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坠向深圈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坠向深圈
PolarBear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5
威望: 3 點
金錢: 24 USD
貢獻: 72 點
註冊: 2013-12-19


坠向深圈



                  前言

                    跟cl结识熟知1024也有两年的光景了,也就是大三那年——宿舍里的大姐是个直性子,姑娘们也早已抛弃“油盐不进”的那个年代所带来的拘谨与惶恐,取而代之的是对那份或懵懂或清晰的美妙滋味的期望或者已经躬身亲历了,于是逛论坛看情色电影,随不能大摇大摆的放在桌面上到处宣扬,但是大姐关上舍门后的一声提议,也纷纷得到种姐妹的兴奋支持或默默许可。

                    当然大姐也不是没有任何分寸的人,直性子的她早已和师范里为数不多屈指可数的男生混得称兄道弟,于是变于某次酒后从一哥们神神秘秘的遮掩下获得了cl的“通行证”。于是如获至宝。但前面也说过,直性子的大姐在高中时期据说也是这般如此,和一班混小子混的风生水起,也并非未接触过这一类“知识”,知识觉得那一帮男生看的岛国av太过于露骨以至恶心且不尊重女性,于是也就作罢。但是通过cl经过删选后,发现所谓av竟也有如此唯美的一部分,便惊为天人,所以才有前一出关门召集种姐妹共欣赏已然存在于大姐笔记本中的“美色”一事。

                    依稀记得片名叫Sex on the Teach,片中的大叔成熟体贴,片中的萝莉青春烂漫,随着自然的潮涨潮落而变换着不同的体位,最后夕阳的余晖落在两人的身上真可称得上是于自然交融为一了——大家竟不约而同的由开始的兴奋紧张期待而或大声或小声交谈着自己的看法变得安静的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得见——这都是看得入了痴了~突然被老三一声:“好想和他做一场啊!”的惊叹中缓过神来,纷纷笑骂她花痴,已经在学校里换过校内校外的数不清男友的老四露骨的嗔怪她到:“你这一声喊都吓死我了!你这个圣母婊真是双重标准玩得6啊,平常还总说我朝三暮四,你这么也发春儿了么~~~~~~你不是有男朋友么!”


                    老三也不怪她,本来嘛,宿舍的老四也就是最小的一个,家境颇为殷实,父母都从政,还有个大他三岁的哥哥护着,从小便是掌上明珠,热心肠却说话没有分寸,大家发现她的善良热心的本质后也就更纵容她的这种说话没轻没重的脾气,其实都知道她只是在开玩笑,并不往心里去,她和老三的生日只差了不到1个月,自然也就更是无话不谈的密友,她俩之间的所谓对喷,更像是新婚夫妇间的打情骂俏。于是这场由大姐牵头由老三老四的笑骂声中结束的观影,没有丝毫尴尬的收场了。


                    但这场观影,却确使得大家悄然间多在心中激起了阵阵涟漪。在自己褪下脸颊上的潮红晾干额头上的细汗按捺住心中的悸动后,才发现原来男欢女爱可以这样纯粹这样唯美这样充满诗情画意~我们甚至在心里已经心照不宣的原谅了个人自己的男友以至所有看过正在看将来还要看av的男生,如果都是这像片子里演绎的这般精彩生动的话,不仅不会对看av产生任何怨恨,甚至还要像片子里学习了啊~从此之后我们熟知了X-art熟知了Joymini熟知了Sweet Sinner,也就更熟悉了带给我们这些资源的cl社区。                 

                    彼时除了大姐的感情状况尚不明朗之外,我们其余三人的感情都暂且有了归属,而且“玉女”在我们三个之间已然绝迹。老四自然不用多说,老三在和她高中男票分手后在学校里也换了两任男票了。我自己嘛,也在大一那年被学长的真情与呵护打动了,也第一次谈起了恋爱,直至他大四先我两年毕业而去,好聚好散,他也算个君子,说好不在做好结婚打算前碰我的,他也一直遵守他的诺言,以至一同出游晚上同床而息并且在我看到他那里已然支起了小帐篷已然准备好不论结果如何都把第一次给他的时候,他也仍然坚守住了自己自己的底线,也让我在分手后已然保持着对他的一份尊敬一份情愫,把他当哥哥一样已然有任何困惑不解都向他保持着该有的距离地寻求答案或者说寻求一份慰藉,他在我心底,也一直有他该有的位置。但回头想想,还真就不如把第一次给了他,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我在他心中的位置,将会比现在更为深。


