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爱脸红的岳母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爱脸红的岳母
横断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2313
威望: 279 點
金錢: 1150 USD
貢獻: 20530 點
註冊: 2015-03-14


爱脸红的岳母



            一 岳母来北京

  我和妻子结婚已经三年多,联想到目前经济条件各方面都已经允许,所以我
们打算要一个小孩。

  在我们做出这个决定后两个月的某天,妻子惊喜告知我,她的大姨妈已经推
迟了大半个月,然后去医院测试检查,果然是怀上了。初为人父的喜悦感袭来,
随之而来的也是一大堆麻烦事。

  因为我和妻子在北京开了家室内设计公司,虽说我是老板,但她是学这个专
业的,懂得也比我多,所以基本上她负责各方面的大小适宜,而我只是一个挂牌
的司令罢了。怀孕后不到两个月,我们的喜悦感消失殆尽,妻子的肚子逐渐隆起,
随之隆起的她的脾气,为此还得罪了几个客户,在家里,我也是没少受罪。

  最后我还是忍着脾气,和妻子好好商量了目前处境,让妻子保持最大程度的
平常心。妻子说外面她要打理,回到家里我也是甩手掌柜,虽然比以前勤快些,
但做事也拖拖拉拉,家务活也做不好。我望着妻子近两个月变得肉肉的脸蛋,说,
要不这样,咱们找个保姆,安心打理家里,生意上以我挑大梁,你协助。妻子对
这个提议表示赞同。

  不过到了第二天,这事情又变了挂。起因是妻子打电话给岳母,说起招保姆
的事情,让岳母看看有没有认识的人,来京照顾一段时间,毕竟熟人靠得住。岳
母不同意,说有那个钱,还不如请她去做保姆。妻子自然是高兴,但还是说要和
我商量商量。

  妻子和我说了这事后,对于岳母来帮忙打理家务的事情,我是打心里抵触的,
并和她说了我的想法,第一点是我们创业这么久,好不容易在北京的五环买个两
居室,才七八十平的地方,我和妻子两人住刚刚好,凭空加一个人,就不太好了,
更何况我习惯了洗了澡后在家里裸着溜达,岳母过来了我也不习惯;第二点是,
岳母现在在单位上班,目前46岁,离退休还有好几年,她如果专职过来帮忙,
那工资怎么算,她本来的工作怎么办;当然还有最重要的第三点,当初我和妻子
结婚的时候,因为我那会儿穷,岳母是极力反对的,所以这几年我和岳母岳父一
家关系并不好,除了逢年过节被妻子逼着打电话问候,我从没主动和他们联系过。

  妻子说,第一,她是我妈,就我一个女儿,过来和我们住一起,是理所当然
的,一家人不在乎房子大小,所以你就别瞎BB;第二,昨天我和妈说了,她可
以办内退,到时候退休工资还是可以领的,至于她帮我们打理家里,她已经明确
说了,她和我爸老底厚着呢,反正到时候还是留给我们的,怎么可能还要你这点
小工资;第三,你就别那么小肚鸡肠了,我妈是当初极力反对咱两,但你结婚这
几年,她对你不好吗,你别不领情。

  我说,「你这么说,就是没得商量,那你还问我干嘛。」

  妻子见我已经妥协,露出狡黠的笑容,说,「我是要尊重你的意见,毕竟你
是奴家夫君。」

  看到妻子这样,我忍不住轻轻扑上去,亲吻妻子,妻子也回应把舌头伸进我
的嘴里,我顺势用手去摸妻子因为怀孕而二度发育的大奶子,揉了两下,被妻子
拿开了。说,「现在刚怀孕没多久,你要忍着,要等三个月左右才能爱爱。」我
只能悻悻的放下手,亲了妻子额头一下,说,「可怜了我的小弟弟。」

  妻子用手指弹了弹我高高隆起的下体,说,「你就忍着吧。」

  我不依,闹着要妻子给我吹出来,妻子说,「给你吹的话,我下面也会痒,
所以不给你吹。」

  我说,「你让我做了两个月和尚了你就不怕我出去找个人发泄一下。」

  妻子说,「你有本事去啊。哈哈,不过我相信你不会的,更何况我妈就要来
了,让她天天盯着你。」

  我说,「你有没有听过,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的事。哪天我把我那俏
岳母给收了。」

  妻子拧着我大腿让我疼的不行,然后叫嚣着对我说,「叫你嘴硬,敢打我妈
的主义。」

  我说,「饶了我吧老婆,我就过下嘴瘾,我和你妈这结,一辈子过不了。」

  妻子还不松手,说,「这还差不多,不过她来了你不要摆脸色给她看,知道
吗。」

  我说,「知道了,我不能和女人一般见识嘛,你快松手。」

  妻子这才松了手。

     ***    ***    ***    ***

  半个月后,我的岳母从江西来到了北京。而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妻子叫朋友
给我代购了一个自慰器,我试过几次,还别说,挺爽的,不过终归没有和女人做
爱爽。

  岳母到的那天,妻子临时有事不能去接,所以吩咐我去,虽然我心里一万个
不情愿,但毕竟她挺着肚子怀着我李家的血脉,我只得遵命。

  十月份的北京城,已经能明显感受到寒冷,天气阴沉让人压抑。在去往火车
站的路上,又堵车了。我本来想着今天礼拜三应该不会太堵,所以也没提前出门。

  我打电话给岳母,响了许久还没接,过了一会儿岳母回了过来。

  岳母带着歉意说,「小李啊,刚才太吵了妈没听到。」

  我说,「额,吴芬她临时要见客户,所以我来接你,但现在还堵在路上呢。」

  岳母说,「没事,不要急,我在这里等你。」

  我说,「好的,你找个地方先坐一下等我,我估计还要一个多钟才到。」

  岳母说,「那你开车小心点。先这样,我手机快没电了。」

  我说,「好的。然后就挂了。」

  我打电话给妻子,告诉她我很早出门了,可还是堵在路上了。妻子说,「那
你开车慢点。」

  到火车站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我打电话给岳母,提示无法接通,想来肯定
是没电了。偌大个北京火车站,让我去哪里找,只得先停好车再去找,在停车场
转了二十多分钟终于找到一个停车位。北京的十月天黑得特别早,也更冷了。这
让我莫名的心烦,点上一根烟去出站口,想着来了这么个累赘,以后肯定没好日
子过了。

  刚好有两列火车到站,所以出站口挤满了接车的人,和拖着大包小包从里面
出来的人。这下更不好找了,也不知道岳母到底在哪里。没办法,我只能挤开涌
出来的人群,往里面冲。在出站口右侧不远处,看到一个女人蹲在在那里,双手
抱着膝盖,因为眼镜扔在车里,我一时看不清,但看着有点像岳母,就挤过去。
那个女人猛的一抬头,看到我了。

  还真是岳母,她欣喜的准备站起来,叫到:「小李,你来啦。」

  也许是蹲太久了,刚说完话,还没站直身子她竟然往侧边倒的感觉,我推开
拥挤的人群,立马一个快步跑到岳母身边,扶助她,她顺势抓着我的手,往我身
上靠了过来。旁边的人还觉得诧异,我也觉得挺尴尬的。

