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阿兵哥艳遇录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阿兵哥艳遇录
xianjianlin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5924
威望: 830 點
金錢: 51 USD
貢獻: 812 點
註冊: 2011-06-06


阿兵哥艳遇录



排版混亂  重新分行分段
By:Diss
  第一集

  第一章 遭遇美女警花

  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繁华似锦,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我漫无目的地混走在人群中。嘴里哼着前几年流行的一首歌:有时间的时候没有钱,有钱的时候没时间,我想去桂林啊……靠,我现在有的是时间,就是没有钱,小日子TNND的真没什么意思,最多发发牢骚,我连愤青的资本都没有。人家有才,能滔滔不绝,我是两手空空,脑袋空空。

  复员回来两三个月了,至今没有着落。在家害怕父母的唠叨声,那感觉绝对是几百只苍蝇在耳边飞。我有胳膊有腿,还怕没饭吃?

  人才市场是进不了的,那地方大专学历也只能混个热脸贴个冷屁股。就我这高中学历?在消防队混了三年,耐力倒是足够,劳动市场还差不多。

  就去劳动市场看看吧,省得回家无言以对。经过湘江路派出所门口,看见围着许多人在看公告,我也上去凑个热闹吧,三步两下大大咧咧一看:派出所招临时工,采集二代身份证照片。这年月,派出所也招临时工?细看招工条件:高中学历,本市户口,男女不限,参军退伍的优先……倒是挺符合的,临时工就临时工吧,凑合着先做起来,好歹回家有个交待。

  填表的人真多,我也挨上前去,还好身材高大,不一会儿就凑到了最前头。发表格的妹妹竟是一个年轻警花,“哇赛。”我眼前一亮,嘴里不自觉的吹起了口哨。

  听到口哨声,她抬起头朝人群里张望,但眼里分明带着一丝烦燥,瞥了我一眼,又继续工作。我乘机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看个清楚:白晰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尤其是长长的睫毛密密的覆盖在眼睛上,真是逗人心弦。身材匀称,淡蓝色的制服掩饰不了玲珑的曲线。我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美女,不管不顾身后的叫嚷声,脖子再伸长,凑到她胸前看清了她的警号:246899.嘿嘿,就冲这个美女警花,我也要去打这份临时工。

  许是我的姿势与眼神令她有所感觉,她很快抬起头,朝我瞪了一眼,说道:“不报名的请让开。”

  “我报名啊,”我身子一挺,机灵的从她手里抽出一份表格,就挤出人群。乖乖,再赖在那里看人,估计被她看成小流氓了,见好就收吧。

  表格的内容与其它部门的招工表都一样,无非是姓名,家庭,社会关系,背景,联系方式等老套的东西。麻利的填好表,我就又挤上前去交给99.(还不知道她的姓名,就只好叫她99了。)

  这回她倒是一愣,抬头说:“看不出,动作倒是挺快的。”

  “嘿嘿,消防员出身,能不快嘛。”冲她一笑。

  “好吧,我们会尽快答复的。一个星期没有通知,就是不合格。”她重复着刚才对别人讲的话。

  “我这么优秀,哪会不合格?”自言自语道,美女当前,好表现的毛病就显出来了。

  她没想到我会接茬,又看了我一眼,脸蛋好象莫名其妙红了一红,可我没来得及看清楚,已经被后面的人挤了出来。

  算了,也不急在一时。在部队时的自信又回到了我身上。正想着接下来该到哪里去,手机响了。

  “老班你在哪里瞎晃呢?晚上过来吧,天上人间迪厅。”我还没得及“喂”对方就已在电话那边喋喋不休,“知道了,挂了啊。”我立马就挂了电话。心想,倒底是高干子弟,整天不是迪听就是酒吧,高消费。来电话的是我的战友吴骏。他老爸是市地税局副局长,有钱有势。偏生个儿子少心眼,整天跟着别人瞎混,才送到消防队锻炼改造。其实吴骏本质却不坏,够义气,没有纨绔子弟的种种劣迹,充其量和我一样喜欢看看美女,因为在部队里没少罩他,这小子倒是有情有意,复员了还天天跟我蹭在一起。