                    我也仍然没有像我们的父辈祖辈那样守身如玉直至结婚。大一的小学弟在得知我已然单身的状态时,借着某次成功外联到一笔足以支付我们共同的社团活动经费的威风之余,向我表达了对我的爱慕之情。经不住他的软磨硬泡,也耐不住分手后虽不怨恨却仍失落苦闷独自夜半落泪的沉闷痛苦,再看到虽然姐妹们对我那段时间的安慰与照顾之余依然会回避我到宿舍外和他们的男票卿卿我我后,接受了他的求爱。


                    小学弟并不像学长那般,我俩确认关系后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西餐配红酒玫瑰,加上一场夜场电影后,就早已过了宿舍的关门时间,想想宿舍阿姨的那张苦脸我就叫苦不迭。小学弟也顺水推舟地提议,到学校周边的快捷休息一晚,在我瞪他一眼之后,他马上表示除了抱着我亲吻之外不会有任何的非分之举,与平常绝无两样。

                      我并不是不能接受男欢女爱的鱼水之欢,甚至对其还保留着一份天然的伴着忐忑的期许,只是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推进的也过于迅速,在得到他的保证之后,就顺着红酒的后劲答应了他。在他领着我进到学校不远的锦江之星后,看他熟练的拿走我的身份证开了房间交了押金领了房卡,在前台礼貌却又漠然的神态注视下,让他牵着我的走进了电梯走进走廊拿走进我们开的房间。


                      一进门后他就迫不及待得把我按到墙面的更衣镜上,接着我便感受到了与平日里完全不同的热情的亲吻,我有些惊恐,使劲推了推他,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平常天天打球的学弟的对手,他似乎是怕我背受了凉将他结实的右臂环在我的背后,使我的背与凉凉的的镜面之间有了一层保护,但却将胸腔仅仅压住我的身体,使我别说推开他,就是连动也动弹不得。他的唇紧紧贴在我的唇上面,对我的抗据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我在他的环抱中不知所粗,任由两双唇紧紧贴在一起。渐渐的,我似乎闻到一丝莫名的气息,是学弟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男生独有的汗液的味道,并不让人讨厌,甚至有一分沉迷,再加上唇齿间残留的红酒的香气,看着学弟炽热的眼神,看着他应有7分以上的颜,感受到他结实的身体紧紧将我箍住,竟觉得身体里慢慢升腾起一分悸动一分沉醉,反抗他的意思也已当然无存,牙关也不再禁闭。


                      学弟敏锐的觉察到了我的变化,于是没有丝毫犹豫放过这个机会,他的舌撬开了我的牙关,肆无忌惮的闯进来,我又一次开始了不知所措,由着他的舌头横冲直撞,急切的寻找我的舌头,终于让它逮到了。不得不说他的吻技很好,在他坚毅的进攻中我节节败退,身子像被抽走了魂魄一般软在他的怀里,也对他的进攻回应起来,我的舌也不在躲避,终于迎了上去,两条赤裸裸的舌头像被海峡拦截了半辈子未见的亲人般抱在一起,互相诉说起这么长时间未见的衷肠。


                      他的手臂终于不像之前那样紧张,因为我已经不是被他按在镜面上而是像瘫软在他的怀里一般,他只需将我扶稳便好,这也正好为他腾出双手,一边继续嘴对嘴的探索,一边将我的开衫脱下顺手放到一边。他的手终于在这时露出了马脚,已经不在满足于环在我的腰间,而是偷偷向下试探着我的臀。