  不一会儿,岳母才晃过神来,松开手离开我的怀抱,尴尬的笑着说:「年纪
太大了,身体不好啦。」

  虽然我对岳母一直有恨意,但毕竟是长辈,心生不忍,说道:「你的手怎么
这么冰,应该多穿点衣服的」。

  岳母说:「我以为这里和江西一样呢,没想到风这么大,这么冷。」说着裹
紧了身子。

  我说:「那快点回去吧。」然后拖着岳母的行李箱,岳母跟在我身后,一起
到了停车产。

  我将暖气开到最大,岳母坐在后面说:「暖和多了。」

  我也觉得暖和多了,心情大好,戴上眼镜打趣道:「是啊,不过您老还怕冷
啊,都说年轻人要风度不要温度,你也一样,哈哈。」

  说话的空隙,我从后视镜看了一样岳母,她的脸瞬间变得红通通的,也不知
是我这话说得她不好意思了,还是暖气的缘故。也许之前关系过于漠然的关系,
显然她不太习惯我忽然间的打趣,而我也很纳闷,为什么自己会对岳母说这样的
玩笑话,以前逢年过节打个电话我都会嫌烦的。

  岳母不知道怎么答话,扯开话题,借我的手机给岳父打了个电话,说已经被
我接到,并让他把厚点的衣服寄过来。

  回家的路上,依旧是堵。此时天已经黑了,华灯初上,我不免恍惚,到北京
已经多年,依稀记得初到北京时的豪情和壮语,虽然总算落脚,但骨子里还是没
觉得自己是这里的人,也感觉不到丝毫的归属感。不免叹了一声长气。

  岳母听到我的叹息,温柔的问到:「小李,年纪轻轻叹这么大的气干嘛,遇
到什么烦心事了。」

  我说:「没有。」

  岳母说黯然道:「是不是我来了你不开心,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我。」

  我一听这话,知道岳母误会了,虽然我内心不太愿意岳母过来,但木已成舟,
我也不会再去抵触什么。就说:「妈,你说的什么话,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我
很喜欢你。」话一说出口,我就觉得不对劲,自己都觉得好笑,「哈哈,不是,
我不喜欢—我喜欢—希望你来。」

  岳母被我的胡言乱语逗得哈哈大笑,说:「瞧把你急的。」然后看向窗外,
「听你喊我妈就是开心,今天见面你都没喊我,我以为你不欢迎我来。」

  我一听这话,说道:「没有吧,我都忘了。」

  岳母委屈的说到:「有,电话里你也没喊我。」

  听到岳母这说话的口气,我惆怅心情好了很多,以前也许是我们之间的隔阂
太多,以至于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客气的明眼人一看就感觉到生疏。一直以来,
我也觉得岳母讨厌我,当初极力反对我和吴芬结婚,理由就是因为我穷,这点让
我的自尊心受了很大的伤害。因为带着恨意,阻碍了我们正常的交流,也阻碍了
我们认识彼此。但转念一想,毕竟她还是把女儿嫁给了我,更何况如果没有当初
她的看不起,说不定我们也不会这么拼命,有一番小成绩。

  这么一想,我对岳母的恨意又少了一些,打趣道:「没想到妈你是这样的人
啊。」

  岳母见我心情放松了一些,笑着问道:「你没想到妈是哪样的人啊。」

  我说:「小女人心态,哈哈,还记着这些。」

  岳母轻声说道:「是啊,妈都老了,比不了你们年轻人。」

  我说:「你可没老——我没喊你,可能是当时着急你,看你要倒了,所以妈
你别在意,也别打小报告啊。」

  岳母听我这么说,心情大好,说:「哦,原来如此,放心吧,我不会打你小
报告的。」

  说话间,路上并没有那么堵了,我说:「这回倒挺大女人的,哈哈。」

  岳母说:「本来就老了,哪还跟你们小孩子置气。」

  我看着后视镜里的岳母,她优雅的坐在那里,这倒符合她一贯的为人师表的
姿态,昏暗的背景下,把岳母的面容衬托的别有一番风韵,岳母似乎感觉到我看
她 ,将视线从窗外转移到后视镜上,与我透过后视镜四目相对。我竟然感觉到
几分惊慌失措,赶忙看现前方。接过岳母的话说道:「其实,怎么说呢,妈你还
真没老,不太像你这个年纪的人。」

  岳母哈哈大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话确实有道理,连我女婿都会夸
我了。」

  被岳母这么一说,我倒不好意思了。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到楼下,在我的印象中,这次和岳母的谈话,
好像比以往所有的加起来还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见到岳母,很难对她提
起以往的那种恨意,虽然谈话间也偶尔想到她以前的种种刁难,我的心里不舒服,
但一听到她的说话声,这种不舒服就瞬间消散了。我想,也许是即将为人父,让
我不在去计较这些东西了,看开了。

  下车的时候,虽说只有几步路,但我还是极力把外套脱给岳母穿。此时吴芬
已经在家,一听到开门声,就快速跑来迎接我们,还没等我们进去,就抱着岳母,
说:「妈你总算来了,想死你了。」

  我说:「你这耳朵很灵嘛。」

  岳母爱怜的摸着吴芬的头,说:「她啊,耳朵最灵了,以前小时候我和她爸
下班回家,钥匙一插进去,她就听到了,跑出来把门开了。」

  我说:「你这是属狗啊,来爸爸回来了,快让爸爸进去。」话一出口才发现
岳母就在旁边,觉得不妥,「快让我们进去吧,饿死了。」

  吴芬抬脚就要踢我:「当着我妈的面占我和我妈的光。」

  听到这话,岳母脸红了,以前我还没发现,原谅我的岳母是个这么容易脸红
的人。她赶忙挡住吴芬的腿说:「你看你,都这么大个肚子,还闹,进去吧。」

  吴芬这才嘟着嘴缠着岳母进了家门。

  吴芬早就把饭菜准备好了,她挺个大肚子,饿得快,所以已经吃过,叫我们
赶快吃饭。岳母是个爱干净的女人,说坐了一天的火车不舒服,一定要洗了澡才
吃饭,我们拗不过她,加上饭菜刚好有点凉了,只得依她,吴芬也刚好去把饭菜
热一下。

  岳母从行李箱拿了睡衣,要去浴室的时候才发现穿着我的外套,赶忙脱下来
给我。脸蛋又泛起红晕。我把外套扔在沙发上,看到吴芬在厨房里忙碌,去帮忙,
但吴芬不要我帮,我只得悻悻的去客厅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感觉到有点凉意,我将外套盖在身上,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我弄不清
楚是什么味道,再一细闻,才知道是我的外套,因为岳母穿了的缘故,沾了她身
上的香味。我将衣服放在鼻子上,深深的吸了一口,香水味夹杂着几分成熟女人
的肉体味,竟然我有点迷糊。想到在出站口的时候,岳母即将倒下的瞬间,我冲
过去抱着她。只是当时事情紧急,都没想这么多。此刻回想起来,想到她抓着我
的手,胸前两颗软绵绵的肉体压着我的胸膛,竟然别有一番滋味。

