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有一种巧合叫租在隔壁 8月20日更第4章100页 2章25页 3章67页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有一种巧合叫租在隔壁 8月20日更第4章100页 2章25页 3章67页
一时兴起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38
威望: 28 點
金錢: 276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2-05-11


有一种巧合叫租在隔壁 8月20日更第4章100页 2章25页 3章67页



本帖被 valen 執行提前操作(2017-08-08)
第一章、胯下之人 素昧平生

有同学反应说,都在第一页,字太多
以后还是在回复里更新,会标明页数

巧合,是一种美妙的东西。
甚至不用管巧合的是什么,又带来了什么。
单单巧合本身,就已然是一种神迹。

换工作,我又在换工作了,同从前一样,裸辞,然后随缘碰机会。

这天面了一家公司,面试进行的相当迅速。面试进行了大约一刻钟,总监就让我和人事谈谈。

我起身迎接这位人事,很快的把她打量了一遍:披肩的波浪长发、白皙的皮肤、姣好而精致的容貌、格子的连衣裙、C罩杯的胸,再往下,粗粗的脚踝、一厘米跟的板鞋,面带微笑、并不算好听的嗓音,持重,可能是适合做妻子的那一类人。相当正点,虽然有些胖,但是无伤大雅。身量、举止、相貌都妙的恰到好处。总之,印象很好。


她问我住哪里,为我介绍公司的薪资制度,五险一金等内容。我尽量表现像个绅士,打算留给她一个好印象。她最后告诉我说,三天之内会给通知,并加了我微信,以方便通知。

我看她朋友圈,她好像很迷盗墓笔记的张起灵,于是,我就叫她小哥吧。

回去之后,我幻想着她的身体,先撸为敬。

从前我对胖和臃肿,完全是零容忍,非常抵触。但是在见到她之后,突然觉得,有时候吧,茁壮,也不一定是贬义词,即便是胖一点,只要相貌气质对了,其实也无伤大雅。

后天,小哥给我发了offer,我很高兴。高兴并不是因为这份工作,而是因为我以后可以时常见到她了。

她说,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我心中窃喜。我已经在想这样的话了,每天与你的三两次相逢,已遍胜人间无数。

我向她打听,公司的同事都是住哪里的,想吸取一下大家租房的经验。她说,她住在惠新西街,也有住在立水桥的。

立马找住处,在惠新西街附近找。只要距离她不远,我以后就可以时常跟她一起回家了,我这样美美的盘算着。幻想着我用距离勾搭到她,最终能够把她压在身下,在她那湿热的缝隙里驰突。

最后租到的是一个两居的房子,管家告诉我说,我的隔壁是一个男孩儿,他最近时常带一个女生来住,可能会吵一些。

我自然知道她说的吵是指什么,不过无所谓了,从前从来没有听到过别人在隔墙啪啪啪,很想体验一把。于是我说,无妨,我也带女友来就彼此打平了。

当时,隔壁那两口子,并不在家,可能正在上班吧,我想。

租房进行的很快,一个小时就搞定了。回去的路上,我幻想,如果隔壁就是小哥,那就真的太神了。想完之后,又暗自窃笑,怎么可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边自嘲自己异想天开的脑洞,边摇了摇头。

周日搬了过去,我窝在屋里打王者农药,听外面踉踉跄跄的脚步声,随后是几句因醉醺醺而含含糊糊的话。

没想到我来的第一天,就遇到这对小夫妻醉酒,也是难得。俗话说酒乱性,想来今晚这活春宫我是躲不开了。

我不无兴致的掏出自己的鸟,托在手里,轻轻抚摸着,说,这将是我们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听别人啪啪啪,你会不会比平时更加勇猛呢。心里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手里的家伙也很懂的倏然挺立起来。

果然,不久我就听到了,隔壁粗重的喘息声,以及低沉的嗯嗯啊啊的女声。一板之隔,我把耳朵轻轻的贴在木制隔板上,听的前所未有的清晰。

呻吟,逐渐变的强烈了,配合男子粗重起来的呼吸,以及撞击的啪啪声,非常的赏心悦耳。期间夹杂的几不可闻的水声,在我听起来,居然那么好听。我自己啪啪啪的时候,都没有觉得这个声音有这么好听。可能是因为偷听吧。他们并不知道今天隔壁有新邻居搬进来。那闷而重的一次次撞击,那发自喉咙里的声声沉沉的娇哼和呻吟,让我觉得,在一定程度上胜过了我亲自上阵。