                      他小心翼翼的动作却使我一下子惊醒过来,急忙趁他不在紧抱我而拨开他的向下试探的手,他一下子有点不好意思起来,灿然解释到他是情非得已。我走到床边尽量保持平静地说今晚我要睡窗这边,你睡那边。他急忙说好。接下来就是一段尴尬的沉默,他先说到,那学姐你先洗个澡吧,我去门外等。看着他诚恳的样子和带出的歉意,我又有些愧疚,担心自己刚才的反应有些唐突有些冒失,便顺水推舟说了声好,看着他明显不舍得走出房门后,我的心里又一次被歉意填满,心想学弟也许也是像学长那样一般,只不过酒后可能有些急不可耐,想着这些便走进卫生间去洗澡,胡乱冲洗了一下也没洗头发便赶紧换好衣服,开门去叫他。他进来后说学姐你先休息吧,我也洗个澡。


                      在床上躺下后便觉得乏意袭来,一是时间已过了午夜,外面安静得没有一丝杂音,再者即使再是快捷也毕竟是个锦江,比学校里的床板加被褥要舒服许多,加之洗过澡后浑身清爽,便昏沉下去。然而学弟洗澡的速度出奇之快,一会便也躺在床上,半睡半醒之间我感到他的手臂轻轻搭在我的肩头,感到他解释的胸脯也贴了过来,我突然感到一股心安,那是一种在分手之后另结新欢后的心安,一种觉得自己终于不再孤单不在氐惆不再独自叹息垂泪的心安,便想在他的臂弯中沉然睡去也是极好的。


                      然后就感受到了他的吻,先是额头的轻吻,再到面颊,终于到达我的耳垂的时候我不能再安稳睡觉了,他先是吻着我的耳朵,继而伸出舌头轻舐我的耳垂,再然后轻轻向我的耳朵吹气。一阵酥麻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这是我不曾感到到的,向电流般一样迅速而猛烈,不禁一颤,继而感觉小腹升腾起先前那种令人愉悦神往的气息。他见我不再半睡半醒,明亮的眼睛带着笑意盯住我的眼睛,忽得将嘴巴封住了我的嘴巴,远比刚进门时更加坚定更加炽热更加不给我留余地,我接受着迎合着主动着回应着他的深吻,两条舌又交织在了一起,他搭在我肩膀上的右臂较之刚才更加的游刃有余,他把他的手掌落在了我的小腹,轻轻压了压,我感受到了他的力量他的温暖,又感受到了又小腹二期的那股气息愈加的强烈起来,他恰如其时的将他的手在我的身子上游走起来,酥麻的感受又一次由着他的右手从小腹游走到腰间,又有腰间游走到大腿,这种酥麻的感觉让我沉迷不能自拔,更加热烈的与他交换着嘴中的爱液甚至主动出击伸进他的嘴巴去找寻去吮吸他的舌头,探索着让人着迷的广阔天地。


                    就在舌头们开辟新的战场的时候,他的右手自然而然的又大腿侧爱抚到我的臀下,我想违背自己身体的旨意去阻挡,却发现伸出去的手是那样的绵软无力,根本不对他进击的右手造成一丝一毫的困难,明显感受到他的右手更加的坚定了,已不满足与浅尝辄止的爱抚,而是肆无忌惮的在我的屁股上纵横起来,他手上用劲捏了我的屁股一下,那痒痒的感觉便从屁股开始散步全身,使全身都沉浸在那痒痒的折磨人的却又让人急切渴望的感觉中了。


                    右手不再游走,似乎对这片从未触碰过的部分情有独钟,时而一扫而过时而徐徐慢抚时而调皮的用力一捏。我的身子已经由不得自己控制了,各种之前未曾遇到的美妙感受交织到一起已经足够让我分不出神来有所顾及,身子自然而然的扭动起来,似乎是对那调皮的右手的抗议但又更像是让人一眼看穿的欲拒还休。借着月光我分明看到或者感受到学弟脸上扬起一股得意之情,但这种意识只是短暂的一瞥,就又沉浸在叫人沉醉的交织的美妙感受之中去了。