  「老公,快过来帮我端菜。」我的回想很快被吴芬的声音打破,我坐起来,
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反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今天这么喜欢胡思乱想,甚至还想到
岳母这事上来了。可能是我太久没有粘女人的缘故了吧。在厨房,看着老婆忙碌
着,我过去从后面抱着她,吴芬说别闹,我不管,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肚子,而
下体早已坚硬的顶着她的屁股,鼻子蹭着她的脖子。弄得吴芬咯吱咯吱的笑。

  我说:「老婆,感受到了吗?」

  吴芬说:「你那下面和铁棍一样,我能感受不到,别闹。」

  我说:「难受,怎么办?」

  吴芬说:「别闹啦好老公,知道你难受,快端菜出去,妈洗澡出来看到不好
。」

  听到吴芬说「妈洗澡出来看到不好」,我的肉棒腾的一下,更坚硬了。吴芬
也感受到了。放下锅铲,反手打了我一下,说:「你个小坏蛋,说妈你那么兴奋
干嘛。」

  我也觉得好奇,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但还是嘴硬,说:「傻老婆,我
顶着你的屁股,和你妈有什么关系。」

  吴芬说:「没有最好,快点啦,好老公,端菜去吧,待会用我给你送的小三
。」

  我觉得我需要冷静下来,毕竟有岳母这个外人在,万一她出来看到也不好,
于是放开吴芬,把菜端出去。菜热好后,岳母还没洗完。吴芬在那里叫:「我的
妈妈啊,快点出来吧,菜热好了。」

  里面回答:「快了。」

  我和吴芬在沙发上等岳母,我说:「你妈怎么比你还磨蹭啊。」

  吴芬说:「没办法,妈从我记忆开始就这样,还很爱美。」

  我哦了一声,不说话,继续看着电视。吴芬说:「我本来以为你和妈会合不
来,但今天看你表现挺好的,我很欣慰。」

  我抱着吴芬,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这次见到你妈后,没有了以前对她
的那种恨意。」

  吴芬幸福的笑着,说:「那最好,你可别打歪主意。」

  我说:「咱们老这样拿你妈开这种玩笑合适吗?」

  吴芬说:「好像还真不合适。」

  我说:「是啊,以后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我倒无所谓,还嘴上沾光,她老
人家听到多难为情,我想可能是我要当爸爸的原因,对以前的很多事,看的开一
些了。」

  吴芬满足的亲了我一口,说:「看到你能释怀,我真的很开心。」然后躺在
我的怀里。

  不一会儿,岳母出来了。她侧着头,用毛巾揉搓着微卷的湿发,一袭质感很
好的蚕丝睡裙将岳母的身材拉的修长,胸前两坨白花花的肉若影若现。吴芬大声
的说:「瞧你那熊样,第一次见妈妈?」

  我觉得不好意思,竟无言以对。同时我也清晰的看到岳母的脸,瞬间红了。
真的搞不懂,岳母的脸为什么这么容易红。

  岳母用毛巾把头发卷起来盘在头上,说:「小李,是不是看这睡衣眼熟啊,
这是你送给妈的,忘记了?」

  我佩服岳母的应变能力和打岔,但想不起来我何时送过睡裙给她。倒是旁边
的吴芬说,「是啊,还真好看,这个可是小李子上回挑了好久给你挑的,我想要
都没给我买。」

  我这才知道,肯定又是吴芬背着我用我的名义送礼物给岳父岳母,这么多年,
也难为她了,一边是父母,一边是我,她一直都在中间调解。

  我说:「你是小吴子,不过这裙子确实配妈的身材,好看。」

  岳母说:「好看是好看,就是不太敢穿,平常你爸都说我老太婆不适合穿这
个了,先吃饭吧。」

  吴芬说:「我爸那是老古板,别管他的眼光,我们吃饭吧。」

  就这样,三人吃了晚饭,吴芬和岳母抱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直到
十二点,才被岳母威逼利诱着去睡觉。

  各自回房间之际,我说:「既然这样,那你还不如和妈睡。」

  吴芬说:「我倒是想和妈说,但我和妈睡了,谁满足你啊。」

  在一旁快要回房间的岳母,脸又红了,让我想笑,为什么这么容易脸红呢。

  我说:「在妈面前也乱开玩笑,妈坐了一天的火车累了,快点一起回房睡。」

  吴芬依依不舍的把岳母送进了房,然后回到我们的房间。此刻,我已脱光,
下体又硬的不能自已。吴芬看到我一柱擎天的小弟弟,用手指弹了弹,说:「委
屈老公了。」

  我说:「就知道说官话空话,啥时候来点实际的。」

  吴芬撒娇的说:「那不然呢,你要臣妾干什么。」

  我说:「我要你干我。」

  吴芬说:「乖,医生说,还要半个月左右做爱才好了,现在危险。」说着,
从抽屉里拿出她给我买的自慰器,「今晚就让小三服侍你。」

  我虽很想和吴芬做爱,操她的逼,但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忍了。毕竟
男人,尤其是作为一个真正的男人,要为另一半负责。

  我示意吴芬关了灯,将自慰器上涂上润滑油,然后快速的进入。瞬间鸡巴被
暖暖的海洋包裹起来,说实话,这个自慰器做的真的很逼真。但不知道为何,今
晚我套弄了很久,依旧没有想射的冲动,吴芬也为我着急,让我摸她的大奶子,
和我舌吻。甚至里面的润滑油干了,又重新弄上润滑油,依旧没有射的欲望。吴
芬毕竟挺个大肚子,累得躺在那里不动弹,任我摸她的奶子。

  鸡巴依旧坚挺,吴芬看了看手机,说:「已经快一点了,老公快射吧,不然
妈都吵醒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异常的激动和兴奋,快速套弄着,仿佛内心的G点被
触摸,握着吴芬奶子的手也更用力了。听着吴芬轻声的呻吟,想着某个我不该想
的女人,那么一刻感觉到天昏地暗,很快就射了。

  事后,吴芬用纸巾帮我清理。我躺在床上,回想刚刚发生的事,以及高潮之
际所想的女人。有了深深的愧疚感和罪恶感。

  吴芬帮我清理完后,很快入睡。而我,陷入沉沉的深思中,辗转反侧难以入
眠。
TOP Posted:2017-08-23 10:32 | 回樓主
横断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2313
威望: 279 點
金錢: 1150 USD
貢獻: 20530 點
註冊: 2015-03-14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估计是吴芬喊了我没醒,所以自己一个
人去公司了。

  因为昨晚用自慰器打了飞机的缘故,我感觉下面有点黏黏的不舒服,所以起
床去洗澡。浴室就在我卧室的隔壁,我迷迷糊糊的到了浴室后,才发现哪里不对
劲,但又说不上来。当热水从我的头上淋下来,我瞬间清醒过来,然后把喷头关
了,在浴室的门上附耳听外面的动静,果然,外面有电视的声音,也就是说,岳
母一直在客厅看电视。难怪我刚刚虽然迷糊迷糊的,但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顿时我一阵羞愧,一想到自己是裸着身子从卧室到的浴室,也不知道有没有
被岳母看到。纠结了好一会儿,我才想通,就算看了也已经看了,我就当什么都
不知道。只是以后习惯在家里裸着的习惯确实要改了。

