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老婆的秘密(完) 作者:佚名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老婆的秘密(完) 作者:佚名
animale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86
威望: 96 點
金錢: 825 USD
貢獻: 5330 點
註冊: 2012-11-23


老婆的秘密(完) 作者:佚名



老婆的秘密(完)

               作者:佚名

  一身鵝黃色的連衣裙,裙邊直到膝蓋往上十公分,光滑修長的小腿正好展現
了出來。

  烏黑濃密的黑髮在頭上盤了一個髻,從而沒有絲毫遮住一張潔白精緻的臉龐
,眼眸裏透露出的專注表明,她正在認真的做一件事情——為她親愛的老公我做
飯……

  我的老婆是我們單位的一枝花,免不了有眾多的追求者,我也是當時追求她
的男人之一,其實我沒什麼才華,長相也很普通,語言能力也不行,但不知為什
麼我老婆就偏偏選擇了我,她的回答是:感覺。

  我當時直接靠了一句:這什麼年代了?

  物質拜金女滿街飛的年代,一個像她這麼美麗出眾,又有才華的女性,居然
對愛情的態度是傳統的感覺,我確實不大相信,不過我的不相信很快被我對她的
美麗所折服,不管信不信,我是愛上她了,她也愛的是我了。

  在我們交往剛滿一年時,我們倆覺得合適,就把婚結了,婚禮樸實低調,除
了親戚就是我們雙方熟悉的朋友。

  在婚禮那天,我老婆似乎特別興奮,拉著我陪著我們的親朋友好友們一杯一
杯的喝了許多酒,酒是烈喉沁肺的白酒。

  那天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也是喝的最天翻地覆的一天,最後喝到我不
知道是怎麼樣回到我們的新房,躺到我們的喜床上的。

  一個成年的雄性,精力旺盛的男人,面對一個美麗性感的女人,和她相處交
往一年,在這一年裏,我們彼此只有情人間應有的牽手與擁抱,即使連接吻我都
沒有敢去嘗試過,我怕她會拒絕我、會反感我,然後離開我,是的,我真是這麼
想的,因為我很愛很愛她,她就如我心中的女神一般潔白無瑕,她對我而言超出
了生與死。

  終究,這一年的等待是值得的,因為我們結婚了,現在進了洞房了,到了春
宵一刻值千金的美好的時光了,可是的可是,我卻醉的迷迷糊糊了。

  然而,令我意想不到是,老婆突然在我身邊用力掐了一下我的臀部,這一下
力道來勢兇猛,我想即使我是死了也有可能被揪活,我如中電一般瞬間有了意識
,在酒精的麻痹作用下,那股疼痛恰如其實份的將我激醒後就消失無蹤了。

  我睜開眼,正看見坐在床邊的老婆一臉慍怒的盯著我,說:「三三(老婆對
我的昵稱),現在是什麼時候?你還顧得上睡覺麼?」

  我當然明白老婆的意思,酒勁總是性欲良好的催化劑,我起身一把把老婆拉
倒在我的懷裏,開始對她上下起手。

  誰知老婆卻反抗了起來,對我說:「先不忙,我有話要對你說。」

  我說:「親愛的領導大人,有話不能留到後面說嗎?」

  老婆有點哀怨的說:「不能,這件事是我心底的秘密,不說,我怕我以後不
知如何和你一起生活下去。」

  我心中一片緊張的懷疑,她不會是不能做愛吧?或者說她不是女人(這個我
瞬間否定了)?又或者她不是處女(這個其實我不介意,現在是什麼年代了)?

