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成仁记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成仁记
xianjianlin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6270
威望: 885 點
金錢: 2 USD
貢獻: 812 點
註冊: 2011-06-06


成仁记




  序 章
  这是个遥远的星球——羽纪星,它是处于一个完全异常的空间中,如果用地球的面积和其相比的话,那它大概有地球的十多倍大。整个星球仅存有一个大陆——星羽大陆,除该大陆外就都是茫茫无际的大海与星罗棋布的岛屿。
  从天空俯瞰星羽大陆,会发现它的整体造型象个骷髅头,大陆分成五域三湖。额头位置是精灵域,左颊光替域,右颊细可域,下巴佛诗特域,中间鼻子恶魔域,最后剩下的两个空洞的眼框与裂开的大嘴则是星羽大陆那美丽而神秘的内陆海:追阳、奔月、问星。
  羽纪星球种族繁多,总的区分开来不外是人类,兽人类,魔族,精灵四大类。
  人类居住在佛诗特域,光替域与细可域却是兽人的天下,魔族是恶魔域的绝对霸主,仿如仙境的精灵域则是精灵栖身的天堂。
  各种簇有着自己特有的武斗技与魔法文化。武技是由招式与内力构成;魔法则分攻击、防御、辅助三类。根据个人对武技或魔法掌握程度的不同,武者分见习武者,铁牌武者,银牌武者,金牌武者,钻石武者与圣武者;法师分见习法师,辰光法师,星光法师,月光法师,日光法师与圣法师。
  人类,是四大种族中最没素质的,为了得到武技与魔法必须从小开始,经过不断的修练。但人类却有一项其它三簇无法比拟的优势,呵呵,就是出生率高,人口增长的速度差不多是兽人类和魔族的1。5倍,更是精灵的3倍。所以确定了其第一大族的地位。
  兽人类,它的素质比人类好,但也仅在武技方面,魔法的话反而略差于人类同时还拥有一些原始祖先的本领与兽变的死亡特技,但随着和人类的通婚,出生的孩子,取两者之长,而取得了平衡的力量,使其能力大大的增强。
  精灵,魔法素质得天独厚,十分的高超,精灵的孩子一来到这个世界,魔法能力已是介于见习法师到辰光法师之间,一个普通的成人精灵不用修行就会拥有辰光法师的水平。而且其生命悠长,平均寿命在1000至1500年间。问题是出生率很低。所以……
  魔族,魔法与武技的天才,可随心,灵活,并创造性的应用两者,因其在两方面过分的优越,成了大陆最具好斗和侵略性最强的一族,也是其它三族的公敌,曾多次发动战争,但都被三族联合起来击溃。不复原来的强盛,近500年都在恶魔域养精蓄锐。
  随着时光的流逝,人类与兽人已有了溶和的趋势,部分魔族与精灵也出现了通婚。但就人口上,大陆里还是以人类与兽人虽多,魔族少之,精灵最少。
  
  楔 子
  第一部 佛诗特之争霸
  楔子
  佛诗特域,五大域里土地最富饶的区域,每年八月的潮汛,潮水沿着那二大母亲河:爱琴河与罗欢河,为它带来了充分的有机物与无机物。潮汛过后,万物复苏,又是一个丰收的到来。虽如此,佛诗特仍是的四个区域中最落后贫穷的一个,经年的战乱带来年年的饥荒。地域上的诸国相互的征战,愤怒的战神,在带走无数虔诚于他的生灵后,还不忘尽情地蹂躏他脚下的这块累累创伤的大陆。
  潮涨潮落,经过无数的大战小仗,小国被并吞,自由都市被攻克,纳入各大国版图,如今的佛诗特域已分别为三个政体所盘据,北部的辽英公国,东部的无影同盟和西部的破虏帝国。
  三政体在交替走过他们璀灿的巅峰后,现在渐渐都迎来了它们的黄昏。
  命运的齿轮,缓缓的转到了历史的接口,黎明前的黑暗终将过去,初升朝阳的光芒快将照耀大地。
  英雄们出发的号角正在吹起,出发吧,出发吧英雄!但愿你们都能象流星般划过漆黑的长空,在燃烧起自己生命的同时,将新的希望带来这饱受创伤的大地。
  而谁又将会是佛诗特命运的主人,真正地站在指点江山的最高峰呢?
