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护士妈妈的堕落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护士妈妈的堕落
快、营养快线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40
威望: 6 點
金錢: 157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4-08


护士妈妈的堕落



         【护士妈妈的堕落】(1)故事的开始

  快快…一起上,围攻他们家,只见网吧内烟味飘飘的,其中在第三排坐着三
个一起正在玩最流行的英雄联盟,呼…累死我了,终于赢了,耶……哈哈。

  我叫陈伟,今年17岁,身高174左右,旁边这两个是我的死党,李明和
张华,我们三个从小在一起玩耍,张华擦了一把汗,点燃了一根烟,给我了一根,
我刚想点燃时,正看见桌子上手机铃声一边一边反覆重复着嗡嗡的响…坏了这下
惨了,拿起手机看见妈妈打了三个未接电话,怀着忐忑心情接了电话,听筒里传
来:「小伟,你干嘛呢,这么久才接我电话?」

  「嗯,…呼…妈妈,我刚刚正在打篮球呢……哦……呼……手机没带在身上,
你有什么事啊?」

  「妈妈今晚医院加班,你自己回家买的吃的吧,好的,妈妈」;

  「刚挂了电话,张华问我,你妈加班,不如咱们出去喝酒去,」

  不行,今晚我答应了和我老爸视频,本来应该是我妈和老爸视频,但是加班,
没办法了,只有我了;

  说起我爸,名字:陈哲,在外地企业公司里工作上班,公司里工作得也还算
顺利,最近几年才升了主任,虽然聚少离多,但感情一直很好,只是回家的次数
不多,一年回来几趟的,有时候经常看见妈妈打电话的眼睛红红的,一直也没敢
问说什么;

  而妈妈,名叫:刘慧,今年39岁,由于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当时毕业到
我爸单位实习,被我爸当时疯狂的追求,老早的生下了我,现在市里医院当护士,
工作了好几年熬了个护士长,或许是保养的好,又或许是人们现在所说的逆生长,
在加上妈妈天生丽质,岁月这把无情的印记并没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使得外
人从她那清秀的容貌中,很难辨别出她的真实年龄。

  甚至是我们一起出门在商场买衣服的时候,女服务员竟会误认为我们是姐弟。
妈妈身高有1米65,体重大约50公斤,倘若妈妈穿上高跟靴,轻松突破1米
70,比老爸还要高出一些,我觉得老爸和穿高跟鞋的妈妈站在一起,一定会觉
得不舒服。

  妈妈不但身材苗条,人长得更是美艳动人。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
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长而微卷的睫毛下,
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大眼睛蕴含着万般柔情,眼睛两边看不到一丝鱼尾纹。

  英挺的鼻梁下,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时而散发出迷人的芳香,还有那
白皙的皮肤,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却能如少女般洁白如玉、水润嫩滑,富
有弹性,特别是她那对高耸的乳房还依旧圆硕坚挺。

  「那算了吧,走吧,个回个家,个找个妈」,告别了两个死党,在路边小摊
随便买了点吃的,吃着匆匆的回家了。

  晚上,老爸在电脑旁,嘘寒问暖的,和老爸聊了好久,让我最高兴的事情,
老爸这两天正好出差,来的不是别的地方,正是我们X市,就顺便回家呆两天,
和老爸挂了电话,看了下时间都快9点半了。

  妈妈还没回家,妈妈也不知道爸爸后天回来的事情,先打个电话告诉一声,
顺便问问什么时候回来,拿起手机刚想打电话那,听见门外响起了钥匙声,妈妈
开门进来后看见我咱在客厅,「小伟,你站在这干嘛,怎么还不去睡觉,明天上
课迟到了怎么办,」