突然一个女声说:别射里面了,我这两天是危险期。
男声说:嗯,我知道,一会儿我会找出避孕套。

又是半分钟的撞击,然后听到一阵拉抽屉,翻箱倒柜的声音。

男声骂了一句:草,套套用完了。
女声说:算了,你弄外面就行了。

男声咕哝了几句,好像还不满意。

然后他说,今天见到你同学,大家都在夸你一如既往的好看,我敢保证你的那几个男同学肯定今晚幻想你身体撸管,有福气的会幻想着你的裸体,插进其他女人的阴道。所以啊,我很兴奋,我想射进去。他们想着你的身体,但是只能放空枪,而我却可以无所顾忌的射在你里面。你是上天给我的恩赐,只有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操你,在你里面发射,而其他对你垂涎三尺的人,只能望洋兴叹。每想到这个,我就无比开心,自觉幸运的同时,还时常幻想边草你边昭告天下,你是我一个人的,你神秘花园的入场券,世上只我一个人有。甚至想,边操你,边对旁边羡慕无比的你的老同学说,嘿,哥们,她是我一个人的哦,她的屄我可以随便草,但是你永远也别想插进来哦。

恰逢今天遇到了你男同学,他们肯定曾经幻想着你的身体撸管,所以,今天的我比平日里更加爱你,也比平日里更想肏你,宝宝,让我射进去吧,就这一次,明天我们买个避孕药。

女声笑骂道:你个变态,整天在老娘里面射,便宜你小子了。
随机,沉声说:不行,吃药对身体不好。嗯,今天我允许你射我嘴里。
过了一会儿,男声说:我还是出去买个杜蕾斯吧。
女声说:也行,你快去快回,注意安全。
男声说:我知道。

一阵穿衣服的声音。

突然男声骂了一句,草,钱包哪儿去了?
女声说:没在桌子上吗?
男声说:没有啊,可能落在吃饭的地方了。
女生说:没事,老板我认识,如果落在那儿了,明天去拿也行。

听他们拨了个电话,很快就确认了,钱包确实落在了饭店。
男声说:我去拿吧,反正也就两公里,我骑摩拜去,也很快,半小时也就回来了。

说着就听到脚步声。

两分钟后,我想他应该出去了。于是我轻轻开门出去,想去厕所撸一发。
没想到看到他正坐在客厅吸烟。我跟他打了个照面,我两个都是一脸的惊愕。

他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轻声说:兄弟,你什么时候搬过来的,我还不知道,刚才……
我打量了一下他,跟我身量很像,身高体型都比较像,也算英俊。心生好感。

我说:没事,我理解的,以后我也可能会因为这事打扰到你,我们就彼此不要怪罪了。

他放松了下来,笑着说:是是,我老婆害羞,你能不能不要让她知道,你今天就住过来了。就假装你是明天才搬进来的。这种事,我以后也会注意点。
我说:当然没问题。

他说:兄弟,我要去买点东西,我们找时间再聊。
我说:我刚来,对路还不太熟悉,我跟你出去转转吧,熟悉下环境。
他说:好说,咱走吧。

我跟他走到楼下,开摩拜的时候,我假装没带手机,拍了一下我的头。说,草,我忘带手机了。

我说:要不你等我一会儿,我回去拿下手机。
他说:兄弟,你先回去吧,不用跟我去了,以后也可以带你转。我有点急事,要赶紧过去。
我心想,你所说的急事,就是回去继续操屄吧。
我说:也行,你注意安全。

于是我自己一个人先回来了。
我发现他们的门没有关。我凑在他们的门口,往里瞧。黑着灯,看不见什么东西。只听见室内女人的均匀呼吸。我知道,能发出这种呼吸,说明她已经睡着了。

我幻想着小哥的身体,脑袋中萦绕着刚才一声一声的呻吟,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是的,我想进去占用一下她的空间。

我盘算了一下:黑灯,她看不清我的容貌;我和她对象身量很像,她不一定能发现草她的另有其人;她男友还有半个小时才回来,我占用十分钟应该不会被她男友撞见;她男友的意思是一会儿再草她,她也许会默认是她男友回来了,体内的鸡巴是她男友的,是男友在占用她。

