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大亨(01-50未完)作者:明王心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大亨(01-50未完)作者:明王心
山人柏拉图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844
威望: 172 點
金錢: 764 USD
貢獻: 32958 點
註冊: 2015-07-30


大亨(01-50未完)作者:明王心



  2003年7月31日,北京西开往怀化的K32次列车,17号车厢。

  这是一节硬座车厢,正值学生放假的高峰,车厢里很拥挤,甚至过道上都挤
满了人,或站或坐或靠在座位的靠背上埋头假寐的,乘客学生居多,当然还有其
他各类社会人员。空调虽然开着,但没能抵消人群散发出的热气,而且拥挤车厢
里空气十分的浑浊,汗液的酸臭味充斥其中,很难闻。但此时哪怕是我斜前方两
米处那位漂亮的美女也没有再如几个小时前那般,对身上散发着阵阵酸臭、满脸
胡渣的我表示出厌恶及轻蔑的表情了(虽然我先前一直盯着她短裙下那双修长的
美腿),因为现在已经是深夜2点,列车已经开了近15个小时,人们已经相当
的疲倦。

  我已经在车厢入口的过道上坐了很久,背靠着身后的垃圾箱。我艰难地慢慢
站了起来,但又差点倒下,因为血液流通不顺畅双腿很酸涨。不是我想活动腿脚,
而是我想抽烟,自从上车到现在,我一直都这样坐着,中途只站起来了四次,抽
烟上厕所。

  拎起屁股下面的旅行包,我挤进了车厢头上的厕所里,因为吸烟区此时也已
经躺满了人,想抽烟只能到厕所,幸好现在上厕所的人已经不很多。厕所里充斥
着很浓的异味,但我一点都不在乎,我直直地靠在了车厢壁上,点燃了一只烟,
闷头吸着。烟雾混合着厕所的味道吸入肺里,说不出来的味道,要是在以前我可
能会作呕,甚至把肚子里的食物都吐出来。机械地抽着烟,好象这是第三根了,
不知道呆了多久,直到厕所门被用力拍打,我才回过了神,因该是外面的人等了
很久,不耐烦了吧?

  丢掉手里的烟头,在厕所的洗手池里洗了下手,然后一捧水扑到脸上,用力
搓洗了几下,抬头……镜子里的我一脸湿漉,额前的头发上滴着水,一脸胡茬快
有半公分了,显得那么颓废,那么疲惫。镜子里的人是那么的落魄,身上白色的
金利来衬衫,已经失去了原本的颜色,看起来却象一个流浪汉。是的,我现在是
个流浪汉,不……确切的说我是个逃亡者。谁能想到我楚浩楚家二少爷会是现在
这个样子,谁也不会,连我自己都没想到。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我的命运就在
四天前突然地改变了。

            第一章四纨绔缘聚京城

  「放假了……啊呼……」302寝室的门被一脚踹开,四个二十来岁的大男
孩怪叫着涌进了寝室的门,一个个面红耳赤,显然是喝了不少酒,我们刚在学校
边上一家不错的酒店吃了饭回来,四个人喝了三斤多白的,除我之外,那三位都
喝高了。今天是本学期最后一天,我当然很老实地没逃课,在校领导开完「遣散」
大会后,一出礼堂,室友中最小的侯义就嚷着要我请吃饭,我很爽快地答应了。
虽然我很少在寝室睡,但和同室的三位仁兄关系还不错,主要还是因为我败家
(家里老头子的说法),不……不……不……我认为应该是豪爽。平日里我逃课,
夜不归宿,三人都帮我兜着,作为回报,我请他们不止一次地吃大餐(只要我在
寝室睡)。

  我是最后一个进门的,见这三位一进门就把自己丢在了床上,我笑了下,然
后拿了衣服,进了洗澡间。简单地冲了下,穿戴整齐后见那三人都已经醉倒在床
上,也就没和他们打招呼,直接就离开了寝室。公寓楼不远就是教师的停车区,
因为家里老头子和校领导有点关系,我的车就停在那。下了楼,转了两个弯,我
就看见了我那心爱的「坐驾」——红色的法拉利「GT」。

