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吾妻小织被轮奸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吾妻小织被轮奸
黄昏清商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869
威望: 159 點
金錢: 100117 USD
貢獻: 97457 點
註冊: 2011-09-08


吾妻小织被轮奸



  我的妻子小织今年只有二十四岁,是一位与众不同的性感女人。她之所以性感不是因为她的身材,也不是因为她的美丽。事实上,她除了身材很好,有一对丰满的胸部、细细的腰、浑圆的屁股和修长的腿之外,也并非是什麽大美人,但是她在我眼里却是这个世界上最性感的女人,这一切都缘於半年前的一个晚上。

  小织最爱穿着牛仔裤,丰挺的曲线,颀长的腿被结结实实的显现出来。那天晚上,我和她在郊野公园烧烤后,我见四处没有人,加上坐在前面的小织两团胸肉由於坐姿挺鼓在我眼前,显得又圆又滑,柔软膨胀几乎撑破乳罩,使我意马心猿,因为两个人都还年轻,我们夫妻对性爱……嗯,有点放纵,就是想要的时候就会要求对方,完全没有节制。我心想这是打野战的大好时机,於是便马上吻起她来,同时一只手伸进体恤内摸索着解开了她背后的乳罩扣,抚摸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则熟练地按在了她绵滑温软的腹部上自下地几下拽拉。

  随着手腕的一抽,将她塞进扣的一截皮带抽出来,拽开别扣儿,便是果断的下探,她裤子上边顿时松散开,然后,搂住她的腰,慢慢抬起她的下体,把她的牛仔裤向下褪,我的手掌顺势插了进去,停留在她微微隆起的阴丘上。

  她稍微挣扎了一下,便娇喘着和我配合起来。

  这时,她的牛仔裤已经被我脱下,便只穿着内裤跪在地上为我口交。透过下身窄小的三角短裤,半透明的蕾丝下女人最敏感部位若隐若现。

  小织毫无疑问是属於丰腴型的姑娘,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条牛仔裤,变便充分勾勒出她圆润饱满的下身曲线。

  我的手指贪婪的享受着每一寸柔软和滑腻。不可控制的向深处进军,很快,我的指尖便被她下体湿热的气息所笼罩,我已经可以感觉到她臀部与大腿交汇处潮软的褶皱。

  她的腿结实而光滑,脚踝纤细而不显消瘦,我爬到她身上去,没做什麽前奏就进入了她的身体,那瞬间的感觉好极了,她那位置纤窄而有弹性,即使张开了腿,我还是觉得十分紧凑,没有任何的松弛,抽送中根本不会有一点点脱落的担心。

  我继续大力地抽着,身体觉得越来越紧张,可同时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放松。由於她旺盛的分泌,阴茎在她的孔道里滑动着很顺畅,她仍旧闭着眼,任由我进出。

  我的肉棒已沾满她晶莹的爱液,闪着亮光,每次抽动,都把她的嫩肉带出来,又重重地送回去,她丰满的双峰也随着跳动,身体出现一波一波的肉浪……突然不知从那里钻出来了五、六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用刀指着我们,其中一个我听他们叫他亚伟,是他们的头。

  亚伟对我说:“你刚才已经开心够了,现在轮到我们借你女人用一用。”

  於是,他们先用绳子把我绑起来,然后用刀在挣扎着的妻粉脸上比划了几下,说:“你要是不乖乖听话,这张可爱的脸蛋将会添上几条疤痕。”

  接着,他们把妻按到地上,扯去她的体恤和胸围,其中两个男人一左一右蹲在她身旁,分别拿着她一只她的一对乳房开始玩弄,小织望着寒光闪闪的刀锋,害怕得直把身体往后缩,可是退无可退,又不敢用手推开,只得任由他俩把自己的双乳像皮球一样玩弄。

  另一个男人则用手把大腿向左右掰开,妻整个阴户便毫无保留地显露在众人面前,洞口又紧又窄,一些透明黏滑的淫水正向外渗出,教人想到插进去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

  做一个女人哪里还有比这更羞耻的姿态?最想隐藏的地方,现在完全暴露出来。小织见自己整个神秘部位显露无遗,双腿被大张,性器向外演突,所有东西一清二楚,更不该的是这时正淫水汪汪,不禁满面通红。