                    他的右手终于从屁股的魅力中解脱了出来,慢慢顺着我的腰间我的小腹一路向上,在他手掌触碰到我的胸的时候,我猛然觉得就是今夜了,今晚是肯定逃不出他的手心了。但绝没有一点讨厌不舒服的感受,他是这样的不骄不躁温柔备至,甚至在想他的手什么时候会来光顾这其他男人不得随随便便触碰的胸部。那种滋味使我完全化在了床上,舌头退回了自己的嘴巴,对他的防备彻底土崩瓦解,他的手掌将我的乳房完全握住,带着胸罩睡觉实在太难受,洗澡的时候就已经将它剥下只换上贴身的薄衫,我感受到了自己的乳房被他揉捏着,鼻子里轻声的哼了出来。


                    那是一种含混的声音,既不是表达厌嫌更不是表达轻蔑,而是一种鼓励一种期盼。学弟更加放纵起来,将我的咪咪变化出各种模样,那感觉不像是我的咪咪在他的手里,更像是我的心被他牢牢攥在手中,他的每一步计划都是算准了我的心思而行动未遇到任何抵抗,他知道即使刚才一进门的时候将我死死按在镜面上上下其手,然后把我抛在床上也会是一样的结果。可是他算准了我的心思,知道以退为进才是更获人心的做法。那晚我完全被他俘获了。


                    他也终于在我的越来越频繁的哼哼声中按捺不下了,不再侧卧在我的身旁,而是起身将他的上衣一把脱下,急不可耐的来解我的衣扣。在他熟练快速的给我宽衣解带的时候,我用自己仅存的一点力气和心智几乎是耳语般轻哼出,这是我的第一次。他立刻说道,这我早就知道,宝贝,我会很温柔的。


                    话还没说罢,衣服的扣子已经到了底,他用双手将余下的几颗扣子一把扯开,我的身子就完完全全的展开在他的面前,借着月色我看到他的眼中闪出一道光来,下一秒他的脸就已经贴到我的肚子上了,我默许又希望他更近一步的态度反倒没让他急于行动,而是用舌头像他的手掌那样甚至比刚才更加耐心地游走起来,先是小腹,在肚脐的周围绕了三圈,又去舔我的腰,弄的我瘙痒难耐,又扭动起来,他倒起了兴致,故意地反复进攻那个区域,使我比刚才更大声的哼哼起来,接着便一口含住了我的乳头,这使我叫了一声,让我发觉需要有意识的去抑制自己的叫声了,因为声音以及大到快接近我们之前看片子里的小萝莉的呻吟。


                    他不管不顾,用舌头在乳头旁边扫上几圈,然后轻轻嘬住小小的乳头含进嘴里,调皮的用牙齿轻轻咬上一下,我又控制不住的叫了一声,不是痛苦反而是欢愉的叫声。他用一只手撑住他的身体,嘴巴在左边的咪咪上耕耘,右手就不闲着,揉捏起右边的咪咪,捏出各种形状,又会捏住小小的乳头轻轻提起,他的嘴巴在右边的咪咪上耕耘的时候,便用手臂撑了身体,左手来把玩左边的咪咪。


                    双乳传来虽不相同但一样让人神往的感觉让我紧紧夹住了双腿,那里有一股洪水就要决堤了,我感觉自己的身子已经要到了决堤的边缘,不光紧紧夹着双腿,双手也紧紧楼主他的头,使他的嘴巴和我的咪咪压得更紧,然后那种要决堤的感受更加剧烈,我就更加紧紧的加注双腿搂紧他的头,一刻也不敢放松。


                    过了一个世纪那般久,他终于做出了下一步的举动,他起身轻松的将我的裤子褪下,又小心翼翼的将我的内裤也摞到脚边,用了些力气扒开紧闭的双腿,鲜嫩的小穴就一览无余了。接下来的行动我并不是没有耳闻,片子里的课本里的手机上的,性知识的传播借助新兴的媒介的力量,使我虽没经历却已了然于胸。可他并没有脱下他的内裤,便又将脸埋在了两腿之间,接着那种酥麻的感觉从大腿的内侧根部传递过来,不如他吮吸乳房那般急烈却比之前的游走强烈有余,我又慢慢轻声哼了起来,他的舌头反复在大腿的两边内侧扫过。
                   

