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淫荡的我被调教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淫荡的我被调教
黑猫大叔S


級別: 聖騎士 ( 11 )
發帖: 783
威望: 104 點
金錢: 120 USD
貢獻: 25000 點
註冊: 2016-07-11


淫荡的我被调教



我是媚芯,41岁,5尺2寸高,三围36D,28,36,白白胖胖。

  当我和丈夫Sam谈论彼此的性欲求时,我们发现Sam有着明显的支配欲
,而我却倾向于顺从的本质。此后,我们开始讨论着我们的想法和意欲,并没有
很久,我们就确认并着手策划各自的性趣。
  
  我个人有一种强烈的愿望,就是被羞辱,并且不是普通的羞辱,而是像一个
妓女一样被陌生人羞辱,被他们随便滥用,然而Sam却喜爱着扮演支配者,亦
即主人的角色。
  
  我们商议后认为有需要寻找一位元有实际经验的指导员,提供一些实际主人
的经验及玩法,但更重要的是让他示范如何将我羞辱和如何滥用我。当中更可以
让Sam目睹并且藉这次有趣的机会好好学习。
  
  因此,Sam就尝试寻找这样的一个人,而我亦期待着在一位有经验的主人
手上经历第一次的被支配。Sam在星期二回家时告诉我,他已经找到一位可以
信赖的友人参与我们的游戏,更急不及待向我介绍他。
  
  他的名字叫William,与Sam已经认识好一段时间,经过深入的沟
通,Sam对他亦感到很满意。我和丈夫俩商议了很久,最后同意在星期五夜晚
与他会晤谈论我们的游戏,并且由我们作最后的决定是否真的要进行,同时亦看
看我对这位完全陌生的男子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整个星期我都不能想到其他任何
事情。
  
  终于来到星期五,我们两个渴望以久地到酒店与他会面并用膳交谈。最初的
谈话只是闲聊,但是我们最终亦谈论到了我们最感兴趣的话题,同时亦决定我们
是否要进行游戏。
  
  在我们交谈大约30分钟之后,得出了明确的大约点,William要求
他独自与Sam洽谈关于我的事情。故此我离开了一会儿。当我返回时,Wil
liam 他们已经达成协定,我和丈夫俩就和William安然地坐在桌子
前继续话题。William乐于听取我们的一切决定并且告诉我们他将给我们
20分钟私自讨论,以便我能为他作心理上的准备。对此我其实仍是毫无所知他
表明的是什么。
  
  交谈一会,Sam和我离开餐厅去他已经预订的一户房间,是一户位处附近
的SM酒店。
  
  当我们到达该房间时,Sam告诉我必须穿上一条超迷你的裙子,皮革短身
上衣,性感胸罩和他在车里所准备的一件透明内裤。我当时对此感到很惊奇,但
他的准备又非常令我激动及紧张。时间在我不知不觉间溜走时,电话突然响起,
他告诉William我们所在的那个房间并告诉他我们已经准备好。
  
  Sam再一次问我,我是否确信William是可以信任的人,在听到我
的回复之后,他走出外面与William讨论最后时刻的细节。当Sam回到
房内时,他告诉我当我准备好的时候,就可以打开门并且邀请William入
内。他说,我必须理解我这样做后,我将会成为William的一件私人财产
,无论他告诉我做什么,我也只能够服从。我感到强烈的兴奋,在我还未回复意
识以前,我竟发现我自己早已站在门前。
  
  天啊,没想到会如此刺激的,很快我就会变成一个陌生人的玩具,而且还是
在我的丈夫面前。
  
  我打开了门并且邀请William他进来。当William进入房间,
他立刻在房间内控制一切。他告诉我,他现在就是我的主人,我必须毫不犹豫地
去完成他所告诉我做的任何事情,否则我将会被他处罚,我的处罚将全部随他的

喜好所决定。他告欣我,在简单地说出我丈夫的名字以后,游戏将会立即中止,
而到时我们可能谈论发生了什么问题。我的肚子里充满了疑问,我不知道他打算
会对我怎样,但我仍表示理解并且接受。
  
  William然后对我说,从现在开始我只是他用来娱乐和一文不值的一
个玩偶,一团没有思考的肉玩具。他告诉我,我的感受已不是一个被关注的问题
,而我必须愉快地招待,以及满足他的任何需要。
  
  游戏终于正式开始。
  
  「好了母狗,站直身体,并将你的两腿分开,把你的手放到头后抓紧!」他
说。
  
  「当我告诉你第一个设定的指令时,你一定要没有踌躇的立时去做,你这个
姿势就是第1号指令。」他告诉我。
  
  上帝噢,我希望我能记得他的一切指令。
  
  「现在,把你的狗腿张开并且跪下,双手保持在你的头后面抓紧。」他说。
我迅速回应,他满意后继续告诉我:「这是第2号指令,这有助于让一条母狗崇
拜她主人的鸡巴。你应该要高兴及崇拜你主人的鸡巴,是不是,母狗?」
  
