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阿尔塞斯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1817
威望: 252 點
金錢: 307212 USD
貢獻: 26666 點
註冊: 2015-02-24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内容简介:

  我叫何磊,26岁,是一名职业工程设计师,有一个25岁的妻子柳韵,在外企做部门主管,两人结婚

五年,恩恩爱爱,生活倒也是简单幸福。只是在最初的激情过后,我却陷入了性爱的低谷。在妻子或许

看不出来,我却知道自己每次和妻子做都像在交公粮,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激情和兴奋。
  这并不是妻子不迷人,相反,她有着一张漂亮的瓜子脸,外加一双明亮会说话的丹凤睛,那一头长

长的黑丝配上近一米七的身高,凹凸有致的身材使她整个人充满了古典美人的风采。那36D大小的双峰

在任何场合都能吸引全场的目光,而那充满弹性的翘臀和修长的双腿更能成为让所有雄性生物趋之若鹜

的宝物,而更只有我知道,那包裹在黑丝高跟鞋里的一对金莲是多么的光滑诱人。再加上妻子那平淡优

雅的性格,她自然成为了无数少年和大叔的梦中情人。同时,也有了“冰雪女神”的美称。
  而我能够打败众多的竞争对手抱得美人归自然也是有我的优点,在下虽然不帅,但却是真心为了友

谊而与妻子交往的,本来觉得这么好的女孩子配不上自己,于是只想做个朋友,结果平平淡淡的友情渐

渐升华,两个人在交流过程中也有了彼此的默契,于是便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更为亲密的关系,最后还走

进了婚姻的殿堂。
  而我却在五年的时间里渐渐丧失了对性爱的欲望,这却是因为我的一个性格特点,我这人比较随遇

而安,性子比较平淡稳重,但这却是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伪装,盖因在家里做了多年的乖孩子,虽然性格

已经习惯了平淡,内心的压力却使我本能地追求刺激,这也是我后来才想通的一个道理。但这却是我开

启新世界大门的钥匙……




  (一)

  在去年7月,周六,一个晴朗的早晨,慵懒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了脸上,“磊,起床了”,妻子的

呼唤让我的意识从从梦海中醒来,我慢慢起床伸了一个懒腰,看了看窗外的天空,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

