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后爸  长篇待续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后爸  长篇待续
梁先生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精華: 0
發帖: 353
威望: 48 點
金錢: 12 USD
貢獻值: 0 點
註冊時間:2016-12-12


后爸  长篇待续



 我后爸其实就是我初中同学,我们原来不在一起上学。我妈原来是在县一中教书的,我也在县一中上学。我念初一是在县一中念的。但是初二的时候,我妈得罪了领导,让领导趁支教的机会,给弄到乡中教书了。

  我爸那时候在铁路上,长年不回家。我妈怕我没人管学坏了,其实那个时候我也就算是有点学坏了吧,跟比我大的孩子们玩,学着抽烟、喝酒、看录像。我妈就没跟我打招呼,直接连我一起弄到乡中去了。

  我妈不求我考学校,就求我别学坏就行,另外意思是让我也吃吃苦头、懂懂事。我估计大家小时候应该也有从城里家长故意给转过去的吧,不听话的。就为让孩子吃吃苦,我就是这性质。

  完了之后我就在乡中念初二。我们这个地方全是山,稍微有些平地,就都是县城啊、镇子什么的。其他村子,包括乡都在山里。像我们乡中所在的那个村子,说是乡政府所在地,就那个时候还没通公路。离最近的镇子有二三十里。然后乡里剩下的村子,基本都在山沟里,交通基本靠走那种,相隔也是几十里,非常封闭,村里人基本都不怎么出山。

  再说说我们那个学校,围墙是破砖垒的,墙头上是葛针和碎玻璃。大门是那种掉了漆的铁栏杆门,门上边还带尖那种,教室和宿舍都是四处漏风。玻璃打了还没钱装,先拿报纸和木板凑合。给我妈安排的是最好的一间屋,单间宿舍。我跟别的男生一起住大通铺,二十个人一间,南北两面炕,一边十个人,妈的冬天夜里睡觉经常被冻醒,鼻尖冰凉。

  现在说说我这同学。他比我们都大。比我们大两岁,一是上学晚,二是学习不好留级。他们家穷得真他妈是家徒四壁,他妈早就不想让他念书了。他爸身体不好,他妈也一般,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养出这么大个儿子的。

  那时我十五,他十七,已经一米八多了,身材相当匀称,一身犍子肉,就是长得黑了点,除了脸目像他爸妈,别的一点都不像。你们上学时也肯定见过那种人,学习很差,怎么努力都不行。不是不想学,就是努力不顶用。但是干别的特别心灵手巧。我这同学就属于这种人。而且他对我特别有兴趣,这个词可能用得不恰当吧。

  反正你们也知道,转到新环境要么受欺负,要么受孤立,我属于后面那一种的。但是他是第一个主动和我交朋友的,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当时他是真的想和我交朋友,还是一开始就看上我妈了。

  然后这人吧,虽然个大、机灵,但是还稍微带点那种天真吧。老让我说城里的事。我那时也坏,就给他吹牛,吹得他都有点崇拜我。吹我们打架我一个打好几个,吹城里的好吃的。

  刚才说了他们家穷得不行,他爸是个废物,他妈毕竟是个女人,所以这货从小就什么事都让他干,他几乎什么都能干。他妈老早就不想让他念书,想让他回家给干活,是校长硬给拦下来的。那时不是考核义务教育指标吗,流失率也是考核的一项。他妈的工作是校长亲自给做的。什么费都免了,这才勉强让他留下来。

  所以我跟你说过,这个事复杂得很,好多因素缺一点,都成不了这个事。

  之后我们不是混熟了吗,我也忘了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应该是从我们一来就开始了,他和我混熟了以后,有时候一起和我到我妈宿舍,我前头说了那宿舍虽然稍好点,但是也是破房。别的不说,窗户还是那种木框窗户,早朽了,刷绿漆那种,过去北方乡村学校常见的木框窗户,一分四半那种,门也不行了。他就找了木条和锤子钉子,给我妈把窗户修好了,其实就是加固了一下,然后门上的缝也让他补好了。