  「是,主人,崇拜主人的鸡巴是母狗的光荣。」我回答着。
  
  此时我的理智早已飞到九宵之外了。
  
  「3、四肢着地并把头向上抬起,」William继续教我新指令,「这
姿势有助于让我玩弄你巨大淫贱的乳房及烂穴。」他说。
  
  「4、脸朝地板,屁股向上的伏着。这是给我使用你那奴隶屁眼的姿势,等
会到我用你的屁眼时应该会很有趣的。」他说。
  
  「5,」我背脊贴地躺着,双腿尽量打开,我的手则放到后脑压着,「这是
当我肏你的阴道时,以及操你那乳房和嘴巴所使用的。」他说。
  
  「6」与5一样,仍是躺在地面打开腿,但我的手却要抓紧膝盖不能放手。
在我的屁股被拍了很多次后,我终于学习了这几个指令而不犯任何一点小错误。
  
  当William满意之后我已经能牢牢记下那些命令,他命令我起立并且
除去我的衣衫。
  
  我犹豫不决时William说,「从现在开始,我会记录你的错误,母狗
。当你到达10次错误我就会给你应有的惩罚。」
  
  我吓得立时迅速的遵循命令并且除去我的衣衫。
  
  在此之后,他注视我的乳房一会儿,命令我摆出第1号姿势,「你有让人惊
歎的一对美丽奶奶,母狗。告诉我它们有多大。」
  
  我告诉他它们是44D。
  
  他告诉我,「无论何时,当我讚赏你这条母狗的身体时,你必须感谢我并且
要告诉我你身体是属于我的,你只是一具仅仅用来满足我兴趣的小玩具。」
  
  「这是你的第一个错误,母狗,你还有9次机会。」他说。
  
  我仅仅能想像他想要对我干什么,但我已经没法好好细想。
  
  「现在,母狗,除去你身上的裙子,然后转身并把腰弯低。」他说。稍微踌
躇了一次,也使我再领多一次过失,我现在距离惩罚只有8次错误警告。
  
  当我的裙子卸下时,他让我伏在床上面并且将我的手按于床面,而他就开始
检查我的肛门口。他走过来玩弄及挤压我的肛门,之后他告诉我,他将会使用我
的肛门来爽一下。
  
  我用我最恭敬的语气回答,「我的肛门是你的,主人,它仅仅是用来满足你
的需要。」
  
  下一步,William命令我除去我的胸罩并且进入指令1。
  
  我再次犹豫,但很快就被William轻责。
  
  此时我的身上仅穿一件内裤,但我仍是尴尬地做出指令1,他来到我面前并


且抓住我胸部,还非常用力玩弄着我的乳房。
  他告诉我,「我等会还会使用这对贱奶的。」
  
  「指令3!母狗!」他命令道,而我迅速趴在地上并仰起我的脸。
  
  我的一双乳房悬挂半空,我无助地感受着他的手猛烈地捏着并且拍打我的乳
房,他更又拉又扭我的乳头直到我的乳头觉得疼痛。
  
  在他粗暴地玩弄我的乳头期间,我又犯了两个错误,他也通知我现在离大惩
罚还有5次。
  
  当William准备好的时候,他命令我站着面对着床,并且命令我正如
脱去裙子一样腰弯曲地除下自己的底裤。
  
  要在两名男子面前脱至一丝不挂的,我很自然地有所抗拒,此时Willi
am告诉我我只剩下4次机会。当我全身赤裸后,伏在床上面,他抓住并开分我
的臀肉,还仔细观察着我的屁眼及菊纹,更测试它的宽度及压力。这使我感到很
羞愧,很不适,但同时又感到很奇怪。
  
  他把一只手指插入我的屁眼里并且检查一会儿说,「你的屁眼相当好及相当
紧,母狗,我将要好好开发它。你是否觉得很高兴,小母狗?」
  
  「是,主人,我很高兴我的屁眼能给你快乐,主人为我开发它是我的光荣。
」我回答。
  
  他然后从我的屁眼拔出他的手指并且用我的脸蛋抹拭它,「你那狗屁眼弄髒
了我的手指,用舌头好好给我清洁。」
  
  我按照他说的去做;由于惧怕更多的错误将带来更多的处罚,使得我努力完
成清洁工作让他满意。他非常粗鲁地从后面抓住我的下阴并且扭捏及拉长我的下
阴唇。他然后命令我进行指令5(躺在床上并把两脚向左右张开)。
  
  由于我的反应不够快,他又扣除了宝贵的两次机会,离开我的惩罚只余下两
次机会。
  
  天啊,想到不明的惩罚,我除了一点的惊怕之外,竟然还感到异常紧张和兴
奋。
  
  此时此刻我已经完全裸体,更不堪者是躺着大大张开两腿,任由一个陌生人
与我的丈夫一起观看欣赏我的性器官及肛门口。但更坏(或者更好)的情况是;
William开始研究我的下阴和乳头,并且发现我已经控制不住而产生了性
兴奋,他拿着我的肉体证据嘲笑我是一条无耻的母狗,还对我丈夫说我已经有了
强烈的性需要。
  
  他更命令我在丈夫的面前告诉他,我是一条什么样的母狗,淫妇,大声宣告
我是心甘情愿做这么的一条母狗。
  
  我说,「我完完全全是一条母狗,主人!执行你的命令使到我非常兴奋。」
  
  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羞辱,但与此同时我亦似是被什么所燃烧起来,身心都
感到很热很热的。
  
  「好,母狗,」他说,「摆出指命6,但不需要把手按着膝盖。用双手拉开
两片阴唇肉,要最大限度地完全敞开,我想要看清楚你这母狗的整条阴道。」
  
  在我面红耳赤,身心都颤抖着想要用手执行指令时,我终于丢失了我最后的
两个机会。我摆出他所想要的姿势,为了这个陌生男子而自己拉着下阴唇,使阴
户口完全张开。
  
  他在我的腿之间伏下来,当我的阴蒂和下阴唇感受到他的呼吸时,我全身都
颤抖不止。
  
  在没有警告下,他突然剥出我的阴蒂并且用力拉扭,使得我几乎尖声喊叫。
  
  当他对我的身体检查满意时,他才命我摆出指令1。他提醒我,刚才我所亏
欠的处罚时间已经来了。他显然已经发现我非常惧怕在无遮盖下暴露在没处隐藏
的地方,更怕被其他人看我的裸体。
  
