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老婆的姐妹陪我过年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老婆的姐妹陪我过年
种葫芦老汉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精華: 0
發帖: 159
威望: 26 點
金錢: 248 USD
貢獻值: 3201 點
註冊時間:2015-04-07


老婆的姐妹陪我过年



街道冷冷清清,所有人皆回家团圆,而我却一人在街上寻找食物。

  所有餐厅都休息了,我只好在7/11买些速食及两瓶冰酒回我的窝,过孤独的除夕夜啊!   心情不好时,酒量就奇差,才两瓶酒我就已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我接了**,有位女生问我住哪?然后说要过来就挂**了。

  我又睡着了,过一下子我突然惊醒。

  那不是晓云吗?她要来?我赶紧跳起来,将我的狗窝整理一下。

  半年了!记得与老婆大吵那一天,晓云怕我做傻事,陪我在咖啡厅坐一天。

  这半年来他经常在MSN上鼓励我,直到最近我正常多了,她真是我的女神。

  晓云是老婆的结拜姐妹,她们是三姐妹,各差一岁。

  老婆是小妹,晓云是二姐,大姐叫容容。

  三姐妹都非常美丽,各有不同的味道。

  咦?除夕夜晓云怎么有空,不用陪老公及家人吗?出甚么事了?正在疑惑时,晓云到了,带来许多食物及红酒来。

  原来二姐夫在大陆工作,她不想回婆家过年,加上怕我孤独,所以就煮了许多菜来我这边陪我了。

  好丰盛的年夜饭喔!原本以为要孤独的过年了,没想到会有佳人陪我吃年夜饭,超感动的。

  我狼吞虎咽的大吃一阵子后,才满足的抬头向晓云谢谢。

  在灯光下,晓云显得非常落寞,虽然她一直微笑看着我,但我知道她有心事。

  在我追问才知道她老公已去大陆好一阵子了,她怀疑老公在大陆包二奶。

  我听完很气愤,用坚定的口气安慰晓云。

  晓云听了很感动,突然她问我:「你很会喝酒吗?」「云姐,你很会喝酒吗?」…随然我年纪比较大,但我习惯叫他云姐了。

  「并不,不过今晚闷得慌,想喝点,同时希望你能陪我喝一点。

  」「我酒量也很浅,但为了陪云姐,我是很愿意,而且很高兴。

  」「你呀!这张嘴可真甜,去拿酒吧!」不到十分锺我们就开怀畅饮起来。

  「雄,有没有再交女朋友?」「没有。

  」「你说谎!」「真的没有。

  」酒逢知己千杯少,在愉快的心情下,娓娓倾谈,都有醉意了。

  酒为色之媒,我不期然又触发了花花公子原始的兽性,但我尚不敢粗鲁乱来。

  我握住她的玉手,深情地痴视着她,晓云秀眸中也闪射异样的眼神。

  这种眼神,更令我迷醉,是可以将我溶化的……而倾倒的……我胸中的一股火,不期然间燃得更熊更烈,我一下子紧紧抱住她,热烈拥吻她。

  一切是那么自然,那么热烈,那么的甜蜜得令人陶醉。

  「嗯……抱紧……我……冷……冷……」她手指指向卧室。

  这使我大喜过望,两臂用力抄起她,走到房间里,放到床上。

  晓云用力一拉,我脚步浮动,两人同时滚倒在床上,拥作一团。

  我们像两团火,彼此燃烧着,刹那间脱得一丝不挂,寸缕无存。

  晓云在久旷之下,早已春情荡漾,欲潮泛滥,她用着秀眸,嘴角含春,任由我抚摸轻薄。

  我自从与老婆分手之后,鲜作冶游,也半年不知肉的滋味,害的我的老二时常硬梆梆的。

  我无愧花花公子之名,对这方面经验素丰,也颇专精,在尽情挑逗,使对方欲念更熊,更炽。

  晓云娇躯颤动,像蛇一样扭动,全身细胞都在跳耀震颤。

  她热情如火的伸张两臂紧搂着我,一手抓着炽硬如火的鸡巴导向业已泛滥的桃源洞口。

  我是渔即问津,驾轻就熟,腰干一挺,「噗滋」一声,就已登堂入室,全根尽没。

  ?云尤如盛暑之中喝了一口冰水,那么舒适得酥筋透骨。

  她不由颤声轻呼:「啊……弟…弟……好舒服……姐…姐……痛……快…死……了……求求你……快干……啊……啊……快……一…点…动……用……力……插…吧…我有的是经验,抱紧娇躯,大龟头深抵花心,先行揉辗,旋转了一会。

  然后不疾不徐的轻抽慢插,深入浅出地抽送四十余下,引逗得?云如又饥又渴的小猫。

  她四肢紧紧挺着我,扭腰摆股向上顶凑着大龟头前肉绫子。

  「弟…弟……重……一点……啊…啊……用……力……抽插……姐…姐好……痒……痒……死……啦……」我这才全力进攻,实施全面工进击,只见我奔耸动屁股,快如奔马,奋力抽送,嘴唇也正吸引着乳头。

  「啊…亲……弟……弟……姐…姐……太……舒……服……了……嗯…太……美……美……得……上……天……了……啊…嗯…啊……真……的……上……天……啦……啊……快……快……再快……一点……」我知道她已频临巅峰状态,于是更加疯狂突击,狠抽狠插。

