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盛世王朝(全)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盛世王朝(全)
王者之脉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34
威望: 5 點
金錢: 43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02-03


盛世王朝(全)



《盛世王朝》(全集)


作者:棺材里的笑声

第一集

  内容简介:
  大明王朝历经四百年的盛世,朱氏皇族一直站在世界最高点,享受著九五至尊的无上权力与殊荣。直到这一世,重病的圣上朱威权却意外地发现圣皇墓地居然产生不可异议的动静──已死去三百多年的圣皇居然复活了!
  许平重生后,不知该何去何从,最后选择回到鬼谷山门,岂料鬼谷竟遇到大麻烦,要以国教的身分与天下强者对擂,但许平却顾忌著皇家的态度,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第一章 涅盘重生
  大明王朝四百年,鼎盛,衰弱,经历了无数的风雨但在历史的轨迹中始终屹立不倒。
  象征着皇权的王朝是好战的,似乎皇族的人生下来血液里就带着铁血的傲性,翻开大明所谓的外交史简直就是一部十分恐怖的战争史。不割地,不和亲,每一个天子不管是圣君还是昏君,是道德高尚之人还是荒淫无道者,共同的特点就都是硬骨头。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皇族似乎骨头里留着的就是不怕死的铁血。加之禁军战斗力强悍,人民已经习惯了在面对外战的时候表现出一种众志成城的敌意,所以自开朝以后但凡举国开战可能结果很是惨烈,但却容许不了半次的所谓失败。而这个王朝也被全世界称为最好战的民族,因为四百年的历史走过来,出了多少能征善战的猛将几乎没人数得清。
  只看大明遍地的万烈浮屠就可知道有多少青山埋尽了忠骨,真正的诠释了什么是一寸江山一寸血。
  朱姓皇族历经四百年的繁衍依旧是传承有序,站在了这个世界的最高点,享受着九五之尊至高无上的权威,威慑着天下也镇守着祖宗开拓下来的国土,未失一寸,在战火的硝烟下每一次都是开疆拓土,每一寸的土地都是战士们用鲜血换回来的。
  若大的京城依旧保持着所有的古朴与沧桑,被称为世界上最有时间韵味的地方,同时也是大多数人敬仰着被赞誉是有生之年必须来膜拜一次的地方。皇城,街道,小楼,城门和城墙依旧保持着四百年前的原貌,在这象征着皇权的天子脚下,似乎一砖一木都容不得侵犯。
  现代化的社会已经不需要所谓的城墙了,热兵器取代了冷兵,这些抵御了不知道多少外敌的城墙依旧被保留着。老旧的城砖上刀砍斧痕隐隐可见,让人不难想象曾经有多少忠骨在此战死,即使是和平年代但高大的京城似乎永远有飘散不去的血腥味,四百年的金戈铁马在远处咆哮着,多少的忠贞铁骨可歌可泣的故事曾经在这演绎着。
  古朴的京城外是现代化的都市,围绕着老京城蔓延发展着。作为皇朝权利的中心,这里繁荣无比总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模样,车水马龙引领着整个国家的潮流和科技,集中着最优秀的人才,同时也有着全世界最残酷的政治斗争,同样有着世界上最多的历史文物,可以说是一个汇集了各种人文元素的繁华都市。
  皇宫四百年来一直是皇族居住的地方,尽管很多老旧的陋习已经被屏弃了,但这里的戒备依旧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依旧保持着全世界最森严的等级制度,有着最是苛刻的尊卑之分。
  皇权的至高无上是这个王朝永恒不变的,尽管很多东西都日新月异,适应了推陈出新的改变,但在这个王朝而言只有这一点是不容许亵渎的。