  站在淋浴头下面,清理着自己的下体时,昨晚射精之际的思绪又涌入脑海,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吴芬说岳母那么兴奋,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以前对岳母
那么讨厌甚至到恨的程度,现在却怎么也提不起来那种恨意了。想到岳母昨天在
车站忽然要倒下的那一瞬间,竟然有点心疼,又想到岳母靠在我身上的感觉,鸡
巴竟让不自觉的映如磐石了。

  但很快我就勒令自己停止这些想法,毕竟她是我岳母,怎么可能往那些方面
想,也许是我太久没碰女人的缘故了,一这么想,竟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吴芬,想
到吴芬对我的好和付出,鸡巴才慢慢软下来。

  快速的洗完澡后,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没带衣服进来。这可把我愁死了,
总不可能叫岳母帮我拿衣服进来吧。

  正在我发愁之际,岳母温柔的声音在门那边传来:「小李,你还有多久洗好
啊」。

  我以为岳母要上厕所,那就尴尬了,说:「妈,很快了,等一下哈」。

  岳母说:「那你快点,妈给你煮早餐吃,你要吃什么」。

  我说:「别煮了,都十点多了,待会儿一起吃中饭,省一顿」。

  岳母说:「那怎么行,肯定要吃的,说吧,要吃什么妈给你做」。

  见岳母这么说,我也不好意思再拒绝,免得她又以为我对她有意见,只得说:
「随便吧」。更重要的是,我想待会儿岳母去厨房弄早餐的时候,我就可以冲回
卧室,这么一想,不禁佩服起自己的机智。

  岳母见我妥协,开心的说:「好的,那妈下面给你吃,妈下面很好吃的」。

  听到岳母像小孩子一样开心的语气,我莫名觉得幸福,只是听到「妈下面很
好吃」,刚刚还因为对吴芬内疚而萎缩的小弟弟,仿佛吃了伟哥一般,迅速翘了
起来。看到这不争气的鸡巴,我轻轻的删了自己一耳光,觉得对不起吴芬,也对
不起岳母。但鸡巴依旧矗立着。

  我说:「好的,我很快就洗好了」。

  岳母说:「恩,那我这就下面给你吃」。

  鸡巴又跳动了几下,真是不争气。我听到岳母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直到再也
听不到,确定她已经到了厨房,深吸一口气,准备冲刺。在我脑海里,计算着卧
室到浴室无非3秒钟搞定,觉得这个过程再简单不过了。

  但,事与愿违这个成语真的很贴切的形容了接下来所发生的事。

  如我刚才在脑海里预演的一样,我将门打开一点点,透过门缝,见岳母确实
已经不在外面,然后快速的打开浴室门,使出吃奶的的劲往卧室跑,仿佛后面就
是世界末日的那种跑法,你们应该想象得到吧。——这个时候,我忘了一句话,
步子太大,容易扯着蛋——我虽然没扯着蛋,但我忽略了自己穿着一双拖鞋,还
是一双湿的拖鞋,就在我快要到卧室的时候,胜利就在前方之际,我因为跑得太
猛脚打滑,重重的摔倒在地。

  这一下摔得着实不清,后脑勺着地的瞬间,我甚至感觉到眩晕,想爬起来身
体却不听使唤。岳母听到这么大动静,赶忙从厨房跑过来,我恍惚中看到岳母的
脸又红了。

  「摔得痛不痛」,岳母说着然后靠近我要扶我起来。近了看,才发现岳母的
脸更红了,红到耳朵根。岳母用力扶着我后背,我尝试撑着地板才缓缓坐起来,
然后看到坚挺得鸡巴,才知道岳母的脸为什么那么红。看到这不争气的玩意,我
都快要摔死了,它却还在那里向我敬礼,尤其是当着岳母的面,这我羞愧万分。

  坐直了身子,缓过神来,我说:「让妈见笑了」。

  岳母不敢正视我,说:「哪里的话,和妈还见外什么,刚刚又不是没见过」。
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说错话了,脸蛋更红了。看到岳母脸红的模样,我的心情有
点复杂,感觉因年岁渐长而消失许久的小情愫似乎再次来到。因为靠的近的缘故,
岳母身上淡淡的香味时有时无,把我弄得心痒痒的,更要命的是,岳母穿着宽松
的家居服,因为弯腰搀扶我,两颗呼之欲出的白花花的肉球,被我看得透彻,折
让我的鸡巴更坚硬了。还好岳母害羞,没往我身上看,不然着实难为情。

  虽然我也羞愧难当,但看岳母这么不好意思,于心不忍,开玩笑的说:「早
知道被妈看了个精光,我就不用费这么大劲还想着冲回卧室了,也不至于摔这么
惨」。

  岳母说:「快起来吧,还嘴贫」。

  我感觉已经晃过神来,说:「妈,你去煮面吧,我没事」。

  岳母说:「我先扶你」。然后示意我起来,把我的手搭在她肩上,而她一手
抓着我的胳膊,一手搂着我的腰,将我扶起来送到床边。当岳母搂着我腰的时候,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一个奶子仅仅的挨着我,说实话,在岳母扶着我去床边的
时候,我的内心是非常感动和幸福的,岳母身上的香水味,似乎让我着了魔,有
那么一瞬间,我希望她能一直这样搀扶着我,没有尽头的走下去。

  我坐在床边,岳母关切的问:「还疼不疼,摔坏没」?

  我说:「哪有那么容易摔坏,妈你别瞎担心」。

  岳母还是不敢直视我,脸上的红晕依旧未退去,温柔的说:「没有事就好,
你休息下,妈下面给你吃」。

  我的鸡巴又跳动了几下,为了避免更多的尴尬,虽然我此刻很希望岳母能在
我身边,但还是说:「妈你去吧,你这么看的我不好意思」。

  岳母小声的说:「该不好意思的是我吧」。仿佛这几个字从嘴巴里刚蹦出来
就要收回去的感觉,然后转身小跑去厨房。看到岳母小跑的模样,联想她刚刚说
话,让我觉得她像个娇滴滴的小媳妇。内心的一团火,似乎要慢慢烧起来了。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是吴芬打来的。问我起床没有,说今天给我放一天假,
叫我带岳母出去买几件厚点的衣服。然后听到那边下属和她汇报工作的声音,又
匆匆挂了电话。

  看到依旧坚挺的鸡巴,想到此刻吴芬还挺着大肚子为了这个家而工作,我有
点恼羞成怒,意识到自己这一两天失态,甚至觉得自己变态,忍着疼痛赶紧穿好
了衣服,然后去洗了把脸,在内心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来到客厅,看到岳母
在厨房里煮面,内心的愧疚感再度袭来。她们母女对我这么好,可我却想这么猥
琐下流的事,真该天打雷劈。