  直起直落,尤如一部机器一样滑动。

  在紧张而刺激的行动中,?云首先忍不住娇躯一抖,到达了高潮而崩溃了。

  她疲倦的松散了四肢,软瘫在床上,像死蛇一样地无力呻吟,表示极度痛快。

  「嗳……呦……好……弟……弟……心…甘…宝…贝……唉……姐……姐……太……痛……快……啰……弟……弟…快……休……息…一……下……你……也……太累……了……」「好……姐…姐……你……的…小…嫩…穴……真…美……又…小…又紧……凑……插……起……来……真够……痛……快……使我的……大……大鸡巴涨红了……啊……你……流的……精……水……好多……」我伏在她身上暂时休兵罢战,让她休息一会,我要再度征服她。

  我要和她再一次缠绵中,令她心服口服,死心塌地爱我。

  ?云觉得我粗壮的鸡巴毫无垂软状态,仍然雄纠纠的顶住花心,跃跃欲动。

  不由好奇问道:「弟…弟……你怎么……还没丢精……看它……仍然很壮健…的样子…小惠说的没错喔…」我志得意满的笑道:「小惠说??哈!姐姐,小弟还早的很呢,小弟要你嚐嚐我这宝贝真实滋味,要彻底征服你,要你知道大鸡巴的厉害究竟如何?」「小弟,姐姐知道你对这方面确有过人之处,但也不要自吹自擂,自夸其能。

  我们都是血肉之躯,又不是铜铁制成,就是钢铁人也有被火溶化的时候是吗?」我听了,心里颇不服气,我不便再行辩驳于她,只说:「姐姐,现在换个方式玩继续玩如何?」「你还有什么鬼门道吗?」她心中好奇,也想嚐试新花样的妙趣。

  「姐姐,现在玩~隔山取火~好不好?」?云美眸眨眨:「什么~隔山取火~?姐姐不懂,我那死鬼,死板板的,从来不会翻花样的。

  」「姐姐,这方式顶有趣,而且玩起来男有无穷趣味,女有妙不可言,姐姐一试便知。

  」于是我扶起?云,叫她俯伏床沿,翘起屁股,尽量从后突起。

  我伸出双手在她双乳上轻轻地揉抚,然后左手沿着背部脊椎骨,慢慢轻柔的往下滑动,来到泊泊流水的肉屄口,我先在阴唇上用手掌轻轻的旋转着,她的娇躯也随我的旋转磨擦而开始的扭动。

  然后我用我的食指在那狭窄的肉缝里,上上下下的游动,有时也在那粒鲜红的阴蒂上轻轻地扣挖着,更用那唇舌去舔抵她的后庭花。

  每当我这么一舔一扣时,她都发出令人颤抖的浪声:「哎…唷……唔……好……痒……唔……嗯……」随着我的手指轻轻地插入,缓缓地抽送,这么一来,非同小可。

  ?云的脸上露出了渴望和需求,而身子扭转得更是厉害,浪水随着手指的抽送,缓缓地从肉屄口流出来。

  她似乎难以忍受挑逗:「弟……啊……好……痒……呀……快…用你的……大鸡巴……插进人家的小穴…干姐姐……用你粗大的鸡巴…帮姐止…止痒啊……」我手握住鸡巴在阴唇口旋转磨擦。

  她那阴唇内的嫩肉受到龟头的颤擦,整个臀部猛摆个不停,身子直打颤。

  她浪道:「好弟弟……不要再逗姐了……我……受不了……啦……快…快…插进去……嗯…唔……我求求你……用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干…我……干我…快……啊……嗯……」我低头一看,那浪水已流满了一地,于是我将大鸡巴,对准洞口,徐徐地送入。

  抽送二十余下,那大鸡巴已完全插入,但此时我已停止抽送。

  用小腹在那阴唇上磨擦,而摆动臀部,使大鸡巴在穴内猛旋转着。

  这么一来,?云整个人非常舒服,口中的叫声更是绵绵不段:「嗯……喔……亲弟弟……你好会插穴……姐要投降了……啊……干我……再干我……亲丈夫…好哥哥……我每天都要……都要你干我……嗯……啊……好舒服……喔……妹妹……的身体……随你怎么玩……都可以……嗯…唉……好美喔……妹妹是你的人了……好……美……啊……」我将右手抓着?云的乳房,食指在乳头上磨擦玩弄,左手向下伸捏弄那让人失魂落魄的阴核,然后挺起小腹急速的抽插。

  这么一来,三面夹攻只觉得我只插了那么数十下,她整个人已疯狂地叫道:「哎呀……我的情人……大鸡巴哥哥……这样弄穴……好舒服……用力……吧……嗯……嗯……」我一面用力纵送,一面喘气如牛:「哥…哥……这…样…玩…你……你……觉…得……痛…快……吗……舒服……不……舒服呢……」晓云连连点头,屁股尽量地往后顶,同时扭摆着丰臀,娇喘呼呼:「好哥哥……大鸡巴哥哥……你真会玩……今…晚……你…会……玩死……妹妹的…嗯……好……爽……呀……喔…好……美……好舒服……」「嗯……快…快……用力干我……喔……插死我了……我那没用的老公……以前都不会这……玩法……喔……哎……唷……真舒服…啊……啊…用…力……插……啊……这……一……下……顶……进……花……心……了……」淫水「咕唧!咕唧!」地响着,地上淫水滴流满地,同时她满身的香汗也流了出来。