  皇帝居住的乾明宫内,即使装潢充满了古典的韵味,但房内也有不少现代化的设施,新旧合一没有丝毫的违合。此时宫门紧闭着,所有的宫女都被赶了出去,房内的人个个都是瞠目结舌惊得几乎不敢喘半口大气,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位高权重的她们也难以接受。
  病床上一个似乎行将枯木的中年人眼露兴奋之色,声音嘶哑不堪,抬起的手更是骨瘦如柴:“真,真的,那些留在龙床上的话,是真的。”
  声音特别的低沉,如果不仔细听甚至听不到他在说什么。这是一个骨瘦如柴的身体,已经走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病床边有着世界上最先进的治疗仪器,京城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医术和药物,更不用说太医院里有着全世界最顶尖的医生。可饶是如此也只能让他有苟延残喘的机会,根本不可能治愈他此时已经无可救药的病体,能延长的只有病痛的折磨。
  “圣上,这,这是真的么?”旁边一个美艳的少妇满面的震惊,穿着现代化的服饰,大方而又华贵,但一开口还是充满了古典的韵味。这个美丽的少妇气质雍容华贵,给人感觉十分的温柔有种母仪天下的柔美。容颜那更是粉黛胜春,精致得如上天精雕玉琢的恩物一般,美艳,却又高高在上不容亵渎,成熟女人的风韵和魅力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不,不可能吧!”另一个少妇的姿色不在她之下,脸上同样是无比的震惊。
  第二个少妇也是天人之姿,论起姿色一样的祸国殃民,只是她给人的感觉多了几分媚意。似乎是媚骨天成的底子,不需要骚首弄姿就能很自然的撩起你最原始的欲望,举手投足间的自然对于男人而言就是最犀利的挑逗,仿佛天生就是男人的恩物,一眼看过去妩媚得让你有得之即死也无憾的感觉。
  两个美艳的少妇一个温柔娴静,一个妩媚大方,任何一个都有人间难寻的绝代风姿。任何一个走出去那都是能艳倾天下的尤物,站在一起更是一道无比亮丽的风景,别说男人会为之癫狂了,就连女性看到也会不自觉的沉沦其中。
  此等的齐人之福常人难以消受,但对于富有天下的九五之尊而言,这种美艳人寰已经不是他想要的了。在他的眼里再美的外貌不过红粉骷髅,他想要的是生命的延续,甚至说只是减少少许的疼痛对于拥有这个天下的他而言也是一种奢侈。
  病床上如骷髅般的男人正是朱氏皇权的继承人,大明王朝第十九代帝王,已经君临天下二十载的朱威权,可曾经意气风发的他只能在病床上等死了,此时此景的凄凉甚至还不如一个寻常百姓。
  站在他左边的是当今母仪天下的皇后:穆灵月。温柔大方,高雅动人。右边的则是唯一的贵妃:妖娆动人的陆吟雪。
  大明王朝发展至今都没有明令一夫一妻制,这也是在国际上备受诟病的,因为这种现象是对女权的不尊重。后来大明税法对这方面也有严格的限制在鼓励一妻一夫,明确规定若娶妻之后再要纳妾的话,纳一妾则必须交重税一笔,纳第二妾的话那更是成倍的往上翻,所以现在的社会除非那种特别有钱的人,否则的话三妻四妾这事就算你情我愿也是一般人不敢想象的。
  税款的数目对于一般人而言是笔庞大的数字,而女人们在乎的又是名份,那种所谓咱们不交税偷偷摸摸的过日子没几个女人肯,当然了如果这个男的有那个能力做思想工作过没名没份的日子的话,户部也不会找你的麻烦。
  这是祖宗定下的规矩,身为皇帝就必须以身做则,加之国际上提倡一夫一妻的浪潮从来没间断过。所以朱威权君临天下后只有一妻一妾,当然了皇帝的妻是皇后,就算是妾也是高高在上的贵妃,身份之高贵自然是无与伦比的。
  “朕眼睛没花吧,灵月,再放一遍,再放一遍。”朱威权的声音激动得颤抖不已,一声灵月始终蕴涵着一股柔意,旁边的陆吟雪并没有吃醋,只是神色间有一丝不悦一闪而过,但很快就隐藏在她那柔媚无比的笑意里。
  没有下人可以使唤,若大的宫殿里只有这王朝权利最顶峰的三人在,因为现在所看到的秘密不仅足够镇静世人,对于皇家来说那更是不能外泄的的秘密,因为这一切实在太骸人听闻了。
  穆灵月拿着遥控器按了一下,病床前巨大的屏幕再次闪烁起来,画面的质量不清晰,偶尔会有雪花纹闪过。看画面就知道是监控录象拍下来的,尽管这设备已经是世界上最顶尖的,但在那昏暗的环境里拍摄得依旧不太清晰。
