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堕落(作者:冬歌)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堕落(作者:冬歌)
冬歌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9
威望: 3 點
金錢: 2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4-12


堕落(作者:冬歌)



1

        隔壁房里肉体撞击的声音、伴着女人克制着的呻吟声,一直持续了将近20分钟,终于安静下来。
季彤站起身伸个懒腰,喝了口水,收敛心神继续温习功课......
        季彤做的早餐,照例是两份,烤面包、煎培根与荷包蛋,等他给自己倒好一杯橙汁坐下正要开吃的时候,隔壁屋的移门拉开了,沈丹穿着睡衣、光着脚走了出来。
        “早,丹姐!”
        “早!”沈丹拉开冰箱门,倒了杯牛奶,坐到季彤的对面,大口地吃着季彤准备的早餐。或许是昨夜体能消耗较大,一改往日的细嚼慢咽,沈丹忘记了保持吃饭时女性该有的形象。
        季彤侧耳听了下,那个半夜送沈丹回家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他们住的这套日式公寓有两个卧室,客厅连接厨房,卫生间和浴室是分开的,所谓的2LDK。原是季彤的发小、李斌及其女朋友沈丹合租的。李斌比季彤早一年来的东京。季彤来日本就读的语言学校也是李斌联系办理的,所以也就理所当然地暂时住进了李斌的家。
        刚开始,沈丹坚决反对让一个陌生男人住进来,甚至威胁李斌要和他断绝恋爱关系。后来,住一起时间久了沈丹发现,季彤勤快、爱干净、做得一手好菜,更主要的优点是还嘴严、不乱传话。
        李斌和沈丹是同一个航班来的东京,在航站楼check in时,沈丹就注意到了高大帅气的李斌。90年代初,难得有人出趟国,都会有一大群亲友来机场相送,只有李斌孤伶伶一个人守着一个超大的行李箱,站在队列里冷眼看着别人的悲喜离合……
        可能是天意,俩人居然就读同一所日本语学校,还分在了同一个班。李斌幽默、学习好,人又长得高大帅气,班上许多女生都喜欢他,甚至连年轻的日本女讲师都主动邀请他节假日一起出去玩。而李斌则每次都会拉上沈丹,还经常开玩笑说,沈丹是他的护草使者。
        沈丹长得小巧玲珑、文静秀气,属于越看越好看类型的。一笑一对酒窝,还略带羞涩,回眸一笑百媚生所形容的正是沈丹这样的女子。通常娇小的女生都特别喜欢高大的男生,而矮小的男生则愿意追高个美女,也许潜意识里都是为了弥补自己的不足吧。
        不到半年时间,李斌和沈丹就同居在了一起。李斌除了上学,要打三份工。早上四点半起床从中野坐早班车去位于水道桥的一栋办公楼清扫2个小时,下午放学后,四点前赶去涩谷的中餐馆做5个小时服务生,周六周日白天有时候还会去展览中心拆装展台。沈丹也打工,不过比较李斌则轻松的太多了,放学后回家吃过晚饭,8点左右赶到离家2站、位于新宿的一家斯纳库小酒吧,陪客人喝喝酒、聊聊天,工资待遇高,还能练习口语,只是每天回家比较晚。
        季彤住进来时,李斌和沈丹的爱情已经过了蜜月期,俩人各种生活习惯的不同引发了各种不满情绪的萌芽。李斌由于长期睡眠不足又缺乏休息,好不容易挤时间俩人过一次性生活,常常进行到一半就疲软不行了,惹得沈丹不上不下,暗暗银牙咬碎。沈丹由于在斯纳库工作,每晚深夜回家头发里都是烟味酒味,偶尔身上还沾有男性的香水味。越是深爱着沈丹,李斌越是抑制不了浓浓的醋意和自卑。两人往往会因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吵一场,继而长时间冷战。
        三个月前,语言学校毕业前夕,李斌和沈丹终于提出了分手,李斌考取了关西国立大学去了大阪,而沈丹得到店里的熟客的帮助,同客人的朋友办理了假结婚,取得日本人家属的签证。
        季彤本来也准备随着李斌一起离开,搬出去和现在语言学校的同学合住。但是李斌说了,他们现在合租的公寓当时图便宜地方太偏,扔沈丹一个人住可能有危险,沈丹也正在寻找车站附近、比较热闹地段的单居室,希望季彤再等一等。所以,李斌虽然去了大阪,季彤暂时没有搬走。
        李斌不给沈丹打电话,却几乎天天联系季彤。季彤心知肚明,李斌的心里还牵挂着沈丹,便尽可能详细的把沈丹的近况说给李斌听,而对沈丹的移情则只字不提……
        李斌离开的第三天,季彤从餐馆打完工回到自己的房间,刚铺开书本开始学习,就听到外间房门的开门声。
        “啊,终于到了。你家离车站好远啊。”一个日本男人低沉的声音。
        “嘘!”