  「拾起你的所有衣服,母狗。并且把它们放置在你随身所带的大手袋里。我


指你今晚所穿的所有衣服,包括了在我们会面时那一套。」
  
  当我已经做完这一切时,他继续说,「你要把衣服放在你没法取回它们的地
方,直到我认为你感到了完全被滥用及羞辱为止。」此时我还不知道他想要干什
么,只能粗略估计一些可能性。
  
  他从他所带来的袋里拿出一件细小得很的短衬衣,「贱货,穿上它。」他说

  
  这件衬衣非常细小,不管我怎样努力试试,它仍不能让我在乳房上方扣上钮
扣。
  
  「来这里,你这条贱母狗。」他说。「让我给你穿吧。」
  
  然后他在仅仅盖住我乳头的地方勉强扣上钮扣,但有一大截的洁白乳肉却挤
出了衬衣之外。
  
  「贱货,过去镜子前面看一下。」他说。
  
  我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我看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妓女;我的乳头正从衣服前
端凸出来,还更显示了我一双乳头勃起的程度。当我背转身,我更震惊地看见我
露出了一半的屁股,甚至在我行走时更可以从后看见到我的下阴唇。
  
  他忽然用力拍打我的屁股并说,「好了,我的小母狗,让我们出去好好散步
吧。」
  
  这想法使我感到非常害怕,但形势比人强下,我除了跟随他走出外面,我亦
别无他法了。我所受的羞辱似乎是太多了,但意外地我也被刺激起从未试过的强
烈快感。
  走在房间外边,我们向右转并且走了大约50码的距离。
  
  这是一个老样式的SM酒店,内里的房间在外面有门和从中间打开的窗子。
这夜是一个温暖的夜晚,有几房的人已经把窗帘打开,一些甚至让那些门亦打开

  
  我一直努力着,直到两名年轻人在我们的前面大约10步的差距迎面而来。
我不禁窒碍了一刹那,但换来的是William重重地拍在我的屁股上的一声
响亮的一巴掌。
  
  这使我不得不继续向前行,还引起了那两人的注意。
  
  他们从我的乳房到红透的脸上不断凝视着。当他们正与我们擦身而过时,W
illiam突然对他们说,「小伙子,不用惊讶,只不过是带头母狗散步而已
。」
  
  那两人保持着速度从我们身边走过,他们面上还留着一个淫笑。
  
  就在他们经过我们两,三步后,William说,「母狗,停止,弯下腰
整理你的鞋面,腰要弯膝盖要直,保持这姿势直到我说你可以站起来为止。」
  
  他的说话令我大吃一惊,但是我还是迅速地答应,因为我知道不服从将会有
更羞辱的惩罚。
  
  我完全暴露出屁股和下阴,我刚一伏下来他就再次掌掴我的屁股蛋。
  
  「从你的双腿之间看一看。」他说。
  
  「他们正在看你吗?」他命令着。
  
  「是,主人。」我回答。
  
  「很好,停留着这个模样,以便他们可以更清楚欣赏你的屁股及阴户。」
  
  我不能相信我竟然可以做到这样,但是使我惊讶的还陆续有来,我的丈夫居
然走到那两名小伙子处,并且交给他们一部相机,要求他们给我们拍一些合照。
  
  当William对我的服从感到满意后,他命令我起身,我们就继续去散
步。
  
  在这之后,我感到时间好像一万年一样,最后我给带到一辆故意停泊得老远
的汽车处。他打开车尾箱,命令我把那袋衣服全部放进去,最后他关上车尾箱。
他说,「当我调教完你这母狗后,我们才会回来取回衣服。」
  
