,過於強壯的他讓薇娜絲顯的有些嬌弱。薇娜絲的
裡面很窄,卻溼潤溫暖,緊緊的包覆著他的王根,卻又讓王根的抽送毫無阻
礙。
 
  鐵必烈握住薇娜絲雪白高聳的胸部,粗糙的手掌不斷揉著,手中盡是滑
膩與柔軟。他俯下頭,含住高聳上頑皮跳動的嫣紅,舌頭在上面輕轉著圈圈
,吮著香甜,嗅著乳香。
 
  「嗯……嗯……咿嗯──」乳首上的酥麻讓薇娜絲的呻吟驟然變尖,一
雙玉藕緊緊抱住鐵必烈在胸前吸吮的頭,欲將自己自豪的部份奉獻更多。
 
  營帳內,鐵必烈穩定而輕柔的抽送,薇娜絲媚眼如絲,嬌吟連連。兩人
的肉體不斷結合,親密的發出碰撞聲響。在床上,部落之王如在草原上一樣
英勇,帶給薇娜絲一次次的洩身,一次又一次的滿足。
 
  良久,就在薇娜絲快要撐不住時,她美目迷離的忘情道:「給我,給我
你的種子,這次一定可以的!」
 
  鐵必烈低吼一聲,王根深深進入薇娜絲的花心,在她體內毫不留情的釋
放、噴射。
 
  薇娜絲緊緊抱著鐵必烈厚實的背部,吻住鐵必烈的唇,感受一股股灌進
體內的生命種子,含淚的嬌顏竟然有著一絲神聖。
 
  忽然體內彷彿有什麼東西破裂了。
 
  薇娜絲感覺到那些生命種子正歡快的竄進子宮,接著一股微弱卻又真實
的生命氣息在她子宮內誕生。
 
  「有了!我能感覺到,這次真的有了!」薇娜絲頓時喜極而泣。
 
  鐵必烈不明所以,但也欣喜於薇娜絲的情緒。
 
  此時,營帳外的草原明明晴空萬里,卻驀然響起一道驚雷巨響!
 
  營帳外,ㄧ位年長喇嘛抬起頭,望著天空的混濁雙眼有著擔憂,用著只
有自己才能聽聞的音量喃喃道:「發生了什麼……上天為何如此之怒?」他
並沒有跟其他人說,因為部落裡的人總是將他當成瘋子。
 
  

  鐵必烈離開了,帶著部落裡數百個勇敢戰士,出征遠方的大金,這一來
一返勢必需要一年以上。草原上的男人天生就屬於戰場,薇娜絲並沒有挽留
,因為她不會阻擋部落之王獲取榮耀。
 
  在鐵必烈離開後的數月,薇娜絲逐漸隆起的小腹,確定了懷下王胎的事
實。在確定這件事後,部落連續幾日吃肉同喜慶賀,就連以往對她冷面相向
的喇嘛也都笑臉以待。
 
  鐵必烈離開ㄧ年後,薇娜絲終於生產,竟足足懷胎十二個月,令部落眾
人嘖嘖稱奇,同時生下的是一位王子。
 
  有人說這是前所未有的王之血脈,也有人說定是神子降臨,還有一個喇
嘛說這是會引發天怒的罪果,不過這個喇嘛說的話倒是被所有人忽略。
 
  部落的所有人都欣喜王子的到來,同時期盼著鐵必烈大王的凱旋歸來。
 
  幾個月過去了,薇娜絲抱著兒子,露著一邊玉乳,為兒子哺育自己的乳
汁。薇娜絲遙望著遠方,美目有著期待與祝福。
 
  又幾個月過去了,薇娜絲慈愛的看著丘兒天真玩耍,丘兒是兒子的小名
,真正的名字要等鐵必烈回來才能取。
 
  幾個月又過去,每天薇娜絲都教著咿咿呀呀的丘兒說話,她教得很認真
,只是遙望遠方的美目總是有著一絲擔憂。
 
  ㄧ個月又ㄧ個月過去。
  
  鐵必烈依然沒有歸來,縱使是在路途或征戰中,通常也會傳遞消息回部
落,然而至今依然沒有。
 
  就在部落眾人忐忑不安,甚至提議派人出去探查時,ㄧ支僅數十人的傷
殘隊伍歸來了。
 
  「鐵必烈大王……戰死了。」
 
  歸來隊伍中的ㄧ人嘶聲說道,接著就此倒地沒了氣息。
 
 
 
