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断情残念之或许明天[完]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断情残念之或许明天[完]
八卦


級別: 聖騎士 ( 11 )
精華: 0
發帖: 2686
威望: 596 點
金錢: 700 USD
貢獻值: 9177 點
註冊時間:2016-07-06


断情残念之或许明天[完]



五到十一楼更新
(一)

  人生,为何会如此悲惨啊……
  既然身为一名屌丝,就该有作为屌丝的觉悟,不是吗?
  这句话,是我的女友不久前刚对我说过的,不,准确的来说,是我的前女友……
  从小就是孤儿的我,不擅长交朋友,在孤儿院长大到十六岁后,我选择了离开那里,自己出来打拼,如今已经二十三岁,除了信用卡上不足五位数的金额外,我所有的家当,全部都在这间租住房里。
  散落一地的零食袋和泡面桶已经有些发霉,说起来,自从得知自己被女友戴了绿帽以后,我已经多久没有出过门了呢?
  原本在自己的内心世界,就总觉得自己低人一等,走在街上都感觉有人在嘲笑自己一样,如今又发生这种事,我的世界,仿佛崩塌了。
  离开孤儿院后的四年里,我不断努力打拼,为了生活,为了生存,而当我遭遇挫折,在我想要放弃的时候,遇到了她,让我重新燃起了希望,仿佛,有了一道光芒在指引着我,让我有了继续努力下去的目标。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以她为活下去的目标,以她为世界的中心,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三年,直到被我在楼下撞见,她与其他男人赤裸裸的在一辆宝马车上……
  “分手,可以吧?不要像个受害者一样,你本就是个屌丝而已呀,就应该有作为屌丝的觉悟吧?况且,三年前,正是因为有我,才让你有了继续活到现在的动力吧?那么,你还应该感谢我陪了你三年不是吗?毕竟,我不是演员,再继续陪你演下去也是没有丝毫意义的。”
  依然清晰的记得那无情的嘲讽和冷漠的眼神,仿佛我们之间的三年,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呵呵,真是可笑,为了那种女人,居然足以支撑着我活了三年之久,难道上天就这么喜欢耍我吗?
  翻遍整间屋子,居然发现连个趁手的自杀工具都没有,果然我活着真是失败啊,就连自杀,都是件困难的事。
  菜刀吗?如果直接割破动脉,应该是会失血过多而死的没错,可是……那样会不会很疼?而且,还要感受着自己的血一点点的流干,那种感觉,会很痛苦的吧?
  最终,昏暗的房间里,我颓废地坐在地板上,手上拎着一把锤子。
  如果是锤子的话,只需要一下,是不是就可以敲开我的脑袋呢?只不过自己下手的话,是不是会有点难度?真是纠结啊!
  颤抖着,缓缓举起的右手,忍不住颤抖着,只要用力敲下来,自己是不是就可以解脱了啊?
  汗水自额头流下来,进入眼中,与泪水混合在一起,有着丝丝痛感,然而却无法消减我心中的悲痛。
  “混蛋,这个方法,根本就不会死的!”
  明明自己是知道的,只是,自己刚好连自杀的勇气也没有,这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砰!铛!”
  为了发泄心中的怒火,用力的将锤子向前扔出,锤子砸在面前的墙板上,之后掉落在地板上,发出沉重的声响。
  无力的低下头,难道自己真的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吗?明明已经不想要活下去了,可是,居然懦弱到连自杀都做不到,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有着这样懦弱的性格,既然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就给我勇气面对死亡不可以吗?
  低声啜泣着,我感觉到自己是如此可笑,不想活下去,又没有勇气自杀,这种人生,到底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即使我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也根本没有人会因此而难过吧?就像我的父母将我丢弃在孤儿院的门前一样,他们也是把我当做累赘吧,一个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想要将之抛弃的家伙,又有谁会去在意他的死活呢?
  伸出手擦拭着满脸的泪水,我这懦弱的,只会哭的家伙,缓缓睁开双眼,泪水浸湿的双眼中,却似乎看到有什么光亮。
  “咦?怎么会有光线呢?”
  昏暗的房间里,一道细小的光线照射在我面前的地板上,抬起头望去,原来是刚刚甩出去的锤子砸破了对面的墙板。
  隔壁房间的光线照射过来了吗?
  隔壁?明明记得,隔壁应该没有人住的吧?是什么时候,有房客住进去了呢?