  「小李,想什么呢发呆,快来吃面」。不知道过了多久,岳母把面端到我面
前,打断了我的深思和自责:「我把面放茶几上,就坐沙发上吃吧」。

  我说:「好的」。然后接过岳母的面。

  也许是饿了的缘故,我忽然觉得岳母下的面特好吃。岳母看我狼吞虎咽的样
子,很是开心,满足的说:「饿坏了吧,以前你在老家,我给你们煮面,你吃两
口就不吃了」。

  岳母这么一说,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以前因为她反对我和吴芬,所以一直有
心结,而此刻,看到岳母幸福满足的面容,和眼角淡淡的鱼尾纹,才意识到她老
了,而我,这么些年只顾着自己的感受,却完全忽略了她和岳父。

  我看着岳母善良的眸子,说:「妈,对不起」。

  岳母露出诧异的表情,说:「干嘛说这个话」。

  我说:「就是这么多年,一直恨着你,没有对你好过,对不起」。

  听到我这话,岳母的烟圈红了,眼眶里泛着泪花,久久没说话。看得出来,
岳母在强忍着泪水,我也没说话,注视着岳母的眼睛,觉得很心痛。这些年,因
为我的恨意,确实让岳母岳父他们受了很多的煎熬,吴芬也没少受委屈。

  「都过去了,傻孩子,你就是妈的亲儿子,你和小芬好比什么都好」。岳母
依旧强忍着泪水,她是个要强的女人,不肯再他人面前展现自己的脆弱,这在我
因为娶吴芬而和他们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但带着哭腔的声音已经
出卖了她,听岳母这么说,我的心更疼了,甚至有抱着她的冲动。

  我说:「妈你哭什么,这都是我的错,以后我会好好孝敬你的,和小芬一起」。

  岳母仍旧带着哭腔说:「妈没哭,妈心里开心」。

  我实在不忍心看到岳母这般带雨梨花,扯开话题:「小芬说,要我带你去买
几身衣服,这里太冷了,冷感冒了她会心疼的」。

  岳母轻轻的啜泣了一下,说:「不浪费钱了,你们快生小孩了,也要用钱,
我那衣服已经叫你爸寄过来了,过两天就到」。

  我说:「妈,你放心吧,送你几套衣服,女婿我还是有能力的」。

  岳母说:「不了,浪费」。

  我说:「妈,你就别倔了,到了咱们大京城了,好歹也要跟上潮流,你说是
吧」。

  岳母黯然到:「那更不要了,妈就是一老太婆,也不跟这大城市潮流了」。

  看岳母有点失落,我知道她是误会了,以为我说她土,不禁讨厌起自己这张
嘴,急忙给自己打圆场:「哈哈,妈你可没老,我的意思是说,你这天生的衣架
子,衣品又好,不买几身好点的衣服,可惜了」。

  岳母像一扫刚才的黯然,说:「就知道拿妈打趣,都老太婆了,还什么衣架
子」。

  我说:「要我说多少次啊,妈你一点没老,不信我们下午出去,别人肯定以
为你是我姐,不,肯定以为你是我妹」。

  岳母被我逗得哈哈大笑:「越来越贫了你」。

  就这样,岳母总算被我说动,答应随我去买几件衣服。中午吴芬要和客户吃
饭,所以我和岳母随便吃了点就早早出了门驱车前往奥特莱斯。

  尽管是礼拜三,奥特莱斯的人依旧很多。岳母像个刚出门的小孩一样,仅仅
跟随我的旁边,生怕走丢。但逛了几家店试了几件衣服后,岳母就重拾了女人特
有的逛街本能,越逛越起劲,这点倒和吴芬一模一样,又或者说,女人都一模一
样的。

  还别说,我岳母真是个衣架子,眼光也独,试穿的衣服,在她身上都很好看。
但奈何被店里的小妹吹得天花乱坠,被我捧到天上,她就是不要,乐此不疲的试
着。在逛了不下十家店铺后试穿不下三十件衣服后,我对岳母说:「妈,我看你
这样,是诚心不想买衣服啊」。

  岳母此刻逛得起劲,心情也大好,说:「这都被你知道了,我就喜欢试衣服,
不买」。

  我说:「你就别看吊牌价格好不好,只管穿,只管说喜不喜欢,其他你女婿
搞定」。

  岳母说:「哪里能忍住不看,随便一件都大几千呢」。

  我说:「妈,这些都是打折过的,买到赚到」。

  岳母不屑的说:「这都是套路,走吧,再去看看,有便宜的妈肯定要宰你一
笔」。

  就这样,兜兜转转试了很多,终于在某个不怎么知名的品牌店里,岳母试了
一件卡其色风衣觉得挺合适,问我感觉如何。

  我说:「试了那么多,看来这件最符合妈的心意?」

  岳母瞪大眼睛问:「你怎么知道」。

  我说:「傻子都知道,之前你试的那些都挺好看的也不见你问我,看来这件
价格合你的意」。

  岳母被我这么一说,知道自己的小心思被识破,脸蛋又红了,此情此景,我
只能忍着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岳母的脸红,我就很想笑。

  岳母小声的问道:「那你说好看不」。

  看岳母这么问,我觉得岳母越来越有趣了,有时候可以很理智的去决定一件
事,或者很果断的说不要就不要,有时候又一点主见都没有。所以说,女人真是
个复杂奇怪的动物。

  卡其色的风衣套在岳母的身上,将腰带缠上,有种别样的感觉,岳母高挑以
及略显丰满的身材,在我的眼前虚化,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陌生。仿佛眼前的这
个女人,是我第一次相遇。

  「好看吗」?岳母见我发愣,脸红着又问道。

  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说:「好看好看,妈穿这衣服好看极了,年轻了十
多岁」。

  岳母被我逗得咯咯的笑,脱了衣服让我买单。服务员说现在有活动,加十块
钱可以送两双高档的蕾丝丝袜。

  岳母说:「不需要,我都不穿的」。

  服务员说:「那可惜了,姐姐你的身材这么好,穿个短裤,配上丝袜,再加
上这卡其色外套,现在这个天气刚刚好」。

  岳母被夸得有点开心,我见她想要又不想要的样子,在一旁说:「妈,这个
丝袜质量挺好的,你摸一下,带上呗」。

  服务员说:「是的,先生还是很懂的,咱们这个丝袜质量确实挺好的,不过
我们也不强求的,本身就是活动」。

  岳母想了想说:「那就拿着吧,也不贵」,然后看着我说:「到时候给小芬
穿」。

  我愉快的刷了卡。岳母表示已经买了一件衣服,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死活不
要衣服了,也不想试衣服了。我提议逛了这么久也累了,带她去吃好吃的。她欣
然应允,看的出来,岳母今天很开心。

  带岳母去吃了个哈根达斯,岳母看着五颜六色的雪糕,激动的像个小孩子一
样,说:「小李,这还是我第一次吃哈根达斯,味道真好」。

  「那你的第一次岂不是给我了,我会负责的」。按照我对其她女人的性格,
我肯定会接上一句。但此话在喉咙上刚要出口我就赶紧打住。我说:「妈要是喜
欢,以后我天天带你来吃」 .