        两人进了隔壁的房间,有一阵子毫无声息,渐渐地传出女人细微的呻吟声和床铺摇动的吱嘎声,而后越来越响,持续了近一个小时,这是李斌所从来没做到过的,季彤叹了口气收敛了心神。凌晨,季彤发现自己在梦里发生了遗精。
        穿着睡衣,素颜朝天吃着早饭的沈丹,看上去是那样的清纯。 季彤咬着面包,悄悄地观察着对面的女人,想到昨晚隔壁房里发出的那些声音,便不自然起来。
        季彤收拾了自己的餐盘,正要离开,沈丹开口道,“先别急着走,再坐一会儿,我有话要说,”喝了口牛奶,“我听到你和李斌的电话,我也知道你刻意瞒着李斌,不告诉他、我的一些私生活,谢谢你!”
        季彤只是默默地听着,没有说话。
        “都是成年人,我也不瞒你,其实我和李斌,那方面一直不太协调,”顿了顿沈丹继续道,“所以,其实在李斌离开前,我和店里的那个客人已经好了......”
        看着沈丹清纯的脸,季彤一阵恍惚,女人啊,真不是男人能懂的!
        晚上回家的路上,季彤心里一直闷闷的,找了个公共电话亭打通了李斌的电话,不咸不淡地聊了几句闲话,纠结是否要说说沈丹的变化,却听到电话那端背景里似乎有女人低低的呻吟声。
        “嗯?有女客人在?”季彤问道,李斌爽朗地笑了,故意又弄出点暧昧声音。
        “好吧,不打扰你的好事。”季彤悻悻地挂断了电话。
        站在电话机旁发愣的季彤,不由的感叹,原本以为李斌还藕断丝连放不下沈丹,自己一直纠结如何把沈丹的变心婉转地告诉他,却不曾想换了个环境的李斌早已经走进了新天地,只是作为旁人的自己似乎不愿意这个爱情故事早早收场。
        唉,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2

        沈丹经过学姐的介绍来这家名叫“椿”的斯纳库陪酒也快2年了。轻轻地推开门,沈丹看了看腕表,晚上整8点还差十分。
        “我来啦,”沈丹进门时尽量用愉快的语调跟店里先到的同僚们打着招呼。
        “晚上好!”
        “沈桑,晚上好!”店里的同事们友善地回应。
        一年前,对面坐着的客人用笔写下他的名字,“丹田雄健”,沈丹捂着嘴笑了半天。 丹田先生很斯文,三、四十岁年纪,中分发型,戴着一副无框眼镜,话不多,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听沈丹说话,一周总会来店里两三次。听店里其他姐妹说丹田是个心理医生,从来不说自己家里的情况,人很大方,姐妹们谁生日都会额外给个信封,里面塞一万或两万日元。
        随着见面的次数增多,沈丹的话题从学校、同学渐渐地谈到自己的男朋友。
        也许是心理医生都有一种职业的亲和力,在丹田先生面前沈丹总觉得有满肚子的话想说,甚至男女隐私,说了也不觉得尴尬。
        在语言学校里,成功地把众多美女爱慕的男神、李斌,变成自己的男朋友,一直是沈丹暗自得意的事。但是,私生活的不协调,渐渐地打消了沈丹的得意。从李斌最初偶尔的早泄到后来彻底的不举,隔阂了俩人和谐关系的不仅仅是生理,更严重的是心理。

        “丹田先生,真的,我男朋友本来蛮健康的。记得当初第一次约会,晚上他送我到家门前,吻我的时候隔着薄薄的裤子,我能感觉到他那里起了反应”,
        心理医生没搭话,只是用眼神鼓励沈丹继续说。