  后来又有一次坐在屋里的椅子上,椅子有点晃,他隔天给我妈把屋里的椅子,连带教室里的椅子和讲桌都修了修,我觉得可能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喜欢上我妈了。

  现在说说我妈吧。我妈不是那种第一眼美女,但五官端正,皮肤又白,面相比较耐看。我妈好像说过,她在师范上学时,还选修过篮球专业,农村出身,身体好,爱运动。所以她身材一直比较匀称,婚后虽然丰腴起来,但因为个子高挑,并不显得臃肿,简单点说,就是胸是胸,屁股是屁股,胸大屁股大。一米六八,一百三十斤左右,这是那个时候的数字,特别是胸大。

  过去我妈夏天从来不穿紧身衣服,怕胸显出来觉得丑,也就是这几年,穿衣风格才渐渐变开放。之前她也很少戴乳罩,因为一戴乳罩,不是勒得胸更大了吗,只穿白背心。

  后来吧,我在老房子的抽屉底里翻到她的一个旧胸罩,这是我们现在大了,不拿这个当回事了,我拿着这个胸罩一看,我妈把胸罩里的铁条给拆了。我就说:

  「你拆它干什么?」我妈跟我说:「勒得那么高,出去能见人啊?」我嘻笑着说:「妈那你现在怎么不介意了?我看你现在穿得衣服都挺显身材的嘛!」说着,我不由得瞟了一眼我妈胸前那硕大的双乳。我妈脸上飞红,斜眼瞪了我一下说:「去去去!你个毛孩子翅膀硬了是不?你妈穿啥还要你管啊!操这份儿闲心!这走在大马路上,人谁有功夫看你穿啥啊?」你想这都什么时候了,我妈脸上都还有点挂不住,可想而知我妈曾经是多保守的人。但是可能也许老牛,我那个同学姓牛,大家给他的外号就是老牛,老牛可能就是喜欢这种的。有时候我想,是不是和他从小接触的女人少有关。

  刚才不是说他给修门窗椅子什么的,然后就到十一月份了,山里冷,当月就生炉子了。小时候生过洋炉子吧,我妈宿舍就是生的洋炉子。整个安炉子包括炉身、炉筒子都是老牛给干的,我妈和我连手都没上。完了之后老牛一星期给打一次炉筒子。

  老牛这人有个好处。头脑灵,嘴笨,不胡说。如果他一边干活一边油腔滑调的话,我妈可能也早就看出他用心不良了。他就真是实干。后来我妈干脆把我和他调成同桌,因为老牛上课听讲特别认真,我妈也不怕我和他上课说小话什么的,反而是想让老牛带带我。

  结果这一调坐位可不要紧,别人没感觉,我可发现老牛了,他上课根本不是注意听讲,说根本不是也许有点过,但是他一半的注意力是盯着我妈看,不是盯着我妈手里的粉笔看。一看就是小半天,眼神傻不愣腾的。最关键的是,有时候他自己在写小纸条,不是记笔记,自己瞎划拉。我问他写什么,他又不给我看。

  我以为他是暗恋我们班班长呢,我们班班长是女的,长得也还可以。后来我趁他不在,偷偷翻他课桌,里面妈的一团纸条,翻开一看写的全是我妈的名字。

  有几张写的是秀娟我爱你,我妈叫刘秀娟。剩下写的是娟我爱你,或者是一连好几个娟字什么的。

  我当时就傻了,其实我有预感,只是没想到他疯狂到这个程度。然后我就自己想我该怎么办。很奇怪,我有一点生气,虽然心跳得厉害,脸上也有点发烫了,但是非常冷静地在考虑这件事。兴奋,紧张,什么感觉都有,但是没有一点慌乱,到现在我都觉得我考虑这个事的时候出奇的冷静。