  大王戰死!
 
  舉部落同悲!
 
  薇娜絲的心好痛,鐵必烈是她一生的摯愛,失去他的世界宛如徹底崩塌。
 
  往後的世界沒有鐵必烈,尋找已久的存在意義頓時落空,周圍的一切彷
彿又變的格格不入。
 
  那麼......她來到世上又是為了什麼,自己又還剩什麼呢?
  
  絕望的薇娜絲不由得看向不遠處,依然懵懂純真的丘兒。 

  
  幾天後。
 
  部落為鐵必烈大王辦了盛大葬禮,喇嘛先念超度安魂經,然後用羊角劃
葬地,因沒有屍骨,所以將五穀及九寶埋入坑內替代。舉部落同祭七七四九
天,以慰鐵必烈大王在天之靈。
 
  葬禮結束後,因王子尚幼,由鐵必烈之弟-鐵單于繼承王位。
 
  同時,依照部落夫兄弟婚的傳統,薇娜絲必需嫁於鐵單于大王。
 
  「丘兒,以後媽媽不能常常陪在你身邊,以後你在奶媽身邊要乖乖聽話
,知道嗎?」薇娜絲抱著自己的兒子,淚流不止道。縱使她心中不願,也無
法反抗部落的規矩,一旦嫁於鐵單于。自然也就不便時常照顧她與鐵必烈的
孩子。
 
  「咿咿呀呀──」還不太會說話的丘兒,尚不知未來的日子裡,都不會
再有父母陪伴。
 
  

  就在一個晴朗無雲的日子,在全部落高歌歡慶祝賀,以及眾喇嘛的祝福
下,鐵單于與薇娜絲完成了大婚。
 
  完婚之日。
 
  新的大元部落之王的營帳,洞房花燭夜。
 
  薇娜絲既忐忑又悲傷的佇立在鐵單于面前。
 
  忐忑的是如今她已是鐵單于的妻子,對方眼中毫不掩飾的侵略令她害怕
、抗拒。
 
  悲傷的是兩年前她也是如現在般佇立在鐵必烈身前,然而那溫柔的眼神
已經不在。
 
  鐵單于虎目滿是迷戀,早在兩年前,他就已經對大哥的妻子充滿渴望。
薇娜絲的五官精緻,宛如藝術,一顰一笑皆美麗動人,縱使已為王妻,卻仍
有不少部落男兒偷偷暗戀著她,就連自己也不例外。
 
  鐵單于顫抖著手,摘下薇娜絲的頭飾,輕輕為她卸下鑲滿珠飾的禮服,
彷彿對待珍貴又脆弱的美麗瓷器般,既仔細又小心。很快的,一具彷彿不是
凡間應有的美麗女體呈現在他眼前。
 
  「不要……」薇娜絲美目帶著掙扎,一隻玉手遮住了胸部,另一隻玉手遮
著下面,夾緊雙腿。她感到羞恥,她自豪的身體只想展現給鐵必烈看。
 
  然而薇娜絲這樣的遮掩,卻更似欲拒還迎的嬌羞,反而激起鐵單于的熊
熊欲望。鐵單于再也按捺不住,直接將薇娜絲撲倒在床,拿開薇娜絲遮掩在
胸前的手,忘情的埋在薇娜絲的雪白高聳裡粗喘呼吸。
 
