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黑夜下的恶(1-15完)[作者:雷霆]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黑夜下的恶(1-15完)[作者:雷霆]
青春有你


級別: 俠客 ( 9 )
精華: 0
發帖: 36
威望: 210 點
金錢: 90 USD
貢獻值: 0 點
註冊時間:2017-03-08


黑夜下的恶(1-15完)[作者:雷霆]



第一部 偷情宝贝

第一章

她一位美丽美丽而动人的女孩,个性爽朗,又有一身吸引人的身材,不论是何人见了她,都会投以羡慕的眼光。

刚过了十八岁生日,一切都成熟了。她在学校中,出尽了风头,是男同学追求的对象。明珠不论走到哪里,身边总跟着护花使者。

她在家中又是独生女儿,娇生惯养,没有受过一点困苦,所以她把读书看成了年青人经常聚会的地方。人是在教室里,心早不知飞到哪去了。

明珠的父亲是一位晚婚者,到了五十岁以後才生了这麽个宝贝女儿,她父亲把她看得比自己性命还重要。母亲生了明珠以後,就跟着以前的情人跑了。当她的母亲离开她的时候,明珠才一岁多,一直到她长成,她的脑子中对於母亲,并无一点印象。

生长在这环境中,她只知道享乐。每天和青年男女们,享受着欢笑和嘻游。她父亲对她,总是百依百顺。对於她,只知道溺爱之外,从来不说她一句,总认为她的行为是对的,因此养成了她浪漫性格。

明珠的父亲,已经七十多岁了,因为自己年事已高,就把一个亲戚接到家里来,希望能照顾明珠,一方面也能陪伴自己。这亲戚是明珠父亲的表侄,叫胡义勇。

他是个三十一二岁的男人,已经结婚,妻子叫雪姑,是个二十七八的女人,人长的漂亮。他们结婚多年,还未生育。所以看起来,人比实际年龄要少许多,也是个浪漫女人。

胡义勇虽已三十多了,可是一事无成。在家时靠父母养活,如今就靠明珠的父亲了。在吃住解决了的义勇,可说是很得意了。成天无事可做,除了拍拍马屁之外,就是和妻子雪姑打情骂俏,搂搂抱抱的。

如果雪姑看到明珠在家,就把时间都花在她身上。为明珠做点吃的,用的,或是陪她聊天。虽然胡义勇是明珠表哥,但对於这位娇生惯养的表妹,只能忍受着,整天陪着笑脸,尽量逢迎她。

何建华,是明珠的同学。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有副英俊脸孔。他是追求明珠中,最热烈的一个。他为明珠耽误的功课,不计其数,只要明珠不用冷淡的态度对待他,他就心满意足了。明珠也知道他在追求自己,同时看他处处对自己那麽关心、热情。渐渐的,也对他发生了好感。

这天下午,放学以後明珠在学校外等着何建华,眼看着许多同学都走了,建华还没有来。明珠等的不耐烦了,很想回去。当她正要走时,何建华来了。

她道:「建华,你怎麽到现在才来嘛!」

建华抬起青肿的眼睛一看,见是明珠,由内心高兴起来。「啊!明珠,你也还没回去呀!」明珠道:「我在等你嘛!怎麽那麽久才出来?」何建华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等我,为何不先通知我?」明珠道:「我才没那麽空呢!」建华道:「找我有事吗?」明珠道:「一定要有事,才能找你吗?」说着就一直往前走去,建华忙跟上去,「我们到咖啡馆坐坐好吗?」明珠道:「到哪一家吗?」建华道:「红桥好吗?」,明珠笑了,点点头。

他们在侍者的引导下,进到咖啡座上。明珠曾经来过此地,她笑问道:「建华,你是不是常来红桥?」建华道:「来过两次,都是一个人来的。」明珠道:「一个人去,那有什麽意思?」建华想了一下,笑着道:「有你在一块,那是最好的了。」,侍者送来咖啡,桌上的小灯也息了。耳边听到情侣们的低低情话,和轻轻的嘻笑。低迷又醉人的音乐,轻轻的送进耳鼓里。

明珠低低问道:「听说你常为了我跟人打架,真是抱歉,我今天等你,就是想跟你聊聊,脸还痛吗?」建华听了,心中好高兴,用手抱着她的肩夸道:「不要紧的。我一听别人说你坏话,我就生气。」明珠没推开他的手。说道:「何必管他们呢,看你弄成这副样子。」建华道:「我爱你,我不要别人说你。」,明珠十分感动。虽然有许多男人追自己,但像建华这样的还没有呢!

第二章

明珠一阵冲动,内心十分感动。她就伸手抱着他的脖子,吻了他一下。

建华被她吻的魂都飘了。脸上也不再感到痛了。他也忙着搂着她,吻上了她的唇。明珠对於接吻,可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所以就把舌尖送到建华的嘴里去,让他去吸吮。建华也是个老资格了,功夫非常到家。两人缠绵了许久。

同时建华早已有了性交的经验,而明珠虽然跟男人接过吻,直到现在,还是一个处女。她对性的追求,也很热烈,所可惜者,是她没有碰到一个真正喜欢的男人。

明珠对建华的印象很深,也很好,平时没机会能够单独在一起,她只有暗暗喜欢他。她总没机会跟他说这些。现在两人单独在一起了,又是那麽安静和真实。明珠陶醉了!建华也陶醉了。他们拥抱着。建华吻便了她的脸。建华的性欲,也冲动起来了,更加紧搂着明珠。

明珠也反拥紧了建华。他就把她的手拿着,往自己的跨下摸。明珠不知道他要干什麽,就顺着他拉的方向,向下一摸。隔着裤子,一根硬硬的东西顶在她手里。明珠好奇的,就伸手捏了一把。建华的鸡巴,就翘了起来。明珠明白了,知道这是什麽东西了。