                    就当我沉浸在这较为舒缓的节奏中闭目享受时,最私密的部位却被他的手指按住了,他并不细滑的指肚在我的阴蒂先是按住不动,随而慢慢上下轻轻揉动,我感觉我身体的最后一根稻草压下来了,分开的双腿无法紧闭以抑制那种感觉,它喷薄而出,感觉小腹像卸下了千斤重担,一股涓涓细流缓缓而出,我已经顾不得这种现象是否正常,只觉得脑袋里一阵天旋地转,自己的身子也轻如虹羽飞上天去,双手不自主的死死抓住了床单,双腿拼了命的往外蹬,从喉咙里呜呜咽咽的声音已经充耳不闻,眼前一阵发白后才慢慢感觉七魂六魄慢慢重新飞入我的身子,紧绷的身子也慢慢松弛下来,紧闭的双眼才慢慢打开。看着他微笑的跪在我的分开的双腿之间,好半天才明白过来那是一种胜利的微笑。他又一次将脸埋了下去,这回不是指肚,而是他的舌头,贴在了我已经突起的阴蒂上面,我本想组织可是浑身根本没有一丝丝力气,舌头灵活而准确的找到了阴蒂,慢慢的上下用舌尖挑动,那种要决堤的感受再一次降临,推着舌头的上下翻飞闪转腾挪,我感觉自己的又泄了一次,身子又飞到了空中,脑袋里不在乱糟糟而是一片空白,我已经记不得他用舌头加速的时候自己是怎么喊的了,估计和片子里的,应该已经差不都了。


                        当我再次感受到自己的身子结结实实稳稳当当得躺在床上时,他已经一丝不挂,他还是跪在我的双腿之间,脸上挂着的是更加得意的胜利的微笑,他抓起我软软的手放到了自己的小穴,已经完全湿透了,淡淡的阴毛让水沾湿了,胡乱的贴在阴阜上,我羞涩的将头转向一边,他硬是要把我的头转向他,他的右手抓着我摸到自己小穴流出的水的左手放到我的胸前,咪咪便感受到一股温暖的潮湿,起身去拿他的运动衫外套,将我的屁股抬起把外套垫在下面,然后又走到我的床头,抓起我的右手让我我住他的丁丁,我顺从而又好奇的握住了,感受到了它的长度它的硬度它的力量它的温度,那是一张狰狞的面孔,完全的充血使得它青筋暴露,月光下也能辨别出有些黝黑,整个丁丁像一架上了膛的加农炮,雄壮威武,略微有些发烫,我并不是没有在片子里见过这东西,只是好奇亲手触碰到这东西的感觉,不仅想要把玩它而来回抚弄,他说,宝贝别弄了,再撸两下就不用进去了。


                          很奇妙,我感觉自己的脸也像他的丁丁一样发烫,不知是刚才的上天坠地的原因还是感受到了这个要第一次进入我自己身子的丁丁的力量而脸红发烫。他一转身翻身上了床,依然是半跪在我的双腿之间,双腿已经没有力气再次合拢了,他校准了炮头对准了我的小穴,用龟头在小穴口研磨了几下,我感觉我的肚子险些再一次痉挛。这时他把龟头慢慢捻进了小穴,噗的一声,小穴张开嘴巴接纳了龟头,下身传来一阵微微的胀痛,他俯下身体将我搂住,轻声在我耳边说道,宝贝,你今晚就是我的人了。说着对着我的嘴巴吻了下去,我也感觉到了下腹一阵阵的慢慢向里研磨前行的不速之客,他每进去一点就会停下来,温柔而充满怜意的问我疼么。


                          我在他龟头进入的那一刻确实感受到了一阵阵的胀痛,却没用感受到其他人经验里的那种剧痛,只是感觉下体被一点点的推开进,脑袋里蹦出了推土机推开土堆的情景。他的丁丁越往里走就愈加困难,他也就更加的小心谨慎,我终于感受到了痛楚,却依然觉得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并不是那种痛的掉泪的地步,他的嘴巴吻着我的嘴巴我的脸颊我的脖子我的耳朵,他的动作轻柔而谨慎。终于我感觉到了下体通常的感觉,他的丁丁在进入小穴后停了一段时间,在我适应后才开始慢慢向外撤,我感到他第一次拔出丁丁的过程反而比第一次进入的时候更加疼,于是他又放缓了节奏,终于在第一次只剩龟头没入小穴的时候停住了。