最不济,就算被她发现了,大不了做不成朋友,或者我搬走好了。

打定了主意,我先去脱光了衣服,然后走进了这间黑暗的卧室,我知道,我最终走进的其实是她的身体。

我走到床前,隐约的看见横陈在床上的裸体,心中窃喜,有一种即将偷奸一名良家少妇的快感。她的小腹上搭着夏凉被,脸看不清楚,这样她也就看不清我了吧,我想。

空调吹着,有些小冷,但她已经睡着,感觉不到。就像她感觉不到我这个陌生人已经摸进了她的卧室,即将用男人最丑陋的部位探索她的内在构造一样。

我来到床上,摸了一下她的腿,冰凉。
小龙女,古墓,冰床,我的脑海中瞬间闪过几个场景,欲火猛然膨胀,胯下之物也更加圆胀。我撩起搭在她小腹上的夏凉被,蒙在了她的头上,并把她的手也盖在了被子下。

我搬起她的腿,做成一个M形,身体前倾,用龟头触碰到她的阴户,丝丝凉凉的,爽!看来刚才他们做完后,还没有来得及擦一下就睡着了。

没有时间前戏,又欲火焚身的我,腰身一沉,龟头就卡了进去。阻力居然还挺大,卧槽,这屄挺紧的啊,我心下想,刚被干了一波,竟然还没完全敞开。

用手压住她头上的被子,不让她轻易揭开,同时也给她留了足够的空间用来呼吸。

然后,我腰身慢慢下沉,五六下的样子,我终于探到我能探到的最深处,鸡巴全根没入她湿湿凉凉的阴道。

我心中感谢这天赐良机,刚才偷听的,发出鲜活呻吟声的女人,此时居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我全根侵入,想到这里,我淫性大发,心中无比畅快,比从前所有操逼经历都更加心旷神怡。

我知道时不我待,她男伴很快就会回来,于是每一次都插到底。从最开始就啪啪声大作。

没几下,床上被我插入的女人就醒了,用了几秒钟发现我把她蒙在被子下,也没有要拿开的意思。果然,她把我当成她的男友了。

我抽插的幅度太大,她的呼吸也很快急促起来。

她问道:爸爸,今天你真是猛啊,每一次都肏到女儿最里面。是不是在想我那些朋友在幻想我的裸体撸管啊?

我不能回答,会露馅的,所以一个字都没说,只是尽最大力气的抽插。她喊的爸爸,也让我心头大喜 ,这对淫荡夫妇竟然在操逼时用这样的称谓。

小妮子自我解释道:看你这不遗余力的样子,我就知道了。嗯~~~

我把她的脚搬到她头的位置 ,压住被子,这小妮子柔韧性真好啊 ,只是脚踝有些粗。

我每一下都干到底,小妮子终于忍不住了,粗重的呼吸中,开始升起无法掩抑的呻吟声。

她断断续续的说完下面的话,就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了,除了急促的大喘气,就只能哼出并不算淫荡的呻吟。她说:我知道我那些男同学,嗯嗯嗯~平时会幻想我的裸体手淫,甚至会幻想插我的屄,嗯嗯~我从小就知道我好看,身材也不错,是你们男人眼中理想的炮架子,啊啊啊~

我心想,炮架子,这种词你居然也知道,看来是个高手。

听她这么说,觉得她模样应该不错的。能操到这样一个自诩漂亮的屄也实属不易。并且又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令我越发兴奋,鸡巴非常配合的又胀了一圈儿,心中也更加得意。一只手伸进被子里去找她的嘴,之后把四根手指头都伸了进去,配合外面的拇指,握住她的下巴。像骑马一样,疯狂的在她的身体里驰骋。

在她时张时合的屄脸上撞击的我,逐渐适应了黑暗,可以看见些我进进出出的鸡巴,以及一下一下吞噬我鸡巴,又吐出来的骚屄。这是一个毛发稀少的屄,屄的脸很长,可能跟她略胖有关系。

我继续抽插,偶尔抽出鸡巴,用另一只手拿住鸡巴,在她宽大肥厚的屄两旁的肥肉上,拍上几拍。

我的几个女友,都是瘦削的身形,因为瘦是我的审美所在,所以从来没有找过胖的伴侣。但是这次,当我看到这屄两旁这柔软而宽厚的肉垫时,尤其当我用鸡巴在她肥硕的肉缝两旁拍下去的时候,竟然感到一种妙不可言的舒爽。

屄肥插起来居然是这种感觉,真他么的爽。值得安慰的是,我也终于肏了一个夹在肥屁股中的肥屄。

我在她长屄旁边的肥硕白肉上拍几个,然后再捅进去。肥屄里面的肉就是多,鸡巴往里挺进的时候,需要挤开前面的一层层肉,这和肏骨瘦如柴的女人是完全不同的,瘦女人的阴道就是个洞,撤回鸡巴的时候,是不可能有肉填补上的。而这肥屄,不管有没有被鸡巴插,里面都是充实的。如果鸡巴想要探到肥屄更深处,就需要挤开原来位置的肉。