  岳母舀上一小点,笑着说:「那岂不是把你吃穷了」,勺子递到我面前,
「请你吃一口」。

  我说:「谢谢了我的妈,你吃吧」。

  岳母可能也意识到自己的这个举止有点亲昵,脸蛋又红了,赶忙把雪糕塞进
嘴里,不说话了,像个犯错的小姑娘。我看到岳母这模样,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岳母诧异我干嘛笑,但也没问,只说:「回去吧,还要做晚饭呢」。

  我看手表已经五点多了,不知不觉竟逛了这么久,确实该回去了,不然待会
儿又堵车了。

  去停车场的路上,岳母走在前面,不说话只静静的吃着哈根达斯,这让我很
是纳闷,也不知道哪里又说错了话。

  一直到车上,岳母才和我说话:「小李,我感觉这回你变了很多」。

  我说:「是吗?是好还是坏啊」。

  岳母略显疲倦的说:「肯定是好的,妈很欣慰」。

  我说:「既然是好的,我听妈口气好像还不开心」。

  岳母说:「没有啊,妈开心」。

  虽这么说,我还是听出来岳母的不开心,虽然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但这不是
我所希望的。

  我说:「妈,我们这次算是冰释前嫌了,回去好好庆祝一下啊」。

  透过后视镜,我看到岳母似乎开心了点,说:「说的咱娘俩以前有多大的仇
一样」。

  我说:「那倒也是,不过我很喜欢和妈现在这样的相处」。

  岳母并没有答话,只是轻轻的恩了一声,然后看向窗外,我想也许是逛了大
半天,累了吧。

------------------------未完待续----------------------
TOP Posted:2017-08-23 10:32 | 回1樓
横断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2313
威望: 279 點
金錢: 1150 USD
貢獻: 20530 點
註冊: 2015-03-14


  和岳母二人回到家后,她换了家居服在厨房里做饭,我到自己的卧室里打游
戏。

  一盘游戏下来,心不在焉,还被队友骂我坑,只得停下来。也不知道自己是
干嘛了,平常打游戏虽然有偶有发挥不佳的时候,但至少不会像今天这样心不在
焉,思绪都不知道飞哪里去了。为了不再坑队友,我扔下游戏,半躺在床上,闭
目眼神。

  想着岳母到来之后这一两天所发生的事,发现岳母并没有印象中那么难相处
了,也试着换位思考,如果将来我的女儿,要嫁给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我估计
也会反对吧。这么一想,反而觉得自己对不起岳母一家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
么了,这一两天自己的心情,从对她的恨意慢慢减少,到没有恨意,到现在反而
总觉得欠她太多。而岳母这回过来,也让我感觉到她的变化,犹记得当年她极力
反对我和吴芬婚事之际的冷眼相对,那时候她还是个看上去特别干练和有主见的
女人,姣好的面容下,眼里总透着一股凉意和傲慢。

  也许得益于她平素爱打扮和岳父注重养生把她伺候得好,虽然面貌并没有多
大变化,除了略微发福一点,笑起来也只是平添了几条鱼尾纹,并没有中年女人
特有的那种感觉,而且因为稍微发福的原因,脸蛋还是那么白皙,血色却似乎更
好了,有婴儿肥的感觉;本来就高挑的身材,除了有点小小的肚腩,和前几年也
没太多变化。——但,给我的感觉还是完全变了,开始觉得她的眼神里透着慈爱,
尤其是和我今天在奥特莱斯逛的时候,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她害怕和我走丢,以及
对我的依赖。我相信岳母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只是我不知道岳母为什么会变
成这样,也许是岳母一直是这样的人,只是我因为恨意蒙蔽了双眼没有去发觉,
又或许,这这就是一个人老了的标志吧,变得依赖子女。

  就在我还沉浸于思考岳母的变化时,从厨房传来的「啪嗒」一声,将我的思
绪拉回现实。我赶忙跑到厨房,原来是岳母不小心把一个碟子摔碎了。岳母见我
跑出来,像个犯错的孩子,蹲下来整理,说:「你看我,最近一两天做事总走神」。

  我走过去,蹲下帮岳母捡碎片,说:「妈,你可能刚来,没适应,适应就好
了,我来捡吧,等下别划到手」。

  岳母说:「我老人家一个,皮厚,你去帮我把扫帚拿来」。

  我说:「就这么点,你去拿吧——啊」,说着捡起来一块碎片,却不想太锋
利,把我的手割了下,鲜红的血迅速渗透出来,滴在地板上。

  岳母见状,眉头一皱,心疼的说:「你看你,刚说叫我不要划了,自己就割
到手了」。说着拿起我的手,也不管还流着血,就直接将割伤的食指塞进自己的
嘴里。我没料到岳母忽然来这一手,更没料到岳母吸着我食指的伤口处,要是以
前,我肯定会马上抽出来,毕竟这太尴尬了,但现在不知道为何,我竟然有点享
受这种感觉,被岳母口腔包裹着的食指,能明显感觉到岳母湿润的口水和温度,
甚至偶尔能触及到她柔柔的舌头。我怔怔的看着岳母,岳母着急我被割伤,起先
只是吸着我的食指,吸了一会儿,才发现我盯着她傻傻的看,脸瞬间就红了,赶
忙将我的手指从嘴里抽出来。

  岳母感觉自己犯了大错似的,小声的说:「对不起小李,我一着急忘了,以
前小芬受伤了我就这样帮她弄的」。

  我的手指离开岳母那温暖的小嘴,竟然内心有小小的失落感,但很快理智过
来:「妈,没事呢,你看你多厉害,还真不出血了」。

  岳母见我的食指的伤口处已经没有血往外渗了,露出欣慰的表情。说:「那
就好,妈刚才失礼了,不是故意的」。

  我说:「妈你说哪里的话,你的口水都把我给治好了,神医啊,干嘛还道歉」。

  岳母说:「没事就好了,我去拿扫帚过来扫了,免得再扎人」。说着慢慢的
起身,我怕她和在火车站一样又要倒下,也随她起身,并扶着她的双手。岳母的
脸更红了,好像喝醉了似的,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岳母见我笑了,很是诧异,问:
「怎么了」。

  两人站起来,我松开岳母的手,说:「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一个笑话」。

  岳母眨巴这眼睛,问:「什么笑话啊」。

  我见岳母脸红得实在太可爱了,就逗她:「不说,怕说了被妈揍」。

  岳母去拿了扫帚,听我这么说,口气也随和了很多,说:「竟然还给妈吊胃
口,不说拉倒」。脸红也褪去不少。

  我一边帮她清理剩下的残渣,一边说:「好吧,看在神医岳母救治我的份上,
我决定告诉你」。

  岳母说:「越来越贫了,快说」。

  我说:「妈,那我说了哦,就是有对男女朋友在公园里,女的说牙疼,男的
就亲了一下,女的立马说不疼了,女的又说,胳膊疼,男的亲了下,女的又立马
说不疼了,这时候,坐旁边的老太太听到了,你猜她怎么说?」

