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迷失的娇妻1-18完结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迷失的娇妻1-18完结
横断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2302
威望: 277 點
金錢: 1139 USD
貢獻: 20530 點
註冊: 2015-03-14


迷失的娇妻1-18完结



              一、妻子出事了

  回到北京家中时,已经是周五晚上快11点了。

  原本预计要出差三个月的我,因为总部出了点状况被临时召回,我紧急订了
晚上7点的航班。

  妻不在家,黑咕隆咚地显得冷冷清清;这么晚,妻会到哪里去呢?

  拨打妻的手机,铃声一直响着,却没人接;

  直到我准备挂机的时候,电话通了。

  「喂,老公。。。」妻的声音里有一些慵懒。

  「雪,你在哪儿呢?」

  也许听到了我声音中的一丝不满,妻的语气变得有些小小的慌乱。

  「我们公司开年终会议,下午就来了,我周日下午回家。」

  妻以前去哪里都会提前跟我说,即使是我出差的时候。我心里略有不满,不
过快到年终,每个公司都会安排例行的年终会议,倒也正常。她这次的会议安排
在京北的某个温泉会议中心,以前我们也去过。

  我告诉她公司有事提前回来了。

  妻在电话中略带歉意地说:「老公,我不能陪你了;我周日下午回来再陪你。
你早点睡哦~~」

  妻的语气中带着撒娇的声调,后面的哦带着长长的尾音。

  听筒里传来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雪压低了语气,急急地说:「老公,我跟
小洁住一个房间。她要上床睡了,挂了啊~~」

  小洁是妻的同事,也是她最好的朋友。俩人在单位里,除了不在一个办公室
以外,其他时间几乎形影不离。我正想说晚安,妻却已经挂断了电话。

  躺在床上,脑海里却满是妻的音容笑貌。妻比我小两岁,今年27。犹记得
她刚上大学到系里报到时,是我接待的她。月牙般弯弯的眼睛被长长的睫毛覆盖
着,彷彿笼了一层薄薄的水雾;168的身高不算很高,但却非常匀称,配着一
袭白色的长裙,显得亭亭玉立;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如白瓷一般晶莹剔透。漂亮
、清爽、肌肤胜雪,这是我对雪的第一印象。

  雪的美貌端庄,吸引着如过江之鲫的追求者。我一直暗暗喜欢着她,然而雪
如此光彩夺目,令我从来不敢有非份之想,更没奢望过能得到她的垂青;而雪也
的确非常洁身自好,虽然追求者众多,却始终未曾传出过什么绯闻。直到我即将
毕业的前夕,在为雪庆祝20岁的生日宴上,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雪正式接受了我。

  一晃已经过去7年了!这7年里我们彼此经历了各种风风雨雨,然而雪一直
毅然决然地嫁给了我,跟着我度过了最初几年的艰难岁月。虽然在外人眼里,我
彷彿就是一只癞蛤蟆吃了天鹅肉。而更重要的,是她父母始终对我不认可。作为
一个毕业留京的外乡人,要在人才济济的京城最终留下来,是多么不易。

  「爸妈,我会给雪幸福的。」说着这话的时候,雪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是她,
给了我勇气,向她父母做了一生最庄重的承诺。

  我心里暗暗地想着,抬头看见了床头的结婚照:身着洁白婚纱的雪,手捧着
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小鸟依人般依偎在我的身上。

  夜很深了,却无法入睡。百无聊赖的我走进了书房,想打开电脑看看有没有
邮件。却注意到妻银白色的笔记本电脑静静地躺在书桌上。

  这款笔记本电脑还是我去年五月份作为结婚礼物给妻买的;平时她一直很珍
视,总是带在身边,即便是我,也不轻易让我使用。

  开机,很轻易就进入了系统。

  正想打开邮箱的时候,发现右下角的QQ在闪动。

  点开,屏幕上跳出了一句信息:

  风雪交融16:42:12,宝贝儿,快下来,我到小区门口了。

  这个「宝贝儿」的亲暱的称呼让我的脑袋「嗡」了一下;翻开聊天记录,除
了这一句以外却没有了任何的记录。查了一下对方的资料,显示是一个35岁的
男人。我不是个喜欢打探别人隐私的人,然而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男人似乎和
妻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思忖再三,我还是打开了他的空间相册。

  这个男人似乎在哪儿见过,但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看样子他是个很细心的
人;相册里所有的照片都按照日期和内容进行了分门别类。大多是一些各地游玩
和美食的照片,看得出来这是个很注重生活品质的傢伙。不过我可没有耐心认真
地看完那些略带炫耀的照片。而最近的一组名为,「2009.12.24 群聚会」
的照片却引起了我的注意。

  打开文件夹,里面的相片却并不多。但我依然从一张照片中觥筹交错的男男
女女里面快速而准确地认出了妻。妻正歪着头捂着嘴,眼里满是盈盈的笑意,含
情脉脉地看着邻座的男子。那个男子正是这个空间相册的主人。我的心一阵刺疼
,我太瞭解雪的这个眼神了,曾几何时,当我们花前月下的时候,雪也是用这样
的眼神征服了我的心。而我同时也发现小洁坐在那位男子的身边。

  2009年12月24日?