我陶醉着感受鸡巴挤开前方息肉的快感,继续抽插,心中达到最大的快慰。终于在某个节点,有了要射精的感觉。只好慢了下来,专心体会龟头前进时是如何顶开前方嫩肉的,以及撤离时,屄里的肥肉是怎样的快速聚拢。箭已搭上弦的感觉,配合缓缓的抽插,想着这身下素未谋面的陌生女子,想着我竟然在她男人外出的时候假扮她男人操她,而她却不明就里享用着我的鸡巴,以图得到片时欢愉,心中就升起来一种隐隐的快慰。

节奏缓下来,身下的女人呼吸逐渐平稳,夹杂着微微的呻吟,又开始说话了。

她说:爸爸,你知道吗,我最早的手淫,并不是因为特定的某个男人。而是有一次,我无意间听到了,几个男声在讨论我,说我好看,皮肤白,胸大,说我腚大屄深,操起来一定很爽。我听着听着,居然当众湿了,那是我第一次。我下意识的看了下他们的那个部位,全都支起了帐篷,心中陡然升起一种自豪感,我竟然如此有魅力,嘻嘻。然后又听到一个人说,你没看她这么壮,屁股这么大,一定力气很大,小心人家一屄夹死你。我听他们说这么多淫词秽语,下身湿的一塌糊涂,但是不知道到底流了多少,为了避免出洋相,我赶紧找个偏僻的地方坐了下来。

我听到她说这个,身心同时遭受了一种巨大的刺激,差点失控射出来。我赶紧调整呼吸,停止了抽插。

她继续说:我屁股这么大,看看我能不能一屄夹死你。说着她的屄一用力,我瞬间感到一种来自她腔内嫩肉的紧箍,爽的我差点射出来。但是,我不能射,否则会被他男朋友发现的。

我瞬间抽了出来,但还是稍微射出来了一点,喷在了她的屄脸上。庆幸的是,只射出来一点,其他的都憋回去了,所幸没有全部发射。

我用手拍了拍的屄,算是为她的屄洁面,不至于一会儿被她男朋友发现,她的屄脸上有精液。

她继续说:那天听他们说这个,我既害羞又兴奋,十四五岁,对性事也已经有所了解,也有所期待了。那天,我回去后就手淫了,那是我第一次手淫。我并没有幻想我是在被某个男人插,而想的是某个男人正在幻想着他在肏我,边想我的模样和裸体,边撸管。

我下了床,听她把这一句说完,就出去了。

关门之前,听到她问,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变态啊?

我没有回答,走进了厕所,故意用比较大的声音开门关门,好让她听到,知道我去厕所了。

一分钟后,她出来了,她走了过来,她想推门而入,但是我我把门锁了,她进不来。她看不见我,但是我可以通过厕所门的独特设计,看到她她的膝盖以下,她在厕所外来回踱步,边走边略带生气的说,上个厕所,锁什么门啊!

我慌成一团,怕她识破,也怕她男朋友此时回来。

两分钟后她气鼓鼓的回去了,嘭的一声摔上了门。我才松了口气。

我在厕所待了十分钟的样子,听到了脚步声,然后是她的门打开的声音。
没错,她男朋友回来了。我肏了她太久时间,所幸撤的还算及时。

我即刻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耳朵贴在木制隔板上。

他们又开始了,依旧是呻吟加撞击声,不过此时,这种声音对我的吸引力已经没那么大了。

女声问:怎么这么久?(她问的是去厕所怎么这么久)
男声说:已经很快了。(他说的是去取钱包和买避孕套已经很快了)

总算没有当场被拆穿,我心头闪过一念侥幸,如遇大赦。

我把属于隔壁那道肥屄的精液,甩在了这面木制墙上,然后沉沉睡去。

如果喜欢,请不吝留言
您的回复,是我写下去的春药~



[ 此貼被一时兴起在2017-08-21 05:16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17-08-18 13:00 | 回樓主
提裤不认帐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671
威望: 69 點
金錢: 68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5-09-22


厉害了哇,继续
TOP Posted:2017-08-08 13:07 | 回1樓
远方的家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2164
威望: 207 點
金錢: 216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11-28


真实的作品,我们期待你的新作品
TOP Posted:2017-08-08 13:27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