  岳母把残渣倒在垃圾桶,好奇的问:「说什么」。

  我说:「老太太说,小伙子,你真神医啊,来来,帮我治治我的痔疮好不」。
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岳母咯吱这说到:「也没多好笑啊」。然后一会儿似乎想到了什么,狭小的
厨房里就要拧我胳膊:「你是埋汰你妈呢?」

  我还是第一次被岳母拧胳膊,没想到她还有这样的一面。虽是轻轻的拧着,
但我假装很疼的样子,对她求饶:「妈,就是个笑话,哪里埋汰你了」。

  岳母松开手说:「别贫了,快出去吧,顺便打个电话问问小芬什么时候回来,
我都切好了,她快回来了我再开始煮」。

  我去卧室拿起手机给吴芬打电话,问她何时回来,得到的答案是已经在回家
途中。便去厨房对岳母说:「神医妈妈,您宝贝女儿马上回来了」。

  岳母对我翻了个白眼:「知道了」。

  我问她:「神医妈妈,要不要我帮忙啊」。

  岳母说:「再埋汰我,我把你切了炒了,你去玩你的游戏吧」。

  说完不搭理我了,在炒锅面前忙碌。我去沙发上坐着,客厅、餐厅和厨房相
通,只是隔了一道玻璃门,我能清楚的看到岳母的侧身,她没有套围裙,也没有
穿外套,因为只穿了白色针织衫和黑色半身裙的缘故,从侧面看去,将岳母高挑
窈窕的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不夸张的说,我岳母这身材,除了有点小肚腩,其
他地方该翘的翘,该凸的凸,甚至比没怀孩子之前的吴芬身材还要好。她将佐料
一一放进锅里,额前的头发偶尔散落下来,因手掌是湿的缘故,她只得用手腕将
头发弄上去,但一会儿又掉下来,以此往复,我不由得有点出神,那么一瞬间竟
然有股冲动,想要过去,将她的头发捋好,然后从后面抱着她的腰,将头埋在她
的脖子里,闻岳母身上的香味,蹭的她痒痒的最好。好一会儿,我听到吴芬的敲
门声才回过神来,给了自己一巴掌,骂自己变态,然后赶紧去给她开门。

  吴芬一回来,叫了声「妈」,把包一扔就喊累,要我给她揉揉。也是,挺了
个大肚子,忙活了一天肯定是累。我让她躺在沙发上,然后给她捏,看到吴芬隆
起的大肚子,想到刚才的事,又是一阵羞愧,要是吴芬知道上一秒我还在想她妈,
她得多伤心,我真他妈是个人渣。

  边和吴芬聊天,边给她揉了十多分钟后,岳母在厨房里喊道:「小李,快过
来端菜,吃饭了」。

  我一个机灵,停止帮吴芬按摩要去端菜,吴芬神情夸张的马上坐起来,抓住
我,问:「不对劲,我妈以前从不会叫你做事的,今天是怎么了」。

  我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今天给你妈买了衣服开心吧」。

  吴芬说:「这样吗?这说明你工作做得可以,小伙子加油」。

  我说:「这还不是你平日教导的好,如你所愿了」。

  吴芬捧起我的脸亲了一口:「谢谢老公,看到你和我妈关系好我真幸福」。

  我也亲了吴芬一口,说:「傻瓜,说这个干嘛」。

  这时候,厨房那边传来岳母的声音:「吃饭了哦」。

  吴芬松开我,让我去端菜。在厨房里,见岳母脸有点红,估计是刚才看到了
我和吴芬亲嘴的样子。我笑着对岳母打趣:「神医妈妈,煮什么好吃的了」。

  岳母说:「别瞎闹,在小芬面前还不老实嘴贫」。

  我说:「妈,你这个话说的咱两好像有啥见不得人的事了,女婿和岳母嘴贫
不是很正常的吗」。

  岳母的脸刷的又红了,小声的说:「都多大个人了,没个正行,今天摔破碗
的事,别和小芬说」。半晌,岳母好像有想到什么似的,说:「免得她担心」。

  我说:「好的」。

  吃完饭后,我和岳母坐着,吴芬躺在我腿上,三个人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
边聊天到十一点多,说是聊天,其实都是吴芬一个人在说,说今天发生的事,遇
到的奇葩,吴芬就是有这个本领,能把很细小的事情,夸张到所有人都觉得很好
笑,她今天似乎比以往要开心些,可能是见我和岳母的关系日渐改善,所以心情
大好。而岳母,只是倾听吴芬的诉说和搞笑,偶尔温柔的接上那么一句。从她的
眼神里,看得出对吴芬的满满怜爱,也难怪,毕竟吴芬是她身上的一块肉,哪有
母亲不疼女儿的道理。

  深夜,吴芬早已入睡,自从怀了孩子后,她一到床上就能睡着,且睡得特沉,
雷都打不动。而我却辗转难眠,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失眠了,早几年,生活压力
太大,居无定所对未来没有信心的时候经常失眠,最近几年生活慢慢步入正轨,
很少失眠。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甚至有焦虑的感觉。

  我偷偷的从卧室出来,到阳台点上一根烟,北京的深夜已经有点冷了。我猛
吸了两口,感觉到身体没有那么冷了,心里的焦虑也少去了些许。

  看着脚下依旧灯光闪烁的北京城,我不免长叹一声,唏嘘这光阴似箭,回想
我初到北京,还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愣头青,而今,却快要为人父了,不过好在,
岁月不负我,我从一个农家子弟在北京立了足。

  再吸了几口烟之后,我感觉到几分恶心感,将烟头弹出窗外,看着烟头携带
着小火花划出一道弧线往下掉落,很快消失不见。我转身打算回去睡觉,毕竟太
冷。却看见一个人影在我身后,这着实吓了我一跳,一定神才看到是岳母,也不
知道她在客厅站了多久。我双手抱着胳膊搓了两下,走进客厅,关上阳台的门,
问:「妈你吓死我了」。

  岳母假装责怪的说:「妈有那么恐怖,瞧把你吓成那样」。她说话的声音尽
量压得很低,生怕吵到她的宝贝女儿,显然她不知道她的宝贝女儿睡着后,哪怕
拿锣鼓在旁边敲也不一定能醒,更何况还隔了这么远。

  我说:「恐怖倒不恐怖,就是妈你太白了,这头发又披着,有点像聂小倩」。
说完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岳母温柔的说:「你这是埋汰你妈还是夸你妈,我睡了一觉醒了,见客厅灯
亮着以为没关出来看看」。

  我说:「肯定是夸你呢,我睡不着,小芬怀孕了,怕影响小孩健康,所以出
来抽根烟」。

  岳母说:「年纪轻轻的,少抽点烟,你看你爸,年轻的时候抽的那么凶,现
在身体不行了,知道后悔了,开始搞养生,但年轻的时候损耗太多,现在怎么养
也养不回来了」。

  深夜里,尤其是当我辗转难眠的深夜里,看着眼前的岳母,穿着昨天那件睡
裙,因为没有穿内衣的缘故,胸前两坨白花花的肉球,虽有些许下垂,但还是露
出小半在外面,像小白兔一样,惹人爱怜。听到岳母说岳父不行之际,我的脑海
里很自然的就规避为那方面的不行,不由得内心就有些许燥热和悸动起来,鸡巴
竟然又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但好在理性和羞耻心还在,我尽量不去看岳母的露在外面的胸部,也不看她
的眼睛,为了怕她看到我下面隆起的模样,我走到沙发边坐下,说:「就是睡不
着,不知道为什么」。