  这时,亚伟见他们在妻的身上玩得乐不可支,便对的妻说:“小淫妇,水都出了,还装什麽,不如让我们开心一下好了。你若情愿叫性交,不情愿就算强奸。我们一起干你,也叫轮奸。”

  说着,亚伟走到她双腿中间,用手将她的阴户拨得开开的,手指头插进她的阴道不断抽动,另一只手在阴蒂上揉。妻起初还应付得来,但慢慢就受不了。有时被亚伟刚好揉到阴蒂敏感的部位,身体顿时打个哆嗦,屁股挪来挪去,好像放在哪里都不自在。

  亚伟几人见妻的淫水已经泛滥到把阴户都湿透了,便嘀咕了一阵。首先是亚伟跪在了妻的两腿之间,然后用坚硬的阳具研磨着她的肉核。

  他的阳具很又粗又长,至少有二十公分以上。我看见他用手提着阴茎,把龟头在她的阴唇上随便揩了几下,就已经蘸满了黏滑的淫液,然后对准桃源洞口往里一插,只听见“唧”的一声,便势如破竹地长驱直进。

  妻哪里试过被这麽大的阳具插进阴道的经验,但是动弹不得,无从反抗下只好让他硬戳。在亚伟插进的同时,她当即就“呀”地叫了一声发出呻吟。

  起初只能插进一大半,胜在有点淫水帮助,在亚伟连插了七八下,阴道被撑得像口一样大,才终於把那根又热又硬的阴茎都吞没在里面。

  当亚伟全根捅了进后,大概是猛烈地碰触到她阴道的尽头吧,妻顿时酥胸一挺,弹跳一下,口里嚷出『唷!』的一声,混身酥麻得发不出半点声音,只是用手抚着小腹,全身摇动,张大嘴巴不住地喘气,无助地望着我。

  不过妻毕竟是已经有过性经验,她移动了一下臀部,两腿稍微卷曲以使大腿分得更大,阴道有了更充分的空间,这样可以避免阴道受伤。我混身发抖,愤怒而又妒忌地目睹着妻那熟悉的阴户,这曾经是最让我魂牵梦系的部位,滑腻、柔软、富於肉感,而现在却在陌生的阴茎下颤抖不停。

  当女人发觉男人的阳具已经深入她们的阴道,她们往往会有一种大事去也的念头。此刻妻也是如此,她没有挣扎,任它扎在她的肉体内,回头向我投过来无助的眼神。

  事实上,妻先前被我弄得湿透,也已是十分需要的。而现在毫无疑问的是她即将受到轮奸,这已是大势已去,无法补救,是一个人或几个人干妻对我们来说已是没分别,一个“既然已经成事实,何不看看她被轮奸的样子”的念头浮现在我脑海。

  於是,我对她点了点头,示意她放弃所有抗拒动作。

  妻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知道此刻任何挣扎都改变不了已发生的事实。

  我们两人的贞操观一直都还蛮强的,她从不会想和别人发生关系,我也是连想都没想过,但此刻我们在互望了片刻后,心里有个默契:反抗显然是毫无希望的,那样只会激起男人们的虐待欲,她只能献出身体来平息男人们的欲火。

  於是,妻深深地吸了口气,便不再挣扎,任由那些男人在她如花似玉的娇躯上胡作非为。

  那两个男人一边揉着小织乳房,一边用手套弄着阴茎,而亚伟则操得越来越快,连续抽插了十几分钟都没停过,大概阴茎在阴道里塞得太满了,当它在阴道里抽送时,里面的淫水都给挤出来,每捅进一下,淫水就往外喷出一股。

  妻全身在打颤,毛孔都起了疙瘩,香汗直流,显然,她尝到了一种从来都没试过的特殊滋味。她的双腿开始越张越大,嘴里也开始呻吟起来。这时,一个男人趁机把肉棒插进了她口中。

  现在,妻上下两个洞口都没空闲:腿中间的小洞被进出不休的阴茎插得水花飞溅,卜卜发响。上面的小嘴则要衔着阴茎吞吞吐吐,两块脸皮在阴茎插尽时鼓起来,抽出时凹进去,起伏不停。口水流出也没法咽回,只能顺着口边一直淌到地面。

