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顶楼的小爱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顶楼的小爱
陈先生的肉肉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369
威望: 44 點
金錢: 5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5-09-11


顶楼的小爱



一听到室友打开大门的声音,同时伴随着一个听起来像是喝醉了的女人的娇笑声,我就知道今天晚上不用想好好睡觉了。果然,室友和那女人进了房间没多久,隔壁就传来『碰碰碰』的声音,伴随着女人狂浪的呻吟,让正在逛网拍的我感到一阵莫名的焦躁。

  我只好开始放音乐,并把喇叭开到最大声,但隔壁疯狂欢爱的声音依然能隔着墙壁传进我耳朵里,令人坐立难安。

  也太久了吧!我看着电脑萤幕右下角的时间,从十二点一直到了凌晨一点半,那女人的呻吟居然没有停下来过,弄得我都想帮她叫救护车了。

  终于,那规律的摇床声的节奏越来越快,女人发出近乎尖叫的高音,接着一切像是画上休止符似的,把宁静还给了夜晚。

  过了一会儿,隔壁的门打开了,我想是室友走出来上厕所吧,我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了勇气,也跟着走出门,站在厕所门口等他出来。

  接着,只穿着一条短裤的室友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虽然他裸着上身,露出壮硕的胸肌,而且个头比我高了不只30公分,但我依旧抬头狠狠瞪着他。

  看到我的时候他也愣了一下:「oh…你还没睡啊?」这句开场白让我心里不由得一阵无名火起:「我才搬来两个多礼拜,你几乎每天都带女人回来,这么吵是要人家怎么睡?」室友露出带着歉意的微笑:「sorry。」听到他这么老实的道歉,反而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瞄了一眼他半开着的房门,床上的女人裹着棉被,一头长发散落在枕头上,似乎已经睡着了。

  「可以请你把床换个位置吗?你的床一直撞到我这边的墙壁,咚咚咚的很吵。」我说。

  「ok!ok!我明天就换。」我依旧不满的双手环抱在胸前瞪着他,室友则是用手势对我表达他的歉意,过了一会儿,我叹了一口气,转身回房间。

  「hey,小爱,」室友从背后叫住了我:「今天上午那堂通识课,老师讲话讲太快了,我听得不是很懂,你可以借我笔记吗?」我回头看了他一眼,说:「你等一下,我拿给你。」我的室友,同时也是我大学通识课的同学,从美国来台湾学中文的交换学生James。

  喔,对了,他是个黑人。

  ****「小爱,听说你搬到学校附近了?」「喔,对啊,因为是顶楼加盖,所以比较便宜。」「是喔,那会不会比较不安全啊?」「是还好啦,只是…」「嗯?」「没有啦,就隔音比较差,晚上会睡不好,不过住久了应该就习惯了。」家豪点点头,接着我就把话题带到了别的地方。

  家豪是我的大学同学,从大一开始我们就很要好,也因为他的关系,我加入了系篮当经理。一直以来我们都走得很近,让很多人都以为我们是一对,不过认识一年多了,我和家豪还是保持着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

  这天下课后,他牵着自行车陪着我走到租屋处楼下的大门,接着说:「天哪,居然离学校这么近,以后翘课有地方可以睡了。」「屁咧,谁要给你睡啊。」家豪故意露出惊讶的表情看着我,我才发现自己讲错话了,就瞪了他一眼。

  「你刚刚说什么?要给我睡?不好意思我没听清楚,你可不可以再说一次?」「我是说我才不要借床给你睡咧!吼!你害我越描越黑了啦!哼!」家豪嘻嘻笑的看着我,直到我呛他叫他快滚,他才踏上了自行车。骑了一小段以后他转头挥手向我道别,我则是对他做了个鬼脸。

  这时候楼下的大门打开了,我的室友James走了出来。

  「hello,小爱,刚刚那个是你的男朋友?」我没回答,看了看他的打扮,反问他说:「你又要去夜店玩了?」James则是摊了摊手,一副很无奈的样子,看他这个样子让我更不爽了,转头就往楼上走。

  「bye bye!」James说,看来今晚又不用想早睡了,我一定得去找一副好一点的耳塞。

  ****当初会选择租这间顶楼加盖的雅房,主要是因为房租便宜,离学校又近,虽然得跟室友共用卫浴,不过看在便宜的租金和采光良好的大阳台上,还是租下来了,结果没想到隔壁住的竟然是一个夜夜笙歌的黑人交换学生,唉,真是悔不当初。

  「嗡~嗡~嗡~」就在我躺在床上看言情小说的时候,手机响了,是家豪打来的。

  「喂,你在干嘛?」「没干嘛啊,在看书。」「是喔,你有看今天的NBA吗?」「有啊,火箭又输了,唉。」最近我跟家豪每天晚上总是要聊上一两个小时,冲着网内互打免费,每次都聊到手机快没电了才甘心。

  不过就在我们聊班上的八卦聊得正开心的时候,房间外传来大门被打开的声音,跟着就听到James和不知名女人的嘻笑声。

  等他们进了房间,我立刻拿着手机走到了后阳台。

  要是让家豪听到他们发出的声音,总不能跟他说是隔壁在看A片吧。

  果然没多久,James的房间里就传来规律的摇床声和那女人杀猪般的呻吟,真是够了,居然每次都可以带不同的女人回来,这些夜店妹到底是有多哈洋屌啊?我趴在阳台的矮墙上继续讲电话,尽可能的不去注意到那些声音。

  「你在外面啊?」家豪问。

  「嗯啊,出来透透气。」「该不会是去抽菸吧?哈。」「抽你个头啦!」被他这样一提醒,我反而真的从外套口袋里拿了一根菸出来点。我是会抽菸的,只是没有让家豪知道,毕竟大部分的男生都不太喜欢女生抽菸吧。

  就在抽了几口以后,我无意识地转身背靠着矮墙,正好面对着James房间的窗户,然后映入眼帘的画面让我当场愣住,手上的菸就这样掉了下来。

  如果早知道他的窗帘只拉上了一半,我是绝对不会转头过去看的,但已经来不及了。我看到了那女人跪趴在床上,而James就站在她的身后,用背后位的姿势性交着。

  他们俩当然是全裸的,James黝黑的身体和那女人的白皙肌肤形成强烈的对比,因为他们是侧面对着我,让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的动作,James的大手扣住了那女人的腰,将她用力地向后拉,随着他的动作,那女人一边发出高亢的呻吟。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女人总是被James干到惨叫连连了,从我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James的黑色阴茎在女人体内抽送着,每次进入的时候都好像插到了底,让女人痛的哀哀叫,但还是有一大截留在外面,光是露在外面那一截就长到让我惊讶得合不拢嘴了,这恐怖的大怪物到底是有多长啊?

