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外市巧遇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外市巧遇
种葫芦老汉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精華: 0
發帖: 159
威望: 26 點
金錢: 248 USD
貢獻值: 3201 點
註冊時間:2015-04-07


外市巧遇



外市巧遇01

  刘昀与上一家单位合同期结束了,一边暗自在心里暗暗骂着老板是个鼠目寸
光的孙子一边来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准备重新开始。除了徐姐他依依不舍的告别之外再无其他留恋之处,在到了
新的城市之后也是感觉一切重新开始。

  当然一切重新开始也是困难重重,当经历了找工作,找房子,安顿一切杂七
杂八的事物,当一切步入正轨之后,刘昀终于长长的出了口气,生活总算步入正
轨了。

  这天,当刘昀下午休息,在一家大超市门口的麦当劳吃东西时候,正在百无
聊赖的看着网站的笑话,这时候,背后响起来一个有点迟疑的声音喊自己名字,
刘昀本能的回个头定睛一看。

  「甜甜?我操,怎么是你?!」刘昀一回头,一眼就认出来了张甜甜,虽然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没见,
不过看到张甜甜没什么变化,只是在穿着风格上有点变化,更加女人味十足了。

  「我操,真是你啊!我他妈……我他妈一看你那背影就感觉像你,还真他妈
是你个瘪犊子,哈哈!」张甜甜先是猛然脱口而出的粗口,进而又戛然而止的四
下看了下,快步走到刘昀旁边坐下,放下餐盘后,把剩下的话说完,满脸是和老
友一见如故的神情,相当亲切。

  「我听说你嫁人了啊,怎么样啊,婚后生活。」刘昀拿起一根薯条一边一小
口一小口拿门牙磕着吃一边说着。

  「是啊,嫁人了,那婚后生活就那么回事呗,无非上班,下班,做饭,睡觉
啥啥玩意的,那能有啥呀。」张甜甜拄着下巴,挖了一口冰淇淋说罢放到嘴里,
眼神里一瞬间满是无聊的神情,又转瞬即逝。

  「听这意思不乍地啊,乍地啊,日子苦啊?」刘昀挤着番茄酱倒在汉堡上,
侧着头问着张甜甜。

  「不苦,又没小孩,不缺钱,哎呀,钱多钱少就那么回事呗。钱多就多花,
钱少就少花,都是老百姓乍地我还能过出花儿来啊。」张甜甜白了刘昀一眼,吃
了几口冰淇淋。

  「啊,那都差不多,你这结婚多好,挺大个事儿捞挺了,我这就完犊子了。」
刘昀自嘲似的说着咬了一大口。

  「乍地啊,乍完犊子了,哎,别人我不知道,就你,那个损德性样儿,肯定
他妈的闲不住,我走了,你又祸害谁了啊。」张甜甜咬着麦乐鸡块笑着对刘昀说
着。

  「唉,你走了我这个寂寞啊,闲的鸡巴刺挠啊,没人玩喽……」刘昀吃完汉
堡拿起餐巾纸擦擦嘴,说完捂着嘴乐。

  「滚犊子吧你,就你这屁放的搁谁能信,哎,真的,我走了你跟谁操了,我
认识不。」张甜甜一边擦着手一边说着。

  「徐姐你信不。」刘昀喝
了一口饮料低着头翻着眼睛跟张甜甜说着。

  「我操,徐姐??儿唬啊!」张甜甜手扶在桌子上,瞪大了眼睛特别差异的
看着刘昀,满脸是大写的惊愕。

  「儿他妈大孙子唬你,真的。」刘昀吃完剩下的东西拍拍手,一边擦着手一
边认真的对着张甜甜说着。

  「我了个去……真鸡巴……太匪夷所思了,徐姐,徐姐啊,徐姐多老实一个
女人啊……结果让你『祸害』了,你他妈真是太…太鸡巴人才了,哈哈!」张甜
甜说着说着笑了起来,最后忍不住说完狠狠的拍了一下刘昀,然后捂住自己嘴尽
量不让自己乐出声。

  「一会儿你去哪啊?你自己啊。」刘昀问着,同时四下转着头看看四周。

  「别看了,我自己,我要跟别人出来哪能和你聊这么长时间。就是来超市买
东西饿了垫吧一口结果遇上你了,你手机号多少,我加你个微信。」张甜甜说着
掏出手机。

  「你加手机号吧,微信那玩意我不怎么用。乍地,找地儿操一操啊。」刘昀
满脸猥琐的笑着说着。

  「去你妈的,美的你…等着,今天不行,今天我得早点回去,有事,哪天没
事儿的,你等我信儿,啊~ 」张甜甜锁了手机放回兜里,话说到最后俏皮的飞了
个尾音,和刘昀告别后离开了。

  过了几天,某天上午刘昀正在干活的休息间隙看到张甜甜让回电话的短信,
于是回了电话被张甜甜问到有没有空,刘昀满口应承知道了张甜甜告知的地点。
于是中午午休后刘昀找了个借口就请了假了。