日子啊,虽然有空调的凉风,暑期的太阳还是让人感到一丝烦躁。
  洗漱完毕,走到客厅,妻子不在,早餐却已经备好,清粥小菜,鸡蛋馒头,让人食欲大增,这可是

我们夫妇两个都喜爱的早餐。“终于出来了啊,大懒虫”,妻子的语气带着淡淡的无奈,从厨房走了出

来。霎时,我眼睛一亮,眼前的丽人上身身着黑色的职业装,黑色的女士西装衬托出了那出尘动人的气

质,雪白的的脸上不施粉黛却比任何一个明星都靓丽无暇,美艳不可方物,傲立的双峰在职业西装的衬

托下却又使西装显出了一丝紧身衣的味道,而下身则是一条职业短裙紧紧包住了那浑圆的大腿以及诱人

的臀部,黑色的丝袜从裙底探出,探进那修长的长腿下的黑色高跟鞋中,带来了一丝别样的诱惑。眼前

的美人仿佛从画中走来,带着天使与恶魔的双重诱惑,让人欲罢不能,想将她狠狠吃掉,让我不禁呆住

了。
  “看够了吗?”,妻子已经坐下开始用勺子吃粥,一边淡淡地看了我一眼。我不禁回神:“看够了

,真漂亮!”虽然已经结婚五年,但妻子却总能给我惊艳之感,让人感觉她是跌落凡间的仙子。“看够

了就吃饭,凉了就不好了”,妻子的语气没有多大的起伏,但我仍能感觉到她的开心。不过,回过神来

的我却感到了不解:“今天怎么穿成这样,公司有事?”平时周末吃了饭一般我都会去书房看书,而妻

子则会上网、做家务或者处理文件。“嗯,从这周开始,公司有个紧急项目,连续三个月周六早上加班

。”闻言,我不禁郁闷了:“你们公司这还真是……”“好了好了,毕竟是临时项目,公司也没有办法

,我吃好了,先走了,中午就回来,一起在外面吃中饭好吧。”妻子不襟摇了摇头,自己这个老公什么

都好,就是对工作不够上心,老是觉得只要有钱就够了,没什么责任心。“韵,注意开车慢点!”我害

怕妻子赶时间开快车。“知道了!”
  ……
  妻子走后,我收拾好碗筷,坐在书房,不襟愣住了,很少周末一个人在家,竟然有点不习惯,不知

道干嘛。于是,随手打开了电脑,胡乱上着网。最后,无聊中干脆点开了一个老版的【神雕O侣】,从

第一集开始慢慢看。可是我却越看越无聊,正无聊想关掉,却看到了尹O平“大战”小O女那一节,我忽

然僵在那里,眼睛直直的盯着屏幕,明明开着空调我却感觉到了一点炎热,并且感觉到身体有一点颤栗

,而血脉喷涌的感觉一直回荡在身体里,更让我慌张的是下体竟然已经挺立起来。对,就在看到小O女

被隔着帕子被尹O平狂吻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久违的兴奋,就仿佛小时候那第一次看A片,仿佛和韵第一

次行房。呆了一下,电视中的情节已经过去,我慌忙关上了网页,但心脏的剧烈跳动和滚烫的脸部却提

醒着我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
  “磊,磊,怎么了?”韵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哦,哦,没什么,只是想一些工作上的事。”

我有点慌忙地回应。“真是稀奇,磊也有关心工作的时候。”韵淡淡一笑,酌了口咖啡,对我的应付一

笑而过。这是一家咖啡餐厅,环境不错,我们两夫妻常来,对这里的口味清淡的饭菜情有独钟,但是,

今天我却觉得往日里喜欢的饭菜寡淡无味,而原因,却是刚才所看的电视剧。
  晚上,看了新闻的我们依偎着聊了会儿天,妻子突然说:“今天早点睡吧!”于是我明白了什么,

拥着妻子进了房间,关上了窗帘和房门……
  我把妻子轻轻放下,脱下她的衣服,当她熟悉的娇躯展现在我的面前,我便扑了上去,轻轻含住了

左峰,把右峰轻轻地揉捏。“轻点”,妻子双颊有淡淡的红晕,我不由得笑了笑,这样的场面反而没有

白天看到妻子的工作装那么震撼,毕竟我已经把妻子这样的美态无数次深深地印入了脑海,哪怕再诱人

也已经审美疲劳了,甚至还不如今天早上看的片子震撼,等等,上午的片子……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尹

O平对小O女所做的事,然后,小O女的身影与眼前的韵相互重合……
  我看到,韵在一个宽阔的原野上,有风吹来,迷迷糊糊地看不清,于是我往她那里跑去,却怎么都

靠近不了,她似乎被谁压在了地上,然后上面的人一上一下的起伏着,两人的声音传过来已经听不清,

隐隐约约只听到韵的声音似娇喘似哭泣,忽远忽近,然后上面的人忽然使劲往下压住了她,然后韵就…

…“啊!!!”我一个激灵,被韵的声音拉回了现实,看着身下娇喘的韵,我却像跑了马拉松一样,久

久不能平静。
  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目光有点游离。“怎么了?”韵的声音从怀里传来,我低头看了看闭着

眼睛的韵,“没事”韵从我怀里坐起,目光平静地看着我:“磊,我们是夫妻,本来就是一体,不论发

生了什么,我都会支持你,尊重你。”我苦笑:“是我自身的烦恼,不想牵连到你。”韵却握住了我的

手,轻轻对我说:“我爱你,那你的烦恼也就是我的烦恼,只要你有事,作为妻子的我责无旁贷,只要

老公你想,我便做。”平时我们只叫彼此的名,只有每当情动深处,韵才会叫我老公,而我也如此。我

很感动,把韵拥在怀里,深情地说:“老婆,我也爱你,有烦恼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帮忙解决的。”不

过,内心的我却在苦笑,我想你便做吗……
TOP Posted:2017-04-19 11:51 | 回樓主
阿尔塞斯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1817
威望: 252 點
金錢: 307212 USD
貢獻: 26666 點
註冊: 2015-02-24


(二)