  诡异的一幕再次出现,在场的三人都秉住了呼吸,两位艳绝人寰的尤物若有所思,不过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种女性本能的惊恐。而已经病入膏肓的朱威权则是强撑着无力的靠在床头,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脸上难得的有些发红,大概也是因为他的情绪现在特别的亢奋。
  身上插满了导管,床病旁一大堆的医疗器械,此时若不是精神上支撑,他根本没力气这样坐着。
  屏幕的画面上是一处阴森森的墓室,墓室的规格特别的高,在大明唯有帝王才能享受这一份顶级的殊容。墙壁是由厚重无比的青石组成,就算是寻常的导弹攻打的话也没那么容易打破,当然了前提是得有那么胆大包天的家伙敢于亵渎,因为一但冒犯到这处陵墓的话那换来的后果将是不死不休的战争。
  这个对于大明王朝而言如是信仰般存在的陵墓并没有什么防盗墓的设计,因为埋葬之人生前曾说过一句富有哲理的话:王朝鼎盛的话那这里将一直是圣地,如果改朝换代的话是个蟊贼都可以把我尸体拖出来鞭尸,所以不必做那些无用之功。
  那种帝王风范被无数人传诵,纷纷盛赞那才是真正洞悉一切的帝王风采。而这座陵墓特别的简单,没有那么奢华的规格,有的只是一间单独的墓室而已。更夸张的是身为一代帝王,墓室内没任何的陪葬品,别说那些一生珍爱的收藏,就连一件寻常的金银珠宝都没有,简单得连一般的大户人家都比不上。
  因为不需要任何的陪葬,所有人都觉得任何珍贵的陪葬对于这位帝王而言都是亵渎,他需要的只是一个长眠之地而已。古往今来,但凡有权势之人但会很重视自己的陵墓,或是选在风水宝地能福泽子孙,或是设下大量的机光防止有人盗墓。
  这一位是特立独行的,因为这座坟墓里什么都没有,会不会被盗墓只是看后世子孙是否人杰,这样的豁然心境给人鼓舞,也给每一位后世子孙很是沉重的压力。
  墓室的正中央,石阶之上一口棺椁已经静静的在这放置了三百多年,外边的画彩已经褪了色有自然腐蚀的沧桑,再美丽的鲜艳也抵抗不住岁月的洗礼。不过即使那么多年过去了,这里的一切依稀可以看见当年最顶级的工艺水平,虽然简单却透着气吞天下的大方,可想而知棺椁的主人曾经也是一个君临天下的帝王。
  圣皇陵,大明历史上最独特的皇陵,唯一一个没自己专属陵墓的皇帝,同时也是大明王朝能繁盛到现在的奠基人,对于这个民族而言是信仰般的存在,也有着传奇的一生让人心生敬佩。
  圣皇陵直接葬在了万烈浮屠的正中央,与那些曾经一起南征北战的英魂们一起长眠。按理说圣皇的长眠之地是不能打扰的,不过毕竟社会的发展日新月异,有了高科技就得多加一层的防卫,几年前在万烈浮屠四处安装监控的时候,皇家秘密的在陵寝里也安上了,因为圣皇陵没什么机关,所以进入不会有任何的障碍。
  妃子们葬的皇陵自然是富丽堂皇,惟独圣皇没有葬入其中,而是选择在这陪伴着为大明出生入死战死沙场的将士们。进入到此的时候举世哗然,因为谁都叹服于这位智者的先见,这真的是一座从头到尾都不设防的陵墓,当然了大明王朝不衰落的话也不可能有人能亵渎先灵。
  皇族原本以为这举动有些多此一举,因为世界上再狗胆包天的家伙肯定也不敢亵渎圣皇陵,但没想到是也因为这似乎有些不敬的举动,三人看见了世界上最匪夷所思的画面。
  棺椁里的异常是三个月前发现的,异常的是里边一直传来沉闷而又诡异的声音,似是骨骼断掉的声音一样特别的压抑沉闷。让专家仔细的分析后发现并不是设备出了问题,而是这种声音真实存在着,而且来源竟然是那撙棺椁之内。
  这一发现让皇家的人惊得瞠目结舌,立刻就把秘密压了下来,涉及的那些声波专家也立刻被灭了口。当然了,也没人敢冒着不孝的罪名去开棺检查,在这百善孝为先的社会即使是皇族也不敢冒这种天下之大不讳。
  这是属于皇家的秘密,现在只有在场的三人知道,朱威权密切的关注着陵寝的情况,终于在等待了三个月的时候看见了这诡异的一幕,即使这三个月一直忍受着那怪声的折磨,但现在感觉一切都值了,因为眼前发生的一幕实在超出了正常人的认知范畴。