  阴茎蘸满了唾沫,冒起的青筋在月光的反照下,湿濡得闪闪发亮。两个乳房被不断搓圆按扁,荡漾起伏,奶头被摸捏得红胀发硬。

  接着,又一个男人见了便忍不住对着小织的一对乳房大打手枪,并把精液射在她的乳房、乳沟上,而小织口中的肉棒这时也尽量地深入,直抵住她的喉咙发射了,由於太深入,所以她只能把精液吞下去,其中一些还从她的口角流了出来。

  这是她第一次吞男人的精液,以前我叫了很多次了她也不肯。

  我看见妻身体开始颤抖,双腿张到了极致,让亚伟可以更深入大力地攻击她的耻部。看来她的阴道已经渐渐适应了亚伟这条特长的阴茎,嫩皮紧紧包裹着整根阳具,合成一体。跟着妻全身痉挛,我知道她已经达到了高潮。

  亚伟这时正干得性起,见妻的反应如此激烈,更加卖劲,见她的大腿越张越开,便把阴茎越插越深,下下送尽,好像是恨不得把两颗卵蛋也一并挤进去。后来,他索性将她两只小腿提起,搁上自己肩膊,让她屁股离地几寸,挺着下体,他双手撑在妻腋下,两腿后蹬,俯下的上身将她两条大腿压低得几乎贴到乳房,然后屁股像波浪一样上下起伏,棍棍到肉地把她阴户干得“啪!啪!”作响。

  在他这样又抽插了二三百次后,妻第二次达到了高潮,两只又白又嫩的修长大腿,高高地蹬得既直又硬,亚伟每插一下,小织双腿就抖一抖,嘴里一边呻吟,屁股还一边向上挺动着,有节奏地伴着他的进攻在迎送。

  亚伟这时双腿蹬得直直的,还伴随着轻微的颤抖,相信是正在享受着小织高潮时阴户抽搐而引发的一连串收缩。

  不知是不是受到小织阴户抽搐引起的吸啜感刺激,他竟一起和她同时颤抖起来,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速度也越抽越快,看起来终於是要发射了。妻这才突然想起她没有避孕,因为平时她都是要我用套子的。

  妻对亚伟说;“不要……啊……放过我……,不要射在里面啊,我没有避,要是射在里面,我会大肚子的。不要啊!”

  亚伟说:“哈哈,你里面的肉瓣裹着我阴茎又压又夹,弄得我直打哆嗦,本想再多插一会的,却怎麽样也忍不住,精液硬是给你挤了出来。如果你肚子大了,就当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吧。”

  说着,他不顾妻的哀求,用力抵住她的下身,抽送变得慢而有力,每挺尽一下,便打一个哆嗦,相信每一下抽搐,便代表他在阴道里面射出一股精液,连续抽搐了七、八下才精疲力尽地停下,喘着粗气,但耻骨依然用劲抵着妻的阴户,让仍未软化的阴茎像个塞子一样堵着阴道,不舍得将它拔出来,直至阴茎越缩越小,方依依不舍地把她双脚放低。

  事后,妻说亚伟差不多射了有半分钟,量之多令人难以想像。而且因为亚伟的粗棒加上妻紧窄的阴道,令精液根本无法渗出来,反而全部流进了她的子宫。

  当亚伟离开她的身体时,因为妻的阴道口弹性十足,他的阳具一退出,妻的肉洞口马上紧紧闭合了,没有一滴精液漏出来。

  妻对亚伟说:“你……好多啊,射得我又热又涨,我觉得一定是要怀孕了。”

  亚伟轻浮地说:“既然你已经被我搞大了肚子,那你就是我的人了。你可是弹力充沛,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炮架子哟,得好好服侍我的弟兄们啊。”

  妻的回答让我吓了一大跳,她说:“反正我已经被你干过了,现在里面又全是你的精液,那还有什麽好说的呢。既然我已经接受了,不如就放开怀抱和你们玩个痛快!其实我也很享受你刚才射在我里面的那种快感,现在他们想怎麽干就尽管来吧。”

  亚伟听罢趁势抓住她的双腿,高高举起,用力扳开,将妻的阴户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众人面前,现在那儿正因为刚才激烈的性交而充血,两片大阴唇外翻,小阴唇也因颤抖蠕蠕而动,阴道口隐约可见,而阴毛则散乱不堪,点缀着亮晶晶的淫水。