  「妈妈,咦?不对,怎么感觉妈妈今天脸红扑扑的,衣服有点凌乱,头发也
不怎么顺,最重要的是黑色的丝袜脱丝了,怎么回事?」

  「小伟,我给你说话,你听不到么?」

  「妈妈的生气声,把我从思想中拉回来。」

  「哦…,妈妈,我刚想说刚给老爸视频完,后天老爸工作出差,回来呆两天。 」

  「妈妈,你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晚,」

  「哦,今天医院病人多,回来的晚点了。」

  「这时,妈妈的手机来电话了,妈妈在衣服里拿出来看见联系人时立马挂断
电话。」

  「妈妈,你怎么不接电话,妈妈看我的眼神有点躲避,这是骚扰电话,紧接
着来了条短信,妈妈把手机放入衣服里面了」

  「不早了,赶紧回屋睡觉,你爸后天回来,明天上学别迟到了,睡觉去吧。」

  「好吧……那妈妈你也早点睡吧,可我回屋时,发现妈妈今天气色很红润,
一时半会的想不明白怎么回事,」

  进屋之后,越想越有问题,妈妈今天回来衣服凌乱,脸色红润,难道是……
出轨了。

  作为现在的中学生对男女方便的事情已经了如指掌,以前经常拿偷窥妈妈洗
完澡换下的内裤及妈妈的丝袜打飞机,越想越心慌,不行,去妈妈屋门口听听里
面有什么动静。

  想到这我立即下床,慢慢的把我屋里的门打开一个缝隙,妈妈刚好收拾好客
厅里的东西往卧室走,只听见隔壁卧室传来衣柜开门的声音,妈妈要洗澡。应该
是要拿洗澡的浴巾,果然,过一会妈妈拿着浴巾走进洗手间里面的浴室了。

  当浴室的水声响起以后,我偷偷的从卧室走了出来,慢慢的去妈妈卧室门口,
走过去看见妈妈的卧室没有关严,悄悄的进入妈妈的房间,四周看了下,并没有
什么可疑的情况,对了,妈妈的手机,想到这,赶紧去桌子上找妈妈的手机,这
时,翁……妈妈的手机又来了个短信,立马转头看看床边上的洗澡间,看看妈妈
的有没有听见动静,嘘,吓死我了,还好,拿起手机看见联系人:陈强,打算想
看发的内容,却发现妈妈的手机已经换解锁密码了,妈妈之前的密码我非常熟悉,
怎么办心里想着妈妈这时候估摸着也快洗完了,算了,以后再想办法,可能是我
多想了,准备回去睡觉,无意间看见门口卧室鞋架旁边垃圾桶妈妈穿的黑色丝袜,
妈妈这是要扔掉,我记得这黑色丝袜买了没几天,我拿起看看脱丝的地方,却看
见妈妈的丝袜中间有点分泌物,我感觉下边立马硬了,不行,去看看妈妈的换下
来的衣服及内裤,妈妈经常有个习惯,洗澡前把衣服都放在洗澡间门口的洗衣机
上,在欲望驱使下我走过去拿起的妈妈穿的白色的蕾丝内裤,天哪,那是?

  白色的蕾丝内裤上淡黄色的水渍布满了整个裆部,真的好湿啊!妈妈的白内
裤裆部像是水里浸过似的,湿透了!亮晶晶的!滑滑的,问着有股骚骚的味道,
用舌头舔下,咸咸的……

  这是妈妈发情了,以前爸爸每次回家时,妈妈的内裤就是这样子,可是现在
妈妈今晚加班内裤怎么会那么湿,我受不了,拿起来闻着舔着对着妈妈的内裤撸
起来了,这时,听见洗澡间喷水头已经关了,妈妈洗完澡要出来了,可是正快要
射出来时,心里幻想着:妈妈骄挺的双乳,粉红的乳头,以及下边毛茸茸茂盛黑
色阴毛,和下边粉红色已经流着水的小穴,突然感觉一股酥麻感觉紧绷,只见一
股乳白色的液体喷在我的内裤上,强烈的快感在我脑海中回荡,我射完赶进偷偷
的出去了,当我躺在床上深深的自责时听见洗澡间的门打开声音,而我又想着妈
妈今晚加班的事情,以及妈妈内裤的分泌物,和妈妈的手机短信到底发的什么内
容,我不相信我敬爱的妈妈会出轨,陈强……又是什么人?和妈妈是怎么认识的,
同事关系?还是网友关系?复杂一件件事情慢慢的想着入睡了。