  刘昀按照电话之后张甜甜发来的地址找到了一个公寓楼,等按照门牌号敲了
门后,看到张甜甜把门欠了个缝探头探脑的四下看了看后,伸出胳膊招了招手让
刘昀进屋,当刘昀进屋后才看着,原来张甜甜一丝不挂,浑身赤裸的等着刘昀。

  「我操,你这干啥玩意了,场面整这么大。」刘昀跟着张甜甜进屋,脱了鞋
四下看了看。

  「我刚才冲个澡,反正你要来,看我多好。乍样,稀罕不。」张甜甜说着,
最后稍微歪着一条腿,双手轻轻扒着自己肉唇,口中带着一丝诱惑的口气和刘昀
说着,稍微低着头,翻着眼睛看着刘昀,眉眼间全是四溢的性欲。

  「妈了个逼的…臭婊子,想死我了。」刘昀冲上去,把张甜甜按着,靠在墙
壁上。张甜甜被冲上来的刘昀死死的压在墙壁上,双手胡乱的在扒着刘昀的衣服,
张着嘴,任凭刘昀粗暴的吸吮着自己的嘴唇,她还时不时的伸出舌头让刘昀吸吮
纠缠。

  「祸(我)也…湘(想)你……扫(操)你趴(妈)的……」即便是被刘昀
粗暴的吸吮亲吻着嘴唇,在伸出和亲吻的间隙,张甜甜也含糊不清的说着粗口回
应着刘昀。胸前那对和身材不相称的大肉球也剧烈的起伏颤抖,两颗乳头早就直
挺挺的硬了起来,也在微微抖动。

  「大骚屄,大浪逼眼子,妈的,我操你妈的,快鸡巴让我裹两口,操你妈逼
的想死我了。」刘昀拉过一张椅子让张甜甜的一条腿踩在上面,自己蹲下双手扒
着张甜甜的肉唇,猛的把脸凑了上去,随着吸吮张甜甜肉唇发出很大的「哧溜」
声时候,张甜甜不自觉的闭上眼睛按住了刘昀的头。

  「妈逼的,还得是你舔…我操…嘶…嘶哈…真舒服…使劲舔…舒服…嗯…真
舒服…」张甜甜靠着墙壁上,双肩微微隆起,仍然闭着眼睛享受着下面刘昀不停
的舔舐带来的快感,渐渐的她主动迎合着刘昀的舔舐节奏,把自己的肉唇向前推
送。

  「操你嘴,让我操你嘴,你个骚鸡巴,大骚鸡巴,一会拿大骚鸡巴射我一嘴,
好好玩我。」张甜甜双手抱住刘昀的头狠狠的向前拱了几下,肉唇夹带着淫水结
结实实的蹭了刘昀连嘴带脸上一大滩,刘昀轻轻咬了几下张甜甜的肉唇,直起身
拉着张甜甜走到了卧室里,让张甜甜扶在窗台上,撅着屁股。

  「我操…嘶…我操…你这浪逼…真是…这阵子…是不是没少找别的大鸡巴操
啊……」刘昀捏住张甜甜的屁股,轻轻往两边掰着点,嘴里说着话,但眼睛却盯
着自己下面的大黑鸡巴,看着茎体部分被两瓣肉唇含在中间吞吐着,甚至都能看
到张甜甜的屁眼也在蠕动。

  「没有…没有…找…没有…啊!」正当张甜甜本能的反驳说着没有的时候,
刘昀趁着大黑鸡巴拔出来的时候,偷偷在手指头沾了点肉穴的淫水,把两根手指
并排顺着湿漉漉的肉缝就滑了进去,张甜甜不由得被这变化刺激的叫出了声。

  「编,再编,我又不是你老公,跟我装个大屁眼子,操你妈的。」刘昀另一
只手捏着屁股捏的更加用力了,伸进张甜甜肉穴的手指开始摸索着G点,张甜甜
也感觉到了,自觉的停止了动作撅着屁股静静的配合着刘昀。

  「找了…鸡巴都小,还老是闷头操不说话…最后傻逼兮兮的问我爽不爽……」
张甜甜说话的腔调略带着妩媚淫荡的腔调说着,虽然只能看着稍微扬起来的头,
看着后脑勺,但刘昀也能想象到张甜甜满脸发情的表情。

  「妈了个逼的,像你这样的骚屄就得大黑鸡巴操,操爽了就消停儿了。」刘
昀按住张甜甜的屁股,两个手指在张甜甜的肉穴里突然开始慢慢循序渐进的加速
刺激着张甜甜的G点,张甜甜按住窗台,叉开腿配合着刘昀的刺激玩弄。

  「哎呀我操你妈的…操你妈的…太鸡巴会玩了…操你妈逼的…继续…继续…
要来了…快点啊我操你妈逼的…要来了…啊啊啊啊!」当最后近似喊叫的声音脱
口而出之时,张甜甜的肉穴开始喷出股股的淫水,刘昀不顾湿淋淋的手指,握住
自己大黑鸡巴重新塞进湿的肉穴中。

