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淫妻燕的调教日记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淫妻燕的调教日记
小花猫喵喵喵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精華: 0
發帖: 512
威望: 68 點
金錢: 674 USD
貢獻值: 2 點
註冊時間:2015-10-24


淫妻燕的调教日记



活动内容很简单,就是轮奸。本来我也最喜欢这个嘛。
  我和Lisa,2 VS 10,我们31日晚上到的,和Lisa开车去的。她的一大箱工具坐飞机高铁过安检真不方便。中午吃了饭给儿子喂好奶就出来了。儿子倒是一直分工明确,在老公那里玩,在我这里吃饭😁。貌似对老公比我亲,嫉妒恨。
我要单独写一段投诉一下Lisa的车,A45倒是小巧可爱,可开起来颠的不得了,搞得我一路晕乎乎的,我都怀疑是不是她买了假奔驰车,还是被人拖了大半年才提的车。怀疑她的智商都跑到咪咪里去了。
  晚上我自己就在Pullman里吃的饭,开车坐车都真挺累的,想早早睡觉,下次再也不做Lisa的车了。Lisa和他们出去吃的,我不想提前见面,提前知道是谁了我会很不好意思的。
  1号早早就被涨奶涨醒了,才六点多,是给儿子喂奶的时间了,只能可怜他在家喝奶粉了,不过貌似他更喜欢奶粉,每次喝奶粉都手舞足蹈的。
  吃了早点回房间洗白白,头发再整理一下,护肤也要用一点。虽然肯定会被弄的乱糟糟,还是要打扮一下自己吧。房间叫服务员过来收拾一下,干净整洁的环境也让我更喜欢,也算是对恩客的尊重吧。按下请勿打扰,把Lisa带来的工具在床上摆好,把我最喜欢的东西摆在比较顺手的位置。准备好了也就8点多了,计划8:30开始的。
  还是老规矩,他们手里也有房卡可以直接进房间。我发了一条信息,准备好了。戴上头罩,跪趴在床上,他们愿意一拥而上还是依次而来就看他们怎么商量了。不过我最喜欢依次轮流的方式,万年不变的爱好。
  没有几分钟就听见房门打开,心里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儿。来的是谁?他有什么嗜好?他想怎么开始?摇摇头甩掉这些想法,一会儿就知道了,也不用费心去想了。习惯性的说:“淫妻精液容器孟燕请恩客享用,请恩客随意使用,赐给我精液。”
  这些话说了很多年了,可是每次任务开始第一次说出口的时候都是会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声音也有一点点发颤。来的人似乎很满意的嗯了一声,听着有点熟悉又很陌生。悉悉索索声音好像在脱衣服,心里又是一阵紧张,可是立刻又觉得自己很好笑,我有什么紧张的?不是说好了把自己完全交给他们吗?这么多年为什么每次都是要让高潮来击碎我的羞耻心,让我彻底明白我自己的本来面貌。为什么我不能坦然接受自己就是精液容器的事实,非要用精致的生活,勤奋的工作来掩盖这一切呢。可是我的身体似乎每次都有另一个人在控制,明明想说不,张开嘴却说的是好,我愿意;明明不想这样,可是身体却扭动着讨好我的恩客;明明讨厌这些,可是妹汁如泉涌一般。这些在我脑中一晃而过,我知道很快我的思考能力就会变成零,就像电脑死机一样,因为我已经感觉到一个火热的东西顶在了下面。
  身体很自然的有了反应,上下扭动了一下,让湿滑的妹汁能涂满那个东西的尖端,更容易的进入我的身体。然后停顿几秒钟,看恩客希望我自己吞吃它还是想一杆到底。一双大手轻轻扶住我的臀胯,看样子是想我主动,果然男人都是想看女人骚骚的样子,心里想着,嘴角微微上翘,我这个样子一定很媚吧,他看见了肯定忍不住等着我主动吧,可惜带着头罩,不然很多人会不会秒射?一边想着,身体没有任何迟疑,扭动着寻找着合适的角度慢慢地吞下一点点再吐出来。恩客也似乎在调整角度。突然一下子紧紧搂住我的臀胯,长驱直入尽根到底了。紧紧的顶着我身体最深处,抵在花心上,我好像被顶到了心口,心都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了。我嘴大大的张开,却一声也发不出,只能感受着身体被充满,被贯穿,被征服。突然又抽出我的身体,放佛把我的灵魂都抽走了。就这简单的一下让我大口的喘着气就像在岸上的鱼,大脑接近空白。还没等我缓过来,恩客就像打桩机一样,一下一下的狠狠的敲击着我的心脏,下身从尾骨处沿着脊髓一阵阵酥麻的电流通向全身,小腹传出的热流融化着我的身体。一切都是身体的自然反应,我已经对我的肉体失去了控制,我感觉我的灵魂飘浮在空中,看着肉体在本能的反应。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扭动着身体似乎在逃离,又似乎在配合。