  晓云叫道:「啊……大鸡巴哥哥……妹妹受不了…了……啊……天啊……快…快出来了……啊……嗯……出…出来了……」「云!我抱你去洗澡。

  」「嗯!」?云双手缳绕着我的脖子,像一只小绵羊一样的偎在我的怀里,不由得我的阳具又勃起,刚好顶在晓云的屁股上。

  「啊……雄……你……又……不行了……姐投降了……真的不行了。

  」「是吗?你的淫水还在潺潺的流着呢!哈…哈…哈!」「你坏,你坏啦!就是会欺负姐姐啦!」在浴室里我帮?云冲洗着小穴,?云帮我搓洗阳具,搓着搓着,?云突然低下身子,一口把鸡巴含进嘴里。

  舌尖在马眼来回的舔抵着,左手去抓着阴囊温柔地爱抚着,右手则深到自己的阴阜上慢慢的揉搓,还不时的用食指伸入穴中去挖扣。

  「姐,你用嘴帮我洗鸡巴……好棒……好舒服啊……」如此动作来回数十下,我怕在佳人面前弃械头降,双手托起晓云,搂在怀里,低头热情地吻着她的嘴唇。

  ?云也主动地把相舌送入我的嘴里,两条温暖湿润的舌头互相缠绕。

  同时我的手也不断的再她的乳房及小穴抚摸着,?云一样把玩着它的鸡巴,来回的搓揉着。

  许久两人的嘴唇才分开,喘气着。

  我躺进浴池里,示意?云坐落在我身上。

  ?云扶持着鸡巴慢慢的往小穴里套,我突然往上一顶,将龟头撞在子宫口,害?云泪水流下。

  「哎……呦……也不管人家受不受的了,那么大力干人家。

  」「姐,对不起啦!弄痛你了,那我把它抽出来就是嘛。

  」「姐姐没有怪你啊,不要抽出啦!只是刚开始不习惯,会痛啊!你现在可动了。

  」「好,那你要小心啰!」  这时?云饥渴淫荡,像一头凶猛的豺狼,玉体骑在我的身上,猛起猛落。

  她叫道:「啊……唔……美……美……好…好…唔……嗯…嗯……好美……好舒服……啊…雄…雄……你……真……好……啊…唷……唔…嗯…爽…真爽……」我道:「?云,你的淫水可真多!」?云道:「冤家……都是你害的……哥…哥……你的鸡巴…太…太大了……哎呀……使我受不了了……爱…爱死它了……啊……哎呀……好…好爽啊……用力…哥哥……大鸡巴哥哥……用力干…干…干死妹妹的……小骚穴…啊……嗯……」「我今天要捣得你的淫水流尽。

  」「哎……呀……亲……亲……你真……够狠心…的……唉……呀……你…坏…唷……我…我喜欢……啊……嗯……舒服…真舒服……喔……」我道:「谁叫你长得这么娇媚迷人?美艳动人,又骚又荡,又淫又浪的呢?」?云道:「嗯……唔……乖…乖……哥哥……亲丈夫……我要死了……冤家……啊……你要我的命了……你是我生命中…的…魔…鬼……要命……的鸡巴……又…粗…又…长…坚硬……如铁……捣……得……我……骨散……云飞……啊……啊……」「心肝……宝贝……我…久…未…嚐…到……大鸡巴……的……味道……哥…哥……啊……嗯……太爽了……不…不行了……又…又泄了……啊……嗯……喔……」晓云可以说是骚劲透骨,天生淫荡,被粗长巨大阳物,弄得淫水直流,张眼舒眉,摇臀摇摆,花心张张合合,娇喘嘘嘘,死死活活!真是淫态百出,骚劲万千我勇猛善战,运用技巧,急速快速,晓云已抵挡不住,见她娇艳的喘息,在疲倦中还奋力地迎战,激起兴奋心情,精神抖擞,继续挺进不停,感觉到已经征服了这骚浪娘,自赦自得的将晓云抱回床上。

  两人这一缱绻缠绵,直玩到深夜,才极尽酣畅地,相拥睡去。

  从除夕到大年初一,我与?云不停的作爱。

  家里的卧室,浴室,客厅,甚至小阳台都有我们作爱的痕迹。

  年初二?云要回娘家,我开着她的车送她回娘家,约好晚上再来接她。

  我与晓云在车上kissgoodbye完,就遇见大姐蓉蓉。

  蓉蓉手指着我们,喔喔的笑着。

  看见蓉蓉诡异的笑容,我傻了,不知如何解释时。

  还好?云镇静,说我来跟她借车,顺便送她回娘家。

  蓉蓉一听用半信半疑的眼神看着我们,然后对着晓云说:「二妹!小妹出国去了,阿雄这个年一定很无聊,我们晚上陪他去吃饭吧!」我当然没问题,晓云也说好,大家约好时间蓉蓉就先离开了。

  晓云这时马上捏着我的耳说:「看大姐刚刚那各眼神,说!你跟大姐是不是也有……」哇!好敏感的女人,这样也被她看出来。

  我干笑一声,嘻皮笑脸的说:「如我对你是全垒打,对大姐也只是安打而已。

  」晓云真是聪明,马上会意过来。

  她亲一下我的脸颊,接着说:「情圣!今晚让你再打一支全垒打如何?」她说完就要晚上我早点来接她,就离开了。

  晚上可要奋战了,再加上小惠…哈哈!那不就是满贯全垒打了。

  真爽!整各白天我都待在家里,好不容易挨到晚上与两位美女共餐。

  三人吃的好愉快,也喝了不少酒。

  我趁晓云上厕所时,抱着蓉蓉热吻下去,当然蓉蓉也激情的回应着我。

  没多久晓云突然进来,指着我们说:「你们……」  蓉蓉也紧张的推开我,说:「我…我…他…他…」蓉蓉紧张的不知所措。

  晓云趁机坐入我怀里,边与我亲吻边对蓉蓉说:「姊!别紧张。

  我跟他不只这样,还被他干了两天。

  不过他功夫真的很棒,干的我好爽。

  等等咱姐妹一起对付他!」离开餐厅三人一起回到家,姐妹俩让我等一会,两人一起进去淋浴。

  当两人裹着大毛巾出来后,我急着要抱她们,但被她们推入浴室。

  在我进入浴室后她们互看一眼,两人还是有默契地先来场热身赛,躺在床上以69式为对方口交,互相舔舐对方的浪穴,舔到激情时,蓉蓉转身而起,眼睛迷蒙地看着晓云,将充满淫水的双唇凑过来与晓云热吻,两人彼此交换口中的淫水与口水。