  当然现在看来这种冷静不过是小孩子家的笑话,和真正的冷静有区别,根本没有想清前因后果,完全凭着自己孩子气的考虑,对这个事的后果认识不足,只是情绪上没那种气愤罢了。

  我其实已经心里有主意了,但是确定下来还是用了几天时间。我觉得我应该帮他。应该帮他的原因,说了别笑我。我才15岁那个时候,我想的是老牛跟我好,如果老牛又跟我妈好了,那么我妈看在老牛的面子上,就不会对我要求得那么严了。我要是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老牛也可以向我妈给我说话,我以后的日子会好过一些。

  真的,我那个时候真的就考虑得这么天真,这么幼稚。这种想法真是只有十来岁的半大小子才会有的天真想法,但是这就是我考虑了好几天的结论。后来我又想了好几天该怎么帮他,后来决定用个冒险的办法。

  山里冬天冷,男生宿舍那么大两面炕,也就两个小炉子,煤也舍不得多给。

  我老早就搬到我妈宿舍跟我妈一起住了。所以我就决定跟我妈说一声,让我妈同意老牛也搬过来。只要我妈同意,成与不成就看老牛自己的本事了。

  我妈也知道男生宿舍确实冷,而且老牛关系和我好,她也对老牛有好感,不是那种好感,单纯是欣赏那种,所以就同意了。我跟老牛睡一边床,是老牛帮忙用砖和木板搭的,然后中间拉条帘子,我妈睡帘子另外那一边。屋子不大,所以中间真正的间隔也就一米多。

  老牛搬过来的时候是12月份,几号我忘了。搬过来的时候他给我妈打洗脚水,还要给我妈倒洗脚水,让我妈拦住了,弄得我妈也不好意思,我能明显感觉到老牛的兴奋。虽然我看他挺兴奋,但是过来以后有三四天,他除了给我妈打洗脚水什么的以外——当然打洗脚水也只打了一天,我妈不让他打——剩下的也没什么实质性举动。

  后来就在那周的周日晚上,老牛从家里回来带了点白薯,我们在炉灰里烤白薯。烤完白薯之后,我们就洗洗睡觉。

  睡到半夜,我现在都不知道是几点,可能有一两点的时候,醒来之后,我就听见屋里有动静。有喘息的声音,小声说话的声音,还有床板响的声音。再一摸身边,老牛已经没在了,被窝还稍微带点温度。

  我知道他肯定成了,因为我妈没喊。其实现在想想也后怕,万一我妈心里不愿意,老牛上去的时候她叫起来可就麻烦了。

  然后我就爬过去,把帘子掀开一个角,直接就看见我妈被窝里,两个人一上一下地在动。再过了一会儿就看清楚:老牛压在我妈身上。两个人的上半身都露在外面,下半身盖在被子里。

  两个人的上半身都是光光的,我睡的时候,老牛穿着背心,我妈穿着秋衣,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都什么时候让老牛给扒光了。

  老牛抓着我妈的胳膊,想把我妈胳膊按在枕头边上。我妈是死活用劲反抗他,因为我妈上半身已经光了,所以挣扎的时候能看见丰硕饱满的大奶在胸前剧烈地晃,两个乳头一抖一抖的。两个人都在喘着气,而且下面的被子里动得也很厉害,估计是我妈在踢腿。