  年老星宿师依稀中算了出来,在露出满意笑容的同时,也仰天长叹:命运总是如此不定吗?仁王啊,你何时降临这苦难的大陆!
  
  第一章低能天才
  公元2168年,帮助人类吸收知识的机器——汲知器被发明,地球进入新纪元。
  人们拥有的知识不亚于一台拥有百万信息量的计算机,人们对智商高低的评定在不知不觉中被汲知器使用优劣情况取代。也因而,笨蛋和蠢材从此消失。
  地球历公元2276年9月14日,距汲知器的发明,时间悄然过了103年7月又3天。
  终于在这对知识及度容易得到,吸收和运用的时代,出现了一个异类,一个“天才”人物——陈成,一个被公认为超级低智商的“天才”男孩。(那时,找一个低智商的人,比找一只熊猫还难,所以称其为“天才”)
  今年21岁,身高一米七五,体重约在六十三公斤。国字形脸,肤色健康,体格匀称,四肢修长,行动间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总是精神奕奕的,却不想拥有“天才”特质。
  十几天前,陈成刚从著名学府明华大学毕业,现就职区内另一所大学——明通大学。
  ???,你没听错,就是著名学府明华大学,有人想不通,这怎么可能,呵呵,说穿了还不是他老爸老妈的关系。(“人类社会不管怎么变,陋习总是不变”——出自无忧语录)
  此时的大学还和过去一般,是学生进入社会,求取工作的最后一个学习基地,也和过去一样属于高等教育。所不同的是,社会已把大学纳入义务教育,人人都必须从中毕业。
  明华大学,是全球最有名的几所大学中的一所,占地面积约为200多万平方米,学生三万多人。
  在建筑上,明华大学采用了欧洲十九世纪的风格,学院里随处可见圆柱石支撑起来的殿堂、楼屋及形态各异、表情多样的雕像。而布局上却采用二十一世纪末,时尚流行的自然、欢快的情调,主建筑物与鲜花圃、假山的搭配都呈那么随意,从中走过,犹如倾听一首旋律轻快的曲调,让人不知不觉中心情愉悦起来。
  如此举世闻名的大学,当然是人才济济,人才辈出,唯独陈成却是例外。
  用陈成自己话讲,如果没有父母的帮助,恐怕小学现在还没办法毕业。主要原因是汲知器对他而言是个万灵的催眠药。
  在别人眼里,一家都是精英的陈家出了陈成这个异类,简直是一种无声的耻辱。难免会闲言闲语,如‘全家是龙,陈成是虫’或是“快看,天才来了,呵呵,低能的天才”等。但全家人(陈父、陈母及陈成的两位小弟)对陈成却是极其关心爱护。而陈成从小就学会了无声地承受这些谩骂和讥笑,认定它们都是恶毒人肛门放出的毒气,不理也罢。
  “铃——————铃,铃!”
  “该死,什么破铃,总是一长一短,气都喘不过来了!”陈成心中咒骂着,急步走出教室,“院总务处真是吝啬,给他们提了2次意见了,还是无动于衷,最好全院出几起铃声夺魂事件,就有好瞧的啦!哼,总不把我意见当回事!”陈成的工作是大学的神职人员,相当于过去大学的辅导员,职务最为低层,再加上入院工作才十几天,难怪没人甩他。
  作为一名神职人员,陈成除负责考核学生品行、智力、能力外,还要观察学生汲知器使用情况。汲知器使用原理是把电波与脑电波相接,难以避免会对人体产生负面作用,如呼吸急促,面色苍白,全身抽搐等,所以神职人员第二个职责便是帮助异常学生及时取下汲知器,护送他们到医务室就诊。
  汲知器普及的今天,它对人体的负作用还是无法被解决,不论是多么优秀的人,长期使用它,都会出现异状。国家因而规定公民一天使用汲知器的时间不得超过四个小时。另外汲知器产生的不良有时还会短暂潜伏,少部分学生,使用完后刚取下汲知帽时,精神还很正常,不一会便会出现呆木,沮丧,悲伤等消极情绪,这时他们最需要的就是平静的休息,让这些情绪自动消失,所以陈成对铃声的不满也是有理由的。
  陈成步出教学大楼一层拥挤的大厅,往位于教学大楼右方,五百米远的职工宿舍行去,心想:“来了明通,这宿舍还没住过一天,也该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子。”