  接着蓉蓉要?云双脚分开,将?云的浪穴紧贴着她的淫穴,两人摇摆臀部,开始磨起镜子,四片阴唇彼此摩擦着,并各自揉搓自己的乳房,忍不住双双淫叫:「哦……蓉姐,好舒服……嗯嗯……妹快被磨死了……好多水……好荡……哦……嗯嗯……妹……姐……要……好酥……好麻……讨厌……要……流出……来了……」她们彼此磨着对方的浪穴,淫水分别从两人穴里流出,整个床单都沾满了晓云跟蓉蓉的淫水。

  我出来一看激动极了,赶紧爬上床与晓云热吻,一手揉搓蓉蓉的乳房,晓云用小手快速地套弄我的肉棒,蓉蓉更倾身上前低下头,张口将龟头含入口中,一前一后的吞吐肉棒。

  我将晓云推倒,分开她的双腿,舌尖勾舔着穴缝,晓云舒服得紧抱我的头部没命地往浪穴塞,让美穴紧紧贴着我的烈火红唇,激情地呐喊:「哦……雄……舔死我了……好棒……爱死你的舌头了……哦哦……」蓉蓉看晓云的激情,赶紧吐出肉棒对我说:「雄,快……快用你的大鸡巴操死晓云的浪穴……用力干她……」蓉蓉口里的大鸡巴一词虽然很粗俗,但此刻听起来却觉得格外的刺激,晓云忍不住放荡地附和她。

  晓云淫叫着:「雄,快……用你的大鸡巴干……干我……操死我的烂屄……嗯嗯……」我听了她们粗俗而又刺激的语言,情绪沸腾到极点,提起肉棒毫不犹豫地「噗吱」整根粗大的肉棒干进晓云阴道深处。

  晓云一面淫叫一面提臀迎合肉棒的撞击,蓉蓉则是在我的臀部上用力地拍打,一边打一边催促着:「雄,用力干晓云,干死这个烂屄,贱货,欠操的母狗……快……」蓉蓉的言语不断地把我刺激到变成疯狂,肉棒抽插的速度不但加快,而且力道一次比一次重,晓云被我干得胡乱叫一通:「啊啊啊……干死我了……雄……烂屄快被干坏了……用力操我……哦哦……」在一阵胡言乱语下晓云终于达到高潮,蓉蓉赶紧趴跪在晓云身旁,翘着屁股,十足像个欠干的小母狗,并一边回头妖媚地催促我:「雄,快来干小母狗的淫穴,把我这个小妓女操死……把烂屄操烂……」我拔出肉棒接着一手搭在她腰上,一手扶着肉棒瞄准容容的肥穴,「噗吱」肉棒插入后又是一阵狂抽猛插。

  蓉蓉被干得高声浪叫,晓云也学蓉蓉在我耳边催促我,并用力拍打我的屁股:「雄~~用力……干死这个欠干的妓女,她一直想要你干她,别跟她客气……用力地操这个烂婊子……小母狗……烂穴……」我得到晓云的鼓励后,干起穴来显得格外神勇,而蓉蓉也越发淫荡,放浪的程度直追妓女,并且臀部不断地往后迎顶「啪啪」。

  在蓉蓉跟晓云联手下,很快地我开始颤抖,晓云迅速蹲下拉出我的肉棒含入口中,顿时,晓云的口腔被我当作浪穴抽插。

  抽插了约十余下后我开始颤抖,晓云继续含着肉棒吞吐,直到我的身体不再颤抖,才吐出萎缩的肉棒。

  蓉蓉转身过来与晓云热吻,晓云将口中的精液慢慢地渡入蓉蓉的口腔,我看了满意地说:「你们两人真是够浪,真是让我爱不释手。

  」早上晓云先起床,他要我继续睡觉,她要出去买菜煮饭给我吃。

  晓云出门后我也起床了,看见容容躺在旁边,我就将手伸向她的臀部,轻轻地抚弄,由于昨晚上我才跟她作过一次,所以我非常清楚她现在全身一丝不挂,我的手指沿着臀部的沟慢慢地向小穴的位置移动,最后停在她的小穴口上。

  这时候她嗯了一声,我继续将手指往里推,她侧过身去,这样我的手指可以更深入地去触摸她的小穴内部。

  容容虽然已经三十几岁了,但是姿色却是非常的美艳绝伦,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摧残,相反使她的肉体更散发出一股成熟的妇女味,浑身雪白如脂的肌肤,是如此的光滑而没有瑕疵!小腹平坦结实胸前高耸的两只浑圆的大乳房,如同刚出炉的馒头,如此的动人心魄!纤细的柳腰却有圆滚滚的屁股白嫩无比。