  天色刚暗下来我就打的过去。天上人间迪厅位于市中心,在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新迪厅之后还能长盛不衰,的确有它独特的一面。不管什么季节,这里天天爆满,尤其在晚上十一点以后。现在才傍晚六点左右,人还不算太多,绕过大大小小的几个舞池,我轻而易举就找到了靠在吧台边的吴骏。一看我出现,吴骏立刻迎了上来:“老班长,才来。等你半天了,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说完,就拉着我坐到吧台旁。

  “这就是我的老班长方伟平,这几位都是我的赤膊小兄弟。”吴骏指着坐在吧台上的几个介绍道。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倒是可以看清脸面,反正不是女人,不用看那么仔细,男人都差不多。满脸络腮胡子的是高强,在电脑公司搞程序,长得有点象保镖。还有两个也都和我一样人高马大,都在一米八以上,一个叫常平,在公安局后勤装备科做会计,另一个叫戴浩,交通局路政处的,年纪都相仿。三个人见了我,倒是很热情,立马倒酒,“方哥,常常听骏子提起你,消防队的老大,厉害。”一听这,我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别听他瞎吹,混的。”“老班,别啊。你确实比我们几个能耐啊。”几杯酒下肚,骏子脸红得象根腊肠似的,不断的讲我们部队上那点破事,牛逼哄哄的。

  “走,几个都去那边显掰显掰。”几杯酒下肚,瞎聊了一阵,几个人都已经混熟,一看舞池里人头撺动,也就哄闹了起来。

  台上,迪听小姐辣舞连连,三点式的装扮,分外妖娆。台下的人群都跟着节奏狠劲的扭着屁股,扭着腰。还有的闭着眼晃着头,一副陶醉相。一曲下来,我口渴的厉害,跟他们打了下招呼,就径自回到吧台坐下。

  周围的人群都注视着厅台的热舞表演,昏黄的灯光下男男女女都燥动着。说实在的,我并不是很喜欢这种场合,只是在无聊或郁闷时发泄一下而已。不过骏子却很喜欢,在舞池里不断的扭动着开始发胖的身躯。不时向我挤眉弄眼,十足一个狗熊样。几杯百威下肚,身体也开始燥动起来,不再口渴的厉害,我决定再去跟骏子飙一飙。

  朝着吴骏扭动的地方走去,迪厅的音乐开始歇斯底里起来,DJ也跟着发骚似得大喊:舞动起来吧,扭动你的屁股。

  第二章 狂野的小野猫

  池内的人群顿时热血沸腾。张牙舞爪的人群都在震动,哪还看得到骏子那帮小子的身影。我边摇晃着边瞥着身边的时髦女郎,个个象水蛇精。脚丫子突然被人踩了一下,身边一个娇小的女人向我身体倒过来。我吓了一跳,用肘支起她的身体,保持一下距离,脑子里却希望她再倒下来一点,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两只呼之欲出的乳房被黑色吊带衫捆绑着,深深的乳沟在我眼前白得发亮。倒过来时,整个胸部贴着我的胸口,性感小野猫,我对她的第一评价。体内升腾起一股热流,我一下子有了反应。

  她却依旧扶着我的身体闭着眼睛狂扭。一点不知收敛。明艳的小脸,红艳的嘴唇,使劲在我眼前晃啊晃。妈的,再不走我方伟平也不是吃素的,二十四的年纪哪受得了这样的诱惑,该死的女人。

  身体不由自主跟着她剧烈扭动起来,就在我进入状态的时候,她却突然睁开眼,紧皱了一下眉,身体僵在那里,一双小手紧紧捂着胸口,不停的喘息。靠,不会是吃那玩意的吧?我的第一反应,脑子立刻清醒起来。按照电视里的情节,一般那玩意发作时都是这样,接下去她该抖抖嗦嗦的跑进厕所,吃点东西,再回来继续亢奋。我冷眼看着她,下意识将身体向空的地方挪了一下。她却怔在那里只顾大口的喘息,眉头皱得更紧。什么人?这样子还出来疯?