  当车子驶出校门那一刻,我说不出地兴奋。说实话,我不喜欢学校的生活,
我喜欢打架、泡妞、飙车、还有「滚」……一切纨绔富二代喜欢的我都喜欢,就
是不喜欢读书,但这一切是学校没有的。也许你会奇怪,我喜欢的这些和读书有
什么冲突,现在好多学生都过着这样的生活?是的,好多学生都这么过的,打架、
泡妞是大学的主题,我也遇到过几个让我心动的漂亮女孩主动约过我,但我没有
接受,甚至表情很冷。

  不是我不动心,也不是她们玩不起,我也不是好学生……而是我有自己的原
则,什么身份干什么事。在学校我就是学生,所以我不能,这是原则问题。所以
我逃课,因为学校外面的生活才是我喜欢的。

  回头望了一眼校门,平时出门从没看过,但今天我回头了,因为我有两个月
不用看它了,我心里高兴……「北京人民大学」,不想再次看到这几个大字却是
那么多年以后了,哎……

  我叫楚浩,今年21岁,家里老头子有不少钱,物质生活的优越,让我染上
了所有「二世祖」都有的毛病,嚣张、叛逆、生活放纵、花钱大手、喜欢刺激。
中学时还喜欢打架,所以成绩很差,毕业后因老头子关系进了「北大」(人民大
学),也许是人大了,打架倒不打了,但喜欢上了声色犬马,认识了很多一样有
钱喜欢泡吧的酒肉朋友,有时为女人也会出手,闯祸不少,花了老头子不少冤枉
钱,老头子对我失望透顶,在老头子眼里,我就是一败家子,也曾经对我实行过
经济封锁。但我一点也不担心,因为我有个溺爱我的老妈,老头子不知道,其实
我还有一张附属卡,是我妈给的,所以我不怕他封锁我。

  另外,我还有个很疼我的哥,他比我大七岁,我们两性格完全不一样,他一
点都没有「二世祖」的毛病,从小读书成绩都很好,大学一毕业就帮着老头子管
家族生意,现在家里很大一摊子都是他在负责。不过我们两的关系从小就很好,
从小到大他都很照顾我,大哥唯一一次惹祸也是为了我,那年我8岁,他15岁,
放学路上我被几个同年级的人欺负了(其实是我先打了其中一个),我哥正好遇
上,出手打了他们,把其中一特「浑」的小子的手打折了,结果人家找上门,老
头子打了他,打地很厉害,大冬天的还让他跪在院子的雪地里,结果发了烧,从
那以后还落下了哮喘的后遗症。

  不过大哥一点都没有怪我,总说我是他弟弟,他必须要保护我,不能让人欺
负我。就是现在长大了也一样,他还是很宠溺我,我想要什么都给我,我现在开
的这辆车就是在我18岁生日的时候他送的,把我乐地半死,结果他也被老头子
骂地半死,但我很羡慕我哥,因为老头子如今对我是连骂的兴趣都没了。