  哪怕是见多识广的皇家,哪怕皇家对于玄门奇术抱着肯定的态度,但依旧无法减缓看见这一幕时的震惊。
  陵寝内,一直一成不变的画面终于有了改变,纹丝不动的棺椁开始颤抖起来。慢慢的石椁的顶盖被慢慢的推开了,瞬间就那沉淀了三百多年的灰尘就扬起了显眼的烟雾,在昏暗的光线下一个漆黑的身体慢慢的站了起来,每动一下都有骨头扭动的声音听着就让人感觉毛骨悚然,虽然简单的每一个动作都会让干枯的鼓动碎裂一样。
  石椁还有棺盖都被打开了,漆黑的身体站直以后扭动了一下身体,监控的画面虽然模糊但这时候已经看得清这并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具消瘦到极点的干尸。穿着的衣服正是圣皇下葬时穿的龙袍,即使因为岁月的氧化已经破裂不堪,但发黑的绣面上依旧可见那威风凛凛的五爪真龙,那高端至极的工艺和天然的腐败是任何科技都模仿不了的。
  一头散乱的头发纠缠在一起,遮掩住那不知道是否狰狞的面目,但它右边的袖子已经彻底烂掉了。肉眼可见的是一条干枯得几乎没有水份的手臂,就如同寻常的干尸一样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更何况眼前的这具干尸还是活的,还在你面前有了动作。
  干尸的动作很是笨拙,慢慢的走出了棺椁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或许是血脉相连的本能,朱威权仿佛能感受到这怪物此时的情绪有些哀伤。
  空无一物的棺木里只有已经破烂发霉的龙袍碎片,而这具干尸的身份很明显,就是曾经横扫天下开创下大明盛世的明圣皇朱元平,历史上最传奇也是有着最多神化故事的一代帝王,在诸多的传说中那是几乎可以媲美神明的存在。
  干尸静静的屹立着,良久以后它转过身来,披头散发依旧看不清到底长得怎么样。它伸出手来,那干枯细小的手壁却有着惊人的力气,只是轻轻的一推沉重无比的石椁竟然被轻描淡写的推开了,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石椁的下方竟然隐藏着一条密道。
  干尸将石椁盖好,钻入密道的时候把石椁挪回原位,一切仿佛没发生过一样。如果之后有人到来的话肯定发现不了半点端倪,而这也证明了这具干尸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诈尸,他拥有回忆也拥有思想,否则的话不可能有这一系列的举动。
  朱威权已经兴奋得眼里有些血丝了,如果不是圣皇涅盘重生的话,世界上恐怕没人知道在圣皇的陵寝里的棺椁之下还有一条密道。更何况这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具穿着五爪龙袍的干尸,这样一看身份就更不用怀疑了,虽然不知道老祖宗是不是变成了什么邪门的东西,但可确定的是他在沉睡了三百年之后再次重回人间了。
  视频到这就结束了,停止之后房内的气氛很是压抑,即使已经看过一遍了,但再看一次两个美丽的少妇依旧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混身上下如堕冰窟一样的难受,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看见这样恐怖的一幕恐怕都会控制不住这种害怕的反应。
  “圣皇,圣皇真的重生了。”朱威权有些癫狂的笑着:“传闻中圣皇以武入道,已经是人间颠峰有着坐地飞升的力量,只是因九五之尊的身份束缚不愿飞升成仙。我本以为那一切只是子孙后代们的吹捧,没想到,没想到啊,老祖宗居然真的重临人间,难道他老人家真的是传说中那样的半人半仙之体。”
  “圣上,我依旧觉得不敢相信。”穆灵月苦笑了一下,有些害怕的说:“即使对方是圣皇,可明明已经死了三百多年的人,都变成一具干尸了却会动,这在科学上根本解释不通。”
  “皇后娘娘,现在科学解释不通的事还少么?”陆吟雪也是感觉毛骨悚然,不过冷静的琢磨了一下后轻声的说:“圣上,您说什么留在龙床上的话,那是什么?”