  粗糙的雙手不斷搓揉,將薇娜絲滑如凝脂的玉乳搓揉成各種形狀。鐵單
于含住其中一邊乳首,貪婪的吸吮索求,另一邊的乳首也被他捏住,不停上
下彈弄。
 
  「嗚……」薇娜絲閉上眼,一滴淚自眼角滑落。鐵單于粗曠的鬍渣刺的她
胸前生疼,她好懷念過去鐵必烈的溫柔親吻。
 
  鐵單于扶著引以為豪的巨根,在薇娜絲的幽谷花源外磨蹭,只是接觸就
讓他興奮無比。今日他會展現自己最英勇的一面,要讓這令他迷戀已久的絕
代佳人,在自己跨下滿足的呻吟嬌喘。
 
  「不……我不願……我是鐵必烈大王的……」薇娜絲終於忍受不住的哭道,
推著鐵單于的胸膛抗拒著。
 
  鐵單于一愣,頓時勃然大怒,跨下那話兒涼了半截。
 
  鐵單于對已故的兄長依然尊敬,只是對部落男人來說,女人就像牛羊,
是自己的資產。薇娜絲既已成為自己的妻子,就當屬於自己,沒有半分違逆
的資格。
 
  「哼!」鐵單于怒哼一聲,原先對薇娜絲的珍惜頓時化作不滿,他冷聲
道:「不願也得願,妳只是個女人,本王會好好教妳身為妻子應有的本分與
服從。」
 
  鐵單于毫不留情的重重壓了上去,粗長的巨根直接進入薇娜絲的蜜洞,
撐滿她窄小又乾澀的花徑,絲毫不憐香惜玉。
 
  「不──」薇娜絲哀呼一聲。
 
  鐵單于開始挺動,如牛般強壯的身軀壓在嬌弱的薇娜絲身上不停挺動、
抽送,每一次力道都無比生猛,薇娜絲分開的玉腿被撞的震顫不停,又沾上
鐵單于的溼黏汗水,發出「啪啪啪」的淫糜聲響。
 