她轻声道:「怎麽会硬呢,拿出来看看好吗?」,建华忙着把鸡巴由裤子内捣了出来。赶紧送到明珠的手上。

明珠的手,握住了一根大肉棍。心里就跳了起来。她暗暗想着,这东西怎麽那麽大呢?又硬的那麽狠。

她从来没摸过这麽大的鸡巴,也没见过这麽硬的东西。明珠捏了几下,又揉了几下。建华被弄的冲动极了,一把抱着明珠,在她身上抚摸起来。

明珠被建华的手一摸,全身有一种舒服而奇异的感觉。

建华的手,摸到了她的乳房了。明珠就感到一阵又痒又舒适的感觉,涌上全身,她的脸红了心也跳的厉害了,对建华轻轻的道:「哎呀!你怎麽摸我的乳头嘛,我好紧张呀!」建华道:「你这乳头好可爱,给别人摸过吗?」明珠道:「我是第一次被你摸,你别把我看得那麽值钱。」建华是情场老手,由於明珠的脸在发烧,心也在跳,同时全身也在发抖,建华就知道她是毫无经验的女人了。急忙解释道:「我只是随便问问,请你别生明珠笑道:「死相!」建华的手往她的小腹摸去,还想摸她的阴户。明珠赶紧把腿夹紧。建华的手伸不进去,就在她的阴户上轻轻揉弄起来。建华在她的阴毛上揉了又揉。揉的明珠有些控制不住了,她就一把握住了建华的鸡巴,用力的套了几下,把鸡巴翘的好高。明珠低头一看,就笑起来。建华道:「你笑什麽?」明珠道:「你这东西,好好玩呀!」建华趁机道:「我们到旅社去好好玩吧!」明珠忙道:「不好,我没跟男人玩过那事,也不会。」建华道:「我教你好了。」,明珠心理也想,又有些怕。建华的手,已伸进她的跨下了。明珠把大腿叉开了些,他的手指摸到了她的阴唇了。细嫩的两片阴户,下面一个圆圆的洞,也有些湿润起来。建华的手指,就在她的小穴上摸了摸。明珠叫道:「哎呀!可是怎麽弄呀,会痛的。」建华只好是用手指揉弄阴唇。明珠全身无比的舒畅。感到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的。一面心里又想着:「如果建华带自己去旅社,一定可以尝到禁果的明珠心里正想着,就听到建华道:「走吧,明珠,跟我一起去嘛!」明珠也没了主张,便道:「好吧!」,建华知道她也在需要了,便忙付了帐。明珠整理好了衣裙,可是下面总觉得痒痒的,好像有什麽东西在爬似的,便候╆帝地两人出了咖啡听,便坐车到旅社。何建华把房门锁好之後。这个天地之中,便只有明珠和建华了。建华过去一把抱住了明珠。明珠的脸红了起来。虽然她刚才已经被他揉弄过。但在明珠心理,那是在黑暗中。现在却是在光亮的房间里。在这种情形之下,明珠心情又紧张起来了。建华自然的紧紧吻着她。

明珠快要被灭去的欲火,又被建华逗的焚烧起来。建华一面吻她,一面把自己衣服脱光。明珠看得脸更红了。

第三章

建华又脱去明珠的衣服。雪白的肉体,细嫩光滑,胸前的那对乳房,圆滑高挺,十分迷人,建华抱起她,放到床上。明珠软弱无力,任他摆布。

人像床上一躺,建华就脱下他的三角裤。赤裸着全身的明珠,本能的把双腿夹在一起,双手掩着小穴。建华道:「让我看看嘛!」明珠道:「不要嘛!」建华道:「刚才已经被我摸过了,看看有什麽关系?」明珠道:「怪不好意思的。」建华道:「这有什麽关系,我的鸡巴让你摸好了。」明珠道:「不要脸,谁要摸你。」,明珠口中虽这麽说,可是手已伸过去,一把握住了大鸡巴,对着龟头上,捏了两下。

建华的鸡巴翘的更厉害了。建华这时,也把手伸到她的下面去。

明珠把腿张开了些,他的手摸到了阴户。阴户口上水汪汪的,红嫩的小穴长的好美。高高的阴户上,一片穴毛,黑黑亮亮。

明珠的手套动着大鸡巴。他就一翻身,骑到明珠身上。挺起了大鸡巴,对着她的腹下乱顶。龟头上那个小眼里,流出粘粘的水来。顶的明珠的肚子上,都湿湿滑滑的。明珠的小穴里,也冒出水来了。她感到痒痒的。建华道:「好小姐,让我插一次好吗?」明珠道:「好是好,可是我不会呀!」建华道:「你睡平了,把双腿叉的开开的,小嫩穴不要夹的紧,放松一点,我就可以把鸡巴插进去了。」明珠道:「你的鸡巴那麽大,小穴装不下呀!」建华道:「一定可以装的下,你不要紧张。」明珠道:「你可要轻点呀!」建华道:「我不会弄痛你,你是处女,第一次给男人弄,一定有点痛的,可是鸡巴顶进去时就不会太痛了。」明珠这时也欲火上升了。阴户里面痒的好厉害。建华用手抓着大鸡巴。明珠的大腿也叉的更开了。露出了整个水汪汪的小嫩穴来。

建华在她穴口上揉弄着。小嫩穴里,就流出许多骚水。建华的龟头揉弄一阵。明珠的穴,越揉越痒了。明珠实在忍不住了,就说道:「穴里好痒呀,插一下试试!」建华便把龟头对着她的小穴中,顶了一下。明珠感到一个大肉球挤到里面来了。虽然有点痛,但并不厉害。

她就把双腿,再叉开了些。建华用力一顶。大鸡巴就插了一半进去。明珠感到穴里一阵剧痛。小嫩穴好像撕开一样,又像刀割似的。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她叫道:「哎呀……痛死我了……快拔掉……」建华也感到龟头一紧,鸡巴更硬了。他见明珠痛苦声音,心中一阵高兴。

就安慰着道:「已经插进去了,你忍一下就好了。」明珠道:「这麽痛,有什麽好玩的嘛!」建华笑道:「等一下你就知道了。」,明珠忍着痛,想了一想。可能是有道理,就拔牙忍着。

建华见她忍住了,又用力一顶。整根鸡巴,都顶到穴里去了。明珠感到穴里又一阵奇痛,同时插的更深了。简直要命了,她心里在想,这跟杀人一样,有什麽好嘛!她就叫着道:「我不要了,我会痛死,快拔出来吧!」建华道:「不要叫嘛,已经都插进去了,也不会再痛了。」明珠道:「已经够痛啦!」建华的鸡巴插到她的小穴去之後。便伏在她的身上,一动也不动的。两手抚摸着她的乳房。

明珠的穴里,痛的有些麻木了。可是他揉着她的乳房,又揉她的穴毛。使她感到全身十分舒服。建华一面抚摸她,一面吻着她。她也把舌尖送到建华的口中去。两人互相吸吮舌头。

大鸡巴泡在明珠的穴里,泡了有二十分钟。忽然,明珠感到穴里一阵酥痒起来。痒的使人无法忍耐。又觉得鸡巴在穴里一跳一跳的。明珠道:「哎呀……我穴心好痒……」建华笑道:「用鸡巴顶好了。」明珠道:「好痒,我快受不了!」建华道:「顶几下就会止痒的,让我抽插好吗?」明珠道:「好嘛,只要能止痒,你就随便抽插几下好了,可是不要太大力,小穴会弄破的。」建华抬起屁股,向下一压。明珠感到穴里,一阵舒坦。这是有生以来,从未尝到过的舒畅,穴心上的痒味没有了,代之而来有说不出的好法。