  今天的天气额外的好,校院内阳光明媚、鸟语花香。踏在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上,迎面不时地走来几位清丽的女大学生,擦身而过时留下的阵阵欢笑声,给陈成带来了无限遐想。
  陈成在小道上悠闲地走了十几步,便仿佛听到远处有他人在叫他。陈成站住,扭头左右张望,依稀可见到右前方300米远行政大殿入口处,白玉石砌成的台阶上有个女子正向自己挥手。
  看到陈成停住了,那女子急忙走下台阶,一路小跑向陈成而来,身上的白色衣裙随风吹起,恰如一位仙子凌波而至。
  隔着老远,陈成早已认出了她来,她便是前不久与他一起进入明通工作的同班同学丁香秋。
  不知是巧合还是上天有意的安排,明华大学三年的学习生涯,陈成总是感到这位与他同班的校花,影子无时无刻不在自己眼前出现,毕业后竟然还会与他在相同的单位工作。
  不过也好,能天天见到一位清纯的美眉在自己眼前晃动,每天工作的精神也会大感愉快。
  这时陈成脑海腾的冒出也不知是谁人曾说过的一句至理明言“男女搭配,工作不累”,唔,心中暗暗点头,看来就是这么回事,确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况且现在不像在明华,少了那些莫明的毒恨眼光,绝大多数人又不知自己‘前科’,自己欣赏起丁香秋来,心中轻松多了。
  两人虽同班,所不同的是陈成毕业附加组,丁香秋毕业精英组。
  附加组与精英组在明华大学都很闻名,但二者所代表的含义截然相反。精英组是代表汲知器使用上的天才,附加组则是蠢才了。
  附加组从设立初到现在,所招收的人就只一个。陈成是真不明白当初设立这个组的首任校长怎么想到的,难到那个校长和他一样?所以,预先为后人着想,特设了这个组??
  由此想而知,当年陈成跨进明华大学校门时全学院是多么地哄动,据说当时人潮涌动,更有几位女生挤不进人群,只好爬到高处观看。微风拂过,颜色各异的小可爱不时露出芳踪,香艳的镜头顿时让附近的男士大吹口哨,口哨声一传十,十传百,全场霎那间都是哨声轰鸣。
  陈成以为口哨声是针对他,首次羞红了脸,傻笑起来(本来陈成的脸皮厚比城墙,从小受的歧视,造就了他一幅铜墙铁壁!)提着行李,跟着一位学长走向学生宿舍楼时,陈成更是全方位地体会到了“三步之内必有伯乐之眼”的刻骨含义,陈成笑得更灿烂了。
  ‘傻猴’的明星形象,头一天就被确定,陈成想不出名都不行,而且,因一些的意外收获,以后的日子里,他出名的程度还大大盖过了全校最迷人的三位校花:一年级校花林冰敏,总是冷冷冰冰,拒男人于千里之外;二年级校花君婉心,机灵俏皮,心有千千窍,做事干净果断,男生见她——小生怕怕;新生级校花丁香秋,永远是那么清纯可爱,活泼大方,所有男生心中的梦中情人。
  全院帅哥在追求林冰敏碰冰,追求君婉心受窘后,都改追可人的丁香秋。
  当时陈成有这心可没这胆,只能远观矣!但每回当他在远处欣赏这位美女时,美女总会发现他,走上前来与他搭讪,这让全院所有帅哥抓狂,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陈成感到四周时刻都有异样的眼光在盯着他,狠毒的,嫉妒的……应有尽有,如果眼光可以杀死人的话,陈成早死了几万次了。
  陈成迫于局势,赶紧的转入更低调,原本就很低调了,除了上课就是吃饭睡觉,但还常一个人在学府散散步的。现在则是连散步都免了,一天就是三点一线:宿舍——教学楼——食堂。
  但被命运所选中的人,神又怎会让他寂寞呢!就是这么一条‘虫’,谁又会想到他成了遥远星球——‘羽纪星’历史上开辟新时代的第一任仁皇。(读者们大叫:“当然,想不到,连这星球都没听说过,怎么去想??”)