  在我们返回房间的路上,刚才那两个小伙子正在他们的房间门前荡来荡去,
并笑着注视我们的一举一动。当我们来到他们旁边时,William突然告诉


我停下来。
  
  「小伙子们,看不够吗?」他问他们。
  
  他们说他们看见少许。
  
  「好,我来介绍,她是我的奴隶,亦是一条无耻的母狗,她的名字叫媚芯。
她会做我告诉她的任何事情,小伙子们想不想看看她那一对大奶子?」他问他们

  
  「当然想,朋友。」他们只是两名从十八到二十岁左右的孩子,他们的反应
及答覆早就可以猜到了。
  
  William抓住我的短衬衣,粗暴地把最顶的两枚钮扣打开。我的乳房
立时跌出来,我的羞辱已经到达了过往的极限,但我没有逃避,我尽量尝试着感
受过激羞辱的感觉。
  
  「你们两个为什么不过来摸摸这条母狗的奶子?」他告诉他们。
  
  他们两个走到我面前并开始用力挤和拉我的乳房和乳头;他们中的一个甚至
在我的乳头上吸吮一下。
  
  我实在不敢相信;当他这样做时,我真的感到我下阴里产生麻痒的感觉。
  
  我最后更被William命令,必须要告诉他们我的乳房有多大,还要感
谢他们愿意抚摸我下贱的乳房。当他们玩透了我的乳房后,我们才平静地回到了
原来的房间。
  
  当我们回到房间后,William立即再次训示我服从的重要性,并且告
诉我如果我表现得不服从,他将做更多令我感到耻辱的事情。
  
  接下来的大约一小时里,他反覆给我指令并探索着我的身体各部位,并且让
我的屁眼和阴道使用各种各样的性玩具。
  
  当他玩我玩得厌倦后,他对我说,「起来并且为我脱去所有衣服,小母狗。
现在正是你学习一条母狗怎样为她的主人服务的时间。」
  
  一丝寒意加一丝电流游走我的脊骨,但我仍是迅速遵从他的新命令。
  
  当我除去他的裤子,我看见他的大阴茎已完全直立。William的阴茎
又长又大,此情此景竟使我的下阴涌出汁液。
  
  「跪低并打开你的狗嘴!」他说。
  
  当我照办后,他拉着我的耳朵并在我的嘴里插入他那粗壮的阴茎,「母狗,
放松你的喉咙并且尽量吞下我的鸡巴。」在几分钟之后,我方能把他的整条阴茎
吞到我的嘴里。
  
  「母狗,现在我要干你的狗嘴了。」他说。
  
  他然后抓住我头发并且开始操我的嘴巴,我一边为他口交,他也一边告诉我
这是我嘴巴的最大用途。
  
  在几分种之后他对我说,「我要在你的嘴巴内发射,你最好不要给我漏出来
。」然后他拉扯着我的耳朵并且一直把阴茎在我的喉咙内进出,当他开始射精时
,他的阴毛更压着我的脸。我尽力让他的精液留在我的口内,但仍然有一些给滴
到了我的胸口处。
  
  当他享受了余韵后,他从我的嘴拔出阴茎并且说,「以一个贱货来说你的表
现已经不错,但是我不高兴你漏了一些出来,所以等会儿你将要被我处罚。」
  
  我感谢他允许我吞下他的精液,并告诉他我理解到已经让他失望。
  
  他走去床上躺下,「到这里来,母狗,把头伏在我的大腿间并且舐我的鸡巴
,直到它发硬至可以使用你身上的其他洞子。」他说。
  
  我丝毫不敢犹豫地回应他,他告诉Sam打开那些窗帘大约6英吋,以便街
外的每个人都能看见我是什么样的一个淫妇。
  
  在一会儿之后,他再次变得硬挺。
  
  「进入指令6,母狗!并且用我教你的,把自己的肉洞口打开。」他说。
  
  我迅速照办,他在我的两腿之间,把他的鸡巴在我的阴户和阴蒂上不断摩擦
并且对我说,「所有人都知道,你下贱的阴道里最想要的就是鸡巴,现在大声恳


求我肏你这烂贱女人的阴道。」
  
  「请肏我一文不值的阴道内,主人。」我大声地说。
  
  他的阴茎一击就完全没入我的体内,我感到自己好像要裂开一样。
  
  他一开始就用块速的节奏,狠狠地干我大约15分钟左右。他最后抽出他的
阴茎并跨在我胸前,对正我的脸,此时我发现我的下阴正开始疼痛。
  
  「在我射精时把嘴打开,母狗。」他说。
  
  他在我的脸上再次射出来,当他彻底射过以后就把阴茎贴到我的嘴边并说:
「舔干我的鸡巴,母狗。」
  
  我吸吮他的阴茎并且舔着它直到他叫我停止。在舔干他的鸡巴二十分钟之后
,他一次又一次地重複告诉及嘲笑我是什么样的一条污秽母狗。经过休息后他再
次硬起,并命令我在床上摆出第4号指令,即是屁股朝上脸向下。
  
  「我现在要进入你的贱屁眼里爽一爽。」他说,「好好恳求我操你的屁眼,
母狗。」
  
  「是,主人请随意使用我的屁眼,这将是我的光荣。」我说。
  
  他抓住一管润滑油并且向上把润滑肓塞入我的肛门内。此时他特别提醒我,
在那窗帘分开的部份,街外任何人都能看见我被人干屁眼的经过,他们一定更感
惊奇旁边竟还有另一名男子正在观看并且不断地拍着照片。他的说话刺激得我的
下阴涌出了大量爱液,而我的窘态明显让他大乐。
  
  当他完全准备好的时候,他把他的龟头滑到我的肛门之内。我真的好想要尖
声喊叫,但是我还得强忍住,他命令我恳求他把整枝阴茎插入我的肛门里。
  
  「求主人把阴茎满满的塞进我的屁眼内。」我说。
  
  他开始用腰干出力地抽插着我的屁眼,这更使我感到呼吸困难。
  
  「挺起身,母狗!」他说着并且开始了我有生以来最猛烈的肛交。
  
  他持续奸淫我的肛门至少十五分钟,然后他才抓紧我的臀部把精液全都射进
了我的肛门之中。他退出后说道,「找条洗脸巾,母狗,然后好好清洁我的鸡巴
。」
  
  我急忙地跳起来找洗脸巾,并且立即为他的阴茎抹拭。
  
  「不错,母狗。现在吻我的鸡巴及阴囊,就当做是酬谢我刚才给你狠操一顿
。」他说。
  
  我吻着和吸吮他的阴茎及阴囊,然后依他的说话回答道:「非常感谢主人肏
我的肛门。」
  
  当他感到满意后,他命令我跪伏在他跟前,并且用舌头去舔他的屁眼。我迅
速就位,此时我已经很自动自觉地感谢他允许我舔他的屁眼。「你是一头专舔男
人屁眼的污秽母狗,是不是?」他讽刺着我。
  
  「是,主人,我是一头专舔屁眼的母狗。」我努力用舌头讨好他时,也一边
顺从地回答。
  
  「够了,母狗,不用再舔了,给我拿我的衣服来。」他说。
  
  我起来并且拾起散在床后地板上的衣服。在我小心地为他穿好衣服之后,他
坐在一把椅子里并且注视我一会儿。
  
  「好,母狗,你得要穿点东西然后我们再去散步,现在给我立即去找那件外
套回来。」他说。
  
  我的外套就在刚才遇上那两名小伙子的走廊上,我提心吊胆地赤裸的走到走
廊中拾回它,同时祈祷千万不要有人走出房间来。
  
  当我穿回去后,他对我的表现颇为满意,他与Sam细声地交谈耳语着,而
在一旁的我却什么也听不到。我唯一想到的事情是他们两个正兴致勃勃地讨论着
,还有什么厉害的方法来给予我更进一步羞辱,但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事可以
比刚才的更不堪。我的身体亦很疲倦,经过一轮强烈的性交后,我身上的两个重