建华轻轻的抽送着。抽插了一会,明珠心想,抽快一点也许会更过瘾的。

第四章

她就搂着建华道:「你插快些,让我试试好吗?」建华知道她尝到滋味了。便抬起屁股,连连的抽插起来了。这样一抽顶,明珠感到穴里有无比的舒畅。一阵阵的酥酥,一阵阵的奇涨。把小穴插的,只是直冒水,心头上也美多了。她娇声叫到:「啊啊…这是什麽味……美死人了。

……哎呀……好哥哥……我的亲丈夫……达达……你好会插穴…」明珠一面叫,一面嘴中直喘。双手把建华搂的紧紧的。建华就用起力来,大力抽插。明珠的小穴开始冒出大量的水来了。小穴中「滋滋」的响起来了。明珠又到:「哎呀……我这个……小嫩穴……怎麽插……的会响嘛……好哥哥……用力插吧…」建华一口气,就插了三十来分钟。明珠正在享受着这大鸡巴抽插的舒服滋味。忽然之间,全身都颤抖起来。这一颤抖,全身毛孔都张开了。身子一阵酥麻,穴心一阵快感袭来。人好像要飞起来一样。

一股奇特的热流,向外直泄。建华的鸡巴一酥,腰上一麻。一股浓精,直射而出。明珠感到穴心上奇烫,有些液体射到穴心。她的阴精,也同时泄了出来。加上建华的热精一烫,穴里好像开花一样。

明珠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的时刻!她本来还想让他再继续的狠插一些。

可是自己全身都无力气了。同时穴里也「噗滋」一声。冒出了白白的浓液。这些液体,向外直流。她双手一松,人像死了一样,一动也不动了。

建华拔出鸡巴,用纸擦了一下。上面又是红的,又是白的。明珠不知道是什麽味道了。她只是想睡,但屁股下面都是水,睡不成。

建华由床上起来了,明珠也坐了起来。她向床上一看,湿湿一大片。便道:「哎呀!怎麽这样嘛!白的红的都有。」建华笑道:「这是处女血呀,白的是精液,我们两人的。」明珠笑道:「都是你害的。

第二部 校园威胁

第五章

秋天逐渐接近了,在午夜过後的远处阁楼上仍有一展孤灯亮着。 啊! 烟抽完了, 下去买包烟吧! James 是个重考生,因为以家中不能专心为由,所以搬出来在外面租了间小套房住。 反正家里有的是钱,因此录影机,电视机一应俱全。 不像个重考生,到像在度假,整天可以肆无忌惮的在房间里看色情录影带是他要搬出来的主要目的。

巷子两旁的住户早已入眠,巷口的 SEVEN-ELEVEN 灯光在漆黑中显的格外冷清。 买了香烟及泡面之後,James 仍在店中排回,打不定是否仍要买份杂志回去看。 电动门又打开了,一位女学生又进来买东西。 大概是买消夜吧,James 猜测着,此间的附近有间颇富盛名的美工学校,因此外地生不少,从她的气质看来 James 一眼就判断出她是这间学校的学生。

披肩的长发顺着姣好的脸庞滑下,除了件T恤外,下半身仍穿着校裙,修长白皙的小腿惹的 James 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不知裙内是什麽样的风光… 蓦然的想法使得James 的小腹突然热起来。

突然的电动门声将 James的思潮拉回,原来那个女学生已经买好东西出去了。 做吧! 欲望的野兽无由的将他吞没, James 赶紧又买了美工刀和胶带跟出去…女孩走在前方数公尺处, James 小心地不徐不急跟在後面。 到了! 是栋5层楼的公寓。 女孩拿出钥匙开门, James慢慢从她身旁走过……James 趁门打开时用突然挤进去,快速的变化使女学生楞住,James 趁机逼近她并亮出美工刀 : "别动!否则刀子是不长眼睛的!". 此时女学生才回过神来,James 赶紧从身後住她的嘴, 并把刀子架在她的脖子上, "不要叫! 只是欠前罢了,我拿了钱就走!". James 希望女学生以为只是劫财而已, 而不至於太过反抗。

果然女学生听了这段话之後就慢慢不在挣扎了, "成功了!", James 忍住心中的雀跃, 继续附在女学生耳边说:"怕我拿了钱後一转身你就会大叫, 请你跟我上顶楼吧!

这样我才有充裕的时间逃走。" 女学生不疑有他, 只好任由 James 慢慢押上楼顶。

这间的顶楼并未加盖, 初秋的凉风吹拂空旷的阳台, 令人带着稍稍的凉意。

James 赶紧拿出胶带, 由背後捆住女学生的双手, 女孩这时感到不对劲, 想要反抗, 但已经来不及了。 James 快速绑住双手後, 又赶紧用胶带封住嘴巴, 女学生拔腿想要逃开, 但双手被绑住根本跑不快, 没两步就被扑倒在地上。 James 压在女孩身上将她翻过来, 这下可以好好看着她了。 长长的睫毛不住眨动, 大眼睛内满是哀求之意,她不住的摇头乞怜, 却使 James 更加兴奋, James 将她的T恤拉至胸口, 白色的无肩带1/2 罩杯胸罩衬托着挺立的双峰。 "嘿! 还是有蕾丝的!" James 调笑着。 看着女孩, 早已羞的闭住双眼, 头无助地侧在一旁。 James 慢慢地解开胸罩, 她的乳房并不大, 但却非常的挺, 如花生米般大的乳头衬着粉红色的乳晕显得异常诱人, James忍不住轻啜着乳头, 女孩身上起了一阵颤栗, 乳头却更挺了o 掀起学生裙, 白色带有镂空花纹的小底裤要入眼帘, 在那诱人的小丘上黑色的丛林若隐若现。 "真美!" James 将头埋入双腿之间。

第六章

这时女孩终於忍不住啜泣起来, James 此时心生一计, 抬起头来对女孩说: " 喂!