  只听亚伟告诉在场的所有人说妻的阴户很有弹性,感觉非常好。他对那三个还没有发泄过的男人说:“怎麽样?不错的货色吧!你们还等什麽,还不快来招呼你们已经有身孕的亚嫂。你们可要好好对待你们亚嫂这副有弹性的肉体哟,若不好好运用那岂不是浪费了。”

  三人飞快地把妻按倒在地上,妻这时很合作地顺势平躺了下来,两条粉白细嫩的腿也主动地大大的张开。

  接下来,三个男人开始轮流用肉棒去奸淫妻那已经被亚伟插得浪汁横溢销魂洞眼。

  由於阴道刚才已经被亚伟干过,加上她又流出了很多淫水,便使他们很容易就插进了她体内抽动起来,而妻此时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正在被轮奸,反而完全投入地和他们交媾,那蛇般的身驱配合男人们的节奏持续扭动着,彷佛是要腾出更多的空间给他们去大展身手。就算我和她在床上干,也从来没见过她有这麽淫荡、这麽骚浪!

  三支粗壮坚挺的阴茎轮流依次插入妻的阴道,每抽送百十次换就另一个人。

  看着妻毫无保留地把她身体上最隐秘的那个部位奉献出来供这些流氓们淫弄,我不禁瞠目结舌。妻性格虽然活泼开朗,但在男女问题上则谨小慎微,与我相处的过程中,始终小心的保持着界限。

  从我第一次约她,到第一次与她接吻,整整经历了一个月。我们恋爱了相近一年,直到婚后才有了第一次性爱。妻的身体原本是我熟悉的,但此刻却让我觉得很陌生,无法将心中纯洁得近乎神化的她与如此丰满的肉体和膨胀的肉欲相连接起来。

  我的心脏跳动频率这时已加快到了极限,整个人迷迷糊糊,想不到亲眼看着小织在我面前受到别人奸淫会有这样的反应。我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窥淫欲,看着妻同别人做爱,比自己干更让我感到兴奋,而妻似乎已完全沉溺於情欲之中,脸上一付陶醉在做爱中的表情。汗珠不断从身上渗出,一颗颗凝结在她鼻头,黏上了她的鬓发。

  虽然黑暗的场合我看不清她的阴户被那三个男的抽插得如何淫水横流,但是发出的声音却可以告诉我,她的确是正在爽得不可开交,传到我耳朵的是毫无间断的性器官磨擦而发出的“吱唧、吱唧”交响,听起来就好像几个人赤着脚在烂泥上奔走的声音,又像洗澡时香皂沫与皮肤揩磨的音韵,听得我更加耳红脸热,居然连鸡巴也不知不觉勃硬了起来。

  等他们三人都干完以后,妻已经不知道有过了多少次的高潮,整个人躺在地上不住地喘气。不过,她的脸上也流露出狂欢之后的满足。男女性器官交接的位置遗下了一滩滩晶莹透亮的浅白液体,精液与淫水尽混作一团,也辨不清是谁的分泌。

  这时,又有一个已经射过精的男人又扑到小织身上开始干起来,而另一个则把妻的一对乳房挤成一道深深的乳沟来夹他的阳具。妻一对美丽的乳房被他捏得变了形,等他射出来的时候,妻的面部被射了个正着……接下来,那些男人又对小织进行了第二轮次的轮奸。六男一女缠搅在一起,进行着淫乱不堪的群交,一个又一个的男人交替地在妻身上寻欢,一个人发泄后,另一个人马上又填补上去,尽情地分享着妻为他们提供的性快感,连空气中都充满了精液的气息。

  此时,小织已经是活脱脱的一个性交工具,她的唯一任务就是用自己的性器官取悦并满足每一个男人的最下流的欲望,让他们在她身体的里面射精,射精,再射精。每个男人跟她发生关系只是为了自己射精时那一瞬间的快感,或许还有奸污一个女人的满足感和虚荣心。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小织赤裸的身体看起来活象一只削干净皮的梨,白白嫩嫩,水分充足,任凭在场的男人你一口我一口轮流品尝。而她的妙处在於越尝水分越多,越尝越丰满。