要部位已经觉得疼痛。
  
  「好,贱货,现在让你去找回衣服。」William最后对我说。
  
  我暗自高兴地跟随他和Sam。幸好到达汽车的路程里没有发生其他的重大
事故,使暗暗呼了一口气。William打开车箱并且告诉我取出里面的袋子
。当我打开袋子并顺手关闭车尾箱时,他重重地拍在我的屁股上,立时把我吓了
一跳。
  
  「我只是叫你拿袋子,不曾准许你做其他事,你这条可恶的母狗。」他说。
  
  「看来我们必须给你一点处罚,用以教懂你正确的态度。」正当我感到惶恐
时,我稍微注意到Sam不在我们身边。
  
  「你记得你还欠我什么吗?」他冷冷地说。
  
  我认真地细想,但仍然想不起我的过错。「没有,主人,我想不起来。」我
回答。
  
  「你浪费了我射在你他妈的喉咙里的精液,有记忆了吗?愚蠢的母狗!」他
不满地说。
  
  我不禁低下了头,我突然记起他曾告诫过我,必须全部吞下他射进我嘴中的
精液。「是的,主人,真的很抱歉。」我急急地回答。
  
  「道歉是无济于事的,母狗。」他说。
  
  此时Sam才走过来我们这处。「一切事情都准备好。」他对Willia
m说。
  
  「好了,母狗,脱掉那件外套。」他斩钉截铁地说。
  
  我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而不禁犹豫着。
  
  他又再狠狠地拍打我屁部说,「拿开你那他妈的外套,我要你现在立即脱个
精光,你听懂了吗?」他命令道。
  
  「是的,主人,我真的感到很抱歉,主人。」我回答。
  
  「脱掉了外套然后把它放入车尾箱。」他说。
  
  我就在这个公共的露天停车场上,除去身上唯一的衣服并且把它放到他的汽
车的车尾箱里。
  
  他使劲地关上车尾箱然后说,「母狗,俯下身抓住车子的防撞槓。」
  
  当我在这个公众的停车场中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地抓住车子的防撞槓,我的
乳房在半空中下悬垂着,我丰盛的屁股更高高地翘在空气中,这简直是前所未有
的羞辱,我觉得自己比妓女或囚犯更有所不如。
  
  当他满意时我仍被那份强烈的屈辱感所震撼着,他突然一巴掌就拍打在我的
屁股上,发出了很响的声音,还更命令我大声地数着被打的次数。
  
  他继续交替着打我两边的屁股蛋,一直到我每边股肉都被狠狠打了十五下。
我不仅仅感到痛楚,使我更在意的是这响亮非常的拍打声,在这个安静的停车场
里一定特别惹人注意。我更可以想像那一大群住在SM酒店内的男人们,从视窗
听到声音后很容易就观看到一幕奇景。一名全身赤裸的成熟女子正抓着车尾,弯
下腰抬起屁股让一名男子打屁股,而旁边更有另一名男子静观着这一切。
  
  尽管我感到异常羞耻,可是我的下体却再次滔滔不绝地流出爱液。
  
  当他惩罚完我后,他对我说,「差不多了,母狗。现在起身跟我们走吧,我
开始有点闷了。」
  
  于是我只有光裸地跟着他们身后行,他从停车场外面走回SM酒店,从那条
走廊中返回我们的房间. 当我正觉得我这次严酷的考验应该快要结束的时候,
突然,William在一个房间外边停下并且敲门,我没法理解正在发生什么
事,因为这并不是我们的房间。
  
  当听到应门声时,我骇然想到这里是刚才那两名年轻少年的房间. 在我还
未搞清楚情况以前,我本能地用一只手遮掩自己的下体,并用另一只手盖住我的
乳房。

  William却说:「别遮着,你是我的玩具,我喜欢让谁人看你都可以


,理解了吗?」
  
  「是的,主人,对不起。」我感到无地自容地回答。
  
  「很好,现在立即做出指令6,在这门口的前面把你自己的淫贱肉穴打开来
。我将要教你重要的一课。」他说。
  
  我按照他的说话去做,但却感受到使我几乎晕倒的强烈羞辱。我竟然在公众
的走廊上,在陌生人的门前,两个男人的脚下赤裸裸地躺在地上,还淫贱无耻到
用手掰开阴户等人看。
  
  我刚刚摆出我被命令的姿态,门也就打开来。
  
  该两名年轻人硬生生地站直在门口,立时定眼看着我那张开了口的阴道里。
  
  「我想你们两位小朋友应该会有兴趣使用一下我这件玩具吧。」Willi
am对他们说。
  
  「我需要调教一下我的玩具,如果你们能配合我,我可以命令她来充分满足
你们的需要。」
  
  我吓得瞠目结舌,但最终还是不敢有任何说话。我下意识地回顾我的丈夫,
但他却只是向我微笑而已。通过他的裤子,我能够看见他已经兴奋得胀起来,这
已告诉我我所需要知道的答案了。
  