  这个时候,我就听见老牛小声跟我妈说:「娟,你听话!你别动!」我妈声音是又气又急,但是声音也尽量压得很低,说:「你下去!快下去!」俩人就这么较劲。

  老牛又说:「你别出声!别出声!挺挺的!」

  我妈说:「你别闹了!快下去!」

  你想毕竟我妈是女人,老牛那是从小干惯了活的,最后让老牛把我妈的手硬是按到枕头边上。

  我妈真急了,开始踢他,说:「你别弄了!再弄我真喊了啊!」结果我妈刚说完,老牛哼了一声,喘了口气,下身一挺,然后我妈带着颤音「啊」了一声,就不动了,腿也不踢了,被窝里一下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老牛开始动了。刚一动我妈就又啊一声,老牛赶紧堵住我妈嘴,说:「你别出声!」我妈挣扎开他的手说:「不行,我要叫了!你的太大,我受不了了!」老牛就从旁边拿起一个东西来,估计是我妈的裤衩还是背心什么的,没看清,给我妈堵上了。然后一边动,一边说:「娟,你别出声,我一会儿就弄好了!」过了一会儿,他松开我妈的手,我妈也不推他了,他刚才不是把我妈的手按在枕头边上吗,虽然他松开了我妈,但我妈的手仍然保持在那个姿势,也不动了。

  他压在我妈身上喘着动着,手开始揉我妈的大奶,跟揉馒头一样。我妈那两个山峰似的大奶,在他手里变幻出各种形状。他一边猛揉,一边说:「娟,你真好!娟,我快爱死你了!我真高兴,真舒服!娟,我想你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真快活!」我妈嘴里塞着东西,两只手摊在头边,她自己也不去取嘴里的东西,只是唔唔地哼哼。他一边操,一边还吃我妈的奶头。两个奶头轮流吃,舔得我妈的奶头好像都竖起来了,估计是生理反应,止不住。

  我妈在下面哼哼唔唔的,老牛根本不管,一个劲地胡言乱语,啪啪啪猛干,还真像蛮牛大力犁地一样。后来我妈渐渐开始啊啊地呻吟,声音不大,但和开始时痛苦的音调不同,颤颤悠悠地,透着一股说不清的软糯。

  过了可能有十分钟吧,老牛突然仰脖低吼一声,上身半挺,屁股紧紧抵着我妈的下身,一阵颤抖,两手重重抓住我妈的大奶,抓得我妈虽然堵着嘴,也猛地唔了一声,双手一下伸向老牛的肩,紧紧抱住了他。接着老牛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瘫在我妈身上了,四肢摊开压着她,嘴里一个劲地喘气。

  又过了一会儿,老牛才从我妈身上翻下来,把我妈嘴里的东西取出来,然后想把我妈搂到他怀里。我妈把他推开了,躺在那里大口大口喘气。他还凑上去跟我妈说话,说:「娟,你疼不疼?」这里一句,老牛的鸡巴我见过,一起尿尿的时候,他鸡巴又黑又粗,硬起来我没见过,但是软的时候目测可能有十五六厘米,估计我妈确实让他给干疼了,而且加上我妈对这个事,其实没有一点精神准备,还是有点慌乱。

  他非恬着脸往上凑,搞得我妈这次估计是真的烦了,又把他推到一边,翻了个身,正好脸冲我这边,屁股对着老牛,吓得我手一哆嗦赶紧放下帘子。当时比较慌乱,只记得最后我妈侧躺的身影,屁股丰硕,曲线特别突出。

  我也不知道我妈看见没有,然后听见我妈开始哭了。小声地那种抽泣,然后还有老牛的说话声音。

  我心想,怎么感觉跟电视里演的坏人强奸良家妇女一样啊,老牛干我妈的时候,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平时说不出来的甜言蜜语,床上说得一套一套的。

  那个时候帘子放下了,已经听不太清了。然后我躺在自己这边,我就听见我妈小声哭和老牛小声说话了。完了之后很丢人,我在被窝里摸了我自己的鸡鸡几下,直接射被子里了,再往后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现在我回想起来,这晚老牛第一次干我妈,就直接射进去了,也不知道后来我妈是怎么处理的,也可能正好是她的安全期。那晚上我后来支撑不住,睡得早,不知道之后老牛有没有梅开二度什么的,不过现在回想老牛那体格,当晚只打一炮,肯定不能消停。