        “后来,我同屋合租的女孩跟别人约了去箱根旅游,我就叫李桑来我家吃饭。不是自夸,短短一个小时我就做好了四菜一汤,而且还是色香味俱全呢。”
        “那天,我们喝了李桑带来的一瓶红酒,我喝多了,硬是拉李桑跳舞。相拥着跳舞,我们就...就有了第一次。”
        “因为李桑第二天需要很早起床去做大楼清扫的工作,所以他简单冲洗后就回去了。后来,有了亲密关系后我们的恋情在学校也公开了,不久为了节约房租,我们就搬到了一起。”沈丹没说,看到原来喜欢李斌的女孩子们失落的眼神,她当时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住一起后,刚开始还是好的,可是渐渐的李桑的身体似乎出了问题,我们已经很久没那个了。”沈丹微微的脸颊两侧泛起红晕,
        “嗯,你们的情况应该不是身体健康的问题,可能是你男朋友工作太辛苦的缘故吧,多休息休息会恢复的。另外,适当地学习一些那方面的知识,增加点情趣,也能有助于和谐吧!让你男朋友去音像出租店借几本AV录像,你俩一起看,一定会有帮助的。”丹田医生一本正经地说道。
        听到成人录像,沈丹便联想到偶尔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画面,不由得脸更加红了。
        丹田观察着沈丹的表情,心想这个纯净的女孩子,在这里打工,估计不用多久就会不再单纯,心里暗暗滋生出了想保护她的柔情。
        丹田从不提自己的生活,是因为他深爱着的妻子,在数年前的一场车祸中变成了植物人。丹田夫人身材不高,却是皮肤白皙、容貌可人,在沈丹的身上,丹田时常会看到妻子的影子。所以,这一年多来,他好像着了魔一样,有空就来这家斯纳库坐坐。有时候沈丹正陪着其他客人,丹田医生也会静静地坐在角落里远远地看着她,便感觉到了温暖和踏实。
        沈丹外表柔弱内心却很倔强,自己私生活的事,她也只是向丹田先生提起过,不管是学校里的要好女生还是斯纳库店里和善的同事,她都闭口不提。
        听了医生的话,沈丹有生以来头一次硬着头皮进入音像店的成人录像片角落,像做贼一样拿了两盒带子就逃了出来,好在营业员善解人意,很快办好租借手续,还用黑色的袋子装好。
        沈丹租了片子后,考虑要不要和李斌一起看,记得以前李斌说过在国内时有个流氓同学搞到黄片邀请女生一起看,最后因强奸罪被判了刑,自己现在特意租了这种片子,李斌会不会把自己也看作是天生淫荡的女流氓呢?考虑再三,沈丹后悔了,后悔去租这种片子,于是把片子藏在了柜子里。那天学校放学后,沈丹照例一个人在家,想到AV带子租期已近,花了钱不看就还回去,想想有点亏,沈丹把录影带塞进了录放机。第一次看这种片子,沈丹脸红得都觉得自己像发烧了,是的,真的发烧了,她觉得不仅仅脸,浑身都在发热,特别下身穿的内裤都快湿透了,于是不得不在上班前又洗了身子换了身内衣才离开家。
        那天晚上回家后,李斌已经进了被窝,沈丹冲了淋浴特意换了身性感的内衣,想学着录像里的方式好好诱惑一下李斌。可是等她回到卧室,劳累了一天的李斌却早已进入梦乡。
        借过一次AV片后,偶尔去影像店租爱情片子看时,沈丹也会随手拿一、两部AV带子。沈丹的性欲被逐渐发掘出来,欲望变得越来越强烈。有天晚上李斌尚未睡着前,沈丹主动钻进了他的被窝。李斌像以往一样匆匆完事后,以为可以安睡了,却没想到沈丹学着片子里的情节,很耐心地继续抚慰和挑逗他。沈丹突然转变的风格给了李斌很大的压力,李斌虽然也很希望雄风再起,梅开二度,可惜现实终归是现实,无论沈丹怎样刺激,李斌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一切深深地伤害了男人的自尊,李斌感觉既无助又害怕,那一晚有生以来第一次失眠了。