  只是,现在又在考虑这种事做什么呢?又没有丝毫的意义。
  晃晃悠悠的站起身,转身想要去厨房寻找菜刀,果然还是应该用菜刀比较直接呢,只是,自己能够有勇气下的去手吗?
  再次回到原处坐下,说来也是可笑,明明是准备自杀的,却还在想着要找一个舒服的位置坐下,然后再考虑怎么下手,这么说来,我到底是有没有在认真自杀!?
  啊!!!不对啊,搞什么,什么认不认真的自杀,为什么自杀这种事,在我这里显的如此搞笑呢?
  纠结的有些抓狂,我抓起身旁的菜刀,差点再一次扔向对面……
  搞什么,总觉得自己这不像是要自杀,反而更像是疯了一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女友的刺激,而使自己的脑袋出问题了吗?
  站起身想要去洗手间洗把脸冷静一下,眼角突然瞥见对面墙板上砸破的洞口,所透射过来的光线,仿佛有什么吸引力一般,突然使我感到些许好奇,尚未迈出步伐,心中的那股好奇感已经越发强烈。
  “呵呵,我这是在搞什么呢,明明是一个想要自杀的家伙,却突然对无聊的事情产生兴趣,真是可笑啊。”
  嘴上这样说着,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向着光线的来源处走去,那对面,会居住着什么样的人呢?
  “这是什么质量的墙板嘛,明明就是忽悠人的吧,看起来似乎应该是后来才加上的,是为了将大房间隔离成多个小房间方便出租吗?”
  墙板上,一个大拇指粗的洞口,光线正从对面照射过来。
  这样看过去的话,算不算是偷窥呢?应该不会算作违法吧?毕竟我又不是故意砸破墙板的对吧?
  抱着傻乎乎的念头,我将右眼对准洞口看了过去。
  刺眼的光芒,使长时间处于黑暗中的我十分不适,微闭着眼睛,待逐渐适应了对面光线后,我才缓缓睁开眼睛,看清了对面的状况。
  这是……一个女孩子的房间!?
  正对面,是一张铺着可爱的粉红色床单的床铺,几只颜色不一的布娃娃整齐的摆放在床头的位置,左边是一张电脑桌,除了电脑之外,墙上的书架上整齐地摆放着似乎是一些医学类书籍?右边则是一张桌子,应该是用来吃饭用的吧。
  与我房间里的摆设差不多,毕竟我们租住的房子,除了一个大的房间之外,就只剩下厨房与卫生间了,那么这些设置也就只有摆放在房间里了。
  仔细听去,似乎有淋浴流水的声音传来,想必是房间的主人正在洗澡吧。
  此刻的我,居然猥琐的跪在地上,透过这细小的洞口去偷窥隔壁邻居的房间,而之前想要自杀的念头,也暂时让我抛在脑后,这就是好奇心以及欲望的厉害之处吗?甚至让我暂时不想要去死了。
  “咔嚓!”
  开门声响起,应该是对面的女孩儿洗完澡了吧?应该是……女孩儿吧?
  正在这样想着,只见一具诱人的娇躯已经步入了我的眼帘。
  天呐!这种模样,这种身材,这种皮肤,简直……是骗人的吧!?
  不可置信,那种腿的长度,看起来简直像是比我都要高的样子,是因为此刻我的角度问题吗?
  那么那紧实巧挺的屁股,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以及波澜壮阔的双乳,总该不会也是由于角度原因吧!?
  这到底是搞什么鬼?在我想要结束生命的前一刻,在我被女友戴绿帽子之后,在我人生这么重要的时候,居然出现了这种美女!真的是什么意思啊?
  老天,你还是眷顾着我的对吗?
  缓缓的走到床边坐下,肉体一丝不挂的展露在我的眼前,双腿间鼓起的小鲍鱼,双乳上挺立着的粉色乳头……
  嗯?对哎,为什么乳头已经立起来了,是因为刚洗完澡有点冷的原因吗?那么可以披上浴巾才出来的吧。
  “嗯……哦……嗯……”
  突然的动作,突然的呻吟,出乎我的意料啊……
  在距离我不到三米仅一墙之隔的房间里,一名青春靓丽的女孩儿,居然正面对着我的方向,坐在床边自慰,这个冲击,对于我这种屌丝来说,似乎略微有些强烈了些。
  由于自慰所传来的舒适感,使女孩忍不住闭上了双眼,红扑扑的脸蛋以及紧咬着下唇的模样,使我感到口干舌燥,心跳不断加速。
  她,可能还是处女……
  这个奇怪的念头,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连我自己都有些诧异,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个?