  「成交!」这两名小伙子已经急不及待地答覆。
  
  「好。母狗,滚起身进入房间。」William对我说。
  
  我以最快的速度走入房间里。
  
  「我们要先讨论一下应该如何玩你,你现在先滚上床去,然后摆出指令3的
姿势。」他命令着我。
  
  我立即执行他的命令,当这两个百分百陌生的小子远远地注视着我时,我感
到比刚才那些更进一步的羞耻感。
  
  「这是将要进行的情况。」William对那些小伙子说,「我允许你们
两个使用我的玩具,但是却有几个基本原则。首先,她是我的财产,如果你想要
对她做任何事情,或者想要她为你们做任何事情,你们都必须先问准我。其次,
如果我感到你们没听从我的指示,我将随时结束这游戏,我会带我的母狗回自己
房间。这些规限你们两个可接受吗?」
  
  他们两个都答应了他的规矩。
  
  「好,现在先让我与我的玩具交谈一会儿,然后我们才开始。」他说。
  
  William来到我的前面时,我还是四脚爬爬地在床上。他坐在我的面
前以便我能够看见他。
  
  「你知道为什么我要这样对你吗?」他问我。
  
  「知道,主人,当你告诉我不要漏失你的精液时,我并没有服从你。」我回
答。
  
  「这是没错,但并不是完全因为这样。当你在停车场内没有遵循我的指示除
去外套时,我就认为你有需要学习最为重要的服从性。我认为应该使用强烈的方
式才能纠正一个不服从的奴隶。现在你必须尝试服从我,即使你根本不认识这两
名年轻人,但你仍必须衷心地满足他们。我将要把你调教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性
奴隶。这是你足以显示服从及决心的唯一方式。我要知道你的决定?」
  
  「是的,主人,我会服从你,很抱歉刚才没有执行你的指示,现在我会尽力
完成你的命令。」我回答。
  
  「很好,我的奴隶,我很高兴你有这样的态度,因为我将要让这两名男孩子
以最低下的方法来随意使用你。你将会被他们用来取乐,直到我认为你学习到真
正的服从为止。清楚了吗?」
  
  「是的主人!」我回答着他。
  
  「好,既然你明白了,那我们就开始吧。」他说。
  
  他走到那些两名小伙子处,「让我看你们的鸡巴。」他说。
  
  我听不到他们的话,但是我却听他们两个脱衣服的声音,William说


,「很好,你们的不算巨大,但是外形都相当不错。」
  
  「过去摸那条母狗。你们有几分钟时间,用你们的手指检查她所有肉洞,然
后告诉她,她现在的样子有多么下贱。」他说。
  
  他们两个立即走过来并且开始摸索和检查我的屁眼及下阴。他们持续玩弄我
大约十分钟左右,我更发现他们其中一个特别喜欢用力挤我乳房和拉扯我乳头,
当我被弄痛而呼叫时他也显得特别兴奋。我知道他是有施虐狂的癖好。
  
  他们两个告诉我从来没见过比妓女更下贱的女人,而且他们也无法置信我竟
然心甘情愿向陌生人提供免费服务。
  
  他们中的一个问William我的乳房有多大,William却对我说
,「告诉两位先生,母狗的乳房有多大。」
  
  「它们是36D,先生。」我回答。
  
  我的奴性使得那个施虐狂非常激动,他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并且更为投
入地折磨。当William指示他们停止时,我的乳头觉得很疼痛,我更感到
全身都像是散了一样。
  
  「够了。两位先请站起来,我将要命令我的母狗奴隶服侍你们脱衣。」他说

  
  一如他所说的他们都照着去做,然后他对我说,「母狗,立即滚起身来,然
后为两位先生除去身上的衣服,当你为他们脱剩内裤时,你不能使用你的手,只
能用你的口来为他们脱。」
  
  我起身并且走向第一个人,他高兴地望着我笑,当我脱去他的衬衫和短裤后
,就只剩下他的内裤,我看见他内裤下已经胀起。我跪在他面前并且用我的牙齿
咬着他的内裤下拉内衣。我不禁吃了一惊,他的阴茎弹起来并且在我的脸前一擦
而过。
  
  当我为他脱去所有衣服后,我走到另一个并且重複过程。这个少年对我眨眼
并且说,「你的乳房相当好捏呢,母狗。」
  
  我立刻知道他确实是名施虐狂。
  
  当我除去他的内裤时,我看见他也是有根很粗阴茎. 它不算很长;或许6
或者7英吋,但是它看起来很大,似足一个啤酒瓶子。我立即对这名爱施虐的人
感到一丝畏惧。
  
  当我完成我的脱衣任务时,William突然对我说,「做得很好,母狗
你现在依次爬到他们每个人下方,然后运用你的舌头从他们右脚的大姆趾开始,
慢慢沿腿部向上舔,至他们的阴囊及阴茎时你就吻一吻他们阴茎上的马眼,然后
向着它们说:「你好,鸡巴先生,我将是你今晚会插入的母狗,希望我身上的洞
穴能令你感到满意。」」
  
  「听清楚了吗,母狗?」
  
  「清楚,主人。」我回答,并且急急地进行我的新工作。
  
  当我执行这项连妓女也不会做的任务时,他们四个男人却非常高兴地看着这
场娱乐,William命令我爬上床上摆出第6姿势。
  
  「把你的头伸出到床边。」他说。
  
  我移到床边,把头仰天突出床边,我的身体其余部份仍在床上。
  
  「现在用我教你的姿势打开阴户。」他说,我迅速摆好姿势。
  
  「好了男仕们,现在我想要你们一次一个走向我的母狗处坐在她的脸上。」
他说。
  
  第一个淫笑着过来,然后像是跨马桶般跨在我的脸上。我所能看到的就只他
的阴囊和肛门。
  
  「现在,开始舔和吸他的阴囊!」他对我说。
  
  我朝着这小伙子的阴囊处把我的嘴移上去并且开始吸吮。他的身体不断地发
出细微的颤动,官感让我知道他应该感到很享受。在几分种之后,Willia
m要第一个离开,然后命令我给有施虐狂的另一个在我的头上方进行相同的服务