  两条白皙修长的玉腿真让男人心神荡漾!面对这样的女人,我怎么可以不天天跟她作爱呢?「容容!让我们好好的再玩一玩吧!」我说着!「嗯!」容容勾着媚眼轻声的应着,但是她的小手已经紧握住我的大阳具,一连串的套动。

  那对丰满的肉乳,却因此抖动晃摇不已,瞧的令人血脉喷张,看不出容容竟是如此的风骚入骨,实在淫荡无比,媚眼一勾,嘴角含笑,有着说不出的妩媚感!我的肉棒早已经勃起了,容容伏下头,左手握着大阳具套弄着,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熟练的把龟头含在嘴里,连吮数口,右手在方握住两个蛋丸,便是一阵的手嘴并用!   「阿雄,昨晚上你还没有玩够啊……啊……好好……啊……你还是这样地猛?啊……好这种感觉真好……你的大阳具……好粗……好长……我爱死它了……我要含着它……吸你的……好棒……」但见容容的小嘴吐出龟头,伸出舌尖在龟头上勾逗着!左手狠命的套动大阳具,在龟头的马眼口就流出滴白色的液体,她用舌尖在马眼舐着,又用牙齿轻咬着龟头肉,双手不停在蛋丸上抚弄,捏柔着,如此一掐一揉,一套又一吮,那阳具更是硬涨的更粗!「喔……好……吸的好……你的小嘴真灵活……喔……」我舒服的哼出声音来,屁股开始往上挺,似乎要将大阳具整支挺入容容的口中才甘心。

  「喔……爽死了……含的好……骚……喔……」容容的舌技使得我的哼叫声不断!她一边含着大阳具,一边淫荡的看着我的舒服的模样,一阵的拚命吸吮着龟头。

  容容吐出龟头,双手不停的在阳具和蛋丸上不停的捏弄问!「快吸……我……正舒服……快……」我无比的舒服,我用两手按住她的头往下拉,屁股挺起硬涨的大阳具一直在她小嘴中抽送,塞的容容的两颊鼓涨的发酸发麻,偶尔,她也吐出龟头,用小巧的玉手紧握着,将大龟头在小手中揉着,搓着。

  「喔……好爽……好舒服……骚货……你玩我的……大阳具好……酥……快……别揉了……啊……我要射了……」我舒服的两腿蠢动不已,直挺着阳具,两手按住容容的头,阳具快速的在容容的小嘴里面抽插,容容配合着阳具的挺送,双手更用劲的套弄阳具,小嘴猛吸龟头。

  「哦……哦……喔……爽死了……喔……」「骚货!我的阳具已经胀的难受,快它舒服……舒服……」「我就知道!大色鬼,才一个晚上就忍受不了啦?死鬼!我就给你个舒爽…… 」说罢,低下头,左手握着大鸡巴套弄着,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就把龟头含在嘴里,但见容容的小嘴吐出龟头,伸出舌尖在龟头上勾逗着!「骚货……快吸……让我……爽……快……」我无比的舒服时,她却不吸吮鸡巴了!他急忙用两手按住她的头往下拉,屁股挺起,大鸡巴硬涨的直在她的香唇上摩擦不已!容容知道我快到高潮了!于是她先以舌尖舐着马眼,尝着男人特有的美味,舐着那龟头下端的圆形棱沟肉,然后小嘴一张,就满满的含着它。

  她的头开始上上下下,不停的摇动,口中的大鸡巴便吞吐套弄着,只听到吸吮声不断。

  大鸡巴在她的小嘴中抽送,偶尔,她也吐出龟头,小巧的玉手紧握着,把大龟头在小手中搓揉着。

  「喔……好爽……好舒服……骚货……你真会玩……大鸡巴好……酥……快……别揉了……啊……我要射了……」我舒服的两腿蠢动不已,直挺着阳具,两眼红的吓人!两手按住容容的头,大鸡巴快速的抽插着小口,容容配合着鸡巴的挺送,双手更用劲的套弄鸡巴,小嘴猛吸龟头。

  「哦……哦……我要射了……喔……爽死了……喔……」我腰干猛烈的挺动几下,全身舒服的一抖,高兴的射精了!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在容容的口中,容容顺口将精液吞入腹中。

  「亲哥哥!你舒服吗?」她无比淫荡的双手抚着我的双腿,撒娇的说着。

  「舒服,舒服。

  骚货,你的吹箫功夫……真好……」「那是你的鸡巴好……我才想含的……我想吸你的鸡巴」想不到容容单靠小嘴就能将男人哄出精来。

  「雄!你好壮喔!射精了阳具还没有软……」只见容容双手又握住我的阳具不停的抚弄着,芳心似乎很高兴。

  「亲爱的!快骑上来,让阳具插你个爽快……」我似乎意犹未尽的说道。

  两手在容容浑身的细皮嫩肉上乱摸一番,且恣意的在她的两只雪白的大乳峰上,一拉一按,手指也在鲜红的两粒乳头上捏柔着!「啊……你坏死啦……」刚才为我含弄阳具时候,她的阴户早已搔痒得淫水直流,欲火燃烧不已。

  此时乳房又受到我按按揉揉的挑逗使容容更加酸痒难耐。

  她再也无法忍受诱惑。

  「哎呀……人家的小穴……痒……嗯……人家要你把大鸡巴放进浪穴里……哼……干我……你不想干我吗……快点啦……」说着,容容已经起身,分开双腿跨坐在我的小腹上,用右手一往下一伸,抓住我粗壮的阳具,扶着龟头对准淫水潺潺的阴户,闭着媚眼,肥美的粉臀用劲的往下一坐。