  只是,那禁闭的花瓣,以及刻意忍住不将手指向下插入其中的行为,使我越发肯定自己的想法。
  “嗯……嗯……啊……不行了……好舒服……”
  随着娇喘而上下起伏的胸部,粉嫩诱人的小鲍鱼,以及这诱人的呻吟声,交织出了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画面,即使是在之前的女友那里也从未见到过的画面。
  视觉的冲击,加上听觉上的刺激,甚至空气中都弥漫着淫靡的味道在考验着我的嗅觉,总之,刚刚还想要自杀的我,此时正跪在地板上打着飞机。
  随着女孩一声声的呻吟,兴奋颤抖的娇躯,我内心的那股冲动也在无限的放大。
  “啊……不行了……呀……嗯……”
  一声娇呼,女孩儿仰面躺在了床上,仅传出细微的喘息声。
  而我,同样只剩下兴奋过后的喘息……
  这算是,阻止我吗?阻止我自杀,阻止我走向那最黑暗的一步。
  虽然不清楚,但是或许,我再一次找到了活下去的意义不是吗?
  当然不是偷窥着对面的女孩儿而打飞机,而是,以她的生活为乐趣,以观察着她的生活,而活下去,似乎是很有趣的事情不是吗?
  这算是一个已经失去生活念头的家伙,因为没有勇气自杀,而找到的活下去的无理理由吗?
  总之,我还是会继续活下去就是了吧,理由不理由的,即使没有那种东西,我也不敢对自己下手的,不是吗?
  晚上,安稳的睡了一觉,奇怪的没有再去想着自杀,也没有再去想给我戴绿帽的她,真是有些奇怪呢,毕竟已经连续做了多少天的噩梦。
  第二天,在墙板上洞口的上方,我粘贴上一个挂钩,然后将一本小日历挂在上面以此遮挡住洞口,这样,应该会安全些……吧?谁知道呢,或许,只是一种自我催眠吧。
  将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我终于踏出了两个月未曾踏出过的房门。
  阳光,真是刺眼呐……
  将满满两大包的垃圾丢在垃圾车里,同时准备去附近的便利店再购买点食物。
  要继续去工作的话,还是有些困难呢,虽然不想要自杀了,可是无论如何,还是不想要和太多人见面呢。
  便利店内,我正在选购食物,旁边闪过一道靓丽的身影,让我的身体紧张的颤抖了一下。
  货架的对面,她也在选购着商品,只是相比于我所选购的方便面以及饮料来说,她似乎正在选购着各种食材和调味包。
  她是准备回家自己烹饪饭菜吧?
  仿佛可以预见般的,我的心里已经冒出了这种想法,同时,仿佛看到女孩儿在烹饪时,穿戴着可爱的卡通围裙,而脸上却是一脸专注的画面。
  真是个好女孩儿呢,看起来年龄与我相差不多,这种女孩儿,能够自己一个人租房居住,同时还会自己煮饭,更重要的是,很有可能还是处女……这真是已经绝版了的好女孩儿吧?
  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猥琐模样,似乎已经有口水流出来了,直到对面的女孩儿有所察觉的望过来,我这才赶紧低下头,同时手忙脚乱的擦拭着嘴角的口水。
  “嘻嘻~奇怪的家伙~”
  奇怪的,家伙?虽然被称为奇怪,可是,那声音,以及甜甜的笑声,真的是让人沉醉。
  当我听到这样的评价,再次抬起头看过去时,女孩儿已经转身离开了。
  在收款台结完账,不知为何,返回去的脚步在不断加快。
  是想要再次从那个洞口看到她吗?为什么这种感觉这么的强烈呢?难道,这才是“爱”的感觉吗?与之前所谈过的唯一一场恋爱完全不同的感觉。
  向往,好奇,开心,兴奋,冲动……
  终于回到家中,终于,再次来到洞口前,也终于,再次看到了她。
  已经收拾好食材,准备去厨房烹饪了吗,那么,我也赶紧将泡面煮上吧。
  半小时之后,我的泡面已经吃完了,而对面的女孩儿,正在津津有味的吃着可口的饭菜。
  看起来很香的样子啊,这可怎么办?这样下去,就算是泡面,我也会忍不住多吃的啊,如此一来,我的开销又要加速许多了。
  虽然心中抱怨,但是看着女孩儿的模样,却感到内心无比的充实,这种感觉,到底是为什么?