  老婆看著我茫然的表情,接著說:「三三,我知道你很愛我,並且我也很愛
你,所以我不想對你隱瞞這件事,我不想騙你。」

  我說:「親愛的老婆,你是我最最最愛的人,即使你騙我我也不會怪你的。


  老婆說:「你別急著回答,聽我說完後再做決定,如果你決定不要我了,我
也不會怪你的,因為這是我自己的不好。」

  我起身把老婆摟了過來,靠在床頭板上:「說吧,敏敏,我聽著。」

  我老婆叫莫敏,她小時候叫莫小敏,成年後去掉了那個小字。

  老婆歎了一口氣,幽幽地說:「三三,我沒有你想的那麼好,我早已不是處
女了。」

  我雖然有了些心理準備,但是心頭仍舊打了個哏,說:「我愛的是你的人,
不是你的膜。」

  敏敏似乎沒有聽到,也沒有回頭看我的表情,她也沒有多大的表情變化,繼
續說:「我不是處女,是因為我被強姦過。」

  我頓時腦子裏一股電流亂串,電流的分流很快進入我的心裏變成一把電劍狠
狠的栽進了我心臟的兩房兩室的中央。

  這會兒,她沉默了,我也沉默了,她流出了眼淚在哭,我心裏滴出了血在淌。

  我思緒萬千,我是一個男人,我可以接受我的女人不是處女,因為那都是她
的過去,但讓我如何接受她有被強姦的過去,我不能容忍我的女人有過被骯髒褻
瀆的經歷。

  我突然莫名其妙的痛恨我眼前的女人,痛恨對她做出傷害的那個不知名、不
知去向的狗人。

  這時,敏敏帶著哭泣的聲音對我說:「你接受不了是麼?那放棄我吧,我們
離婚,我不會怪你的。你能找到更好的。」

  說著她就要離開我的懷抱。

  雖然我很平庸、很平凡,但我什麼都不怕,唯獨怕女人哭,而且現在哭的是
我深愛的女人,她哭的時候顯現出了另一種誘人的姿態,美豔不可芳物。

  她的美再次習慣性的將我心裏的淤血慢慢化去,我知道,我的確是愛她的。

  她被強姦不是她心甘情願,她也是受害者,難道她有什麼錯?反而錯的是我
自己,愛一個人如果不能包容她的過去,如何守護她的未來?所以,我必須淡定
,必須釋懷,必須接受她的一切,即使她有更大的挫折,我也不應埋怨她,放棄
她,畢竟她現在是我的妻子,是將會同我攜手一生的伴侶。

  可以說,此時我雖然心中仍有些許的不滿,但我理性的清楚這是男人沒能對
自己心愛的女人的徹底佔有而產生本能抵觸情緒——一切都是男人天生的佔有欲
在作怪。

  我重新將敏敏拉回我的懷抱,用枕邊上早已備好的紙巾擦拭她的眼淚。

  我說:「敏敏,剛才我是有點氣結,畢竟這種事對於我們男人來說是很悲傷
的。」

  敏敏說:「那現在呢?你的決定是……」

  我說:「親愛的,讓過去的過去,讓該來的到來,好麼?我愛你。」

  我輕輕的親了一下她的額頭。

  敏敏有些詫異,有些不相信的問我:「三三,你真的不介意那事麼?」

  我說:「當然不介意。那不是你的錯,傷害你的人會遭報應的。」

  敏敏兩眼發光,情緒開明了起來,一下吻住了我的嘴,她嘴唇柔軟中帶著滑
膩,感覺很棒。

  這是我兩人第一次接吻,而且一接吻就是很長的時間,長到不知何時才分開
的,只知道是我來分開,因為我突然對她被強姦這件事產生了強烈好奇心和刺激
感。

  敏敏似乎還回味在剛才的熱吻中,我說:「敏敏,既然事已出口,也不算什
麼秘密了,能不能和我講一下那件事是怎麼發生的?」

  敏敏有點不高興的說:「這是我心底的一道傷疤,你確定要揭開嗎?」

  我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決定想要瞭解事情的真像,我說:「我想知道。」

  敏敏說:「好吧,既然你想知道的更多,我也不便瞞你,但我希望你不准生
氣哦。」

  我說:「我不會氣的,就當聽故事。」

  敏敏說:「這件事只有很少的幾個人知道,連我父母,我也沒有說過。」

  我問:「為什麼當時不告訴你的父母?讓他們幫你報警?」

  敏敏說:「這在我們那裏是很丟人的事,哪里會想到去說?而且當時即使報
警也是沒用的,因為那人家裏很錢,在政府也很有關系。」

  我不禁嘔血的感慨,又是富二代出來造的孽,可恨。

  我說:「那麼說,你同那個人是認識的?」

  敏敏說:「你這麼問,會把我思緒混亂的,還是我來說吧。」

  我說:「好吧,我閉嘴,你說,我聽。」

  敏敏又歎了口氣說:「都怪我那會兒太天真了。」

  「那年正值夏天,我在我們那的一所重點高中念書,說句不好意思的話,也
許是我聰明,我平時除了上課,平時基本都不看書的,直到要臨考時才臨陣抱佛
腳的復習一下,但是每次都能考到年級前一百名,從而讓我在學習上總有信心能
考好,這種信心也變成了我的自負,也讓我有了更多的時間去玩,那會兒我很貪
玩兒。」