  “你们当然不知了。”朱威权兴奋过后咳了几下,这才无力的喘息说:“在世代相承的金铸龙床之上,唯有睡在上边的人才能看见龙床的金顶上有隐约的一行字。朕登基的时候就偶然看见过,好奇之下凑近一看那上边所刻的字很是诡异,更让人想不通的是后边居然还盖有圣皇的私印。”
  “圣上,刻的是什么?”两位尤物都好奇无比,传承了四百年的皇家有着太多她们不知道的秘密。
  龙床是开朝时传承下来的,不过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历代皇帝都不在那睡了。龙床的存在只是一种象征性的意义,大概是登基的时候睡一晚后就原封不动的保存着,在外人看来那是对列祖列宗的一种尊敬,谁都想不到龙床之上竟然另有蹊跷。
  “上边的字,沧劲有力,朕后来细细的比对过,一笔一画确实是圣皇亲书。”朱威权眼里闪烁着亮光,一字一句的说:“这是他留给每一个后世帝王的话:朕终有入土之时,但朕也必有涅盘之日,当朕涅盘之日,只望后世子孙不要相寻,尘归尘,朕重现人间之日已非帝王之身。”
  “这么说,圣皇在龙御归天的时候就已经算准了一切。”穆灵月感觉不寒而栗,那可是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帝王,一生的丰功伟业和为大明留下的奠基就不用说了,没想到的是他真的脱离了凡人的范畴,完成了从死到生的转变。
  更可怕的是他活着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会有涅盘重生的那一天,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恐怕是大罗金仙下凡都不可能这样神奇吧。
  “是啊,圣皇啊,连我们都觉得神秘的老祖宗,历代帝王都琢磨不透的老祖宗啊。”朱威权面色肃然,估计每一代帝王看过那句话后都会不屑一顾吧,他亦是如此,只是没想到真的能看见圣皇的涅盘重生。
  “既然老祖宗复活了,为什么不准后世子孙去寻找他。”陆吟雪不解的问着,那倾倒众生的容颜上满是困惑:“按理说不论哪一世的帝王都该把老祖宗寻回来,以天下养之尽子孙的孝道,既可向圣皇请教帝王心术,又可以了解到他那传奇色彩的一生,要是痴迷武功的话还可以学一下传说中圣皇天下第一的战龙诀,没准还能和圣皇一样以武入道呢。”
  穆灵月沉吟着没有说话,那温柔的大眼睛闪烁着,明显她已经想到什么了。
  “因为终究这种事太过骸人听闻了,死而复生的事本就让人觉得荒诞无稽,更何况还是发生在圣皇的身上,一但传出去的话肯定会引起渲染大波,到时候人心惶惶怎么办。”朱威权面色如常,说的话他自己都不相信。
  “那圣皇会去哪呢?”陆吟雪疑惑的问着,明显对于这个号称世界上最神秘的男人,她也和一些小姑娘一样充满了好奇,当然了好奇归好奇,脑海里想起那具干尸诡异的动作还是觉得毛骨悚然。
  “吟雪,灵月,你们是朕的妻子,亦是朕最亲近的人。”撑了这么久朱威权也很是疲惫,无力的喘息说:“你们,派人去寻找圣皇的下落,尽管老祖宗有明嘱在先。但没他的话就没现在国富民强的大明,身为后世子孙应该把他接过来以天下养之以尽孝道,所以,朕即使忤逆他的意思也要把圣皇找回来。”
  “是!”穆灵月和陆吟雪互视了一眼,知道皇帝兴奋过后了现在身体很不舒服,对视了一眼后就走了出来。随即朱威权痛苦的闭上了眼,早就等候在外的太医们鱼惯而入,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严阵以待的感觉。
  这些视频资料可以说是皇家最高的机密,现在全由朱维权自己掌管着。两位天下最高贵的尤物没有多说什么,一路上都是沉默着似乎还有点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来到后宫以后穆灵月命人准备晚膳,而陆吟雪也不似往常那样立刻告辞,反而是默契的留了下来。
  用过晚膳后,二人在御花园里赏月,默契的秉退了各自的宫女和贴身的丫鬟。
  “皇后娘娘,您说皇上为什么要固执的把圣皇找回来。”陆吟雪一副虚心的模样说:“既然圣皇有令在先,后世子孙就该遵从才是,更何况此事太过惊悚了,说难听点就是说出去都没人信,皇上怎么执意要追查圣皇的下落。”
  “吟雪妹妹过谦了,你是圣上的枕边之人,难道看不出圣上在想什么么?”穆灵月抿着茶水,一副意味深长的口吻说着。
  其实彼此心里都有数,那就是圣上的身患多种癌症,若不是集中了世界上最优秀的医疗技术的话换成普通人早就一命呜呼了。但即使是这样以现在的科技也治不好他的病,身为世界上最有权利的人能追求的自然是生命,朱威权不甘心就这样病恹恹的死去。
  圣皇陵发生的一切让他看到了生命的转机,即便不是想学那死而复生之道,他也把希望全押在了圣皇的身上,希望神一般的圣皇有可以让他恢复生机的神通广大,让他继续君临天下享受着这不世王朝至高无上的权利。