                            我微微闻到空气中有一丝甜腥的味道。第二次的进出比第一次稍微顺畅了些,如此反复几回后,下体的疼痛减轻了许多,一种奇妙又美妙的感受慢慢取代疼痛的感觉,慢慢扩散到全身,感觉到不名的舒适与惬意,紧张的身子松弛下来。随着疼痛减少的是他动作的温柔于舒缓,他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美妙的感受就又溜走了,下体还是发胀般的疼,我的胳膊紧紧楼主他宽大的肩膀,身子又开始紧了起来,我看见他额头慢慢沁出了细汗,看到他的脸庞偶露狰狞看到他的胳膊一阵紧似一阵地将我搂住,终于在他一阵低吼中,他弹起身子把丁丁拔出小穴,将一股混着初血的精液射到了我的肚子上,随即看到他紧绷的身子松软下来,我下体的不适依然还在,他又在我的身子上俯下,脸颊轻轻磨蹭着我的脸颊,又把脸向下挪了挪,含住我的咪咪,左手撑着身体,右手在我左边的身子爱抚着,我看到他撑着身子的左臂有些微颤,倒像是他才是今天被破了处的女人,安慰他说,躺下吧。


                              他却执意要起来,开了灯把我抱起把他垫在我身下的外套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抱着我走进了卫生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全部的赤裸面貌,他的身体很匀称,身材很好,被他抱着的时候依偎在他的臂弯感觉很温暖而安心。他扶着我生怕我跌倒一样试好了水把我俩都冲洗干净,动作依然温柔而小心,我忍不住亲了他一口,他笑了起来,给他洗的时候我特意我他的丁丁涂上了沐浴液,里里外外搓洗干净,感觉他的丁丁在我的手里又慢慢的变大变硬,突然就红了脸,转过脸去不去看它,远没有月光下初见它的豁达与好奇。他给我俩擦干了身体,又抱着我上了床,把他那外套小心的叠起后关了灯,转身又把我楼主了,不停用他那根丁丁顶住我。。。。。。
                     

                              那晚进行完第二次的时候,我看了看表,已经快接近2点了,前前后后折腾了快一个半小时。第二次的过程他似乎畅快了许多,我仍没有太多的欢愉,下体还是稍微有些不适。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们是赤裸相拥而眠的,我分明瞧见他的丁丁又像昨晚一样翘起,他睡醒后想要和我再来一发,我拒绝了,他也没强求。


                              在将近中午的时候我们才从酒店出来,太阳依旧高照,却没有了夏日里那样折磨人。我觉得我的第一次给了他并不后悔,不主要是他身材好长得也足够帅气,而是昨晚他温柔的表现给他加了分。我觉得如果这一辈子跟着也是很好的。往后的半年里我们也像老四一样常常夜不归宿,自己宿舍的见了面还是那样的心照不宣。我也从刚开始的仅凭片子里得来的知识转变成真是的自身感受,已经会像他迎合着我的需要那样迎合他的需要并觉得十分快乐,我们已经能够把握好节奏共同达到鱼水的巅峰,也就越来越沉醉与这其中不可自拔。然而半年后的发生的事情,却让我始料未及但并未方寸大乱。

                              前言完结

                            嗯,来草榴社区发这些呢,主要是这些事情没法向其他周围的人说起,也就想起写一写自身的经历过的一些事情吧~~~各位看官老爷觉得写得不到位就权当看小说吧~~~~~~
                            文笔不好请多担待,不定期更新,大家多多捧场,回帖即使动力哈~~~~~~~



                               



                   


                 

         
TOP Posted:2017-08-04 20:40 | 回樓主
成成一直在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717
威望: 73 點
金錢: 5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5-11-12


支持,继续,不错
TOP Posted:2017-08-04 22:00 | 回1樓
PolarBear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5
威望: 3 點
金錢: 24 USD
貢獻: 72 點
註冊: 2013-12-19


回 1樓(成成一直在) 的帖子



Quote:
引用第1樓成成一直在於2017-08-04 22:00發表的 :
支持,继续,不错

多谢多谢哈~~~~
TOP Posted:2017-08-04 22:12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