  没多久,James就告诉了我答桉,他将阴茎从女人的股间抽出来,那女人立刻就瘫软的倒在床上,然后James将她翻过身,并把黑得发亮的大家伙在那女人的肚子上甩了几下。

  天哪,那长度几乎都快抵到女人的胸口了,那么大的东西到底是怎么放进去的?这样会出人命吧!接着James握着他的大黑肉棒套弄了几下,开始在女人的身上射精,我瞪大了眼睛,吓得赶紧摀住了嘴以免叫出来。

  只见白浊的精液喷洒在女人的脸上和胸部上,简直就像是在尿尿一样,我从来不知道原来男生一次可以射出这么多的量,太惊人了。

  「也太多了吧…」我无意识地脱口而出。

  「嗯?什么东西很多?」手机那头的家豪问到,我才惊觉自己还在跟别人讲电话。

  「呃,没什么啦,我是说今天的星星很多。」「喔?是吗?」「嗯嗯,好啦,我手机快没电了,先这样,掰掰。」挂上电话以后,我还是保持着将手机靠在耳边的姿势,而我的双眼已经离不开房间里的那对男女了。

  James对着女人似乎说了些什么,接着他抬起了女人的大腿,再一次将那大的可怕的阴茎整根插入女人的体内。

  我听见那女人发出含煳的呻吟,不知道是说「不要」还是说「我还要」。我想,就算她是叫救命,我完全都能够理解并且同情她吧。

  James一下一下的在女人体内抽送着,女人双手推着他的胸膛,好像受不了似的想将对方推开,但她的大腿却又紧紧的扣在James的腰上,我忍不住盯着那接合的位置,无法尽根没入的黑色阳具露了半截在外面,活像是一条黑色的大蟒蛇,简直就像是在看DISCOVERY的动物奇观一样,女人的身体怎么可能容纳的了这么大的家伙啊?

  也因为实在是看得太入迷了,当我的视线跟James四目相对的时候,简直就像是做坏事被抓到的小孩一样,我吓得浑身一震,手机也从手掌上滑落掉了下来。

  我慌张地赶紧捡起了手机,缩着头立刻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窝进棉被里摀着耳朵。

  但就算是这样,我还是能清楚地听到隔壁传来床铺摇动的声音,同时伴随着女人虚脱无力的呻吟,和James的低吼喘息声…****隔天一早,一整晚没睡好的我稍作打理了以后就出门去学校,想说趁室友和那女人还没醒来的时候赶快离开,以免尴尬。

  不过进了教室以后,我还是一整个失魂落魄的,想不到自己竟然意外的偷窥了室友的房间,而且到最后还被逮个正着,这下子今天回去该怎么面对这家伙啊!

  开始上课了,虽然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说些什么,但我一句话也听不进去,还好这堂课是通识课,咦?那不就是…当我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的时候,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旁边可不可以坐,我抬起了头看,是James。

  他对我露出了微笑,我则是立刻撇过头去,他若无其事地放下背包,在我身旁坐下拿出笔记开始上课。

  我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得好快,满脑子都是昨晚的画面,虽然身旁的James好好地穿着POLO衫和牛仔裤,但我脑海里浮现的居然是他全裸时那壮硕的胸肌和大腿的肌肉线条,怎么样都没办法不去想,忍不住斜眼瞄了一下James裤裆的位置。

  『这么大的东西,他到底是怎么放进裤子里面的?』我心想。

  「你在找什么吗?」James微笑的看着我说。

  彷佛心事被看穿了一样,我吓得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摇摇头。

  James接着说:「你的脸好红,发烧了吗?」我这才发现自己的脸好烫,大概已经羞到满脸通红了吧。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钟响,我二话不说地赶紧抓了包包就要往外冲,这时候听到James在我背后说了一句:「bye bye!晚上见。」我不敢再回头看他,快步离开了那间教室。

  ****当我在前阳台晾衣服的时候,后阳台那一头就隐约传来James和女伴在浴室里鸳鸯戏水的嘻笑声,让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现在James的行径就越来越猖狂了,不但直接带人回来共浴,甚至在阳台就直接搞了起来,好像故意要让我看到一样。

  只听到嬉闹的声音逐渐转换成呻吟声,伴随着肉体撞击啪啪作响的声音,我努力按捺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做事,但仍然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都变得越来越急促,手脚也隐隐发软无力,越来越慌乱的我只想赶快晾完衣服回到房间里。

  但就在我好不容易忙完,走出前阳台的那一刻,隔着走廊就看到了赤裸的James抱着不知名的丰满女人站在后阳台正面对着我,那女人像无尾熊一样巴在他身上,双手无力地搂着他的脖子,被James一下一下重重的往上顶。

  「呃啊、喔、不要、停…」女人虚弱的呻吟着,下体被那黑色的粗大阳具贯穿撑得开开的。

  而James轻松地扶着女人肉感丰腴的臀部和大腿,好像只用阴茎撑着女人的身体一样。

  『被那么大的东西放进来,到底是什么感觉…?』当意识到的时候,赫然发现我竟然把自己代入成眼前这个巴在James身上的女人,想像着自己被那根黑色阳具插入的感受,我忍不住夹紧了大腿,感觉下体变得好热、隐隐发痒。

  慢慢的,James的动作越来越快,而女人的呻吟逐渐转为高亢的尖叫。

  「天哪…我不行了…会死掉…啊啊…」在走廊上看着这一幕的我,双脚好像被钉住了一样动弹不得,只能傻傻的伫立在原地,盯着眼前这对男女的动作。

  终于James发出野兽般的吼声,双手紧紧扣住那女人的腰,勐力的顶了好几十下。那女人仰着头狂乱的呻吟着,彷佛同时承受着剧烈的痛苦和快乐一般,一边尖叫着说不要,一边又死命地抓着男人的肩膀。

  最后James狠狠一入,在女人的体内射精,眼前的画面刺激的让我双腿发软,整个人跪坐在地上。

  激烈的欢爱结束后,James将那虚脱的女人扛起来放在肩膀上,好整以暇地穿过走廊站在我面前。

  他那湿漉漉、还沾着白浊体液的半软硬肉棒,就这样在我的鼻子前面晃呀晃的,一股淫糜浓烈的气味让我头皮发麻,却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掉了一样,无法逃离这令人难堪的状况。

  James咧嘴一笑,就扛着那女人走回自己房间了。

  我挣扎着爬了起来,也赶紧逃回自己的房间,躲进了棉被里。

  那一晚我害怕得不敢让自己睡着,缩在被窝里盯着房间门看,生怕半夜的时候James会突然打开门闯进房间里。

  当闹钟响起的时候,我迷迷煳煳地看着窗帘外透进来的阳光,才惊觉自己竟然睡着了。

  慌张地掀起棉被,看到自己的衣服还是好好地穿在身上,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内心深处竟也感到了一丝失落。