  
  第二章初试云雨
  不知不觉的,陈成在单调的三点一线的低调生活中平静的度过每一天。却想不到就因一次的郊游,陈成再次成了公众的焦点,而使他单调的生活顿时涣发出炫丽的色彩。
  明华大学院方有个很不错传统——要求老生必须帮助新生适应大学生活头一年。怎么适应呢?方法很多:可以是一位老生带着一位新生把明华闲逛好几圈;可以是一位老生拿着厚厚一本院规给一大群新生唾沫横飞地演说;再可以是一大群老生为一大群新生开个联欢会,以表示他们对新生的拳拳关爱之意,等等……,反正形式不限,任君选择。
  新生们当然都喜欢老生们选用最后一种形式表达对他们的关爱了。
  陈成的新生班很幸运,因林冰敏所在的老生班就选择了最后一种形式。
  两个班班委经过一天的讨论,最终决定进行一次郊游。经过一天充分的准备,第二天早晨八点时分,两个班三十多号人马在院门口坐车,浩浩荡荡地朝近郊的山区进军,陈成当时18岁,林冰敏虽是老生但因是天才的关系,入学的早,也才18岁。
  上了车,陈成识趣地一个人坐在车的最后一排座位上,林冰敏则如一座冰山似坐在紧靠司机的最前方座位上,而丁香秋则坐在车厢中部,旁边环绕着十几位大献殷勤的男士,除外就剩下被男士们冷落的女士们了,她们自成一组,也坐在车后方,眼光不时地飘向丁香秋那群人,说话口气带着酸溜溜的味道,所谈内容不时还含着只有女性才能听的部分,明显是把她们身后的陈成当作空气看待。
  陈成虽无人交谈,但听着前面女士们的低声细语,也不感寂寞,这些女生所谈内容中不乏极其精采的校院小道消息,例如:有某某女生被某某男生甩了;某某女生晚上末归,估计又与某某男生同居了;更甚者的是某某女生与某某老师发生了师生恋,昨晚去了老师宿舍……,五花八门。陈成心想:“如把这些东西都编成个合集,包比学院外卖的色情刊物还要畅销。”
  不知不觉半天过去,车到达了目的地。
  众人从车中下来,发现前面已是连绵起伏的高山,时值秋季,中午的阳光不很强烈,秋高气爽,令人心旷神怡。
  众人稍作休整后,立即三五结群,投入了大自然的怀抱中。其中与丁香秋走在一起的男士最多,另外一部份男士可能‘良心’的发现,与其它的女士走在了一起,只有陈成与林冰敏是孤家寡人。
  一路上走走停停,谈谈笑笑的,很快大家走到白云环绕的半山腰,这里有一处拐弯狭道,因前两天刚下过雨,坡滑不易着脚。前行的人手拉手安全过去了,却忘了后面还有林陈二人,仅丁香秋留了心。
  陈成与林冰敏行到了此处,二人两眼相望,却无言以对。
  林冰敏是一个动人的女孩。瓜子脸上有着一双如黑宝石般的明眸,一对弯月如细柳含烟,琼鼻下是轻抹了些许口红的柔软嘴唇,娇艳欲滴。粉白的脖颈更是映衬出她脸蛋上少女特有的红润。为了便于爬山,今天林冰敏穿着一身丝绸衣裤,腰间用一条淡蓝色的绸带束住。
  强劲的风从她身上吹过,把绸衣带得丝丝作响,上身的衣服呈水汶似地波动起来,仿佛在强烈地向世人宣示着它主人的凹凸有致的身材,真是美艳不可方物。
  陈成是头一次如此近处地欣赏一位女孩(以前都是隔着远远地偷看),并且是个超极美女,呆得他睁大了眼珠,口中吞吐唾沫的声音偶有发生,仿佛十年没见女人般。
  林冰敏看多了男人的色态,怎会不晓得陈成此时所想,脸上现出厌恶神情,低低的骂了一句,就单独一人小心地迈开步子行向狭道。