  张甜甜撅着屁股卖力的迎合着刘昀,随着刘昀用力向前挺进的时候,同时也
稍微向后的顶一下。两个人阴部交合,肉体撞击的时候发出湿黏黏的啪啪声,在
啪啪声间隙甚至能听到体液粘在身上被肉体撞击再拉开的声音,而张甜甜始终保
持着稍微颠着点脚向后撅着屁股迎合的态势,随着肉穴吞吐着刘昀的大黑鸡巴,
刘昀也渐渐感觉到下体涌上来的快感。

  「操你妈!我操你妈逼的!我要射了,要射了!」刘昀最后近似发泄似的狠
狠撞击着张甜甜的肉穴,一下一下插到张甜甜的肉穴深处,让张甜甜感觉一阵一
阵的眩晕,张甜甜的叫声也近似失声的喊叫。

  「想射哪都行啊!都行啊!哥啊!爹!你乍整都行啊!爹啊!啊!!……」
在张甜甜一句接一句的淫词浪语中,刘昀最后顶了几下后拔了出来,随着拔出来
的时候拽着张甜甜转了个身,张甜甜立刻心领神会的转了个身跪下,仰着脸。刘
昀扳着张甜甜的脸,扶住她的头,握住自己大黑鸡巴,龟头几乎快要挨上的距离
把自己精液一股一股的喷射到了张甜甜嘴的位置,粘稠的精液一下一下被射到了
嘴里和脸颊上。

  「嗯…呼…呼…我操你妈,真鸡巴…鸡巴爽,我操…嗯……」刘昀射完回身
坐到了床上,向后一仰,伸开胳膊,腿垂在床边,四仰八叉的躺着,前胸起伏着
喘着气。而地上,张甜甜瘫坐在窗前的暖气片前,起身爬到床头的柜子前扯掉几
张纸巾,慢慢的擦着脸上嘴边的精液,等擦掉了才起身踉跄跄的起身去厅里漱口。
 外市巧遇2

  「哎,你吃点啥啊,叫点啥外卖来吧。」张甜甜反手叉着腰站在卧室门口,
低着头按着手机问着床上的刘昀。

  「随便,当晚上饭吃了呗。要不你这有啥随便吃点得了,不用叫外卖了。」
刘昀站在窗户前面看着外面,回头跟张甜甜说着。

  「那我看看,这把你整的,有功了啊,我给你操,还得给你做饭,你牛逼大
发了啊。」张甜甜笑着说着,回身去外厅厨房,翻找东西的声音瞬间响起。

  「哎,这不是你家吧,床头连个婚纱照什么的都没摆。」刘昀跟出来,看着
张甜甜从冰箱里拿了鸡蛋和饭锅内胆,手里忙活着。

  「是我的房子,结婚前我住这的。原来是我二姐的房子,她不要了便宜卖给
我了,我就留着了,我老公不知道,他以为我租的房子。再说你二逼啊,我把你
领家里去,让邻居什么的看着我不废了么。」张甜甜架着胳膊挖着饭锅内胆里的
干饭,盛到大碗里准备着。

  「我操,你他妈这留个房子专门当炮房用?!」刘昀走出来站在冰箱这跟张
甜甜说着,言语间满是诧异。

  「滚犊子!闲的,都是出去开房操,哪他妈还领这来,也就是你,除了我爸
外都没第二个男的来过,操!」张甜甜虽然说着话,但手脚麻利的开始蛋炒饭的
程序。

  「哦,哦,那,我这太荣幸了,跟你爹一个待遇……」刘昀咧着嘴乐了出来,
开着玩笑。

  「滚蛋,操,你这逼嘴真他妈欠儿欠儿的,我留着这房子,他不在家了我就
过来住一住放松放松什么的。」张甜甜嗔怪的骂了刘昀一句,然后轻描淡写的说
着,口气略带一丝丝忧伤。

  「乍地,妹儿啊,有啥为难召窄的,跟哥念叨念叨。」刘昀说着,凑合到了
张甜甜的身边,一边用特别贱的语调说着,一边伸手捏着张甜甜的屁股。

  「滚蛋,你乍地还能替我平事儿是乍地,给你能耐的。」张甜甜说着,屁股
往刘昀手的方向拱了一下,让刘昀结结实实的抓了一下。

  「平不了事,但哥不是能让你开心么,哈哈。」刘昀转手向上,在张甜甜的
乳房上掐了一下。

  「妈的,谁让谁开心还不一定呢啊,哈哈,你个损犊子玩意,手乍那么不老
实呢。」张甜甜嬉笑着翻炒着饭和刘昀打情骂俏着。

  「哪个老爷们看着你这俩大扎能他妈老实了才怪!」刘昀俩手从后面,张甜
甜的腋下绕到前面,双手结结实实的捂着,揉住了张甜甜两个大乳房。

  「滚,滚,滚,马上完事了,老实儿的吃饭啊,吃完饭再让你开心。」张甜
甜拐了几下胳膊,刘昀应声着去挪桌子和拿碗筷了。

  在一阵忙碌之后,张甜甜盛好了两碗热气腾腾的蛋炒饭,又从冰箱里拿出来
了香肠切了点放盘子里一并端上来,和刘昀两个人一边聊着一边吃了起来。

  「哎,说真的,徐姐能让
你上,真太他妈不可思议了,这真是最他妈扯犊子的事了。」张甜甜说着,刘昀
听完撇了撇嘴。

  「差哪啊,不让我上,我操。徐姐也是女人,乍地,她还是啥金逼银屁眼啊,
不让一般人上?!咱不是说背后败坏人家徐姐,徐姐这也是性欲积攒到那个程度,
碰巧让我赶上了呗,再说了,还有……」刘昀说到这顿了一下,一脸坏笑的看着
张甜甜。