  ……
  自从我那天晚上与韵交过心后,我便松了一口气,可是内心的欲望却让我渐渐控制不住,开始在网

上找一些淫妻文来排遣欲望,最开始只是带入文中的男主角,后来渐渐变本加厉,无意识地把韵也带入

了女主角,而这也让我内心的欲望越来越不受控制,每次射过留下的却是更多的空虚和进一步的欲望。

而我也终于在多次的挣扎之后放弃了抵抗,让自己一步步走入了深渊……
  ……
  首先,这种事要有一个周密的计划,不能让事态失控便要有一个可以控制的男人,而这个人我已经

有了合适的人选。王虎,又称王三胖,45岁,一个曾经公司做黑生意倒闭,因负债累累而入狱,最后在

我的帮助下出狱并复仇的中年胖子,因为不怎么光彩,我也没公开过我和他的关系,而他也改邪归正,

做些正经生意,私下里也对我以兄弟相称,多年了和我也有了不错的关系。在收到我的联系后,他表示

不解,平时咱俩也不会在这个时间联系,而等他听完了我的计划,却震惊地快说不出了话。“阿磊啊,

这样不好吧,对你们夫妻的生活肯定会有影响,而且对弟妹也不好啊,我变成什么样无所谓,当年你帮

我干掉那些狗杂种时,我这条烂命就随你了,但是这对你的家庭真不是什么好事,听我一句劝,算了吧

。”“我,我也很挣扎啊,但是这几天我,我感觉自己快被折磨疯了,如果这样下去我都不知道自己会

干出什么,还不如让虎哥你帮我,这样至少还能把事情控制在可控范围内。”“好吧,我帮你。”
  在一家餐馆里,当一身壮膘的王虎接过韵的照片后也被震撼的久久地静不下来,我也准确地把握住

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欲望,心中的欲望一下就升腾了起来了。“阿磊,我在行动的时候要做到什么程度

呢?”王虎忽然望着我。我一思索,便明白了他的意思,犹豫了许久,一咬牙:“虎哥你就照自己希望

的来,越投入越好。”“可是,我一投入就会过了,怕你接受不了啊。”我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曾

经是阅女无数的王老板,各种玩法恐怕是少不了,就是怕韵被搞到受不了。我说:“只要在韵的承受范

围之内,随便你弄!”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就我所知,弟妹这种性格,只要放法得当,那承受范围

,可是相当大的。”闻言,我却觉得小腹一片更加火热了。
  ……
  我在网上订购了眼罩,绑索,变声器,针孔摄像机和一部拍片专用的高清摄像机,并把计划针对韵

的性格再详细地检查了一遍,确定无误之后便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
  “韵,今天我来接你,我们去度假村度假吧。”某个周五,我对妻子说道。“可是我换洗的衣服还

没……”“我有事想跟你说。”听到我严肃的语气,韵想起了这段时间我的不寻常反应,便迅速答应了

。我接到了韵,让她把她的车放在公司里并带她去往了周围一个比较偏僻的山区度假村,这里虽然偏僻

了一点,但是风景却意外不错,而且度假村的环境和设施格外的好,我也是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这个地

方。而那里,我们会遇上一个“意外”的朋友。
  我和韵到了度假村安顿了下来,“磊,这里真不错啊,难得你会找到这么个好地方。”妻子呼吸着

新鲜空气,一天的疲劳也消解了不少。“是啊,我也是偶然才发现的,不说了,先去吃饭吧。”我有点

心虚,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莫名狂乱的兴奋。到了饭厅,我便带着韵走向预定的雅间,而这时,一个“久

违”的身影却“闯入”我的眼帘。“咦,你,难道是虎哥?”“你是?你,难道是阿磊!”“是啊,虎

哥好久不见了。”我上前给了王虎一个大大的拥抱。“磊,这位是……?”“哦,韵,这位是王虎,虎

哥,曾经对我们家有大恩的,虎哥,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媳妇儿,柳韵。”“哦,原来是弟妹,我叫