        浑浑噩噩地度过白天后,晚上收工回到家,面对不甘心失败,将自己打扮的更加妖娆性感的沈丹,李斌发现自己竟完全无能了。
        最糟糕的是,经过那次失败,李斌对沈丹的心态逐渐发生了变化,常常臆想沈丹跟别的男人幽会偷情的场景。对沈丹衣服上、头发上的气味愈发敏感,常常带着狐疑的眼光,假装不经意的问这问那,打听沈丹每晚和谁在一起。
        为了避嫌,沈丹也更加刻意保持和男性的距离,甚至在学校里都不怎么跟男生说话,生怕李斌多心。可是,斯纳库的工作性质注定了沈丹必须要接触异性客人。有几次沈丹喝多了被客人送回家时,李斌对客人不仅不感谢,反而无理地责怪客人让沈丹喝多。为此俩人三天一吵五天一闹,最终互不说话,季彤夹在中间最后成了传话筒。
        丹田医生发觉了沈丹的变化,几次想问问沈丹私生活方面的问题,但是,沈丹都避开了,固执地把自己内心封闭起来,默默地挣扎在个人情感世界里。
        沈丹现在酒越喝越多,原来别人说一些略带颜色的笑话,沈丹听了都会脸红。而现在,沈丹自己开口说起黄色段子,已经可以做到张口即来。终于有一次,丹田医生发现经常来店里的一个比较好色的客人,沈丹居然坐得离他很近。丹田远远的看到,桌子底下那个客人的手是放在沈丹大腿上的……
(待续)
TOP Posted:2017-04-13 13:37 | 回樓主
冬歌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19
威望: 3 點
金錢: 2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4-12


3

        自从AV片看上瘾后,沈丹发觉自己越来越淫荡了,和李斌的爱情故事也越来越像个笑话。男人和女人性生活的不和谐,真的是爱情的致命伤!
        随着对性欲的了解,沈丹发现自己的肌肤也会出现饥渴,渴望得到异性的抚摸。原来在店里那么讨厌的那些好色客人的咸猪手,现在虽然依然反感,沈丹知道,自己其实反感的是这种行为对自己的不尊重,而并不反感这种肉体的抚摸。有时候客人悄悄地在自己臀部或大腿上拍一下,沈丹依然会假装不高兴、叱责对方。有经验的客人自然明了,这无非是一种打情骂俏,女人这会儿没准已经下身湿润,希望有个不是太讨厌的男人把她带走呢。

        也许是对沈丹的近况担忧,想带她出去散散心,丹田医生试着邀请沈丹去海边做个短途游,所选的日子正是李斌去大阪的第二天。虽然两人决定分手了,但是李斌的离开,或多或少让沈丹心里空落落的,于是就痛快地答应了丹田的安排。
        江之岛是一个离东京仅仅六十多公里的半岛,岛上有个天然岩洞,洞里凉爽干燥。由于不是休息日,洞里几乎没有游人。沈丹挽着丹田的手臂,高跟鞋足底敲在洞里的石板道上发出哒哒的回声,一路前行的俩人都不想打破洞里的静谧,不知道走了多久,两人终于抵达洞底,眼前豁然开朗,一望无际的大海上红日即将西沉,余晖洒落在洋面上,金光闪闪,耀得人眼都睁不开。沈丹看看四周无人,踮起脚尖在丹田的脸颊上突然快速地亲吻了一下。然后没事人一样对着大海展开双臂,“哇!太美啦!我头一次见到这么美的大海!丹田,谢谢你!”