  看了眼校门,我点了支烟,麻利地掏出手机给一朋友打电话。

  「抹布啊……我从学校出来了,你们在哪呢?」我左手打着方向盘将车拐上
行车道,右手抓着电话,嘴巴里叼着烟,说话有点含糊。

  「你丫说话清楚点,含糊不清的,嘴巴里含着JB咋滴?」电话那头马希的
声音还是那么的欠扁。

  「操……老子JB被你马子含着呀?说,你们在哪?」我不爽地问。

  「在去我家的路上,快到了,你丫快点……」

  「知道了……马上到。」我一手将电话丢在副驾驶座上,现在已经快9点了,
出了市区路上行人不是很多,嘴里小曲哼着,加大了油门。

  刚才通电话的人叫马希,我们平时都叫他「抹布」,比我大一岁,也是一家
里有钱,无法无天的主。一次在酒吧认识的,那次我在酒吧看上了一挺不错的女
孩子,就过去搭讪,那妞长得挺风骚的,大开领的体恤,露着深深的乳沟,短裙
下是黑色的网袜,坐在那都看见里面的底裤了,也许是喝高了,也可能是那妞嗑
药的缘故,没几下就泡上手了。我正架着她往外带,结果这时跑来一男的说是她
男朋友,问我想干什么?两句话不对路就干上了,结果我们一起被带到了派出所,
这男的就是马希。后来又在那家酒吧遇到几次,虽然不对路,也没起冲突。

  有一回我和两个发小一起去那酒吧玩,那两家伙一个叫王小宇,一个叫李强,
都和我同年的,他们的父亲和我家老头子是打小的结拜弟兄,一起扛过枪的那种,
不知道有没有一起嫖过娼。后来都退伍经商了,和老头子也有生意上的来往。我
小的时候几家人都住在部队的家属大院,我们三个打小一起玩,当年在那一带也
是淘气出了名的,后来虽然分开了,但同在天子脚下还是经常跑到一起厮混。

  那天,我们仨才找地方坐下,我就看见了马希,我就指他对李强说:「强子,
我上次进局子就是和那丫打架。」

  李强那小子也是个爱惹事的主,一听就窜了起来:「哪儿呢?揍那孙子去。」

  话还没说完,李强就楞住了,因为马希这小子也正好看过来,这两家伙居然
是同学,结果是不打不相识,从那以后,我们四个就经常在一起喝酒、泡妞、到
处鬼混。还给自己封了个「京城四少」的花名。可惜王小宇前不久被他家老子送
到国外去「劳改」了,以前风光无限的京城四少只剩下了三人。

  今天是放假的日子,我们约好了晚上到马希家开party,要好好地疯个
够,听说今晚马希还弄来了几个在校女学生,李强那小子告诉我的时候我只听到
那丫吞口水的声音,搞地我也小腹下面一团火烧。

  马希的父母都在国外,很少回来,他家在郊外有一别墅,平日里也没人住,
那是我们的据点,隔三岔五就去一回,时不时还带着PUB泡来的马子过夜,我
们管这儿叫炮楼。

  「GT」版的法拉利性能的确好的没话说,轻车熟路加上路上没人,不知不
觉我就把车开到了150,急速的快感让我有点「嗨」……正得意忘形时,前面
一辆摩托车迎面而来,接着从我身边擦肩而过,虽然只是短短的三秒不到时间,
但我还是看清了那是辆警车(交警),好象还是个女警(你问我怎么知道的?眼
瞎啊?胸脯那么鼓)。

  当时我就知道要坏,果然身后马上响起了警笛。透过后视镜,只见那交警冲
我追来,这回看清了,确实是个女警。不管男警女警,追上了都是麻烦事,我条
件反射地加快了车速,也没心思顾车速盘,只觉得踩油门的脚都有点发麻了。没
几下,就把那交警远远甩在了后面,那警察没追上我,前面可能就有拦截了,不
过我不怕了,因为我已经看到了马希家的别墅了。

  说来也巧,当我开到别墅后面的车库时,马希也才刚到,那小子的车正在调
整位置,要退进车库,我「嗖……」地一下就抢先冲了进去。把那小子吓地一个
急刹。当我从里面出来时,那丫才缓过神来,对我破口大骂:「操……死耗子,
你丫不想活拉,有你这样的么?如果真的撞上明天就上报纸头条了,差点让我在
自己家车库里发生车祸……」

  我怕那女警追来看到,也没心思和他斗嘴,撒丫子就跑进了别墅,一下坐进
沙发,直喘气(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刚才那百米冲刺累的,反正就是喘……),
直到马希挽着她女朋友文馨进来才缓过劲来。