  因为睡得太沉,我根本不知道后来发生什么。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俩人都没在了。一看表这都七点多了,早过了晨读的时间了,谁都没叫我。我赶紧自己起床、洗脸、穿衣服,赶去上晨读。

  进了教室,我妈看了我一眼,神态自若,啥也没说。然后呢,我走到我坐位旁边坐上,老牛连看也没看我一眼,直直地盯着书在那里看。

  那一天,我感觉我妈就跟没事人一样,该讲课就讲课,该巡视就巡视,一点异常都木有。我的心思不在书本上,眼睛总是不由自主地往我妈身上飘,想象衣物下面光裸的身子是什么样的,还有这光身子在老牛的蛮干下的颤动……偶尔无意中跟我妈两眼对视,我妈的眼神平静无波,没有一丝异样。恍惚间,我甚至怀疑自己昨晚做了一个不真切的怪梦。可是再看老牛,这家伙明显心神不定,手里拿着书发呆,半天都不翻页。

  到了晚上,我回宿舍一看,发现老牛早搬走了。我以为是我妈把老牛赶走了,也没敢问我妈。不过后来,过了几年以后,我问起来,老牛说那是他自己搬走了,其实他也心虚。第二天我妈早上一直没理他,他心里怕得不行,所以当天下午就搬走了。

  当然这是后话了。

  我心里其实也怕,怕我妈怪罪到我头上。那几天老牛一直有点精神恍惚。我有点想收手了,又不甘心就这么失败了,于是就装得什么也不知道。

  过了几天,我跟我妈说:「你看让老牛再回来住行不?」我也没提他搬走这茬,我就说这么冷的天他这人要面子。

  我妈板着脸说:「我不管你,爱让他回来就回来,你自己看着办。」我感觉我妈其实可能是有点默认了,就又去找老牛,没想到老牛死活不愿意回来,后来我急了,跟他说:「我妈说了,她不管你爱回来就回来!」然后他可能明白了什么,就不跟我争了,跟着我又搬回来了。

  其实,我心里那个时候也有点没底,怕这次再出点啥事,我妈真恼了怎么办。

  前三天晚上我都没睡踏实,也没发现有啥事。后来第四天晚上我醒来,他又没在了。但是这次没有床响、喘气什么的,只能听见人在小声说话,而且也听不清在说什么。

  这中间发生的事,我也是过了几年问老牛才知道的。我掀开帘子角偷看的时候,他们就在一个被窝里,但是盖得很严实,也没有动。

  老牛说他其实心里也怕死了,但是又憋不住。实在是想我妈想得厉害,所以过了几天就爬到我妈那边去了。

  开始我妈也赶他让他回去睡觉,回我这边,但是他赖着不走,死活非要跟我妈说话,我妈让他磨得没地没法,只好应付他几句,估计想的是让他赶紧说完、赶紧走,但是一说上话就停不了了,说着说着,俩人就抱一起睡着了。

  完了之后,第二天晚上,他又爬过去了,爬过去跟我妈说话。这时候,我妈已经镇定多了,他也开始学得能说多了。除了在我妈床上,平时我都没听过他说这么多话,虽然听不清说什么吧。

  后来我问他这一晚他们做了吗,他说就是随便瞎说,说说家里,说说农村的事,说说别的。因为我妈小时候也在农村呆过,也能说起来,他们俩一共说了三个晚上的话,到第四天晚上才又做了一次。

  这次我醒来的时候,他们正在说话。我懒得听他们说话,正准备继续睡觉,忽然听见我妈的床嘎吱响了一下,接着老牛的呼吸急促起来。

  我心里噔地一跳,感觉有戏,但是还没敢看,然后就听见床板响和被子抖动的声音,老牛又开始叫我妈小名了。我想看看我妈什么反应,就悄悄撩开帘子角,闭上一只眼,用单眼看过去。