  我从行李箱里取出我的工作日志。多年的工程项目经验,让我养成了记录每
日工作情况的良好习惯。09年圣诞的那个平安夜,我走出机房时,外面已是满
城灯火。我不想坐车,於是慢慢地走回酒店;一连两个星期的忙碌,让我有些身
心俱疲。我拨打妻的手机,却始终无人应答。直到妻拨过来,嘈杂鼎沸的背景里
,我听到妻有些断断续续的声音。

  「哲,我在KTV。。。和同事。。。还有小洁和她男朋友。。。」

  听筒里传来的喧闹,让我没有任何的怀疑。简单叮嘱了几句,就挂了。如果
这张相片的日期和内容没错,那么显然,妻当时不是在和同事聚会。因为我不认
识这张照片的任何一个人,除了妻和小洁。

  雪为什么会撒谎呢?

  我忽然看到「群聚会」这三个字,那么无疑地,一定是雪参加了QQ群里的
聚会。

  点开QQ里的「群╱讨论组」,果然发现雪加入了一个名叫「北京已婚情感
」的群。打开群会话,基本上都是些乱七八糟插科打诨的玩笑。偶尔也能见到雪
说两句,而每次当雪说话的时候,通常会引起一大帮人的鼓噪。「风雪交融」也
在期间,不过似乎并未见他和雪在群里有过多的说话。

  再打开雪和小洁的聊天记录,多半是些小女人的话题,皮包、衣服、老公、
孩子,偶尔也会说起一些女人的悄悄话。我耐心地翻看着一百多页的聊天记录,
直到一行字突然跃入眼帘,如惊雷般顷刻间震惊了我的心。

  红尘爱22:38:43,他昨天很棒吧?

  后面没有找到妻的回答,显然妻似乎有意删除了其他的会话。

  对话日期是2010年3月28日,

  那么一定在3月27日发生了什么?而这一天正是妻的生日。

  我打开工作日志,查找3月27日的情况。这一天虽然是周六,然而我依然
在南方某市某个工厂的控制机房里,疯狂地寻找程序的Bug。从早上一直到晚
上8点多,甚至我的午饭和晚饭都是由人打包带来在机房里吃的。

  很显然,这个「他」肯定不是我。我无法确定这句话是不是女人之间的玩笑
,甚至也无从瞭解这句话发起的背景;而我唯一能确定的,是来自我内心的一个
声音:哲,你最心爱的女人,一定有事情发生了!
TOP Posted:2017-08-23 18:12 | 回樓主
横断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2302
威望: 277 點
金錢: 1139 USD
貢獻: 20530 點
註冊: 2015-03-14


          二、追查线索

  整个晚上我彻夜不眠;那个叫「风雪交融」的网友(以后就叫他风吧)留下
的那一句话以及小洁问起的那一句,是否存在关联?在我出差的这段时间,到底
发生了什么?我和雪都是单纯、重情的人;毋庸置疑,这是我们最终能结合并共
同经历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的情感基石。

  在我看来,雪的单纯中虽然带着小女孩的天真和质朴,但她却非常善解人意
。她曾经埋怨跟了我后,就不敢穿高跟鞋跟我一起出门(我只有173);不过
埋怨归埋怨,每次跟我出去时,依然是一身她最惯常的休闲打扮:一条紧绷的牛
仔裤衬托着她翘翘的臀部;一件简单质朴的衬衫,却也挡不住她丰乳细腰的无限
风情。

  女儿糖糖出生后,丈母娘一直在我们家照顾着她和糖糖。直到今年十一,因
为雪在老家的弟弟生了个儿子,丈母娘带着糖糖回了老家。也许因为生了孩子的
原因,抑或是因为丈母娘照顾有方,生过孩子后,雪在很短的时间就恢复了以前
的身材;甚至跟生育之前相比,雪少了一些青涩,却更多地多了一些少妇的风韵。