  「妈逼快说,别说一半话。」张甜甜也坏笑着蹬了刘昀一脚,蹬完脚就放在
刘昀怀里了。

  「我告诉你,还有这么这么个事……」刘昀就把和死党二路子一起和徐姐三人行的事和张甜甜说了,张甜甜听的目瞪口呆,不
住的惊呼「我操」「我操」之类的话。

  「我操!儿唬了??哎,真的,大孙子唬我啊!」张甜甜向刘昀证实着。

  「对,唬你一点,我他妈是你孙子,真的。」刘昀点点头很诚恳的说着。

  「真的,真行,我真没想到徐姐居然对你这么服服帖帖的,这事都能答应,
我操,我整不了这么大场面,徐姐真开放啊!」张甜甜说完快速的吃掉碗里剩下
的饭,摇着头感叹似的说着。

  「没办法,只能说咱淫棍一条,碰上浪骚熟女逼了,收不住了啊,哈哈。」
刘昀也吃完剩下的饭和张甜甜说着,手开始揉捏把玩张甜甜放在自己怀里的脚。

  「我乍感觉你这淫棍净碰上骚货了呢。」张甜甜稍微弓起来腿,用脚心隔着
刘昀的衬裤蹭着刘昀已经稍微鼓起来的下体。

  「那你意思你也是呗,对不。」刘昀顺势叉开了腿,任凭张甜甜的脚开始在
自己鼓起来的双腿间摩擦。

  「对呗,你不早就知道我是骚货了么,乍还第一天知道啊,哈哈,哎,脚丫
子好玩不。」张甜甜低着头翻着眼睛坏笑的问着。

  「正好,给我拿脚玩玩,整个足交。」刘昀搬开张甜甜的脚,站起来三下两
下脱了下面的衬裤,重新坐回到椅子上,大幅度的叉开腿,重新把张甜甜的脚按
在自己已经裸露半硬的大黑鸡巴上。

  「你乍那么骚呢,不知道羞耻,这么玩舒服啊?」张甜甜的小脚好像找到点
窍门了似的上下磨蹭着,脚指头的部分,用脚指头肚在蹭着龟头。

  「舒服啊,别人整不行,就你行,你脚多大的。」刘昀双手扶在自己大腿上,
一边说着一边低着头看着张甜甜的小脚蹭着自己的龟头,享受下面传来的快感。

  「35的啊,脚不大吧。」张甜甜说着,把椅子拽的靠近刘昀,脚重新放回
到刘昀大黑鸡巴上的时候,开始横着脚,横着揉搓着。

  「不大,正好,小脚蹭着舒服,以前也整过啊?」刘昀一只手握住张甜甜的
小脚,在脚踝和脚后跟之间来回把玩着。

  「没,除了你这个瘪犊子爱玩这些花活儿之外,别的老爷们不像你这么变态。」
张甜甜撇了撇嘴,然后笑了出来,脚还在刘昀大黑鸡巴上上下翻飞。

  「别的老爷们上来就干呗,哈哈。」刘昀稍微向下斜了点坐,张甜甜扶着椅
子坐稳,双脚一起上,用脚心相对的角度把刘昀的大黑鸡巴夹在中间,夹住前后
动几下后,再上下动。

  「这么整舒服不?」张甜甜一边架着腿,脚在刘昀大黑鸡巴上动着,一边问
刘昀,刘昀点点头,在张甜甜来回这么玩了一会儿后,把脚放下来,伸手去套弄。

  「不行,那么整太累,让我给你拿嘴裹几口。」张甜甜一边说着,一边把拖
鞋挪到膝盖附近,让膝盖正好跪在拖鞋上,双臂肘部压在刘昀大腿上,正好可以
配合嘴的动作手能在同时揉捏蛋蛋。

  「我…操…你…妈…真鸡巴舒服!」刘昀四仰八叉的坐在椅子上,当下面传
来阵阵舒爽的快感后,仰着头由衷的感叹了一句。

  想象一下那种感觉,人作为生物本能的一种满足感觉。就像饿极了时候有一
个多汁鲜嫩的牛肉汉堡,渴极了时候有一杯冰镇可乐,想睡觉时候有一张舒适的
大床,想操逼这个时候,男性,作为生物的本能,不断在体内膨胀的性欲正在无
限放大,而此时正在下面的生殖器正被一个异性肆意玩弄着,伴随着肆意膨胀的
性欲也在被这个异性的爱抚不断的填充着。