  ****「小爱,你的声音听起来没什么精神,是身体不舒服吗?」电话另一端的家豪说。

  「没什么啦,就有点累累的。」我说。

  其实我已经连续几天没有好好睡了,为了防范自己被James夜袭,一回到家我就将自己的房门和窗户上锁,还在床边准备了一瓶防狼喷雾。

  但不知为何,James已经连着三天没有回家了,让紧张到好几晚都睡不着觉的我感觉好像笨蛋一样。

  我趴在后阳台的矮墙上,茫然的抽着菸,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家豪讲手机。

  眼见已经过了十一点,看来那家伙今天也不会回来了。

  然而,就在我准备要跟家豪道晚安、挂上电话的时候,从背后传来了钥匙打开大门的声音。

  我倒抽了一口气,整个人紧张地缩了起来,就听到James吹着口哨走了进来,似乎是一个人回来的。

  他穿过走廊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一颗心怦怦乱跳的我慌了手脚,应该要赶紧逃回房间躲起来的,可是却怎么样也动不了。

  这时候James的房门再度打开,我听着他的脚步声从房门走到了浴室,接着浴室传出了淋浴的冲水声。

  我忍不住侧身去看,浴室的窗户是开着的,就看到James拿着莲蓬头冲着自己的身体,热水顺着他精壮的肌肉线条流淌而下,那条粗大的阳具就这样软软的垂在他的两腿之间。

  接着James转过身去,好像在向我展现他结实的背肌和紧绷的臀部一样,让我不由得看傻了眼。

  虽然住在一起已有一段时间了,但一直到这时候,我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黑人室友,其实长的挺帅的。深邃的眼眶、厚唇、浓眉、鼻梁高挺,宽阔的背膀和胸肌,James确实拥有许多让女人心动的条件。

  看着这样的画面,我感到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无意识地吞了一口口水。

  我当然知道James是故意站在窗户前让我看见的,可是却怎么样也没有办法从将视线他身上移开。

  接着James在身上抹满了肥皂,他看似随性的动作竟然让我砰然心跳。

  看着这一幕,让我深刻地体会到所谓的「男性魅力」是怎么一回事,就算隔着好几公尺远,彷佛都能嗅到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男性费洛蒙似的。

  「小爱、小爱,你还在吗?」家豪在电话那端叫了好几声,才让我从入迷的状态回过神来。

  「嗯,我累了,要先睡了,晚安。」虽然挂上了电话,但我仍然拿着手机站在原地,看着James的沐浴秀。

  接着他洗好了澡,没有穿衣服,将浴巾披在肩膀上走出浴室,接着便缓缓的走向我。

  随着他离我越来越近,我的心跳也跟着越来越快。

  我退了好几步,很快的背就靠到后阳台的矮墙上。

  终于他还是站到了我的面前,我仰头看着他,就像是被狮子盯住的猎物一样动弹不得。

  「你…你想干嘛?」好不容易挤出了这句话,让James笑了出来。

  就在我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他伸出了双手紧紧搂着我,接着低下头吻住了我。

  「唔!嗯…不!」我吓得不停挣扎,但一点效果也没有,我被他整个人抱起来双脚悬空,他一只手环抱着我的腰,另一只手紧抓着我的臀肉揉捏着。我紧闭的双唇很快就被他突破,将长长的舌头伸进来在我的嘴里翻搅着。

  「唔…唔…」我不停地扭动身体,想要挣脱他的怀抱,但随着他强硬且激情的热吻,我感到自己的手脚发软,渐渐地失去了力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离开我的嘴,被吻的迷迷煳煳的我才赫然发现,自己竟然被他吻到放弃了挣扎,还主动的伸出了舌头和他缠绕着。

  他咧嘴一笑看着我,想到自己居然这么轻易的就被他的吻给攻陷,这让我羞的低下头去不敢看他。

  接着他将我整个人扛了起来,然后转身走向他的房间。

  「不要!放我下来!」我紧张的双脚乱踢,但仍是被他抓得紧紧的,James扛着我走进房以后反手关上门,接着将我一把抛到了床上。

  我缩在床边,背靠在墙上,拉起了他的棉被遮住身体。这动作让James又笑了出来,我想在他看来这不过就是垂死的挣扎吧。

  他一把将棉被扯掉,接着按住了我,整个人压上来又是一阵激烈的热吻。

  我的双手仍然试图推阻着他的身体,但我知道自己已经逃不掉了。

  James一边扣住我的后脑勺,让我无法逃离他的吻,同时一边很熟练的隔着衣服解开我的胸罩,当胸口一松的时候,我心想:『完了。』他放开了我,跨坐在我身上,一边将我的衣服往上推,接着一双大手就覆盖在我的乳房上。

  我34E的胸部虽然不算小,但在他的大手掌握之下,就好像两颗小馒头似的,被他恣意的搓揉着。

  「nicebody…」James似乎很满意的赞叹着。

  被他这样盯着看。

  让我不由得又羞又恼,死命地用手想遮住胸部,却还是被他把我的手给拉开。然后他趴了下来,含住了我的右乳房,开始用舌头快速的来回舔着乳头,同时用手指夹着我另一边的乳头揉捏着。强烈的刺激让我忍不住放声大叫。

  「啊啊啊!不可以…这样…很刺激…啊!」我试图要将他的头推开,但被舔到全身发软的我已经没有力气了,就在我松懈下来的这一刻,James用力地将我的短裤和内裤一并扯了下来,再也没有任何反抗的本钱了。

  接着他毫不犹豫地把手伸进我的大腿内侧,然后我和他都吓了一跳,因为我的小穴湿到难以想像,他粗粗的手指轻而易举地滑进了我的体内,他兴奋地笑了,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忍不住仰头呻吟。

  「天哪…不可以…James,你不能这样…」「Why?你不是已经准备好了吗?」他一边说,长长的手指就在我的体内抠弄着,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想不到自己的身体竟然这么不受控制,让我羞到都快哭了出来。

  James兴奋到发出粗重的喘息声,他抓住了我的脚踝提的高高的,把我的大腿分开,那粗长到令我恐惧的阳具就竖立在我的面前,胀得发亮的龟头、怒张的青筋盘绕在上面,好像在告诉我它有多兴奋一样。

  「不要…不要…我害怕…」我紧张到都快哭出来了。

  「不要怕,宝贝,我会温柔一点。」James一边说,一边将他胯下那可怕的黑色阴茎对准了我的阴道口,就这样缓缓地推了进来。

  「啊!啊!不要!」我紧张得不停尖叫,紧绷着身体让阴茎没有办法再继续深入。

  我急促的呼吸就好像气喘发作了一样,于是James停止了动作,趴下来抱住我安抚着,一边舔着我的脖颈试图让我放松。

  「可以了吗?」James说。

  「不、不行…啊!」就在我分心回话的同时,James用力一挺,又将肉棒在我体内挺进了好长一截,从来没有被进入到这么深的地方,阴道被撑开到了极限,全身发麻,完全失去了力气。

  从他开始试图进入我体内的时候,我害怕的一直紧闭着双眼,James再度停止了动作,好像要让我适应他的肉棒一样。我想应该是被顶到底了吧,我睁开眼睛一看,才发现那黑色的大阳具竟然还有好长一截还露在外面。