  朱威权也明白自己时日无多了,所以他才那么的焦急,甚至这次恩准了两个后宫的人可以动用禁军乃至是御用拱卫司的力量,必要的时候内政阁也必须全力的配合,因为于他而言这是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他的生命即将完结,有任何希望都不会放弃。更何况对方是极富传奇色彩的圣皇,如果顾念血脉之情的话出手救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毕竟朱姓皇族是圣皇的血脉传承,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两个女人都明白这个九五之尊的意思,沉吟了一阵后穆灵月先开了口:“吟雪妹妹,你打算从哪开始入手。”
  “先以祭祀之名去一趟圣皇陵,封锁好消息后看一下那个密道延伸到哪,再慢慢查找吧。”陆吟雪说话的时候神色有些恍惚,或许是想起了那诡异至极的一幕所以隐隐有些害怕。
  “那吟雪妹妹,你觉得圣皇为什么会在龙床上留下那一句话。”穆灵月沉默了一下,突然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
  “姐姐那么冰雪聪慧,又熟读圣皇纂写过的帝王心术,想来所想的和妹妹一样吧。”陆吟雪眼里闪烁着聪惠的光芒,妩媚的她此时笑得有几分狡黠,就似是一只风情万种的狐狸精一样。
  “莫不如,我们一起写出来?”穆灵月的笑则是温婉大方,始终让人感觉如沐春风一样的舒服,比之陆吟雪,她则似是个聪慧又不食人间焰火的仙女。
  两个绝世尤物似乎有默契的笑着,写完后把纸一摊开,字迹一样的娟秀好看难分伯仲,而写的也是同一句话:无情最是帝王家。
  “姐姐,您早点休息吧,妹妹得去准备准备了。”陆吟雪起身款款的道了个福,即使是在现代化的社会里,但等级制度无比森严的皇宫依旧讲究着最简单的礼仪,这是她不敢逾越的一种森严。
  陆吟雪款款的离去了,空气里似乎还飘散着她身上妖冶十足的香味,若有若无,撩人心魄。
  不同于以前森严的制度,现在宫里的女人只要有许可也可以在外边活动,可惜的是不能像以前一样的玩微服私访。在现在每一次的出宫即使再隐蔽可一但被发现都会引起轩然大波,所以她们的行动都不太方便,只是这一次事关重大也不能随意的指派别人去。
  月下,穆灵月静静的坐着,温婉而又美丽,如是天上的仙女一样,纯美异常,不可方物。
  无情最是帝王家,这个神奇的男人到底有多深的心机,想来那被世人所称道的圣心独裁并非言过其实,他真的是一个似乎能看破一切的男人。
  即便是明圣皇的身份,即便是朱家的祖先,但他只能是信仰一样的存在,死亡就意味着一切都该消失。可一但重临人间的话,不管是谁位极九五心里都会担忧,担忧这位传说中半人半神的老祖宗会不会迷恋那曾经属于他的皇位,会不会再次拥有君临天下的心思,会不会用什么奇人异术再次夺回这本就是从他那传承下来的江山社稷。
  帝王之家,传承四百年来不管哪一个皇帝的登基都少不了腥风血雨,甚至手足兄残,父子俩挥戈相向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明圣皇太有远见了,因为一但他真的复活的话,恐怕每一个皇帝第一个想起的念头并不是以天下养之以敬孝道,而是迫不及待的想把他杀了,深怕自己的江山会受到影响。
  能位极九五的哪一个不是心狠手辣之辈,帝王心术的腹黑和残忍是寻常人难以想象的,圣皇这是不希望有涅盘之日却要与自己的子孙为敌,所以才留下这么一句话。而他早就为自己留了一条可以悄悄离开的密道,为的是不与子孙相见,避免那骨肉相残的发生。
  果然,圣心独裁,深谋远虑让人敬佩。
  月下,穆灵月静静的思索着,良久以后才命人拨通了一个电话,朝着电话那头吩咐道:“父亲,密切注意陆家的一举一动,我要时刻知道他们那边的动向。”
TOP Posted:2017-08-31 11:49 | 回樓主
江上孤鸿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67
威望: 3 點
金錢: 67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6-23


1024
TOP Posted:2017-08-31 11:55 | 回1樓
qinder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330
威望: 34 點
金錢: 9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8-11


1024
TOP Posted:2017-08-31 12:35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