沈丹在欣赏着海边美景,丹田则在欣赏着看美景的沈丹,这个正陶醉在大自然中的美丽女子何尝不是一道美丽风景?!丹田向来平静无波的心、乱了。
        离开了江之岛,天色逐渐开始变暗。丹田领着沈佳走进了一家门口燃着数支火把的洋食料理店。店里只有两桌客人分别坐在幽暗的角落里,丹田带着沈丹也挑了个相对隐秘的座位坐了下来。丹田要开车不能喝酒,便只要了杯冰水,而替沈丹要一杯波尔多葡萄酒,丹田为自己点了鳕鱼套餐,替沈丹要了神户牛排。
        往日沉默寡言的丹田医生今晚敞开心扉似乎有无尽的话要告诉沈丹,他说自己小时候的许多顽皮故事,也说了和一个叫佐川的朋友的许多陈年旧事。丹田因为沉浸在自己过去的回忆里对周围环境视若无睹,沈丹却发现了其他客人的不寻常。
        沈丹敏感地捕捉到右手角落一对男女,偶尔会发出女性被挑起性欲时轻微的呻吟声,于是注意观察,发现不知何时俩人并排坐到了一起,男客人一只手已经从女人衣服的下摆伸进去,正抚摸着一只乳房,而另一只手则在女人的大腿内侧游走。沈丹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端起葡萄酒大大喝了一口,感觉脸颊两侧升起了红晕。看到眼前的活色春宫剧,长期的性饥渴催得沈丹眼神都迷离起来。
        丹田终于发现了店里氛围的暧昧,匆匆吃完盘中食物后结了帐,拉起沈丹就离开了这个酒吧。
        坐到车上还没发动汽车,副驾驶座上的沈丹主动俯身过来吻住了丹田,丹田不喜欢沈丹嘴里的酒气,但是喜欢她嘴里柔软的舌头。一阵唇舌的缠绵后,沈丹把整个身体都移了过来,跨坐在丹田的腿上,一边继续激吻着,一边只穿了连裤丝袜的下体,敏锐地感受到男根的壮大勃起。沈丹一只手解着丹田的领带,另只手向下摸去试图解开男人西裤的拉链,释放被束缚的男人生殖器。
        丹田万没想到,那么文静羞涩的沈丹,发了情会这样的狂野,那磨蹭着自己男根的女人下体溢出的体液都淋湿了自己的一大片裤子。自从妻子车祸后,除了靠自慰释放欲望,丹田也是两年来第一次亲近女色,同样的欲火熊熊。男人都没完全退下裤子,女人就急急脱下了连裤丝袜,对着勃起的擎天柱缓缓地坐了下去。
        “哦”,沈丹满足地体验着阴道被填满的充实感,停一下后,慢慢耸动腰臀有节奏地对着玉柱上下套弄。担心身下的男人也像李斌一样过早缴枪,沈丹小心翼翼地避免过分刺激,以延长来之不易的性爱机会。不知何故,她想到了自己失败的爱情,女人居然哭了起来。
        由于两年多没有性生活,男根的没入女人体内的瞬间,刺激过于强烈,差点就射了。丹田强咬紧牙关,强迫自己想着病榻上妻子的样子,用愧疚压抑自己的性敏感度。
        配合沈丹的节奏,男人渐渐也找到了久违的做爱感觉。沈丹无意识的这个体位和节奏,竟然让丹田回想起好多年前一次和妻子去冲绳旅游,将租赁的汽车开到荒无人烟的美丽海边,妻子也是这样骑跨着“强奸”了自己。
丹田闭着的眼睛淌下了眼泪,却突然感觉解除了领带、光秃秃的脖子上也有湿湿的水滴落下,睁开眼睛、看到沈丹骑坐在自己身上正在一抽一抽地哭泣。难道是她已经高潮了?但是这明明不是女人做爱高潮后的哭泣,丹田可不是毫无阅历的年轻人。
        哭了一阵后,沈丹回过神来,感觉到原本撑满阴道的粗壮男根,一点点地在萎缩,悄悄睁开眼,发现丹田也在怔怔地看着自己,不由得羞涩地一笑。女人的笑,引发了阴道无意识地紧缩。仿佛施了魔法,微软的玉柱又即刻膨大了起来。
        丹田看见梨花带雨的沈丹那许久没见的羞涩笑容,心里一荡,自己的男根在女人体内被盈盈握紧,感觉魂魄都飘浮了。
        两人眼睛深深地对望着,捕捉对方的兴奋体验,双方身体配合得越来越和谐。随着抽插节奏的加快,阴茎上的热度也在升高,女人阴道内的每一寸褶皱都开始变得敏感,一波一波性欲的浪潮堆积,女人的双手胡乱地揉插着男人的头发,闭上眼睛,用心体会高潮一刻的到来。
        “啊 啊 啊,就这样,就这样,要来了……”女人的凌乱,终于把男人推向高潮,一股股热潮澎湃拍向女人子宫深处,同时引发女人阴道的一阵痉挛,沈丹觉得自己的意识向远处飘去,带着满足的微笑。
        夜里11点多,丹田才将沈丹送到了她居住的地方。
        “啊,终于到了。你家离车站好远啊。”在玄关脱鞋时,丹田随意说道。
        “嘘!”沈丹指了指闭着门的房间,示意还有别人居住。
        俩人蹑手蹑脚地进到了沈丹的卧室。李斌的行李才搬走,沈丹就把所有和李斌有关的东西都扔了。房间也重新布置过,充满了单身女性特有的气息。
        车上的野合虽然刺激,毕竟不如在屋子里的床上更让人放松和投入。进入到正规的战场,这对孤男寡女再次抖擞精神、翻云覆雨将近一个小时,干柴烈火才终于只剩下了灰烬。
        “这地方太偏了,你一个女孩子深夜独自回家不安全。”仰面躺着的丹田道。
        “嗯,是的,我正要去不动产中介找房呢。”沈丹枕着丹田的胳膊回答。
        “我来安排吧,你不用管了!”