  “啊!”一个踏脚不稳,滑了一下,重心摇摇摆摆的,好像随时会掉下山去。
  听见“啊”的一声,陈成先是一惊,从发呆的状态中回复过来,随即反应快速的,象一只狼般地朝林冰敏扑了去(因他看美女时根本就是一只色狼,如此形容并不为过)以期能将她拉回来。
  可怜林冰敏本来并不会坠崖的,但陈成扑来时完全是本能反应,既没看清情况,又没经过大脑(有脑吗?他)胡搞乱抓下,冲力又猛,抓是抓住了林冰敏的秀手,却不是拉回来,反是给带向崖外。
  事后林冰敏曾问起陈成是否有意这般找人陪葬,陈成只能讪讪地搔着头不知如何回答。
  “。#¥%……**~…%—”(坠崖的声音,懒得打拟声词)
  “呀!陈成坠崖了!”丁香秋尖叫声起。
  众人听到喊声都紧忙回过头来,但已失去了陈林二人的身影。
  山中响起了对陈林二人的呼喊声。
  有人来到陈林二人坠崖处,发现底下是茂盛的苍松,丢下的石子,砸到苍松上发出响声后,到了下面好象都没了声音,众人都不敢探下崖去。只有丁秋香这不要命的女子,几次要跳下去,都被身边的人抱住了。
  呼喊声有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众人见崖下无任何回音,在无望与悲伤中下了山,回学院寻求帮助,人群中最伤心的莫过于丁香秋,梨花带雨,魂断神伤。
  陈林两人掉下崖就昏迷了过去。时间在悄悄的流逝,不知不觉中一轮明月已经高挂夜空,皎皎的月光为静幽的山谷罩上一层亮银色。
  陈成先从昏迷中苏醒,感觉自己躺在浓密的灌木树丛中,全身好像散架般,处处疼痛,还有点气闷的感觉,同时有具柔软的身躯脸对脸的压在体上,阵阵如兰似蜜的香味冲入鼻腔,细瞧果然是崖上的那位大美人。
  陈成大喜,不理浑身的疼痛,静静地躺着,一动不动地享受着这从未体验过的感觉,渐渐呼吸沉重起来,体内有了种莫明的冲动,终止不住自己的双手,刚想抬起来去触摸时,轻微的动作却把玉人惊醒。
  “嗯”,林冰敏缓慢睁开双眸,入眼是一对瞪大的眼睛,吓得她慌乱起身坐在陈成腹部。上衣因被崖上苍松刮裂,乳罩肩带一边断开,动作的急猛,此时把乳罩从她身上振落,一对雪白的玉乳跃了出来。
  惊艳的一幕让陈成看得目瞪口呆,同时也激起了最原始的男性反应。
  林冰敏腹部立即感觉到了陈成身体的变化,再加上上身的赤裸,玉脸立即霞红,羞涩不安,却又气愤陈成还在不知趣地盯着她:“你!你!闭上眼睛,不许看!呜!!”林冰敏双手掩着前胸跳出的一对玉兔,慌乱不知所措地离开的陈成的身体,躲到一旁理着衣衫,轻声地哭泣。
  陈成也赶紧从地上坐起,发现身上有数十道被树枝刮伤的长长伤口,还好伤口不深,此时血也都止住了。偷偷地看向林冰敏,发现她在一旁浑身轻轻的颤抖着,裸露在外的嫩白肌肤同样也是伤痕斑斑的,在银白的月光下,雪白的肌肤点点红痕,远远看去别有一股楚楚动人的柔美感觉,这样的情形出现在平时的冰山美人身上,格外的引人遐想,令人爱怜。
  陈成又一次的看呆了眼,坐在原地傻傻的一动不动,毫不掩伺的露出迷醉的魂以受色的神情。
  林冰敏正整理着破烂不堪的衣衫,突的浑身打了个冷颤,直觉的扭头,一眼就看见陈成的色狼神情,厌恶地瞪了一眼,转身就走。
  陈成一惊,急忙也站起来,抬足想跟上她:“学长,你要去哪?”林冰敏却回头叱道:“滚远一点,不要跟着我!”