  这时候James抬起了我的腰,调整了一下角度,将那还露在外面的部份一口气推了进来,顶到最深。

  「呃啊…」我的呻吟像是被切断了一样,只觉得瞬间胸口一窒,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脑袋一片空白…****「嘿,小爱,你还好吗?」趴在桌上的我抬起头一看,是家豪在叫我。

  「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吗?」家豪担心的说。

  「嗯,那个来。」我说。

  「这样啊,你要不要请假回家休息?」我摇摇头,接着问他:「你今天有骑车吗?」「喔,有啊,我今天是骑机车来学校的。」「载我去药房买个止痛药好不好?」「没问题!」搭上家豪的机车以后,疲倦的我将头靠在他的背上,这似乎让他有些紧张,一直找话题跟我聊天。

  这时候机车骑过了一个窟窿,酸麻的大腿和隐隐作痛的小腹被这样一震荡,让我忍不住叫了出来。

  「对不起!怎么样?你还好吗?」家豪慌张地说。

  「没事…没事…」我有气无力的说,小腹深处还隐约有被硬物顶着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啊!!!啊!不要…天哪!」我狂乱的哭喊着,死命地尖叫呻吟,而压在我身上的James则是不顾一切的将他的粗长阴茎重重的顶入我的体内,每一下都狠狠地顶到最深。

  「呜呜…会死掉…要坏掉了…啊!」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像是被宰杀的小动物一样在他身下激动的哭喊求饶着。

  「求求你…停下来…啊啊…」James咬紧了牙关,好像很痛苦似的在我体内进出着。

  「宝贝…你好紧…FUCK!」他那长到夸张的阴茎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可以尽根没入我的身体,每一次当他顶到最深时,我感觉自己的阴道被撑开到了极限,紧绷着好像要将那肉棒用力推出去,又好像是紧紧夹住不让他拔出来,强烈的刺激让我分不清楚是痛楚还是快乐,只希望这一切能够快点结束。

  「宝贝…你让我好爽…不行了…我要射了…」随着这句话,James的动作越来越快,比刚才更强烈的刺激冲击让我再也叫不出来,感觉内脏好像都被他的粗大阴茎翻搅到移位了一样,身体深处闷闷的很难受,但竟然让我感受到一丝喜悦,不知道是因为终于要结束了,还是这疯狂激烈的性爱真的让我有了快感。

  「喔喔喔!啊!!!」「啊…天哪…要死掉了…」James野兽般的嘶吼盖过了我无力的呻吟,他将阴茎深深的插入开始射精,那东西在我体内一鼓一鼓的弹跳着,同时身体深处也被他的灼热精液暖暖的浇灌着,竟让我有种幸福的感觉,我激动又难受地放声大哭,眼泪和唾液无法控制的流满了我的脸。

  不知道过了多久,James终于将那可怕的东西从我体内抽出来,然后摊在我的身上,在我耳边呓语着:「宝贝,你好棒,我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彻底虚脱的我闭上了眼睛,失去了一切的感觉,就这样沉沉的睡去。

  ====「到了。」「嗯,谢谢。」我忍着大腿的酸痛,很辛苦的下了车,家豪很担心地看着我。

  「要我陪你进去吗?」「不用啦,我自己去买就可以了。」走进药局后,我拿了一盒普拿疼,然后站在柜台前犹豫了好一阵子,才终于鼓起勇气对女店员说:「请问…事后药放在哪里?」「请等一下。」她转过身从架子上拿了一盒药给我,吩咐了一些使用后可能会产生的副作用。接着店员看了一眼在外面等我的家豪,对我说:「叫你男朋友要记得戴套啦,吃事后药很伤身的。还是你要不要顺便买一般的避孕药?」我思考了一会儿便点点头,让店员帮我拿了一盒避孕药。

  回到家以后,我立刻走进浴室去冲澡,花了很长的时间搓洗自己的身体。当无意间看到自己胸部上一个红红的印记的时候我愣住了,那当然是James在我身上留下的。

  我站在镜子前面,轻轻的抚摸着那吻痕,不知怎么的,竟然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就在这时候,浴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个浑身赤裸的壮硕黑人走了进来,我吓的大叫,但随即就被他搂紧身体吻住了嘴。我不停的用手搥他、推他,但仍被他抱紧热吻着。

  一会儿他放过我的双唇,开始吸舔着我的脖颈,并且用手将我的臀肉拨开,直接把手指插了进来。

  「啊!不要!放开我!」我惊恐的大叫,被这样突然的侵犯让我又羞又气,狠狠的就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但James一点都不以为意,手指执着的抠弄着我的小穴,一下子就让我腿软的站不住了。

  接着James把我转过身去趴在墙上,抓紧了我将他的肉棒一口气插进了一半,昨晚才被他折磨了一夜的红肿小穴都还没恢复,强烈的刺激痛得让我眼泪都飙出来了。

  「呜呜…不要…不可以…」兽性大发的James当然不会理会我的求饶,一双大手紧扣着我的腰,一寸一寸将他的肉棒的推进来,我难受的咬牙闷哼着,他似乎也很吃力的低吼着。

  「oh…SHIT!好紧…」「唔…喔…天哪…好深…」肿胀的肉穴终究还是被他的粗大阳具给完全侵占了,当他完全进入我体内以后就不再动作,James把我压在墙上,似乎很舒服的微微颤抖着。

  「天哪…宝贝…你让我好爽。」「不要啦,你拔出来啦…唔啊…」我忍不住抵抗似的扭了一下腰,但这同时粗硬肉棒卡在体内摩擦着,带给我强烈的刺激,差一点就这样昏了过去。

  这时候James把我的头转过去,吻住了我的嘴,我试图反抗,但只要身体一动,被紧紧插着的敏感小穴就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James似乎也很舒服的样子,发出了愉悦的闷哼声。

  「oh…宝贝,你让我好舒服。」「唔…不要啦…放开我…」我不住地扭动着,想把体内的巨大异物给推出来,但这似乎带给他更大的快感,紧抓着不让我逃。

  「天哪…我好像快要…喔喔…GOD DAMN!」James突然抓住我勐力抽插了几下,接着紧紧的抱住我插到最深,我整个人悬在空中被他抱在怀里。就在这时候我感觉到体内的大肉棒瞬间胀大,接着一股股热流灌了进来。强烈的射精力道让我忍不住放声呻吟着。

  「哇啊!你…你…怎么…」我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身后的James,他皱着眉头,表情看起来似乎很痛苦又很舒服的样子。