  
  当William满意我努力的工作后,他要他们两个离开,开始接下来的
玩意。
  
  「小伙子们,你们能否迅速在她的身上得到解决?」他要求。
  
  他们两个说他们可以,我也相信应该可以,他们看来不过廿一或者廿二岁。
  
  「好的,我相信你们。」他说。「唯一的问题是我该让你们使用她的哪一个
洞。不如我们就来个抽籤吧,短的有权来选择。他可以使用我的玩具任何一个地
方。」
  
  于是Sam在他的手里拿来两根竹籤。我真的希望那个施虐狂的人没法赢出
,因为我害怕让他强行进入我已经有点疼痛的阴道。
  
  另一个人拉出竹籤,他拉出了短的一枝。
  
  当我感到有点安慰时,但没想到他竟说他想要用我的嘴巴!
  
  「好,你们各自就位等待我的信号,我想要你两个同时入进她。记得,把她
当成是吹气娃娃一样使用她,你们不需要担心她有何感受。」他说。
  
  我此时实在有点惊吓,也考虑着是否用安全语,但最后仍是没有说出口。
  
  他们两个已经就位待命,第一个人抓住我的头,还将他的阴茎放于我的唇上
压着,施虐狂的那人爬到我的两腿之间并且拿起他怪物般粗的阴茎,对向我仍然
分开的阴道入口。
  
  「去!」William大叫。
  
  他们同时向我进攻。施虐狂的那人把他的粗大阴茎推进我的体内,我更感到
他的盘骨撞到我的身上,同时间里另一个人已经插进我的嘴巴,更沿着我的喉咙
推入他整条阴茎. 我的嘴巴几乎塞得满满但仍然勉强控制着它。
  
  施虐狂的那个抓住我的足踝并且不断向我的阴道里抽插。他疯狂地扯插,他
的身体还不断地与我的屁股碰撞发出啪啪声。我的下体简直感到好要裂开。热及
痛的感觉都相当强烈,但是他却插得很高兴。
  
  「爽快吧,婊子。」他向我喝道。
  
  同时,另一个正接近爆发边缘。他们继续干着我的下阴和嘴巴,速度亦开始
加快。我努力用舌头让他快一点发射,并且努力把阴道收紧,施虐狂的那人用他
的肩扛起我的膝,并且用力搓揉我的乳房,他一震后也开始在我疼痛的下阴里发
射。
  
  当他的朋友看到他高潮时,不消一秒也到达了极限。当施虐狂那人粗暴地拔
出阴茎,而第一个人也开始把精液射进我的喉咙深处。他们抓住我的头,另一个
还把阴茎推动到我的鼻子附近射在我的面上,他的阴毛还遮着我的眼睛。他们同
样射出很多,我也努力地把它们全部吞下。
  
  当他们射完精后,第一个也立刻从我的嘴里抽出。William说,「母
狗,跪到地上作指令2。」我勉强爬起来摆出命令的姿势,但却感到我的下阴非
常疼痛。我能看见施虐狂那人的阴茎仍然处于半硬状态,而William也同
样看见。
  
  他告诉施虐狂那人躺在床上,然后察看我并且说,「母狗,爬上床并且给他
有生以来最好的口交。但是要给我把屁股抬高,我要你的屁股保持在随时可用的
状态里。」
  
  我爬到床上开始为那个施虐狂口交。我把我的肘放在他的腿之间并且拱起我
的背让屁股挠起,然后开始细心地舔着吸着他的阴茎。
  
  「该死的,这条母狗真的很卖力吸我的鸡巴。」他说。
  
  他的阴茎再次硬起来,看见这情况的我更用力地吸吮着它,我希望尽快使他
射精,好消耗他的体力,因为我不认为我的下阴可以承受多次他这种阴茎的冲击

  
  当我正着手为施虐狂的阴茎口交时,我感到有人从后接近我,然后感到有阴


茎突然推到我疼痛的阴道内。这不是一个很大的阴茎,但是我的下阴已经因为刚
才的折磨而疼痛。我暂停了口交,回头看见另一个人已经进入了我的身体。他以
快速的节奏推进,没有很久就高潮,并把精液射击进我疼痛疲倦的子宫深处。
  
  几乎同一时间,施虐狂的人抓住我的头,他的阴茎上用力压迫我的嘴部,然
后又在我的嘴内来多一发。我尽量地把他的都吞下去,但依然有一部份漏出口部
。当他们满足过后,William命令我清洁他们的阴茎. 我回应并且努力
完成任务。
  
  William说:「好,母狗。现在摆出指令1。」
  
  我走到床下张开双脚,把手放到头顶之上,在四个男人的面前以囚犯的姿势
一丝不挂地站着。
  
  「现在各位,」William开始说话,「我认为这条母狗还未能得到足
够侮辱及惩罚,因为她刚刚就无法依我所教的把两位元的精液全部嚥下,所以我
将要给她这晚的最后一次任务。但是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还可以再来一次,如果你
们仍能发射多一次,我可以让你们两个继续使用这一条母狗。」
  
  我不禁暗自吃惊。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承受他们多一次的操伐。
  
  「你有任何问题吗?」他问我。
  
  「我将按主人的意思去做。」稍微思考后,我最后这样回答。
  
  「很好,母狗,我知道你的阴道或许会疼痛,但是这些事情我并不关心,因
为作为一个性奴隶,你快乐和痛苦都无关重要,你只是提供男人们性交的乐趣,
而我现在就是充份地使用你。另一方面,我认为这两位男孩已经上过了你的阴道
和嘴巴,我认为他们亦应该玩一玩你的屁眼。现在我要你到床边摆出第4个指令
,并且把你下贱的屁眼来为这两位元男孩提供性服务。你记得要亲口乞求他们来
干你,也要记得这是对你口交失败的惩罚。」他说。
  