4

        来到大阪的李斌,由于成绩优异申请到了外国留学生全额奖学金,大学学费全免外,每个月还有几万日元的助学生活费。摆脱了沉重的经济压力,李斌的心情也舒展开来。通过学生会勤工俭学部,李斌找到了一份利用晚上时间辅导日本人一对一学习中文口语的工作。
        李斌辅导的学生中有个年轻的女孩子,名叫服部里奈。里奈总是有意无意地展示着女人的性感,暗示李斌。基于以往自己生理上的隐痛阴影,越是性感的女人,李斌越是退避三尺。
        李斌的刻意回避,反而激起服部小姐对他的好奇心,进而产生更强烈的要让他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的欲望。
        实在不堪忍受这女人疯狂的追逐,李斌老实地向里奈坦承自己是个废人,甚至告诉她自己的前女友就因为这个原因分了手。
        一个周末,里奈和她闺蜜美惠子守在李斌教室的门口,软磨硬泡让李斌请她们吃饭。李斌挡不住美女攻势,最终带着她俩去了大学附近的一家名叫“白木屋”的日式连锁居酒屋。席间两女轮番劝酒,终于把李斌灌醉了。架着李斌送回到他学校附近的单身公寓后,里奈让美惠子帮忙剥光了李斌的衣裤。
        对于年龄不大,却已经经历过许多男人的里奈来说,越是得不到的男人对她越有吸引力,况且李斌的外表本身就很吸引女人。里奈好奇,好奇这个拿性无能来拒绝自己的男人是否真的性无能,于是串通了闺蜜给李斌摆下了一桌鸿门宴。
        里奈好奇地观察着李斌软塌塌的男根,用手指拨弄几下,并非如李斌所讲的毫无反应,反而发现龟头的一部分从包皮里探了出来。里奈看了美惠子一眼,对于刺激男性勃起,中学时就做过援交工作的美惠子似乎更在行。虽然醉酒到了失去意识,年轻男人身体敏感部位,在持续的挑拨刺激下,理所当然地最先苏醒了,扶直了昂首的男根,里奈当先骑跨上去,尽情地套弄抽插后,那男根还依然挺立着,于是替上了美惠子。刚才美惠子眼看里奈在上面折腾,生怕李斌的男根受不住刺激早泄,还暗暗着急轮不到自己尽兴。
        美惠子很有经验,一次次或深或浅,让龟头仔细研磨自己阴道内的每个兴奋点。加上多年蜜友的里奈,轻轻轮流允吸自己胸前的两个乳头。一阵快感袭来,美惠子的高潮如期而至。
        此时李斌的神志渐渐开始恢复,以为自己又做了场春梦。可是,这梦怎么如此的真实,那个模糊的女人身体离开自己的男根时,湿漉漉的男根明显感觉到了凉意。
        “水,我想喝水!”李斌闭着眼睛道,美惠子瘫软地躺着,静静修养等待体能恢复,里奈起身从电热水壶里倒了杯凉白开水,扶着李斌坐起喂他喝了。
        由于男根的能量没有释放,依然挺拔的阴茎,海绵体充血时间过久而隐隐生疼。
        “李桑,你说谎了,明明那么厉害,却说自己无能,是不是故意勾引我啊?”