  「嗚……不……嗚嗚嗚……」薇娜絲哀傷的哭著,在鐵單于強行進入後,
她感覺體內某個聲音似乎正在不斷哀傷怒喊著。
 
  如果說與鐵必烈相戀是薇娜絲來到世上的使命,那麼與鐵單于的結合就
是有違她的本心。體內某個聲音正不斷警告她,再繼續下去的話,未來她一
定會無比後悔。
 
  然而薇娜絲的抵抗對鐵單于來說,只是如綿羊般軟弱無力。
 
  營帳內,鐵單于無情的耕耘、抽送,對在身下的薇娜絲的哀哭求饒充耳
不聞,專心致志的享受薇娜絲的一切美好。
 
  轟嚕嚕──
  
  此時,營帳外原本繁星璀璨的夜空,忽然蒙上一層厚厚的烏雲,接著隱
隱有些雷光在雲中閃爍翻滾。
 
  然而營帳內的兩人都沒有察覺天空中的異狀。
 
  漸漸的,鐵單于強而有力又持久的侵略,讓薇娜絲的抵抗慢慢消失,讓
她無法抑制的開始發出呻吟。
 
  「嗯……喔……咿嗯……喔……」薇娜絲呻吟著,身體的本能占了上風
,讓抗拒的心有了一絲鬆懈,暫時失守。

  驀然,鐵單于一聲低沉的嘶吼,如牛般的強壯身軀重重壓在薇娜絲身上
,巨根插入薇娜絲的花心,將自己的慾望毫無保留的在薇娜絲體內釋放。
 
  「咿嗯──」薇娜絲揚首長吟,顯然也到達了巔峰。然而下一刻,一種無
法解釋的恐懼感忽然湧上薇娜絲心頭。
 
  跟一年前懷上丘兒一樣,薇娜絲能感覺到濃濃的生命種子在體內竄游,
一往無前的向子宮前進。
 
  一種無法解釋卻又無比肯定的預感,薇娜絲感覺到這次她將會懷上鐵單
于的血脈。
 
  薇娜絲不知道,一旦神體不受凡胎的破綻產生,這個身體變化是不可逆
的。
 
  「不──」薇娜絲尖叫出聲,眼中盡是驚恐。體內某個聲音正不斷警告她
,若懷上鐵單于的血脈將有違她來到世上的使命,將有辱偉大愛神的尊貴神格。
 
  就在這時,草原上一聲轟鳴巨響,劈下了一道怒雷!
 
  時間靜止,一道威嚴又低沉的聲音驀然響起。
 
  「愛神維納斯,妳已鑄下大錯,還不速速甦醒!」
 
  驚恐尖叫驟然停止。
 
  維納斯醒了。
 
 
  ***
 
  天界。
 
  宏偉神殿中。
 
  維納斯跪坐在地哭泣著。多少年了,神心從未有過這種感覺,這就是凡
人的心痛嗎?「神王宙斯,求您救救鐵必列吧!」維納斯淚眼望著身旁的眾
神之王哀求道。
 
  轟──
 
  宙斯權杖輕觸地面,頓時引起整個神殿的震盪。
 
  「荒唐!愛神維納斯妳還執迷不悟嗎?就讓妳看看妳所犯下的罪過吧。
」宙斯怒喝道,接著一揮手,腳下的地面化作一面鏡子,鏡中之景正是凡間。
 
  「神界一日,凡間百年,就讓妳看看接下來的凡間發生了什麼事。」
 
  腳下的鏡中畫面,瞬間來到了草原上的大元部落。
 
  就在維納斯回到天界的短暫時間裡,丘兒已成長成一個少年。他的頭髮
有著與部落人不同的金色,柔順的髮絲不時閃耀光輝,劍眉星宇,鼻梁挺拔
,嘴角尚帶著稚氣,雖尚年幼卻已初見英俊不凡之姿。
 
  接著,幾年過去了,天生神力的丘兒成了部落裡最強的弓箭手,成為鐵
單于大王旗下最勇猛的大將。在丘兒的輔佐下,鐵單于大王的征戰步伐遍及
整個西域。
 
  幾十年後,年邁的鐵單于大王壽終正寢前,將王位傳于同樣身具王之血
脈的丘兒。此時丘兒已年近四十,但奇怪的是無論是面貌還是體力都與二十
幾歲時無異。
 
  幾十年又過去了,丘兒的威名在西域已成傳說,甚近連邊疆鄰國也將其
視為無法戰勝的戰神。此時的丘兒年齡已經近百,眼神滿是歲月與滄桑,然
而他的外觀依然沒有變化,依然保持在二十幾歲的年輕樣貌。
 