  我身体里面的肉棒鼓动着,吹出大量的精液。我的阴道清楚地感觉到阴茎的脉动,和那浓热精液的触感,我不由得闭上双眼,体会着这奇异的感觉。

  他持续射了好久,我想大概超过了一分钟吧。

  终于James将阴茎抽了出来,我全身的力气好像跟着被抽掉了一样,腿软到站不住的我直接跪坐在浴室地板上,不住的喘息着。

  接着他扶我起来,我有些恼怒的瞪着他,但James似乎不以为意,开始为我冲洗身体,接着拿浴巾很仔细地替我擦拭着。

  然后他将我整个人公主抱起来,走出了浴室,我依旧瞪着他的眼睛,但James却是温柔地微笑看着我,这竟然让我有点害羞,撇过头去不敢再看他。

  James抱着我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将我放在他的床上,我立刻转过身去窝在靠墙壁的那一侧,然后他也躺到床上来,将我搂进他怀里,并拉起棉被盖住我们俩赤裸的身体。

  我的头靠在James强壮的手臂上,他的另一只手环抱着我的腰,手掌也顺势就握着我的右乳。

  我感觉着他的鼻息和体温,顿时心情变得很复杂,脑袋一团溷乱,完全无法思考。

  接着他发出了轻微的鼾声,似乎就这样睡着了,我尝试着动了一下身体,反而被他抱得更紧。

  看样子今天是别想回自己房间睡了,幸好明天是周六,但这同时我又想到,这不就代表他有整整两天的时间可以…?我不敢再想下去,赶紧闭上了眼睛。

  就在我半梦半醒、迷迷煳煳的时候,James的手开始在我身上游移着,轻抚我的腰部、臀线,他的手指夹着我的乳头搓揉着,这样的刺激让我渐渐清醒过来,忍不住扭动身体。

  「不要啦…你不可以…啊…」天哪,这男人该不会又想要了吧…James一边舔着我的脖颈,酥麻的感觉传遍了我的全身,我一转过头去就被他吻住了嘴,他的大手不停的爱抚着我的敏感部位,阴蒂、乳头被他的手指来回激烈的挑逗着,渐渐的我感觉到下体变得湿热,心跳加速,呼吸困难。

  「宝贝…我要你…」James在我耳边呢喃着。

  「唔…不、不要…」但当我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意识到自己其实是想要的,不由得觉得很羞耻。

  这时候James将我翻过来压在我身上,看着他兴奋激动的表情,我感觉到自己竟也和他同样的兴奋并期待着。

  「来吧,宝贝…」他一说完,就分开我的大腿,将他早已兴奋胀大的阳具对准了我的穴口,并缓缓地推进。

  随着他深入我的体内,我不住地尖叫呻吟着,粗硬的肉棒将我的阴道撑开,但不再像前两次性交时这么的难受,似乎身体已经逐渐习惯了黑人阴茎那异乎寻常的尺寸。

  终于他又一次的完全进入了我,James放在里面一动也不动,我缩紧的小穴感觉着肉棒的搏动和温热,彷佛身心都跟眼前的这个男人紧密的接合着。我痴迷地看着他的脸,他的黝黑肤色尤其带给了我强烈刺激。

  一个礼拜前,我还对这个男人怀抱着深痛恶绝的情绪,甚至因此觉得所有的黑人都是满脑子精虫的浑蛋,但现在的我却被他压在身下紧紧地插着。

  想到这里,强烈的羞耻和屈辱竟让我感到兴奋,乳头也因此尖翘硬挺着。

  接着他从我的小穴里抽出一大截,然后再温柔地缓缓推到最深,他每深入一次就让我忍不住尖叫,伴随着他畅快的喘息呻吟。

  「OH!GOD!宝贝…我爱你…」我咬紧牙根,承受着他带给我的强烈刺激,当他完全进入压在我身上的时候,感觉都快要窒息了,小穴饱胀的感觉让我不住的缩紧了身体。

  「啊!啊!天、天哪!」突然,一阵快感像电流一样从嵴髓传遍了全身,接着整个人感觉像是被抛到了半空中的失重状态,然后好像放烟火一样,快感从末梢神经一点一点的炸裂开来,最后一阵剧烈的大爆炸淹没了我的身体,瞬间一片空白。

  等到意识回到我的体内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激动地哭喊着,James兀自抓紧了我的腰勐烈抽送着,强烈的快感一波一波的冲击着我的身体,从未体验过的激烈高潮,让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放浪的大哭大叫着。

  「啊!!!啊…救命…要死了…我要死掉了…」「喔喔喔!FUCK!FUCK!」我激烈的反应让James再也忍耐不住,在我体内再次释放出大量的精液。

  高潮过后的James整个摊倒在我的身上,再也没有任何力气的我,就这样睡着了。

  ****隔天一早我醒过来的时候,James就坐在我的身边,爱怜的轻抚着我的额头。

  我揉揉眼睛想爬起来,但大腿和腰部酸软地使不上力,James便扶着我让我坐起身来,这时他盯着我赤裸的胸部,让我害羞得赶紧用手遮住了双乳。

  「宝贝,饿了吗?」我点点头。

  「那我去买早餐,咖啡可以吗?」「嗯…」他走出门以后,我依旧茫然地看着门口。

  过了一会儿James提着麦当劳的袋子回来了,我和他就坐在床上一起用早餐。

  我裹着棉被默默地吃着,偶尔接触到他温柔的视线,就害羞地低下了头不敢再看他。

  吃完早餐以后,我想试着下床,但下半身依旧酸软的提不起劲,他微笑地看着我的动作,那一派轻松的模样让我忍不住气鼓鼓的说:「拿衣服给我穿啦!」「OK!OK!」James笑着说,从衣柜里拿了一件他的上衣给我,这超大号的T恤虽然可以遮住我的大腿,但宽大的领口几乎都快开到我乳头的位置了。

  他似乎很满意地看着,让我又羞又窘的低下了头,就在这时候,我注意到James的裤子竟又胀起了好大一块,让我不由得惊恐地看着他。

  「你…你…」James什么话也没说,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接着掀起我身上的T恤,把头钻进去开始吸舔着我的乳房。

  「天…天哪…不要啦!人家不要了啦!」我吃力地想推开他,但一点用也没有,很快地James将我翻过来趴在床上,从背后进入了我,接连被折腾了两天的小穴传来一阵甜蜜的痛楚。

  「唔…喔…好…好深…」「宝贝,让我们再HIGH一次吧!」我听着木制床架发出规律的唧嘎声响,双乳被他抓紧了揉捏着,我放弃了矜持,不由自主地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欢愉的呻吟。

  接下来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James不曾再带过任何的女人回来。但取而代之的是,我成了他唯一的发泄对象。

  自从被他侵犯的那一晚后,我就不曾再回到自己的房间睡了。每个夜晚,我都被他那粗大的阳具折腾得死去活来、呻吟求饶,直到他终于将炙热的精液发泄在我体内,有时候一天还不止一次,连假日都要被他从天亮干到天黑才肯罢休。

  渐渐的,我不再哭喊了,甚至开始主动扭腰迎合他的动作,让我和他都藉此获得更大的快感。我的改变让他更加的热衷于跟我做爱,用各种姿势和性技巧开发我的身体,就连月事来的那几天,他都要我用口手为他服务,并吞下他的热精。