  我简直不能相信我的耳朵,但奇怪地我的身体却已迅速作出反应,于床的边
缘处摆出4号指令。
  
  「我把我的下贱屁眼提供各位先生使用,请求先生们干我的屁眼。这是我所
尊敬的William主人对我下的命令,这也将是我的光荣。」我说。
  
  于是第一个人走到我后面,拍了一拍我的屁眼。William把润滑油交
给他,也在我的屁眼处涂上了一点。之后他抓紧我的臀肉,把他的阴茎推入到我
的屁眼用力攻击。我几乎尖声喊叫出来,他在我的肛门里连续抽插十五分钟有多

  
  之前的两次William没有让他们干我屁眼,其实是想把这玩意放到最
后。我知道他这样做,是想我受到被干屁眼时的屈辱能来得最长。当那男孩干着
我的屁眼时,William却在旁边不断地嘲讽着我,如果我完全地服从他的
指示,就可以避免这么一个淒惨的结果。他告诉我这全部是我所犯的错误,还嘲
笑我的屁眼是个男人公厕。
  
  最后那男孩弄得我疼痛时也发射了。现在轮到施虐狂那人和他的啤酒阴茎。
他没有浪费任何时间就走到我的股间,把他粗壮的阴茎塞到我的屁眼,中间我连
十秒的休息也没有。
  
  他用力捏着我乳头,另一只手拍打着我屁股,他并且不断地说我是最污秽的
母狗。他连续抽插了十五分钟,我也为这些年轻人的持久力而吃惊。
  
  最后他开始在我屁眼之内发射。当他拔出后,我能感到我的屁眼仍然张开,
William还叫房内每个人来观看我屁眼里面的情况。
  
  「母狗,找洗脸巾来为他们清洁鸡巴,我们不能因你疲倦而浪费时间。」他
说。
  
  我起来并且迅速完成他的命令以避免一些其他处罚。


  
  此后William还问他们需不需要再在我身上多打几炮。幸好,他们两
个告诉William他们已经不能再来了。我稍微放心而不禁歎了口气。Wi
lliam听到我的歎气时立即走过来并且重重地拍在我的屁股上。
  
  「你认为你有资格决定完结一切吗?母狗。」他问我。
  
  「没有,主人,只有主人你才能决定我的工作是否完成。」我回答。
  
  「你知道就最好,现在你给我向两位先生们致谢。多谢他们及他们的鸡巴给
予你这么多的精液。」他说。
  
  我走到他们两个面前跪下,并且温柔地吻着他们的阴茎及阴囊,感谢他们给
我大量的精液和强烈的性交。当我说完后,William告诉他们很感谢他们
作出了一场极妙的节目。
  
  我们离开了他们的房间返回自己的房间内,此时我感到很疲倦,我的下体和
屁眼亦很疼痛,但同时我亦得到前所未有的羞耻感,尤其是被陌生人当成玩具般
完全被滥用的感觉更使我非常满足。
  
  当我们回来自己的房间,我立刻知道William会把今晚的事情作个总
结。
  
  「母狗,让房门打开,我要所有路过的人都看到我如何干我的性奴隶。立即
滚到床上作第6指令。」他说。「我将是今晚最后一个使用你肉洞的人。」
  
  他爬到床上,正如那个施虐狂的人一样,他把我的腿放到肩上,双手也狂乱
地捏着我的乳头,他已经硬得不能再硬的阴茎对准进我的肉洞直插入去。这将是 
William最后一次享受我身体的机会,故此他也尽情地操伐我的性器和紧
抓着我的乳房,连续几分钟的疯狂抽插后终于痛快地把精液射进我的子宫之中。
  
  「你这母狗的肉洞到现在还很紧,仍然给予我极大的乐趣。你的确使我感到
高兴。」他说。
  
  「既然你已经完成我要你所做的事,你现在应已明白及学会当我的奴隶应该
要如何。你可以去先洗个澡,然后返回来坐在床上。」
  
  我走到浴室并且洗了一个很长的热水淋浴,但我仍是小心地清洗我疼痛的下
阴和屁眼。我的乳头到现在仍因各人的扭捏而有点发硬,也有点敏感。同时我更
发现当放松了心情以后,我的身体虽然疲累,但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满足和高兴
,那是一种被支配并且成完各项命令后的快感。
  
  当我洗完澡后我按照命令返回去赤裸裸地坐在床上时。当我进来时,Wil
liam和Sam正在聊天和吸烟。
  
  William起立并且来到我面前,「你做的非常好,我希望你为你自己
感到骄傲,我知道Sam和我都为你感到骄傲。你将会成为他的一位优秀而顺从
的奴隶。我希望将来有机会再次参与你们的游戏。」他说。
  
  最后他在我的额头上面温柔地吻了一下并且离开了房间。
  
  以后,我一边躺在Sam的臂弯里,一边谈论今晚的经验,最后我们拥抱着
慢慢入睡…
TOP Posted:2017-04-10 13:32 | 回樓主
MiPiaciTu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587
威望: 198 點
金錢: 1 USD
貢獻: 69 點
註冊: 2017-04-10


感谢大师分享的文章
TOP Posted:2017-04-10 16:16 | 回1樓
hmily_wr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425
威望: 47 點
金錢: 143 USD
貢獻: 30 點
註冊: 2017-04-10


认真的读了 希望你以后继续发小说
TOP Posted:2017-04-10 16:29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