  「知道不…呼呣呼呣…我最他妈稀罕你这大黑鸡巴…呼呣呼呣…每次给你裹
鸡巴…都他妈感觉老大的成就感了……」张甜甜一边左摇又摆的晃动着脑袋,在
舌头舔舐刘昀大黑鸡巴的龟头间隙说着自己的感受,都不知道是说话夹杂着口交,
还是口交夹杂着说话。

  「嗯,我也老稀罕你给我拿整了,妈的,你一走我老想你了。」刘昀稍微向
两边弯着腿叉着,低头看着跪在自己两腿中间的张甜甜,胳膊架在自己的大腿上,
一只手摆弄着自己的蛋蛋,一只手玩弄着自己的大黑鸡巴,时不时还在舔舐龟头
的时候抬眼睛看着自己。

  「那你说说你想我啥了,嘻嘻。」张甜甜听到这,手没停的慢慢套弄着已经
被自己唾液和龟头分泌的滑液充分沾湿的大黑鸡巴,有点坏笑的问着。

  「想你大骚扎和你大骚屄了。」刘昀满脸带着淫笑的回答着,这答案想都没
想脱口而出。

  「去你妈逼的,操你妈的满嘴骚磕没个正经的,快点操你朝思暮想的大骚逼!」
张甜甜满眼放火的直起身,直接坐在刘昀身上,一边扶着大黑鸡巴一边对准自己
下面的肉穴,然后稳稳的慢慢坐了下去,伴随着一阵长长的叹息。

  「唔!操你妈的,你这骚货,妈的,自己动,操!」刘昀扶住正在慢慢上下
动的张甜甜的腰,张甜甜搂着刘昀的脖子自己上下开始动了起来,虽然幅度比较
小,但一下一下很有力,刘昀也慢慢的随着张甜甜用力的运动的频率抓紧了张甜
甜的腰。

  「嗯!嗯!…唔!唔!操我!你这大骚鸡巴!大骚黑鸡巴!操我逼!…」张
甜甜搂住刘昀的脖子,在刘昀近在咫尺的地方伴随着重重的喘息声恶狠狠的说着,
两个硕大的乳房也随着身体上下剧烈晃动,两颗乳头也早已凸起时不时的蹭着刘
昀前胸。

  「你个欠操的浪母狗,滚阳台去,去!」刘昀在张甜甜坐在自己身上动了一
会后,紧紧掐了两下张甜甜的屁股,张甜甜瞬间嗔怪的娇喘了一声。

  「不去行不啊,去屋里让你操……」张甜甜站起身问着刘昀。

  「滚阳台去,痛快儿的,去阳台撅好屁股,快!」刘昀狠狠的拍在张甜甜屁
股上,张甜甜顺从的不再说话的去了阳台,虽然没开灯,但赤条条的站在阳台上
还是让张甜甜略感羞耻,稍微有点拘谨的扶住阳台的台面边缘,叉开腿撅着屁股。

  「啊!…哎呀我操你妈的!这大鸡巴!操!」张甜甜刚撅好屁股,自己的肉
穴从后面就被刘昀的大黑鸡巴一下塞了进来,填满,并且还在不断的深入,瞬间
饱满的充实感从下面传来,张甜甜被刺激的不停的颤动,抓紧扶的地方。

  「操死你个浪逼货,妈的,以前…乍没发现你这么骚…这么欠操…」刘昀两
只手捏住张甜甜撅起来的屁股,一边往前狠狠的顶着一边稍微用点力向两边掰,
啪唧啪唧的操逼声丝毫不逊色于刘昀的说话声。

  「我…就…我就是…这么…欠操…就欠大黑…黑鸡巴…捅我骚逼…你干死我
…干死我……」张甜甜从断断续续的哼唧着说,变成大声的说的时候,下面的淫
水变得更多了起来。

  「操你妈的!我操你妈了个逼!妈了个逼的,操的你老公都不认!」刘昀弯
下点身,伸手狠狠的握住张甜甜胀鼓鼓,但由于姿势的缘故垂下晃动的大乳房,
但自己的下身仍然猛烈的在张甜甜的肉穴里抽送。

  「你就是我老公!哎我操你妈的!你他妈逼的干死我!你他妈逼的干死我!
亲老公!…亲老公!…哥!哥你操死我!」张甜甜近似疯狂的仰着头大声喊着,
凌乱的发丝随着头晃动在随意的飞舞着。

  「妈逼!妈逼!妈逼个贱货!操你妈的!叫爹!叫爹,操你妈的!」刘昀重
新直起身,狠狠的抽在了张甜甜的屁股上,屁股上立刻印上了红手淫,张甜甜猛
烈的颤抖了一下。

  「爹啊!亲爹!你操死闺女,妈了个逼的你快操死你闺女!把你闺女操来潮
啊!…啊啊啊!……」张甜甜两只手从扶着的姿势变成推的姿势,向后用着力迎
合刘昀猛烈的大幅度抽送,刘昀的大黑鸡巴混杂着淫水和从张甜甜肉穴里分泌交
杂出的粘液,在张甜甜肉穴里剧烈的进出。