  就这样持续着,一直持续着,直到过了近一个月的时间。
  女孩儿的生活规律已经基本上掌握的差不多,每天上午八点出门,晚上六点至七点之间回来,然后会自己煮饭烧菜。
  另外,可能是由于刚搬过来没多久的原因,女孩儿经常会添置一些生活用品,只是,添置的某些东西似乎有些过多了是不是?而且,也有些不应该吧?
  比如,雨衣,各式弹簧刀,医用消毒水,以及黑色塑料袋?
  一个女孩子,购买这些东西,而且还都是大批量的,要说不奇怪,真的是没有理由吧?
  虽然在前几天,从房东那里了解到,这个女孩儿是医学院的学生,可是,就算需要进行各种医学研究及练习解剖手术之类的,那也不应该使用弹簧刀而是手术刀吧?
  越是好奇,心中对于女孩儿的那种狂热的求知欲就越发强烈,甚至同时,我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些爱上这个女孩儿了?
  只是,这种偷窥的行为,这种“偷”来的“爱情”,真的能够足以让我以此为动力而继续活下去吗?况且,这所谓的爱情,又是我自认为的而已,对方可是根本就毫不知情的。
  而且,万一被她发现了,结果会如何呢?
  被当做偷窥狂,然后她会报警,最后我会被抓起来,那样,我就更加没有脸面见人了吧,会被更多的人耻笑羞辱的,这……
  想到的这一切,竟然再一次让我纠结万分,再一次的,我到底是不是该自杀?搞什么,再次想到了这么纠结的问题……




  (二)

  像以往的每个晚上一样,此刻的我正跪坐在地板上,等待着对面房间里的女孩儿回家。
  自从上次自杀未遂却无意间得以偷窥到对面之后,每天晚上,我都会在六点钟的时候等在这里,仿佛工作般认真准时。
  这是一种怎样的羁绊关系呢?
  我不理解,也不想要去搞明白,总之,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为了每晚看到对面的女孩儿而活着,像是为了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人而活着。
  如同往常差不多的时间,女孩儿回到了家中,购买了新鲜的蔬菜,又要准备做晚饭了吧。
  一段时间的观察下来,我已经发现,女孩儿十分喜欢自己烹饪饭菜,并且每次做出来的东西都十分美味,搞的我每次闻到味道之后就食指大动,只好再次去泡面来吃。
  “咚咚咚!”
  女孩儿才刚走进厨房,对面的房门外就传来敲门的声音,随后传来女孩儿开门的声音。
  “谁呀?咦?你是……哪位?”
  “你好,小姐,我是这附近的社区管理人员,有些事想要向你做一些调查。”
  “是吗?等等,喂,你不能随便进来的!”
  “嘿嘿嘿,别喊的太大声呀,老老实实的把钱都交出来的话,我就不会对你动手的哦。”
  强行进门后的男人没有继续隐瞒身份,发出了猥琐的笑容。
  随着进门后男人的步步紧逼,女孩儿的脚步不断后退,终于,两人的身影全都出现在我的眼前。
  入室抢劫!我的心里已经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判断。
  居然这么嚣张,是因为对方只是一名单身居住的女大学生吗?这种情况居然会发生在我的眼前,我该……怎么办呢?
  对于一向怕这怕那的我来说,胆小怕事,似乎已经是深深埋在我骨子里的东西了,可是,对面的女孩儿,可是给了我再次活下去的希望啊,虽然那更像是我不敢自杀的借口,可是,至少我是因为找到了那种理由而没有选择自杀,而活下来了不是吗?
  心中怕的要死,冷汗直流,但是看到对面的情况,女孩儿明显的处在危险之中,难道我就这样置之不理吗?
  即使没有其他原因,在我面前将那已经占满我生活全部乐趣的女孩儿杀掉,那样,我会允许吗?就这样懦弱的看着吗?
  不!我应该做点什么,况且,原本我也是准备自杀的不是吗?就算在冲过去阻止那个男人的时候被他杀死,那么,也正合了我的意愿不是吗?毕竟自己一直下不了手自杀啊!