  敏敏說起她讀書的過去顯然很得意。

  我說:「嗯,繼續。」

  敏敏說:「因為貪玩我和我們班上一位也愛玩的女生走的很近,我們經常一
起不上晚自習去逛街,去冰飲店吃刨冰消磨時光。」

  「後來她和校外的一個混混談起了戀愛,當時在我看她來她算是我的好姐妹
吧,為了不讓她吃虧,我也覺得好玩,在他們倆約會的時候我也會跟著去,他們
也不反對,覺得多一個人不會那麼無聊。」

  「我和他們一起玩了差不多兩個星期,她的混混男友的好兄弟從北京回來了
,這樣我們就是四個人一起玩了,平時我們四人一起玩遊戲廳、吃燒烤、打牌,
從而我也學會了喝酒,但我堅決不會抽煙,因為煙的煙味我很受不了。」

  我說:「難怪了,我就不抽煙。」

  敏敏看著我幸福的笑了笑,繼續說:「這樣過了一段時間,那混混的兄弟看
上了我,來向我表白,同他交往,我當然是看不上他啦,所以我拒絕了,並對他
說,我們還是做朋友簡單點,好麼?他說,這是他第一次主動追求一個女生,也
是第一次被主動的拒絕。」

  「當時也就那樣,沒有多說什麼,過了就過啦。」

  「後來,我們依舊像從前那樣,有空餘時間就一起出來找節目玩,直到有次
混混的兄弟過生日,邀請了我們去他的家一起玩。」

  「他的家很大裝修很華麗,他的父母沒有在家,只有我們四個人。」

  「晚上,我們吃完蛋糕,就在他家裏一邊K歌,一邊盡情的喝酒,當時我真
的很傻,總以為我們四個都是熟人不會發生什麼事,喝醉了也會互相照顧,所以
我也沒有顧忌,暢快的喝酒。」

  「我們一直喝到淩晨兩點過,然後,我的那個好姐妹和他男朋友去一間房裏
睡覺,只剩下我和混混的兄弟兩個人。」

  「他一直壞壞的盯著我,我心中厭惡他的眼光,說:『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
麼?』他說:『世界上的美女,也不及你的美麗,莫敏,我真的很喜歡你,做我
女朋友好嗎?』我說:『早不是和你說過了麼?我和你是不可能的。』他說:『
那我就讓不可能變為可能。』說著他就像變了個人似得,走過來把我按到在沙發
上,開始非禮我。」

  我沉住氣對敏敏說:「他是怎麼非禮你的,能詳細些嗎?」

  敏敏說:「這你也要知道,你變態麼?」

  我說:「不是,而是你說的要給我講真實的經歷,這是不可少的哦。」

  敏敏白了我一眼,那一眼黯然銷魂,我差點就忍不住要幹她。

  敏敏繼續說:「他當時很激動,很野蠻,整個身子都壓在了我的身上,一只
手亂摸我的胸部,一只手阻止我的反抗,一張臭嘴往我臉上亂戳,我當時嚇的懵
了,哭了出來。」

  「他沒有理會我哭,反而更加激動,嘴裏不住的說著『寶貝,你是我的,你
是我的』。」

  我問:「那你當時真的推不開他嗎?」

  敏敏說:「你以為我不想推開麼?他一米七八的個,又長的虎背熊腰的,力
氣很大,我根本就像再推一塊厚重的石頭。」

  此時,我仿佛身臨其境的看到了我老婆被強姦的場景。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自己的老婆被別人侮辱,在別人身下胡亂掙扎反抗,我
居然會覺得很刺激、很興奮,什麼情況啊。