  算我倒霉,看她难受的样子有点于心不忍,半抱半扶着将她拉到吧台旁边,要了一杯绿茶放在她眼前。她深深喘了几口后,从牛仔短裤的后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张开小嘴,对着喉咙喷了几下,终于恢复了镇定。黑暗中好象看她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清亮的大眼睛对我忽闪了几下,又拿起绿茶,咯咯笑了几下,拉起我又向舞池中走去。

  唉,这年月真是什么人都有。我不禁摇了下头,今天倒是碰上两个美女,性格却迥然不同。这会儿我突然想起了那个99,真是邪了门。

  我跟着这位小野猫瞎扭了几曲,就败下阵来,实在敌不过这小妞,乘着混乱又回到吧台。这时候骏子和其他三个也汗流浃背的回到了吧台。

  “真是个减肥的好运动。”骏子大口喝着脾酒对我嚷。这小子爱玩就爱玩呗,找什么借口,我嘿嘿干笑了几声,想起老爸老妈的唠叨,再也没兴趣待下去,就想离身告别。

  正好骏子手机震动了几下,一看是他家老爷子找他,看看酒也喝的差不多了,舞也扭够了,几个就一起离开天上人间。

  比起里面的震耳欲聋,大街上倒显得清静了许多。白天里的川流不息已经让灯红酒绿替代。

  一一道别,拒绝了吴骏几个送我回家,看着他们的老桑绝尘而去,我理了理昏乱的思绪,决定踱步回家,反正这里离家里也不算远,大约二十几分钟的路。

  仲秋的夜风吹上来倒是相当的惬意。酒也差不多完全醒了。这样一个人走夜路,很自在,却好象少了点什么。正在胡思乱想之际,一阵急速的刹车声在身边骤然响起,吓了我一跳。

  回过身一看,一辆火红色的宝马跑车停在我身边。窗玻璃快速摇了下来,探出一张娇艳无比的脸蛋:“嗨,帅气哥哥,刚才谢谢你哦。”定睛一看,正是刚才迪厅里碰上的那位小野猫。这个小疯子,嘴上却应承着:“不用客气,我没做什么。”继续走我的路,有钱人家的女孩都够辣够拽,还是躲开的好。

  “咦,怎么爱理不理啊?帅哥就是拽啊。”小嘴一撅,嗔怒之意全写在脸上。真是猪八戒倒打一耙。“不是啊,天晚了,该早点回家,你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我打算速战速决。

  “呵呵,天色晚了,该回家了。”她却索性捏着鼻子,拉长声调学着我的话。接下去就是大笑,花枝乱颤。

  被她那么一笑,我一下子红了脸。靠,还没在女人面前那么窘过。我板一下脸,朝她瞪了一眼,“女孩子家家,本来不该乱跑的。”

  她听我冷不防这么一句,脸也一下子红了起来,嘟了一下小嘴,冲我嚷道:“迂头!好心谢你倒谢错了。本来今天我失恋挺没趣的,现在发现原来挺有趣的。”说完,又自顾自的笑了一下,脸上两个深深的酒窝。“好吧,早点回去,我叫李懿星。迂头。”留下一屁股烟尘,飞车而去。

  不明不白就叫上了什么“迂头”。随她吧,反正看来是个惹不起的小丫头,不过倒也风风火火。暗自骂了一句,我步行回家了。

  早上睡得正朦朦胧胧,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了。懒懒的接电话:“喂,哪位?”

  “我湘江路派出所的,你是方伟平吗?”一个甜美的女中音,眼前突然一亮,该不会是那个99吧?