  我看见老牛又趴在我妈上面了,像上次一样抓着我妈的手腕往两边按,嘴一个劲地往我妈脸上凑,想亲我妈,我妈一边来回扭头躲着他,一边挣扎着,小声用不耐烦的语气说:「你又来了,烦不烦!别闹了!」老牛喘着气,说:「娟,你别动,挺挺的,让我亲亲!」他脑袋跟着我妈的脸来回扭,好不容易终于逮到了我妈的嘴,立刻贴上去亲得滋滋响,我妈从鼻子里嗯嗯地哼着,脸也不躲了,胳膊也不反抗了。

  老牛亲了一会儿,亲够了,把我妈的嘴放开。我妈喘着气说:「你想憋死我呀!让你亲了,行了吧?快下去!」话语虽然不耐烦,但语调跟往常不大一样,带点撒娇的味道,好像女人被男人爱慕宠溺时那种娇嗔。

  老牛不吱声,人还趴在我妈身上。他把手伸进被窝里,这下我妈急了,也把手伸进去挡他,两个人在被窝里较了一会儿劲。老牛突然身子一动,吐出一口气,我妈嘴里闷闷地唔了一声,两个人又一起不动了。

  前面说了,那时我妈不爱穿胸罩,平时里面就一个白背心。这次老牛还没来及脱我妈衣服,就插进去了,我妈上半身的衣服还在。但是老牛用一只手,三两下就把我妈的上衣,连同秋衣、背心一起,卷到了我妈的腋下,露出了我妈两个山峰似的大奶。

  他做这个的时候,我妈一点也没拦他,躺在那里动也不动。只是当他用两手捏住我妈的奶,下半身开始挺动的时候,我妈才把手从被窝里抽出来,象征性地推了推老牛放在她乳房上的手,没推动,也就不推了。

  他动了几下之后,我妈可能有点受不了了,大概是因为老牛尺寸太大,她还没适应,就自己用手捂住嘴,把脸偏到里边正冲墙那边,随着老牛的动作,伴随着老牛一次接一次的冲击,不断地唔唔哼哼。

  有好几次,我都感觉我妈想要大声叫出来又不敢叫,拼命压抑的那种声音。

  老牛一边动,一边低下头亲我妈的脸,我妈也不躲他了,嘴唇微微张开,老牛的头拱来拱去,嘴巴吸住她的唇舌,啧啧作响。

  这次老牛干的时间比上次又长了一点。快完事的时候,他仍然像上次一样,两只手紧紧抓住我妈的乳房,下身激烈地猛顶,撞着我妈身体啪啪响,搞得我妈鼻音都颤抖了。

  我妈又搂住老牛的背,头在枕头上来回摆,身体好像崩得很紧,嘴里嘶嘶作响,就跟快要吸不上氧气那样。老牛嘴里不停地叫着娟、娟、娟,最后腰一挺,又僵在那里了,从喉咙中挤出一声低吼来,应该是射了,然后就又趴在我妈身上不动了。

  过了一会儿,他翻下来,拉过被子,盖住我妈和他两个人,把头钻在被窝里,和我妈说话,这次我可真是什么都听不清了。

  于是我就把帘角放下,刚挪回到自己的枕头上,发现自己又硬了。正想打个飞机发泄一下,刚撸了两下,忽然听见我妈的床动了一下,又听见有掀被子的声音,吓得我不敢动了。

  这时就听见老牛的声音说:「娟,你干啥去?」我妈声音很不耐烦地说:


[ 此貼被梁先生在2017-03-10 11:45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17-03-10 11:19 | 回樓主
不落太阳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精華: 0
發帖: 872
威望: 88 點
金錢: 872 USD
貢獻值: 0 點
註冊時間:2015-07-22


谢谢分享
TOP Posted:2017-03-10 11:29 | 回1樓
雪月谭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精華: 0
發帖: 659
威望: 67 點
金錢: 70 USD
貢獻值: 0 點
註冊時間:2014-12-07


1024
TOP Posted:2017-03-10 11:39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