  「你丫的刚才象见鬼一样干什么?」马希坐在对面的沙发望着狼狈的我问,
语气里还带着怒火,看来刚才被我吓地不轻。

  「别……别提了,帮我拿瓶喝的……吓死我了」

  「操……冰箱里不知道有没有?自己去看……」

  「晕死……我现在脚有点软,帮我拿下会死啊?」

  「我去拿吧……」文馨冲我微微一笑,走到我身后的冰箱拿了瓶可乐给我。

  「还是文大美女好啊……比对面那畜生有良心多了」我狂灌了几口,带着调
戏的味道道着谢。

  「干……你才畜生呢……」马希气地要跳起来。

  「呵呵……行了,耗子……刚才到底怎么回事啊?」文馨坐到了马希身边。

  「别提了,开车太快,被交警追呢……」

  「哈哈……被交警追也不至于那样嘛……像条丧家之犬似的……」马希听了
笑地前俯后仰。

  「你丫才丧家之犬呢……还不是你催我快点,再说我还喝了酒,逮着我今天
就别想出来了……」我没好气地说。

  「得。得得……怪我,怪我好吧……」马希知道自己也有责任,服了软。

  「对了……强子说有美女来着,人呢?还有,怎么酒水都没准备啊……操…
…今天不是愚人节吧?」我环顾了下四周空荡荡的客厅。

  「呵呵……原来开那么快是为了美女来的……耗子你学坏了……」文馨这时
也来取笑我。

  「哈哈……他本来就坏,天生的坏,哪需要学?不过别急,美女会有的,酒
水也会有的……」马希故作高深地说。

  「死抹布别卖关子。还是文大美女告诉我吧」我望向一边的文馨。

  这妮子今天穿地够风骚的,紫色的贴身连身套裙将她那原本就曲线玲珑的身
段章显无疑,上面V字型大开领,露出大片雪白及深邃的乳沟,下面裙摆短地只
能包住她那挺翘的圆臀,象这般坐着,一双黑色大眼网袜下的雪白美腿诱惑力十
足,要不是她叠着腿,我怀疑她的底裤都能看见。她好象对网袜情有独钟,不知
道喜欢穿什么类型的内裤。

  「喂……死耗子,贼眼很不老实啊,老盯着人家的腿看个什么劲」文馨语气
有点嗔怒,但望着走神的我时,那一双眼睛里确带着一丝媚惑,好象还有一丝的
笑意,反正看不出生气来。

  被人看破心思,还是比较尴尬的,再说还是好友的马子,我假装咳嗽了一声,
艰难地把眼睛从她腿上移开:「什么叫不老实?真是的,那么迷人的性感美腿,
不看对不起自己的眼睛,哈哈……」

  「小子,说啥呢?想勾引二嫂啊?就知道你小子不是东西,当初要不是我赶
来及时,都让你小子得逞了……」马希怪叫着。

  「哈哈……还说当初,要不是你小子约会迟到,让我们大美人等你等了两个
多小时,我能有机会。不过要是你小子再晚来那么十分钟那该多好……」说起那
段时我还是一脸得意。

  「找打啊……」马希作势就要朝我扑来……

  「呵呵……好了好了……别闹了,好像强子他们到了。」文馨笑着喝制了我
们,果然只听见强子在外面大喊:「操……里面有喘气的没?有就来两个帮忙搬
东西。」

  我和马希出门一看,好家伙,他的敞蓬越野车后面堆了十来箱酒水。这小子
见我两楞在那没动手,就急了。

  「还不帮手?娘的,累死老子啊?什么苦活都我干了,你俩丫挺的在这当少
爷,我倒好,干苦力。」原来马希给他的任务接人加买喝,因为他知道我是指望
不上的,我那破车拉风是拉风了,载人就副驾驶座可以坐一位,载酒更免谈了。
吃的东西马希叫人准备好了,早早就放进了厨房。

  同来的还有两辆车,一起有四个女的两个男的。那四个小妞长地一个比一个
水,有热情奔放的,有清纯可人的,有火辣妖艳的,看地我差点流口水。那两男
的和李强一个学校的,以前也见过,一个叫刀子,一个叫榔头,好象都有点黑背
景,反正我们平时磕的药都是他们那弄来的。