        【护士妈妈的堕落】(2)电话里的异常

  夜里,我做了一个奇怪梦,梦到妈妈和一个年轻的小伙在我家偷情,正好赶
到我爸回来撞见,气的老爸立马要和妈妈离婚,这个家我感觉到支离破碎了,我
哭着对我妈说:为什么……啊……我拼了命想要看清楚那个站在我妈身后破坏我
们家庭的男人的面孔,可是无论我如何的挣扎,身体就是动不了,啊……

  ……铃铃……清晨的闹钟把我从梦中拉醒,睁开眼感觉昨夜睡得那么累,昏
昏沉沉做的梦感觉是那么的真实,今后,我一定要留意妈妈的蛛丝马迹,对了,
手机,想办法知道妈妈的手机密码,看看那个叫陈强的到底昨天给妈妈发短信内
容是什么,和妈妈是怎么认识的?

  起床时,妈妈已经准备好早点来,穿的是一套女士西服,显得格外的好看,
紧领的白衬衣,纹有一道道金边花线,显得妈妈那自豪的乳房越发骄挺,领口戴
着一条三叠式的女士领带,顺着胸口随意的垂下,衬托着妈妈典雅温柔的气质;
外面套着一件深黑色宽领女式西服,紧束的腰部将妈妈那不堪一握的杨柳腰表现
得格外突出,下半身穿的一条深黑色的紧身制服裙,裙长及膝。

  由于是紧身式,妈妈那本来就很丰圆高翘的臀部给紧裹的越发紧致,两条修
长光滑的长腿穿的黑色超宽蕾丝花边丝袜,透过细细的网口,不时地反射出牛奶
般细嫩的皮肤光泽,看上去即性感又优雅。嗯?这条丝袜不是以前爸爸买的吗?

  妈妈很少穿的,怎么今天……

  就在我吃早点的时候,妈妈走到了门口一边弯腰穿鞋,一边对我说:[ 小伟,
你吃完了赶紧去上学,我时间到了,就先去上班了,对了,晚上妈妈要加班,晚
上会晚点回来,晚饭你自己解决一下吧。] 哦……那妈妈你晚上几点钟回来,妈
妈说:不知道,昨天下班时,医院主任临时给我说最近晚上的病人的挺多,我尽
量早点回来,你自己放学后别再出去玩了,这月成绩单下来没,我看看考了多少
分,学习成绩有没有下降,最近忙的没给你班主任打电话不知道你在学校最近表
现怎样,等你爸明天回来,让他去问问你班主任,我立马心虚了,心里想着最近
这段时间老是和死党去网吧玩游戏这周考试成绩不及格,都没敢给你看那,妈妈,
我们成绩单下周出考试成绩,,恩……那我去上班了,看着妈妈消失在门口,我
麻木的吃点早点,嘴里却乏然无味,满脑子都是昨晚做梦发生的事情,如果真是
妈妈外边有了男人,我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这一天在学校怎么度过,上课根本没有心思听课,满脑子想着妈妈
昨晚加班的事情,以及电话的短信,不行,我受不了了,我不能再任有自己无休
止的猜想下去了,回家后我要给妈妈打个电话,问问她现在忙什么?

  我苦苦的熬到下午5点放学,和我这两个死党走着回去的路上,李明和张华
看出我的心事,问我:陈伟怎么回事,看你上课也没精神听课怎么了,出什么事
情了么?我苦笑说着说:那有,心里想着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家的事情,得找个理
由,恩……咱们的考试成绩不及格,我妈今早问我的学习情况了,所以一直不知
道怎么办了,张华说:哎呀我去多大点事,我说:在你家不是事情,要是让我妈
知道了,我考的不及格,以后,零花钱,包括放学出去玩,去网吧……想都不用
想了,算了,我先走了,今晚我不去网吧了玩了,你们去吧,拜拜……哎哎哎…
…他们个在后边喊我,我头也没回的往我家方向走了。