王虎,你也叫我虎……”话没说完,王虎便愣在了那里。眼前的美人是多么靓丽啊,凹凸有致的身材,

绝美的瓜子脸,滑嫩的肌肤仿佛能掐出水来,上身的职业装凸显了她的知性美,挺拔的双峰虽然显眼却

绝不会过大,职业短裙包裹住了那修长的黑丝腿以及绝美的翘臀,形成了一个充满诱惑的弧度,那黑丝

腿以下的三寸金莲更是惹人遐想……
  “虎哥,虎哥。”“哦,哦,真是失礼了,第一次见到弟妹这么漂亮的人,我真是失态了。弟妹,

真的对不起。”纵然看过了照片,虎哥却依旧被韵的美给震撼到了,还好我早有准备,不然就不好做了

。果然,韵见到虎哥的眼神就沉下脸色,不过虎哥这么诚挚的道歉过后,涵养很好的韵反而对“虎哥”

高看了一眼,她对自己的魅力也有自觉,而虎哥这样为“小事”道歉的不多,也说明了眼前这个卖相不

好的胖子涵养很好。而韵的好感也顺理成章的让王虎进入了我们的雅间进餐,让我的计划得以施行。有

了虎哥,那么我们便有了喝酒的理由,我们三人酒量都不错,也没喝多少,待的韵脸上有了一点微微的

红晕,我便示意王虎,差不多饭局结束,开始计划。
  于是虎哥先假装喝多了去雅间厕所蹲坑,我却对韵开始了倾诉……
  “韵,你知道我要说一些事,乘着酒劲,我就大着胆子说了。”我一脸严肃。而韵也直起身认真听

我说……
  我把性欲变化的事告诉了韵,却没有告诉她实情,只是说感觉传统的做爱没有意思,渐渐丧失了激

情,想试一些新花样,说想试试捆绑强奸play,而变声器,摄像机,眼罩和绑索准备好了也诚实地告诉

了她。第一次就玩这么过本来就很有可能失败,不过我也决定了,一旦韵拒绝了,那我就永远也不做类

似的事了,大不了饥渴了就看小说撸管。韵深深地看了我很久,看到了我的害怕、不忍、挣扎、后悔和

兴奋,想起了这几个月来我的难过与苦恼,终究在我复杂的心情中点了点头……
  “弟妹,我出来了,你不是要去洗手间吗,快去吧。”在沉默之际,王虎的声音传了过来。韵则像

逃难一样进了卫生间,不用说,这也是我和虎哥有意无意间让韵喝了大量水,却不让韵有机会去厕所的

。而韵出来时正好看到我们喝最后一杯的场景……
  ……
TOP Posted:2017-04-19 11:52 | 回1樓
阿尔塞斯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1817
威望: 252 點
金錢: 307212 USD
貢獻: 26666 點
註冊: 2015-02-24


(三)

  “这么巧,我们都在一个四合院啊”
  “不算巧,毕竟这里偏僻,而这里又是最贵的房间,这个独立的四合院三户只住了两户,不如说在

这度假村相逢才是有缘。”
  我如此对虎哥“解释”
  到,而一边的韵则配合的点了点头。
  “那就明天见吧。”
  “好的虎哥明天见。”
  我和虎哥交流了一个眼神,各自回房了。
  夜已深,我和韵坐在沙发上,彼此有点不安,韵想去洗个澡,可是我却说,希望今天她就以这样纯

净的姿态过夜,最后在我询问的眼神下,韵平静地说,“磊,你来吧。”
  我彷佛得到了圣旨,把工具拿出来,看到韵彷佛认命一样闭上了眼睛,把她牵引到了席梦思凋花床

上,周围的木栏凋花玲珑有致,彷若花园,而我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昏黄的灯光反而为花园增添了一丝

旖旎的气氛……我架好摄像机,韵却别过了头“能不能不用那个”
  “这是记录我们爱的历程,怎么能不用,老婆你最好了,反正只有我们看,你说是吧。”
  韵难得白了我一眼,同意了。
  做完了准备工作,我便开始了最后的工作:绑美人。
  我将韵放倒在床上,双手交叉绑在床头的木栏上,双腿平放在床上,“等等,衣服……”
  “没事,衣服不用脱,反正可以把扣子打开。”
  我对韵说道,“下面能脱就行了”
  “变态”,韵又白了我一眼。
  我嘿嘿笑了笑,走到床头,“今天,我要再给你一次婚礼”,我与韵深情对视了一眼后,把眼罩给