你还是处女吧! 如果你还是处女就不强暴你! "女孩这时就算再不好意思, 也只好鼓起勇气点了一下头。

" 那也可以! " James 说。 " 但是你必须替我口交, 至少总比强暴好吧! "James 心想就算她愿意, 也不好意思点头吧! 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将她嘴上的胶带撕掉, 跨在女孩胸前, 掏出巨大的阳具再女孩脸上晃动 : " 含进去 !"女孩看了一眼, 无奈只好张开嘴生硬地舔嗜 James 的龟头。

一阵酥麻的感觉将 James 吞没, 阳具越发膨胀起来。 J 将阴茎从女孩嘴内抽出来,龟头有条黏液却是黏着不断连着女孩的嘴唇。 女孩将头偏过一侧, 不敢看着这一幕。

接着 J 将女孩拉起让她跪在地上, 自己却站在女孩面前, 重新将阴茎塞入女孩嘴巴,J 一手抓着女孩的长发, 使她仰起头来, 另一手却伸下去用力搓揉女孩的乳房, 女孩露出痛苦的表情却无可奈何, 只能努力的翻转着舌头希望这场恶梦能早点醒来。 每当灵巧的舌尖掠过龟头时, J 就觉得一股电流通过了全身, 极度的愉悦不禁使 J 的喘袭急促起来。 女孩感觉嘴内部具物越来越膨胀, 她知道冲击的一刻将来临, 她急忙想将头逃开, 但 J却紧紧将她头抓住不放, 终於一股热流射入她嘴内, 怕溢出的精液流的一身都是, 只能用嘴紧紧的含住, 但量实在太多了并且 J 仍牢牢地抓着她不放, 她看了 J 一眼, 只好全部吞下去……女孩跪在一旁,尽管已经很小心了,但仍有一些白色精液自嘴角溢出,不得已,只好强忍住恶心的感觉,把剩下的舔光。 J 看着小巧的舌头在樱桃小口旁游动,於是又逼近女孩面前,"顺便也替我舔乾净!" J 强迫着。

"赶快舔乾净就可以结束了吧!" 女孩心想,於是也顾不得羞耻,伸出了粉红色的小舌努力舔舐着。 女孩真的是处女,所以对这种事一点也不懂,只会专挑精液最多的地方舔着,却不知道龟头也是最敏感的地方,等到她惊恐地发现男人的阳具再度勃起时,却再也来不及了。

" 难道刚才的事又要再度重演了吗? " 恐惧包围了她,她本能地想要後退,却忘记自己双手已被绑住,失去平衡的她,再度翻倒在地上。 J 看着地上的女孩,修长双腿努力的向前踢希望能站起来,翻起的裙内若隐若现着白色的小底裤,於是再度压在女孩身上,想要分开她的双腿。 这次女孩发现自己上当,再也不肯合作,紧紧地夹住双腿,用力地扭动着。 挣扎了一会, J 也觉的不耐,於是将女孩翻过来,坐在她腿上,索性又拿出胶带将脚绑住。 接着将女孩拦腰抱起,把她靠在顶楼的一个废弃木箱上。 木箱约有 J 半身高,所以女孩上半身趴在木箱上,双腿却悬在木箱旁离地仍有十几公分高,因为没有施力之处,所以再也不能挣扎了。

第七章

J 自身後将裙子掀起,女孩浑圆坚实的臀部暴露在眼前。 薄薄的底裤盖不住腿间的隐隐黑影, J 慢慢将底裤褪至膝盖,女孩扭动一下却无济於事。 J 蹲下身将头靠近秘处,女孩的丛林并不茂密,因双腿的夹紧更使粉红色的阴阜突显出来。 J 知道,若不能使女孩兴奋的话,乾燥的阴道并不足以使他得到更多的欢愉。 於是拨开女孩的两片密肉,将舌头伸入…女孩在前方并不知发生了什麽事,只觉得湿湿的异物突然伸入两腿之间,一阵酥麻感通过了全身,也不知是痛苦还是欢愉,她不禁呻吟起来。 J 的舌头在肉缝中翻转,渐渐觉得有甜美的秘液渗出,微弱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J 知道女孩渐渐无法抗拒了。

J站起来将上身压在女孩背上,拨开她的长发,一面舔着她的耳朵一面挑逗的说:

" 很舒服是不是 ? "

女孩意志痛苦的想要抗拒,但身体却作出相反的反应,密液泊泊的流出顺着双腿留下,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她发现自己的呼吸声也越来越急促,终於忍不住说道: "求…求你,不…要…"没想到这却带来反效果,女孩的哀求声只使得 J 更加兽性大发, J 在她耳边说 :"不要什麽? 是不要停吗? " 说完便将阳具猛力地插入穴中。

女孩闷哼一声,继而一阵撕裂感蹂躏全身…

"啊……不要……不要……" 女孩哭着。

J 将这哭声当作摧情剂,捏着女孩的臀部更加疯狂地抽插…处女的阴道紧缠着 J 的阳具,并起双腿使的密肉夹的更紧。

J 将女孩脚上的胶带撕掉,重新将她翻过来,接着把双腿分开架在自己的双肩,女孩此时已无力反抗,只能任 J 为所欲为……微凸的阴阜重新现在眼前,女孩的呼吸使的小腹展现妖异的扭动。 J 重新的插入因姿势的不同而更加深入。

"啊……啊…啊……" 女孩逐渐陷入情欲的漩涡,在阴道的深处似乎有一团火正在燃烧,"求求你…, 不要射在里面…, 我不要怀孕" 事到如今她也只能这麽要求了。

"你想的美!" J 回答着,呼吸却更急促了。

女孩知道无望,只好鼓起余力扭动,希望能摆脱 J 的凌辱。 没想到这动作却带来更多高潮。 漆黑的阳台上扭动的女体,彷佛在迎合野兽的节奏。 两人额头都冒出了汗珠,女孩汗湿的长发黏在白皙的胸脯,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兴奋的呻吟伴着 J 的喘息声。 终於一股热流射入女孩子宫, "啊啊啊啊……" 女孩也同时达到高潮。 接着两人同时无力的倒在木箱上。

第八章

『 呜…呜…』女孩啜泣着。 从小到大未曾经历的羞辱使她除了哭泣之外也不知到该做些什麽好。 而 J 却好整以暇的坐在一边抽着刚买来的香烟,心里一面打量下一步该怎麽做。一但束缚的情欲挣开枷锁,欲望好像一只永不满足的野兽,不停的在心中呐喊着:『 我还要,我还要······』『 你住在几楼 ?』一股灵光闪过 J 的念头。

女孩摇摇头,死也不肯说。

J 走到阳台边缘往下一望,心中不禁高兴的呐喊『 天助我也!』原来整栋公寓只剩四楼还有着微弱的光芒,想必女孩是住四楼罢!