  于是我从恐惧、抗拒、害羞,逐渐在他巨大的尺寸、旺盛精力和熟练的性技巧下彻底被征服,变成了一个主动迎合、享受性爱并乐在其中的小女人。

  ****「小爱,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啊?」下课的空档,坐在我旁边的家豪突然说。

  「嗯?还好啊,怎么这么问?」「喔,没有啦,只是最近打电话给你都没接,想说你是不是在忙什么。」「喔…最近手机是有点怪怪的,可能要拿去修理吧。」我说。

  「嗯嗯。」看家豪似乎接受了这个答桉,让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对了,今天晚上的事你还记得吧?」「嗯?什么事啊?」「要去夜店帮班代庆生啊,你会去吧?」「喔…嗯,当然会去啊。」下课后,家豪送我走到租屋处的楼下,并约定好来接我的时间。

  接着我走上楼,当我一打开大门的时候,James就站在门口迎接我,还没来得及放下东西就被他紧紧地拥住热吻着。

  性交结束后,我虚脱的被他搂在怀里,感受着那令人陶醉的余韵。

  过了一会儿,我说:「那个…我待会要跟同学去夜店…」「嗯嗯。」「你…会想一起来吗?」我鼓起勇气问他,说完以后感觉自己都脸红了。

  James轻抚着我的头,微笑看着我。

  「抱歉,宝贝,今晚我有别的约会。」听到这句话,不知怎么的我竟然有些恼火,很乾脆的从床上弹了起来,到浴室里简单的冲了个澡,接着我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开始梳妆打理自己。

  James也走了进来,似乎很有趣的看着我化妆,我没好气地对他吐了吐舌头。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问我?」『你是不是要跟别的女人出去?!』我很想这么问,但终究没有说出口,感觉好像只要问了这句话就输了一样。

  就在我刚化完妆的同时手机响起,是家豪打来的,说他已经在楼下等我了。

  我看都不看James一眼,拎了包包就跨步出去。

  就在我正要走出家门的时候,James搂住了我,在我脸颊上轻轻一吻。

  「抱歉,宝贝,祝你玩得愉快。」他略带歉意地看着我。

  我怨怨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身下楼。

  ****在夜店的包厢里,大伙儿玩得相当开心,我也暂时将James的事情抛在一旁,跟同学们喝酒划拳,然后到舞池中央跳舞醒酒,接着又回去继续喝。

  家豪似乎也喝多了,靠在我的身旁,过了一会儿,包厢里的同学们都刚好出去跳舞了,只剩下我和他在里面,不知怎么的,他很大胆的搂住了我的肩膀。

  「小爱,我有话跟你说。」「嗯?」「我……你。」「啊?你说什么?」夜店的音乐声响太大了,让我听不清楚他说什么。

  「我喜欢你!」家豪突然很大声的说。

  「我也喜欢你啊!哈哈!」我以为他是喝醉了在借酒装疯,于是我也大笑着回应他,突然他抓住了我的肩膀,然后吻住了我。

  「唔!」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时候其他的同学冲了进来,嘻笑的看着我们。

  「在一起!在一起!」「喇机!喇机!」同学们在包厢里起哄叫闹着,接着家豪放开了我,转过去对他们比出「YA!」的手势,我惊恐地看着他们,然后起身闷着头跑出了包厢。

  「小爱!小爱!」家豪在我背后叫着,但我不理会他,冲进厕所里把门反锁。

  我坐在马桶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就这样在里面待了快十几分钟。这时候有人敲了敲门,我叹了一口气,心想该来的还是要来。当我打开门的时候,一个高大的黑人站在我面前,让我吓得大叫。

  「啊!!!」「OH!sorry,Are you ok?」那黑人也被我吓了一跳,然后我才发现他不是James,我赶紧向眼前的这个黑人道歉。

  「对、对不起!I‘m sorry!」「没关系,」他用中文对我说:「不过小姐,这里是男厕。」「啊!!!」我一看到旁边的小便斗,就吓得赶紧跑了出去。想不到自己居然慌张到跑进了男生厕所,实在是太丢脸了。

  回到包厢后,几个女同学过来安慰我,其他同学也赶紧向我道歉,接着跑出去找我的家豪也回来了,很惶恐的跪在我面前。

  「对不起!是我设计的!一切都是我不好!」「唉唷!你不要跪啦,我只是被吓到了而已。」「那小爱,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家豪突然半跪起来,牵着我的手很认真地对我说。

  「咦?这…」看到旁边这么多的同学,我实在不忍心让家豪难堪,迫于情势,我只好点了点头,接着同学们大声欢呼,家豪也搂住了我,我微笑着回抱他,闭起了双眼,这时候浮现在我脑海里的,竟是出门时James那略带歉意的表情。

  凌晨一点,家豪送我回到家门口,当我跨下他的机车,他坐在那上面看着我,于是我很识趣地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跟他KISS BYE。上楼后,我看了看James的房门,他果然还没有回来,有些失落的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准备就寝。

  ****接着,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James都没有回来。

  我站在他的房门口,突然很气恼的槌了他的门,脑海里浮现的全都是James和其他女人性交时的画面,想到这里,突然觉得自己很犯贱,原来我跟那些女人没什么两样,都只是这黑人浑蛋的玩物而已。

  突然我意识到,自己居然已经爱上了James,这两天在校园里和家豪牵着手约会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会四处张望,就是怕会被James撞个正着。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难过的哭了起来。

  哭了好一阵子以后,我擦擦眼泪回到房间,要准备去洗澡的时候,拉开衣橱时看到了挂在衣架上的一件金色比基尼内衣。

  ====「嘿,宝贝,穿这件给我看好不好?」James拿出我的金色比基尼内衣说。

  「喂!干嘛乱翻人家的衣柜啦!」我抗议道。

  「宝贝,如果你穿这件比基尼去夜店的话,肯定会迷倒所有男人的。」「哼!人家才不会穿咧!」====看着这件金色比基尼,我的脑袋突然浮现出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大胆念头。

  ****「小姐,今晚是比基尼之夜,只要着比基尼上衣就可以免费入场喔。」夜店门口的保全对我说。

  「我有穿啊。」「抱歉小姐,可能要请你把外套拉开来喔。」我很乾脆的把上身穿着的小外套整件脱掉,露出了只穿着金色绑带比基尼的上半身,那保全倒抽了一口气,身旁等待入场的人们也发出了「wow~!」的惊叹声,甚至还有人对我吹了口哨。

  「这样行了吧?」我说。

  「当、当然!欢迎光临!」保全有些慌张地说。

  我不理会众人的目光,将小外套披在肩上就这样走了进去。

  现在的我画上了浓浓的眼妆,浓到连我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穿着整套的绑带比基尼内衣,低腰热裤露出了内衣系带,十足的夜店装扮。