  「来潮了!啊!啊!啊啊!来潮了!高潮!高潮来了!…我操你妈!我操你
妈!来潮了!…嗷嗷!…」张甜甜在刘昀一次又一次的抽送中,像是癫狂了一样
颤抖着,大声嘶喊着自己的感受,最后发出像狗一样的嚎叫,性欲靠着本能在肆
意的发泄。

  「张嘴,张嘴!操你妈的!操!操!操!!」刘昀在张甜甜高潮后开始最后
的猛烈冲刺,张甜甜已经只能在嘴里发出含糊的呻吟,最后在刘昀一拽胳膊换朝
向时候,瘫软似的滑倒在地上仰着头,满脸的红潮,微闭着眼睛,本能的张着嘴,
迎接刘昀的精液。刘昀握住快要喷射的龟头,对准张甜甜的脸,手揪住她的头发,
一股股浓白的精液喷射在了张甜甜的嘴里,嘴边,等射的差不多了时候,又抱住
张甜甜的脑袋,把龟头塞进张甜甜嘴里,狠狠的抽插了几下才罢休似的拔出来,
这时候张甜甜已经只会本能的舔舐了,即使是刘昀把龟头拔出去了,还在张着嘴
翻卷着舌头舔着嘴边的精液。
外市巧遇3

  「哎呀我去,真的,这逼眼子让你操的,老长时间没让鸡巴这么操了。」张
甜甜躺在刘昀怀里,两个人躺在大床上看着电视闲聊着,时间已然到了深夜。

  「乍地啊,逼眼子操肿了啊。」刘昀手搂着张甜甜,绕过去正好掐着张甜甜
的大乳房,张甜甜的手也顺势摸到了刘昀的大黑鸡巴上,在薄一点的被褥的盖着
下,被褥一动一动的。

  「操肿也让你继续操,啥时候把你榨干啥时候拉倒,嘻嘻。」张甜甜眯缝着
眼睛满脸坏笑的看着刘昀,说完脸贴上去亲了刘昀一下。

  两个人又打情骂俏的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张甜甜躺在刘昀怀里两个人就保持
着赤裸着身体的姿势在被褥里睡着了,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多才醒来。张甜
甜又和刘昀温存了好一会儿两个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之后的几天,刘昀在工作之余也百无聊赖的看着手机里张甜甜留给自己的电
话号码,寻思着是不是也再约着试试,可是又担心给她添麻烦,想想张甜甜临了
嘱咐的会再联系自己,所以想想也就作罢,晚上也就闭着眼睛想想张甜甜淫荡的
骚样儿辗转反侧直到入睡。

  隔了几天后,一天下午,由于一个顾客百般的要求让刘昀心情很不好,最后
下班结束老板的琐碎要求更是让刘昀心情差到极点,于是在街拐角的一个小超市
买饮料时候看到避孕套的盒子,于是马上买了后给张甜甜打电话,张甜甜那边出
现了电视声音,听到刘昀在电话里约自己出去,于是略迟疑了一下,然后问了刘
昀住处的地址,告诉刘昀一会儿就过去,刘昀这时候心情才稍微变好一点,拿着
买好的东西回到家了。

  刘昀回到家,立刻脱了个精光,来回在屋子里走了几趟,叉着腰站在窗户前
看着不远处的大马路,有点心烦的挠了挠自己的前胸,返回头又走到厅里倒了口
水一饮而尽。这时候才重新躺回床上,打开电视,百无聊赖的换着台,等着张甜
甜来。

  没一会儿,门口响起来了敲门声,刘昀隔着门喊了声谁,门外响起张甜甜低
沉的回应声,刘昀立刻开了门,门外的张甜甜带着帽子,低着头,手里拎了一个
横宽黑色的女士包,张甜甜正低着头扶着门框脱鞋,嘴里嘟囔着外面今天怎么这
么热之类的话,被刘昀一把拽进门来,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刘昀一下子堵
住了嘴。

  刘昀和张甜甜,两个人嘴唇紧紧的贴在一起,确切的说,是刘昀的嘴唇紧紧
的吸住张甜甜的嘴唇,舌头还猛烈的向张甜甜的口中进攻。张甜甜被这猝不及防
的攻势搞的措手不及,任凭刘昀的舌头在自己的口中肆意搅动,过了十几秒才反
应过来也配合的把舌头迎了上去。

  刘昀一边热烈的舌吻着张甜甜,一边手把门关好,锁上,两个人嘴唇紧紧贴
在一起,踉跄的走了几步,刘昀把里面的门关上后,把张甜甜压在里面的门上,
手一边上下大力的揉抓着,一边脱着张甜


甜的外套,脱掉就扔到了旁边,没几下,
就把张甜甜脱的只剩下了一件小背心,其他外套,帽子,假两件套的短裙打底装
也扔在了地上,张甜甜只穿着一件小背心,还有脚上不整齐被挣的七扭八歪的短
袜。