  陈成愕然地站在原地,头一次体会到大家所说的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便不敢再跟上去了。
  林冰敏在不远处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坐了下来,想着自己竟无端地掉进了这悬崖,也不知何时才得以出去,而且身边的却又是这么一个惫懒人物,更是觉得伤心不已,忍不住啜泣起来。看来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在这种情况下还会在意身边的人物是否为自己所喜。
  陈成在另一头远远地看着林冰敏,却不敢走过去,只得无意识地在离她有一定距离处瞎逛。
  天渐渐暗了下来,原本高挂夜空的皎皎明月,不知何时被飘来的乌云掩盖了它应有的光辉,空气中的气压渐低,一阵风吹来,夹杂着一丝丝的细雨。
  陈成抬头看了看天色,担心等会雨下大了两人都无处避雨,只得硬着头皮大喊道:“学姐,下雨了,我们赶快找一处避雨的地方吧!”林冰敏依然置之不理。
  雨渐渐下大了,陈成虽挨惯白眼,却也实是再忍不住林冰敏的冷漠,心想管她大小姐,她愿意淋雨,就淋个够,我可不奉陪了,便独自一人在四处找起了可栖身的地方,但这谷并不大,半个小时过去,陈成走遍全谷却找不到一个可躲雨的地方。
  极度失望的陈成转攸回原来的地方,却看不到林冰敏的身影,一种自己都不明的惊恐在脑中出现。
  大步跨过杂草,来到林冰敏所坐的石块旁,果然见她蜷在地上,湿透的丝衣贴在身上,把全身的曲线都体现了出来,粉红的乳罩与淡粉色的亵裤更是让人一览无遗。
  林冰敏并没有完全昏迷过去,还保持着一丝清醒,知是陈成来到身边,嗯了一声。
  陈成连忙把林冰敏扶了起来,靠在石块边上,急问:“学长,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林冰敏张开无神的双眼,望了陈成一眼,左脚微动了一下。
  陈成注意到了林冰敏的左脚,在她粉嫩的小腿肚隐约有着一圈黑晕。
  陈成直觉的反应就是林冰敏被蛇咬了,卷起林冰敏的裤脚,凑近一看,果真黑圈中部有两个小小的毒蛇牙印。
  美人有难陈成当然二话不说,低下了头便开始帮她吮吸伤口。
  林冰敏全身轻轻一震,陈成明显的感觉出她腿上的肌肉一阵收缩,心想她可能是第一次和男人如此亲近的接触,欢喜下心中一荡,更是用力的对着伤口吮吸起来。
  一口一口黑红的血液被陈成吐在了身旁,林冰敏小脚处的黑晕也逐渐消失。
  “够了!”林冰敏精神大大好转过来,止住陈成又再次埋下的头。
  怎么这么快就完了,早知吸的时候小口一点。陈成有点恋恋不舍的离开的那雪白的小腿肚,双眼还不忘多瞧上两眼。
  看着陈成,林冰敏冰冷的星眸中开始有了一点温柔的神情,抬起左手,轻轻地拭去陈成嘴角的血迹道:“快把血吐干净了,小心别中了毒!”
  陈成扶着林冰敏,二人从地上站了起来,眼光不经意地又落在了林冰敏的身上,不禁又看呆了。
  这时只见雨水正从她苍白的脸颊流到胸部,又顺着乳沟往下淌,流过她那无任何多余脂肪的腹部,到了淡粉色的小三角裤叉上,最后顺着大腿流到地上。一路寻幽探秘的,使得陈成恨不得那雨水是自己变的。
  林冰敏此时也注意到自己的诱人情况,急忙一手遮住酥胸,一手掩着亵裤位置,神态娇羞的道:“别,别这样看着我,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陈成心中惊叹一声,好不容易收起双眼的目光,脑子一转有意道:“天黑了,我们都要小心一些,还是快找个避雨的地方先吧”。
  由于怕林冰敏再出什么事,陈成只好扶着她在谷中找避雨的地方,也不知在谷中转攸了几次了,避雨的地方没找着,却发现了一个小湖,只是现在大雨滂沱的,看不真切其全貌。
  此时的山谷中,月光完全的消失不见,谷中更显阴深,豆大的雨点打在树枝,树叶上发出“劈劈叭叭”的声音,任何一个声音都可让二人惊恐一阵,疲倦也随之而来,重回石块边坐下的二人眼中开始透出无助的恐惧。
  “我有些害怕……”林冰敏捱不住这沉闷的气氛,抱紧了陈成。
  两人又饿又冷,面对未知的命运,生命在这刻显得如此的弱小,衣服湿体肌肤相亲使得苦难中的两人生出生死与共,相生相依的感觉,相互的凝望一眼,二人自然地吻上了对方……