J 将女孩自地面拉起,在嘴上重新贴好胶带後,便推着她往楼下走去。

走到四楼,J 小心的将女孩身上的钥匙插入锁洞(如果不是这一家就糟了!)。

『 喀啦! 』门锁发出低沈的声音,门被轻轻的打开了。

这是一间两房一厅约二十坪的小公寓,一间卧房门打开着,大概是女孩的房间吧。另一间卧室却紧闭着,但由门缝下泄出的微弱灯光及隐约的音乐声,J 可以猜出另一间的主人尚未入睡。

J 将女孩推入房间中,并将手脚重新绑好,又走到另一间的门口轻轻地敲敲门,『 啊! 小琪! 消夜怎麽买那麽久。 』( 原来第一个女孩叫小琪 )里面传出清脆的女声,门被打开来了。

开门的女孩留着俏丽的短发,约 162公分高,大眼睛配着微俏的小嘴颇为可爱,但一对浓眉却显出叛逆的个性。因为是在家里,所以只穿着一件宽大的 T恤,底下露出一对白皙修长的腿,也不知里面是否穿着短裤,还是只着一条底裤。

虽然隔着宽大的 T恤看不出身材,但由带着完美曲线的小腿及半截修长大腿,J 可以推测 T恤下的年轻女体拥有着曼妙的身材;纤细的足踝套着一双白袜,J 不禁想像起当这双美腿将要缠绕着自己时的画面,於是自己的下半部又再度膨胀起来。

『 你是谁!』女声将 J 自遐想中唤回

『 我是小琪的朋友。 』J 灵机一动说道

『 她呢? 』女孩问道

『 在隔壁! 』

女孩不经多想,马上走向朋友的房间。 J 亦随步跟上。

走到隔壁门口,女孩一看到朋友衣冠不整的狼狈像,马上醒悟,转身就想逃出房间。

却不料 J 早已等在她的背後,一把抱住便往房间内推去。

『 放开我! 』女孩大声叫道,同时一脚踩在 J 脚上。

J 吃痛稍微松开双手,女孩趁机挣开 J 的束缚往门口逃去,可惜只跑开一步之後便重新被 J 由背後抱住。这次 J 学乖了,将她的双脚抱离地使她无法施力,随即将女孩抛在床上,跟着便扑在她身上,喘息着说:

『 别动! 否则杀了你! 』

但这女孩显然个性比小琪强硬的多,丝毫不为所动,仍然坚强的抵抗着。

但女人的体力究竟不是男人的对手,过了一会, J 终於将女孩面朝下压在床上,并将她的手反翦在背後。 J 坐在女孩背上使她不能反抗,并用胶带捆住双手,这下子他有余裕好好享受了。

他稍微後退一下,用双腿夹住女孩的脚并用胶带捆住。接着靠近她的耳旁:

『 你不肯像你朋友一样听话,费了我不少力气,我可要好好 "报答" 你! 』女孩仍因为刚才的挣扎而喘气着,但却狠狠的瞪 J 一眼:

『 你趁现在回头还来的及,我不会报警的。 』『 等你尝过甜头後,你会感激我的。 』J 嘲弄着,说罢便走到客厅去了。

第九章

因为是专门租给附近学生居住的房子,所以也谈不上装潢,简单一张桌子配上两张沙发就算是全部了。

J 看了之後心中已有打算,於是就到第二个女孩的房中看看是否有可以利用的工具。

房中的摆设简单整齐,完全不像一般女孩房中总有几个布娃娃,跟 J 心中想像的差不多,这是一个较为独立有主见的女孩。 J 在书桌的抽屉中搜到学生证,原来这个女孩叫『江采妮』。

『 不错的名字!』J 心想,有姓名就好办了! 继续翻箱倒柜,终於找到他要的东西之後,便走回原来的房间。

走近房间,却发现江采妮正在努力挣扎着,J 赶紧走上前看,还好胶带只是有点裂开,仍然绑的好好的。 J 连忙拿出刚刚在隔壁找到的童军绳重新把江采妮的手捆起,剩下的绳子就绑在窗子和气窗之间的窗梁上把她吊起来。

女孩被吊的颇高,双脚只好略为颠起来以保持平衡,T恤下雪白的大腿因此而显的更长。

J 看了不禁感到一股燥热由小腹升起,於是走近女孩一把抱住之後就开始狂吻她。

女孩剧烈的扭动以躲开 J 的狼吻,但是却因此而失去平衡倒下,绳子扯住她的双手而感到一片巨痛,女孩只好稳住不动,把头扭到一旁不让 J 吻她。J 连忙将注意力移转到女孩纤细的耳垂上,轻轻咬住她的耳朵并温柔的舔舐起来。

一阵麻痒袭击了她,女孩彷佛触电一般的震动起来,未经人事的她第一次尝到挑逗的感觉,使她几乎要软在 J 的怀中,但随即回复神智扭动头抗剧情欲的漩涡。可是 J 早已料到她的反应,一只手紧紧箍住她的头,另一只手却由下伸入女孩的T恤中····入手滑逆的肌肤使 J 感到一阵舒适,随即向上的探索便触到坚挺的半圆小丘,乳头早已因为耳朵的刺激而便硬,J 毫不留情地在她的双峰上搓揉,双倍的快感使女孩逐渐失去神智,无意识下地渐渐停止抵抗·····J 觉得女孩逐渐掉入自己挑情的陷阱中,於是渐渐将箍住头部的手放松,并慢慢向她的下部移动。正当手要伸入底裤中时,女孩猛然发觉自己的失神,惊叫道:

『 不要······ 』

无奈 J 紧紧用一只手搂住她,臀部上的魔爪却不放松地伸入两腿之间。

女孩的洞口早已溢出爱液,J 的手指仍不停的在洞口摩擦,女孩感觉自己似乎快要融化了······『 不要······,求求你······』女孩终於崩溃求饶,但 J 却在此时更加上一击,突然将手指插入她的秘穴中。

 摆 

女孩惨叫一声,却不是因为痛楚,而是被更高的快感而冲击。全身的力气彷佛被抽掉一般,她无意地摆动双股以获得更高的快感,而 J 也不断的用手指在她穴中翻搅以观看女孩淫荡的表情。

『 啊··啊··啊··啊··』

女孩随着 J 手指的规律而发出淫荡的声音,双眼半闭着沈醉在快感的美酒中。J 看到女孩已经完全迷失,於是赶紧褪下裤子并分开女孩的双腿准备进入····女孩骤然睁开双眼,她终於意会到要发生什麽事了。J 在她眼中看见一丝恐惧掠过,趁她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便抱起她的臀部将庞然巨物刺进阴户中。

 躲

突来的巨痛使她下意识地紧紧抱住 J,J 於是得以更加深入後,便慢慢底展开冲刺。

渐渐地疼痛逐渐消去,继而代之的是快感一波一波涌来。阳具每一次地碰撞她的花心,彷佛将她推上了更高的高潮。爱液混着血丝不断涌出,顺着大腿逐渐滴在地上,她无意识地软在男人胸前,并将双腿紧紧勾住男人的腰,随着 J 的动作扭动着······J 发现女孩也沈醉在这交合之中,但这并不合他的意,女孩起初的抗拒费了他不少力气,他可不要她太好过。於是猛然将阳具抽出,并将绳子放下但不替她松绑。女孩一放下就软倒在地上,刚才的高潮似乎抽光了她每一分力气,身体仍因为逐渐逝去的快感而微微发颤。