  「哇……文馨,你男朋友可真够有钱的,住这么好的别墅……今天才知道原
来是高富帅呀。」说话的是五个小妞里最火暴的那个,身材比文馨还好,一双眼
睛看人的时候好象时刻都在放电,简直就是一勾引人的妖精。

  其他几个小妞也是一脸激动,围着文馨唧唧喳喳叫个不停,大厅里一下子就
热闹了起来。只有一个除外,从进门到现在都是一脸平静,好像还有些羞涩,这
不由让我多看了几眼。这小丫头穿着一身可爱的白色短衣裙,一双眼睛大大的,
黑白分明,很清澈,如一洼清水,为什么我觉得她老是在瞟我。

  「喂,耗子,没见过美女啊?看上这位小美人儿了?」文馨大笑着拍了下我
的肩膀,在我耳边小声说。

  「看起来不错啊,介绍我认识下。」我饶有兴趣地说。

  「这个我还真不熟,你自己问去……」文馨看我真来兴致了,脸上好像有些
不悦。

  难道这丫头对我有意思?靠……兄弟马子,上还是不上,是个问题呀……窘
迫……

  「好了,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楚浩,马希的铁们儿,你们也别羡慕我,楚浩
可不简单,他才是名符其实的高富帅,上学开的都是TG,而且更重要的是没有
女朋友,你们可别说我没介绍给你们,要不是我早认识马希,还轮不到你们呢。」
虽然是玩笑话,但我发现文馨的眼神里有着一丝不知道真假的暧昧。

  在文馨的穿针引线下,我很是主动地跑去认识这些女孩,那个特火暴的叫刘
可,那个青春可爱的叫张小佳,是她们中最小的,才17岁,好象家里背景很深,
特招进的北大。另外两个我忘记名字了,因为我的心思完全这小妮子牵住了,文
馨接下来的介绍也没听进去。

  「过来帮忙,死耗子,我们在这忙死,你丫一个人泡在美人堆里。」强子冲
我大叫着,我也不好说什么了,跑过去和他们一起搬弄桌椅,把大厅中间空出场
地来,然后把音响什么都摆弄好,文馨她们几个女孩子则把厨房里准备好的食物
都摆出来。一切准备停当时已经快9点了。

  「好了,现在我宣布今晚的PATTY开始。」马希手拿麦克风喊着,大伙
也宣叫着活动起来。我们几个男生围在一起,喝着啤酒,那边几个女生则在抢着
麦克风,不愧是艺术系的,一个个嗓子都跟夜莺似的,气氛也算活跃。

  快乐的时光总是飞速的,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一点多了,年轻人的适应力确实
很强,喝着酒唱着歌,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成一对一对的了。唱歌喝酒时也是搂
搂抱抱的。期间我也多次主动去亲近那个张小佳,但那丫头总是一副拒人千里的
样子,最后我也只能改变目标,没费什么劲就把那刘可拿下了。

  房间里慢慢变地有些乌烟瘴气,地上到处是空酒瓶子。我一手搂着身边刘可
的腰,嘴里叼着烟,和马希他们摇着骰子,输的喝酒。刘可从一开始就老往我身
上粘,唱歌唱地好好地,就跑来坐我边上,挤我们几个男人中间,和我们喝酒,
通过接触,我发现她是个比较拜金的女孩子,之所以那么粘我,我想和文馨刚开
始的介绍是分不开的,不过无所谓,有美女来贴我没有拒绝的道理。虽然我此时
却满脑子都是张小佳,但可能是不适应这种场合,她喝了几杯酒就说自己不行了,
一早就跑楼上去休息了,另外几条狼在多次接近没结果的情况下,也转移了目标,
所以对她也没有强要求留下。