  风还在吹,雨还在下,远处仍有一些莫明的声音响起,但二人仿佛都失去了对这些事情的感觉,只知要好好的拥有对方,感觉对方,把握这或是生命中的最后一刻,让生命在这最后一刻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不知不觉中陈成把林冰敏压在了身下,双手糊乱地解开林冰敏多余的衣衫,双掌握住了饱满而坚挺的双乳捏弄起来。
  林冰敏躺在地上,闭着眼睛,动也不动,全身放软,任由得陈成大手到处的抚弄,随着陈成对她乳房的不断刺激,轻微的呻吟从嘴边飘出,呼吸渐渐也跟着沉重起来。
  这时的林冰敏,全身有种说不出的酥麻的快感,一道道如电流刺激的快意从陈成抚摸的双乳中传向身体各处,脑中一片的空白,什么也没法想,口上只会随着身体传来的阵阵快感,发出荡人心魄的呻吟声。
  陈成的手掌在侵占了酥胸后,缓缓的向着另一禁地伸了下去,伸到了林冰敏的腹下时,立即引来了林冰敏的一阵惊慌,放在身体两侧的玉手本能地拿住了陈成的魔掌。
  陈成的嘴毫不犹豫吻上了林冰敏那粉红的乳头,一阵的啜吸后,就用牙齿轻轻的触弄着乳头,小小的痛疼,却给林冰敏带来了无比的刺激。
  全身一阵的颤抖过后。
  “嗯!”林冰敏嘤咛一声,抓住魔掌的双手放了开来,绕过了陈成的后背,紧紧的抱住了他。
  林冰敏处子的春情终被全面的激发出来,缓缓的将头靠上陈成的肩膀,在他耳边低声的喃喃道:“爱我吧,我的一切都将给你。”
  听着如此情意绵绵的话语,陈成也大是兴奋,双手更是活跃,穿越于林冰敏的溪谷之间,寻找着男人与女人的最大不同,刺激着女人最原始的情欲,要让它越烧越旺,自身也是血脉扩张,欲火烘烘燃起。
  “哦!”陈成心满意足地把他男性之物送进了林冰敏的体内。
  “啊……疼!”第一次的疼痛令林冰敏不自觉地收缩着身体,双手紧紧抓住陈成的后背,指甲深陷入肌肉中。(唉,旧伤没好,新伤又来)像是要将下身的痛疼尽数还给陈成似的。
  陈成停住了,并没有抽动,而是伏在林冰敏的身上,双手紧紧的抱着她,温柔地吻上林冰敏的柔软小嘴,一番的唇舌交缠后,又向下含住了坚挺双峰上的小红豆豆,温柔的轻啮着。
  阵阵身体的快意减轻了下体的痛楚,慢慢适应了的林冰敏用身体给了陈成无声的暗示,并在他耳边羞涩的道:“没这么痛了,可以……嗯……动一下试试”。
  陈成真正忙了起来……
  男女的呻吟声,喘息声和着那雨声形成一曲销魂的交响乐,为山谷带来了浓浓春情。两人完全放开心灵的享受着这无边的快感,未经人事的两人首次品尝到了云雨之乐。
  高潮过后,二人还死死的抱着对方不舍离去,尽情的感受着余韵的温存。
  无奈雨中求爱,虽是激情,过后却寒冷渐生,二人终抵不住,相扶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看到地上的点点焉红血迹,林冰敏脸如桃花,不好意思地用手遮向下体,双腿有些轻微颤抖,紧紧的靠在陈成身旁。
  陈成扶林冰敏来到了最近的一处山壁。在一处略凹进去的地方,一手撑在山壁上,一手扶着的林冰敏想让她在这略为避避雨。
  突的,“碰”一声巨响,吓了两人一大跳,只见在陈成手所撑的地方,露出了一个洞口。
  二人互望了一眼,被这突发其来的状况吓得呆立原地,不敢乱动。
  
TOP Posted:2017-08-23 12:18 | 回樓主
寒冰最帅术士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50
威望: 16 點
金錢: 150 USD
貢獻: 78 點
註冊: 2011-06-06


然后男主在洞内习得九阳神功和乾坤大挪移,接下来统领明教一统江湖?
TOP Posted:2017-08-23 14:42 | 回1樓
手不毒她不服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424
威望: 119 點
金錢: 680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8-01


1024
TOP Posted:2017-08-23 16:51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