  岳母也过来坐下,轻声细语的说:「怎么了,是不是妈来了你不习惯」。

  听岳母这么说,我不免笑了起来,说:「我的妈,你不要总这么说,说的我
好像多讨厌你似的」。

  岳母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说:「不是妈的原因就好」。

  看到岳母楚楚动人的模样,我不禁动容,说:「当然不是妈的原因,这次妈
过来,让我意识到,以前对你们真的太不好了」。

  岳母听到这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一会儿眼里便含着泪花。真不懂女
人们怎么都一样,这么容易哭 .我说:「妈,你怎么还哭了,以后我会好好孝敬
你的,和小芬一起」。

  岳母往我这边靠过来,然后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说:「妈是开心」。也许
这只是岳母的一个随意动作,因为开心而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但隔着睡裤,岳
母柔软的手以及热量,传递到我身体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内心更躁动了,鸡
巴甚至瞬间弹了起来。还好岳母看着我,没有注意到我下体的变化。我将身子往
前倾,企图盖住我那蠢蠢欲动的鸡巴,岳母这才发现自己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
脸又红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我的小帐篷没有。

  我扯开话题:「妈,你怎么也睡不着了,是不是不适应这边的生活」。

  岳母依然说:「没有,年纪大了,睡一会儿就醒了,在老家也是这样」。

  我笑着说:「妈,您不是神医吗,把自己的失眠治好。哈哈」。

  岳母见我开玩笑,刚才紧张的心情也轻松了很多了,说:「又埋汰你妈我了,
要治我也是拿你先当小白鼠实验」。

  我假装委屈的说:「妈,你可真毒,要当我当小白鼠」。

  岳母说:「谁叫你总是嘴贫,以前没发现你这么能贫」。

  我说:「妈,我以前也没发现你是这样的女子啊,也没发现你不仅这么贫,
还是大名鼎鼎的神医」。

  岳母笑的花枝招展的,我看到她因为笑而显得松动的睡裙,她白皙的脖子和
锁骨下面,两颗肉球被包裹的部分更少了,露出的更多,我的小弟弟又是不争气
的抗议着,而我的眼神也不争气,总是想着要去看,好在岳母光顾着笑,没注意
我时不时的去偷瞄她。

  她嫣然的就倾着身子要过来掐我胳膊,好在我机灵,躲开了。在躲开的瞬间,
岳母的两颗白花花的肉球尽收眼底,甚至还看到左边那个略微下垂的肉球的乳头,
淡淡的乳晕围绕着一颗粉嫩的乳头,这让我好生纳闷,岳母都是四十多的人了,
怎么可能乳头还是粉嫩的,是不是我看错了。越是这么想,我就越想看清楚,打
消心中的疑虑,可内心另一个想法又骂自己龌龊。

  就在我内心煎熬,眼神缥缈之际,岳母见掐不到我,也可能意识到自己的失
态。就没有继续要过来掐我的意思,而是端正的做好,然后看到自己两颗白白的
奶子有一半露了外面,脸顿时又红了,我假装没看见,她见我眼神看向何处,偷
偷的整理了一下睡裙,将两颗肉球包好。然后为了缓解尴尬说:「别贫了,早点
去睡吧」。

  我说:「我也想睡,可是睡不着啊妈」。

  岳母说:「听话,躺在床上什么不想就能睡着了」。

  我说:「妈,看来神医也不管用吗,我要是不想就不想,想就想就好了」。

  岳母说:「别跟绕口令似的,你说说你一个小孩子想什么?」

  这话倒把我问住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想什么。你说要是单纯想岳母,也
不全是,要说没想她,我又不想自欺欺人。但这些话我不可能笨到和岳母说。我
只得打了个哈哈,说:「不知道,就是睡不着,脑子里瞎想,头疼」。

  岳母急切的问道:「头疼吗?妈给看看」。

  我本来说的此头疼并非彼头疼,但岳母这么说了,我也没办法,只得说:
「是的,头疼」。这样总好过我说因为岳母的到来让我纠结而睡不着。

  岳母说:「你们年轻人啊,就是想太多了,所以才睡不着,还头疼。你坐好,
妈给你揉揉」。

  我喜出望外,说:「来吧,神医岳母,帮小婿治好」。

  岳母说:「就知道嘴贫」,然后示意我坐到沙发边上侧着身子。我乖乖的就
范,按她的要求去做。

  岳母在我身后,我坐着,而她则跪着,挺直身子双手轻轻的按住我的太阳穴,
慢慢的揉了起来。我干概万千的说:「真舒服」。

  岳母说:「恩,你爸累了我就这么给他按的」。

  不知道为何,此刻听到岳母说岳父,我心里颇有不爽,便哦了一声。岳母并
没有听出我的不爽,继续揉着,时而用力,时而轻轻的,说:「你闭上眼睛,不
许说话」。见岳母按得如此舒服,我只得乖乖闭上眼睛,享受这舒服的时刻。

  岳母身上的香味时有时无,我下面的鸡巴早已硬的不行,但理智还是告诉我
这是禽兽行为,只能一边享受这幸福也是这煎熬,此刻我似乎明白了,痛并快乐
着的意思。岳母按了一会儿,我不自觉的往后靠了一下,软绵绵的两颗肉球,在
我后脑勺磨蹭了一下,我甚至感觉到凸起的乳头,但我又理智的坐直,毕竟女婿
的头磨蹭岳母的奶子,没有比这更尴尬的。好在岳母并未察觉到异样,我也渐渐
大胆起来,时不时的假装不经意将往后倒,碰到岳母的奶子及乳头。

  就这样,大概按了十多分钟,岳母的手离开我的头。说:「可以啦,现在治
好了吧」。

  我意犹未尽,说:「没有呢,还想妈再给我按,太舒服了」。

  岳母疲倦的说:「我累了,明天给你按」。

  我听岳母这么说,不免心疼,说:「好的,那妈我们一起睡觉吧」。莫名其
妙的把一起睡觉加重。

  还好岳母并没有听出不同,说:「好的」。

  我和岳母两个人来到各自的卧室门口,互道了晚安。

  我回到床上,没有管熟睡中的吴芬,迅速拖去自己的睡裤,然后褪下已经完
全湿透的内裤,此刻再也忍不住,从抽屉里掏出自慰器,套在鸡巴上,在那一刻,
我的理智被完全侵蚀,脑海里全是岳母的模样,她的笑,她的撒娇,她的脸红,
她吸着我食指的嘴,以及她给我按摩时的白花花的肉球……

  还没过一分钟,我就射在了自慰器里面。

  可射过之后,我又开始悔恨,陷入深深的自责,在矛盾中沉沉睡去。
TOP Posted:2017-08-23 10:33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