  「喔……好美……嗯……你的大鸡巴太棒了……哼……小穴好涨……好充实……唔。

  哼……」阳具尽根插入紧嫩的阴户内,令容容打从骨子里的舒服,她欲火难耐的像个许久未曾被奸淫的怨妇,沈醉在这插穴的激情之中,容容贪婪的把细腰不住的摆动,粉脸通红,娇喘不停,那浑圆的美臀,正上下左右,狂起猛落的套弄大阳具。

  细嫩的桃源洞,被我粗大的阳具塞的凸凸的,随着容容的屁股扭动,起落,洞口流出的淫水,顺着大阳具,湿淋淋的流下,浸湿的阴毛四周。

  「我们来点不一样的姿势吧!」「嗯……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可以……」「那么,我们就到墙边站着干,好吗?」对于我所提出的建议,她其实也未曾经历过。

  所以她的芳心既怀疑又跃跃欲试。

  「可以的,你难道不知道,男女在偷情时,常使用这种姿势!说着,我就将大阳具抽出,起身下床,拉着容容的手臂,走到墙角边,容容被我轻推,粉背贴紧墙壁,然后,我就挺着粗大的阳具,近身两手按在她的细腰上,嘴唇就贴在容容的樱唇上,探索着她的香舌。

  一种无比的温馨泛起在她的心头,她禁不住,两条粉臂绕过我的颈子,主动的迎合着,吻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吐出舌头,我在容容的耳边细语说道:「你搂着我,然后把左脚抬起。

  」头一次使用这种姿势,容容害羞得双颊潮红渐起,娇声轻嗯一声。

  她两手轻搂着我的颈子,左脚慢慢的抬起,我笑了一笑,伸出右手抬着高举的左脚,扶着阳具,大龟头已经顺着湿润的淫水,顶到洞口。

  「唔……你可要轻一点……这种姿势……阴户好像很紧。

  」见到我插穴的动作已经准备妥当,容容紧张的心头小鹿乱撞,涨红着粉脸,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瞧着我,嘴里轻声的说着。

  「你放心,我一定会干得让你舒服的爽出来!」「嗯……你好坏……」由于我的身材高大,而容容的身材适中,仅到我的肩膀高度,所以,我右手扶着她的左腿,左手扶着阳具,对准穴口,双腿前曲,屁股往前一挺,一根又粗又长的鸡巴已经进没入阴户中。

  「喔……好涨……嗯……哼……」我屁股狠劲的前挺,力道过猛,使得硕大圆鼓的龟头,一下子重重的顶撞在花心上,顶得容容闷哼出声音!阳具插入肥穴中,我的左手就一把搂紧容容的柳腰,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狂插狠干着!「哎……这被你干的滋味……真好……好舒服喔……」容容的两腿站在地上,虽然左脚被我高高抬着,但是这一种姿势,使得阴道壁肌肉紧缩,小穴无法张得太大,所以容容那个鲜红肥嫩的骚穴就显得比较紧窄,窄小的春穴被我那壮硬的阳具尽根塞入,只觉得阴道壁被塞得满满的,撑得紧紧的,令她觉得异常的刺激,不自禁的屁股也轻轻的扭转着。

  开始时,采取这种姿势,我们两人尚不熟练,只得轻扭慢送的配合着。

  抽插一阵后,两人的欲火又再一次的高涨,由于男贪女渴的春情,阳具挺插和浪臀款扭的速度,骤渐急迫,容容紫的嘴里的咿唔声也渐渐的高昂。

  「哎……哎……亲哥哥……哼……嗯……小穴美死了…… 唔……你的阳具好粗……唔……小穴被干得……又麻……又痒……舒服……哼……」容容被我干得粉颊鲜红,神情放浪,浪声连连,阴户里阵阵的爽快,股股的淫液汹涌的流出,顺着大阳具,浸湿了我的阴毛,只觉得春穴里润滑的很,我的屁股挺动得更猛烈阴唇也一开一合,发出滋滋的声音。

  「啊……亲哥哥……哼……我好……好爽……哦……阳具顶得好深 ……嗯嗯……我的脚好酸……唉……顶到花心了……我……没……没力气了……哼……唔……」容容两手搂着我的颈子,右脚站在地上,左脚被我的右手提着,浑身雪白的浪肉,被我健壮的身驱紧压在耳边,花心被大龟头,似雨般的飞快点着,直让她美得飞上天,美得令人销魂。

  「哎……亲爱的……我没有力气了……哎呀……又顶到花心了…… 唔……你好坏……哦……哼……」单脚站立实在令容容吃不消,每当右脚酥软,膝盖前弯玉体下沈,花心就被顶得浑身酥麻,不禁全身颤,秀眉紧促,小嘴大张,浪叫不已。

  我见她那一副不消的渴态,似乎有征服者的优越感,于是我伸手将她站在地上的玉足用劲的托起。

  容容这时就像是母猴上树般,两手紧搂着我的颈子,两条粉腿紧勾着我的腰际,一身又嫩又滑的身体便紧缠在我的身上。

  又粗长的阳具,高高的翘起,直塞入她的小穴中,我健壮的手臂就抱住她光滑细嫩的玉臀,双腿用力的站在地上。

  「哎呀……雄……这一种姿势……插死我了……哼……顶……哦……阳具……喔……喔……」原来就欲火高张的容容,被这种特别的姿势和我强壮的阳具抽插干弄,刺激的欲情泛滥,雪白的屁股便不停的上下摆着,由于杏婵的娇弱,再次屁股猛力的下沈,使得龟头重重的顶入阴户中,弄得她粉脸的红潮更红,但得到全身的快感,浪入骨头的舒爽。