  回到家,随便吃了点东西完事了,想到这,妈妈今早怎么穿爸爸给他买的丝
袜……,应该明天老爸回来穿才对啊,去妈妈屋里看看衣柜有什么异常,走进妈
妈卧室,却发现昨晚那脱丝的黑色丝袜已经不见了,洗澡间上凉台边上挂起了妈
妈昨晚脱的白色的蕾丝内裤,内裤上隐约能看到还有点淡淡黄色的痕迹,我拿起
来闻下有一股洗衣液伴着清香的味道,正陶醉中,屋外的钟表已经响起,把我拉
到现实来,小心翼翼的给挂放好之后,来到衣柜旁,打开衣柜发现都是妈妈普普
通通的衣服和内衣,没有什么新鲜的,那些医院发的制服都让妈妈仔细的挂在里
面,还有些之前老爸给妈妈买的性感的黑色镂空蕾丝花边的内裤和各种性感内衣
都被妈妈放在最下边那一层,我拿起来内衣时却发现里面有个完好的包装盒,上
边日期正是一礼拜前,正是我妈这月第一次在医院开始加班,通过包装盒表面可
以看到里面是一款透明薄膜紫色的情趣内衣看着像经常我在网吧偷偷看的日本A
V女优中间开档式那种,这是谁给妈妈的,难道爸爸给妈妈邮过来的,不对,老
爸每次在网上买的东西都会把送货地址写我们家,怎么会在医院,难道是别人送
给妈妈的?可妈妈是个保守的人,以前老爸买的那种蕾丝镂空的内衣,都是老爸
回来时才穿,她怎么会接受这种衣服,带着一串串的问题,我把衣柜翻了个遍,
只有这套情趣内衣不知道谁给妈妈买的。

  把内衣慢慢的给妈妈放好之后,把妈妈卧室我翻得地方都给摆正好,出了卧
室给老爸打个电话,问问明天什么时候回来,正好明天可以让老爸领我出去买衣
服,电话拨过去响起了老爸多少年最爱听的彩铃声……甜蜜蜜……你笑的甜蜜蜜
……喂……儿子,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什么事情?老爸,我问问你明天几点钟到
家,等你回来我们出去买衣服去,恩……大约早晨就能到家,刚给你妈打电话接
了断断续续的,再打过去手机关机了,可能手机没电了吧,你这样吧,你妈回来
给她说声,明天老爸一早就回去了,儿子,好吧?行,爸,我知道了,保证完成
任务和老爸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妈妈手机没电了,不对啊,我记得早晨看她手
机时满格的电,怎么会没电了,算了,我给妈妈打个电话吧。

  拿起手机给老妈打过去了,嘟……嘟……嘟……您好,对方暂时无人接听电
话,请稍后再拨……妈妈在工作么,怎么不接电话,我挂电话了,又从新拨打过
去,嘟……喂……

  「喂,妈妈。」

  「……小伟,你给妈妈打电话有事情吗?……恩…哦…」伴随着急促的呼吸
声电话终于有声音了。

  「妈妈,你什么时候回家啊,老爸明天一早就回来。」

  「啊……哦,小伟,妈妈在工作那,晚点回……不~要…恩……!」

  「好奇怪的语气,妈妈你在忙什么,妈妈,你没事吧,身体不舒服吗?」

  「怎么回事,这个破电话?几乎听不到妈妈的应答,但隐隐有女人似哭如怨
的声音传来『……呜呜……啊………哦。』」妈妈,你在听吗,几时回来啊。「

  「……………………」似有人争辩的声音窸窸窣窣的传来,又像无人说话,
我拿起电话看了下没断啊,怎么回事?

  「喂……喂,妈妈,你没事吧!」

  「妈妈你生病了吗,哪里不舒服!」

  「妈没……事啦,妈……在,在给病人打针所以……呃~有点……」

  「妈妈,你怎么说话断断续续的,怎么回事?」

  「没有,不要问了小伟,妈一会就回家了,你先睡觉吧,不用等…我…恩…
…哦…啊…~」

  「啪一声『,像是什么被击打的声音,打断了妈妈的说话。」

  「隐约间好像还有一声女人的哀叫,…啊……~像是AV里女优那种既哀怨
又满足的绝叫!