她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但却发现男人又开始走过来,『 是要替我松绑吧! 』她想但男人却将她双脚及双手捆在一起,成个大U状,颇像个要被吊起来烧烤的猪羊。

『 难道还没结束吗? 他要做什麽? 』

事情不容她多想,男人将她双脚略为提起来,便拿出一罐液体倒在她双股间。

『 是我的婴儿油! 这要干嘛用? 难道······』J 重新举起阳具,便往女孩肛门挤去。

『 啊·······』

『 我恨你······』

这次是真正的疼痛,采妮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了,肛门的撕裂感充满全身,脚趾也因疼痛而扭曲。但全身被绑住的她,除了尖叫外,再也无法可施了。

 翅翅翅翅

女孩发出微弱的淫荡声,J 将她双腿架在肩上猛力地抽插着,有时插在耻穴内,有时又往後庭进攻。采妮已经分不出是疼痛还是高潮了,乳房随着冲刺震动着,地板早已被淫水湿了一大片,她感觉身体的深处有股浪潮正在逐渐升起,同时发现男人的冲刺也越来越快,她并不清楚但却感觉到最後的事情即将到来, 摆ぃ摆翅翅微弱的理智告诉她要抗拒,但潜意识却又期待这最後的高潮将她淹没。

两人汗湿的头发早已凌乱,剧烈的抽插使他们陷入半疯狂状态,终於一股热流射入女孩的秘穴深处,女孩也因为高潮的来临而尖叫起来·······J 休息一会儿便拿出刚才找到的相机,替小琪和采妮以各种淫荡的姿势拍了裸照。

『 如果报警的话,想想照片刊在杂志上的後果吧! 』说完便替女孩们松绑,下楼扬长而去了。

第三部寻欢男女

第十章

" 阿敏! 恭喜你!  顺利毕业! " 室友对何华敏说" 谢啦! 可爱的学妹!" 阿敏心中很高兴, 四年住校生涯总算告一段落接下来是一年的实习, 教国中生  可是看到报上一见见国中老师遇害的事,心中不免毛毛的" 为了毕业後有工作, 你去读师大吧! " 回想起爸当初这样说, 又记得自己当初不是很情愿的答应" 师大校风那样保守,  ……好吧! 看在有工作的分上……"其实她也明白自己的个性不适何拘拘谨谨当个老师  热情, 率直, 好奇心重又好强, 兴趣广泛, 叛逆……" 天! 当老师! " 阿敏觉得很可怕  " 我能为人师表吗?" 她自问翘课, 在师长背後说坏话, 考试读书不认真……还有一个最无法让社会大众接受为人师者所能有的行为, 也是她觉得最不能说出口的事------从十四岁开始就学会自慰其实也是在意外中学会的  她一向喜欢在家中翻东翻西的玩寻宝游戏, 无意间在爸的书柜中发现一本< 幸福秘诀 > 那时念国二, 整天背负师长和父母的期许压力大, 觉的自己不幸福, 因此就看了  不料是描写如何满足男女间性需求的书……在好奇心驱使下, 照着书上做了一下, 觉得挺好玩的, 就不知觉中继续下来……有时会偷偷做, 一直没让别人知道。

第十一章

由於毕业前跟三个好友约好一起出国去玩, 利用近三个月的暑假, 在没课业压力及工作压力的气分下好好玩一玩。 英语系的何华敏, 选修德文。 英语系王丽芳, 选修法文,自学义大利文。 陈雪淇, 地理。 吴茉霞, 历史" 妈~~~~~~~~已经跟同学约好去欧洲了~~~~~" 阿敏正想办法跟妈捞钱" 不是妈舍不得花钱, 是你们才几个女孩子……" 妈不答应[ 不管了! 以前暑假打工赚的钱加上省下的零用钱也有六万多……玩十八天不知够不够……管他的! 省点用, 不够再跟丽芳借…她家挺有钱的…等开学了就有钱还…]

阿敏动歪脑经……

跟妈闹了几天这事, 妈一直不答应,  阿敏也就没再谈了, 妈以为她放弃了, 心中窃喜两星期後……阿敏打完一通电话, 转头跟妈说 " 妈! 雪淇说她搬家搬好了, 要约我跟丽芳去玩几天"" 雪淇…喔!住台北那一个。  好呀! 何时要去? " 妈看她最近几天都乖乖的, 没乱吵,也就答应了" ……大概後天吧……" 阿敏想了一下临行前一天晚上, 阿敏整理了些衣物。  妈以为她不过是去同学家几天,也没看她整理些甚。 阿敏也没带多少东西, 避免被视破隔天上午, 妈载阿敏去总站坐中兴号, 丽芳也在" 你们要互相照顾, 知道吗?" 妈再三叮咛" 妈~~~~知道啦! 又不是三岁小孩, 都二十二了!" 阿敏不太高兴" 好啦! 好啦! 我要走了啦! 免的你嫌我唠叨! 丽芳,  再见!" 妈终於要走了" 伯母再见!" 丽芳招手" 妈再见!!!" 阿敏用力招手望着妈远去的身影, 丽芳说 " 真羡慕你! 有一个这麽关心你的妈妈!""……可是也未免太关心了!" 阿敏呐闷她为何这麽说到了雪淇新家, 先玩了一天。  隔天开始整理" 相机, 底片, 衣服, 胃药, 绿油精……"" 阿敏! 这些衣服借你!" 雪淇把衣服拿给阿敏" 阿敏! 你这样骗你妈, 不太好吧……" 茉霞说" 没办法呀! 不这样我去不成!" 阿敏无奈得说。

她们整整花了一天才整理好

隔天,阿敏寄了一封信回家上面写着:

老实告诉你们,我跟丽芳,雪淇,茉霞她们去欧洲玩了!大概要18,19天请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用存下的零用钱省点用应该够我会天天寄一张风景明信片的!尽管放心吧!

末祝

全家平安

华敏敬上

下午,她们4个搭机,前往欧洲

……

两天後家里接到信,爸妈差点昏倒!!!

都是你不让她去!!害她偷偷跑去!现在也不知道她去那!看怎麽办!爸对妈吼我怎麽知道她会这样嘛!!妈很委屈,也很着急而阿敏她们,正玩的愉快呢!!!!!