  敏敏說:「他亂摸亂親了我一陣,看我掙扎的實在厲害,就火了,突然給了
我幾計耳光,他雙手都是斷掌,力度很大,打得我特別疼,我也不清楚當時我是
被打呆了還是怕再被他打,我沒有反抗了,只能躺在沙發上無助的流淚。」

  說到這,老婆的表情一下子傷感沉痛了起來,沒有接著說話。

  我說:「老婆,現在沒必要難過了,我在你身邊,你只管說出你心裏的故事
,我來幫你治療心裏的創傷。」

  敏敏抹了一下眼角的淚水,繼續說:「他看我不反抗了,可能覺得我隨便他
怎麼弄了,就開始掀我的裙子,然後把他的頭埋進我的裙內,一邊用手揉我的胸
部,一邊用舌頭在我的下半身亂舔,我當時覺得真的噁心,但我不敢動了,也沒
力氣動了,只能任他胡來。」

  我問:「那他舔你摸你的時候你有沒有特別的感覺?」

  敏敏說:「那會兒我什麼感覺都沒有呢,只覺得害怕、驚恐,不知道會發生
什麼。」

  「他在我的下半身舔了好長一段時間,然後脫掉了人家的內褲,又繼續舔我
的下麵。我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會覺得有種很異樣的快感。」

  我訝然說:「快感?被強姦怎麼會有快感呢?」

  敏敏說:「人家都說了我也不知道啊?他舔的我有些舒服,我下麵就開始漸
漸地流出水來,我盡力控制自己的下麵不能流水,但是他舔得我實在很興奮,人
家再怎麼忍,也止不住那液體緩緩的濕潤我的小穴啊。」

  「過了不久,他就脫掉了他的褲子,露出一根長長的粗粗的黑黑的東西,然
後把我的手硬拉過去貼著那根東西。」

  我問:「那東西有多長?」

  敏敏說:「你問的問題都好奇怪唉,我哪里能去測量呢?我雖然不大清楚那
是什麼,但我本能的感覺到不對,立刻將自己的雙腿並緊,不能讓他有機會得逞
。他也沒有來掰開我的腿,而是用他那東西貼在我下麵磨磨蹭蹭的,弄的人家裏
面癢酥酥的。」

  我問:「當時你有沒有逃跑的想法?」

  敏敏說:「那會兒我也喝的很醉了,沒有精力去考慮太多的問題,唯一抱有
的信念就是不能讓他得逞啊,所以我一直堅守著自己的防線。」

  「他一邊用那東西磨我的下麵,一邊用嘴親著我的嘴,舌頭也準備在我的嘴
裏亂舔,我將牙關緊緊的合攏才沒讓他的舌頭進去。」

  「他可能是覺得這樣親我的嘴沒意思了,就轉而去親我的乳頭,他的嘴唇剛
吸到我的乳頭我有種觸電窒息但有很爽的感覺。」

  「但我依舊躺在那裏流淚,我心裏是痛苦難過的,但生理卻控制不住產生異
樣的感覺。」

  「他似乎察覺到了我有感覺了,就開始很粗魯的雙肉用力揉捏我的乳房,乳
房被擠得特別扭曲,乳頭特別凸出的時候,他就把我的乳頭含在嘴裏,用舌頭舔
啊舔啊的,搞的人家心裏好奇怪啊。」

  我說:「接著呢?」

  敏敏說:「接著,他把頭從我乳房間抬起來,笑著對我說,敏兒,我忍不住
了,讓我進去吧。」

  「我聽了很慌亂,覺得不能被他侵犯,急忙想用腿來蹬開他,可是因為這樣
我的兩腿分開了一小點,他連忙用他的大腿插入我的兩腿這件剛出現的空隙,然
後借助他的雙手將我的雙腿往外掰開,他的大腿順勢貼緊了我的下麵,我想再合
攏雙腿已經不可能了。然後他把我擺成側躺在沙發上的姿勢,他從後面用他的胸
部緊緊的貼著我的背部,他左手把我的左腿抬起,他的右腿就是最先進入我的雙
腿之間的那條腿,把我的右腿壓在沙發上,然後讓他的左腿也進入了我的左腿之
間,右手繞過我的後背到前面抓著我的右乳房,我被控制的不能動了,也知道他
下麵要做什麼呢,因為他那根粗粗的東西的頂部已經頂在了人家的小穴門口,人
家知道如果我稍微掙扎扭動一下,搞不好弄巧成拙,將他那跟粗粗的東西帶進人
家的小穴裏。」