  只见她的身体一时左摇右摆,一时发抖打颤,像一头在被人随意宰割的小羔羊,让男人们把一根又一根粗硬的大阴茎插入她的滋润的肉洞里。一股股淫水伴着一下下颤抖往外泄出,牙关紧紧地咬着,但又不断颤叩,嘴唇也几乎给咬得流出血来,只听见她一次又一次地大喊:“我又……又……又来了!”,然后便搂着身上的男人抖个不停。宁静的夜里只听到肉体交撞发出一连串“辟啪”“辟啪”的声响,良久不停。

  轮到亚伟再搞她时,妻对亚伟说:“让我来服侍你吧。”说着,她主动跪在地上,先用双乳夹他的肉棒,然后又为他口交。

  当亚伟的肉棒再次插到她的阴道里时,她的高潮又来了,口中浪叫道:“啊,啊……,不要停啊,用力,不要怕我受不了啊。”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亚伟完全压在了妻身上,开始加劲十足地剧烈冲刺着,每次抽出时他都抽到只把龟头留在阴道的状态,插入时就把若长的肉棍整条塞进,而且还把小腹贴在妻的耻部上压一压,使得她的耻部每受到撞击都发生抖动变形。面对着已经被他们折磨了半夜的妻,毫无怜香惜玉之意,只是用尽吃奶的气力疯狂地抽插。

  妻身上香汗淋漓。她双手抱着他脖子,两腿环绕在他屁股后面,身体不断颤抖,一次又一次地抬起她的臀部,让亚伟硬直的肉棍儿直插进她粉腿交叉处的肉洞里。她还把双脚缠绕在亚伟背后,把他夹在她双腿间,努力的交缠斯磨着:“现在感觉怎麽样?你喜欢这样吗?”

  “我喜欢!喔!好极了!喔!太好了!”亚伟说道,“你吸得我好舒服哟,你真是一位天生的干家!”

  妻受到鼓励,益发有节奏性地地配合着他的动作把耻部一挺一挺地向他迎凑,她的阴道里又开始分泌出大量的爱液,使得俩人的器官交合时发出了“卜滋”“卜滋”的声响。

  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性交渐渐进入如火如荼的忘我境界。只见两条肉虫交缠一团,如胶似漆,两个性器宫互相碰撞,发出拍掌般的声响。

  小织的淫水比前更多,除了把俩人的阴毛沾得湿透,还流到地上,反映着月光,晶莹一片。

  “你真行,居然可以做这麽久。”妻说。

  “是啊!”亚伟用力抽送着说:“我可以干你整日!”

  “你要日多久就多久,尽管日吧。”妻说。

  “好的!再用力点!”亚伟说道。

  妻照他的吩咐作着,此时抽送得更强烈,阴道里涌出的爱液使得性器间交合时所发出“卜滋”“卜滋”声更响了。

  激烈的作爱过程中,两人还不时互相给予热吻。

  “啊!我快出来了!啊!干爽一点!”亚伟叫道。

  “射吧!就射在里面吧!尽情地射在我里面吧。”妻说着下身摇得更厉害,起劲的让他的肉棒在她的肉体里急促活动着。

  妻双腿使劲紧夹住他,同时小腹紧紧地贴住他。亚伟如歇思底里抓着她的秀发,下腹用力撞击着她的躯体。一股股生命泉源狂野地射向她体内深处,再次一注一注地烫浇着她。

  一时间,万籁无声,地下两具赤裸的男女搂拥一团,像一尊石做的雕塑,一动也不动,只有粗粗的呼吸令身体上下起伏才晓得是活人。

  男女两个性器官交接的位置遗下了一大滩晶莹透亮的浅白液体,精液与淫水尽混作一团,也辨不清是谁的分泌。

  完事后,妻仍然亲密地以双腿夹住亚伟,用阴道紧紧地套住他的阳具,不让他从她的肉洞里抽出来,同时双乳紧贴着他胸部,说道:“不要拔出来,让我再享受一下你的大阳具吧。”

  其他得到充分性满足的男人们这时开始穿衣服,准备离开,亚伟直等到阴茎缩小被小织的阴道挤了出外面才依依不舍地抽身而起,他对我说:“你的女人真是个天生的干家,她的身体构造虽然娇柔,可是下半身却能迎接男人的很重的攻击。或许她身上有的地方明天会痛,但很快会恢复的。今天我们兄弟都乐了,就算是召妓也不能操得这麽痛快,见你春心动,就还给你继续享受吧。”