第十二章

戴勉亭是是个公司的课长,有个儿子,今年要上国一了在人生旅途上,路走的还算平顺,没什麽大风大浪不过最令他难过的一件事,就是他前妻的事他们是大学时认识的,感情不错,等他当完兵就结婚了刚开始时,一切都是那麽美好,直到婚後第六年,也是儿子才四岁时,在一个美好的夜晚,妻子哭着拒绝他的求欢"我不想要说实话我一直不喜欢做这事可是拒绝了又怕你在外面所以一直忍着不说可是六年了我实在受不了了请你不要再逼我做""啊!你如果不想要可以跟我说呀!我不会勉强你的"他被吓到了可是我一直不想要"她仍低着头,啜泣着说为什麽?为什麽?他一直没办法接受我们是夫妻呀!

我真的很抱歉每次一做那事一觉得兴奋就有罪恶感""为什麽?!

我真的没办法已经有儿子了!我不想再""你跟我只是为了儿子?!我那里做错了?!告诉我""你很好只是"她停了一阵子,然後慢慢得台起头,慢慢得说我们离婚吧!

什麽?!他整个人定住了

为了我,也为了你我们离婚吧!只有这样,对我,对你都好"也许是她从小就受的严格,保守的家教影响,或是害怕再忍受一次怀孕的不便或痛楚,不管他怎麽劝,她依然不愿於是还是离婚了他开始了父兼母职的生活这期间虽也有几次恋爱小插曲,但没能有再婚的对象因为,大多数的人不愿承担後母这个包袱而且他一直深爱着她,这个打击对他有很大的影响,很难有再婚的勇气孩子有爸妈的帮忙照顾,总算还忙得过来,不过面对没妈的儿子,心中总不免有些难过就在这年夏天,去法国移民成功的老同学张寄了封信来,说他成功的开了一间台菜餐厅,并邀请他去参加周年庆茶会他上司很看得起他,也欣赏他,就说:

"你平常都很卖力的工做,回家还要照顾父母儿子趁这个机会放轻松点,反正一年可以请两个礼拜就去吧!替我向阿问好!阿是他高中学弟,真巧!而勉亭是他大学同学"真是太谢谢您啦!勉亭也觉得老是被生活的担子压着也是挺累人的,趁机休息一下也不错在办好护照什麽的,打理好家里的事以後,就搭上飞机,前往欧洲了!

第十三章

" 欧洲到了!终於!"  阿敏走出登机门说

" 21 小时的飞行…" 雪淇说

"  没力气玩啦!!!" 茉霞说

这里是荷兰的机场, 她们先到荷兰玩两天, 再到法国去这两天其实玩的不多, 因为长途飞行跟时差,  所以睡觉占了大半的时间第3天前往巴黎……" 找间中国菜馆啦!! 我受够那些……" 茉霞抱怨了" 来欧洲应该吃点欧洲口味嘛! 对不对?!" 阿敏说  不过遭到3对白眼" 好啦!! 少数服从多数!!"  於是一伙人到处找寻菜馆……" 你的生意不错嘛!" 勉亭对老朋友说" 还好啦!! 没包旅行团, 这样算不错了!!"" 难怪看不到什麽东方面孔…"门口张贴一张红纸, 用法文和汉字各写一排" 周年庆! 消费满x 元附赠香槟!"" 这间好了!  再找下去我要饿死啦!!!" 茉霞说於是一伙人进去了" 欢迎光临! 请坐!" 老板来招呼了" 这老板讲话有闽南腔耶!" 丽芳随口说说" 你们是台湾来的?!" 老板很高兴於是一群人聊起来了,  勉亭没事 做,  跟着过来凑热闹热情的店主加送一小盘炒青菜, 宾主尽欢…吃过晚餐, 一伙人要去赛那河夜游勉亭看朋友还忙生意, 也就跟着去了上了游艇, 已是黄昏夜风吹来, 凉凉的  本来一伙人都在甲板上的, 因为茉霞怕冷, 拉着丽芳进舱了, 阿敏则专注的找景, 偶尔和勉亭, 雪淇讲话, 雪淇则享受着夜风吹拂, 偶尔聊聊勉亭则看看风景,吹吹风,  看看人群天色暗下来了, 许多景物都看不清楚了, 阿敏才放下像机, 回过头来" 看样子你挺喜欢摄影嘛!" 勉亭说" 还好啦!" 她笑笑, 顺了 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沉默了一会, 阿敏觉得不找些话题有点尴尬, 这时雪淇走了过来" 我觉得有点冷, 我要进去了!" 雪淇说" 我待会吧! 我喜欢吹风!"  阿敏说" 我也喜欢吹风! 进去空气不流通!" 勉亭也在旁边说, 因为雪淇正要转头问他於是现在只剩她们两个了。

" 看你找景的样子 很有架势  学过吗?" 勉亭问" 自己看书研究的  没参加过社团" 她笑笑" 嗯…"" 其实也是想跑摄影社……只是参加了管弦乐社就没多余的时间…"" 你挺多才的嘛!" 他笑笑" 还好啦! 只是兴趣广泛罢了 !"" 喔……"" 大体而言, 文艺方面都有兴趣! "" 有意思! "沉默了一会儿" 那麽你们这次来巴黎,  应该会到些博物馆去逛逛吧!?"" 嗯! 明天吧!" 讲到艺术, 她眼睛就亮了聊着,  聊着,  船靠岸了大家下了船,  一起逛香榭大道,  累了就在露天咖啡座坐下。

" 等会去哪?!" 雪淇问

" 红磨坊要开演了吧?!" 阿敏又来了

" 你怎麽老想那些?!" 茉霞也像往长一样, 爱跟阿敏抬杠" 这边有男士在嘛!" 阿敏一付 " 为民喉舌" 的样子" 我可没说耶!!! " 勉亭抗议" 就是嘛!!!" 茉霞很得意的样子" 不过是有这麽想啦!" 勉亭又补充一句这时旁边有一对情侣在拥吻" 好嫉妒!  我都没有这种经验!  "  阿敏一付 "  独守空闺 "  的样子" 咦? 你没恋爱过吗?!" 勉亭开玩笑得问" 唉!" 阿敏点了点头 " 每次都是我暗恋人家, 可是对方还不知道就失恋了!"" 怎麽会?! 像你这麽活泼的女孩子……"  他的表情很讶异" 玩的时候男生喜欢找活泼的女孩,  可是恋爱的时候男生喜欢找什麽长发飘逸,闲静美好, 温柔端庄的!" 阿敏用力得搅伴咖啡" 嗯……" 他想起了前妻  当初就是这样才追她的……"本来就是那样嘛!" 茉霞突然冒出来: " 叫你留长发, 再减个3 公斤, 你就不要!"" 你已经很符合了!  还不是没有男朋友!" 阿敏反驳" 哼! 可是我没你那麽饥渴嘛!" 茉霞不屑得说" 你不是也很想!"内向的丽芳看到两个女人在男士面前讲这些, 只有低着头, 红着脸喝咖啡雪淇一直守着母亲的教养: 男人讨厌话多的女人!  因此很少开口, 只是低头偷笑虽然她平常话很多而勉亭哈哈大笑了起来  自从离婚後很久没这麽开心, 因为所面对的大多是同事,而同事们很少能有那麽真心的谈笑 ……总之,  他现在才开始有一种真正在渡假的悠闲的感觉……夜巴黎打着灿烂的黄色灯光, 铁塔, 凯旋门, 夜风,咖啡座……激起多少男女的热情。