  「哎呀我操,你干啥啊你,这才几天至于这么饥渴吗。」张甜甜和刘昀舌吻
了挺长时间,靠着门大口大口喘气,喘匀了才搂着刘昀的脖子,满是嗔怪的情绪
说着。

  「操你妈的,我都想死你个贱货了。」刘昀说着话,手还在张甜甜的屁股上
捏着。

  「妈的,你晃个大黑鸡巴进门就亲,整的我心里激撩激撩的闹腾。」张甜甜
说着,手顺着刘昀的身体摸到了下面,反复上下抚摸着刘昀的大黑鸡巴。

  「快,给我裹两口。」刘昀拍了拍张甜甜的屁股,张甜甜心领神会的蹲下。

  「操,你他妈是不是没洗。」张甜甜一边用手套弄着一边仰头问着刘昀。

  「对,就他妈特意回来没洗等着喂给你,你个浪货婊子,赶紧他妈逼的含…
…我操你妈的!」刘昀话还没说完,张甜甜就一口吞了进去,刘昀被刺激的赶紧
扶住里面的门,用另一只手按住了张甜甜的头。

  「呼呣…呼呣…晃(爽)呼(不)晃(晃)?」张甜甜嘴里含着刘昀的大黑
鸡巴,同时仰着头看着刘昀,发现对方正低头看着自己,于是嘴里的大黑鸡巴还
没吐出去,就迫不及待的问着。

  「嘶…你妈逼的,爽的我都说不出话了,还是他妈的你这嘴厉害!」刘昀笑
着说着,但说着话声音略带颤抖。

  「操你妈的…嘶…你说我死膈应死膈应鸡巴这股味儿,乍一吃你鸡巴就感觉
这味乍那么刺激性欲呢,越闻越想裹!」张甜甜停下来,眯缝着眼睛,眉眼嘴角
带着一丝妩媚,满脸媚态,微笑着对刘昀说着。

  「就你现在这个浪骚的婊子德性,哪个老爷们不想射你逼眼子里全是精液,
那他妈肯定有毛病,操,不行,先射你嘴里,快,裹,裹,使劲裹!」刘昀两只
手扶住里面的门,配合着张甜甜不断向自己挺进的动作,小幅度的迎合着张甜甜,
张甜甜握住刘昀的大黑鸡巴,手不停的转动着,嘴也在小幅度的旋转着吸吮,嘴
和大黑鸡巴之间发出淫荡的液体声,和刘昀低沉的呻吟声混在在一起。

  「嗯!嗯!操你妈!操你妈!裹!全裹嘴里!裹!」刘昀在张甜甜上下翻飞
不停的动作中,终于坚持不住射了出来。刘昀握住大黑鸡巴,龟头对准张甜甜闭
着眼睛,张开嘴的脸,喷射出来股股浓精。等刘昀完全停下来了之后,张甜甜抹
着脸上的精液,混着嘴里的部分,看着刘昀咽了下去。

  刘昀扶起张甜甜,张甜甜去漱口洗脸,刘昀进屋躺在了床上喘着气,大声和
张甜甜闲聊着,张甜甜一边简单的洗着脸,一边和刘昀闲聊,没一会儿也进了屋,
一股脑的上床躺在了刘昀的胳膊上。

  「哎,刚才给你裹鸡巴时候,我逼眼子贼刺挠,一抠都出水了,我操。」张
甜甜和刘昀说着,声音里满是醉人的媚态,手在玩弄着刘昀的大黑鸡巴。

  「那赶紧让我喝两口,你个浪逼。」刘昀狞笑着捏了下张甜甜的乳房。

  「你想乍喝呀。」张甜甜翻身趴在刘昀身上,两个硕大的乳房紧紧压在刘昀
前胸上,刘昀顿时感觉胸前被两团软乎乎的肉团压住,还有两颗硬硬的凸点在顶
着自己前胸。

  「来,把你骚逼眼子骑我脸上。」刘昀拍了拍张甜甜的屁股,张甜甜嬉笑着
起身一边拢着头发,一边骑在了刘昀的脸上。

  「嘶…我……操……你这狗逼舌头…操…你嘴啊……」张甜甜刚坐到了刘昀
的脸上,两瓣肉唇刚刚接触到刘昀的嘴唇,刘昀的舌头便像一条蛇一样,顺着湿
润的肉缝钻了进去,当打开两瓣肉唇那一瞬间,被肉唇包裹的淫水像开了闸一样
顺着舌头流了出来。

  「嗯啊…嗯啊…舒服…爽…舔…就舔里面…再上边点…哎…对,对,就这…
爽……」张甜甜闭着眼睛,双手扶住床头,下面的肉穴顺着刘昀舔舐的力量迎合
着。

  张甜甜骑在刘昀的脸上,肉唇紧紧的贴着刘昀的嘴。刘昀叉着腿,双手从张
甜甜的两腿股间穿过,从下向上搂,捏住张甜甜的屁股,稍微的往自己嘴的方向
用着力推进。张甜甜扶住床头,下面肉穴配合着刘昀的推力,也在不停的磨蹭着
刘昀的嘴,享受着,舌头和嘴唇配合带给她的快感。