  我說:「老婆,好樣的,這種情況下還能較好的認清形勢。」

  敏敏對我笑了笑,說:「這還不止呢,其實當時人家也有些清醒了,用了很
多辦法讓他沒能順利的進入了。」

  我說:「哦?那我可要聽聽你是怎麼阻礙的。」

  敏敏說:「他把人家控制成那種姿勢,人家確實有些絕望了,但人家急中生
智,我用盡最後的力氣想要把雙腿併攏,給他施加壓力,畢竟他那個姿勢一手抬
我腿,一手摸著我的乳房其實是支撐他的身子不會倒下,這是很費力的,所以我
在用力想夾緊雙腿的同時,身體也側重的壓著他的右手,果然,他在這種壓力下
他那根粗粗的東西始終只能貼著我的小穴轉圈圈,就是進不去哦。」

  我打趣說:「老婆,加油啊,勝利會屬於你的。」

  老婆幽怨的看著我說:「可惜啊,他也不是傻子,他這種方式進不去,就換
了種方式,他一氣之下將我的腿抗在了肩上,分擔他左手的壓力,右手抽回來壓
著我的右肩,這樣我的腿反而被分的更開了,撕的我的下麵好痛。我疼的輕輕哼
了聲『啊哦』,他也不管人家疼痛怎樣,就用他空出的左手,握著他那根東西朝
著我小穴裏頂,現在我沒法啦,剛才他粗粗長長的那根沒有助力和控制方向的東
西想進去是基本不可能的,但現在他用左手扶著,力道和方向都可以控制了。

  」

  我不禁哀歎:「唉……繼續……」

  敏敏說:「我的最後防線只能緊閉小穴的大門了,我把眼睛閉了起來,我不
想親眼看見他進入我的身體,我很反感很噁心他。」

  「這時,我的下麵已經潮濕一大片了,我心裏不想他插進我的身子,但是生
理卻非常自願的要接受他的東西,這是相當矛盾奇怪的。」

  我著急的問道:「那他到底進沒進去?」

  敏敏說:「他很可惡,他先讓他粗粗的那根的頭頭進入了我的小穴,但在我
和我的處女膜的合作下,它被卡在了那裏,他身子前後聳動著慢慢用力,想要借
此把他的那根進一步加深,但他無論怎麼在裏面蠕動,轉動就是不能再進去分毫
。」

  我說:「呵呵,可惡的混小子,見識到我老婆的厲害了吧,哼!」

  敏敏說:「但是,他突然朝著旁邊喊了聲我當時好姐妹的名字,我也突然分
心朝著他喊的方向看去,根本沒有她出現,就在這時他全身一用力,他那根黑黑
粗粗的棒棒就一下子完全插進了我的小穴裏,我痛的大叫聲『啊啊』,然後比剛
才哭鬧的更凶了。

  他完全不理會我的痛楚,用他那根東西夾著我的處血在我裏面來回抽送著。

  」

  我難過並鬱結的說:「唉,這本應是我才該擁有的啊,可惡。」

  敏敏說:「你答應過聽過說,你不會生氣的,三三。」

  我說:「老婆,我不是生氣只是傷心而已。」

  敏敏馬上送給了我一個吻,說:「乖,不傷心,今後人家都是你的,也只是
你的哦。」

  我說:「嗯,我知道。那老婆,他當時插你的時候你爽不爽?」

  敏敏說:「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我說:「當然是真話咯。」

  敏敏有點不好意思的說:「人家當時其實蠻痛的,但可能是因為酒喝多了,
身體反應也特別強烈,我的內心真的非常排斥他的進入,但是我的身體又特別需
要他那東西在裏面摩擦我,人家當時小穴裏面實在太癢了啊。」