  “嗯,我是方伟平,请讲,”我一下子振奋了精神,倒不在乎什么临时工,是……

  “我们单位看了你的个人简历,觉得你还不错,通知你后天早上八点到湘江路派出所来面试一下。”

  “嗯,知道了。”挂断了电话,自我感觉还不错,部队出来的,能差到哪?哼着小曲照了下镜子,这小子要模样有模样,要机灵有机灵,嘿嘿。

  老妈听到我哼哼声,奇怪的看了我几眼,怕她太唐僧,安静下来为好。装模作样,拿了本书往外走。其实哪有心情看书啊,也就散步一下而已,不过手里拿了本书确实有点傻哩叭叽的。

  刚在小区的花园里坐定,吴骏那小子就打电话来了,这回是在半岛湾咖啡厅,比起天上人间那地方,高雅清静多了。反正乘现在有的是时间,泡咖厅就泡吧。

  赶到咖啡厅,骏子和常平、高强、戴浩几个都在。这一次自然比上次要熟络得多。

  吴骏这小子今天倒是一点严肃,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怎么啦,这么沉重?”我打趣道。

  “老班,我们想合伙搞个三产,弄点生意做做。”

  “好啊,你小子挺上进的。”我捶了他一拳,“好事啊,我还以为什么严重的事,搞得死气沉沉的。”

  常平在边上眨吧眨吧小眼睛开口了,“方哥,我们想拉你一起入伙,骏子说你在部队贼机灵,经济头脑特棒。考虑一下如何?”

  一听这话,我连忙摆摆手,“不行,你们做吧,我最多帮你们参谋参谋提个意见啥的。”并非我不想入伙,可也要有实力吧。我的家庭不象骏子他们家,有一个有权的老爸,也不象常平他们几个有点背景,有一份稳定且不赖的工作,我方伟平啥都没有。光机灵顶个屁用!老爸在医药公司中药材仓库理理货,老妈则下岗待业几年了,平时打打临时工而已。要做生意,也要等我有了一点资本再干。不过不知要等上几年或者十几年。

  吴骏一听我的话,瞪着牛眼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借你钱,行不?”他对我家可是知根知底。“兄弟,知道你小子够义气。不过,我目前确实还没这个打算。”骏子的话的确中听,可我更希望自己有朝一日有了实力才合伙。

  四人一听我态度很坚决,就不再坚持。切入正题,谈投资的事。我说:“既然哥几个看得起我,我就纸上谈兵几个,你考虑一下。第一,饮食业。江川市(属县级市,但这两年外资企业、合资企业一下子猛增,GDP位于全国各县级市的榜首)这地方,足够高档的饭店没几家,投资一个高档的餐厅一定可以;第二,大型的超市。江川市目前除了一个中型的大润发,没有更大更方便的大型超市,每到周末,超市里人头挤挤,异常火爆;第三,高档的休闲浴场。江川市这么多的老板企业家,平时谈个生意谈个业务,都喜欢往这种地方钻。第四……”四个人听得精精有味,不住的点头。

  聊了整整一下午,直讲得我口沫横飞,临晚饭时吴骏及众位兄弟还是不放过我,拉着我一起到小饭馆吃饭。

  席间,免不了又灌了不少酒,吴骏几个更是醉眼朦胧。兴头上,吴骏忍不住又说道:“老班,日后兄弟们搞实业,你不参股可以,到时候非要来挂个职。”常平几个也频频点头。看来真是不好推辞职他们,这事暂且搁下。


[ 此貼被xianjianlin在2017-08-05 13:49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17-08-05 00:05 | 回樓主
勤劳的王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26
威望: 13 點
金錢: 126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7-23


1024
TOP Posted:2017-08-05 00:40 | 回1樓
柴门闻犬吠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382
威望: 39 點
金錢: 186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4-02


1024
TOP Posted:2017-08-05 04:57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