  接着,一帮发泄完了性欲后的男人抽身而去了,遭到六个男人十多次轮奸后的妻,被蹂躏得如雨后梨花般软摊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我看见她两片小阴唇已被插得红肿起来,像一朵开残的玫瑰,花瓣四张。本来雪白粉嫩的乳房,变成一块青,一块紫,还布满一道道被抓得呈深红色的指痕。

  等他们离开后,我走到妻的身边。妻仍然迷迷糊糊的僵直着娇躯,保持着性交时那样的姿势,只不过每隔十多秒,便抖颤几下,好像在消化着还没完全退却的无数高潮,雪白的身躯因为高潮的余韵而泛着淫靡的桃红色。

  我低头朝她阴户瞄了瞄她两条赤裸的大腿尽处,只见她的阴户又红又肿,由於长久撑开,一时还收拢不合,只能一张一张不时地抽搐,透过那饱含着乳白色精液肉洞口还可以看见里面瘀红皱皱的阴道壁肉。

  我一如平时待她一样,拿出纸巾替她揩抹干净沾满淫液浪汁的器官,同时趁机摸了摸她的阴户。妻的阴户已经麻木,对我手指的插入也没有反应,她的阴道比已经变松了很多,平常我只能插进一根手指,但是今天我可以把四根手指全插进去,并且我的手上都是男人的精液。

  男人们射出的大量精液令小织的阴道盛得满满的,加上长时间性交,又流出极多的淫水,此刻便随着她的每一下间歇性抽搐,从阴道口一股一股地喷出来,渐渐在地上淌成一行长长的水流,地上遗下一滩滩花斑斑的秽迹,叫人联想起不久前这里发生过的激烈战况。

  妻告诉我不要报警,因为这事传出去太丢人了,她不想把事情搞大,要是我接受不了的话可以分手。

  我觉得自己无话可说,毕竟她是在我面前让人奸淫了,我也没有尽到保护好她的责任。

  我曾经以为在这事以后妻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不需要性爱,没想到仅仅过了几天我们就又开始作爱了,并且还是她首先提出的。我当时很担心她那漂亮的阴户是不是已经被那些粗大的肉棒搞坏了,感觉会不如从前好。

  没想到的是仅仅只过了这麽几天,她的阴户就已经迅速恢复了原来的松紧度,那肉洞仍然还是紧紧的,整个阴道弹性良好,狭紧感极佳,就好像什麽事也没有发生似的。怪不得亚伟说她的身体充满了弹性,使得我也不由地在心里暗暗地惊叹她身体的承受能力。

  在妻被轮奸的两星期后,她的月经非常准时地如期而来,使得我长舒了一口气。我曾经非常担心她如果在被这麽多人轮奸过后怀上孕的话,那会连胎儿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妻自己当然更高兴,她对我说那晚后她别的都没觉得也没有什麽,只是非常担心会怀孕,现在终於完全放心了。

  我问她:“被有那麽多人轮奸过也没有什麽吗?”

  没想到妻说了一句让我魂飞魄散的话:“其实只要没别的人知道,而你又不在意的话,那我就是被再多的人轮奸又有什麽关系?”

  我听了呆若木鸡。

  现在已经过了半年了,我们到现在仍然保持着正是宾性爱关系。更让我惊奇的是我感觉妻原本娇嫩的身体竟然一下子就变得成熟性感起来。另外,妻在性事上也已经变得开放了许多,连她自己都说她现在已经看透了人生,再没有以前那样害羞了。

  现在,她甚至可以一边和我作爱,一边毫不难为情地和我讨论她被轮奸中的过程,这使得我可以一边回想当时那刺激的场面,一边享受她紧密滋润的肉洞吐纳我的下体,真是难以形容其中的妙处。

  不管怎麽说,那一天晚上的事让她变得性感起来,也使得我们之间有了更多的性趣。

   【完】
------------------------
TOP Posted:2017-08-07 11:16 | 回樓主
ankn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8182
威望: 831 點
金錢: 4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4-05-23


很刺激,谢谢分享。
TOP Posted:2017-08-07 12:04 | 回1樓
黑色不会幽默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3756
威望: 376 點
金錢: 16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5-01-12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7-08-07 13:45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