  不老不死的戰神之名不脛而走。
 
  畫面至此,宙斯嘆了口氣道:「果然,他的存在已經打破了凡間的平
衡。」
 
  宙斯一揮手,腳下地面鏡影光芒一閃,畫面就此中斷,在他身旁赫然站
著表情錯愕的丘兒。
 
  「丘兒!」愛神維納斯驚呼一聲。
 
  「……母親?」丘兒愣愣看著與自己一樣沒有老去的維納斯,縱使他已年
過百歲,也依然不會忘記當初慈愛的母親。
 
  此時,一股浩瀚神威從宙斯身上散發出來,他漂浮在空中,聲音無上
威嚴道-
 
  「吾以眾神之王的名義宣判,愛神維納斯其罪如下-」
 
  「私動凡心,有神心蒙塵之罪。」
 
  「擅自下凡,有干擾凡間平衡之罪。」
 
  「與凡人交合,有玷汙神體之罪。」
 
  「神體必不受凡胎的鐵律出現破綻,有破壞規則之罪。」
 
  「至於人神相戀所造就出來的半神,也就是丘兒......與妳腹中的生命
,乃是前所未有最大的罪果!」
 
  是的。
 
  愛神維納最終還是甦醒的太晚,鐵單于的生命種子已在她的子宮內著床
,無法挽回。
 
  愛神維納斯跪坐在地,眼神呆滯,神心依舊思念著凡間的一世。
  
  當初只想著嘗試一次凡人的愛戀,僅僅離開神界一天而已,卻沒想到凡
間一世竟然銘心至此。她品嘗到愛情的美好,但也體會到分離的悲傷。
 
  而凡間除了愛情外,也存在著凡人最原始的慾望,有的美好,有的醜陋
,有的無可奈何,甚至因此讓她懷上非自己所愛之人的種。
 
  總總複雜的情感,皆是過去愛神維納從未感受過的。
 
  「吾以眾神之王的名義宣判,剝奪維納斯行使愛神的能力,並關押至懺
悔神庭洗滌神心萬年。此後,維納斯將永遠不得干涉凡間。」
 
  「萬年之後,吾,眾神之王宙斯,將納維納斯為第八任妻子,將維納斯
約束在側,永絕神心妄動之可能。」
 
  眾神之王宙斯威嚴的一一宣判,接著透著神光的雙眸望向一旁的丘兒。
 
  「維納斯的罪果-丘兒,吾命汝成為新的愛神,其神祇之名為丘比特。
汝將以愛神箭引導凡人的相遇與相戀,行使愛神職責,為汝母親維納斯以及
汝自身永遠贖罪。」
 
  「至於維納斯腹中尚未出生的女兒,未來將與其兄一同並列愛神,其神
祇之名為依洛絲。她將以愛神戒引導凡人的相戀與忠貞,行使愛神職責,同
樣為母親維納斯以及自身永遠贖罪。」
 
  眾神之王宙斯做下最公正的的宣判,維納斯沒有反駁,一切都是她的罪。
 
  懺悔神庭洗滌神心萬年是否能將凡間一世的愛戀、喜悅、悲傷洗去,維
納斯不知道。
 
  或許,在漫長的時光裡,維納斯將永遠忘不了在凡間一世發生的一切。
 
  ……
 
 

  ***
 
  後世。
 
  在凡間,愛神維納斯的神話有各種不同的版本流傳,一些比較冷門的版
本顯少有人聽過,現在流傳的大多是下面的版本了。
 
  傳說中,維納斯是愛神、美神,同時又是執掌生育與航海的女神。她與
眾神之王宙斯相戀,生下一對兒女,名為丘比特與依洛絲。
 
  邱比特,是羅馬神話中的小愛神,維納斯的兒子,手持弓箭、背生翅膀
的調皮小男孩。祂的金箭射入人心會產生愛情,祂的鉛箭射入人心會產生憎
惡。
 
  依洛絲也是愛神,維納斯的女兒。維納斯有感於宙斯的不忠與拈花惹草
,不希望女兒重蹈覆轍,乃設計了愛神魔戒,希望女兒在找到真愛時,將愛
神魔戒套住對方,以成為忠貞不二的永恆伴侶。這也是流傳下來,男女結婚
要戴婚戒的原因。
 
  如今,雖然人們尚無法證明神祇的存在,但各種神話傳說卻會永遠流傳。
 
  或許有一天,有一人,在誤打誤撞的情況下,道出了真相也說不定。
 
  那又是一個新版本的神話故事了。
 

 
  《全文完》
TOP Posted:2017-09-11 09:35 | 回樓主
寒城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832
威望: 84 點
金錢: 832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08-10


1024
TOP Posted:2017-09-11 10:30 | 回1樓
alexmahone


級別: 精靈王 ( 12 )
發帖: 20861
威望: 2097 點
金錢: 0 USD
貢獻: 8 點
註冊: 2013-03-03


謝謝分享佳作
TOP Posted:2017-09-11 10:49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