  喂……喂,妈妈,喂…,妈妈,我又从新打过去,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
关机,sorry……

  一边一边的给妈妈打过去,一直显示对方在关机状态,那晚的噩梦又浮现在
眼前,难道,妈妈真的现在……和别的男人……偷情,不行,我要去找妈妈,我
疯了一般的拿着手机冲了出去,下了楼,骑着自行车出了小区往医院的方向去了
……

  由于我家离着医院不是那么的远,骑自行车15分钟就能到医院,在路上我
一直想着如果我要撞见了妈妈在和爸爸以外的男人在偷情,我该怎么办,老爸如
果知道了,这个家就完了,我心里想着。

  时间一点一滴的快去,嘀嘀……对面的车晃了一下我,差点撞在护栏上,呼
……前边就要到医院了。

  我的心一直在砰砰的跳,如果是真的,我该怎么办,车子骑到医院,找个地
方把车子放下,我紧张的跑去了妈妈所在的那栋楼,来的楼下,发现妈妈办公室
还亮着灯,其余的几层楼只发现还有微弱的光,我迈着沉重的脚步上了妈妈所在
的第八层楼………

          【护士妈妈的堕落】(3)疑惑

  进入医院大厅,走到电梯口等着电梯去妈妈值班的办公室去,在门口等着电
梯时却让我看见妈妈和陌生的年轻小伙双方挽着胳膊说说笑笑的从楼上消防通道
走下来,直奔门外,而我站在电梯口由于门口放着两盆花挡住了她们两个的视线,
也可能妈妈根本就没顾着旁人眼光,只把心思专注于身旁这位年轻的男人了。

  当她们卿卿我我的走出大楼,而我还傻傻的站在那,一时半会的还没明白怎
么回事,我的泪水模糊了双眼,为什么,妈妈?到底为什么,你到底怎么了?难
道你忘了爸爸了吗?!难道你忘了我的存在吗?我的心感觉真的好痛,那还是我
的妈妈么?不行,我到底看看这男人对妈妈做了什么,我悄悄的跟了上去,看见
她们往妈妈存放电动车的方向去了,由于角度问题我只能看见那个男人的背影,
穿着一身浅灰色西服,个子挺高,留着短分头,不行,距离太远了,根本听不清
她们再说什么,我只能远远的看着妈妈咯咯……的笑着,而这男人看着妈妈的笑,
一只手不老实的好像开始慢慢得往上摸去。等等,那里不是妈妈的乳房位置吗?
 那个男人把脸贴在妈妈的耳旁,似乎在说着什么悄悄话,我却听不见,我的心
里就像滴了血一样,痛不欲生。

  由于我在后边跟着她们,无法看清那个男人的正面动作,妈妈似乎感觉到了
男人的不安分,赶紧用手护住胸口,转过头来对那个男人说了几句,不知道说的
什么,那男人竟然把手拿了出来,就当着妈妈的面把手放在鼻子前闻,表情感觉
好陶醉似的,而妈妈的脸羞红羞红的。这时,我听见隐隐约约的听见了手机铃声,
那男人从口袋掏出手机接起了电话,而妈妈站在旁边等待着,打完电话,男人不
知道对妈妈说了甜言蜜语,笑了笑。我看着那男人在男人顺势从耳朵往妈妈的脸
庞亲了下去,好像是在回应那个男人的侵犯似的,妈妈的脸庞也微微的向那个男
人偏了过去,那个男人似乎也不着急,只是仔细的品尝妈妈那羊脂般光滑粉嫩的
脸蛋,就好像是在品尝什么美味一样,而妈妈的脸也越发红晕,似乎在期待着什
么。我看见那个男人的嘴和妈妈的嘴紧紧着贴在一起,只听见妈妈发出了「唔」
的一声,似乎妈妈的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接着就传出一些「嗦溜嗦溜」的吸吮
声,妈妈的鼻子里也发出了断断续的嗯嗯声,我却在旁边干着急,那个男人不时
地用舌头纠缠着妈妈的舌头,还不时用嘴唇把妈妈那娇嫩鲜红的小舌头含在嘴里,
不停的吸吮着,贪婪的索取着妈妈的唾液,似乎那液体异常的甜蜜芳香,妈妈由
于自己的舌头被缠在那个男人的嘴里,只能无奈的「嗯嗯」的哼着,这个情景看
得我也开始不由自主的上下活动起了喉结,身体也变得燥热无比起来。