  更重要的是,我不能让那个女孩儿受伤!那个,再次给了我活下去的希望的女孩儿,即使因为她而死掉,那么,也是心甘情愿了。
  心中思绪万千,身体却已经不由自主地站起来,冲出了房间。
  我要去救那个女孩儿!即使是螳臂当车,那我也要去试试,至少那样做的话,我不会后悔。
  “砰!你这个混蛋,放开那个女孩儿!”
  一脚将隔壁尚未完全关上的房门踹开,有些颤抖的右手中握着之前想要用来自杀的锤子,左手中是同样想要用来自杀的菜刀。
  “啊!”
  就在我踹开门大喊一声之后,房间里的男人却突然转身向我冲来,在我未反应过来之际,竟然直接被撞晕了过去……
  “唔……什么味道……”
  醒来之时,头仍然有点晕,可是嗅觉貌似没有什么问题,周围的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种女孩儿身上特有的芳香?
  缓缓睁开眼睛,左右扫视了几眼。
  “这里是……”
  粉红色的床单,颜色不一的各种布娃娃,这是,那名女孩儿的房间!?
  “你终于醒过来啦,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啊,真是太丢人了,我居然会被撞晕过去……”
  如惊弓之鸟般从床上快速坐起,可是好像由于起的太快,居然又感到头晕目眩。
  “你先别着急起来,我看你身体很虚弱,似乎是营养不良,被那个人撞晕也很正常呢。”
  “哦,原来是这样啊,对了!那个家伙!他去哪了?”
  女孩儿白净的脸庞上,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眨动着,完全没有透露出害怕的神色。
  “嘿嘿,好啦,你别这么紧张啦,他刚才已经被你吓跑了。”
  “是吗,那就好……”
  在随后与女孩儿的交谈中,我与她互相介绍了自己,王佳雨,一名医学院学生。
  同时,在床正对面的墙板上,我也找到了之前被我砸出来的洞口。
  整个墙板刷成这种颜色,难怪看不出来呢,而且还是在衣柜的旁边,完全不会被注意到呢,这真是太好了啊!
  “不过,话说回来,刘文乐先生是怎么知道有人闯进了我的房间正在抢劫呢?”
  正在庆幸洞口位置的安全,应该不会被女孩儿发现,突然被女孩儿问到这个问题,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啊,那是,那是因为……因为我就住在隔壁,刚刚正好出门回来,看到那个男人有点怪怪的,所以就怀疑他有问题,于是就过来看一下……”
  “是这样吗?”
  “当,当然了!”
  虽然漏洞百出,脸上更是表现的紧张万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本来我就不擅长交际,更别说在这么漂亮的女孩儿面前说谎了。
  “哦?”
  “呃……嗯……”
  “好吧,嘿嘿,那就相信你好了。”
  虽然嘴上是那样说的,而且脸上也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可是为什么女孩儿给我的感觉,反而像是能够看透我的一切似的?
  “不过,原来刘先生是住在我的隔壁吗?抱歉我才搬过来没有多久,还一直没有过去拜访过,失礼了。”
  “不会不会,是我要说抱歉才对,过来帮忙却被撞晕了,反而给你添了麻烦。”
  “嘿嘿,刘先生真是可爱,并且,是个有些奇怪的家伙呢。”
  又是这种评价吗?说起来,上次在便利店,也是这样的评价,貌似她已经完全不记得上次的事情了?
  闲聊结束后,可能是由于做贼心虚,我并不想要在这里多做逗留,起身告辞离开,虽然第一次待在女生房间的感觉真的还蛮激动的……
  回到自己的房间,突然感到心有愧疚,毕竟,经过刚刚的事情,我和女孩儿也算认识了吧?有些不好意思再去偷窥对面的情况,可是,身体不受控制的再次来到了墙板前坐下,仿佛有什么巨大的吸引力在引诱着我。
  拨开挡在洞口处的日历向对面望去,灯光依旧亮着,可是女孩儿已经不在房间里,难道是去了洗手间?还是去了厨房?
  没有过多的猜疑什么,因为除了厨房和洗手间是我所看不到的外,房间里的一切尽在我的视线中。
  “咔吱!”
  洗手间的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传来,女孩儿的身影再次出现,只是,那面无表情甚至算是有些冷淡的目光,是怎么回事?
  关灯,上床,似是遭遇了什么悲伤的事,完全打不起精神的样子,她这是怎么了?
  完全不像之前总是满脸笑容的样子,睡的也是格外的早,难道是因为刚刚入室抢劫的事情吗?