  从十一到现在,才短短的两个多月的时间,我不相信雪会背着我发生了什么
事情,虽然国庆过后,我就基本上一直呆在工程现场。我自认为很瞭解她,甚至
於超过瞭解我自己;也是基於这种瞭解,我对她非常的信任。

  第二天是周六,早早地我就开车直奔昌平那个温泉会议中心。我打算好了,
我也在那里开间房,晚上正好可以让雪住进来。人常说「小别胜新婚」,我相信
这个温泉之旅一定会成为我和雪婚姻中一段温馨的回忆。

  然而当我到前台询问雪公司入住的情况时,前台查询了半天,告知并未有该
公司在该会议中心有活动,也未查到雪在这里有开房的记录。

  我现在基本可以肯定雪昨晚是在骗我。她公司没有什么活动,可她为什么说
谎呢?那么雪现在在哪里呢?整个上午我都在拨打雪的手机,却一直处於关机状
态。

  当我把手伸进随身带的包时,摸到了雪的笔记本。忽然想起,小洁不是也参
加了群聚会了吗?而且显然雪匆忙间忘记删除的那句和小洁的对话表明,小洁一
定知道些什么。

  我打开雪的电脑,顺利地上了雪的QQ,意外地发现小洁居然在线。

  雪聚(雪的网名):小洁,在?

  红尘爱:雪,你没去吗?

  很显然,小洁肯定知道雪现在应该在何处。我继续敲着键盘。

  雪聚:我在家,我病了,头疼得厉害。

  红尘爱:怎么不叫风去看你?哎,这傢伙又爽约了吧。好吧,等着我,我去
你家看你。

  雪聚:恩。

  合上电脑,我冲出了酒店。立即开车向家里赶去。

  很险,我刚到家不到5分钟,门铃就响了。

  我打开门;当小洁看到我时,一下愣住了。

  我不由分说,将她拉进了门;然后把门从里面反锁。

  「小洁,请坐吧。坐沙发上。」

  小洁期期艾艾地坐了上去后,似乎才调整过来。她问到:「你什么时候回来
的?雪呢?」

  「雪?我还想问你呢。」

  「问我?你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真是莫名其妙!」

  我直直地看着她;我想我那时的眼神一定喷着火,彷彿绝望得要燃烧一切。
小洁受不了我的逼视,讪讪地避开了我的眼睛。

  「小洁,我只想知道真相。我昨晚回来,已经瞭解了一些事情。」随后我把
昨晚的一些发现都告诉了她,包括今天上午去温泉会议中心找她的经过,也大致
说了一遍。

  「小洁,从内心上来说,我真的不希望雪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我需要瞭
解真相,我是雪的老公,我承诺我要保护她,只有真相才能让我知道如何去保护
她。」

  小洁低着头,似乎在下着决心。良久,她抬起头,说到:「我可以告诉你真
相;可是你要答应我,你要冷静,也不能对我有什么伤害。」

  我点头表示同意。

  「哲,你爱雪吗?」

  「我爱她,比爱我自己还更爱她。如果可以,我愿意牺牲我的生命来保护她
!」我看着小洁的眼睛,坚定地说。

  小洁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我相信你爱她。可是。。。你不瞭解她。。。或者说,你不瞭解。。女人。」

  我一直自认为非常瞭解雪;然而甫从小洁嘴里听到这句评语,除了心中有一
些愤愤不平,更多地,却是一种从心底升起的寒意。

  而小洁随后说的真相,让我忽然间从人间跌落到了地狱。
TOP Posted:2017-08-23 18:13 | 回1樓
横断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2302
威望: 277 點
金錢: 1139 USD
貢獻: 20530 點
註冊: 2015-03-14


        三、小洁的讲述(1)

  小洁看了看我,似乎欲言又止。最终,她开口了。

  「哲,我知道你爱雪。事实上,雪也非常爱你。我和雪是公司里最好的朋友
,她什么都跟我说。雪对你的爱,超过了我见过的任何一位妻子对丈夫的感情。
无论如何,你都不应怀疑她对你的爱。虽然我一直认为,你配不上她。」

  小洁说到这里,看了我一眼,似乎在观看我的反应。

  我一声不吭,静静地等待她说下去。

  「哲,你还记得你们的婚礼吗?」

  我点点头。我怎么会忘记呢?