  正在这时,有过路的人从她们的正前方走过了,而妈妈和着男人才不情愿的
分开了嘴,我隐约看见就在分嘴的时候男人的唾液从妈妈嘴里拉起了长长的细丝,
而妈妈赶紧从包里拿出卫生纸擦拭嘴唇,擦完我看见妈妈对着她这位情郎挥着的
小拳笑着打着男人的胸口,并且依偎在男人身上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却站在旁
边傻傻看着,心里想着这还是我的妈妈么,为什么短短的这几月,老爸没回来,
妈妈变这样了,还是我一直都在做梦,我实在不敢相信,今天的事情对我来说打
击太大了,我真想不顾所有的事情跑过去问妈妈,为什么,老爸那么爱你,为什
么还和你这位情郎加班时间偷偷约会,可是你,我没有勇气,我怕,我怕如果我
过去了,这个家就完了,妈妈,我该如何拯救你,带着那么多的疑问,我实在不
想看下去了,转身往回走,至于妈妈和她的小情郎在干些什么事情,我不想在看
下去了,我怕我忍不住跑过去阻止。

  在回去的路上,我突然感觉为爸爸感到那么的可悲,自己的老婆现在正和别
的男人卿卿我我时,而老爸却在外抛家舍业的工作,到底是谁的错,妈妈又是怎
么被他的情郎俘获芳心的,我一定要调查清楚的,一边骑着车,我一边抬眼看天。
今晚的月亮被大片浓厚的乌云遮蔽,天空泛着诡异的暗红,空气里也带着股另人
压抑的闷热,我大声呼喊着,要下雨了,哈哈……就这么神经质般的大声叫嚷,
声音中带着些许愤怒,些许不甘,些许悔恨,还有些许无奈。

  回到了家,洗洗回房间时发现妈妈还没有回来,我也不想在给她打电话了,
我在想着下一步该从哪下手,如何了解妈妈现在和这位男人认识多久了,到底是
不是妈妈电话中的陈强,就在我一会想着爸爸明天回来该怎么让爸爸给妈妈说,
让妈妈不加班的事情,一会又想着妈妈现在是不是正和她这位情郎在……砰……
把我拉到现实中来,开门声,是妈妈回来了,而我却再也没有站在门口迎接妈妈
下班时那种高兴劲了。

  因为爸妈有习惯,只要我不在客厅,肯定来我房间看下我在不在房间,是不
是在打游戏,我只听见门口换鞋的声音,接着妈妈进我房间却看到我躺在床上就
我问我,「小伟」你怎么还没睡觉,哦,妈妈,我刚听完歌,马上准备睡觉,这
不,你刚开门就进我房间了,「恩,那你睡觉吧,妈不打扰你了,明天一早你爸
回来,让他领你去玩,我心里想着你还有心思想我爸啊,你心里还有他么,是不
是只在我面前装呢?我感觉现在特别讨厌妈妈为什么骗我,咦……我发现妈妈早
晨穿在腿上的丝袜不见了,难道在我走后,妈妈又和情郎……」呤呤呤呤…

  …「突如其来的铃声把我一下子从幻想中惊醒了过来,就像是一块大石头突
然砸在了平静的湖面上,让我的心里猛得激灵了一下,在屋里就听见外边的手机
铃声响不停,妈妈赶紧就走了出去,根本都没搭理我,我感觉好心痛,妈妈只顾
着这男人了。

  我悄悄走到门口偷偷开了一条缝,因为我的卧室靠向走廊的位置,所以把门
打开一点就能看见走廊的情景,妈妈此时已经坐在沙发上拿起了电话。

  「喂……你到家么?」

  妈妈的声音并没有故意压低,可能是因为她刚从我屋出来,她给我关的门,
以为我听不见吧,妈妈不知道我就躲在门后面,对方说了很多话,不知道说了些
什么,妈妈变得微微含笑。「知道就好,行了,我要挂了,你赶紧……」妈妈似
乎想要结束谈话,不过对方好像打断了妈妈的话又说了些什么。「嗯……嗯?不
行不行,我不!你只顾着自己爽,每次都弄得里面……弄都不好弄,」妈妈的脸
变得异常羞涩,本来就通红的脸庞,现在变得越发骄艳,看上去面若桃花。对方
又提出了什么要求,让妈妈变得特别不好意思呢?对方一直不停得在说话,妈妈
就那么听着,脸上的表情又羞涩又兴奋。