  我說:「不怪你,當時你確實也沒有辦法了。」

  敏敏點點頭,說:「說實話,他那根東西真的好粗好大,插的我挺疼,也插
的我很有快感。」

  我問:「他怎麼插你的?也就說有其他動作沒?」

  敏敏說:「有啊,他已經進入了嘛,右手又可以空出來摸我的乳房,手指刮
弄我的乳頭,左手就在我小穴外面有個地方不挺的撫弄,搞的人家真的是不情願
又不想停下來啊。」

  我問:「那你高潮了沒有?」

  敏敏說:「第一次沒有。」

  我問:「什嗎?難道還有第二次?我的天。」

  敏敏說:「他第一次很激動很緊張,所以沒有插我多久就射啦。」

  我問:「射裏面還是外面?」

  敏敏說:「本來我感到他在我體內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力度越來越大,那
根棒棒也越來越粗時,我就覺得不妙,趕緊想要推開他,可是他那會兒卻把我按
的死死的,我推不開嘛。」

  我說:「所以他就射在你裏面了?」

  敏敏說:「人家也不想的啊,但是真的沒有辦法。」

  我說:「他射你裏面的時候什麼感覺?」

  敏敏說:「感覺他射的力度好大,射到我的最裏面了,一股燙燙的液體噴在
我癢癢的小穴裏面真的是好舒服的。」

  我聽著這話,我差點吐出血來,但是我只能忍住,因為我答應過老婆,我不
能生氣,不能有懷恨的心裏情節。

  我說:「然後了?」

  敏敏說:「然後他就把他剛射完的那根拿來放到我的嘴上,讓我舔,我當然
不肯舔啦。他就拿著它在我的身體上到處亂抹,不一會兒又硬了,他又想要啦。


  我說;「還來?」

  敏敏說:「第二次他把人家抬到桌子上,桌子上冰冰涼涼的讓人家好難受的
,但他是不管的,抬起我的雙腿,把他那東西一挺又插進我裏面,開是亂搞人家
。這次搞的好久,他把我從桌子上弄,又把我抱廁所里弄,然後又抱到廚房裏哦
,插的人家精疲力盡的,最後把我抱回房間又插了差不多一個小時他滿意的射了
。當時我真的好累,好疲倦。」

  我說:「後面你被他插的感覺如何?」

  敏敏說:「其實除了第一次,後面我也就高潮了兩三次,然後就沒什麼感覺
了,就想著他快點插累,能讓歇息,能放我走。」

  我憋著情緒說:「那第二天呢?你怎麼離開的?」

  敏敏說:「後來第二天我醒來的時候,他還緊緊的抱著我的身子,雙手握著
我的乳房。他睡的很沉,我輕輕的推開他,然後迅速出門去把衣服穿好,本來我
想問下我姐妹怎麼樣了,但我真的一刻也不想在那裏停留了,所以我獨自出門打
車回了家。」

  我繼續追問:「那再後來呢?他沒再來找過你?」

  敏敏咬咬牙說:「後來也來找過我幾次,來跟我道歉,說希望我能做她女朋
友,那件事後我內心就有了陰影,心裏恨透了他,根本不想再理他了,所以我每
次都用各種方式拒絕了。後來聽說他回北京了,我們就再也沒有任何聯繫。」

  我說:「老婆,我知道了你最沉重的秘密,所以我也會替你守護一生的。」

  敏敏說:「老公,我把這些告訴,就是希望有一個愛我的懂我的人來照顧我
,同我一起走一輩子。」

  我說:「好吧,老婆,那我們現在就開始進行一起走一輩子的第一步。」

  敏敏說:「第一步?什麼?」

  我翻身一把把敏敏按在床上開始粗野的動作:「當然是和你做愛咯,豬婆。」

                【完】
TOP Posted:2017-08-09 12:44 | 回樓主
做爱做的试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84
威望: 9 點
金錢: 2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8-01


1024
TOP Posted:2017-08-09 12:58 | 回1樓
残梦无回忆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314
威望: 122 點
金錢: 35 USD
貢獻: 18 點
註冊: 2016-12-22


有的时候读文字比看片好
TOP Posted:2017-08-09 13:21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