  我与雪在09年5月1日正式结婚。此前我们刚刚买了套二手房,而工作几
年的积蓄全部拿出来也只够交了房子的首付,基本上已经一无所有。因此,我们
的婚礼,是非常简朴的,简朴得只在一家不算很好的酒店请了几桌,参加者除了
双方直系亲戚以外,还有一些同事同学朋友;即便如此,我们也已经力不从心,
更别说给妻一个她一直向往的西式婚礼了。

  「在那个婚礼上,当时陪着我参加婚礼并坐在我旁边的那个男人,他就是雪
的那个网友。」

  我惊了起来。怪不得当我第一次打开那个男人的QQ相册时,有一种似曾相
识的感觉。经小洁这么一提,我才隐约想起来,那个男人个子很高,有着健硕的
身材。可是,那个男人不是小洁的男朋友么?

  似乎要回答我的问题,小洁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他叫风,
那个时候我正疯狂地迷恋他。那次的婚礼,是我第一次带着他参加我朋友圈的活
动。」

  「雪以前认识他吗?他和雪是怎么认识的?她俩到底是什么关系?」一连串
的疑问让我脱口而出,而更大的疑团又在胸中酝酿。

  小洁看了看我,然后目光转向了别处,整个人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而她接
下去说的故事如此地匪夷所思,让我整个人如坠冰窖。

  「雪也是那次婚礼之后才认识他;事实上,雪对他的第一印象并不好。」

  在小洁断断续续的讲述中,我慢慢瞭解到了一些真相。

  原来风并不是单身。他是东北某公司驻北京办事处主任,虽说是负责人,但
实际上日常常驻人员基本上就他一个,在北五环租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除了
和北京的大客户进行日常关系维护以外,偶尔接待一下公司的来京人员。不过,
既然是能常驻北京,这傢伙还是有一些背景的,据说他老婆的家庭在当地比较有
势力,而风因为吃喝嫖赌,无心从政,不愿意在当地好好发展,所以他老婆的家
族索性给他弄了个北京办事处主任的活儿。

  小洁和他相识在一次朋友聚会中;之后风对小洁展开了疯狂的追求。虽然这
傢伙是个纨裤不羁的公子哥儿,但他的泡妞技巧却是炉火纯青。那次婚礼,就是
小洁已经接受了风的追求,正式把他带进了她的朋友圈。

  雪知道了小洁和风的事情,曾经劝过小洁,不要和已婚男人谈恋爱,况且她
对风那样的公子哥儿比较反感。小洁和这种人谈恋爱,是注定没有结果的。

  作为对妻子多年的瞭解,我相信雪是这样的一个人。还记得她大学二年级时
,有个家境富裕的富二代,曾经在情人节那天,买了999朵玫瑰,摆放在妻宿
舍楼的楼下,向妻求爱。而妻却嗤之以鼻,下楼把所有玫瑰踩了个稀巴烂,然后
若无其事地去上晚自习。这件事儿曾经轰动了整个校园。

  可是,风又怎么和雪在一起呢?

  「风在你和雪的婚礼上,见到了雪,立即惊为天人。你知道雪是多么美,即
使我是女人,也真心欣赏她的美,却没有任何嫉妒。」

  「那么就是从那天开始,他就展开了对雪的追求?」我不禁发问。

  小洁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话,她接着说:「回来后,风就开始想方设法向我
打听雪的事情;甚至,趁我睡着时,偷偷上我的QQ,记下了雪的QQ号码。这
些都是后来雪告诉我的。可我那时就像鬼迷心窍,我沉湎在风给我编织的爱情之
网里难以自拔。」

  风加了妻几次QQ,但都被妻拒绝了。直到妻瞭解到小洁的苦恼,她希望通
过QQ和风进行一次长谈,劝他要么对小洁好点,要么就远离小洁。因此,当风
再一次要求加Q时,她通过了他的验证。

  原以为和风的长谈非常费时费力,然而出乎意料地是,风在QQ中痛快地向
雪保证要好好对待小洁。而风知识渊博、谈吐幽默、体贴温情,也让雪对风的反
感慢慢减少。如果风不那么玩世不恭,那么以他高大俊朗的外形、幽默体贴的谈
吐,也确实可以俘获像小洁那样的年轻女孩的心。

  风就这么在妻的QQ好友名单里留了下来。雪虽然不会主动发起和风的聊天,
但也会时常回应风的问候。后来,甚至在风和小洁的邀请下,雪加入了那个「北
京已婚情感」的群。群里网友的胡侃乱侃,在那段时间也的确沖淡了雪因为我经
常出差而产生的寂寞。

  我从来没想过雪的寂寞。在我印象里,雪总是那么温婉可人,巧笑倩兮。似
乎在她的生活中,根本就没有忧愁二字。看来,我真的不太瞭解她。

  风和妻这种不温不火的关系,却在妻加了风QQ半年后打破了。
TOP Posted:2017-08-23 18:13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