  「嗯……嗯……哎呀,真受不了你,就一次呀,听不见我可不管。」嗯?妈
妈答应了什么?而且妈妈还很兴奋。

  只见妈妈把左手和右手一起捂在话筒和嘴巴之间,就好象是怕别人听见什么
声音似的,我在门缝儿只能看见妈妈的侧脸,嘴和话筒都被两只手挡住了,妈妈
并没有说话,只能看见妈妈的腮帮子突然凹了下去,似乎是撅起了上下嘴唇,接
着像是发出了一个有些发闷的声音在我耳边一扫而过,我还没来得及听清楚,妈
妈的腮帮子就恢复原样了,这时妈妈的脸庞红彤彤的,似乎作了一件很难为情的
事情。

  「满意了吧……嗯……嗯……行了,再见!」妈妈终于把电话挂了,转过身
来发了一下呆,眼神飘扬,柔软滑嫩的嘴唇微微上扬,似乎在回想着刚才打电话
的事情,接着就笑着微微摇了摇头,用两只手轻轻的拍了拍绯红发烫的脸,好像
很热的样子。

  我一看表,已经打了有半小时左右了,这时妈妈从沙发站了起来,表情很欢
快,似乎心情很好,嘴里还轻轻的哼着妈妈最喜欢的歌,妈妈慢慢地走到客厅把
灯关掉了,此时并没有注意儿子的卧室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开了一条缝儿,
而我却躺在床上回味着妈妈给情郎打电话时说的:「你只顾着自己爽,每次都弄
得里面……弄都不好弄,」我感觉我快要疯了。

  我不知道我昨晚几点钟睡的觉,早上正睡得迷迷糊糊的被妈妈喊醒,说是要
迎接老爸的回家,我突然感觉到昨晚妈妈接的情郎电话说的那些话是不是个梦,
这还是昨晚给情郎接电话的妈妈么?如果没有这男人破坏我们的家庭,该多好啊,
可笑的我现在都不知道妈妈的情郎是不是陈强?想到这,感觉心好累啊。

  起床后,刚洗刷那,听见外边开门声,难道是老爸回来啦,刚想出去看看,
就看见爸爸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老爸「你回来了,耶……好想你啊,」

  「爸爸笑着说,我也想你。」

  这时,妈妈从厨房刚做好的早点正端着出来,笑着说:陈哲,你回来了,恩,
老婆,好想你们啊,呵呵,来抱抱老婆,看看最近瘦了吗?

  只见爸爸起来就要过去抱妈妈,妈妈笑着说:讨厌……怎么这么没个正形,
当着孩子的面,能说这样的话么,妈妈白着媚眼对着爸爸说,我也知趣给爸妈说,
我先回房间写作业了,不打扰你两人的时间了。

  刚回到房间,我偷偷的故意留了点缝隙,偷偷的听爸爸给妈妈说些什么话,
我仔细听了听,对话内容还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夫妻之间聊一些家庭琐事,父
亲俩人打情骂俏一番,还有就是爸爸跟妈妈讲讲在那边的情况,然后爸爸拉妈妈
笑呵呵进他们的卧室去了,好像听见给妈妈买的什么衣服,不行,我得偷偷的听
听去,我悄悄的走出卧室,往爸爸卧室方向慢慢的走去,走到门口,听见有卧室
传来电视的声音,不可能去卧室看电视吧,我刚想转身回房间时,隐隐的听到
「阿哲,你看我穿上这个睡裙,好看吗?」

  「好看,我老婆穿什么都好看。」

  「那你还不赶紧把电视关掉……」妈妈此时就像是一个正在求偶的小猫咪声
音极其抚媚,充满了无限的诱惑,

  妈妈话音刚落,电视的声音就消失了,看来老爸已经忍不住要对妈妈动手了,
真正的好戏已经开始了,此时我想老爸一定是紧紧的把妈妈抱住,用力的仍在床
上,因为我听到妈妈轻微的「啊」了一声,然后又低声说了句,「轻点……看你
猴急的。」接着就是床上的席梦思床垫被他们压的发出一响一响的吱扭声。