  走进夜店后,许多人盯着我看,我则是板着脸走进了人群里。看着随热闹音乐跳舞的人们,突然觉得有点茫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来到这个地方。

  我坐在吧台区,点了一杯调酒,一个人静静地喝着。有许多人来向我搭讪,我顶多点个头,能不回应就不回应,这些男人倒也很识趣,没多说什么就离开了。

  「Lady,一个人吗?」突然一个带着浓重腔调的声音在我耳边说着,我心里突的一跳,转过头去看,是个黑人,但不是James。

  他用手势问我能不能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我点了点头。

  「我先自我介绍,我叫Mark,是从美国来台湾学中文的。」坐下来以后,他很有礼貌的说。

  『跟James的背景一模一样。』我心想。一想起James,没来由地感到心里一酸。

  然后我跟Mark用中英文交杂的方式,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

  他的中文甚至比James还要好,很会逗我笑,让我郁闷的心情顿时轻松不少,他请我喝了好几杯调酒,我几乎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一改刚刚走进夜店时刻意做出的冷漠表情,开怀地和他笑闹着。

  当Mark提议说要去跳舞的时候,我摇摇晃晃地被他扶着走进了舞池里,在人群里随着音乐起舞。

  Mark就站在我的背后,紧贴着我扭动着身体。

  当快节奏的音乐结束,响起Jason mraz的「I’m yours」这首歌时,我和Mark接吻了,没有任何前兆,自然而然的。

  然后喝得很醉的我,在他的搀扶下离开了夜店,坐上了他的车。

  等到我渐渐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某间MOTEL的床上,身上的比基尼绑带被解开丢在一旁,全身赤裸地跟这个刚认识的黑人Mark拥吻着。

  直到他的肉棒进入我的身体,那粗长但和James有着截然不同形状的黑色阴茎刺激着我阴道里的敏感部位,那酥麻的感觉让我完全清醒过来。

  然后我哭了。

  我感觉自己同时背叛了James和家豪,我坐在Mark的大腿上,激动的抱紧了他,他也扶着我的双乳吸吮着,并用腰力将我往上顶,让我一上一下的套着他的肉茎。

  过了一会儿,我高潮了,我激动的哭喊着,咬住了男人的肩膀,在那上面留下了齿痕。Mark发出粗重的喘息声,不知为何停下了动作,在我的高潮结束以后,将未射精的肉棒从我体内抽出。

  接着他将我抱了起来走进浴室,然后一起泡进了按摩浴缸里。Mark从背后搂着我,爱怜的抚弄着我的双乳。

  「你的身体好美。」Mark说。

  「谢谢。」我有点冷澹的回应着,因为他说的话,让我想起了James那浑蛋在床上对我说过的甜言蜜语。

  「跟男朋友吵架了吗?」我没回应。

  「oh,真是个糟糕的家伙,竟然让你哭得那么伤心。他叫James是吗?」「咦?!」我惊恐地看着他。

  「刚刚你在高潮的时候,一直叫着这个名字,我想你一定很爱他吧?」我摀住了嘴,无法克制的激动哭着,身体颤抖到不能自己。

  Mark轻拍着我的背安慰我,等我哭了好一会儿,他抬起了我的下巴吻住了我。渐渐的我停止了哭泣,和他亲密的吻着。

  「亲爱的,」Mark在我耳边说:「待会儿把衣服穿好,我送你回去,好吗?」「咦?可是…你还没…」我看着他依旧硬挺的肉棒,有些害羞地说。

  「没关系,亲爱的,我只希望你开心。」Mark摸摸我的头,那关爱的眼神就好像把我当成是他妹妹一样地看待。我有些感动,将头埋进了他的怀里。

  然后,我握住了他的肉棒,为他套弄服务着。Mark发出了舒服的喘息声,接着我犹豫了一下,便低下头去含住了他的肉棒。

  「oh…亲爱的,你可以不用这样。」我用James教我的服侍技巧,紧紧地将肉棒吞到最深,然后再吐出来用舌头来回舔舐着。同时两只手握住茎部上下套弄,让Mark发出了愉悦且性感的低吼。

  「天哪…亲爱的,这太美好了。」Mark发出由衷的赞叹声。

  他的阴茎在我的嘴里越发胀大,这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也变得湿热。

  「给我。」我一说完,Mark我毫不犹豫地在浴缸里分开了我的大腿,缓缓地进入我。

  他温柔地在我体内动着,我痴迷地和他热吻,两人的舌头在嘴里交缠着,当他啮咬着我的乳头时,我激动的仰起了身体,他那温柔又热情的技巧竟让我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到达了高潮。

  「啊!啊!要死掉了…不行了…天哪…」Mark停下动作,将阴茎留在我的体内,等待我的高潮褪去,酥软的摊在浴池里。

  「要继续吗?」他说。

  「我…可是、你还没射…」「你确定你还受的了吗?」Mark微笑着说。

  我害羞地看着他,这时候他的肉棒跳动了一下,那刺激让我发出了小猫般的呻吟。

  「啊…好…好敏感…」他的慾望似乎被我的反应给点燃了,Mark弯下腰来靠在我的耳边说:「亲爱的,想要再死一次吗?」我羞的将脸埋在他的胸口,然后小小声地说:「…要。」Mark将我整个人抱了起来,用火车便当的姿势让我悬在半空中,被他的粗大阴茎深深地插入。

  我尖叫着、死命地紧抓着他的背,强烈的兴奋感让我不顾一切的放浪呻吟,激动地喊着Mark的名字。

  最后,我被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黑人送上了数不清次数的高潮,并在我的体内射了整整三次。性交结束后,用尽力气的我和他在床上亲密的热吻爱抚着直到睡着。

  天微微亮的时候,我醒过来了,看着身旁的男人依旧睡得很沉,我轻手轻脚的穿起衣服,叫了计程车回家。接着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洗澡,但昨晚的激情仍在我身上各处留下了红红的印记。

  我包着浴巾走到了James的房门前,试着转动门把,没想到门竟然被我打开了,然后房间里的景象让我看傻了眼:除了床、柜子、书桌以外,什么也没留下。

  原来James早就趁我不在家的时候,悄悄搬走了。

  我茫然的跪坐在地上,心里面就跟这个房间一样变得空空的,很想哭,却再也哭不出来。

  ****「啊…啊…好深…好刺激…」「喔!喔!宝贝…我…我快忍不住了…啊!」我激动的夹紧了家豪,让他在我的体内射出了全部。

  做完以后,我和他甜蜜地躺在床上搂着彼此。

  家豪最近常到我住的地方过夜,热恋中的我们几乎每天做爱,第一次交女朋友的家豪对我尤其迷恋,明明已经射过两次了,他还是着迷的握着我的双乳把玩着。

  「天哪…没想到我可以跟胸部这么大的女生交往,我真是太幸福了。」「嘻嘻,对啊,算你运气好。」我笑着说。

  「唉,可是这四天连续假期,我要宜兰去陪我的家人,要等到下礼拜才能见到你…的胸部了。」「哼!去死啦你!满脑子只有胸部胸部胸部!」「哈哈哈哈!」陪家豪到客运总站,看着他搭上了往宜兰的客运后,我回到了家里,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床上发呆。