  热流在我身体里四处乱撞,下面的出口被顶的死死的,每一次热流被抽出去却又被硬生生顶回来,和后面涌出的热流撞击在一起,在我的身体里激荡着越聚越多。这股热流就像一只烟花在我脑中炸开,感觉绚烂的烟火在我的眼前,五颜六色,说不出的美丽。时间已经停止,我就停留在了高潮的顶点。眼前真的是五颜六色的烟花。
  眼前绚丽的烟花慢慢退去,重新归于黑暗。早晨起来涨奶的感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胸前痒痒的难受,生不如死的痒。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双手早已经被拉到了身后,被一只大手钳住,另一只手在不断的拍打我的臀肉。下面被有力撞击着,咪咪无规则的晃动着,感觉很舒服因为不那么痒了。慢慢的身体的感觉回到了我的大脑,我能感觉火热似铁的家伙在撞击着我最深处的那扇门,我好像在呻吟,喊叫着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叫的是什么,我只能感觉我的身体还是不能控制她。我终于知道那扇门的背后一定是我关在内心的那只小恶魔,另一个我。我更知道那扇门很快就会打开,打开这扇门的钥匙就掌握在恩客的手中。我马上就快变成大家最熟悉的那个淫妻精液容器了。
  恩客还是那么坚硬有力,撞击的速度在慢慢的提高,一下下快速的撞击着我的花蕊,撞击着我的心,撞击着我身体里的那扇门。我感觉我很快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了。热流在融化我的身体,也在融化我的意识。
  “求求你,抓我的咪咪。”我再也忍不住抓心的骚痒,顾不得任何事情,只想一双大手能揉捏我的一对咪咪,用力的揉捏,甚至捏爆它。
  “用力,求你,使劲儿抓,我要痒死了,我的咪咪要爆炸了。”
  我的双手被放开,低头看见一双大手握住我的咪咪,在他手里变换着形状。乳头已经滴出乳汁,四处飞溅。
  “求你,使劲,使劲干我。”我忍不住说出了我最想要的东西。
  “射我,射给我吧。求你了!”
  “你是什么东西!”
  “我是骚货,小母狗。”
  “嗯哼,你配做骚货吗!”恩客似乎不满意我的回答。
  “我是精厕,我是男人的精液容器。求你射给我。射在我里面,射进我的子宫里。”
  我的嘴里发出无意义的呻吟声,含混不清的重复着“求你,使劲干我,射给我,射我最里面,射我子宫里。”
  眼前短暂的黑暗后又再次绚丽起来。这次就像整个太阳在我眼前,闭上眼睛也无济于事。我全身都在抽搐,颤抖。下身的洞口感受着燃烧的铁棒,一股热流激荡,注入在我的身体里。肉体本能的射出淫液去扑灭这根火热的铁棒,淫液遇到炙热的铁棒变得滚烫,反扑回来在我的肉穴里肆意的激荡着,让我大声的哭叫着“射死我了,射死了。”
慢慢的一切归于平静,肉穴仍然在努力的吮吸着依然火热的铁棒,精液被慢慢的引流到了身体的最深处,成为我身体的营养。我依然跪趴在那里,让精液丝毫没有机会外溢,一个合格的精液容器是不能允许有丝毫浪费的。我努力弯下腰,让肉穴依然向上,头尽量上扬,准备去清理恩客的铁棒。恩客拍了拍我左边的臀肉,我明白是让我向左,我偏过头,铁棒就在我的嘴边。
  “精液容器谢谢恩客赏赐。”多年的习惯让我立刻说出这句话。
  “恩客的精液真好吃,我最喜欢恩客精液的味道了。”我没有特意奉承我的恩客,的确我喜欢他的味道。我努力的吮吸着铁棒的头部,想把里面存留的一点点精液也要吸出来。舌头舔舐着整个棒身,嘴唇也尽量裹住,把所有的液体都吃到嘴里。
  “口红呢。”恩客发问。这个声音既熟悉又陌生,高潮的余辉还在我的脑子里激荡没有退去,我没有能力去思考他是谁。我还没有回答,他已经在我锁骨下面画了一横。
  我明白,我必须在回家之前集齐四个正字,否则会在我身上留下一处吻痕。
  我知道,精液容器的任务才刚刚开始。恩客已经用他的铁棒和精液打开了我深处的那扇门。直到任务的二十次内射精液被我身体完全吸收之前,我不是Nancy,我是淫妻精液容器燕。
TOP Posted:2017-03-12 00:15 | 回樓主
零叁贰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精華: 0
發帖: 110
威望: 12 點
金錢: 100 USD
貢獻值: 0 點
註冊時間:2016-11-17


1024
TOP Posted:2017-03-12 00:51 | 回1樓
划克


級別: 俠客 ( 9 )
精華: 0
發帖: 1418
威望: 155 點
金錢: 28 USD
貢獻值: 600 點
註冊時間:2013-10-24


支持楼主分享
TOP Posted:2017-03-12 00:52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