  “呜呜……呜……”
  低微地啜泣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的格外刺耳。
  这一夜,我失眠了,不知是因为她的哭泣,还是由于缠绕在自己心头的烦躁。
  半夜一点左右,楼下突然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随后,隔壁的房门似乎被打开,只不过,整个房间依然在黑暗中,因此我什么都看不到。
  一阵轻微的声响过后,进入房间的人离开了,房间里再次陷入了宁静,汽车引擎的声音也在随后渐渐远离。
  到底,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得而知。
  第二天清晨,虽然一夜未睡,直到凌晨才眯了一会儿,可是由于昨晚的动静,我根本没有心思继续睡觉。
  快速起身趴在墙边,对面的女孩儿正在整理床铺,似乎昨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难道是由于我的身体营养不良,出现了什么幻听?
  虽然疑惑,可我知道自己昨晚确确实实是听到了的,那么,到底是有什么人进入了女孩儿的房间,并且什么都没有做就离开了吗?
  吃过早餐,八点左右,女孩儿准备出门离开,仍然是一脸阳光的笑容,与昨晚的冷淡模样以及独自哭泣,判若两人。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虽然不明白,可是我能感觉到,这个女孩儿,似乎并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她好像隐藏着什么秘密。
  要不要跟踪她?再次冒出奇怪的想法,就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为什么自己现在总是会有一些奇怪的念头呢?这样做可是犯法的吧,可是,偷窥本身,早就已经犯法了吧?
  内心还在做着无谓的思想斗争,身体却是诚实的,此刻的我已经快速穿好衣服,走出房间偷偷跟在女孩儿的身后。
  学着从电视和小说中得来的所谓的“经验”,戴着鸭舌帽和口罩,与女孩儿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以免被对方发现,可是为什么我觉得这个样子更容易被人怀疑?
  走出租住的住宅区,赶往附近的地铁站,结果在刚进入地铁站之后我就跟丢了。
  这么多人,根本就没有办法跟的住吧?果然我还真是个一事无成的家伙。
  之前还白费了那么多脑细胞做什么思想斗争,结果却根本就跟不住那个女孩儿,这也实在太令人可笑了吧!
  无奈,我只好返回了住处,如此一来,还是只有等到晚上她回来了,那么,不如就在明天之前做好充足的准备,然后在明天她出门的时候,一定要成功跟紧她!
  这样想着,我立马又打起了精神,只是,充足的准备,是要准备什么呢?不就是鸭舌帽和口罩吗?果然啊,想让我去做成功一件事,即使再怎么准备充足,我也还是会失败的,而在失败之后,还会为自己的失败寻找借口。
  心情郁闷至极,这个时候反而困意越发浓厚,算了,不去想了,就一觉睡死过去好了……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天的时间,在最后的期待中,六点的时刻再次来临。
  终于要回来了,为什么自己现在像个小孩子一样,整天只想看到心爱的或者说是喜欢的东西呢?是脑袋退化了?
  六点二十分,三十分,四十分……
  今天回来的略微有些晚呀,平常都应该在六点半之前就回来的呀,极少数的几次会到七点呢。
  “咔嚓!”
  钥匙开门的声音响起,终于回来了吗?
  “请进吧,先生。”
  “嗯,哈哈哈,我还是第一次到女大学生的私人住处来呢。”
  “是吗?嘿嘿,那我真是感到荣幸呢。”
  “嘿嘿嘿,是我感到荣幸才对,看我怎么吃了你,小妖精~”
  “呀~你个坏人,这么急~”
  眼前的一幕,令我惊讶的合不拢嘴,这是什么情况?
  看着那胖乎乎的一脸猪哥相的家伙,居然将女孩儿拦腰抱起走向床边,我的内心受到了剧烈的冲击!
  更重要的是,女孩儿似乎是完全自愿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我的世界,似乎要再次崩塌了……
[待续]


[ 此貼被八卦在2017-03-06 07:38重新編輯 ]
------------------------
M
TOP Posted:2017-03-05 20:52 | 回樓主
1024-1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精華: 0
發帖: 1541
威望: 196 點
金錢: 150 USD
貢獻值: 3535 點
註冊時間:2015-08-07


多谢分享
TOP Posted:2017-03-05 21:15 | 回1樓
酸菜煮鱼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精華: 0
發帖: 13
威望: 2 點
金錢: 13 USD
貢獻值: 0 點
註冊時間:2017-02-08


1024
TOP Posted:2017-03-06 00:30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