第十四章

前一天晚上女孩们选了一间便宜的旅馆, 勉亭则在朋友家叙旧  她们约好今早一起去逛各大博物馆" 我不是个罗丹迷, 不过我挺喜欢" 吻" 的!"  阿敏站在这个雕像前说" 又来了!!" 茉霞又来了" 思春期!"" 嗯! 这种感觉的确不错!" 勉亭也说"  哈! 哈!" 阿敏笑笑, 看了他一下勉亭今天穿了件花衬衫, 料挺服贴的, 下半身是件有点贴身的西装裤。 一走起路来就可以看到肌肉的曲线。 若花点心思看跟想就知道他的体形大概是什麽样子阿敏觉得他体型挺好看的, 不输她看过的一些雕像, 就会找机会看一看。 不过又觉得不该这样, 内心在争扎{ 不要胡思乱想了!}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下午去罗浮宫, 看到一个阴阳人得雕像, 同时有乳房, 腰身, 和男性生殖器" 这叫  ' 雌雄同体' ! 等人类' 进化' 到这样就没有男女不平等的事啦!" 阿敏说" 哈! 有意思!!" 勉亭笑着说吃过晚饭, 女孩们回旅社去梳洗, 休息了  可是……阿敏洗完澡, 躺在床上……{ 如果一个人睡一间房, 想就可以自慰了! 可是……}

现在又有那种欲望了! 真受不了! 好吧! 也许出去逛逛, 吹吹夜风会好一点…" 我睡不着, 想出去走走!" 阿敏还是起来了" 走了一天, 还不累呀!" 茉霞边打呵欠边说" 钥匙带着吧! 我们要睡了!" 丽芳说她一踏出旅馆大门,  便看到勉亭提了包包进来" 怎麽? 被朋友赶出来啦?!" 她开玩笑得说" 我不能老住他家吧!? 其实也不是很熟的朋友……对了! 你怎麽一个人? 另3个呢?"" 睡了! 我睡不着, 出来散散步"" 等一下! 我陪你好了!" 於是他向柜台订了房间, 托boy拿行李上去, 就和她出去了" 去露天咖啡座吧?!" 勉亭提议" 嗯!"他们各点了杯香槟,  聊了起来" 一群人住是比较便宜, 不过没隐私性" 她有点感慨"其实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房间, 心里更难受!" 他很感慨" 若一堆人在一起, 不能沟通, 也是孤单!" 她低声说沉默了一会儿, 各想各的事" 跟什麽人在一起都比孤单一个人面对空虚好……"  他喃喃道" 孤寂真能杀人, 是不?!" 她喝了口香槟, 说不知从那传来一种音乐声, 让人觉的昏沉沉的一个想法闪过他的脑中  他望着她说" 你想……?!"" 嗯?!…" 她抬头望着他" 我……"他起身, 走到她身旁, 她也起身, 四目相对然後他们拥吻了起来她觉得有点昏沉沉的然後他一手抱着她的肩, 走了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香榭大道上。

第十五章

" 这个房间气氛真不错!" 她看了看四周

昏黄的灯光, 装璜, 窗帘, 隔局, ……

" 而且床也挺舒服的!" 她又接着

他笑了笑

现在她俩坐在床上

" 更令人舒服的, 是不必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床!" 他在她耳边说她笑了笑" 你笑起来真好看! 我喜欢看你笑的样子!" 他把她扎进长裤的polo衫拉出来, 把手伸进去, 在她胳肢窝下搔" 好痒!" 她笑了起来, 靠在他身上他把手移到到她背後轻轻得抚摸  她也如法炮制, 把手伸进他衬衫里搔" 哈! 哈! 我也怕痒!" 他也笑了起来" 听说怕痒的部份是性感带的延伸" 她得意得说" 那个我知道!" 他更得意得说, 还趁机松开了她的胸衣他突然退了一点, 然後抓着她的polo衫往上一拉, 连着胸衣一起脱了" 你动做还真快!" 她有点撒娇得说他对她扮了个鬼脸" 可恶!" 她把手缩回来要松他扣子" 小姐! 这个还是我来好了!" 他很熟练得, 一下子就松开了她整个脸都红了 "  你……"" 哈!哈!" 他一把将她抱入怀中, 然後手往下滑……她将他上衣退下, 然後靠在她怀里  " 我从以前就希望能靠在别人怀里睡, 可以听见他的心跳, 可以抱着他……"他低头看着她, 可以闻到她的发香" 是呀! 一个人睡觉的感觉好难受!" 他吻着她的头发, 然後一直向下滑, 直到她的私处她这才发现他把她的裤子也松开了" 这个……" 她吓了一跳, 不知该说啥" 什麽事?" 他起身望着她" 嘻!" 她突然想到了什麽鬼点子似的, 翻身推他躺到床上, 然後一直从他鼻尖吻下来,也把他的裤子解开了, 吻到他私处" 我快受不了你了!" 他低声叫了出来她起身对他扮鬼脸" 呵! 呵!" 这次换他推她到床上, 吻着她的胸部她抱着他的肩膀, 享受着他舌间在他乳头上打转的感觉他的舌尖又滑向她的私处, 挑逗她的阴蒂" 嗯……你……" 她兴奋了起来" 嗯?!" 他将舌尖上滑, 吻着她欲言的唇接下来, 她抱着他, 感觉着他的呼吸, 他的心跳他也是她渐渐觉得下体开始麻痹, 然後延伸到全身, 乃至於意识……她觉得就像是坐云霄飞车, 在一阵阵的兴奋之後被抛出轨道, 脱离了地球引力的束缚,向无边的太空飞去。

【完】
TOP Posted:2017-03-12 12:30 | 回樓主
xiao11lwc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精華: 0
發帖: 76
威望: 8 點
金錢: 76 USD
貢獻值: 0 點
註冊時間:2017-03-06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7-03-12 13:32 | 回1樓
housecall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精華: 0
發帖: 366
威望: 37 點
金錢: 366 USD
貢獻值: 0 點
註冊時間:2015-02-27


不错的好文,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7-03-12 13:51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