  音乐已经不是音乐,嘈杂的重金属充斥着乌烟瘴气的大厅,只开了四壁暗灯
下如同处在深秋的晨雾中,或者说仙境。酒这东西真是麻痹思维的好东西,虽然
是啤酒,终究还是有酒精的,喝多了也会醉,更何况加了摇头丸的啤酒,醉了人
就会变地放纵。

  身边的男男女女衣衫不整地,一对对搂作一团,强子一边和怀里的那妞热吻
着,一只手也早早深进了她的裙摆,那女的呼吸急促地抱着他的头,热情无比地
回吻着。刀子和榔头带着他们的妞趴在茶几边吸食只面前的一条条K粉,只有我
和马希、文馨、还有刘可还算老实地在喝酒。

  但在这样的气氛下,马希也忍不住了,和我喝了两杯就艰难地爬了起来,拉
起边上和着音乐摇曳着一头秀发的文馨:「耗子,我们先上……上去了,你们玩
地开……开心点,不打扰……扰你们的好事了。」

  说着搂着文馨的腰就往楼上走,走到一半,文馨回过头冲我们喊着什么「不
行……下来……一起……玩……」什么的,音乐太吵,我也没听清楚。当两人消
失在楼梯转角后,我无力地倒在了沙发上,这时刘可这小骚货软软地趴到了我身
上。胸前一对软软的肉球死死压在我胸膛上,闻着鼻子里一阵阵香水味,我也起
了反应。可能有点喝多了,虽然有反应,但我还是不想动,当她那火热的唇吻上
我的一刻,我也只是应付地伸出舌头在她口中搅动,也许我的不热情,令她失去
了继续和我接吻的兴趣,刘可骑到我身上,一边解着我衬衫的扣子,一边顺着我
脖子一路亲吻着,温热而湿滑的舌头舔地我浑身舒畅,毛孔全开。

  不知何时耳边隐约响起了含糊的呻吟声「恩……啊……啊……哦……」侧头
一看,刀子一丝不挂地将同样一丝不挂的女孩子压在地毯上,那女的双腿缠着他
的正不停起落的腰,榔头倒是还穿着衣服,不过对着我的是他那白花花的屁股,
裤子褪到了小腿上,那女孩子被压在沙发上,一双腿就架在他的肩膀上。

  淫乱的气氛使我上下两个头都严重充血,伸手抓住正认真舔着我腹肌的刘可
的头发,轻轻一拉,刘可再度趴到了我身上。她拿火热的眼神望着我,好象有一
丝不解,我没有给她解释,也没让她说话,而是一把按住她的头,狠狠吻上了她
的唇。刘可吻得比我还热烈,双手插进我头发,拼命地回应着,不断将她那甘甜
的津液度进我嘴里。直吻地彼此呼吸困难,我才松开了她的头,她无力地趴在我
身上,在我耳边喘息着。我开始伸手去揉捏她那对丰满的乳房,然后另一只手深
进了她的短裙;没有一丝的挣扎和抵抗,有的只是她同样的回应,一只手按在了
我的下面,摸着摸着,就拉开了我裤子的拉链,伸了进去。

  当我的手深进她那薄薄的被淫水湿透的内裤时,刘可嘴里发出了期盼已久的
呻吟:「恩……舒服。」我在那覆盖着柔软茸毛的肉丘上一阵揉捏之后,中指就
毫不客气地探进了她的淫穴,那里早已洪水泛滥了,随着我动作的加快,刘可也
喘息地更厉害,嘴里时不时发出含糊地哼叫,她的手也更快的套弄我坚挺的肉棒。

  「恩……恩……啊……啊……好舒服……啊……不要停……啊……再进去点
……」耳边传来她嗲嗲地浪叫声。

  「吹过喇叭么?」我在她耳边问道。

  「恩……」刘可回答着就往下面退,但马上被我阻止了「转过来……」

  她利马明白了我的意思,爬起来,背对我坐在了我的身上,然后俯下身,去
解我的皮带,把穿着短裙的屁股对着我。这样的姿势能让我很清楚地看到她那穿
着长袜的丰腴大腿和窄小的内裤所无法包裹的翘臀。