  然后,我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从柜子里抽出了那套绑带式的金色比基尼,脱下衣服换上了它。

  我看着连身镜里的自己,窄小的比基尼几乎只能遮住我的重点部位,我开始觉得心跳加速,没想到看着自己的身体,竟也能让我感到兴奋。

  接着就像平常所做的那样,我坐在梳妆镜前,开始为自己画上浓浓的眼妆。

  ****「小姐,一个人吗?」我坐在夜店的吧台旁,转过头去,心里突的一下,两个魁武到几乎有我身体两倍宽的壮硕黑人站在我的身旁,示意能不能在我的身边坐下。

  我不置可否地看着他们,他们就很主动的一左一右在我身旁的位置坐下。

  我按捺住自己的心跳,装作若无其事地喝着调酒,这时候我右边的黑人突然开口对我说:「听说、你喜欢黑人?」我倒抽了一口气,但仍是装作很镇定的样子缓缓放下杯子,用很媚的表情微笑的看着他。

  「谁跟你说的?」「上礼拜我朋友在这里遇到你,你知道吗?你在我们圈子已经小有名气了呢。」「是吗?呵。」我笑着说,一边试着回想上礼拜在这里遇到的那个黑人,但怎么样也想不起来他长什么样子,甚至连他的名字都忘记了。

  我左边的壮硕黑人搂住了我的腰接着说:「我们兄弟俩找你找了好久,看来今天晚上是抽到大奖了,哈!」我拿起杯子又喝了一口调酒,并舔了舔下唇,这动作让这对黑人兄弟瞪大了双眼。

  「嘿,」我说:「把我灌醉吧。灌醉了,我就是你们的。」****「嗡~嗡~。」放在桌上的手机开始震动着,是家豪打来的,只是这时候的我,已经没有办法接他的电话了。

  「来吧!宝贝,扭动你的腰!喔!」「FUCK!你真的好会吸…啊!」我跪趴在两个黑人大汉的中间,他们一个紧抓着我的腰抽送着,还用力地拍打着我的臀部,另一个则是扯着我的长发,使劲地将他的肉棒塞进我的嘴里。

  我放浪的扭动着,一边透过镜子看到了自己娇小的身体,被两个黑人壮汉夹在中间狠狠的干,我白嫩的娇躯被两根粗黑的肉茎恣意进出着,近乎窒息的感受让我的表情痛苦地扭曲着,但我仍然陶醉的吸吮着那根肉棒。

  「喔!喔!DAMN!我要射了!」被我紧紧含住的肉棒开始胀大,然后在嘴里喷发了浓热的精液,男人的身体舒爽的颤抖着,我吞下了大部分的精液,但依旧有许多的量顺着我的嘴角流泄而下。

  接着身后的黑人也到了极限,抓住我的肩膀开始全力冲刺,我激动地放声大叫,随着他的动作扭动着腰,很快的他也到达了高潮,在我体内射出了全部。

  黑人将阴茎抽出来后,我虚脱的倒在床上,但这一夜当然不会就这样结束。

  很快的我被他们拉起身来,两只手分别握住了他们半软硬的肉棒,和两兄弟轮流接吻、交流着唾液,他们其中一个将我的舌头从嘴里卷出来,着迷似的吸吮着,另一个则是来回舔着我的乳头。

  我很辛苦的轮流为他们吸吮套弄着肉棒,感受他们在我的嘴里慢慢硬挺了起来,一直到他们已经硬的发疼了,我还不肯放手。

  「快!贱货!让我干你那迷人的小穴。」「喔喔!我已经硬到不行了,小婊子!我要插你!」「嘻嘻、还不行喔,人家还没有吃过瘾呢。」我像舔冰棒一样的轮流舔舐着龟头,嘻笑着吊他们的胃口。

  他们被我逗得胀红了脸,咬牙切齿的看着我。终于,我右边的黑人率先发难,将我整个人抱了起来,悬在半空中就直接狠狠插入。

  「哇啊!天、天哪!」我近乎哀号似的尖叫着。

  「小贱货!今晚要让你死去活来!」「嘿嘿、小婊子,你知道什么叫DP吗?」另一个黑人说完,就直接抓住我的臀肉将他分开,然后将那被我舔的湿滑的肉棒对准了我的菊花,两个人合力抓紧了我,然后将肉棒推了进来。

  「呃啊!!!!不!啊啊啊!!!」我高亢的惨叫着,感觉骨盆的肌肉被撑到了极限,终于两根黑人的巨物同时进入了我的身体,我翻白了眼,感觉自己会就这么昏死过去。

  当他们开始一起抓紧了我,一前一后的抽插着我前后穴时,我狂乱的尖叫求饶,一直说自己要死掉、要坏掉了。

  但被我勾起兽性的两个黑人是不可能会放过我的。

  「不要!!!救命啊!会死掉!要坏掉了啦!」被逼到极限的我无法克制的哭喊颤抖着,两个黑人享受着我紧窄湿热的迷人肉体,毫不怜惜的在我身体进出着、激动嘶吼着。

  「喔喔!小贱货!让我送你上天堂吧!」「啊!啊!要射了!婊子!让我灌满你,生下我的小杂种吧!」「呃啊啊啊!给我!让我怀孕!让我生你们的黑人BABY!啊啊啊……」终于我达到了高潮,那彷佛撕心裂肺、近乎痛苦的剧烈快感,让我的嘴张的开开的,却只能发出嘶哑的气音。

  两个黑人也被我高潮时的反应带来了强烈刺激,一前一后的在我体内喷发出浓稠炙热的大量精液。

  ****当他们看到我被这样狂操勐干后,竟然在休息片刻后就能坐起身来跟他们聊天时,这两个黑人也不禁看傻了眼。

  「天哪,难怪上过你的人都对你如此难忘。」「谢谢你的赞美。」我用手撑着上半身,笑着露出了天真的表情。

  「小贱货,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想生黑人BABY啊?」另一个黑人咧开嘴笑着说。

  「怎么?你们怕了吗?嘻。」「当然不是,」那黑人从背后搂着握住了我的双乳,一边舔吻着我的后颈:

  「我们是想说,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再赞助你多一点。」我吃吃的笑着,握住了他们两个又再次勃起的阴茎,兴奋的感觉让小穴再次湿热起来。

  桌上的手机依旧震动着,只是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了。

      【完】
TOP Posted:2017-04-18 12:31 | 回樓主
hmily_mpf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1308
威望: 136 點
金錢: 124 USD
貢獻: 267 點
註冊: 2016-12-06


谢谢分享啊!
TOP Posted:2017-04-18 13:21 | 回1樓
小正经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33
威望: 14 點
金錢: 33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4-14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7-04-18 13:37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