  「哎呀我操你妈的,这大黑鸡巴又他妈逼的撅了!」张甜甜在一回手扶住刘
昀身体的时候,碰到了刘昀已经重新撅起来的大黑鸡巴。

  「塞你逼眼子里,痛快儿地,快!」刘昀用力拍了拍张甜甜的大腿,张甜甜
一边抿着嘴唇,一边握住大黑鸡巴的龟头,对准自己肉唇中间,来回蹭了几下,
慢慢坐了下去,伴随着向下的身体,嘴里长长的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

  「真…太他妈逼的…舒服了…哎呀我操!」张甜甜双手扶住刘昀肩膀旁边的
床,屁股开始不自觉的向下用力,一下一下的吞吐着刘昀的大黑鸡巴。

  「啊!…哎


呀!哎呀!啊!啊!啊!…啊!……」张甜甜感觉自己的屁股被
刘昀双手扒住掰开,自己在又叉开大腿的一瞬间,刘昀微微弓起双手向下用力,
股间的大黑鸡巴开始猛烈的向自己肉穴深处冲刺。

  张甜甜像一只


发情的母狗一样,发丝凌乱,面红耳赤,嘴边微微流着口水,
闭着眼睛,张大嘴,双手扶住床,然后微微撅着屁股迎合着刘昀的猛烈抽插,从
她的嘴里发出享受此刻性爱的舒爽的满足声,淫荡的叫声越来越响,时不时还发
出像狗一样嗷嗷叫的声音。

  「唔…唔…哎呀我操,舒服死我了,让我缓缓,唔…唔…」张甜甜在经历刘



昀一阵猛烈的抽插之后,直起身理了下凌乱的头发,带着满足的口吻说着,言语
间满是醉人的春意,两颗突起的乳头在两个硕大的乳房上特别突兀,尤其在张甜
甜微微扭动的身体向前挺的一瞬间。

  「哎,真的,本来心情老差了,跟你这么一整,真的,现在把我开了


我都不
带闹心的。」刘昀捏着张甜甜的大腿说着。

  「操,看你那点出息,这就爽的不行了啊,以后日子多了,别把你这小身子
骨累着。」张甜甜翻身下来,却马上把刘昀的大黑鸡巴含在嘴里。

  「完了,我这下彻底爱上你了,哈哈。」刘昀笑着跟张甜甜说着,看着张甜
甜一口一口的在吞着自己的大黑鸡巴,一阵阵的快感从下面涌来。

  「滚犊子,妈逼的这个时候说爱上我了,你他妈逼的是爱上我给你裹鸡巴了
吧。」张甜甜笑着说着,说罢轻轻咬了龟头一下。

  「哎呀我操!你他妈虎啊你!咬坏咋整!」刘昀一个激灵,笑着骂着张甜甜,
张甜甜也忍不住笑了,手在捏着刘昀的蛋蛋。

  「我可舍不得咬坏这大黑鸡巴,以后还得老用呢。」张甜甜坏笑着重新把龟
头含在嘴里。

  「来,速度来几口,要射了。」刘昀拍了拍张甜甜的肩膀,张甜甜心领神会
的闭上眼睛快速的向下吞吐了起来,哧溜哧溜的水渍声不绝于耳。

  「唔!唔!操!我操!爽!你妈逼的!爽死了!」刘昀在射的瞬间,当第一
股精液喷了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全部喷在了张甜甜的嘴里,张甜甜马上把正在喷
射的龟头全部含住,在龟头不停的喷射的瞬间还紧紧的吸吮着,一直到龟头不再
喷射精液为止。

  「张嘴,我瞅瞅咽没。」刘昀捏着爬上来的张甜甜的大乳房,问着。

  「啊…看着没,你的精液我肯定咽,来,嘴一个…我操,你真恶心,还真亲
啊,等我漱漱口去,你不嫌弃恶心啊。」张甜甜撅着嘴伸向刘昀,刘昀立刻撅着
嘴迎着,张甜甜却转个头下地漱口去了。

  「哪能恶心,亲你脚我都不嫌。」刘昀笑着说着。

  「那行,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吃完你吃我脚,哈哈。」张甜甜一边穿着内裤,
一边回头笑着说。

  「行,行,姑奶奶一会让我好好尝尝你脚啥味儿的。」刘昀一边下地一边说
着。

  「你滚犊子吧你!」张甜甜大声笑着说着,慢慢去了厨房。

  刘昀眯缝着眼睛盯着张甜甜扭动的腰肢,揉了揉软了的大黑鸡巴,舔了下嘴
唇,带着淫笑跟了上去……

                全文完
TOP Posted:2017-03-15 10:44 | 回樓主
真爱Lu


級別: 聖騎士 ( 11 )
精華: 0
發帖: 5787
威望: 556 點
金錢: 29 USD
貢獻值: 3500 點
註冊時間:2016-08-15


感谢分享,相对视频来讲,我还是更喜欢文字类的
TOP Posted:2017-03-15 10:47 | 回1樓
他自己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精華: 0
發帖: 970
威望: 98 點
金錢: 165 USD
貢獻值: 0 點
註冊時間:2016-12-12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7-03-15 10:52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