  一阵温暖从肉棒传来,刘可一手握着我的肉棒,将肉棒含进了她那性感的小
嘴,同时腰尽量下沉,将充满芳香的阴户送到了我的嘴前。随着她的吹弄,我也
不客气地在她柔软而结实的臀部揉捏着,另一只手轻轻拉开了股沟间那细债的布
料。虽然看不清楚她的私处是什么样子,但气味还是很好闻的,没有腥臊的味道,
还带着一丝清香。我的舌头舔了上去,嫩肉上沾满了湿滑的爱液,我开始拼命吮
吸,舌头一次次探进她那水流不止的肉缝。刘可在我的刺激下,也更家卖力地吞
吐着我的肉棒。技巧很娴熟,可见经验还是很丰富的,不知道被多少人上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可说:「你的好大,我的嘴巴酸死了,不舔了好不好?」
我也没强迫她,只是自顾自地舔她的阴户,舔地她浪叫不止,淫水直流,嚷着要
我干她。

  我在沙发上坐起来,:「自己来……」刘可急迫地弯腰脱下了短裙里的小内
裤,然后坐到了我腿上,一手扶着我的肉棒就坐了下来,我能清楚地感觉到肉棒
顶到尽头。

  「啊……好深……好大啊……啊……舒服……啊……好……」刘可浪叫着扭
动起那迷人的细腰。刘可作爱时很放地开,动作很流畅,叫地也很大声,直把另
外那两头野兽惹地发狂,要求他们的女伴也大声地叫。

  大厅里顿时淫声浪语此起彼伏。「啊……好棒,往上顶,宝贝……啊……好
美……啊……抓我咪咪……啊……」刘可一把拉过我的手按在她那一对饱满的肉
球上,隔着衣服揉捏了一阵,我抓住她衣服的下摆掀了起来,从头上取下,然后
扯掉了她的胸罩。

  「啊……对……大力地……啊……揉地我好舒服……啊……吸我,吸我的咪
咪……啊……好……用力……啊……要来了……啊……捏我……」刘可疯狂地把
我两只手都按在她的乳峰上,然后阴户拼命地套弄我的肉棒。

  「啊……」一声高亢地长吟后,刘可整个上身绷了起来,如同一张后翻的弓,
高潮令她那包裹着我肉棒的淫穴一阵阵抽缩着,如同一张贪婪的小嘴。高潮后的
她一身香汗地瘫软在我的怀里喘息着,但淫荡的本质令她很快就回复了。

  「你好厉害,还没射的」刘可说着双臂缠上了我的脖子,我们又一次吻在了
一起。在我的热吻和双手的抚弄下,没多久刘可再次燃起了欲火,「宝贝……操
我……」

  「你自己动拉……」我故意调戏她。刘可扭动了你下,但体力已经不支,没
有了刚才的疯狂。

  「不要拉……我没力气了,操我吧,上楼去」刘可撒娇地说。

  「呵呵,好吧……」我笑着托着她的臀站了起来,就这样一边操着一边上了
楼,马希家的别墅房间还是挺多的,有一间房是我长住的,轻车熟路就进了房间,
在床上又一次激烈的战斗打响了,边上就是马希他们的房间,不知道他们结束战
斗没有,不过我们的战斗很热烈,刘可的浪叫声真的很大,我操了她整整二十分
钟,她就叫了二十分钟,直到让她来了两次高潮后,我把精液射进了她的淫穴。


[ 此貼被山人柏拉图在2017-08-06 10:06重新編輯 ]
------------------------
2
TOP Posted:2017-08-04 17:44 | 回樓主
垨望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987
威望: 100 點
金錢: 5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5-01-17


1024
TOP Posted:2017-08-04 18:16 | 回1樓
键盘上的烟灰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34
威望: 14 點
金錢: 3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2-08-17


就这样完了???
TOP Posted:2017-08-04 18:28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