  「哎……好……好棒哦……爽……哦……我舒服……美喔……快……快……干我……干……我快忍不住了……哼……」我看容容要泄身,忙抱着她的身体,转身往床沿走去,到了床边,忙将上身一伏,压在容容的身上,手将她的肥美玉臀,高高的悬空抱起,屁股就用力的插着,并且大龟头顶在穴心上,狠命的顶,磨,转着「唔……好……大阳具……亲丈夫……我……快活死了……哼哼……花心顶死了……哦……喔……爽死我了……啊……啊……」大龟头在花心上的冲刺,在春穴里狠命的插送,这对容容都是非常的受用,只见她的秀发凌乱,娇喘嘘嘘,双手紧抓着床单,那种受不了又娇媚的模样,令人色欲飘飘,魂飞九天,突然……「哎……哥哥……哼……唔……干我……干我……唔……快干……再用力顶……要丢了……啊……丢啦……」她的子宫强烈的收缩,滚烫的阴精,一波又一波的喷洒而出,伴随着尖锐的叫声,我受到又浓又烫的阴精所刺激,也觉得腰部麻酸,最后挣札了几下,龟头一麻,腰部一阵收缩一股热烫的精液,由龟头急射而出,直射在容容的穴心深处。

  「喔……雄哥……你也射了……哦……嗯……好烫……好强劲……嗯……哼……」她在我射精之后也达到高潮,我跟她之间的默契真是不错。

  我俩休息了差不多十来分锺,晓云提菜进来了。

  看见我与容容仍紧抱着,就过来打我的屁股,气呼呼的说:「哇!好一对狗男女,七早八早就运动起来,真是的。

  」我与容容洗完澡后,晓云已煮好饭了。

  面对两位美女,加上从昨晚至今也出了好几次精力,我当然要大吃一顿,好好补充一体力。

  蓉蓉与晓云像思春的少女般,眼神带着春意服侍我吃饭。

  心上,顶得容容闷哼出声音!阳具插入肥穴中,我的左手就一把搂紧容容的柳腰,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狂插狠干着!「哎……这被你干的滋味……真好……好舒服喔……」容容的两腿站在地上,虽然左脚被我高高抬着,但是这一种姿势,使得阴道壁肌肉紧缩,小穴无法张得太大,所以容容那个鲜红肥嫩的骚穴就显得比较紧窄,窄小的春穴被我那壮硬的阳具尽根塞入,只觉得阴道壁被塞得满满的,撑得紧紧的,令她觉得异常的刺激,不自禁的屁股也轻轻的扭转着。

  开始时,采取这种姿势,我们两人尚不熟练,只得轻扭慢送的配合着。

  抽插一阵后,两人的慾火又再一次的高涨,由于男贪女渴的春情,阳具挺插和浪臀款扭的速度,骤渐急迫,容容紫的嘴里的咿唔声也渐渐的高昂。

  「哎……哎……亲哥哥……哼……嗯……小穴美死了…… 唔……你的阳具好粗……唔……小穴被干得……又麻……又痒……舒服……哼……」容容被我干得粉颊鲜红,神情放浪,浪声连连,阴户里阵阵的爽快,股股的淫液汹涌的流出,顺着大阳具,浸湿了我的阴毛,只觉得春穴里润滑的很,我的屁股挺动得更猛烈阴唇也一开一合,发出滋滋的声音。

  「啊……亲哥哥……哼……我好……好爽……哦……阳具顶得好深 ……嗯嗯……我的脚好酸……唉……顶到花心了……我……没……没力气了……哼……唔……」容容两手搂着我的颈子,右脚站在地上,左脚被我的右手提着,浑身雪白的浪肉,被我健壮的身驱紧压在耳边,花心被大龟头,似雨般的飞快点着,直让她美得飞上天,美得令人销魂。

  「哎……亲爱的……我没有力气了……哎呀……又顶到花心了…… 唔……你好坏……哦……哼……」单脚站立实在令容容吃不消,每当右脚酥软,膝盖前弯玉体下沈,花心就被顶得浑身酥麻,不禁全身颤,秀眉紧促,小嘴大张,浪叫不已。

  我见她那一副不消的渴态,似乎有征服者的优越感,于是我伸手将她站在地上的玉足用劲的托起。

  容容这时就像是母猴上树般,两手紧搂着我的颈子,两条粉腿紧勾着我的腰际,一身又嫩又滑的身体便紧缠在我的身上。

  又粗长的阳具,高高的翘起,直塞入她的小穴中,我健壮的手臂就抱住她光滑细嫩的玉臀,双腿用力的站在地上。

  「哎呀……雄……这一种姿势……插死我了……哼……顶……哦……阳具……喔……喔……」原来就慾火高张的容容,被这种特别的姿势和我强壮的阳具抽插干弄,刺激的欲情泛滥,雪白的屁股便不停的上下摆着,由于杏婵的娇弱,再次屁股猛力的下沈,使得龟头重重的顶入阴户中,弄得她粉脸的红潮更红,但得到全身的快感,浪入骨头的舒爽。