        里奈撇嘴笑着,用小手轻轻地揉捏着坚挺的男根。
懵懵懂懂的李斌,出于性本能的需要,返身搂住里奈,直接将她按倒在床上。
        主体醒来的男根似乎愈加粗长了,几十下的抽插,居然还没射,这是李斌首次体验到的,不由的豪情万丈地加快了进攻。
        刚才没有互动的单向做爱,里奈并没有满足,也没有太多快感。女人做爱,有喜欢主动的,但更多的喜欢被动。龟头一次次顶到子宫口的感觉,是那样的强悍,子宫内的温度随阴茎在阴道内的抽插而逐渐升高,里奈呼吸急促起来。
        李斌累了,放慢了抽送的节奏,里奈感觉龟头顶到子宫口的刺激反而更强烈,又一次的顶入后,随着高潮到来里奈阴道内肌不受控制地夹紧了男根。
        李斌大喊着,射出了所有的子弹,足足持续了将近三秒。

        半夜李斌苏醒过一次,发现身体两旁各躺着一个裸女。再次醒来时,先是感觉自己的下体好像憋着尿勃起涨得难受,而胸口的乳头也敏感地凸起着。微微睁开眼睛,看到里奈正用湿润的舌头绕着自己乳头舔允,而美惠子用一只手轻轻按摩着自己的两粒睾丸,小嘴含住巨大的男根正卖力地套弄。
        自主意识苏醒后,没有了酒精的麻醉,又想起以往早泄的历史,李斌龟头处的敏感度陡然提高了几倍。
“快停下!我要射了”,听到李斌的话后,两个女人不仅没有停下,反而更加剧了对他敏感部位的刺激。李斌再也守不住自己的控制,脑中一阵空白。也许是潜意识不想太快结束,李斌紧咬牙关,努力收紧精关,硬生生被他憋回一部分精液。
        美惠子生怕自己牙齿会碰痛依然昂首的玉柱,小心翼翼地含住满嘴的精液、吐出了巨大的男根。将精液吐在卫生间的马桶里后,美惠子用李斌的漱口杯漱了漱口,又坐到马桶上小了个便。透过卫生间的门,美惠子看到,里奈接替了自己,正用舌头舔吸着男人的龟头部分,用一只手握住男根的下部上下套弄。李斌笨拙地捏揉里奈的双乳,里奈似乎感觉不适而皱眉。
        原来担心自己泄了后,又要不行了,李斌没想到,在里奈熟练的挑弄下,刚刚开始萎靡的男根,居然又生龙活虎地昂起了头。李斌抱起里奈,粗暴地插入里奈的下体,一阵狂风暴雨,里奈发出悠长的嘶喊后,摊在床上不动了。斗志正旺的李斌,正好看到从卫生间出来的美惠子,便不由分说把美惠子压在了身下。美惠子的阴道入口比较靠后,离肛门更近。急切地找寻不着入口,李斌有点不知所措。
        感受到男人不得入门的急躁,美惠子将双腿打开得更宽一些,同时伸出一只手引导龟头找到入口。虽然那里已经湿润,但是充分兴奋的男根过于粗壮,只没入前端龟头部分,美惠子就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李斌意识到自己的鲁莽,便不敢再深入了,美惠子引导着男根浅浅地、退出又进入几回后,阴道逐渐适应了它的粗壮。抬起臀部,男根一气插进了幽幽的窄巷。深深浅浅地抽插,美惠子舒服地感到全身的毛孔都舒展开来。慢热型的女人需要更久和更多的刺激,需要经验丰富的男人才能带给她高潮。与其说李斌经验不足,不如说他毫无经验,好在美惠子有一个了解她、知道她兴奋点的好闺蜜在身边。里奈耐心地刺激着她的敏感点,美惠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浑身都在发红,眼神越来越迷离,李斌知道女人已经临近高潮,唯一在等着的是男人的同时爆发......
(待续)
TOP Posted:2017-04-13 14:21 | 回1樓
MiPiaciTu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71
威望: 10 點
金錢: 71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4-10


期待下文
TOP Posted:2017-04-13 16:00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