  伴随着的还有他们之间舌头缠在一起接吻的低吟气喘声,爸爸和妈妈现在一
定是抱在一起,在床上不停的翻滚,一边疯狂的用舌头向对方索吻,一边撕扯着
对方身上的衣物。

  「阿哲,吻我……嗯,吻我的胸,嗯……对……就是那里……嗯,用舌头舔
它……用力吸它……嗯,好舒服……嗯……」

  爸爸此时应该在大口大口的舔弄妈妈白嫩的乳房,吸允着妈妈乳房上的两颗
红枣。那两颗红枣是女人身体最敏感的地方之一,我还知道,用牙齿轻轻的在乳
头上摩擦会让女人觉得有飘然若仙、畅快无比的感觉,这些经验都是我多年来在
色情片上学到的,不知道爸爸懂不懂这一点。

  「阿哲……用手……嗯……慢点弄……有点疼……」

  「老婆,你下边都湿透了,全是水……」

  「阿哲,我想要了……」

  「想要什么……」

  「快给我,我受不了,我要……」

  「等不及了吧,来躺下……我要进去了……」

  「啊啊啊啊啊啊…………」随着妈妈痛快的、由内心深处发出的一声长吟,
此时爸爸的阴茎已经插入了妈妈的体内,和妈妈交织在了一起。之后的情景不用
想,肯定就是生殖器和生殖器之间的持续长久的摩擦交合……

  妈妈在爸爸持续不断的抽送中,开始有节奏的呻吟起来,而且呻吟声一浪高
过一浪,其中还忘情的一声接着一声连续不断的叫着爸爸的名字。

  「阿哲……嗯……嗯……用力………」

  「嗯……嗯……老婆,这段时间想我没。」

  「想了……」

  「有多想……」

  「天天都想……天天都想……早就盼着你能赶快回来……

  「嗯……盼着我回来什么……盼着我回来干你……」

  「阿哲,你弄的我好舒服……我还要……再快点……用力……」

  我感到妈妈此时已经彻底发情了,简直就像是一个荡妇,完全不顾了自己的
形象,语无伦次的叫喊着各种求爱里边的淫辞俗语,粗鄙不堪。这和平时我所熟
知的高贵端庄,温柔善良的妈妈形成了巨大的反差,真是让我难以相信。

  以前一直以为日本A片里边的床戏情节都是用来骗人的,没想到如今却变成
了现实,我想妈妈要是事后看到自己在床上是这个样子,真不知道会是会羞愧的
无地自容。不过话有说回来了,妈妈的这种状态确实刺激到了我,听的我是血脉
喷张,欲火高涨。我感觉心脏都几乎要跳出来。

  「老婆,不行了,我……我要射了!」

  「不……不要……阿哲……等我一下……」

  「我已经忍不住了……」

  「不行……阿哲……求你了……再等一下……我还没有……」

  「我忍不住了,老婆,啊啊…………」

  随着爸爸一声大吼,屋内暂时恢复了平静。

  靠,这就结束了?我看了一下时间,从刚刚开始到现在还不到5分钟,听妈
妈声音刚刚好像还没到达高潮,女人在即将到达高潮却没有达到,是件很痛苦的
事情,老爸也太快了点吧,妈妈现在心情一定极度难受……接着,我感觉到我全
身酥酥麻麻,我发现我的裤裆不知什么时候一片湿漉的感觉,让我很不舒适,我
拉开内裤,往里一看,只见一大片粘稠乳白的液体涂满了内裤和我的阴茎,我赶
紧回屋找纸慌忙的擦拭着。
TOP Posted:2017-04-14 20:50 | 回樓主
寒城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544
威望: 55 點
金錢: 544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6-08-10


1024
TOP Posted:2017-04-14 21:16 | 回1樓
迷之十三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16
威望: 12 點
金錢: 116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4-07


1024
TOP Posted:2017-04-14 21:24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