  「哎……好……好棒哦……爽……哦……我舒服……美喔……快……快……干我……干……我快忍不住了……哼……」我看容容要泄身,忙抱着她的身体,转身往床沿走去,到了床边,忙将上身一伏,压在容容的身上,手将她的肥美玉臀,高高的悬空抱起,屁股就用力的插着,并且大龟头顶在穴心上,狠命的顶,磨,转着「唔……好……大阳具……亲丈夫……我……快活死了……哼哼……花心顶死了……哦……喔……爽死我了……啊……啊……」大龟头在花心上的冲刺,在春穴里狠命的插送,这对容容都是非常的受用,只见她的秀发凌乱,娇喘嘘嘘,双手紧抓着床单,那种受不了又娇媚的模样,令人色慾飘飘,魂飞九天,突然……「哎……哥哥……哼……唔……干我……干我……唔……快干……再用力顶……要丢了……啊……丢啦……」她的子宫强烈的收缩,滚烫的阴精,一波又一波的喷洒而出,伴随着尖锐的叫声,我受到又浓又烫的阴精所刺激,也觉得腰部麻酸,最后挣札了几下,龟头一麻,腰部一阵收缩一股热烫的精液,由龟头急射而出,直射在容容的穴心深处。

  「喔……雄哥……你也射了……哦……嗯……好烫……好强劲……嗯……哼……」她在我射精之后也达到高潮,我跟她之间的默契真是不错。

  我俩休息了差不多十来分锺,晓云提菜进来了。

  看见我与容容仍紧抱着,就过来打我的屁股,气呼呼的说:「哇!好一对狗男女,七早八早就运动起来,真是的。

  」我与容容洗完澡后,晓云已煮好饭了。

  面对两位美女,加上从昨晚至今也出了好几次精力,我当然要大吃一顿,好好补充一体力。

  蓉蓉与晓云像思春的少女般,眼神带着春意服侍我吃饭。

  我好…好爽…哦阳具顶得好深 嗯嗯…我的脚好酸…唉…顶到花心了…我…没没力气了…哼…唔…」容容两手搂着我的颈子,右脚站在地上,左脚被我的右手提着,浑身雪白的浪肉,被我健壮的身驱紧压在耳边,花心被大龟头,似雨般的飞快点着,直让她美得飞上天,美得令人销魂。

  「哎…亲爱的…我没有力气了…哎呀…又顶到花心了… 唔…你好坏……哦…哼…」单脚站立实在令容容吃不消,每当右脚酥软,膝盖前弯玉体下沈,花心就被顶得浑身酥麻,不禁全身颤,秀眉紧促,小嘴大张,浪叫不已。

  我见她那一副不消的渴态,似乎有征服者的优越感,于是我伸手将她站在地上的玉足用劲的托起。

  容容这时就像是母猴上树般,两手紧搂着我的颈子,两条粉腿紧勾着我的腰际,一身又嫩又滑的身体便紧缠在我的身上。

  又粗长的阳具,高高的翘起,直塞入她的小穴中,我健壮的手臂就抱住她光滑细嫩的玉臀,双腿用力的站在地上。

  「哎呀…雄…这一种姿势…插死我了…哼…顶……哦…阳具…喔…喔…」原来就慾火高张的容容,被这种特别的姿势和我强壮的阳具抽插干弄,刺激的欲情泛滥,雪白的屁股便不停的上下摆着,由于杏婵的娇弱,再次屁股猛力的下沈,使得龟头重重的顶入阴户中,弄得她粉脸的红潮更红,但得到全身的快感,浪入骨头的舒爽。

  「哎……好…好棒哦…爽…哦我舒服…美喔…快…快…干我干…我快忍不住了……哼…」我看容容要泄身,忙抱着她的身体,转身往床沿走去,到了床边,忙将上身一伏,压在容容的身上,手将她的肥美玉臀,高高的悬空抱起,屁股就用力的插着,并且大龟头顶在穴心上,狠命的顶,磨,转着「唔…好…大阳具…亲丈夫…我…快活死了…哼哼…花心顶死了…哦喔…爽死我了…啊…啊」大龟头在花心上的冲刺,在春穴里狠命的插送,这对容容都是非常的受用,只见她的秀发凌乱,娇喘嘘嘘,双手紧抓着床单,那种受不了又娇媚的模样,令人色慾飘飘,魂飞九天,突然「哎…哥哥…哼……唔干我…干我…唔快干再用力顶…要丢了…啊…丢啦」她的子宫强烈的收缩,滚烫的阴精,一波又一波的喷洒而出,伴随着尖锐的叫声,我受到又浓又烫的阴精所刺激,也觉得腰部麻酸,最后挣札了几下,龟头一麻,腰部一阵收缩一股热烫的精液,由龟头急射而出,直射在容容的穴心深处。

  「喔…雄哥…你也射了…哦…嗯…好烫…好强劲…嗯…哼…」她在我射精之后也达到高潮,我跟她之间的默契真是不错。

  我俩休息了差不多十来分锺,晓云提菜进来了。

  看见我与容容仍紧抱着,就过来打我的屁股,气呼呼的说:「哇!好一对狗男女,七早八早就运动起来,真是的。

  」我与容容洗完澡后,晓云已煮好饭了。

  面对两位美女,加上从昨晚至今也出了好几次精力,我当然要大吃一顿,好好补充一体力。

  蓉蓉与晓云像思春的少女般,眼神带着春意服侍我吃饭。
TOP Posted:2017-03-17 07:27 | 回樓主
荷包猛涨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精華: 0
發帖: 259
威望: 26 點
金錢: 259 USD
貢獻值: 0 點
註冊時間:2016-10-24


1024
TOP Posted:2017-03-17 07:37 | 回1樓
高老桩


級別: 聖騎士 ( 11 )
精華: 0
發帖: 6042
威望: 619 點
金錢: 304 USD
貢獻值: 1 點
註冊時間:2015-05-10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7-03-17 07:43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