韵戴上了……做完准备工作后,我却“不小心”
  镜头前面打了一个趔踞,然后摇了摇头,对韵说,“韵,我去喝点水,你等下”
  “你快点啊,我有点不自在。”
  “好的,我马上回来。”……“磊,是你吗?”
  “韵,是我。我已经戴上变声器了,这样是不是就有感觉了?”
  “这……我不知道。”
  “我”
  的声音从房间门口的远处传来,由远及近,最后终于到了床边。
  对,这就是戴上了变声器的虎哥,而我,则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怀着激动和罪恶的心情准备看接

下来的“洞房花烛夜”……虎哥一进入卧室就呆住了,那昏黄的灯光下,有着一位被谪落凡间的天使:

她的皮肤闪着玉石版的光泽,那职业女上装已经解开了一道纽扣,从领口看去便有一个幽深的峰谷,诉

说着未知的诱惑,那高耸的双峰躺下后便更加显得挺拔峭立,纤细的腰肢彷佛一合掌便能握住,那腰部

以下的滑嫩大腿即便被黑丝包裹也彷佛吹弹可破,那短裙里的幽谷更有一种无言的诱惑,而黑色的丝袜

与洁白的席梦思床单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最后,那裹在黑丝里的纤纤玉趾,更彷佛能够勾人魂魄……
  “磊,是你吗?”
  仙子的声音把虎哥勾回了人间,“韵,是我。我已经戴上变声器了,这样是不是就有感觉了?”
  虎哥模彷者我的语气,跟韵搭着话。
  “能不能把眼罩取下来一下,我有点不安……”
  “韵,我说了要再给你一个婚礼,你就依我好吗?”
  “嗯。”
  听到“我”
  说了与刚才同样的话,韵不疑有他,便不再坚持。
  王虎深吸一口气:“韵,我要来了。”
  “嗯。”
  于是王虎便坐在了床上……我让虎哥全程自由发挥,本以为虎哥会马上进入正题,却没想到他坐在

了床边,第一件事却是伸出了手,抚摸韵的脸庞。
  对,他不急不缓的体验着我妻子光滑柔嫩的脸庞,彷佛是一个深情的丈夫在抚摸心爱的妻子,而我

的韵,我的妻子,却在享受着他的抚摸,并且真正地安下了心。
  而我,此时却是失落和快感交替,一个简单的抚摸,竟然就让我有了这么大的反应!我这边五谷杂

陈,可是虎哥却没有停下,他将另一只腿也移上了床,然后整个人跪趴到了韵的正上方,然后脸对着韵

的脸,看到这里,我马上明白了他要做什么,心马上揪了起来。
  果然,虎哥抬头看了我一眼,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然后缓缓伏下了头,只到停在了离韵一公分

的地方,双方甚至可以呼吸彼此的空气,不,他们正在呼吸彼此的热气!!韵被男人的挑逗弄红了双颊

,正想说话,却被找到了机会的王虎开口含住了樱唇……看到虎哥的大嘴与韵的红唇再无间隙,那只属

于我的甜美被人肆意享受,我的心彷佛被狠狠的抽了一下,而下体却变得更加坚硬如铁。
  而虎哥吃下了那梦寐以求的樱唇后,却没有继续,反而将大嘴移开,在韵的耳边耳语了几句,韵摇

了摇头,虎哥却说:“拜托了,老婆。”
  听到这里,我激动的颤栗不止,那是曾经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称谓,现在却被这个丑陋的中年男人得

到了,而妻子拗不过,竟然答应了他什么……在我惊诧的眼神中,妻子的小嘴慢慢吐出了一条粉嫩的小

舌头,就彷佛在寻求什么,晾在空气中,显了出一丝淫靡,虎哥见身下的仙子终于答应,自然不会让佳

人多等,将自己的粗大舌头伸了出来,与那害羞的小舌相接,就彷佛是一对私会的小情人,他将舌尖与

舌尖相触,然后绕着那丁香小舌画了个圈,彷佛在为自己的领地做标示,然后张口在我惊恐的眼神中把

整个小舌含入了口中,然后与仙子双唇相接,只见那毫无缝隙的双唇不停蠕动,彷佛有两条小蛇在里面

纠缠翻涌,而两人的喉咙也在不停翻滚,似在吞咽着什么……
TOP Posted:2017-04-19 11:52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